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7 GP

[達人專欄] 洛茲妲雅的葬禮-20-與韌性共存的少女

作者:水冥音│2017-01-04 22:22:55│巴幣:22│人氣:599
「依、依絲莉?」菲爾愣在原地,她不自覺的放下劍,鏗鏘一聲撞擊地面。
 
緩步走來、帶著厭惡與煩躁情緒的正是之前被關在空管裡頭的依絲莉。
「菲爾,妳沒受傷吧?」依絲莉皺緊眉頭看著倒地的蘇士,狠狠朝蘇士的腹側踹了一腳,後者毫無反應的任憑踐踏,「居然敢踢菲爾?我才不管你這傢伙是怎麼復活的,既然都能死一次當然就可以死第二次!」
「依絲莉……妳是怎麼……逃出來的?」
 
菲爾驚愕的瞪圓雙眼,她對蘇士的生死似乎不感興趣,一臉茫然的看向依絲莉。
 
那是連她的聖火都融化不了的空管,既然聖火奈何不了,自然更別提一般武器的劈砍,就算是依絲莉的雙槍也應該──
菲爾機警的越過依絲莉,看向遠處的空管。
 
不要說空管了,那個地方根本只剩碎片與落石。
 
「當然是打碎的囉!」依絲莉抬起頭,衝著她露出燦爛的微笑。
聽起來很簡單。

但那是依絲莉冒著生命危險與運氣拔河的結果。
 
 
依絲莉從昏厥中甦醒時,發現自己身處在一個黑暗的空間裡。
伸手就觸碰得到冰冷的壁面,這讓她在確認自己無法完全站立之後,得出自己被關在一個狹小區域內的結論。
 
拍打、叫喊,任何可以向外求援的方式她都試過了,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她感受到的只有自己體力的流失和愈漸薄弱的呼吸。
 
「菲爾……」記憶裡,她和菲爾同時跌落一個深坑,如今她遭遇被困住的窘境,那菲爾的狀況又是如何呢?
依絲莉無力的坐下來,冰冷壁面吸收著她的體溫,眼界所及一片漆黑,就算閉上眼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吧?
 
「我本來只是……來弔唁洛茲妲雅而已。」依絲莉喃喃自語,「洛茲妲雅……妳聽得到嗎?對我來說,妳一直都是令人憧憬的存在,要不是妳肯停下腳步與我攀談,也許我這輩子都追不上妳……啊,也不是說現在就追上了。只是我還是覺得……」
 
她仰望著,緩緩閉上雙眼。
 
「洛茲妲雅,我好像一直都沒有了解妳。」
 
恍惚間,依絲莉憶起了那歡快的曾經。
 
飄逸著拖地的藍綠色長髮,頭戴黑色絲綢,當洛茲妲雅旋身走出處理公務的大殿後看到等在一旁的依絲莉,露出溫婉的微笑。
「怎麼不進去等?」
正玩弄著雙槍的依絲莉愣了半秒,立刻抬頭。
「洛茲妲雅!」
「嗯?」
「沒有啦,我只是出完任務順道來晃晃,就這樣打擾妳太沒禮貌了……」
「不會啊……有時候總得放下女皇的身分輕鬆一下,不然一直賣弄權威,那多無聊。」洛茲妲雅踩著一雙高跟鞋,領著依絲莉走向寢宮。
「會嗎?有權力的感覺很棒啊,我在當搜查官時可是到處濫用職權──開玩笑的,我是說,權力帶來相應的責任,但我做得很開心呢!」依絲莉開心道,小碎步跟到洛茲妲雅的身旁。
「為什麼呢?開心?」
「嗯!因為幫助他人、盡自己所能付出,是很開心的一件事。」
「依絲莉也受到很多人的幫助嗎?」
「當然啊!我的家人很疼我!也有……呃……」話說到一半,依絲莉突然找不出適當的說法表達。
洛茲妲雅輕笑,一張端莊但揉合艷媚的臉猛的湊到依絲莉面前,戲謔的開口,「也有男朋友的幫助,對吧?」
「就說我沒有男朋友了!」依絲莉困窘的大喊,連忙往後退幾步──咄咄逼人的洛茲妲雅最可怕了。
「哈哈哈,妳不知道反應愈是激烈,妳破綻愈多嗎?」洛茲妲雅爽朗大笑。
「不公平啦!妳都不講妳的愛情故事,偏偏都聽我的……」
「因為好奇。」眼前的女皇若無其事站直身子,邁出優雅步伐,「接受幫助、付出所能……依絲莉,妳過得很幸福。」
「是喔?」
「當然──不過小心吃虧啊。」
「那洛茲妲雅呢?妳為東方沙漠付出那麼多,都不覺得有成就感什麼的?」
「噢……」洛茲妲雅停下腳步,卻沒有回頭看著依絲莉。
 
「我所付出的,從來都不會被感謝啊。」
 
從來都不會被感謝的,所謂東方沙漠的女皇。
 
「依絲莉,妳有個優點,這優點太多隱晦,也許連妳也未曾察覺……」從容而溫和的嗓音響徹大腦,「不是每個人都樂於無條件付出,更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在自己無能為力時,依舊顧念他人。」
 
不,才不是這樣。
 
依絲莉睜開雙眼,將記憶裡洛茲妲雅優雅的身影抹去。
 
「我什麼都改變不了,但我一直相信有人能替我改變……」她不強,所以她不曾妄想一步登天、妄想自己擁有改變未來、困境的能力。
 
她的所作所為,都因著旁人而改變,心繫著眾人也只因為──她只盡她所能,但更多的,是他人的付出。
 
「怎樣都可以啦……總不能老困在這個莫名其妙的地方。」依絲莉抽了抽嘴角,現在好像不是跑回憶走馬燈的時候,雖然她早已發覺這空間能呼吸的氧氣一直在流失,讓她愈來愈疲倦。
 
不會就這樣死掉了吧?
 
然後黑暗突然間,開始碎裂。
 
「咦?」依絲莉驚愕,趕忙撐起身子撲上那冰冷的壁面,親眼看著黑暗一片又一片剝離,刺眼強光逐漸透進來──
 
「菲爾?是菲爾嗎?」
 
待她適應強光,只見菲爾傻愣在遠處,而自己原來是被一個巨大透明空管關著──
「菲爾!菲爾妳有沒有怎樣!菲爾妳回答我!」依絲莉著急的拍打著玻璃,試圖喚回顯然失神的菲爾意識,但無論她怎麼吶喊,都像初始那樣徒勞無功……
 
「為什麼……欸?」依絲莉眼角瞥見有個移動的物體,倏然轉頭確認,竟詫異的愣在當場。
 
……那抹輕挑的微笑、欠扁的表情以及裝模作樣的打扮……
 
「蘇士?」
 
他不是死了嗎?
 
好吧就算自己對這個作死的男人沒什麼好感,在他死時一點悲傷、憐憫的哀悼都沒有,老天也不該讓這男人化作厲鬼報仇啊。
 
「菲爾小姐,關心自己的情緒前,妳有先關心溫柔待妳的人嗎?」蘇士的聲音猛然在空管裡響起,嚇得依絲莉顫抖一下,在蘇士若無其事的輕敲空管時氣得坐到離蘇士最遠的地方──估計自己的大喊對外界一點影響都沒有,要不然為何菲爾癱坐在地上,沒有回應她的意思?
「蘇士你算哪根蔥啊?憑什麼用這種語氣對菲爾說話!欸!你聽得到吧!」依絲莉惡狠狠地瞪著蘇士,先不管這傢伙為什麼又出現了,他剛剛那是什麼口氣?

不過她顯然低估了蘇士的惡意。

「獨自一人的世界!被火舌吻遍卻依然感受不到痛楚的悲哀!無法確認自己是否為人的人生難題!」蘇士突然大聲朗誦,他以隨興的姿勢、滑稽的語調唱讀著,嘴角大大咧開,「聽起來真是獨一無二!真是令人憂傷的、美麗的煩惱──菲爾小姐,沉浸在鬱悶裡頭思考這種偉大的問題,需不需要小的為您排憂呢?」

心口迸出難以言喻的憤怒。

「蘇士!」依絲莉氣得大吼,無奈對方像是沒聽到一樣,繼續跟菲爾對話。

他怎麼可以那樣說菲爾?
難道他不知道菲爾打從金字塔上的露臺與大家見面,情緒一直都起伏不定嗎?難道他不知道菲爾其實不是人是人偶,因而為此感到迷茫與自卑嗎?難道他不知道菲爾雖然不曾開口,卻希冀著與大家一起戰鬥嗎──

「蘇士,你給我等著──」

「妳知道嗎?妳愈是沉溺在憂鬱之中,可愛的依絲莉待在裡頭會逐漸失去氧氣,最終氣絕身亡的。」戲謔語調,吞吐著惡魔的引信,硬生生打斷依絲莉的咒詛,「不過對妳來講好像沒什麼用齁?反正妳始終獨自一人,總愛將關注妳的推之一旁,每每發作的時候對旁人視若無睹。那有沒有人待在妳身邊,一點也不重要啊!」
 
「去你的誰都可以說我可愛就是你這變態不行!」
 
一陣暴跳如雷後,依絲莉陷入短促呼吸的缺氧狀態,她粗喘著氣,無力的癱在地上微微顫抖。
 
「呼……呼……我才不會、氣絕身亡……」她雙眼發紅,血絲佈滿眼白。
 
她瞥了一眼被踢出幾公尺外的菲爾,強迫自己壓抑內心的憤怒──現下有比為同伴義憤填膺還重要的事情。
這個空間的氧氣因為她的關係正逐步減少,相對二氧化碳逐步上升,理論上空管內跟空管外的壓力應該會不同……
「呼呼……如果可以,我的武器真不是用在這啊……」她扯出一抹苦笑,取出大腿旁那兩把刻有精緻雕紋的雙槍,「高科技的魔法槍比不上菲爾的火、緹娜的防護力場、穆琳的治療能力,可是──」
 
可是無論如何,總有她能做到的事。
 
「幫助人什麼的,我要的從來不是我的喜樂……我、我只想看到我愛、我關心的……都能露出笑容……」
 
她輕巧的提起雙槍,黑管自纖細的雙手延伸,食指扣住扳機,瞇起眼瞄準就往空管的璧面上開了兩槍,子彈擦過槍管,空間瀰漫起煙硝味,陣陣火花之後,壁面還是完美如瑕。
 
「哈、我、我就知道──」彈殼自壁面往下墜落,發出細微的金屬聲響。
 
緊接著,她深吸最後一口氣,屏住氣後──開始毫不留情的在壁面上開槍。
 
彈殼掉落的聲響隨著氣體的遞減愈漸小聲,子彈每次擦過槍管產生的火花燃燒著氧氣,以劇烈的方式耗盡空管內尚能生存的氣體,雙耳愈來愈痛、空管內煙霧瀰漫,而具有魔法加成的雙槍不停在空間裡消耗她生命的依賴──
 
不行了、再這樣下去連身體都會承受不了。
 
依絲莉強忍著雙眼被熏出的淚水,迷濛著一雙眼,拉起自己沉重的身子掙扎著半蹲在地。
 
再一下、再撐一下。
如果真的做不到,死也無憾了。
 
至少她努力過,就當是為了自己──為了那個,還想看著自己所愛之人笑容的自己。
她可以什麼都不是、可以什麼都做不到,但如果別人希冀著她的存在、她的陪伴、她的微笑,就算自作多情也好……
 
「菲爾!妳撐著!我絕對、會到達妳的身邊──」
 
下一秒,她的雙耳被劇烈的爆炸聲響震出鮮血。
 
空管瞬間往內縮,在達到緊繃之時爆裂、破碎──
 
「轟!」
依絲莉趕忙護住自己的頭部,任由構築空管的奇異材質在自己的皮膚、衣服上割出傷痕,耳鳴到頭痛欲裂的痛覺讓她無暇顧及這種小傷。
 
新鮮的氣體流進肺裡,她急促的做了幾次深呼吸,撐著虛浮的身子站起來。
 
「你這傢伙……」
尚未恢復耳鳴的雙耳隱約聽到菲爾心有不甘的憤怒,依絲莉訝異的轉過頭,看到不遠處正在對峙的蘇士跟菲爾。

他們到底是有多專注,連空管爆裂的聲響都沒聽到?

「菲爾小姐應該認定自己很強,聖火能燒的東西很多,能破壞的東西也不少。凡事總有萬一,妳就是不相信萬一的那種人。」蘇士從容的站在銀白地面上,儘管依絲莉只看得到對方的後腦勺,光從聲音就可以想像他那游刃有餘的表情。

方才壓抑下來的怒火,陡然爆發。
依絲莉顫抖著,用力吸入氧氣,肺部填滿氣體。

「如今有個妳垂死掙扎像個熱血笨蛋往前衝也打不贏的人,妳該怎麼辦?單打獨鬥到這地步,妳那自信的能力跑哪了?喔,全都沒有用了對吧?因為妳只會那些,從沒想過有什麼突破的方式。我可不想當妳的啟蒙之人,畢竟再讓妳回去練個幾年,妳也沒那個能耐傷到我一絲一毫。」
「救人?」蘇士拉高嗓音,「就憑打不過我的妳,也能救人?」

她要冷靜、她非得冷靜下來──

「你住口!少說廢話,我一定會救出依絲莉!」菲爾氣得渾身發抖,她大吼著將劍平舉指向蘇士,瘦弱的身子彷彿承受極大壓迫。

依絲莉右手舉起魔法槍,漆黑的槍管閃爍寒光,映著她飽含冰冷怒火的雙瞳。

「啊,好可怕,我被威脅了。」蘇士挑眉,露齒而笑,「那就來吧?看看鹿死誰手,我可是──」

「有什麼好可是?」

扣下扳機,金屬摩擦槍管,急速發射,在一片雪白裡拖出一絲黑線軌跡。

「你以為你是誰啊?


大家好,我是把文章變成月更的水冥音。

先來放圖~
繪師:貓離語


有鑑於七罪對依絲莉的講述,我在描寫她的時候特別的難?
畢竟這個角色不像菲爾、尼祿、祈樂等在信念上突出,
一直以來都是作為輔助在他人身邊遊走,
太多外掛存在導致依絲莉的雙槍相形弱到爆......

我不知道我寫的依絲莉好不好,但我必須認真說,這樣的人,真的很難得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3777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洛茲妲雅的葬禮

留言共 1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因為看起來依絲莉的線差不多講完了,我就稍微講一下依絲莉的事情。
依絲莉在我筆下中算最幸福的女角,家庭上除了母親早逝外,哥哥和父親是相當疼惜她。
搜查官經歷上多少有困難,但她也是保持著樂觀心態面對一切,也在這之中才遇上不少非人朋友。
在這過程中看過人類不少醜陋和對待非人的不滿,由於前者比例太多加上後來的一場大難,依絲莉是有曾經對於人類這身分感到心冷,也差不多那段時期撞上瑟亞,最後才有現今的信念。
所以當初設定依絲莉的強確實不在她實力上,而是以她本身的心為主。
在葬禮的依絲莉確實並不是這麼耀眼,因為周遭真的太...(RY
不過能夠影響戰力最強的菲爾,其實也一種才能呀XD
在跟洛茲妲雅的回憶中,面對不知道怎麼形容瑟亞身分的依絲莉真的太可愛XD
總結來說,水冥這次至少依絲莉在各種不利於她的條件下,已經算是把她應有的發揮都寫出來了。
...說不定信念的寫法還比親媽強(默

補個題外話,我還是不知道瑟亞跟依絲莉到底有沒有在一起呀(遠

01-05 03:2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7喜歡★vmvm2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自由象限... 後一篇:【RPG公會】民間劇本─...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4516《黑沙玩人設》
骯,重製計畫再開!接下來將會進行一連串舊設定重製,本次重製對象是隱居在巴雷諾斯的白袍法師哦。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