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3 GP

[達人專欄] 難喝的飲料

作者:關燁│2017-01-08 00:14:56│贊助:26│人氣:869


  其實也不過就這樣而已。

  有很多事情是我們活在這世上多麼希望它能照著我們的意志進行著的。可惜你我都知道,事與願違的機率遠大於心想事成。

  就是因為這樣的挫敗感,在事情依循著我們期盼的成真時,那種感覺是多麼興奮又感動的。

  我好希望,一次也好,能夠體驗這種感覺。


  「我好熱,柳昂柏。」

  「喔。」

  聽見你不怎麼在意的回應,我不悅。便用腳尖戳了戳你的背。「我好熱,想喝抹茶拿鐵。全糖,少冰謝謝。」

  看著你認真投入在螢幕的模樣,這讓我更是想要好好戲弄一番了。

  「你~有~聽~到~我~說~話~嗎~」

  「幹!嚇死人!」看見你驚恐的神情,這讓我更得意些了。

  哼哼,就不理我齁。我就偏不讓你拿下這場勝利。

  「你真的很愛喝欸。是不會自己去買喔?鑰匙給你,慢走不送!啊、我要一杯多多綠微糖少冰。」

  「幹!吃屎!」我不留情地往他椅子踹下,最好給我摔笨,摔到什麼話都會乖乖聽我的!

  「幹嘛啦!你真的很煩欸!沒事做不會去找其他人玩喔?都幾歲了還要這樣煩我!」

  「……」

  我知道你很不喜歡我這麼黏人,特別是在你知道我好像對你的感覺不像以前那樣的時候。

  前幾個禮拜吧?某次我跟其他好姊妹提到你是我的菜這件事意外傳到你耳裡後,你還特地跟我聲明你是直男這件事。嗯……其實我真的很難過又很失落呢。

  「對不起啦……」我想伸手摸摸你那頭亂髮,但,我止手了。

  你見後方的人似乎情緒有些低落,還是選擇自殺暫時退出遊戲,並轉過頭來關心一下。

  「幹嘛?森七七喔?你是女生嗎?」你不說還好,一說出後面那句話,我知道我臉色一定變了,而你也是。

  「我如果是……你會不會比較開心一點?」我事後想想一定是瘋了才對你說出這種話。

  這不就證明了我是真的喜歡你的嗎?這不就證明了你是真的很抗拒被同性暗戀的事實嗎?

  我到底在幹嘛?好蠢。

  在你的租屋處,這間單人房裡,縱使凌亂,但還算亂中有序。

  我很快地找到踏出陽台的路,就只希望能夠短暫與你拉開距離,希望能讓那種變調的氣氛漸漸散去。

  「欸,我開玩笑的啦。你當你就好啦,我很喜歡你這『兄弟』。」

  柳昂柏,你不說還好,一說出口,還真幸好這時我背對著你家玻璃門,不然,爆哭出來的瞬間肯定會被看到。

  我不語,不是因為我想要報仇而忽視你,而是我不知道該說什麼回應才能表現我的泰然自若。

  「江喆……欸……你耳包喔?」

  迅速整頓好心情後,我拿起你丟棄在陽台的廢紙捲成筒狀。「你講話很靠北欸,是沒刷牙嗎?」

  「你在……幹嘛?」

  端正的五官、高挺鼻樑。膚色偏黝黑,那是因為你們系籃最近要比盃賽,勤於練習沒有塗好防曬才會這樣。頭髮沒有特別整理,加上睡相難看,永遠都是亂翹一通的鳥窩頭。不過好險最近我強逼之下你終於剪去多餘負擔,如今即使凌亂,也不至於看了礙眼。

  「幫你打蚊子啦!不然幹嘛關門?」希望、這爛理由可以讓你別對我剛才的行為感到困惑。

  見你腦袋單純似的。就連那張釋懷的表情我都好想、好想獨佔。「喔、喔……我還以為你真的生氣了。嚇我一跳。」

  「所以,我幫你打死五隻,你必須幫我買五次飲料。鑰匙、錢包,拿去快點買!」

  「幹……好啦……」反正那破遊戲你也輸了,不再堅持的落敗感讓我短暫得到一絲勝利。感覺其實有平復些了,還算不賴。

  望著那比我高出半顆頭的身影。即使是關上門的瞬間,那背影我也好想深深烙印在腦海中。我就是那麼瘋狂的對你的一切迷戀著。好像吸毒似的,無法克制自己的情緒。失控著、貪婪著想要更多不管是與你的相處時光,或是你的一切瑣事,都希望能夠獲得更多更多。

  我一定是病了。就像現在大家對那該死的漸層飲料的瘋狂。

  我根本就不愛喝抹茶拿鐵,只是因為有一次你說我的頭髮顏色跟它很像。就只是因為這一句話,我才養成習慣只要與你相處的時候都會點它。

  既然如此……我更應該……「喂!我跟你去!」

  「喔?來啊。」

  外面的天氣好的嚇人。明明已經一月,冬天都過了快一半了我們都還穿著短袖。你還是習慣因為懶得打扮就隨便套上一件T恤就出門。但即使如此,不管怎樣打扮的柳昂柏還是我心中最帥最亮眼的存在。

  「江喆。」

  「嗯?」  

  我們並肩走在人行道。因為摩托車發動到一半忽然沒油,因此只好認命徒步去買飲料。其實說遠也還好,不過就過兩個街口而已,聊個天,很快就到了。

  「我怎麼沒印象你很愛喝抹茶?以前你不都喝清淡類的嗎?」

  我總不可能說是因為你之前說過我頭髮跟抹茶色很像才喝的吧?這理由我現在想想都覺得有點羞恥了,更不可能老實坦承啊!

  「呃……最近壓力大,想喝甜的紓解壓力……對。」但喝久了就會發現抹茶最後都會沉澱在下面,根本是愈喝愈苦。就像我喜歡你現在的感覺。愈愛,只會愈苦。

  「我也想試試,交換。」

  你真的很邪惡!這種交易你認為我會……我會屈服嗎?

  「好,我也想喝你的。」

  可惡……我把靈魂交付給撒旦了。

  「還不錯啊!可是真的有點苦……跟你愛生氣的時候好像。」

  「什麼鬼話啦?」多多綠不難喝,我沒有特別喜歡。可是因為這杯是你喝過的所以滋味更棒了。

  你好像很滿意我的反應,笑了出來又喝了幾口。這樣不錯啊,我喜歡的就是你這種表情。柳昂柏,笑笑的模樣露出那對虎牙,這樣最讓我動心了。

  回到你的租屋處,你又回去寄生在電腦前誓言要將剛剛自殺的損失補回來。唉、這次我就沒辦法再脅迫你什麼了。如果一直吵著不讓你玩電腦,這真的滿殘忍的。

  我有意無意的黏上你的床。有股淡淡的香味,那是剛才我在陽台生悶氣時看見的那瓶洗衣精味道。還滿不錯的,下次改用這牌子試試。

  這傢伙不愛乾淨程度不算誇張,但真的有待改進。

  一堆曬乾的衣服拿回房間就直接丟在床上。雖然我平常也不是很愛整理家裡,但這一坨坨的衣堆我看了就是礙眼。無奈之餘,便起身默默幫他折起衣服。

  從他床的角度他是看不到我在幹嘛的。趁這機會我又多聞了幾口他衣服上的味道。即便那跟床單味道是一樣的,但只要能跟他扯上關係我都想接觸。

  「欸、你在我床幹嘛?不准挖鼻屎黏在枕頭上我一定會揍爆你。」

  「白癡,你以為大家都跟你一樣沒水準嗎?」

  柳昂柏講話就是這樣不經大腦。所以也因為如此,他身邊的朋友都是那種跟他一樣很愛開玩笑,不然就是經得起他這樣嘴來嘴去的人。我算是例外,因為喜歡他,所以得承受他這種雞巴個性。

  「好啦,那你幫我折一折那堆衣服,乾蝦。」沒幾秒,就又聽到他對著螢幕大吼的聲音:「幹!搞偷襲!」

  他的肩膀很寬。雖然我們身高差距不大,但丈量起他的衣服我才知道我們的骨架差距有多大。

  感覺他的衣服覆蓋在我肩上,就好像被喜歡的人溫暖的包覆著。一切煩惱彷彿在此刻全部消散。

  還記得有次上課內容真的無聊到班上幾乎沒有人有在專心聽講,那無聊等級是連平常上課都搶前排的卷哥卷姊也在滑手機的程度。那時他就在我旁邊的座位打起瞌睡。可能是睡茫了,他原本拿來當枕頭用的手就這樣鬆開垂掛在桌邊。從我的角度剛好能一清二楚地看到他的睡樣。

  薄唇微微張開,細微的鼻息聲非常有穿透力進到耳膜。隱隱約約從瀏海底下看到那雙毫無防備的雙眸好像正在做什麼美夢。

  我明知道不可以,但還是偷偷地用食指戳了戳他的臉頰。

  「笑什麼笑成那樣?」

  「哇!」差點沒把我嚇死!忽然間柳昂柏的臉放大至少有十倍出現在我眼前,毫無防備的我差點就後腦杓著地直接送進急診室。

  「嚇什麼啦?」

  「啊你不是在忙著玩遊戲?」

  「打完啦,屌虐一波開玩笑。」

  「喔。好棒棒。」

  你伸出手接過我手上那件球衣,以很粗糙的方式隨意折著。「好啦謝謝你幫我折這些衣服。我之後再請你喝抹茶拿鐵。」

  「呃、喔。」

  「你不要?」

  我不是不要只是……

  忽然間,我像是吃了熊心豹子膽。我雙手壓住他的肩膀,一旁疊好的衣服因為我的舉止而倒坍向一邊,但現在那是我無暇顧己的事。他雖然比我強壯,不過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著實讓他防備不及而倒往床鋪。我的雙腿跨在他的腰間,低著頭,垂落下的髮絲有些隱約擋住了我與他視線的交流。呼吸急促,我很清楚那是出自於我。

  我知道很老套。但現在這種感覺就好像全世界因為我的主動而暫停了時間。聽不見外面的風吹草動,就連電風扇捲起的微風也止息了。一切,全都停了行動。

  「江……喆?」綠色的草擋不了我對你投以的熱情視線,但卻擋住了我刻意忽略掉你疑惑的眼神。

  我不願開口。我知道在這時候說話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氣就會全失。嘴巴會壞了我的衝動。現在就暫時讓我當個啞巴吧。

  顫抖的手指笨拙地沿著你的臉沿滑過,順勢走到頸子,一直來到鎖骨。

  你美的就像一幅畫。這句話我卻只能在心裡說。

  像是知道了我的用意。難得見你害羞地別過頭。抿著嘴,感覺得出你想拒絕卻又怕再次傷害到我。我希望我這樣替自己設想是真有其實。那我會很感謝你的貼心。

  知道這時候我可以短暫的佔有你。把握住機會,我鼓起膽量,順了順那頭永遠不整齊的頭髮。跟我那已經開始退色的黃綠色不同,你的髮絲是烏漆又滑順的。別在耳骨的銀色耳環吸引了我的注意力。以我的方式疼愛你,因此,我靠近了。用舌尖輕輕觸碰,也許你會覺得噁心想吐,但我卻是興奮、開心不已的。冰涼的觸覺從舌尖傳來,這告訴我我不是在作夢。我真的在用自己的方式表現愛你的心意。可是你能感覺到嗎?

  那雙大手沒有推開我,可是我瞥見了。你很緊張似的將床單抓皺成一團。手筋都從手背上浮現。這讓我閃過了退縮的念頭。可是僅有一瞬間。我已經下定決心從此以後被你討厭、被你封鎖的對待了。但至少現在這時候,就讓我滿足這段日子累積已久對你的衝動吧。

  靠近了耳畔,我低喃著全是你的名字,是我對你愛的呼喚。「我很喜歡、很喜歡、喜歡……喜歡柳昂柏……」

  我絲毫不期待你能說出我想要的答案。只是現在我只想告訴你我對你的愛有多深。我是多看重我們之間的關係。你對我是多麼重要。我都想讓你知道。  

  再一次地,食指與拇指擦過你的臉頰,就跟之前偷摸的觸感一樣柔軟。

  忽然間,我聽到某些東西崩落的聲音。世界又開始轉動了。在這一刻,我聽到心中的吶喊與尖叫。既刺耳又讓人反胃。就跟現在的我一樣。

  噁心。

  同性戀就是噁心。

  我就是這樣的存在。

  「對不起……」溫熱的淚水不小心弄髒了你的臉。

  接著是第二滴、第三滴……第五滴、第六滴……

  很抱歉,但我卻無法控制。

  「對……不起……對不起……」再次正眼瞧你我看見的是被弄濕的、英俊的臉龐。

  你看著我非常困惑,我用雙手擋住了眼眸,不願正眼看你。不對,是我的存在會髒了你的世界。

  「我不是故意的……對不起……」
  

  完了,所有一切。

  從今天、這時候開始。

  全都完了。

  被放置在床邊的抹茶拿鐵,它還有一半沒喝完。杯壁因為高溫滲透出水珠,就像我失控的淚水止也止不住。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4104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關燁|零祈點──|GY|蝴蝶校應

留言共 3 篇留言

羽山海巳
感覺心跟著一起被扭了…好痛…

01-08 00:47

字奴
……

01-08 02:16

白蘿蔔
給我在一起阿阿阿阿阿(。

01-08 10:1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3喜歡★huliou09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身為廢文手的2016回顧... 後一篇:[達人專欄] 妹妹的紅頭...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doraemonwu大家
從Gundam Seed Destiny的杜蘭朵議長無誤論窺探部分台灣人隱含的反民主性格一文出了,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一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7:2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