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 GP

為EMT獻上情歌! ep1

作者:異域獾(非洲盤子)│2016-12-24 21:06:22│巴幣:16│人氣:612
我想要好友  大家可以加我ㄇ
*************************************************
  1──事情的開始,是在宅邸的雜務告一段落的午後時光。
「──昴,可以拜託你一下嗎?」
「啊?」
  突然間聽到了銀鈴般的聲音,昴咬著烤餅乾回過頭來。在食堂入口呼叫昴的,是一位穿著白色服裝的美麗少女。
  如月光般閃耀的銀色長發,彷彿寶石的深紫色眼瞳,擁有超凡脫俗之美貌的半精靈──艾米莉婭,這就是她的名字。
「啊,難不成還在工作中嗎?我打擾到你了嗎?」
「不是,休息中。『一邊吃著點心一邊工作是正式的規矩』,我想應該沒有這種國家才對」
  將沒吃完的點心一口氣吞下,昴用微笑回應著露出擔心的表情的少女。
  而對這個回答感到放心的艾米莉婭,懷中抱著挺少見的東西,令昴不禁抬起眉頭。那是還記憶猶新,在這異世界的一種樂器──,
「是琉利雷(※注1)呢。我還以為放在宅邸的倉庫裡積灰塵了」
  對昴的反應作出補充的,是在同一個房間裡休息的佣人服少女。
  蓄著藍色短髮,身穿經過改造、露出多處肌膚的女僕裝──這人既是昴的同事,也是擔任宅邸裡傭人總管的超級女僕,蕾姆。
  蕾姆精通家務,負責了宅邸裡各式各樣的業務。
  就連昴剛剛吃下的餅乾也是蕾姆親手製作,現在她正和昴兩個人一起喝著茶,享受工作告一段落的休息時間。
「如果不是莉莉安娜忘在這的話,那麼就是那把積滿灰的琉利雷了?」
「就算是莉莉安娜,也不會忘記那麼重要的道具的。……大概吧」
「從這充滿關懷的回答裡,就能窺見對莉莉安娜的信任啊」
「真是的,不要取笑了啦。──似乎正是因為莉莉安娜的那件事,羅茲瓦爾便心血來潮的弄來了這麼一把琴。然後就建議我來拜託昴彈奏一曲,當做在學習之餘轉換下心情」
「所以才指名要找我。以羅茲親來說還真是上道啊」
  接過艾米莉婭怯生生遞過來的琉利雷,昴輕輕的撥動樂器的琴弦。
  輕快的聲音在室內響起,看來這把琴的維護狀況十分良好。
  琉利雷是木製的弦樂器,與原來世界的吉他相似。雖然體積稍微小了點,但只要抓住了訣竅,彈奏出來的音階沒有太大差異。
「昴君,你會彈琉利雷嗎?」
看著散發出熟練的氛圍確認著音準的昴,蕾姆對此睜圓了眼。
「是呀,會彈喔。基本上和在家裡的民吉沒什麼不同。而且我也受過了莉莉安娜的簡單訓練,如果是彈奏我家鄉的民謠歌曲,大概都沒問題」
「民吉……?」
「民謠吉他的簡稱啊。唔、就當作是僅在我家鄉流傳的民族樂器吧」
  回答了歪著頭表示不解的蕾姆,昴回想起了施行嚴厲特訓的那位褐色少女。
  莉莉安娜──那是一直到前些天為止,都還在這羅茲瓦爾宅邸裡被當做客人招待的吟遊詩人少女。
  不愧是以歌藝維生,她的歌聲和演奏技術都非常的精彩。
  不僅是宅邸的女性陣營,就連昴都在私底下成為了她的粉絲。
  不過,相對於那天才般的音樂才能,其本性完全就是詮釋了『天才和笨蛋是一線之隔』的少女。
  不管怎麼說,關於那位莉莉安娜的事情也已經告一段落,宅邸回復到了以前的日常。
  從那件事已經過了好幾天,似乎一直到現在,艾米莉婭的心中都還沒失去對音樂的憧憬和好奇。
  從休息時間特意要求昴彈一曲的這情況看來,其實非常投入啊。
「那麼,昴君也會彈奏莉莉安娜大人演唱過的歌曲嗎?」
「如果彈奏同樣的歌曲就會被拿來全面比較,我是想要避免這種情況的啊。還有,就算我會彈奏,但邊彈邊唱的難易度可是很高的。主要是我的歌聲的問題」
「不過昴君還是很厲害呀。只要是關於對宅邸的工作幫不上忙的技術,真的是超乎蕾姆的想像呢!」
「嘿嘿嘿,也沒有你說的那麼好啦……唉呀?剛才的話挺微妙的啊?這不是在誇我吧?」
「──?」
  蕾姆合起掌擺出稱讚的姿勢,對於毫無自覺的毒舌表現出不可思議的表情。雖然很可愛,但也正因此令人覺得那就像是真心話,刺進了昴的心房。
    只是,現在被兩位少女抱以期待了。得讓她們看看帥氣的地方才行。
「那麼,『劍鬼戀歌』……的話太嚴苛了,就來個七零年代的民謠組曲」
「誒──」
「不要發出誒──的聲音,這些也是名曲啊」
  對於不滿的聲音露出苦笑,昴用手指敲打著琉利雷奏響節拍。艾米莉婭和蕾姆一起坐在沙發上,開始配合著演奏輕輕地用手打拍子。
「雖然這音色比起民吉要活躍的多了,關於這部份差異就拜託以想像力補足啦」
  一邊說著開場白,昴翻開記憶裡的樂譜,撥動琉利雷的琴弦。
  在充分的逃學時間,無所事事渡過的日子裡,菜月·昴討厭著停滯的自己,日日夜夜花費在學習各種技術上。
  ──吉他的練習也是其中一環。
  過去那段無益的時光,輾轉到現在也為了取悅兩名美少女而派上用場,所以說世事難料啊。
「───」
  七零年代的民謠歌曲反映了當時的世情和流行,多數為稍帶傷感的情歌。
  即使沒有歌詞,那人生無常的氛圍也表現在曲調上。傾聽演奏的兩名少女的眼神、表情,顯而易見的浮現出憂愁寂寞的神色。
  這是讓演奏中的昴心情焦躁的反應,看著那樣的面容胸口便會十分苦悶──,
「秘技!牙彈吉他……啊疼疼疼疼疼!」 「昴、昴!?糟糕!你這都做了什麼蠢事啊!」
「昴君!?啊啊,為什麼會做出這樣愚蠢的事!」 「你們也不用兩人湊一起都說我蠢……好痛好痛、好痛好痛好痛!」
  為了用吸引眼球的演出將沉穩的曲子表現得氣氛高漲,結果嘴唇和牙齦完美的敗給了才剛剛重新裝好的琴弦的強韌。
  若是提到用牙齒彈奏聲音的魔技『牙彈吉他』,那是僅有一流的吉他手才能習得的超級技巧。理所當然,身為三流吉他手的昴不可能辦到。結果造成流血大事件。
「好了,請冷靜下來,昴君。疼痛呀疼痛呀飛走吧──」
「疼疼疼……不疼了!治好了!啊啊,剛剛真是超痛的,謝謝喔」
  將手靠近昴痛得厲害的臉上,蕾姆發動了散發淡淡光芒的治愈魔法。伴隨著疼痛的感覺遠去,被琴弦割裂的傷口癒合,昴表示了感謝。對著昴這副模樣,艾米莉婭雙手插腰做出生氣的表情。 「我還在想你突然之間要做些什麼,我被嚇了一~大跳啊。真是的,不要因為些奇怪的事讓人擔心啦」
「抱歉抱歉。唉呀,雖然自己糾正自己也很奇怪,但總覺得選曲不太好啊。並不是七零年代民謠的錯,而是選了氣氛不合適的曲子,我的過失」  既然都是要演奏的話,還是讓倆位觀眾能愉快享受的曲子會比較合適。
  民謠歌曲應該是想和心上人更加縮短距離時唱的。
「所以說,剛才那些曲子全都保留到別的機會。等著我吧、艾米莉婭碳」
「──?雖然不知道你要我等待什麼,我明白了。……然後呢,演奏已經要結束了嗎?昴能夠彈奏的曲子,那些就是全部了嗎?」
  言外之意,是被要求繼續演奏下去,這令昴感到放心。
  不談選曲的部份,昴的演奏似乎是滿足了艾米莉婭所期待的水準。
  看蕾姆也沒有插話,應該是和艾米莉婭持相同意見的。
  越是被期待就越是來勁,就算沒被期待也會擅自一個人熱烈起來的昴,對他來說這兩人的期待是希望能盡力做出回應的。
「明明是這樣,但我練習過的就只有七零年代民謠曲啊,這是怎樣!為什麼當初的我不多練習些hip的pop的曲子啊……」
「你很困擾嗎,昴君。那麼,果然還是從莉莉安娜大人的歌曲中挑一些吧」
  對著正在詛咒自己過去行為的昴,蕾姆彷彿想到什麼好辦法似地舉起了手。在這寶貴的提案裡,隱約可見蕾姆的可愛企圖,令人不禁欣慰微笑。
  意外的是,對于莉莉安娜的歌曲抱有最大熱忱的人就是蕾姆。
  在有關各地流傳的詩歌和傳承歌曲這塊領域上造詣高深的蕾姆,假裝是要提案其實就是希望讓昴唱這些歌曲吧。
  雖然對於昴來說,莉莉安娜的每首歌都能令人聽得入迷──,
  「我既沒有能夠用耳朵複製別人歌曲的技術,也沒有能比擬莉莉安娜的實力。要說除了民謠以外的簡單曲子……『踩到貓了(※注2)』應該沒問題吧?」
  「昴,這不好好道歉是不行的喔……」
  「不要那麼悲傷的表情啊,我會沮喪的!搞錯了!不是故意踩的啦應該說就是這樣的曲名!之後我會找那個踩到的人抗議啦!」
  傳統性的鋼琴演奏曲,在標題不被接受的時間點便慘遭封印了。
  用責備的眼光看向低頭道歉的昴,艾米莉婭嘆了口氣。
  之後她輕輕拍了拍手,突然展現出惡作劇般的眼神彎起嘴角。
「那麼,要是你肯演奏莉莉安娜的曲子這件事就扯平了吧。就算彈的不好也不會取笑你的,就不要緊張了,拜託你啦。好嗎?」
「就和艾米莉婭大人說的一樣,昴君。不管再怎樣不行,不管有多麼差勁,不管有多麼失敗,蕾姆是絕對不會取笑昴君的。你就放心的失敗吧。沒問題的。蕾姆會好好安慰嚎啕大哭的昴君的」  「你可以不用擔心到這種程度,我是不會哭的喔!?」
  甚至被人擔心僅僅演奏出糗就會嚎啕大哭,昴感到已經沒有退路而垂下了雙肩。看來這下是沒法避免要重現以前聽過的曲子了。
  莉莉安娜演奏過的那些曲子,其中有一部份經過了莉莉安娜本人教導。
  倒也不是完全不可行。
  即使如此,昴的演奏技術終究是摸索自學的。
  為了不輸給從拉門的另一邊偷偷笑著旁觀的父親的眼神,和父親擁有的吉他樂譜互相大眼瞪小眼,自行挑戰的成果。
「就算我是真心彈的很爛,也不要取笑喔。我也不會哭的啦」
  拉起好幾道預防線,昴為了彈奏琉利雷重新擺好架勢。然後輕輕歪著頭,稍微裝腔作勢的向艾米莉婭眨眼。
「順便一提,要求是……請問您有什麼希望的歌曲嗎,大小姐」
「啊,這樣的話我想要聽那首歌!知道嗎,就是──」
  因為昴答應要演奏而心情甚好,艾米莉婭開心的合起了手掌。然後她閉上眼睛,像回想起了什麼,微微清清嗓子,
「啦、啦、啦啦啦───」
  很快的,音調伴著呼吸,銀鈴般的聲音變成了歌曲從艾米莉婭的唇裡流露出來。聽到由那悅耳聲音所編織而成的蠱惑人心的曲調,昴和蕾姆不禁屏住了呼吸。
  原本,艾米莉婭的聲音便能緊緊抓住聽眾的心,帶有動搖靈魂般的魔性。
  雖然說每次被搭話時心靈都震顫不已是因為昴的個人理由,但是昴以外的人應該也感受到了她聲音中的魔力。
  通過耳膜傳遍了全身的血液,靈魂難以承受噴湧而出的感情因此躍動不已。
  面對著這樣的歌聲,僅僅是呆在原地,幾乎都要讓人覺得是不懂風情。
「───」
  原本應該只是為了傳達是什麼歌曲而哼唱的,但來了興致的艾米莉婭的歌聲再也停不下來。
  昴和蕾姆也並沒有能夠阻止的手段。
  僅僅是無言的持續聽著,由她的美妙聲音所奏響的名為歌曲的魔法。
  到最後歌曲迎來結尾,唱完的艾米莉婭深深的吐了一口氣。
「──啊」到這時,艾米莉婭才終於發現自己過於忘我的投入於歌唱之中。白皙的臉頰因害羞而染紅,艾米莉婭慌慌張張的看向昴他們。
  「對、對不起喔。總覺得唱起歌的途中,心情變得非常~的暢快……」
  「……沒事的,這點我們用看的就明白了。你很喜歡唱歌呢」
  「我也不知道。平常不太有機會接觸歌曲……不過,嗯。應該是,喜歡的」
  用手輕觸嘴角,艾米莉婭以看來挺害羞的表情點點頭。像是嘆息般脫口而出的
「應該是,喜歡的」
  這一句話。若是平常的昴,想必會為了再聽一次而想盡各種辦法才是,但這時候的昴不這麼想。這和在昴的身邊一直偷偷扯著他袖子的蕾姆也並非毫無關係。
「昴君……」
「我明白的」
  看清了蕾姆那像是欲言又止的淺藍雙眸中寄宿的感情,昴也點頭表示回應。
  被叫到名字後,很快的點頭肯定。
  僅僅是如此,兩人的意志便互相傳達到了。
  ──不對,只要是聽過剛剛的歌聲的人,對於他們來說那便是共通的感情吧。
  必須採取行動了。
  這是昴在這間宅邸裡學到的最大的武器。在多次被命運捉弄之後,昴理解了這一點。
  選擇和行動,這就是改變不講理的世界的唯一方法──所以,昴將再次對抗它。
  面向到現在都還紅著臉頰的艾米莉婭,昴在閉起一次眼睛過後說道,
「我說啊,艾米莉婭碳……我也沒法弄明白到底該怎麼傳達才好」
「──?嗯」
  用手撫摸著自己的銀髮,艾米莉婭看著斟酌字句的昴,微微歪著頭。
  凝視著昴的深紫色眼瞳中,雖然和蕾姆的有所不同,但一樣包含著信賴。因為這份感情,昴感到了胸口被收緊。
  但是他壓下了心中的感傷,決定踏出一步。
「艾米莉婭碳,你……」
「──剛才那聽起來像是在殺雞的叫聲是什麼?你到底是在休息時間中做些什麼遊戲啊,巴魯斯」
  話才說到一半,門便被推開,昴的覺悟完全被這高傲的語氣給粉碎了。將腳步踏進房間的人是桃色頭髮、淺紅眼瞳的少女──除了髮色、瞳色和胸部大小以外,擁有和蕾姆一模一樣外表的雙胞胎姐姐,拉姆。
  拉姆以好像很不開心的眼神環視室內,按照順序凝視著呆站著的三人。然後閉上眼睛思考,正好過了五秒後──,
「『剛才的發言,能不能當做沒發生過?』拉姆很少見的在想著這種事情」
「雖然你一瞬間就把握了狀況實在是很厲害,但搞砸一切了啊,姐姐大人!」
  對於突然闖進這場面,華麗的指出了問題核心的拉姆,昴忍不住爆發出慘叫。
*************************************************※注1:リュリーレ。異世界的弦樂器。※注2:一首經典的鋼琴練習曲。
************************************************2
  ──擁有像天使般悅耳聲音的艾米莉婭,是個脫離常軌的音痴。
  雖然說用言語表達也就是很簡單的這麼一句話,但昴所受到的衝擊可不僅如此。
  近幾年,世間可曾發生過如此的悲劇嗎。擁有悅耳聲音的音痴,因為這事實而受到打擊的不僅僅是昴。
  蕾姆也對眼前的事實,有著難以掩藏的沮喪和悲嘆。
  即使是對蕾姆而言,艾米莉婭那災難般的歌唱能力同樣具有強烈衝擊性。
  艾米莉婭的銀鈴般的美妙聲音,難以置信的是居然會變成那樣的不和諧音,這種事有誰能夠預料呢。
「神啊,這孩子做錯了什麼嗎。祢究竟是有多麼的殘酷啊……!」
「拜託你了不要像那樣子說話!真是的,討厭!好丟人、好丟人啊!」
  就連那稍微比常人要長的耳朵都變得紅通通的艾米莉婭,將頭埋進了沙發里。
  聽到了艾米莉婭那找不准音感的歌聲,拉姆特地跑來抱怨。
  雖然說在一開始,艾米莉婭對拉姆的發言充滿了疑問,不過在那之後,經過了昴充滿牽強藉口和不斷圓場的說明,現在她也正確的掌握了事實。
  而正確掌握事實的結果,就是艾米莉婭以鬧彆扭的表情蹲在沙發上。
「說、說起來,我還是覺得昴你們太過誇張了。那個,的確,我以前從來沒有唱歌的機會,也沒有人教過我該怎麼唱歌……可是,被你們說的那麼奇怪我有點不能接受。大家都想捉弄我,想要取笑我對吧。我可不會這麼容易上當的」
  艾米莉婭抱住雙膝喋喋不休地說著。那就像是否定不想面對的事實,一味拒絕現實的小孩子的態度。
  和這副模樣的艾米莉婭對上視線,昴像是在進行勸導般真摯的訴說著。
「無法相信的心情,想要懷疑的心情,這些我都能理解。但是,不是你想的那樣啊。至今為止,我有對你說過謊……唔,老實說還真有那麼幾次啊,因為太想看到被捉弄後紅著臉的艾米莉婭碳而做出的惡作劇也有許許多多」
「是這樣的嗎!?我都不知道!我在什麼時候被捉弄了?吶,什麼時候?」
「現在才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不要逃避問題啊!」
「誒誒……總覺得好難接受……」
  雖然昴不小心說漏嘴,但被強勢敷衍過去的艾米莉婭則是一臉不滿。可是,昴就像要排除那份不滿般張開了雙手。
「這次,是真的。我能發誓沒有半點謊言」
「昴……」
  用真摯的聲音,認真的眼神,真實的話語,傳達必須傳達的事情。
「──你是神明的惡作劇的犧牲者啊」
「要說到這種地步嗎!?」
「因為實在難以置信會有這麼過分的事啊!為什麼艾米莉婭碳會是音痴!?明明是這麼可愛又美妙的聲音,結果卻是那樣的唱歌方式,這下誰都沒辦法得到幸福啊!如果非要說是誰的錯那就是神明的錯!又或者,是直到問題變成這樣都放置不理的親人的錯!」
「誒誒誒誒……」
  對於握緊拳頭極力強調的昴,艾米莉婭露出了十分疲憊的表情。
  明明昴是因為自己的事才這麼激動的,但對於艾米莉婭來說卻像是事不關己一般,或許也是因為她對自己的音痴毫無自覺吧。
  沒有理解到自己是音痴的音痴──這正是被認為矯正音痴時難度最高的『感受性音痴』的特徵。與喉嚨有問題的『運動性音痴』不同,正因為本人沒有自覺,矯正也變得極為困難。
  也就是說,要打倒這強敵除了本人之外,家人的幫助也是不可或缺的。
「帕克,Come here!」
  打了個響指,昴指名呼叫了既是艾米莉婭的家人,同時也是這個問題的負責人。
  身為精靈的帕克,雖然昴並沒有他的召喚權,但他的契約人艾米莉婭被昴的氣勢給壓倒,於是對著自己的胸口──在那裡閃著光輝的綠色晶石進行呼喚。
  然後,
「被人召喚就會出現喵喵喵喵~」
  淡淡的光粒子從晶石裡溢出,光芒形成了一隻小貓的精靈。
  說著賣萌的登場台詞的精靈──帕克降落在艾米莉婭的左肩後,一邊抱著長長的尾巴,一邊梳理著自己的毛。
「怎麼了?有什麼事情?我今天本來是預訂要空出一天行程的呀」
「你這是在說什麼像業界人士一樣的發言啊。而且,你難道不是在晶石裡面聽著外面的談話嗎?」
「我剛剛不是才說了嗎,預訂排休的。我一直都睡得很沉呢」
「你這傢伙,還真的是過著像上班族老爸一般的假日啊……」
  而且實際的執勤狀況還是朝九晚五,可愛小貓的上班族化已經停不下來了。
  暫且不提小貓度過假日的方式,昴參雜了些比手畫腳後對至今為止的事態發展做出說明。不久,聽完昴的話後帕克點了點頭,凝視著艾米莉婭的側臉。
「原來如此。──雖然昴是這麼說的,莉婭你真是音痴嗎?」
「我自己、並不這麼想……我覺得昴有點小題大做了。我可是有好好在唱的。可沒有故意鬧著玩的」
「若是在鬧著玩的反而更能夠……更能夠接受……!」
  對於露出鬧彆扭的表情的艾米莉婭,膝蓋觸地的昴緊咬著嘴唇,不斷地捶打著地板。
  交互看著兩人的臉,帕克摸了摸自己那粉紅色的鼻子。
「總而言之,我想先來聽一次呢。莉婭,拜託了」
「……真是的,要是取笑了我會討厭你的喔」
「我才不會做那種事情呢。即使是全世界的人都取笑你,只有我絕對不會」
「雖然沒什麼意義但超級帥氣的」
  接受了帕克那特別熱情的回答,艾米莉婭嘆了口氣後閉上眼睛。
  然後,她用鼻子哼歌找准節奏,等待開口唱歌的時機。
  只是,哼出來的節奏早就已經不在拍子上。但她仍不在意,開始唱起歌來。
  超越了前面那一首的水準,這次的歌聲氣息悠長,狀態很好。
  似乎艾米莉婭對此也有自覺,唱完歌曲的她是一臉愉快的表情。
「怎麼樣?」
  頂著一副剛剛舒服唱完一首歌的臉孔,艾米莉婭充滿自信的詢問帕克。
  對這問題,帕克說著
「嗯,我想想啊」
  一邊洗著臉。
「至今為止,關於對莉婭的養育方式我都很有自信。不但將莉婭培養為世界第一可愛,而且也成了一個聰明的好孩子,我是打從心裡這麼想的」  「唔……是嗎?你這麼說,我會害羞的……」
  突然被這麼全面讚揚,艾米莉婭感到難為情的害羞笑著。可是,在那樣稱讚的句子的最後,帕克加上了
「但是」。
「我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後悔,後悔自己沒能夠照料你周全啊……」
「──誒?」
「對不起啊,莉婭。──世界第一可愛的你,我卻沒能夠成為你世界第一的爸爸。僅有這件事,實在太過遺憾」
  就在剛說完這句話之後,帕克從艾米莉婭的肩膀上無力的墜落了。
  從纖瘦的肩膀上跌落的精靈,昴趕緊伸出手接住了他的身體。
  在昴的掌心裡,帕克用虛弱的動作抬起頭看向昴。
「對不起啊,昴……這一切,都是我的能力不足……」
「已經夠了啊!已經夠了啊,帕克。這並不是,這並不是誰的錯。因為、因為你現在是如此的後悔著啊!我們的心情是一樣的。對吧?」
  「呵呵……只要有你這句話,我便得到救贖了。──突然覺得,現在,很想睡了」
  光芒從圓滾滾的黑眼珠裡消失,帕克的身體失去了力氣。
  輪廓漸漸變得朦朧,精靈的身體化為了光粒子開始四散。
  想要阻止消滅的進程,昴拼命地擠出聲音來。 「不要啊,不要啊!帕克!帕克──」
「至今為止,謝、謝你、了……」
  慟哭的昴,在他掌中消失的精靈──側眼看向這一人和一隻的悲劇,
「我不理你們了!昴和帕克是笨蛋!笨蛋!呃……笨蛋!」
  因為被捉弄而開始鬧起脾氣的艾米莉婭,像是要逃跑般的奔出了食堂。
「──玩笑開過頭了」
  互相對看後,昴和帕克對剛剛的小劇場做出深刻的反省,慌慌張張的追在艾米莉婭身後跑出去了。
*************************************************給我GP!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49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從零開始|Re:0|翻譯|愛蜜莉亞

留言共 3 篇留言

NightCrow
可-可以請樓主稍微排個版嗎....?

12-24 23:09

異域獾(非洲盤子)
啊 格式在複製的時候跳掉了12-24 23:15
異域獾(非洲盤子)
我現在排12-24 23:15
異域獾(非洲盤子)
終於補好了 。。。 用手機補的 手好酸12-24 23:30
NightCrow
(去拿餅乾來慢慢看,辛苦樓主了uwu)>

12-24 23:32

異域獾(非洲盤子)
哪不給我GP嗎OuO12-25 01:16
NightCrow
給惹uwu)/

12-25 10:2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喜歡★AmazindJ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雷姆拉姆早上日常~~~... 後一篇:來一張雷姆特寫OuO...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 《沉莫-南方金雪》
「人生這條路,我無能掌控長度,甚至是寬度。但唯獨方向完完全全掌握在我的手上。」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4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