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4 GP

[達人專欄] 【飛鳥】憎恨的彼岸

作者:飛鳥│2016-12-21 18:06:53│贊助:128│人氣:1039

  「最近查緝可查得兇的。」

  「關咱們啥事,難道城衛還能抓到山裡來?」

  夜已深沉,在繁星都難以照耀的陰暗處,這世界仍存在著許多非法勾當。篝火邊的這群人就是一夥,他們是專門襲擊村落的賊匪,人數約莫一百。當他們不幹事時,就是這樣藏匿於森林中。至今仍沒有哪支聯邦衛隊能逮捕他們,自然他們得瑟的很。

  那股得意,具現為歡騰的慶功宴。匪徒們高歌飲酒,津津樂道自己的戰績。

  「這筆收得不錯。」

  其中一名大塊頭邊暢飲著葡萄酒,邊手抓大把銀子,最終將之灑回麻袋之中。

  正如他所言,他們剛結束一筆「買賣」。買賣對象為一個小農村,能搶的都搶了,能宰的也宰的差不多,這次的收穫足以讓他們渡過下一個寒冬。「哈哈哈,是呢。」是一名精瘦的小鬍子附和了大塊頭的話,他接著側望一旁:「還有這貨呢。」

  所望之處是一棵大樹,樹下則以繩子拴了個女孩。

  女孩一頭金燦的捲髮,看來不過十五六歲。當她受到注目時,她湛藍的眼珠子不住地顫抖起來。她原本是農村裡的一名小姑娘,沒想到逃得慢了,落得現在雙手受縛、而嘴巴捆布動彈不得的慘狀。更淒慘的是,她被抓的途中,還親眼目睹了雙親的死。

  那是一段令她作嘔的體驗。

  烙印於內心深處,那般噁心感永遠也揮之不去。

  她見得父親在眾人的嬉鬧中,被亂棍一下一下地捶成肉醬;她見得母親在她的注目下,遭受了更多殘酷的凌辱。然而,其母卻在瀕死之際,抱著劫匪的腿哀求著饒過女兒。她用了千方百計,最後才以「女兒仍是處女可賣得好價錢」換取這樣的結果。

  在這之後,母親當然也無法幸免於難,一把火燒得乾淨。

  「喂,小姑娘,妳老媽還真偉大啊,烤起來肉也蠻香的,哈哈。」

  那小鬍子戲謔地以刀刃在女孩臉上劃動,維持著不割傷卻令人恐懼的觸感。

  憎恨壟罩女孩的內心,終究是壓過了那份恐懼。女孩瞪起泛淚的眼眸,就像要以眼神殺死那名劫匪般,死死盯著他瞧。小鬍子見著後一愣,隨即便是一個巴掌,搧的女孩後腦撞樹、眼冒金星。旁人看了不免連聲制止:「別打傷她,還要賣的。」

  但小鬍子這種暴躁之徒哪忍得下怒氣,接著又是一陣暴打:

  「哈哈哈!小姑娘,我跟妳講,這是一個弱肉強食的世界——」

  小鬍子咧起嘲諷的嘴,扯起女孩的金髮對她吼到:「會被殺是你們太弱了!」

  女孩被迫忍受小鬍子的毆打與辱罵。她緊閉上眼,卻發現過了片刻,對方卻沒有再做進一步的動作。這讓她愣地睜眼,就見小鬍子仍張著那惡臭的嘴,嘴角卻失風地滾落唾沫。再向上望去,赫然發現小鬍子的太陽穴中插著一支箭,那箭讓他雙目上吊而翻白。

  在場所有人都茫然注視這一幕,直到小鬍子雙腿發軟,倒入顫抖的女孩懷中。

  「我有同感。」

  迷茫黑暗深處,男人淡漠的嗓音,使在場上百名劫匪暴跳而起。

  「誰!你他媽給我出來!」

  隨著眾人的叫罵,一抹黑影緩緩走出樹林。是名精實的男人,他有著一頭平淡無奇的黑色短髮、同樣平靜的黑瞳卻僅存左眼。他的右眼上蓋著一面黑色眼罩,述說著他是名殘疾人士。

  那男人長得不是特別俊俏,也沒有太大的存在感,一時之間劫匪甚至以為找錯人了。

  但男人身穿一件旅人用的黑色斗篷,遮蔽身體的同時,也遮蔽了左手上的十字弓。

  方才的箭矢,明顯是從那柄十字弓裡擊發的,可見正是此人無誤。

  「你……膽子挺大的嘛,你知道這樣做的後果嗎?」

  大塊頭拾起駭人的巨大釘錘,冷笑著朝男人開口:「我們會先斷你個一兩支手腳。」

  然而,他話才剛說完,兩支箭矢挾帶破風之聲,筆直地射穿其腳背。箭矢將他牢牢釘死在泥土地上,也令大塊頭吃驚地吼叫出聲。他跪倒在地,錯愕地看著那名獨眼男冷言道:「我記得,你剛剛是說一兩支手腳,對吧。」

  「給我操!」

  群眾的惡意如驚濤怒浪,一波一波朝男人侵襲。原本寂靜的森林中,頓時充滿了男性的雄厚吼叫聲。那男人見上百人朝自己撲殺而來,非但沒有逃跑,反而緩緩從腰間取下一把長刀。

  那是怎麼樣的一個畫面呢?

  烙印於女孩心底,那難以忘懷的記憶,此刻又多了一齣。

  手起刀落,一個銀閃的方圓劃過,最前排的劫匪剎時四肢各少了一塊。他們跌落在進攻路線上,連鮮血都還來不及噴濺,男人又朝前方刺出一劍。這劍筆直地灌入緊隨而來的另一人臉上、埋入腦中。到了此時,那猶如停格般的畫面,才終於再次運作。

  鮮血淋漓,血水在慘叫聲中泉湧而出,終於到了此時,劫匪們才意識到「疼痛」。

  「怎、怎麼回事!?」

  「有人被幹掉了!」

  「根本看不到他的——」身處後排的劫匪驚呼出聲,他原本還想講些什麼,卻在下一刻人頭已飛落當場。當他腦袋在高空中迴旋時,他這才總算把前一句話給講完:「動作……啊。」

  咚。

  人頭落地後,劫匪們不再進攻了,他們紛紛戒備地向後,不敢置信地瞪視那男人。

  「你、你……」雙足中箭的大塊頭低鳴,透過火光,他認出了男人:「你是……」

  不只是他,在場的其餘劫匪也躁動不安著:「是銀星宮殿的禁衛隊長!」

  群眾嘩然,女孩茫然地看著這一幕。在火光壟罩之下、在人群包圍之下、在充斥著殺伐氣息的戰場之下——那名男人看起來不再平凡了。他豎立於五六名劫匪屍身之前,受劫匪們驚呼著叫出其名諱:「聯、聯邦軍神——嘉德.布蘭卡!」

  自由聯邦銀星宮殿所屬,禁衛軍總長嘉德.布蘭卡。

  就算沒見過本人,女孩也聽過這個名字。銀星宮殿的禁衛隊長,所謂的禁衛隊是負責保衛城主安全的直轄部隊。他們基本上不會離開宮殿,因為他們是城主的「盾」。所以,他自然不該出現在這種偏遠的小山之中。劫匪們也同樣納悶,但依然不敢掉以輕心。

  「沒想到會來個大人物……哈。」

  大塊頭拔下腳背上的箭,強硬著站起身來:「但,別以為我不知道政府的作法。」

  他接著突然像無所畏懼般,朝嘉德聳了聳肩:「誇耀的騎士大隊長啊,你們政府要在公眾之下將我們斬首,才能博得民心吧。」說著,大塊頭再次掄起釘錘,指揮眾人包圍上前:「我倒要看看在面對上百人的軍隊,你要怎麼逮捕我們!哈!

  「你說對了。」嘉德同意地點點頭,他一邊閃躲圍上來的眾人,一邊回應大塊頭的話。

  「上頭下的命令,的確是要軍隊逮捕你們。」

  沒錯,這正是政府的為難之處。有賊不討,那自然會失民心,但是要討賊,卻又有許多道麻煩的程序。要公開、光明、正大,要讓民眾覺得「邪不勝正」,唯有如此才能博取民心。

  「你們就是太天真——」大塊頭拔起重槌,朝嘉德的腦門猛然砸下。

  「但,這次我代表的是我個人,不是軍隊。」

  唰!

  巨槌砸下,然而在槌子觸及嘉德之前,便硬生生斷成兩半。大塊頭錯愕地看著斷柄,連同那整齊的接口、他的拇指也悄然落地,再來便是項鍊、頸子、頸骨、最終他整個人跟槌子都被整齊地一分為二,只能傻楞楞地望著嘉德。

  「所以,只要你們從未存在過,事情就解決了。」

  瞬間,就連人頭落地的大塊頭身子也不住地顫抖。刺骨的寒意衝入所有劫匪的心中,有些人更是當場腿軟的跪坐在地。就像已經預言了自己的死亡般,他們還未戰鬥就已魂不守舍。

  他們從未見過,如此淡漠卻散發著濃烈殺氣的人。

  那股殺意的猛烈幻化為冷風,將周遭的篝火都給吹熄了。

  「不要怕!對方終究只有一人!」

  「用人海壓制他!他遲早筋疲力盡!」

  一聲叫喊喚起了劫匪們的鬥爭心。他們再次提起刀劍,誓死也要守住自己的生命。三人朝嘉德左側衝鋒,死。兩人從嘉德正面揮刀,想試著壓制他的劍,死。六人從四面八方包圍過來打算做出無死角的攻擊——劍圓將他們的十二顆眼珠子一次劃瞎,然後,死。

  所有的攻擊都毫無意義,就像在與瞭解自己的影子打鬥般,嘉德都能先一步做出反應。

  「救、救我!」當嘉德如狂獸般撲出,將一名體重明顯比他重兩倍的壯漢撲倒,並用單手掐住他的下顎使之如破抹布般在地上滑行時。那無謂的猛攻總算停滯,劫匪們眼睜睜看著壯漢被壓著下巴切斷氣管。他們全看著渾身濡血,緩緩從壯漢身上站起的他。


  他的身姿猶如漆黑夜空下的死神,毫無懸念也不放水的,進行著這場獅子搏兔之戰。

  總算意識到行動毫無意義後,一名劫匪打從心底讚嘆出聲:「怎麼會……這麼強。」

  對此,嘉德僅是閉上眼,輕語道:「當一名少年,目睹自己的家人被生吞活剝。」接著他一甩刀刃,鮮血在地上潑濺出一個方圓。「當一名少年,在被挖去右眼的同時,看著親妹被輪暴。」他緩緩邁步向前,嘉德的每一步都使劫匪們震撼,他們紛紛不住地後退。

  「當一名少年,在瀕死邊緣遊蕩兩天,醒來時等待他的只有妹妹冰冷的屍體時——」

  嘉德僅存的左眼,閃出比刀刃還要銳利的鋒芒:「他就會變強,他就會不再是人。」

  憎恨具限成無邊的黑暗,而那股黑暗終將吞噬所有人。劫匪們終於明白了,自己曾種下的果,自己曾留下的餘孽,將會在數年後、數十年後化為一頭飢渴的狂獸,將自己啃咬殆盡!

  不留下一點血肉!不留下一片靈魂!

  憎恨的魔獸追來了,他會將所有人撕裂成無盡碎塊!

  因為恨意而強大,因為恨意而無人能敵!因為恨意——

  將會使一個人類,變成令人恐懼的、令人顫慄的非人之獸。

  「咿咿!」一名劫匪尖叫出聲,下意識地拉弓放箭,然而那箭透過其顫抖的手,卻射向了大樹下瑟縮的女孩。女孩訝異的張嘴,下一秒眼前黑影閃動。等她回過神來時,才發現嘉德擋在自己身前,他用空出來的右手,遮住了那支箭,箭矢卻筆直地刺穿他手掌。

  嘉德自己都有些訝異地瞪大左眼,但他隨即平復,側望身後的女孩。

  女孩薄弱的身姿,讓他想起了從前的自己。但是,他已不打算回去。

  一擊得手,嘉德的右手被封死了,這對劫匪們來說是最好的進攻機會。然而,他們躊躇了半天,誰也沒有勇氣上前。反而,他們利用這個機會,倉皇地四散逃離。逃難途中,他們發出了像被怪物吞噬的聲音,寧可捨棄火光,也要奔入黑暗的森林之中。

  因為他們看到了,看到了盤據於黑暗森林中的大蛇,那大蛇糾纏整片森林的樹木,最終匯聚於嘉德.布蘭卡的身上。那獨眼的男人正如大蛇、正如不可言喻的怪物。逃跑吧、逃跑吧!

  影子要追來了!

  快點逃跑吧!

  眼望四散的人群,嘉德默不作聲地折斷刺在手掌上的箭。

  正當他準備邁步追上時,女孩卻先一步叫住了他:「我也要戰鬥。」

  嘉德這才回首,看向身後的女孩。他從女孩眼中看見的,是堅定的意志,也是醜陋的憎恨之情。對此,嘉德漠然駐留了一下。隨即,他旋身放棄女孩:「回去吧,妳不能到這裡。」

  「這裡?」

  「妳看看我周圍。」

  女孩聞言,放眼於嘉德周邊,卻只能看到夜晚的渾黑。

  嘉德邁步向前,不再理會女孩的糾纏:「我周圍什麼都沒有,只有無盡的黑暗。」

  女孩試著想追上去,卻發現嘉德的背影離自己越來越遠。當嘉德的身影即將完全沒入森林中時,女孩最後聽見了嘉德的臨別一語:「憎恨的彼端什麼都沒有,所以回去吧。」

「回妳該去的地方。」

  萬籟俱寂,營火早已吹滅,周遭僅存無盡的黑暗。當女孩一個人摸索出森林時,迎接她的是刺眼的朝陽。看著那抹陽光,女孩心裡想著的,卻是永遠被黑暗所包裹的那人。劫匪們最後有從他手中逃掉嗎?女孩不知道,但是……她覺得,影子是無法甩脫的。

  就像劫匪甩不掉嘉德般,嘉德也甩不掉自己過去的陰影。

  那麼,這樣的影子也能感受到陽光的溫暖嗎?女孩很好奇。

  不知過了幾年,女孩再次見到影子時,她已經成為了「陽光」。

  以白銀的禁衛隊盔甲與鮮紅的皇家披風做包裝,憎恨的魔獸依然藏於男人體內。他用熟悉的淡漠回首,看向叫住自己的女孩。女孩則立即朝他行了個軍禮:「隊長好!我是今日轉任禁衛隊的伊絲.席娜二等兵長,前職為聯邦保安官!」

  聞言,嘉德也立即回以軍禮:「歡迎妳,我是——」

  「伊絲知道!你是嘉德隊長!好久不見了!」女孩朝他嶄露一個開朗如朝陽般的笑容。

  憎恨的彼岸什麼都沒有,那麼就走在光明的道路上吧。有光便有影子,只有兩者相互合作之下,世界才能維持平衡與秩序。既然他選擇走上黑影鋪陳的道路,那伊絲我,就成為陽光。

  在這之後……「銀閃聖女」伊絲.席娜是怎麼成為禁衛隊副長,又是另一段故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14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

留言共 12 篇留言

別再衝啦
頭香來ㄌ

12-21 18:11

月下七光
嘉德伐木結束了嘛O︿O

12-21 18:16

鬼殺隊·『葵』猫希希
世界的伐木者

12-21 18:19

小洛
嘉德肯定在世界上插了很多旗子

12-21 18:30

就是愛貓
會是新系列嗎?
飛鳥大大安安~~~~

12-21 18:30

日常吸QN 冰玥
伊絲萌//// 原來是伐木前的事情(喂

12-21 18:42

虛無
嘉德
目前職業:伐木工人

12-21 18:54

八重霧の渡し
伐木的彼岸

12-21 18:56

電擊の馬猴燒酒
可惜他得罪ㄌ方丈

12-21 21:07

伊祁青歲
伊絲QAQQQQ

12-22 13:59

痛飲狂歌
好,坐等伊絲篇。

12-22 19:31

柳葉飄
QQ因果的匯聚,感人

01-07 00: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4喜歡★jay82011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魔... 後一篇:[達人專欄] 【飛鳥】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poly761943所有人
大家都辛苦了,加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