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九章 傳說的頌歌①

作者:橘みかん│2016-12-26 01:18:53│巴幣:16│人氣:378
第九章 傳說的頌歌
 
 
  「妳說……什麼?」

  道格拉斯驚訝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此時,連同露莎淋德及克莉絲汀,道格拉斯被帶到官邸,借了隱密的小房間,讓顏承夜和拉詩蒂解釋所有的事給道格拉斯,雖然原本將露莎淋德主僕二人安置在別的房間,但是克里斯夫多為追上賽比恩斯前去張羅船隻,吉魯克父子處理周邊引起的騒亂(也包括防止道格拉斯對艾爾文的不信任),羅奈爾德則為了更了解賽比恩斯的遭遇,堅持要一同進入聽取說明。

  如此一來,普通士兵根本擋不住驕縱的公主,話才剛說幾句,露莎淋德便帶著克莉絲汀闖入房內「旁聽」。

  即使拉詩蒂表示:「可是……這是關於小悠很重要的事……」

  露莎淋德仍表示:「沒關係!小晴是我的朋友,小晴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所以就關我的事!」而把在一旁嚷嚷著:「誰跟她是朋友啊!我們只是同學而已。」的顏承夜置之不理。

  最後,拉詩蒂只好把道格拉斯拉到一旁(即使這個動作會讓露莎淋德感到不悅),小聲地告訴他:「其實小悠就是賽比恩斯王子。」

  然而道格拉斯的反應比他們想像得還要巨大,他不僅驚訝地從座位上站起來,還差一點複述。

  「妳說冀悠他就是──」

  即使在顏承夜及拉詩蒂的阻止下,還是免不了讓露莎淋德感到懷疑。接下來的對話,更是讓聰穎的兩人看出端倪。

  「不……等等,雖然妳這麼說,但是……還是說『你們』從一開始就在欺騙我們嗎?」

  道格拉斯很快便從混亂中恢復思緒,他看向顏承夜,眉宇間透露了些許憤怒。

  對此,顏承夜為沈冀悠叫屈,他哭笑不得地回道:「這也沒辦法呀!道格哥,你想想看,你離開家鄉很久沒有回來,好不容易回來了卻發現全世界都把你當成敵人,如果是我的話,也會先隱藏身份保護自己啊!」

  「但是……你們到底是從哪裡來的?我們這幾年在全國各村鎮網羅人才,從沒見過你們啊!難道是……曼士貝?」

  初見顏承夜及沈冀悠時,他們一個被莉娜塔抓上馬車,一個莽撞地潛入堡壘。並且顏承夜身無分文,沈冀悠也只有從酒館贏來的五千銀幣,他曾脫口而出,為了採買必需品,已經用掉了一些。

  在薩艾斯嘉,各個村鎮已經重建並發展完成,曾經一度滅國的國度,就算再怎麼意見分歧,也決不會隨意傷害無辜,無論如何都不可能會這樣身分無文且毫無常識。雖然堡壘內曾經有人對此感到怪異,但都在莉娜塔的說詞下合理化。

  最主要的原因,還是他們信任著預言者──拉詩蒂。

  但如果當時賽比恩斯是被曼士貝軍抓走,遭與囚禁、威逼利誘,甚而八年來早被教育成間諜,想利用他自己的手去毀了自己的家國呢?想到這裡,道格拉斯不禁一陣背脊發涼。


  「哎唷!不是『這裡』啦!這很難解釋耶……能解釋的人現在又莫名其妙變成另一種人跑不見了……」雖然後半句變成顏承夜的自言自語,但是道格拉斯仍不在意那些,他坐下來,試著整理自己的思緒,然後看向拉詩蒂,問道:「妳呢?拉詩蒂,妳怎麼想?」

  雖然在棧橋時,就大約可以看出拉詩蒂偏向哪一方,但道格拉斯仍想知道理由。

  「我……」拉詩蒂將雙手放在胸前緊握,眉間更是傳達出驚慌,雖然五年來,堡壘的人們都以她說的話為行動方針,現在的情況卻不太一樣,他們不信任的人與寄予厚望的人,居然是同一個。

  一陣深吸呼過後,拉詩蒂眼神堅定,說道:「我不認識城裡的那個人,但是我認識的小悠,是為所有人著想的好人,是會為朋友盡心盡力的人,是會為我排解寂寞的人。我也聽小夜說,『那個時候』他沒有只顧自己逃跑,而是想辦法拖延艾爾哥帶人追來的時間,無論如何確認大家能平安。這不是跟我們所知道的『那個人』是一樣的嗎?所以……我相信他,我相信小悠!」

  不是「相信王子」,而是「相信小悠」,相信一同相處過的他,就算有事情隱瞞不說,仍相信他的「真」。道格拉斯不語,羅奈爾德也在一旁揚起微笑,只有顏承夜聽完在身上東翻西找,邊說:「等一下,妳可不可以再說一次,我要錄起來給冀悠聽!」,一會兒,又一臉遺憾地嘆道:「哎呀!手機放在書包裡,本來想說來到這裡沒網路也沒訊號,沒什麼用處就不在意了,早知道就放褲袋了啦!」

  雖然他忽略掉沒電可充的情形,不過對其他人來說,只是聽不懂的奇怪用語。

 
  就在道格拉斯和羅奈爾德嘴角掛著微笑,看著顏承夜調侃拉詩蒂對沈冀悠的感情時,露莎淋德終於忍不住,發起脾氣罵道:「你們好了沒啊?說半天跟本沒說到小晴的事嘛!」

  「拜──託!」道格拉斯等人收起先前那份打鬧的情緒,看向露莎淋德時,只有顏承夜開口回道:「剛才我們就說了,『要說的是跟冀悠有關的事』,妳自己在那邊硬要闖進來聽的耶!……而且也不是完全沒提到柳丹晴啊……」

  「哪裡有啊!我完全聽不出來!」

  「跟妳無關當然聽不出來啊!腦袋是用什麼做的啊?」

  露莎淋德還是第一次這樣被人謾罵,漲紅著臉死瞪過去,然而現在的立場克莉絲汀根本無法說什麼,她只能祈禱公主不要怒氣爆發。幸好她的祈求生效,露莎淋德只是「哼!」著冷笑一下,然後拉出一張椅子坐下。

  接下來露莎淋德說的話,卻讓他們充滿警戒。她說:「這麼大陣仗地找一個沒沒無名的小子,而且還『離開家鄉很久都沒有回來,一回來就發現大家都把他當成敵人』,這個女生說『不認識城裡的那個人』,又說『相信小悠』,來到這個國家以後我也聽說城下有人反對王室,在城裡的時候小晴說從來沒見過王子,他被船載走時你們就急著追上去,所以那個『小悠』根本就是之前不知道跑到哪裡去的王子嘛!」看著對方四人緊皺眉頭,面色鐵青,露莎淋德又一臉勝利的表情鄙視道:「我說得……對不對呀?」

  「完全正確。」

  露莎淋德一聽,更加驕傲地抬起下巴,她完全沒發現這聲音不屬於對面的那四人。

  「那麼,換我提問了。」那個聲音接著道:「您二位為什麼會在這裡?不是應該在隔壁房休息的嗎?」

  聽到這氣勢熟悉地冷靜男聲,露莎淋德才心虛地轉過頭往門的方向看,克里斯夫多擋在門前,雖露疲態卻依然眼神銳利,不等露莎淋德回答,他又輕嘆口氣邊走進來邊說:「算了!我該想到普通的士兵攔不住妳們,是我的失誤。」

  待克里斯夫多走進,門外的衛兵又將門關上。

  「但是!」他又繼續說:「如此一來,便更加不能放妳們回去了,在事情塵埃落定之前,還請二位在城裡『暫住』幾日。」

  看到克里斯夫多從容以對,露莎淋德卻是嚇得從椅子上跳起來,抓著克莉汀絲胡言亂語地叫道:「怎麼辦啊!克莉絲,我們又要被這裡的克里斯抓走了啦!」

  克莉絲汀無言以對,顏承夜倒是對她深表同情,無意地說:「早知如此,何必當初呢?──是說妳們早就被抓住了吧?」而無視她拿名字開的玩笑,或許不是玩笑。

  最後,克里斯夫多讓吉魯克押送露莎淋德及克莉絲汀回城,原本打算邀道格拉斯一同乘船追去,他卻思考了一下,道:「不了,堡壘的人應該大部分都還在國內,事實上在波奇港就有我的伙伴,他聯絡人自有一套方式,訊息可以傳遞得很快。我想與拉詩蒂集齊堡壘的大家,跟他們說明情況,他們看到拉詩蒂平安無事,都會相信她說的話的。」他見克里斯夫多沒有反應,又補充了一句:「不相信我們的話,可以派人跟過來。」

  對此,克里斯夫多卻是輕笑表示:「不了,就照你說的辦。那麼這件事,就交給你們三個了。」

  顏承夜一聽隨即抗議道:「我不要啦!我也要一起去!我自己的兄弟,我要自己去找回來!」

  「可是……小夜,這一趟去到凱貝特,要乘船好幾天呢!聽說海上風浪陰晴不定,好危險的。」拉詩蒂勸道。

  「沒──事啦!別看我這樣,課外教學的時候也有去坐過船啊!早就有經驗了!沒事!沒事!」

  「課外……教學?」

  看著顏承夜一臉輕鬆地揮手,看起來胸有成竹,說著她聽不懂的辭彙,拉詩蒂看向道格拉斯,後者點頭,她只好說:「好吧……那小夜你也要小心喔!」

  「也好,有熟人在,殿下或許就不會躲著我們。」克里斯夫多也這麼說。

  但是,露莎淋德卻在眾人忙碌、沒時間注意的時候,先一步溜上船,只留給克莉絲汀一紙便條,待吉魯克出了小鎮,再度確認馬車內,才發現那麻煩公主又擅自跑走,再趕回船塢時,那艘船已經出發了。
 


 
  搖搖晃晃,頭暈目眩,眼前的黑暗中透露著幾絲光明,除了海水流動的聲音,還有人來人往的走動聲。這是沈冀悠醒來時的感觸,除了被道格拉斯敲擊的側頸部,沒有其他地方感到疼痛,只是為這股暈眩感到不適。

  當沈冀悠推開貨箱蓋子,馬上被看守船倉的商人學徒發現,並叫來了商船上的保鏢,他們認為,沈冀悠為了結省開銷故意藏於貨倉中,又船隻航行於大海,無法返航或用小船送回,只得把他關在房裡,或偶有人手不足時喚他做事,即使如此,他們仍給他最低限度的飲食,才能渡過海上航行的半個月。

  就算克里斯夫多等人的船再怎麼加快速度,沈冀悠所搭乘的船隻還是快一些抵達目的地──凱貝特的廬謝港。但是他因持有另一張船票,下船後被船長交予港內的駐守土兵,連船塢也出不去。

  「真是的!怎麼可以拿往夏拉的船票來廬謝呢!」

  廬謝只是一個小港口,卻有許多商旅往來,大多都是到首都瓦多凱貝遊玩,以及到南邊的遺跡參觀。好不容易等到其他旅客都離開了,士兵們才開始好好教訓沈冀悠。

  「……對不起。」

  但是沈冀悠不但沒反抗、也沒逃走,反而使他們更加難辦。──如果他有暴力行為,土兵們就有正當理由可以制裁他。

  「……雖然你看起來有在反省,但是該罰的還是要罰,就算是從薩艾斯嘉來的也一樣!」

  留著八字鬍子中年土兵跟伙伴互看了一眼,邊這麼說邊比出了「錢」的手勢,然後抽出書架上的一本書。

  由於兩國的關係特殊,雖然相隔兩地,雙方人民卻是互有航班往來,凱貝特更是薩艾斯嘉人民最常流連之地。──因為薩艾斯嘉的南邊國門,伊西頓跨河大橋以南已被曼士貝佔領,就算多想回歸故土,仍會被阻擋於高牆外。

  若是以前丹尼爾王在位,薩艾斯嘉的旅人們可以大方進出凱貝特,兩國的深交一直到八年前為止,當時的戰事凱貝特也無技可施,實在是遠水近火,無能為力。

  「我看看,『依規定,以他國之船票入境第三國,需以距離計算予以三倍罰款。』那原本是要去吉洛的卻跑來廬謝是要罰……原本的船票應該是五百銀幣,三倍就是一千五百銀幣!」

  這人伸出了手敲敲桌面,斜眼睥睨著,似乎想看看沈冀悠的反應。但是沈冀悠只是嘆了一口氣,然後打開錢袋,在他後面的士兵也墊起腳尖往錢袋裡面瞧,之後默不作聲地使了個眼色。

  付出了一千五百銀幣之後,沈冀悠身上的錢幣又少了大半。

  「下次記得要上對船啊!你可以走了。下次往薩艾斯嘉的船還要一個月後才會到,想回去的話還是去城裡做點小買賣吧!」

  這兩個士兵揚起嘴角,眼神更是輕視,他們揮揮手,把沈冀悠趕了出去。當他無精打采地走出門,眼角餘光瞥見士兵們迫不及待要分贓,除了把一千銀幣收進抽屜裡,剩下的又對半分。

  雖然知道他們的不當行為,但這裡是他國,況且沈冀悠現在根本無心去想那些,只是靜靜關上門,當作什麼也沒看到。
 

  雖然出了港口,卻是無所適從,沈冀悠只能望著無盡的大海興嘆。

  「這下該怎麼辦呢?就算要等回玻奇港的船也還要一個月。──凱貝特,對了,凱貝特是薩艾斯嘉的同盟國,我記得小時候還曾經跟父王一起去過首都『瓦多凱貝』。肯吉具亞王人也很好!只是不知道他還認不認得我。」他坐在海港邊喃喃自語,突然一陣海風吹來,只是稍微揉個眼睛,一隻眼的隱形眼鏡就掉到海裡了。

  「唉──算了。」

  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這副隱形眼鏡已經是最後一副,沒有備用的了。只是沈冀悠又想,也許瓦多凱貝的人不會在意他是不是薩艾斯嘉的王族,索性把另一隻隱形眼鏡也丟掉,沈冀悠的瞳孔恢復了原本的色彩。

  「再想也沒用,先到瓦多凱貝去再說。」
 

  爬了一段山路,沈冀悠才終於在天黑之前到達瓦多凱貝。位於西南方的凱貝特與薩艾斯嘉不同,總是水源充足又氣候宜人,即使這個時間,商旅攤販也還不停歇,街上依然相當熱鬧。

  「唷!這不是偷渡的小鬼嗎?」

  叫住他的,是從同一個港口上船、誤以為沈冀悠偷溜進他貨箱中妄想偷渡的商人。

  「啊……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了。」

  「算啦!反正我沒啥損失,在船上你做事也還算勤快。……嗯?你給人的感覺好像不太一樣了?」

  這商人盯著沈冀悠的臉瞧,卻看不出哪裡不一樣,不一會兒,又馬上放棄尋找答案。

  「嗯……哎呀!算啦!不是什麼重要的事,太過拘泥於小事,是不能賺大錢的,你說是吧!」

  看到商人如此樂觀豁達,沈冀悠雖然被他嚇得冷汗直流,仍尷尬地笑一笑。

  商人讓同行學徒在城鎮的一角擇地擺攤,學徒自己一個擺放商品,卻不見商人去幫忙,只是不時呼喊著:「快點!快點!要趕不上晚市啦!」然後又轉頭對沈冀悠說:「看你平安沒事出來,是……給了『這個』吧?」他不懷好意地湊進沈冀悠,難得地收起嗓門,手上比了跟港口士兵一樣的手勢。

  「看來……收賄是個公開的秘密啊……」沈冀悠心想。

  「我看你身上也沒什麼錢了吧?怎麼樣,要不要來我這兒打工啊?薪水不會太多就是了,哈哈哈!」

  但是沈冀悠並沒有立刻回答他,也沒有跟剛才一樣發出尷尬地傻笑,他思考了一會兒,答道:「好!但是我不要錢,只要在結束後讓我有地方食宿就好了,還有,我需要紙筆。」

  即使感到莫名其妙,商人仍賺到一個免費工人。

  商人擺攤的方位對沈冀悠來說,正好能觀察入口及王城後門,偶爾被派去送貨,更是觀察地緣的好機會。

  沈冀悠戴上帽子,壓低帽緣,在角落負責搬貨,雖然如此,他仍注意著附近的動向,包括過沒多久就來收規費的幾組士兵。

  「大人,我剛才真的交過啦!您看看,這牌子上還畫有今天的日期呢!」

  商人急忙把證明牌交給第二組士兵看,但對方只是嘖舌一聲,道:「啊?誰知道是不是偽造的?不要以為我們沒遇到這種人!」

  拗不過士兵的強權,商人只好交上第二份規費,待土兵走遠後,才聽到他嘟嚷著:「嘖!要不是這裡錢賺得快,還需要看你們臉色嗎?」

  在完市收拾貨物的時候,沈冀悠眼角瞥見兩位看似平民的少女笑盈盈從王城後門走出來,跟士兵們嘻笑打鬧了一番後,又若無其事地端走在路上。發現到沈冀悠停止動作,學徒湊上來,問道:「幹嘛?想偷懶?」

  「啊……不是,剛才從城裡出來的兩位女孩,看起來不像貴族,卻可以自由進出王城的樣子。」

  「連這也不知道!」學徒睥睨一眼,不以為然地邊搬貨邊說:「別停下啊!你以為老闆這麼好講話。──瓦多凱貝可跟我們卡克蘭不一樣,只要錢夠多,想偷偷進城或正大光明進城都可以!剛剛那兩個女人也不知是進城去參觀還是被叫進去的,我看八成是後者……」

  學徒之後的嘮叨根本沒聽進沈冀悠耳裡,而是盤算著下一步該怎麼走。
 

  把貨品都清點完畢之後,商人依約讓沈冀悠有個地方能住一晚,雖然是跟學徒住一間房,仍令他覺得感激,心想,也許這商人只是嘴巴壞,心裡還是挺善良的,只是為了生活,不得不強硬起來。

  為了不吵到學徒,沈冀悠走出房門,在空無一人的大廳桌上,點一盞魔法油燈,以今天的另一份報酬──紙和筆來書寫信件。

  沈冀悠拉開紙張,要下筆時卻猶豫不決。

  該如何將他的處境傳達出去?

  就算將事實全盤托出,一封沒有蓋上王室烙印的普通信件很可能會被拆開檢查,也許還沒傳到肯吉貝亞王手裡,就會被當成惡作劇而將信件銷毀,更可能會因此讓自己被抓,遭受牢獄之災。

  因為外傳「賽比恩斯」重傷,一直在卡克蘭城中休養,不會有人相信他的身份。

  「不……就讓他們來抓我吧!只要能見到肯吉貝亞王,他一定能認出我。」沈冀悠心想。

  冒充王室是重罪,必定會被抓到國王面前親自審問,而且還是與凱貝特淵源極深的薩艾斯嘉的王室,無論如何,那位肯吉貝亞王都不會置之不理。

  打著這個主意,沈冀悠才要開始動筆,身後卻突然多了一絲明亮。他嚇得回過頭,黑暗中,有個人也提著魔法油燈,對著他發出驚訝聲。

  聖誕快樂!
  Merry Christmas!
  メリークリスマス!
  ルンルン♪ヾ(´ I `*)o<【:*・゚☆†Merry X'mas†.。.:*・゚】

  這週能趕出來真是個奇蹟
  雖然其實前天就改好了,但細部還是現在才更完。
  主要是因為……我家小鬼(又)臨時回來,昨天給二姪女洗完澡再自己洗出來,都已經三點半了= =
  結果二姪女居然頭髮吹到一半躺在沙發上睡著了
  先把她頭髮吹乾然後趕去睡,自己才吹完頭髮(然後再訊速看一下電腦),要睡時就四點了(遠目

  下禮拜依然忙碌,小鬼回來三天我就得神隱三天,很可能趕不出來了下週的……(掩面泣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703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7 篇留言

吳旻( °∀°)
辛苦了>W< (因為等等要上課 所以僅留言QWQ"

12-26 08:45

橘みかん
辛苦了0.012-26 16:10
吳旻( °∀°)
姑姑也是~(趴死...暫時休息 五點看紅樓夢 看到十一點後開始打報告...一陸打到三點 真要命XD

12-26 17:06

橘みかん
還看紅樓夢XD
你那叫活該XDDDDD12-26 17:28
吳旻( °∀°)
紅樓夢是星期三的考試喔~~(哭...

12-26 22:34

橘みかん
XDDD
那還真的是辛苦了XD12-26 23:31
大漠倉鼠
遲來的聖誕禮物~(抱來一箱馬卡龍XDD

12-27 22:26

橘みかん
耶~來泡咖啡吧~
(*^ー^)/C□~~12-27 22:50
吳旻( °∀°)
今天喝醉不能讀文 向姑姑行最敬禮 抱歉! (鞠躬

12-27 23:28

橘みかん
不是要考試?還喝酒,欠踹嗎[e22]12-28 00:26
吳旻( °∀°)
天冷 不喝點小酒 指節都不靈活了 何況昨夜驟雨狂風 若不以酒暖身 怕是不能從店裡回到家裡 這可能成了路有凍死骨啊! (作揖行禮

12-28 07:00

珀伽索斯(Ama)
希望沈冀悠不會有事情,也希望那個提著魔法燈的人來著是善,不是惡[e19]

05-08 19:42

橘みかん
嗯?現在才看到留言……巴哈娘又壞掉了。(沒有一天好的)
善與惡,本來就是在立場上不同而產生的分歧。06-13 04:0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うたわれるもの二人の白皇... 後一篇:入選了這次聖誕活動,但是...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uisss123000t某些人
去場外那種地方浪費時間幹什麼?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9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