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釣月

作者:逝去的夢想│2017-01-05 21:06:21│巴幣:4│人氣:154

釣月

 

晚安。
 

晚安。
 
釣魚嗎?
 
是呀。
イワン先生也來嗎?
 
那我可以借一根釣竿嗎?
 
當然可以。
 
沒魚餌呢。
 
因為我在釣月亮呀。
 
在釣月亮呀?
 
是的。
 
釣的到嗎?
 
不知道。
到現在都沒釣起來過。
 
這樣呀。
 
但這樣一直垂著線,
或許跟イワン先生戴著桶子畫著畫異曲同工呢。
 
……
 
イワン先生,釣到月亮想做什麼呢?
 
要是能釣到月亮呢。
新月拿來當筆,滿月當畫盤吧。
 
呵呵呵。
 
啊啊……不好意思。
什麼都能扯到畫畫,看來是職業病了。
 
不會,很有趣呢。
我沒了月亮後就會想想大海的事。
 
……
 
唉呀,イワン先生。
繩子有動靜的。
 
欸?
 
嗚哇!
 

咕嚕咕嚕咕嚕。
 

……
 
咕嚕咕嚕咕嚕!
 


唉呀,這位客人。
是要住一晚呢?
還是要長住呢?
 
……
 
我死了嗎?
 
啊!哈!哈!
到底是不是呢。
在這空間,說算也算呢。
 
……這裡是哪裡?
你是?
 
好了好了,性急的先生。
我也是好久沒聽到人說話了,我可開心的哩。
就我自顧的講也是很無聊的。
 
所以如何,
要不要跟我對話一下。
 
對話是指?
 
什麼都行哩。
沒有營養的也是很有趣的。
也就是你說什麼都會是有趣的。
 
原來如此。
 
如果我不要呢?
 
你和我就什麼都不說。
就這樣。
 
知道了。
那麼,就說些什麼吧。
雖然還沒有頭緒。
 
哈哈哈哈,不用想的太複雜啦。
你我不過是萍水相逢而已。
搭上同一艘船,陌生的旅人們。
 
所以也不需要太嚴謹。
下了船就各奔東西了。
相遇即是別離的開始呀。
 
……也是呢。
 
青年:
 
那麼我先來講吧。
 

 
我的憧憬故事。
我有一段時間,跟一個女孩子一起旅行。
 
她不怎麼說自己的事,
但知道我有個妹妹後,
就經常說自己關係很好的表妹的事。
 
聊開之後,
也知道她是為了找思念之人才旅行的。
 
此外,頑固的不碰海水也好,
還有知道是新月時一定會盯著大海,
我發現但沒想要去問。
 
終於別離的時刻到了,
互相道別後,我搭上小船。
 
她要走陸路,所以就此別過。
 

 
但不久,氣候開始不穩。
幫翻船掉入大海的我抓住小船的也是她。
 
這時候大海意外的突然平靜了。
她不停的擔心我,
我卻被她吸引住了,沒聽到她說什麼。
 
在陸地上個性不顯眼的她,
在海中卻如魚得水般,
實在太美麗了。
 
但不可思議的,她好悲傷。
我問她是不是討厭大海,
她說大海對他們就是故鄉。
 
之後,哭著說正為如此才痛苦。
因為愛上了他人,
勢必得一直抱著剪也剪不斷的鄉愁生活。
 
雖不知道這是什麼意思,
對我來說在水中自由自在的她是最好的,
若失去這樣的她不如忘掉那位對象吧。
 
但在最後我也知道了,
即便她仍未下定決心,
為了愛就一定要有失去的覺悟。
 

 
不久,迎來我與她的再次分別。
我為了報答她送了個不知道有沒有用的祝福話。
 
這就是我憧憬的故事,
看著他游去的背影,我開始對她抱了種敬意。
 

這是真實發生的事嗎。
 
哈哈哈,你說呢?
 
一般來說,在暴風雨中游泳,
還追上出航一陣子的小船,
太沒真實感了吧。
 
那你就當我胡扯吧。
 
不過,我這樣就有點潑冷水了。
現實有時候也會比小說離奇呢。
以前就這麼想,現在更是這樣想呢。
 
我也這麼想。
因為我正和戴著桶子的人講話呢。
 
這樣呀。
 
好了,那麼換你了。
想說些什麼嗎?
 
這個嗎。
那我,也說說女人的事吧。
 

 
是我無緣的戀人的事。
大概到一個月前,
我跟我喜歡的人一起生活。
 
會這樣說,
她在一個月前離開我家了。
 

 
我們第一次見面,是在一年多前。
地方是畫廊。
因為我是畫家。
 
見面時,她很喜歡我的畫,
在跟畫廊主人談我的畫。
 
她雖然被桶子嚇到,
但還是打了招呼,說自己的看畫心得。
我也戴著桶子,向她道謝。
 
當時我認為這將是我們最後的對話。
就算在怎麼喜歡我的畫,
我可一直戴著桶子喔。
 
但我完全沒想到呢。
之後半年我們前前後後見了10次面。
 
現在想想,她本來就是畫廊的常客,
還能一本正經的跟出見面的桶子男行禮的人。
 
只要戴上桶子,
一般都會避開我,也會對我的畫敬而遠之吧。
 

 
產生改變,是在半年前。
我發現她正被魔寵襲擊。
為了救她我腳也受傷了。
 
另外那魔寵們也被來鎮上的癒術士少年療癒了,
之後他還陪我找到醫生了。
 
因為我小時候有受重傷被回復魔法救過,
醫生說最好要自然恢復。
 

 
所以我就很自然的,窩在家裡了。
反正原本就不常出門,也沒什麼不舒服。
 
可是,她相當對此感到心痛,
用正經的臉自願擔任我的看護。
 
雖然很不好意思,
但想想也只要兩周就能治好,
為了安撫她所以答應了。
 
只是當時完全沒想到,
她會直接住進來。
 
就這樣一周過去了,
一個月過去了,半年過去了,她仍在我家。
 
腳也早就治好了。
但是我們彼此都沒說出口。
 
那時我們彼此都知道了,
我們對彼此並沒有所謂的厭煩。
 
但也僅僅是知道這而已。
除此之外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是沒有想要知道。
 
她就繼續叫我老師,
我也沒問她家庭和故鄉。
 
大概一個月後。
一回到家她就不見了。
她帶來的家具也是。
 
只留下一個紙條,
是她的繪畫預約。
期限是兩個月後。
 
這就是我無緣的戀人的事。
 

 
所以才跑到這嗎。
療傷之旅嗎?
 
你說呢?
不過確實是讓我出門的契機。
 
這預約,丟了嗎?
 
不,這是工作。
接到的案子我必定會做。
 
啊!哈!哈!
你那種蠢樣,怎麼會是這麼認真的人呀。
 
想起我的好友呢。
認真又敏銳,然後又急躁,簡直是蜜蜂呢。
哈哈哈哈,急躁這點是不像啦。
 
好了,接下來換我了。
該說什麼……就說說大海的故事吧。
 

 
我在來這裡之前,是四處旅行的。
也是有遇到幾次危險,
但從沒感到害怕。
 
這樣的我只有一次,
是真心感到到畏懼的。
 

 
你看看,窗外的海洋。
大概就是這麼淺……
對我們來說是不淺啦。
 
然後就這樣移動著呢。
有時會突然看不到海底呢。
 
景色漸漸變化,
朝著我們不曾到達的深度,
慢慢的下潛到那邊。
 
『那邊』是黑暗。
 
沒有什麼好說,
沒有什麼神明,
沒有什麼好看。
 
要說,就是一片黑暗,在大海中。
 
但這不是人類所及的領域。
遵從某種道理,龐大的力量在運轉著。
並不會讓我們所知的,自然的一面。
 
我也沒辦法描述『那邊』,
硬要說的話,
就是在沒月光沒星光的大海潛水吧。
 
我想我只待在『那邊』極短的瞬間過。
嚴格來說,我只有接近而已,
並不是到達『那邊』。
 
但這樣就足夠了,足夠讓我感到永遠。
然後某種東西將我之中某種東西,
根本上改變了。


 
改變了什麼,我也不清楚。
但一點一滴,我的味道將會同化,
就像『那邊』流出的水一樣的味道。
 
『那邊』流著水。
相當相當,古老的水。
 
我只知道這水蘊含著力量。
這股力量會隨著海流,顯現其力量。
 
不知道味道的人是不能發現的吧,
這水有時也會往上流。
搭在『那邊』附近的魚兒和魔寵呢。
 
我想,就快了……
 
不,應該已經到了,
這水已經流上去了。
因為我們都到這種淺海了。
 
……但是,我卻不害怕這水。
因為這樣上去的水,
屆時就可以變成人所能掌握的。
 
我畏懼的只有那空間。
古老之水的源頭,
人類無法觸及的『那邊』。
 

啊啊,對了。
就讓我說個題外話吧。
 
剛剛的女孩。
回想起來,也有一點點那種味道。
那時候完全沒發現。
 
什麼意思?
 
誰知道呢。
我再沒見過她了。
我到這後第一個說話對象就你呀。
 
這樣呀。
 
不會寂寞嗎?
 
我可是與生俱來不會寂寞的傢伙。
只是有點頭疼而已。
 
……
 
好了,話題結束。
接下來換你了。
 
這個嗎。
那麼……就講個害怕孤單的故事。
 

 
某個地方,有一隻寄居蟹。
背上住了個海葵和魚兒,
寄居蟹與他們過著快樂的日子。
 

 
某一天,
一群大魚游過,
帶來的海流把海葵帶走了。
 
寄居蟹他們還來不及驚訝,
就被海浪帶到另一邊了。
 

 
寄居蟹回過神時,已經是在陌生的海域了,
海葵和小魚們早就不知在哪了。
 
他們永遠消失了,然後即便他回去,
也無法回到過去了,寄居蟹這麼想的。
 
寄居蟹知道了。
沒有背上海葵他們的安靜,
失去過去理所當然的存在。
 

 
然後寄居蟹換了殼了。
 
新的殼,充滿刺,又難看,
根本不像是會有海葵來住的殼。
 
很不意外的,
寄居蟹就這樣孤單活下去。
 
想起往日的回憶,
讓他既懷念又感傷,
他靠著在自己殼的裡面畫畫回憶。
 
畫著畫著才發現很多無法回憶,
後悔著當時無法更加珍惜。
然後,寂寞日日增加。
 
然而寄居蟹卻沒換殼。
因為他比起孤獨的寂寞,
更加害怕失去。
 

……
 
你就是那個寄居蟹吧,
你不覺得這樣活著很不幸嗎?
 
這個嗎。
寂寞讓人不再因此恐懼。
是少喜悅少悲傷,平淡的日子。
 
我不覺得是不幸喔。
當然不會被認為是幸福吧。
 
是嗎。
 
接下來換你了。
 
是嘛。
那麼……
與你相對,說個自由與愛的故事吧。
 

 
某個地方,
有一群住在海葵裡的小魚群。
他們被海葵保護著,過著安穩的日子。
 
不過對其中一隻小魚來說,
這個無法自由悠游的小地方,
相當狹小,讓他喘不過氣。
 
某一天,小魚好不容易能在海葵外游泳了。
窒息感全消,小魚第一次就在附近游泳。
 
小魚漸漸跑到稍遠的海域,
同行的夥伴們,紛紛擔心離開海葵太遠會迷路。
 
對這種是充耳不聞的小魚,
卻還是會聽唯一的妹妹的話。
 
小魚雖然覺得有點煩,
但還是很愛護他這個景仰自己的妹妹,
所以他就說。
 
那麼,就在我尾巴上綁上一條線吧,
你就拉著另一邊吧。
 
這樣不管我跑多遠,你只要拉拉線,
我就會知道然後回來的。
 
收到線的妹妹相當開心。
看到這樣的小魚也安心,游向外面的大海。
 
但是,游得很不自在。
尾巴的線真的很礙事。
 
但要是剪掉線後,想到妹妹的傷心臉蛋,
這種小事他還是忍了下來。
 
直到某一天,
小魚在海裡游時,出現了隻大魚,
一口就把小魚吞了。
 
小魚回過神時,已經是在大魚的肚子裡了。
好幾次想逃出去都失敗了,
連綁著的繩子也不知不覺斷了。
 
之後小魚就這樣在那裏繼續生活。
 
是因為憑小魚的力量是逃不出肚子的,
在這裡也能看到小魚無法游到的海域。
 
但其實真正的理由,
是在這,能夠逃離自由與愛。
 
是第一次切斷線的,
所以小魚知道妹妹將會多麼擔心。
但是,他不敢想回到妹妹身邊。
 
要是再會了,
小魚要再出海時,
就會再讓妹妹更加不安吧。
 
可是小魚也沒辦法在安全的海葵中,
一直跟妹妹一起生活。
 
小魚沒辦法像妹妹一樣,
因為有人離開就會感到寂寞,
比起這個,沒有自由他就喘不過氣。
 
所以小魚就在大魚肚中生活。
這樣的話,
不就是逃離愛與自由的好藉口嗎。
 

你覺得這小魚還活著嗎?
 
什麼意思?
 
大魚肚中只有那隻小魚。
除了小魚沒有其他人知道小魚活著。
這時,小魚是活的?死的?
 
這問題的答案我沒頭緒,
但我想有更重要的問題。
 
那麼,是什麼呢?
 
小魚是想要是活著?還想要是死的?
 
哈哈哈,你真有趣。
這個嗎,答案是……
 
嗚哇!?
房間在搖晃?
 
這可糟了呀。
這樣看來,是容不得有所選擇呢。
怎麼辦……
 
嗯?
這是……
 


好久不見。
 
還記得我呀。
 

那很衝擊感的頭部……
就算過了半年還是很難忘呢。
 
說的也是呢。
 
又讓你們救了我。
謝謝。
 
不,只是碰巧而已。
 
沒想到療癒完的魔寵,
嘴巴會跑出イワン先生呢。
 
嚇到你們真抱歉。
 
對了,今晚是新月嗎?
 
是呀。
 
是嗎,到今天已經過了一個月呀。
還有工作得要回家。
你們呢?
 
我們今天要住在這鎮上。
 
然後要往那邊走的說。
 
這樣呀。
那麼要順路去看看這國家第一家的冰店喔。
很好吃的。
 
啊,謝謝。
 
再見。
 
是、是。
 
啊啊,對了。
最後可以問個問題嗎。
 
什麼的說?
 
你們名字是什麼?
現在想想,好像都沒問過呢。
 
我叫ユウ……
 
我是メルク……
 
怎麼了?
 
那個該怎麼說……
恕我失禮,
イワン先生是這樣的人嗎。
 
是不是發生了什麼改變的說?
 
這個嘛……
 
有沒有變,回去就知道了。
 

呼嚕嚕。
 
有人來接我了呢。
 

版權來自:
メルクストーリア - 癒術士と鈴のしらべ -
http://mercstoria.happyelements.co.jp/
圖片來源:
メルクストーリア - 癒術士と鈴のしらべ -
メルクストーリア - 癒術士と鈴のしらべ -攻略Wiki
http://メルクストーリア.gamerch.com/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38623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梅露可物語 癒術士與鈴之旋律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vit50911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懷鄉 ~尾聲~... 後一篇:小故事...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kebin0310所有人
全新系列連載開始!!維安特勤隊的熱血故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8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