創作內容

0 GP

《七龍珠同人》【拉蒂茲&達爾】Careless

作者:水川│2017-01-18 00:43:10│贊助:0│人氣:315
腦補有,OOC可能,戰友情
以上皆能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狀況糟得要命。

  拉蒂茲猛力嗆咳了下,將喉間哽著的腥甜血液隨著唾沫吐在一旁,縱身一躍閃過了直衝而來的能量彈,並反手扔出氣功砲擊殺了敵人,他轉頭,達爾就在離他不到一百公尺遠的地方進攻著,一個炮擊便掃平了幾十個人,儘管他挺立的背影看不出一絲異樣,但拉蒂茲卻知道他的力量已經減弱到一定程度了,要不然平時能一瞬秒殺上百甚至上千人的加力克砲又怎麼會僅能應付一部分不斷衝上來的士兵。

  ──真該死啊。

  他在心中暗自咒罵著,一面盡可能提高自己的氣,聚集在手上揮砍著周圍的敵人,不明白事情怎麼就弄到這種地步了,理論上這次分派的任務應該是相當輕鬆的,才會只派他和達爾兩個人行動,弱小、無反抗能力,報告上分明是如此評斷這星球上的居民,眼前這些拿著各式武器的軍隊又是從哪裡跑出來的?

  ──要先撤退。

  他咬咬牙,面對直面揮下的巨斧微微側過身子,抓住對方的手腕借力一甩,把人摔出去的同時也清出一塊染血的道路,拉蒂茲踩著一具屍體用力一蹬,幾個跳躍來到了達爾身後,背對著他盡可能掃平眼前的士兵。

  「我們得找個窄一點的地方應戰。」還來不及開口,達爾便衝他扔出這麼一句有些嘶啞的低語。

  拉蒂茲皺著眉應了一聲,向前一步將左手壓上握著長劍揮砍而來的敵人的臉,零距離的能量彈炸出豔紅煙火的同時他瞥了眼偵察機上頭顯示的資訊,下壓身子揮拳在另一人胸前開了個洞:「達爾,前面有一個森林!」

  個子較小的賽亞人低吼著將敵軍甩出去的同時借力騰空飛了起來,拉蒂茲連忙跟著提氣蹬離地面,達爾一面朝地上扔出數十個氣功砲一面對他揚了揚下頷示意他帶路,兩人一前一後地往目標高速飛去,在爆炸塵埃消散之後敵人們也叫嚷著跟了上來,手中槍銃似的武器連連發出特殊的強化能量彈,有幾個擦過了拉蒂茲的腿與腦袋,高強度能量帶來的灼熱感讓他心裡一緊,煩躁地彈了下舌尖,敵人本身雖然不強,但他們手中的精良武器卻讓本該容易的戰鬥硬是變成了膠著戰,眼下他們根本不清楚對方的兵力、是不是有更強力的武器可以使用,應戰方式不能太躁進,不然這種等級的敵人只要巨猿化之後他一個人費些時間也能搞定。

  「打游擊戰。」才進入森林的庇蔭,達爾簡略地下了指令之後便隻身往深處飛去,拉蒂茲僅只遲疑了一秒後便轉身往另一個方向深入,後方的敵人嚷嚷著他聽不懂的語言,紛亂地散了開來搜索著他們兩人,他忍不住勾起嘴角嗤笑了聲,很顯然他們並沒有類似偵察機的東西能準確地追蹤目標,這能帶給達爾和他不少優勢。

  因為地形四散開來的敵人比剛才好應付上許多,他藉著樹林的掩護成功擊殺了數十個敵人,不用費心警界四面湧上的敵軍讓他最大限度地節省了自己的能量,然而能如此輕易地解決這些人反而讓拉蒂茲心中那股隱約的不踏實感越來越強烈,這顆星球的人確實非常弱小,弱小得幾乎是不堪一擊,而就他和達爾剛侵入星球的狀況來看,這些原住民們也沒有足夠的科技發展來察覺、抵禦敵人的入侵,那麼他們手上那些超高科技的東西又是哪裡來的?

  他收斂起思緒,迅速地蹲下身子閃過背後射來的氣功波,那閃著刺眼光芒的渾圓球體直衝而去,越過了拉蒂茲擊中另一名從正面攻來的敵人,強大的能量轉瞬便膨脹著將那倒楣的傢伙吞噬殆盡,連灰塵都不剩。他皺著眉,一個旋身狠狠地踹斷了後面那人的頸椎,瞥了眼他扭曲不堪的屍體後飛身往森林的更深處前進,在移動的同時他敲了敲自己的偵察機,螢幕上原本密集的光點已經消失了大半,看來要不了多久他和達爾就能肅清──等等。

  拉蒂茲猛然停下腳步,確認了四周沒有敵人之後再次觀察起那些小小的光點,其中一個破萬的小點顯然是達爾沒錯,而在他的周遭除了那些不過幾百戰力的原住民之外,還有五個接近八千戰力的傢伙正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圍繞在附近,像是在觀察達爾的戰鬥。

  「搞什麼……」心臟的跳動頓時劇烈起來,他連忙壓下通訊鍵試圖提醒達爾這異常的情況,但在能真正和達爾談話之前線路便被另一道緊急訊息給打斷了,他煩躁地嘖了聲,確認了通話之後幾乎是控制不住地怒吼出聲:「怎樣?」

  「喔,火氣真大啊……」對面那人尖銳地怪笑了幾聲,語氣中的輕蔑與幸災樂禍讓拉蒂茲險些按耐不住將偵察機捏成碎片:「總部有消息要傳達給你們,這次的任務有人看你那個猴子王子不順眼,給了當地的住民武力支援,甚至還找了幾個傭兵過去。」

  ──果然有問題。

   拉蒂茲繃緊了肌肉,右手握得死緊,溫熱的血液順著他的指節流下,在紅褐色的土地上滴滴答答地落出一片陰影:「然後?」

  「他們有一些棘手的武器,像是能抑制氣的控制器之類的,那些傭兵也不是省油的燈,總之現在總部已經加派了增援過去,還有緊急治療艙……」他又尖聲笑了一會,刻意拖緩的語句聽在拉蒂茲耳中既刺耳又令人反胃:「再過幾分鐘就到了吧,你們可別死了,雖然我很樂意看到你們的屍體被運回來就是了……」

  「哼……」面對那人的挑釁,拉蒂茲冷冷地笑了起來,用惡毒的諷刺掩飾著語調中的緊繃,一面快速地往達爾那裏前進:「不用擔心,為了不讓你看到屍體會怕得晚上睡不著覺,我們一定會活著回去,讓你再把這句祝福當著達爾的面再說一次,他鐵定會高興得把你的頭從脖子上扭下來。」

  「你這、」

  不等對方拔高的聲調脫口出怒吼,拉蒂茲快速地切斷了通訊,立刻連上達爾的線路,一時之間,刺耳的爆炸聲以及各式的悲鳴炸了開來,他皺著眉適應那嘈雜不堪的聲音開了口:「達爾,你聽得見嗎?」

  在一陣混亂中他聽見了一聲不耐的輕哼,他不敢怠慢,立刻將剛才獲得的資訊一五一十地全部報告給達爾,但話才說到一半就被賽亞王子厭煩地打斷了。

  「我猜到了,你以為我那麼笨?」

  「我知道你會察覺。」他順著達爾的話接道,現在可不是和對方爭執的時候:「你想怎麼做?」

  「先到森林邊緣的山壁附近去,我在那邊跟你會面。」

  然而在抵達了目的地之後拉蒂茲看著眼前的景象連一句話都說不出來,達爾就站在那裡,渾身是血,右手緊捂著自己的左臂,眉頭皺得死緊像在忍耐著痛楚,一看見他靠近,達爾立刻挺直背脊,瞇起眼微微甩頭,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後背。

  「把這個拔下來。」

  拉蒂茲愣了愣,賽亞王子轉過身去後他才看見鑲嵌在他背上的詭異儀器,那東西正發出刺耳的噪音,滿溢的能量電流般閃爍著耀眼金光一瞬一瞬地躍動,壓抑氣的控制器,這個名詞浮現在腦海的瞬間拉蒂茲的心跳立刻加快了,他急忙伸手試圖將它拉下來,但才扯到一半拉蒂茲便停了下來,在機器的下方有許多不知長短的暗鉤正緊緊地鉤著達爾的皮肉,要是硬把它拆掉肯定會造成不小的傷口。

  「怎麼?」注意到他的停頓達爾不耐煩地側過頭,漆黑的瞳眸中除了刻意壓抑的煩躁外看不出其他情緒。

  「它嵌在你的肉裡面,我不知道傷口有多深,要是硬拔的話、」

  「拔掉。」

  看著他沒有絲毫退讓的冰冷眼神,拉蒂茲抽了抽手指,視線重新回到對方背上那個儀器上頭,從它稍微翻起的機體之下可以看見染血的鐵色倒鉤以及達爾的肌肉組織,明明是見過各種血腥場面的他在望見賽亞人王子鮮紅抽搐的血肉時竟也升起一股異樣的不適感,抬起頭,勸說的字句在脫口而出之前就被達爾染上警告意味的目光給逼退了,拉蒂茲咬咬牙,再次用力握緊了那個冰冷的儀器,心一衡迅速地將它給扯了下來,撕開皮肉的細微聲響讓他罕見地顫抖了下,在機械損壞的劈啪聲中達爾只有發出一絲細不可察的悶哼,表情連一點變化都沒有。

  「治療艙什麼時候到?」

  「再幾分鐘。」拉蒂茲反射性地立刻回答了達爾的提問,一腳踩碎了還帶著對方血肉的控制器之後謹慎地望向身前的男人,為了阻止自己問出「你受傷了嗎?」這樣有著顯而易見答案的蠢問題差點咬斷舌頭,他走上前遲疑地張開口,腦海中閃過千萬種詞彙試圖組出一句話來說服達爾先包紮一下傷口,但在他能找到合適的話語前一向驕傲自負的賽亞人王子便伸出一隻手阻止了他的靠近,嘴角淺淺地勾起一抹嗜血的微笑。

  「足夠了。」

  「什麼、達爾!」他還來不及反應達爾便衝了出去,看著對方在空中逐漸變小的身影拉蒂茲焦躁地皺緊了眉頭,跨了兩步打算追上去的瞬間卻被突然爆開來的強大能量給震得退回原位,逐漸昏暗的天空中除了達爾之外,還有五個身影正聚集在他身邊,散發著刺眼光輝的能量彈流星雨般劃破天際,拉蒂茲握緊了雙拳,那些人肯定就是剛才提到的傭兵沒錯,他們高速地移動著發動攻擊一次又一次狠戾地試圖擊倒達爾,而很顯然地他們並沒有比那個身形矮小的男人還要靈敏,儘管他受了傷、力量有所減弱,自小以來身經百戰的經驗讓他用最少的力量應對著那些傭兵,拉蒂茲看得出來他們在搭配進攻上糟糕透頂,甚至拖累了個別應該強大的力量,他忍不住慶幸這些傢伙沒有聰明到提出一對一輪番單挑,不然以達爾目前的狀況來說,他能不能贏到最後一刻還是個未知數。

  「八成是想搶功勞吧……」他勾起戲謔的微笑,視線仍死死地放在達爾身上,那五個人採取如此可笑的合作方式反而讓屈居劣勢的達爾擁有更大的勝機,其中一個人已經在混亂中被狠狠地摔到地上,再也沒有出現,但狀況仍不樂觀,拉蒂茲看著達爾被另一人擊中後背,在他高速下墜的同時他的胃彷彿被人狠狠地揪住了,而儘管對方及時回升至空中那股緊繃感仍沒有緩解,拉蒂茲褪去了笑容,維持著低空飛行的狀態追隨著不斷移動的賽亞人王子,無力的焦躁感像把火灼燙著他的內心、燒乾了他的唇舌,緊緊蜷縮的手指在發白的指節上流下了血痕,他不可能上前幫忙,一來,以他的實力來說上去攪和不過是拖達爾後腿,二來,他不認為那個驕傲得不可一世的王子會樂見任何人打擾他的戰鬥。

  「去他的、老是這麼找死……」拉蒂茲惱怒地咒罵著,側過身閃過了一枚從天而降的氣功彈和兩具屍體,他瞥了眼那深深嵌入地面的軀體,心底稍稍放鬆了些,現在只剩兩個─他頓了頓,立即往後飛行數公尺閃掉了另一個不省人事的傭兵─不,只剩最後一個了。

  他抬頭看著那兩個人在空中盤旋著打量對方,沒有了其他人的干擾,接下來的勝負就只會是一瞬間的事情──他知道達爾沒有更多體力可以纏鬥了。

  兩人的氣閃電般照亮了晦暗的天空,他們同時高速地衝向彼此,強大的能量互相碰撞著炸開了令人目眩的白光,刺眼得讓拉蒂茲不禁閉緊了雙眸,過了幾秒,眼瞼不再感到灼燙之後他緩緩地張開了眼睛,在空中,那兩個身影的手貫穿了對方的身體,定格般僵持了一會之後不知道是誰先抽開了手,兩個人就這麼掉了下來。

  「去你──」連咒罵的話都忘記說完拉蒂茲便衝了出去,趕在達爾撞上地面之前及時地接住他無力的身軀,開了個洞的胸口非常緩慢地起伏著,達爾還活著,這一點認知在減緩了他的焦躁的同時也點燃了怒火,拉蒂茲繃緊了雙唇,硬是將「你是在找死嗎?」這句質問死死吞在喉間。

  「哼……」也許從拉蒂茲的臉上看出了端倪,達爾半睜著眼瞼朝他露出了自信的淺笑,有時候他真不懂怎麼有人渾身是血還能顯現出這樣自負的神情:「弱小的傢伙、我……才不會死。」

  他張了張嘴,還沒能找出合適的回應之前便被嘈雜的飛行船落地聲給打斷了,回頭望去,數位總部派來的援兵扛著緊急治療艙匆匆忙忙地跑了過來。

  「看吧,我才不會死,我只會變強。」

  在一片茫然中,拉蒂茲聽見了達爾微弱卻堅定的嘶啞嗓音這麼說。




  「我才剛從治療艙出來怎麼就換達爾進去了。」

  拉蒂茲坐在醫療室內,一臉疲憊地看向從門口走進的高大賽亞人,並沒有漏聽對方語調中帶著戲謔的譴責,他嘆了口氣,無奈地聳聳肩勾出一抹痞笑,什麼也沒說。
  拿帕哼了聲坐在治療艙前面另外一個空位上,並沒有逼問著他給出一個答案,說真的,他們兩個都太了解達爾的個性了,要是這個賽亞人王子決心要做某件事的話,根本沒有人能夠阻止他。

  拉蒂茲看著達爾難得放鬆的神情在綠色的液體之後漂浮,一片渾沌的腦海中放映機似地回放著稍早發生的一切,他並不是第一次和達爾一起陷入險境,也不是第一次看著達爾衝出去進行這種自殺式行為,但在這麼多年來,他卻是第一次深切地看清楚了某個原本模糊不清的念頭,就好像蒙上一層灰的鏡子終於在布面的擦拭之後顯露出該有的清晰。

  「你知道他和我說什麼嗎?」

  拿帕抬起頭有幾分遲疑地看著拉蒂茲,長髮賽亞人出神地凝視著眼前的治療艙,視線卻像是聚焦在更遙遠的地方:「他跟我說『看吧,我才不會死,我只會變強。』。」

  「他的胸口開了個大洞,差幾公分就會直接貫穿他的心臟……瀕臨死亡。」他閉上眼睛,右手輕輕地蓋在眼瞼上遮擋著蒼白的燈光,許久未聞的父親的嗓音在他腦中叨叨絮絮著一段關於賽亞人的事:「每個瀕臨死亡的賽亞人在復原之後力量便會獲得飛躍性的提升,他是知道這點才故意這麼做的。」

  「在達爾惑星被毀滅之前,也沒有其他賽亞人會蓄意用這種方式讓自己變強,那是當然的、我是說──」拉蒂茲頓了頓,不敢置信與頓悟讓他不禁輕聲笑了出來,帶著茫然的:「瀕死跟死亡就只有一線之隔,而只要越過了那條線別說是變強了,你的人生就會這麼結束了,化為塵埃,什麼都不是、什麼都沒有……而他竟然笑著跟我說『我才不會死,我只會變強』。」

  拉蒂茲放下了手臂,轉頭看向皺著眉一臉遲疑的拿帕,嘴角微揚勾起了一抹微笑:「我忍不住覺得或許有一天我們會死在達爾手上。」

  「你在說什麼鬼話?」

  聽見拿帕的怒斥拉蒂茲無法遏制地大笑了起來,他靠在椅背上喘了口氣,在真的惹火對方之前停止了笑聲,雙手枕在腦後歪了歪頭:「我是說真的,拿帕,達爾的目標只有一個,就是成為最強的存在,然後殺光那些曾經輕視他的所有人……為了這個目標他連自己的命都可以拿去賭一個變強的機會,對於那些擋在他路上的人又怎麼會留情?你呢我是不確定啦,但很明顯我不是能夠幫他站到最高點的那個人。」

  他又哼笑了幾聲,面對著拿帕露出標誌性的痞笑:「勸你一句,你不想聽也無所謂……不管未來你再怎麼需要達爾的幫助也千萬別向他示弱,或許他還會因為你的骨氣而大發慈悲幫助你,一旦他確定你沒有用……」拉蒂茲彈了彈指尖做出發射氣功彈的動作:「他不會猶豫的。」

  看著對方一臉見鬼的表情拉蒂茲差點再次笑出聲來,也不知道是不是長年照看達爾的關係,拿帕對於這位狠戾的賽亞人王子總有種近乎盲目的信任,這表示拉蒂茲不相信達爾嗎?不,他是相信達爾的,這個人相較於戰場上的狡猾與詭計多端,在人與人之間的互相交流上他可以說是相當直率的,喜歡就是喜歡,討厭就是討厭,說一就絕對不會有二,他不會費心去演一段人前友好背後捅刀的爛戲碼──因為他老早就把自己當作所有人的敵人。

  ──不過還真不想死在他手上。

  拉蒂茲忍不住為這薄弱的想法勾起嘴角,說真的他自己也不清楚這是一種誓言還是期許,就只是簡簡單單的幾個字,薄紗般飄盪在他的腦海中,他抬起手,刺眼的燈光從指縫間傾瀉而下,靜靜地落入他漆黑的眼眸中,那飄渺的想法轉瞬之間便再次消散,捉不住一點蹤跡。

  ──畢竟他早就決定要跟在他身邊直到最後了,不論結果。

  看著在綠色液體之中沉睡的賽亞人王子,拉蒂茲帶著幾分無奈而釋然地笑了起來。





  我最近七龍珠中毒超深的OuO
  雖然這個作品舊到不能再舊,但我還是義無反顧地跌入坑底,不打算爬出來
  對於賽亞人三人組一直很有興趣,我覺得他們的關係會很有趣XD
  因為鳥山明著墨不多所以腦補空間相當大,三人中除了達爾的個性比較鮮明外,拉蒂茲和拿帕的個性就非常薄弱了
  我個人認為拿帕會是比較愚忠的角色,從原作中可以看出來他很聽達爾的命令並以他為榮,甚至他相信達爾會出手幫助他
  而拉蒂茲我認為他比起一味的相信達爾,他更看得清楚達爾的性格,更知道該把自己放在怎樣的定位上,想把他塑造成一個機靈的角色,在達爾炸毛時專職順毛(?)
  因為感覺上拿帕會很快認同達爾的決定,所以我覺得這三人中必須由拉蒂茲扮演給予其他意見的角色,雖然最後還是達爾說了算,但至少能有別的聲音來點思想衝撞XD
  簡言之就是達爾負責發號施令,拿帕支持達爾的決定,拉蒂茲則是冷靜派先觀察而後找出不會刺激到達爾的話給意見,其實這還滿辛苦的,因為說真的拉蒂茲在三人中的地位絕對是最低的,有勞你了拉蒂茲(拍肩((?
  目前我腦中也只有一些雛形,想慢慢寫出我心中他們三個人該有的相處模式XD希望大家喜歡,也歡迎交流意見!!!




***以下BL相關發言注意

  先來承認我吃拉蒂茲×達爾OuO←
  而且某個層面上來說是超喜歡的OuO
  沒錯,我又站了一對冷CP,事到如今我已經無所謂了OuO
  這一對的萌點在哪?對我來說應該是弗利扎時期那種在絕望中扶持的感覺吧XD而且因為兩個人都是在達爾惑星長大的,思想衝突比較少,戰鬥和殺戮對於賽亞人而言是什麼兩個人都很清楚,另外就是女角比較不容易被黑(?
  因為拉蒂茲很早就死了,如果原作向的話有機會黑布瑪之前一切都會結束,要好結局的話只能架空,而這種通常不太會放布瑪進去,雖然我看拆官配的二創但看到原作角色被黑我心情還是有點複雜XD所以看這對對我來說安全很多www
  雖然還有很多想談的但我還是放到下次更新再說好了,以上!!X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5125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七龍珠|達爾|拉蒂茲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mizukaw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LOL同人》【聖誕短篇... 後一篇:《七龍珠同人》【悟貝】─...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ummer244各位
祝大家鼠錢鼠不完~小屋繪圖新增囉~歡迎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