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薄櫻鬼】葬禮

作者:青年B│薄櫻鬼~新選組奇譚~│2017-01-03 00:03:52│巴幣:6│人氣:266

應該有半年以上的半成品終於寫完了。
感傷是需要花費時間才能淡化,想當年留在薄櫻坑底時,看到死亡梗被玩幾次就揪心幾次。
現在我終於可以好好地寫完了(依舊淚目)

從《燃燒吧,劍!》中延伸出來,雖說山崎下葬方式有兩種說法,但在還沒去查明之前,就先用比較普遍的海葬來詮釋了。主要以土方視角在進行,由於剛完敗撤退、加上被當成賊軍的震撼,所以故意寫的他腦筋一片空白了XDDD

——————————————— ✣ ———————————————

土方感覺握在手裡的手逐漸變冷,他慢了拍才了解,眼前的人已經不是他認識的山崎。
生為醫生卻是未曾照顧自己而顯憔悴的面容上,有種死者特有的表情。
失去氣息,從人,成為屍體,毫無氣味的。

不真實。
對土方而言這是第一個想法,虛假般的不真實。
他熟悉人體的氣味,汗、血、裸露的內臟以及失去控制的身體排出的髒污,可是這些都和眼前的山崎扯不上關係。空氣中,只有陌生的海鹹味與自己反覆吸吐的空氣。

他死了。
逐漸冰冷的手,比斬殺浪士後存留掌中的震盪,更加不真實。
握在手裡的皮膚還保有彈性,緊握中只感受山崎的手無力的貼合自己的掌心。
從身上解下的繃帶沾著乾掉的膿血,少了血色的皮膚泛白。胸腹的彈痕因時間顯得更加深色,凹陷的傷口周圍一圈鮮白,有如記號。
不似刀傷的霸道,槍傷在人體上鑽出小孔便輕易的殺死他,平整的皮膚表面只有記號的兩枚彈痕,就像他勞累時不禁意留在手上的墨點。一直以來以武士道做為價值中心過活,雖是抱著隨時赴死的覺悟,但周遭的人,一個接一個離去的真實,從沒認真的想像竟會發生在自己身上。

「我不是很會表達感情啊,因為是副長,所以你會原諒我吧?」
早已不是山崎的屍體轉冷,土方想著該去哪才能找到他好好坐下來閒聊。京都的屯所或許還殘留一點他的影子,但兩人卻是從未坐下談論有關於隊務以外的事情。


葬禮是按照西式海軍的習慣,進行了海葬。
首先用著一塊布緊緊裹住山崎的屍體,又在上頭覆上國旗日之丸。自從永嘉六年佩里乘船來到以後,幕府便一直把它作為日本的國旗;明治三年一月,維新政府也將日之丸作為國旗繼續沿用。
艦長以下的海軍士官,步砲兵皆在甲板上排成一列。

「是嗎,海軍要為山崎舉行葬禮嗎?」
在士官室臥病不起的近藤,也穿上帶紋飾的和服與絲織的行燈袴,出現在甲板上。
他臉色發青,稍微移動,肩上的骨頭仍在發疼。

和近藤同屋休養的沖田,也已經衰弱到難以自己獨立行走的程度。
「土方先生,我也去。」
他下了床,土方還來不及阻止,沖田只是潮他淺淺的笑了笑,便自己穿上外掛與袴,以劍當拐杖、扶著欄杆,努力走上台階。
原想出手扶他一把,卻被揮開。

「不需要。」
沖田回絕土方的好意,他不願意被人看見自己是受他人的幫助上下樓。他怕別人在後頭說三道四,說著新選組的沖田總司、已經衰弱的需要依靠他人。連咬牙也無法的表情,只能從他使力時緊閉的雙眼中看出虛弱的真實。
「我沒事,是醫生非要我躺著,我才乖乖地待在床上。其實一點事都沒有。」
看著他一如以往、不帶一絲陰影的笑容,土方似乎看見了他一直懼怕的東西。
「軍艦的台階真高。」
為了掩飾喘息,他說出了一個敷衍的理由。
至今至此,爬樓梯已經太為難他了。半邊肺部失去功用的痛苦,沖田蒼白著臉,無聲的大大吞了口氣。

「站在這裡的人中,一點也沒受傷的、大概只有土方先生了吧。」
沖田笑道。新選組四十三人中,除了三位不能移動的中傷員之外,全都走上甲板。不只近藤,這四十幾人中,每人多多少少都帶了點傷。
「別說話,說多了會累。」
「不累,我只是佩服你。在場所有人中,只有土方先生意人如同鬼神似,全身沒有一處傷著。」
帶絲疲倦的揶揄,撐在甲板上的劍鞘險些一滑,沖田忍住顫抖平衡身子,使得句尾收的急促狼狽。
「你就不能安靜會?」

還不到時候。看著沖田的時候,土方將包覆白布的屍體從腦海中抹去。

過了陣子,指揮槍隊的海軍士官抽劍出鞘。
或許應該要反對海葬,如果到了明年該祭拜的時間,該拿什麼來代表山崎烝,沒有屍體的墳墓在怎麼說也只是個無用的石碑,還是埋在認識的地方好,山南和平助不也是如此嗎。
睦月的海風冷的刺骨,土方吐出的白霧因海風消散,撤退匆忙的新選組成員各個凍紅鼻尖。全隊士裝模作樣的排列海軍的後方,看著反射陌生寒光的軍刀,土方猶豫了。

那終究是屍體,真正的山崎對我留下了什麼印象?
還來不及說出想法前,男人一聲令下。
弔唁的槍聲在紀淡海峽響起,諸士調役兼監察、副長住勤、名為山崎烝的遺體,從船舷的一側滑入大海。

喇叭不停的鳴響。


「不勝感激、不勝感激。」
近藤對海軍舉行的葬禮十分滿意,抓著艦長肥田不斷道謝。同時又傾盡全力的想表達悲傷,鐵青著臉,頻頻點頭的模樣反倒看來有些滑稽。在冷風中他穿著件禦寒的厚羽織,卻是因布料厚重壓迫著傷,近藤時不時的蹙起眉瑟縮肩膀。
他一個勁的向肥田艦長鞠躬表現的樣子,怎麼看都像是個鄉下人。

回到士官室,他還在不停的感慨。
「真可惜,山崎是個好人。」
「他很優秀。」
土方冷著臉回應。他不認為自己有資格可以認為局長的表現不夠莊重,只不過是所有人都不知道該露出什麼樣的表情才合適,外表形象的貫徹,接下來還要接續。
為了殘留的新選組。

「阿歲,自從新選組成立以來,死去的人多不勝數,但還沒有一個人向山崎這樣幸運,有這樣的葬禮。他是個好人,總算在死後有回報。」
「近藤先生,現在不是對葬禮表達感嘆的時候。我們不能忘記有一天我們的屍體可能會被扔在溝裡,腦袋落到敵人手中。男人不應該為了葬禮而死。」
「阿歲,你的脾氣太乖僻,這樣不好。山崎是個好監察,得到了葬禮,我只是為了這樣在高興。」
「你說的是。」
船艙內還是一樣的寒冷,海腥已經麻痺了嗅覺,但土方卻感覺屍體殘留的味道,像是現在才浮現衝擊著感官。一旁那些拆下的繃帶還沒有扔掉,膿血帶有的人體氣味充斥他的感官。
要丟掉才衛生,山崎從松本醫生學來的西洋詞彙,流暢的掛在嘴邊教導眾人。

「呵。」
土方截了其中乾淨的一段,其餘帶上富士山丸的甲板,朝著瀨戶內海投去。
軍艦開足馬力,在太平洋沿岸向東航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3600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薄櫻鬼~新選組奇譚~|山崎烝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cate98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刀剣乱舞‧紀錄使用】我... 後一篇:【F/Z】少女重來!不存...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我的全創作專輯!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