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RPG公會】【越年幻想】魔女的聖誕

作者:Aria│2016-12-26 13:49:20│贊助:20│人氣:174
惡人為何存活,享大壽數,勢力強盛呢。

惡人的燈何嘗熄滅,患難何嘗臨到他們呢。
神何嘗發怒,向他們分散災禍呢。

他所行的,有誰當面給他說明。
他所做的,有誰報應他呢。

──《約伯記》



  「Merry Christmas!」

  「呃…嗯!Merry Christmas!」

  路經教會時,身側忽然響起的女聲讓我轉頭。

  在我愣望的眼裡顯現出一名如那聲色印象的女性。她細弱的雙臂伸展,從伸向我的手掌相並上則有著一個紅細繩捆綁的小包裝,透過嬌小的塑膠外觀可見,裡面兔子、小狗、貓咪、熊等等動物造型的可愛小餅乾。

  而眼前的她外貌就像那精神抖擻的祝福聲,還有捧著向我遞來的袋裝小餅乾,可愛而且又有著一抹甜美朝氣的笑容。

  她一身以紅主色系的打扮,額際露出了橘子果醬色似的橙髮絲,小腦袋上有著相仿穿著的赤色毛絨帽子,十分迎合這日的聖誕節慶。大概是在教會打工的吧?周遭也可以看到與她年齡相仿的同裝扮女孩,向著附近的人搭訕。

  還有黑色神職裝的女性,接待打算參加聖典的人們。

  但是,以男人的眼光而言,視野所及的女子,不論年長或是差不多的,都比不上她就是。

  她的長相可以說是美少女,更因蜜甜的笑意而相互輝映,我在反射性下顯得急促的回應聲後,身為單身狗的我不禁凝望起她。

  額上垂落看似柔順、亮澤的橘橙色髮線,頂著紅白相間的聖誕帽,落日餘暉從圓眨的雙眸裡透出,雪白細弱的雙肩裸露,嬌小的身姿使我俯瞰。或許是因為這冬天偏暖吧,她穿的不是我見多數的連帽披肩,而是低胸洋裝搭配一樣配色的膨裙,顯得比較清涼。

  嬌細的身體,讓她不與相符的胸前更是使人注意,俯望中從兩個相依的雪白圓潤,顯現出了魅人的一線,可愛又性感。

  「魔法師先生……?」帶惑的輕喚入耳,我連忙回神而眨了下眼,呆滯地呃然聲詞回覆後,才慌忙地撫著後腦乾笑。「哈哈…不好意思……」臉頰上的熱度急湧,一想到自己剛才的凝視甚至也許還目瞪口呆,就羞恥地想找洞鑽進了。

  不過這也情由可原,誰叫我是個再差一年就轉職成魔法師的童貞呢……!儘管我的職業確實是魔法師,年屆三十還是處子之身的似乎就會被這樣戲稱吧?好像是米德家爾特大陸的部分地區的戲謔方式。

  「呵呵…」橙髮的聖誕裝少女沒對我的態度露出一絲嫌惡,含蓄地單手掩嘴輕笑,那一幕讓我心跳的節拍一顫;在她夕彩雙眸隨睫而交替起落,眼瞳眨搖後,微微傾了淺笑的小臉,我胸裡的悸動更是加劇。「那,這個?」

  而在歪頭甜笑的她,接著吐露的悅耳話聲下,我才發覺自己又蠢了。

  「啊、啊……不、不好意思,謝、謝……」不需要照鏡子,強烈的熱度覆蓋於臉龐,我感覺自己活像個被同儕女孩告白的處男小鬼,聲顫臉紅而苦笑。在又恥又歡欣,使人羞愧難當的矛盾情緒下,我接下她遞來的小餅乾袋。

  望見她「不客氣!」露出的莞爾,心頭打起擂鼓,開心得想起跳歡呼,簡直就是個收到心儀對象的情書,得知對方與自己兩情相悅的小鬼頭,而目光也再次不由被她的笑容吸住。

  ……好可愛。

  「呵呵。」略顯俏皮的兩聲輕笑,我聽見之際也注意到自己可笑的窘迫,於是又尷尬地撓著自己的頭致歉。「呃、呃,總之…謝謝……我會好好珍惜的……」

  「哎?」但她卻愣了下,我對此感到疑惑……我說錯什麼了嗎?接著,少女又再次以粉白的手遮住櫻紅的小嘴,嘻嘻的笑聲從五指縫隙溜出。「不是應該說好好『品嚐』嗎?珍惜的話是指要收藏著嗎?這樣可是會壞掉唷。」

  啊!原來如此──「說、說得也是呢……哈哈……」

  對自己的笨拙發言恍然大悟後,我又一次展現出狼狽的言行,面對又以撓抓腦袋和苦笑虛應的我,橙髮的少女也只是淺笑,使捎來的微風中,挾著柔細的笑聲。

  而我對此既是著迷,卻又不知所措。此時,少女虛指我拎著的餅乾袋,眨了眨眼微微傾頭笑著疑問。「不吃吃看嗎?」

  少女像祈願似地雙手相握,配合歪頭的樣子顯得惹人憐惜。而面對那似含期待的微笑詢問和殷盼,我當然難以招架這可愛,不假思索地就答道。「好、好……」

  接著,在少女使人羞赧的凝視中,解開袋上繫著的紅繩,取出當中的動物餅乾。隨意探取的結果,在眼前的是──「啊!是小兔子呢!」

  就像兩手輕拍發出一瞬響聲,略傾頭悅笑的她形容的,兩指之間的褐色餅乾呈現出兔子的造型,而再次被那笑顏迷住的我愣愣笑應。「嗯……是呢,是兔子。真可愛。」立即發現自己不禁直白了感受的我,心中鼓動和臉上熱炙又激起。

  「對呀,這兔子很可愛對吧?」幸好,因為沒指明對象果然讓她誤解,我有種放心可是又失落的感覺。「這是我做的呢!」

  少女顯得意滿地抬起胸,自豪地輕拍從赤紅布料裡挺出的雙峰中心。即使位置並沒正中而偏下,力道自然也很小,但那豐滿近乎半露於外的雪巒卻輕輕一蕩,而她挺身的舉動更是讓我的視角將那幕看得明白。

  「吃吃看?」在我又情不自禁地注目時,面前少女純真的聲音再次傳來,壓抑自己相比於那單純的童真卑劣。「好、好的……」我猛地點點頭後,將兔子餅乾放進嘴裡,點頭的力度讓我感覺,恐怕會嚇到對方吧。

  但少女只是用澄澈的夕瞳注視著我。我不禁將目光飄移,而無意間注意到她的手再次相扣,而且似乎握得更緊。

  淡淡的香氣在口腔漫開,咀嚼時的酥脆也陣陣傳向感官。蠻好吃的。「很好吃哦。」我坦白,笑著對她說出感想。

  「真的嗎?太好了呢!」少女聽見嘉許後,再次綻開那勾住我心神的笑容,不,這次的比剛才更加可愛,就像被讚美的孩子一樣直率單純。「啊……不好意思,謝謝,聽見您這麼說真是太好了,本來我沒什麼自信呢……」

  她彷彿以為自己的表現失禮,淺笑顯得些尷尬地致意後,又恢復那像甜度適當的蛋糕般柔軟微笑道謝。

  「不會哦,真的很好吃!」而我心裡因此湧起為她打氣的沖動,語調略微急切地這麼強調,手也像證明似又從袋裡取出一塊。一塊,接著一塊吃著。

  「哎……」少女不知為何地一怔,但旋即就又掩嘴笑了起來。「呵呵,謝謝您呢,魔法師先生,您真是個好人。」

  童真的我難免地又因那笑容而失神,不過接二連三也已經有些適應,這次回復的時間我自覺比較快,至少沒像先前是被對方喚回。

  「我是安娜,請問魔法師先生叫什麼名字呢?」

  在少女自我介紹後,我也告知她。恰好快輪到安娜的休憩時間,我與她的對話就透過這個小餅乾而連接起,交談下對於彼此的事也有些概念。

  安娜出生於這座接近米德家爾特大陸中心的西方教徒小鎮,在年尾的現在,卻因「魔女」作亂而累及無辜的民眾。這年紀尚輕的少女的家庭也被波及。為了填補被國家強制徵召的爸爸的空缺,還有病臥在床的媽媽,她一個女孩子擔起沉重的家計。

  平常時幫冒險者或傭兵團提行囊,或是雜務負責等等的,而現在則是因為聖誕節的到來,在教會協助。

  在她講述時,我能感覺到其中的堅強,早熟和勇敢。就算這樣,她也能展現出那樣的笑容,實在是很使人感動又不捨。

  也因此,在換我說出自己的背景時更感慚愧。

  我只不過是蓄著懶得修剪的褐色雜髮,唇下還殘有沒清理乾淨的短鬚,身披破斗篷執著木杖的魔法師,甚至冠以這個頭銜也僅僅是火球術、冰矢,那些只能用來對付蛇、狼和低級魔物等等的小技倆。

  當魔法師,只是因為遊手好閒,隨意翻閱家中書籍學得幾招,出來當冒險者混個飯吃而已。

  「不過,能夠用魔法很厲害呢!」但安娜對這樣的我非但沒有疏遠甚至鄙視,反而還以我意想不到的溫柔純真相待。她看不出絲毫客套話意味,當然也沒存有虛偽,崇拜地說完後,卻露出落寞的樣子。「像我……就不會……」

  那讓我再次產生股沖動,而那急湧般地沖出喉頭。「我可以教妳!」

  我倆坐在附近的長椅,激動說的我也擅自握起她的手心,認真地,對她訴說還有以注視渴望她的回答。

  「……」在她沉默地啞然回望時,我驚覺自己的越矩而急聲道歉且試圖收手,但卻因意想不到的反握而沒有實踐。「真、真的嗎!」安娜似乎顯得情緒高昂,聲調比之前還高而且目光熱烈地望著我。

  「霍德拉先生真的願意教我嗎!」柔弱可愛的她展現出了意外的強勢,我對於安娜意外的一面驚訝卻又喜悅自己能夠見識。「啊……抱、抱歉……」在她鎮靜下來,臉蛋泛紅而想收手時,這次立場相反地換我不願放開那柔嫩。

  「當然!」我既開心又興奮地答道。安娜又被我有些激烈的情緒反應嚇著,接著我倆相互愣視須臾,然後一起笑出聲來收回手。

  儘管,我對從掌心脫出的溫熱有些遺憾……

  之後,我進一步詢問安娜想學習魔法的原因,原本以為是單純好奇、或覺得有趣等等的孩子氣憧憬,但沒想到是為了早日討伐「魔女」,讓父親回來、讓國家恢復安寧,這樣體貼又善良的思考。

  但從她工作的理由,倒也不意外……但是,即使我從委託地返歸,在回程的這城上暫宿,待在這城不過兩三日,也聽說過有關「魔女」的事。她們是位在城鎮的森林那方,窮凶惡極的傢伙,已經有很多的人喪命其手。

  而在其它的村莊城鎮,也有相關的傳言。

  總之,身為童真──不對,是一個男人,怎麼可以讓美少女──不對,是一個女孩子去做這麼危險的事呢?

  但我還是答應,教她魔法。童真的我可以為美少女略盡微薄之力,求之不得。

  也因此,我在心裡,默默將在這城鎮的休息日延長了。

  從那後,我與安娜約定,每天下午在她工作結束的夜晚,為她進行魔法的授業,她很高興地稱呼我「老師!」,但說是這麼說,也只是將我微不足道的法術教她而已,不過我一點都不在乎這點,只是興奮和期待著與她共度的時光。

  並且,我暗自決定加入國家和教會組成的魔女討伐隊。

  為了可以告別童真──不是,是為了和平和正義!

  「啊,休息時間要結束了──」我被她言談時的聲音和溫婉的神情深深吸引,端莊有禮但又不失少女的開朗,偶爾還可見一點淘氣;不知不覺地,這樣歡快的時間要結束了,在安娜的提醒下,我戀戀不捨地也跟著停止話題。

  不過,木訥的我大多都是傾聽。

  「那,就這樣約好囉──再見!」準備回教會的安娜朝我揮別,小手輕擺而臉上的笑容也顯得更甜了,感覺出她也期待著,而我也為此更覺得高興。「老、師──嘻嘻!」

  轉身之前,安娜逗弄我似,刻意改變的稱呼還有強調而停頓,她的淘氣搭配上那抹好似也為之害羞,有著紅暈渲染的笑容,頓時讓我覺得她與自己即將進入的地方不符,像小惡魔似的嫵媚,也使我的血液和體熱都湧動起來……

  不,不對──!

  我連忙甩了甩頭,平定開始匯流的血。

  「哈……」在教會前深呼吐氣一次,終於制住了那神聖之地不該存在的污穢沖動。我再次嘆息,但不是如之前冷靜自我的調息,而是一種哀嘆。

  ──這就是,童真的悲哀啊。

  心裡嘀咕著,我苦笑望了下教會後,帶著雜亂的感受轉身而去。

  ※※※

  哐啷!

  那是一聲尖銳的響音。

  就像是琉璃重碎於地的清脆嘹亮,這般的巨響驚醒了睡夢中的我。

  即使是個名不見經傳的渺小法使,但冒險中養成的敏銳仍使我的雙眸驚睜,張開眼後是被窗邊揚帘而進的夜風,帶來的月光柔柔傾瀉滿地室內的茫白光景,儘管剛醒,但我的意識仍可清楚辨別,這是我今天住宿的旅社一室。

  在我與安娜道別又在街上打混陣子,收集魔女和正召募中的討伐隊的情報等,之後就寄宿於城鎮的旅社。

  剛剛那聲音是怎麼回事?似乎是從樓下傳來的。

  我操起斜倚牆邊的施法木杖,就跑向月芒依稀的蒼白木門──

  「呃啊──!」

  此時,比起最初驚擾了我的碎響,更加使人注意,而且在聽見時心裡的不祥和顫慄共同激盪,屬於人的尖叫聲,絆住我的腳步。

  來自於,反方向──吹拂夜寒的風,灑落白月之光的後方。

  我感覺身子有些僵硬,就像傀儡似舉動不自然地顫顫轉身,不遜於面對安娜的劇烈悸動,交加微微寒風聲響起,陣陣的冷意、陣陣的鼓譟襲身。

  我撥開在風中擺蕩的帘子,朝外一望──

  「什、什麼……?」

  眼裡的景象,讓我的嘴不由得顫巍巍,吐出混入驚愕而低啞的聲語。

  ──紅色,渲染了夜中的城鎮。

  火焰的赤紅吞噬目光下的屋宅,不論是今早曾見過的武防店、雜貨店,此刻盡被火紅覆蓋,劇烈而亮眼,搖曳著的火光充滿城鎮,乍看下就像被熾紅的惡魔吞噬了般。但,比起火紅,那在焰色魔鬼身體裡的「人」身上的紅……

  更加地,使人注意。

  火舌繚繞的武防店,遠遠可見,在其附近躺臥在地的人影,那個人似乎穿著斗篷,漆黑中的紅被一旁的火光映照得更亮,他的臉則被頭上的帽子掩住。但我明白他是誰,或者說他的身份。那裝扮是……

  與我相似,但背道而馳的存在──不久之前聽說的「邪惡」。

  「魔女」。

  正如燃燒的屋子,臥地染血的「魔女」數量也不止一名。

  火焰肆虐的城景,染血的黑魔女四處分佈,而「他們」──相形對比的白,則正在與魔女們戰鬥,焰芒亮映的白色服裝,訴說出他們的身份。

  而我當下也明白,究竟怎麼回事。

  被魔女入侵的城鎮,與她們戰鬥的教會驅魔士。

  「可惡!」

  只是閉上眼,再睜開後的世界就變得如此。我咒罵了聲,握著木杖沖出門,緊急的跫音也掩蓋不住響徹耳際的心聲。比起魔女如何侵入、究竟是怎麼在我閉眼直到睜眼前的這時間裡變成這樣,比起疑問,我心裡不斷吶喊著──

  安娜!

  在我連幾階的木梯都覺得麻煩,直接一躍而下,拐過牆側而來到旅社的大廳。

  剛來時暖橙的景象已不在眼前,暖色系的燈光映照的木質牆與地面,這時也像剛才窗邊看見的城市,被蔓延的火色兇光吞沒,而也能在周遭見到染上紅的黑與白,像是激戰中倒下的驅魔士和魔女。

  「你!」

  這時身邊的女性驚疑聲使我扭過頭,眼前的她也是合乎傳說的魔女的裝扮。西洋法職傳統的三角帽,漆黑如夜的斗篷,只差沒有發出不祥氣息的骷髏法杖,反而是一把沾著血跡的劍。

  然而,衣著和臉上相同染有血污的她,卻提著劍指向我,一臉驚恐和憤恨。「該死的魔女!納命來吧!」

  魔女?妳才是魔女吧──!我沒時間這麼說,也立刻舉起法杖。即使還有些距離,但我因為緊張而導致詠唱的慌促,但仍勉強成功。咒語結束時杖端發出眼熟的冷色光,如水晶一般的寒光凝聚成錐,朝著奔來的魔女疾射。

  冰錐輕易貫穿持劍魔女的胸口,她驚駭地瞪著我,接著應聲倒地,握著的血染銀劍也發出鏗的碰撞聲。

  「哈、哈……」真是太遜了。也不是第一次戰鬥,卻緊張成這樣,到現在持杖的手也在打顫,我因心跳而呼吸急促,看了下死不瞑目的她。「呿。」對那惡魔的化身,邪惡的存在啐了口,就在這充滿屍體的火場,朝著旅社門外疾馳。

  我沒時間,管那些死人了──!

  「安娜!」、「別來妨礙我!」火紅交織血色的光景中,我奔走呼喊著,那個與充塞眼裡的怵目驚心,完全不一樣的存在。對,既不是無情的火紅,也不是顫慄的血紅,就像身旁不知幾時落下的雪──純潔的白。一邊嘶吼尋找,排除擋路的黑魔女。

  一路上,都不見早前看過的城鎮民眾,就連屍體也沒有,彷彿從這小鎮裡消失,這裡僅僅存在神與魔的使者,驅魔士和魔女。

  怎麼回事?已經被教會保護撤離了嗎──那安娜應該……

  「呀!」

  才因自己的推想而安心些時,忽然的少女悲鳴就劃破了我使自己心安的想像,聞聲而震驚轉望的我,見到了追尋的那個純潔身影。

  但,像是跌坐在地的她,被火光映射的可愛臉蛋上,沒有中午時與我交談的喜悅、純真、少女的羞赧,僅僅存在這年齡的女孩子不該有的惶恐。

  「安娜──!」我咆哮著,接連釋放出冰矛,背刺那些致使她失去原有的笑容,圍繞在她身邊的惡魔使徒。「老、老師?」魔女們如預想的染血臥地,安娜與我的目光對上而愣呼,我不禁露出微笑。

  這時──

  「呃!」忽然背襲的冷慄殺氣使我轉身,一襲的黑接著寒光如潮湧來,在我扭腰時胸前也一陣劇痛,愕然垂眼才看見那穿透胸口的冷劍,而抬望時的那黑色服裝讓我驚駭又憤怒。可恨!

  「魔女!」我對著那惡魔的使徒,忍痛使勁將木杖抵在他的側腰,近距離冰刃釋出而貫透他的身體,貫穿的晶瑩冰刀讓紅很快浸染了那黑。

  「呃啊啊啊啊!」罪該萬死、禍亂於世,放棄人類身份的那傢伙,悲鳴著退開,連帶將我胸前的劍抽出。「呃啊!」傷痛猛地加劇,我也不禁悲嚎,我緊摀胸而腳步顫退,血液的溫熱感充滿掌心,但我還不能……還不能倒下!

  「安、安娜……」我虛弱地睜望那在牆邊的少女。她瞠目張口,那害怕的模樣讓我的胸前一陣劇痛,不是身軀的痛楚,而是從心裡的深處傳來。

  我會保護妳──心中立誓,我拄杖支撐,怒視那些慢步而來的那些傢伙。

  他們也是不容於世的黑色,執著的就如之前的敵人,不是施法用的杖,反而是不合法師印象的刀劍、鈍器。「在神的名義下,回歸塵土吧,惡魔。」口中也低訴信徒一般的諷刺而可笑的話語,部分身邊激起不該有的光白聖術咒文。

  原來如此……魔女居然滲透教會了嗎?難怪這麼悽慘啊……

  恍然大悟的我,將怨憤轉換力量緊握著杖,將從掌間流瀉的血,以水魔法的液體操作基礎,凝聚成了鮮紅的長槍。諷刺地,半調子的我在這命垂一線的情況下,比起魔力轉換就地取材用血還更加強。

  為了守護安娜──這是最後一擊!

  「喔啊啊啊啊啊啊啊──!」血豔的長矛飛馳,劃開飄雪的大氣襲向惡魔使徒,堅硬的盾、鋒利的刃,不配擁有的聖輝,全在我對安娜的心意下──粉碎!

  視野中的惡魔使徒被我凝血成的槍貫穿,我驚訝於自己有這樣的力量,但又莫名地感動。這是因為我對安娜的心情,而突破自己的極限吧?

  「呵。」輕聲一笑,眼看身邊威脅安娜的惡魔使徒都已經倒下,我不禁鬆懈,而身體也到極限,在視野急遽的拉扯中,碰撞的痛和冰冷襲向臉龐。

  到此為止了嗎?真遜啊……

  「霍德拉先生……」柔弱的聲音如天使降臨,我開始迷濛的眼裡落下著雪,就像是她為我哭泣一般。我奮力提起手,試圖撫摸她的臉勸阻那雪淚。「沒、沒事的……已經,沒事了,妳已經……安全了。」

  「那些邪惡的魔女……都被我……解決了……」

  對,已經沒事了。妳已經不用再害怕了,魔女,可惡的魔女,那些死不足惜的惡徒都已經被我解決了……我保護妳了,已經沒事了。

  「所以……快逃吧……」

  但很遺憾,這就是我的極限了。

  即使剛才與來到這的路上討滅了許多,但難保她們沒有殘數和後援。

  「快點……逃吧……」這是我最終能為妳做的,安娜。真抱歉,我不能再保護妳。這就是我的極限,真遜啊。但是,可以為保護人而死,為保護喜歡的妳而死,這樣自我滿足的英雄結局,我卻感到高興,在妳身邊死去……

  「邪惡的……魔女……」

  對……魔女……邪惡的……該死的……

  ──「是嗎?」
 
  我因那冷漠的疑問而睜大眼,才發現將飄下的白雪誤以為成是她的淚,安娜並沒有為我哭泣,她的小手舉起,就像掌握月光,而她的嘴角牽起,就像早上那樣。

  讓我深深著迷的,能夠使人墮落般的笑。

  原來如此啊。

  ──「不吃吃看嗎?」

  ──都不見早前看過的城鎮民眾,就連屍體也沒有。

  ──他們也是不容於世的黑色,執著的就如之前的敵人,不是施法用的杖,反而是不合法師印象的刀劍、鈍器。「在神的名義下,回歸塵土吧,惡魔。」口中也低訴信徒一般的諷刺而可笑的話語。

  ──她們是位在城鎮的森林那方,窮凶惡極的傢伙,已經有很多的人喪命其手。而在其它的村莊城鎮,也有相關的傳言。

  原來……如此……

  我……瞥見了『真相』,還有──安娜腕上的黑色烙印。

  逆反的十字難以想像地刻劃在少女的白嫩細腕,神罰之鎚予以破裂。

  ──那是距今十幾年前,在一座小鎮被驅魔士討伐的『魔女之村』。

  最終,在醒悟的我眼前──光,降臨了。

  而我聽見了,就像最初的那句。

  「Merry Christmas」

  ※※※



  聖誕夜。

  這是大多人歡慶的日子。

  教徒集結的神聖之地不需要說,一般人也為此而歡祝。

  家人們的聚餐、戀人們的親暱。

  人們總是常以節慶為由,去將自己的私心合理化。

  利用或者盲目,哪怕濫用了神的名義,就是這樣的卑鄙與卑劣。

  蜜橙的細縷,在飄送寒雪的冷風裡飄逸,連同在她懷中那男人的褐髮搖擺,這是第幾次了呢?從那之後又過了幾年?佇立於墓前的少女,眼眸色就像殞墜地平線的暮日。

  『魔女之村』──那是被人類的醜惡竄改,因謊言而被世界鄙棄的自己的故鄉『奇利克』,送自己種植的蔬果的鄰居阿姨、還有和藹可親的村長,那些熱心善良的大家……包括相依為命、最愛的媽媽……全都在幾年前的這夜──

  被『神』殺了。

  因此……

  「人們歡祝聖誕,我詛咒這個厄夜。」

  「那些雪,就好像是淚。是我故鄉的大家、是我的媽媽……流下的淚……」

  「我詛咒神、我詛咒相信神的人、我詛咒崇拜神的人──」

  「我詛咒──那些自稱是神使的白色惡魔!」

  每一年的聖夜,對於她而言,就像大家以自己的方式慶祝。

  在相同的雪夜,失去親友,沒有了可以一起歡慶,為彼此送上祝福的人的她,就以這樣的方式,對那已經不在身邊的親人,傳遞她的祝語和禮贈……

  「媽媽──Merry Christmas」

  雪花,像是淚水從雙頰滑墜,滴落在少女捧著的男人頭顱上。

  而她,笑著。

  如雪純潔、如雪冰冷。

  如雪……柔弱。

  ※※※

  這一年的自由之都,也可以從路邊矗立的常綠樹上的燈飾和星星,還有模仿西方傳說的赤衣老者抑或少女,流瀉的聖誕歌曲,感受得到節慶滿溢的氛圍。

  即使在深藍城一役後,在功過相抵的折衷下,我從軍機卿的身份被降為副手……不過明確來說,也不是「我」吧。只是因為「上一個我」的關係,「現在的我」才是如此。就像以前、一直以來的那樣。

  總之,即使如此,但在追蹤厄里斯和暫稱赤炎教團、襲擊船員的那夥人,還未平定的煩擾下,我應該是也沒閒情在此地逛街。況且我還是被召為船團成員的其中之一,還有琳絲小姐一族的事,潛入『落日之地』的事得計畫……

  「聖、誕、節──?嗯───!」

  蒼白的圓形上,一道殷紅的彎型與渾圓如珠的赤色,示意眼睛的怪異甚至略顯恐怖的圖形,如小丑似的滑稽遮掩他的真面目,雌雄莫辨的陰邪聲音從中流露。

  「多麼、多麼美妙……多麼美妙、多麼愉悅、多麼可憎的日子啊──!」衣裝風格彷彿魔術師表演的華美暗沉,灰黑髮絲顯得未整而從面具後像驚鳥振翅而紛亂,高挑修長的丑面人物昂著頭,誇大地張雙臂發出領悟似的喃聲與詭笑。

  動作誇浮的他,卻是在剎那後收偃仰起如弓的上身,相符語調的詭異面具正對著實玖瑠,彷彿炙熱過後的冷卻。「好吧,那就放假吧。」

  ──在那傢伙的任性下,我和『她』偕行於此。

  她隸屬於我的魔導院部隊『機動ZERO』之一,就像我擁有『瑟西』之名,其他人還有她也被冠上典傳中的魔女之稱作為代號,她是西方中身穿白衣、對善惡之人贈與罰的女巫『霍爾達』。

  『禮贈魔女』──安娜。

  「安娜,爾喜歡聖誕節嗎?」在我不曉得該如何打發這難得的休假時,那少女忽然連繫我,反正我也無聊,索性答應她的約會。我們慢步於這洋溢溫馨的冬日街道,她卻反常地寡言,難耐沉悶的我遂轉頭問道。

  說話啊,不是妳約我的嘛?

  「嗯?」相同於橘子色澤的短直鬢髮垂落肩,一直默默的她轉頭疑聲,以那對像琥珀的眼珠,還有在沉靜裡也不曾卸下的微笑,面對著我。她的淺笑常駐,但正因太平常,才讓我感覺到虛偽。而此時,在那笑裡我見到其它的情感。

  「我……」

  安娜驀地停下腳步,接著仰望。

  無聲的雪,也在我跟著抬頭時,從眼前輕柔墜下。

  仰頭的我側了目光,見到安娜的臉浮現出了像笑意蘊含的感情般。

  ──「最喜歡了。」

  安娜的腦袋一晃,橙髮也蕩漾而倏忽掩住她的眸。

  她露出如常的淺笑面對著我,這麼說道──就像平常的笑容。

  「……是嗎?」

  我也微笑回應──就像她一樣。


【END】



字數:8937

一陣子沒寫文了,因為每次想隨便寫但都會字數暴走,因此讓我不是很想再寫文
4000字的短文怎這麼難寫,為什麼每次都6000以上ㄋ

不過因為連假還有年尾,就是我這一年的最後一篇吧

這是三期主線的角色,實玖瑠線的人物之一
『禮贈魔女』安娜,也許有些人還有印象,曾在永眠篇後日談時出現

本來是想寫無關公會的聖誕文,但構思中想到安娜,她的典故和禮物有關,於是就意外將她的故事編好了,既能聖誕應景,又能夠省了主線人物之一的背景撰寫,太棒囉




安娜是『機動ZERO』的一人。
也像『機動ZERO』的其他人擁有自己的代號。

『妖狐魔女』實玖瑠──『瑟西』(古希臘)
『夜鷹魔女』米莉雅──『莉莉斯』(蘇美爾)
『百獸魔女』黛安妮──『雅加』(俄羅斯)
『星逝魔女』悠莉──『赫拉薇絲』(亞瑟王)

而她則是對應於日耳曼的『霍爾達』,故予以名──『禮贈魔女』。
使用的魔導器為『銀夜聖禮』。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732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3 篇留言

別再衝啦
嘿嘿 我頭香[e38]

12-26 13:54

Aria
搶頭香不看文12-26 15:14
月影暗夜
30年的童貞 跟壞壞VC一樣

12-26 14:04

Aria
12-26 15:15
柳葉飄
首段:童ww貞ww辛苦了ww
中段:啊、啊,有點緊張起來了……咦!?這、這樣嗎……
尾段:???啊、原來如此

12-26 14:18

Aria
[e40]12-26 15: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everdream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角色】鼠... 後一篇:【RPG公會】【在故事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ncyblue喜歡奇幻小說的人
更新架空奇幻《幻封咒》,歡迎來小屋逛逛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