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北角"盛彈夜"的結末...

作者:Nacht-Eule│2016-12-26 00:07:44│贊助:16│人氣:837
1943年12月26日挪威北角爆發二戰歐戰場戰艦與戰艦最後砲戰,約克公爵號與麾下巡洋艦驅逐艦圍剿香霍斯特號,最後晚間19:45,北海銀白死神香消玉殞北角海域...

這就是史稱北角海戰的一場發生於夜間惡劣天候海上水面艦對艦殲滅戰的故事...
1941年的“香霍斯特”號...(注意她的舷側,此時期的她與麥姐有相同的黑白條紋識別迷彩...)
1943年夏季的“沙恩霍斯特”號...(此時其他的迷彩改為艦首尾漆白以迷惑敵砲手... )
知名遊戲獵殺潛航5裡面也有它流線的身影...

這是1943年香霍斯特號最後的艦裝迷彩式樣...

這是我從歐洲帶回製作1/1200"約克"與"香恩"的合影 .<以下順便吐槽一下我的製作怨念...>

喵的,死德老,科技工業那麼強!玩具模型卻作那麼爛,去死!去死..!!給我去死...!!!給我去死吧!!!!

咳~嗯!!好了回歸正題...在敘述這個糟糕的悲劇故事前必須從一場精心策劃的計謀說起...

        12月20日,編有19艘運輸船的JW-55B船隊從英國埃韋灣出發,護航兵力為10艘驅逐艦、2艘護衛艦和1艘掃雷艦。三天后的12月23日,RA-55A船隊則從蘇聯科拉灣起航,該船隊由22艘運輸船組成,由10艘驅逐艦、3艘護衛艦和1艘掃雷艦護航。羅伯特.伯內特海軍中將指揮的3艘巡洋艦活動於巴倫支海,作為近距掩護。

12月22日,德軍偵察機發現JW-55B船隊,由於發現時間太晚,德軍沒有組織攻擊。

    12月23日,德軍十數架容克JU-88轟炸機前來攻擊。

        但在護航軍艦的有效抗擊下,被擊落2架未獲戰果。同時,德軍向熊島海域派出了由8艘潛艇組成的艇群,準備攔截該船隊,並命水面艦艇作好出海準備,隨時準備出發。
    12月24日,德軍偵察機不斷飛來,跟踪監視JW-55B船隊,布魯斯·弗雷澤(Bruce Fraser)上將判斷德軍水面艦艇將會出動,因此命令JW-55B船隊反向航行三小時,以干擾德軍推算船隊航速,希望能以船團作為誘餌引出"香恩"。同時親率含約克公爵號戰鬥艦在內的主力遠距掩護編隊以19節航速趕來接應。
    12月25日早晨,弗雷澤認為先航的RA-55A船隊尚未被德軍發現,而且不久將駛離德軍水面艦艇活動的危險海域,而JW-55B船隊距離阿爾塔峽灣比較近,較有可能遭到德軍攻擊。

於是命令從RA-55A船隊的護航軍艦中抽出四艘驅逐艦無敵號(HMS Matchless)、火槍手號(HMS Musketeer)、及時號(HMS Opportune)和悍婦號(HMS Virago)與護航隊分離,加入他的編隊。加強JW-55B船隊的護航力量,並命令JW-55B船隊航向進一步偏北靠近冰山冒險航行,以盡可能遠離危險海域,目的也計畫順便把"香恩"誘往更北方離陸地更遠的距離,好讓他的偏慢速主力艦("約克"僅28節極速)能在"香恩"上勾後堵到她的退路。

在這些"英萌"精心策劃的計謀下...反觀德國海軍的情況是...
------------------------------------------------------------------------------------------------------------------------------

由於"鐵必制"在稍早1943年9月被袖珍潛艇暗算的傷尚未修復無法出擊...

加上後來巴倫支海海戰(Battle of Barents Sea,1942年12月31日)德國水面艦的完全失利表現,讓''元首宅希"十分憤怒(其實根本的敗因在他自己不信任專業海軍,又擅自干預作戰計畫與命令的結果),甚至暗示要將所有的大型水面艦艇都一併拆毀作為砲台。

這也是為何"格奈森瑙號"會遺留挪威其一砲塔「凱薩」作為當地戰爭歷史遺物博物館的由來

為了保住水面艦的存在嚇阻力,海軍水面艦司令埃里希·雷德爾元帥被迫辭職。

水面艦的所有指揮權則交接給潛艇部隊指揮官卡爾·鄧尼茨接管。此後,大型水面艦艇作戰幾乎全部遭到擱置,希特勒將德國海軍的重心完全轉向了潛艇戰。

不幸的事接二連三,失去有經驗老道的水面艦隊司令也就罷了,宅希企圖拆船建造大西洋城要塞的舉動也讓德國水面艦部隊士氣跌到谷底一厥不振,卡爾·鄧尼茨雖是優秀潛艦司令,但他對指揮水面艦部隊卻也是弱項,更糟的是就連本來坐鎮北海的奧斯卡·庫梅茲(德語:Oskar Kummetz,1891年7月21日-1980年12月17日)中將也返國養病...導致不擅長戰艦特性的驅逐艦隊指揮官埃里希·貝伊海軍少將必須硬著頭皮接掌指揮權的慘況...

    當天十四時,德軍北方海軍指揮部下令出動水面艦艇對JW-55B船隊實施攻擊。十九時,埃里克·貝伊海軍少將指揮“沙恩霍斯特”號戰列巡洋艦和5艘驅逐艦從阿爾塔峽灣出航,對此次出航,貝伊少將心中非常悲觀,此時正是北極海的極夜時期,全天只有兩三個小時的日照,能見度很低,海上作戰全靠雷達,儘管“沙恩霍斯特”號裝有兩部雷達,但無論工作距離,還是探測性能都遠遠比不上英艦裝備的雷達,而且此時艦上還有約80名見習軍官和100名毫無經驗的新兵,雖然出海前臨時從“提爾比茲”號戰列艦上抽調了部分有戰鬥經驗的軍官和老兵,但沒有經過磨合,總體上人員素質還是很成問題的。如果發生戰鬥,結局難以預料,因此他曾請求推遲出海作戰,但被海軍總司令鄧尼茲嚴詞拒絕。
      鄧尼茲為了消滅JW-55B船隊,除了出動水面艦艇外,還要求駐挪威的德國空軍提供空中掩護,並在貝伊率領艦隊出海後特別指示,強調要採取巧妙而果敢的戰術,如果遭遇英軍大型水面艦艇編隊,應迅速放棄對船隊的攻擊,主動撤出戰鬥,保證“沙恩霍斯特”號的安全,因為德軍此時在挪威,能夠投入使用的大型軍艦就只剩下“沙恩霍斯特”號了。

       貝伊的艦隊剛一出動,在阿爾塔峽灣的英國特工就向英國海軍部發出了報告,弗雷澤很快就得到了這一情報,立即命令RA-55A船隊轉向北航行,以藉助熊島以北海面大面積流冰的掩護;增援JW-55B船隊的4艘驅逐艦則加入伯內特的巡洋艦編隊,該巡洋艦編隊加速航行,趕在JW-55B船隊與德軍艦隊之間,然後由東向西,自己率領戰列艦編隊由西向東,形成對德艦的包圍。

      德軍U-601號潛艇和U-716號潛艇克服能見度低的困難,發現了船隊,並將船隊的位置、航速、航向等通報給貝伊艦隊。

      12月26日上午七時三十分,德軍艦隊到達熊島東南約40海里海域,這是德軍根據偵察機的報告,推算出的截擊同盟國船隊海域,貝伊於是下令各驅逐艦拉開距離,向南搜索船隊。

不過讓五艄驅逐艦向西南索敵,貝伊確又沒知會各艦情況自行轉北航行這是致命失誤的開始
1942年的“貝爾法斯特”號
       八時四十分,伯內特的旗艦“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雷達在31000米距離上捕捉到了一個微弱的信號。九時二十一分,英軍另一艘巡洋艦“謝菲爾德”號巡洋艦的瞭望發現約11000米外的德艦,此時海上的形勢是,RA-55A船隊已經脫離了危險,JW- 55B船隊則吉凶未卜,弗雷澤的編隊還有150海裡(約合270千米)距離。九時二十四分,英艦首先向德艦發射照明彈,德艦意識到英艦就在附近,但德艦正是頂風航行,風雪交加撲面而來,瞭望根本無法發現目標,而德艦雷達性能又差,也無法迅速發現目標,就在德艦茫然不知所措的時候,英艦203毫米的主砲開火了,密集的砲火在德艦四周掀起了巨大水柱,德艦隻能按照英艦炮火大致位置還擊,交戰中德艦雷達剛發現英艦,正要確定其方位,英軍“諾福克”號巡洋艦的一發砲彈正好命中主桅,桅杆頂部被炸飛,安裝在主桅上的頂部雷達被徹底炸毀。貝伊深知在暗無天日的北極海上,沒有雷達是根本無法作戰的,三十六計走為上,立即下令轉舵撤退,但仍接連被英艦兩發砲彈擊中,好在其中一發是啞彈,才沒有造成嚴重損害。 “沙恩霍斯特”號憑藉著航速,很快就與英艦拉開了距離,九時四十分,英艦停止了砲擊。
       當“沙恩霍斯特”號擺脫英艦之後,如果憑藉其航速優勢,如果迅速掉頭返航,是完全有可能逃脫英軍的包圍,但貝伊卻沒有這樣做,因為他深知,消滅JW-55B船隊,可以使蘇軍的作戰準備推遲一個月之久,所以他決定利用中午前後短暫的日照時間,再次搜尋JW-55B船隊,做最後的努力。於是指揮“沙恩霍斯特”號改向東北。
“貝爾法斯特”號砲塔上的的冰霜...
       遠遠尾隨著“沙恩霍斯特”號的英艦沒料到德艦會突然改變航向,雷達失去了接觸,但伯內特准確判斷出德艦的企圖,敵變我變,立即停止追擊,改向西北航行,準備在JW-55B船隊前方搶占有利陣位。但是德、英雙方,一個向東北,一個向西北,分道而行,距離越來越大。
“約克公爵”號
       上午十點,德軍偵察機發現弗雷澤編隊,由於天氣惡劣,能見度很低,飛行員發回的報告含糊不清——北角西北100海裡發現一支東向艦隊,其中可能有一艘戰列艦。而接到報告的德軍指揮官處事呆板,要求報告必須準確清楚,不能有可能、大概之類的語句,便將關鍵的“可能有一艘戰列艦”這一句刪去,然後才轉發給貝伊。貝伊認為這肯定是英軍軍艦,但距離尚遠,決定不予理睬。

        十時三十分,從RA-55A船隊抽調出的4艘驅逐艦與伯內特編隊會合,伯內特隨即命令驅逐艦在巡洋艦前方呈扇形展開,搜索前進。不久,又與JW-55B船隊會合,伯內特指揮掩護編隊在船隊前方展開,為船隊保駕。十一時,貝伊下令轉向西行,正好與英軍巡洋艦編隊相對而行。

        十二時零五分,伯內特旗艦“貝爾法斯特”號的雷達在2.8萬米距離上發現目標,伯內特毫不懷疑地確定這就是“沙恩霍斯特”號!立即向弗雷澤報告,同時命令JW-55B船隊轉向東南,自己率領掩護編隊則向東北接敵。

        十二時二十分,“沙恩霍斯特”號的瞭望發現約在一萬米外出現軍艦桅杆,貝伊立即下令火砲測距儀開機,為主砲測定距離,同時主砲準備射擊。隨著槍砲軍官的一聲令下,“沙恩霍斯特”號280毫米主砲首先開火!伯內特隨即下令巡洋艦開火,驅逐艦則全速接敵,實施魚雷攻擊。此時海面風浪很大,英軍驅逐艦難以佔領有利發射陣位,也就無法發射魚雷,而英軍巡洋艦則與德艦展開了激烈的砲戰,戰鬥整整持續了二十分鐘,英軍“諾福克”號被擊中兩發砲彈,上層建築起火,( 傷亡13人?...中英日維基提該艦有戰損,但無傷亡...待考證!!)。 “沙恩霍斯特”號也被多發砲彈命中,而貝伊根據英軍近失彈所激起的巨大水柱,錯誤判斷英軍為戰列艦。他見己方雷達受損;驅逐艦也不在附近,孤立無援;海面風暴又大,寄予厚望的午間日照也被風暴驅走,能見度相當低;形勢非常險惡,便決定迅速脫離接觸,掉頭返航。但德艦的撤退航線正好與弗雷澤的航線交錯,這為弗雷澤提供了絕佳的機會。

         十三時,向南搜索的德軍驅逐艦與JW-55B船隊相距僅10海裡(約合18千米),但海面一片昏暗,德軍仍沒有發現,雙方擦肩而過。十四時二十分,貝伊只好通知驅逐艦自行返港。

此役反倒是本應誓死護航的五艄Z級驅逐艦全部無傷安返還全部活到戰後...

       伯內特率領編隊緊緊尾隨著“沙恩霍斯特”號,此時“謝菲爾德”號因發動機故障,沒有追趕,只有2艘巡洋艦和4艘驅逐艦緊追不捨。貝伊見狀,曾一度企圖掉頭殺個回馬槍,但德艦剛一掉頭,英艦也隨之退後,避免與德艦交火,始終與德艦保持著不即不離的距離,同時不斷向弗雷澤報告德艦的位置和航速。
       十六時十七分,弗雷澤的旗艦“約克公爵”號戰列艦雷達在22海裡(約合4萬米)距離發現德艦,弗雷澤下令準備射擊,儘管天色一片漆黑,砲手根本看不到德艦的踪影,但憑藉著砲瞄雷達,“約克公爵”356毫米主砲已經牢牢盯住了德艦!

        十六時四十分,“約克公爵”號與德艦的距離已經縮短到2萬米,弗雷澤命令伯內特向德艦發射照明彈——很快德艦尾部出現了一顆光點,隨即將德艦照得透亮,貝伊不知道英軍會從哪裡發起攻擊,只好盲目命令主砲瞄準正前方,並讓左舷高射砲擊落照明彈。

       十六時四十五分,“約克公爵”號主砲開火,德艦這才根據英艦砲口的火光發現英艦位置,貝伊意識到陷入了英軍包圍,不敢戀戰,只得一邊還擊,一邊以31節的高速撤退,但還是沒能逃出英艦的砲火射程,“約克公爵”的一發主砲砲彈命中德艦的一座前主砲砲塔,砲塔頓時起火,儘管德艦上的損管人員奮力搶修,迅速控制了火勢,但這座主砲卻被摧毀,德艦火力因此銳減。德艦且戰且走,“約克公爵”號也數次被德艦擊中,主桅杆也被炸斷,但弗雷澤沒有絲毫退縮,仍舊猛烈攻擊,又一發356毫米砲彈命中“沙恩霍斯特”號後甲板,劇烈的爆炸引發了大火,並很快波及到了上層建築,熊熊大火使德艦在昏暗的海面上成為非常醒目的目標,“約克公爵”繼續攻擊,德艦連連中彈,前主砲的排煙裝置被毀,砲塔裡硝煙瀰漫,砲手根本無法操炮;前甲板上的150毫米副砲也多被擊毀;鍋爐艙中彈,德艦航速開始下降,但損管人員和輪機人員拼死搶修,終於修復損傷,航速又逐漸恢復,漸漸與英艦拉開了距離。十八時二十分,“約克公爵”號停止了砲擊。

       此時德艦上甲板已經遍體鱗傷,上層建築面目全非,艦員死傷累累,但仍能保持著26節的航速,只需再航行一小時就能回到挪威海岸。
從冰島開出的“索瑪雷茲”號,它是此役英國陣亡11人正式紀錄的唯一代表...   

       十八時三十五分,4艘英軍驅逐艦兵分兩路,左右夾擊而來,德艦迅速開火,右側的“蝎子”號和“斯托爾德”號驅逐艦在2000米距離上各發射了八條魚雷,“沙恩霍斯特”號的艦長欣茲上校立即指揮軍艦滿舵作大迴轉,以規避魚雷,但還是有一條魚雷命中艦橋下方,緊接著左側的“索馬斯”號和“野人”號也接近到1800米,分別發射六條魚雷,德艦因為已經中了一條魚雷,機動性降低,規避也沒有剛才那樣靈活,此次魚雷攻擊共有三條魚雷命中,海水從破口大量湧入,航速下降至22節。

       十九時,“約克公爵”號追了上來,再次用威力強大的356毫米主砲猛轟。“貝爾法斯特”號和“諾福克”號巡洋艦也加入戰鬥,“沙恩霍斯特”號連連中彈,多處起火,全艦都被烈火濃煙所籠罩,艦員死傷慘重,頑固的貝伊仍組織最後戰鬥,下令將前主砲的砲彈全部運到尚能使用的後主炮,拼死抵抗。但他也意識到將難逃此劫,命令銷毀所有機密文件,並致電海軍總司令鄧尼茲:“我艦正與敵主力戰艦交戰,決心戰至最後一彈!”

       十九時十一分,“香霍斯特”號的航速已降至10節,而且唯一的後主砲也被“約克公爵”號摧毀,只剩下幾門150毫米副砲,幾乎喪失了還手之力!弗雷澤見光靠炮火難以迅速結束戰鬥,也不願寶貴的戰列艦和巡洋艦在最後戰鬥中受損,下令戰列艦和巡洋艦後撤,由驅逐艦實施魚雷攻擊。十九時三十分,德艦航速僅為5節,並開始傾斜,福里茲·欣茲(Fritz Hintze)艦長見已無法挽回,只得下達棄艦命令。

        此時英軍所有在現場的驅逐艦與巡洋艦一邊用砲火轟擊,一邊逼近德艦發射魚雷,英軍先後射出五十五條魚雷,共有十一條命中,猛烈的爆炸接二連三,最終引發了彈藥庫的大爆炸。
輕巡洋艦牙買加號上的魚雷兵,據說就是他們給“香霍斯特”最後一擊...

"白銀死神"的悲壯結末...

海軍士官(Oberbootsmannsmaat)威廉·戈德(Wilhelm Gödde)對當時場景有以下描述:
甲板上的一切都顯得井然有序,沒有任何吵雜。我看見第一士官沿著護欄治療了數百人。艦長—福里茲·欣茲(Fritz Hintze)檢查我們的救生服。並再次地與長官埃里希·貝伊(Erich Bey)握手道別,他們對我們說:「如果你們之中有人生還回到了家鄉,告訴他們—我們最終都盡到了責任。」

水手(Matrosenobergefreiter)赫爾穆特·巴克豪斯(Helmut Backhaus)對當時沉沒場景有以下描述:我停下動作,在水裡跑去抓住了船的軸承,我看見了船的龍骨與螺旋槳,它已經沉沒
           而且船尾不斷下沉中。

"香霍斯特號"最後於1943年12月26日的19點45分沉沒,而它沉沒時的螺旋槳仍不停地在運轉。總計1,968名的船員裡僅有36人生還,其中沒有任何一位軍官;有30人被天蠍座號(Scorpion)所救,另有6人則被無敵號救起。

當天晚上,英國海軍布魯斯·弗雷澤(Bruce Fraser)上將對其約克公爵號的軍官說道:「先生們,這場對沙恩霍斯特號的戰鬥已經以我們的勝利而結束。我希望你們之中的任何人如果有一天受命指揮一艘船,面對多倍優勢的敵人時,能像沙恩霍斯特號的艦長一樣英勇地指揮自己的船。」
就這樣,事後"香恩"轉生來到了傳說的河北省...

約克公爵的艦貓"威士忌"表示:你們這些大英帝"狗"的賤民們,搞清楚,你們之所以會贏全是有"俺"坐鎮在此的功勞的喵~!!懂~喵?! 懂了~~喵?!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694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閒聊|近代|二戰|德國|軍事|戰艦|戰艦少女|艦隊收藏|瓶中船|模型

留言共 2 篇留言

一粒柚子
好生動

12-26 12:12

Nacht-Eule
[e12]謝謝支持12-26 20:49
海茵茨
說到這個,最後英國卻沒留半艘像樣得戰艦來當博物館
只留那艘貝爾法斯特號巡洋艦....

12-26 19:20

Nacht-Eule
說到那艄貝兒法蕬特偶就有氣啦~她的小比例模型超難蒐集的說...[e8]12-26 2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glun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災厄的聖誕節...201... 後一篇:正規空母之母_鳳翔誕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bingh21《蜂群狂潮》
前所未有的青年冒險軍警小說,熱血、爽快、過癮的鬥智鬥勇,盡在《蜂群狂潮》,錯過不再!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