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 - 柳順任務A】另一種選擇

作者:純喫茶α│2016-12-21 15:11:29│贊助:2│人氣:62
男人早已將意識放在遠處的雲端之上了、眼前貌似村長的男子正用著熱切的口吻闡述著幾盡天方夜談的可笑言論,隔著遮面紗罩、男人忍不住地翻了個白眼,什麼談判、什麼先禮後兵的、根本就已經把我都當成自己的籌碼算上去了,對報酬卻從頭到尾隻字不提的、果然人到哪裡都是一樣的、只要出手幫幫他們、到最後便會理所當然的賴在身上,接著便是任務變義務、難民變刁民了,早就已經在做虧本生意的墨衣客可不想隨便被人當鴨子一樣趕下水、隨即用酬勞兩字打斷了對方的長篇大論、在對方吱吱嗚嗚間轉身便離

總算閃避過那纏人的無賴後,男人盤坐於民宿小房間內的地上尋思到,即便要找人出力合夥、也絕對不會找上這種人,屆時被邀功到也罷、就怕斗膽來上一段狡兔走狗的戲碼,那還真不知道是否該當場殺盡那一竿人等、這一幫子無知之徒難不成真的認為談判只要用上嘴便成嗎?對於沒有任何利益的狀況下、對方根本不需要浪費時間來達成共識,我搶而你被搶便是目前的共識

就在這時男人手機發出了震動,審視其內容似乎是冒險者工會打算從消極的糧秣運補手段轉換為反過來洗劫盜匪們這種太過激進的手段了,話又說回來、這種直接從靈加速到一百的兩極化方針究竟是誰擬定的、嚴然給人一種冒險者工會內部也有許多矛盾的感覺,不過他倒也不是真的很在意就是了,只是強盜就像個皮球一樣、一次承受的壓力越大、反彈上來的力道也就越強、為了避免反擊的力道波及到不相干的人事物,墨衣客的行事作風一直都還算謹慎、當然得到的效果也有限

然而、現在就是個契機,做生意的人對於機會必須要很敏感、一旦錯失了、可能隨時被拋在腦後,在政策轉變下、整個局勢也勢必跟著開始改變、如何以最小的力氣便能獲得最大的效果就看這個

男人點起菸管吞雲吐霧起來、順勢思考起方針轉變的契機與當今的局勢、以作為接下來行動的考量,不同於多數冒險者採取與盜匪正面衝突的方式、男人雖然方式偏頗、卻也是以最初任務『配糧』為大前提,主要接觸的仍然是災民一側的、再加上以單村為點多村落為線、大範圍成面的網狀路線為方向、在情報資訊上的掌握上也散的上扎實,以目前明著在柳順活動的冒險者中、有名氣的二至三、無名或名氣一般但以冒險者自稱的有三到五,如果在粗略的加入刻意隱藏情報的人數、那也差不多有十數人散布在這不算大的柳順裡頭、如果這時候又不約而同的群起暴動,即便是武裝盜賊、再有組織也遠不比正規軍隊,即使有如同宋鐵一般的猛將;但依舊為少數、再加上配糧行動至今一有不少村落的人力與能力恢復穩定,其效益不難想像、方可一試

想到這裡男人也已經認定現在便是開始製造問題的好時機、不過相對於他人男人本身也出現了屬於自己的問題、而自己又在這個局勢中該如何行事呢?由於不是駐點行動加上以買賣為口實、地、人兩緣不足,從哪個點做起頭都無法順利煽動叛亂,再來是其他冒險者的行動範圍多半會產生地域概念、稍有差池便有可能跟其他冒險者產生衝突,平白耗損資源戰力、以此為前提之下左思右所想得到的結論果然只剩下他還算滿有經驗的方式了、深深的吸了一口菸管,將足以讓人再抽上半刻的煙草一次吸盡,這才緩緩道出心中所想

                     「劫標」

雖然決定要劫標、不過畢竟不是再熟悉的環境、尤其是在這種沼澤地形、陸水混運的狀態下,若是給人逼進水裡的話、面對有髦牛可以代步的盜匪、可說是極其的不利,所以最好是能在路上一網打盡,再來便是人數上的差異、目標不可以是大部隊、最好牛隻數量大於人員與貨物的中小型轉運隊伍、以避免洗劫隊伍在武裝上的優勢,以南人這段時日不同奔波的情況、也大致能掌握盜匪在作息上的時間點,以便自己能在載運大批貨物的時候能順利閃避開匪賊的移動時間路線

大概在這幾天之內、偏北一點的村附近會有一批小隊伍將劫來的貨物運送到另一處,由於這不隊不是例行性的,所以縱使時間遲了亦或是根本沒有到到目的地、不被人發覺的機會也不低,加上在那一處活躍的冒險者數量還算多、即便被揭穿了也能順勢導向其他冒險者來背鍋,且這裡多行陸運、只要能一次奇襲到手便無後顧之憂,評估至此、男人這才起身準備向北方行

莫約三天之後、男人順利的在一處矮林間找到了那支運送部隊,並且在通過矮林銜接草原的位置上臨時做了粗淺的準備、目標就在對方通過視線不佳的矮林地後、放鬆戒心的一瞬間趁虛而入、一次奇襲殲滅部隊主力、同時肅殺領隊強逼就範,如果打聽到的消息沒有問題、這次押隊的首領只是個名不見經傳小角色

就在時間接近黃昏的時候、這支隊伍如期的離開的矮林地形、為了能在入夜前做好準備、他們稍微地提高了行動的速度、然而這點也正中了墨衣客的下懷,抓起套索屈身於矮林的邊界等待著信號

隊伍尾端通過縱身於矮林邊界的男人不久、初步估算此次的目標大約有十數人、若要使其喪志最少也要殺傷區近半數的人員、再來必須提防的是之前未曾見過的黑轎子、這一次的領首不知道是誰,不過有轎子代步便顯其威勢不凡、會是不定因素,這才思索起腹案時便聽到隊伍頭陣發出驚呼與些許哀號聲響,信號來了、時間不給男人機會匆匆上陣,最前方牽引髦牛的人不知何突然絆倒、同時驚動前頭的髦牛壓傷了其中三人、墨衣客跟著喃喃「三...」,接著他們發現前頭的草被人綁上了十束個距離大小不等的草結阻路、這下便惹惱了幾個盜匪,只見一個盜賊開口「這種孩童般的反抗方式也想阻擋些什麼、這些冒險者確實讓她們起了熊心豹子膽、等到這次任務結束、我定當把他們如同這草結般...斬!!」握起腰間大刀、一刀斬的草結飛散,接著便和左右兩人一起斬草開路

砍了不到半刻、才發現其中也有幾個草結裡是安插著了鐵環,單純以刀砍只是平白消耗力氣、只能以手一支支的拔起,就在他們清除其中一個散佈在草地裡的鐵環時、突然傳出一陣悶響,隨後還來不及反應、三人面前的泥土炸開亂石飛散,打的三人滿身是血扶地哀嚎、「六個」墨衣客輕提一聲後便趕在爆炸掀起的混亂時機躍起、手中套索拋出攀上隊伍尾端壓陣盜賊頸部,在對方還反應不過來前已經被男人的蠻力給勒斃落地、同時墨衣客更藉著拉扯繩索的力勢一躍上牛、提起右手像著前方一人頸部一拍掌,鋒利袖劍隨即彈出貫穿咽喉、在倉皇之間兩結了兩個人的性命、「八個」

現在男人正坐在隊伍最尾端的牛背上、左右兩側也各坐著一名盜匪,然而事出突然、在第二人人送命前,這兩人甚至還無法反應過來、眼下右手邊那人這才正要抽出腰間大刀、墨衣客眼見立刻抽回的右手、並順勢以手肘重擊刀柄將刀逼回鞘內、隨即將身子向後引迴避過來自左邊的一刀劈砍、接著以雙掌夾住面前大刀刀身、運勁扳斷刀身、奪刀尖向右帶,將這半截大刀送進了右邊的盜賊腹中、眼見偷襲者功夫了得、左邊盜賊不願與他糾纏、二話不說將手中殘刀擲出、準備開口求救,拍掉飛來殘刀、墨衣客轉身同時吐納運力雙掌爆發而出,重擊對方右側胸腹,逼使對方岔氣連帶倒嘔鮮血,「十個」

尾端轉瞬之間、隊尾四個盜賊便共赴黃泉,截至目前為止都還算順遂、墨衣客這時才稍為的停了一下、從懷中取出三個裝滿燃油的小瓶子,並將燃油潑灑在最後方三隻髦牛的屁股上、然後取出火摺子點起菸管,算一算現在差不多是前方該安定並確認隊伍狀況的時候了

不能讓他們穩定陣腳

吸了一口菸管,墨衣客點燃了髦牛身上的油跟毛,被火紋身的髦牛便開始向前方奔竄,效果雖不如一般牛隻猛烈、但這火牛陣也是成功將隊伍給沖散、人員與髦牛重創倒臥、運補糧食的車輛翻覆,男人這才縱身一躍來到隊伍最先頭、對著潰不成軍的盜賊與其中的黑轎子高喊、「放棄這次的貨物、大可饒你們不死,否則就不是這樣可以解決的」

眼前突然出現的男人令已經被攻擊打的渙散的盜匪們不知如何是好、似有難言之隱的人群中突然衝出一名壯漢「前有豺狼後有虎、進退不得皆是亡,不跟你硬拚也是死、說不定贏了還有賞」掄起手中大刀就是對著墨衣客的頸部一劈、刀鋒即將劃過斗笠遮紗時、墨衣客只是簡單的伸出左手以兩指阻擋、便將眼前彪形大漢的捨命一擊給化作無形,同時跨步出拳重擊其胸腔骨、原本打算將其逼退卻沒料到對方突然棄刀環抱住自己、被人限制住行動男人大感不妙隨即開始毆打身前之人,豈料對方卻死命不放文風不動、並在自己注意力全都放在他身上時、黑轎子有了動靜

突如其來的一聲暴喝,一個身影一黑轎子一躍而出,身型高瘦的讓人不經想到黃昏下拉長的影子、手上揮舞的大刀則好似黃泉的請帖、從後方一刀貫穿了環抱墨衣客的壯漢並向前繼續突入、打算直接把兩人串成肉串,對方這一刀逼命促防不及、逼使墨衣客納氣運勁帶動腹筋使力、配合內裏的衣料硬是接下這一殺招,刀刃在貫穿內裏後便被內襯的衣襟纏住、盡管全力護防、刀尖仍是刺入三分

在轉瞬間受到重創、男人卻不敢有意思走神、正因眼前出現的敵手不是別人而是...盜匪頭領:玄、眼下身前的屍身若是不馬上處理、屆時發僵只會徒增麻煩,想到這裡男人也顧不得藏步、雙手肘快速的重擊死者雙肩後、右手抽出袖劍當作刀、立刻卸下屍體一條手臂、接著用腳將屍體往玄身上踹飛過去作為拉開距離的掩護、這才能從對方的攻擊範圍中脫身,然而這可不是單挑的場合、看到自己的頭子都親赴戰場了、小弟又哪敢躲在後頭裝死呢?趕在玄開口之前、最接近墨衣客的兩個匪賊便從後方衝了出來、拔刀便要殺

一般狀況下、區區兩雜魚到不礙事,然而現在可是所謂的頭目關卡、不能讓他們搗亂,抽手伸入懷中、墨衣客迅速的拋出兩物、並高喊「拿去吧~」,來物飛行速度緩慢明確、不似凶器,兩個盜匪沒心機的便接了下來、一看滿是疑惑的問道「...松鼠!?」,就在語尾剛落之時,手中兩之松鼠突然冒出陣陣白煙,一瞬間變成兩隻大髦牛、壓的兩盜賊動彈不得,深怕又有其他人進入戰局,墨衣客決定做個他相當擅長的事、「怎麼?還嫌我在你面前殺敗的人數不夠嗎?既然你有所打算、那何不直接定孤支阿?」,玄聽完之後揮了揮手示意眾人停手,並向前跨出一步、張開那雙讓人不免側目細長雙手,「來吧」

眼見暫時不必擔心他人從中阻擾、雖尚能安心、但對現在的狀況並沒有占到多少優勢,原本只是打算逼退雜魚強行掠奪、萬萬沒想到讓自己收到首腦:玄這張大籤,至於是大吉還是大凶...且看今朝了!!墨衣客提足跨步、雙臂抱拳提舉拉開架勢、然而所展現出來的竟是連一般走跳江湖的小卒皆知的長拳十段錦的姿態,而此動作一出更是激起玄的怒火、躍出步伐便是一陣搶攻,然而這一套基本的武學功夫、在墨衣客身上卻展現的密不可攻、遇招破招遇式拆式、拳腳交錯間展現出墨衣客不凡的武學根基

兩人交手已過三刻、期間玄更是變化過三種拳法套路,仍然探不出墨衣客的底、更甚至於雖是多守少攻仍不趨弱勢、一套長拳十段錦守的嚴密守得滴水不漏,使的玄更為氣惱、一聲呼喝後方小弟便為他用來一把大刀、玄持刀跨步套路再換、出刀攔腰橫掃、大刀沉重配合玄過人長臂一刀凶過一刀、刀路更是毒辣刁鑽一式狠過一式,一雙肉掌難敵鐵兵、墨衣客雖不讓玄能占上風、但這一路長拳十段錦也漸趨不濟、尚不能單純以此化解對方猛刀,暗藏在拳路中的身法也跟著透露出來

再次交錯、玄手上的大刀被墨衣客支開反手一震而偏離刀路、這時玄突然跨步轉身換手握刀、一瞬間再轉換成另一刀路襲向墨衣客,蠻橫刀氣將頂上斗笠削成兩半、兇惡刀尖直向眉心刺去、命繫一懸下墨衣客不得已只得拿出暗藏本領,退步提臂突轉架勢、雙腕緊扣大刀運勁相逼、隨著一聲短喝、眉前大刀應聲而斷,墨衣客隨即棄守搶攻、再玄始料未及時跨足進腿、讓持刀支臂字肩頭上方掠過、一瞬間竄入玄的身前、拳掌雙出重擊腹部、將對方逼退

再次將距離拉開後、玄不像方才那般急攻、反走抹掉嘴邊血沫開口言到「哼、總算探出你的底細了、雖然你所施展的是長拳十段錦,但其中卻暗藏上乘武學的精妙、才會如此堅不可破,而你從挑釁之後寸步未行、這精妙相信非是輕功、我本以為是仰仗深厚內力運使拳腳,沒想到在最後才看出...你用的是外功、你以精妙的防守身法、配合長拳十段錦的套路進行變體運使,在招是銜接中融合其外功架勢的嚴謹,那非是柳順一帶的功夫,更非大丹武術,你是北域外邦...」

這時墨衣客伸比出食指放在唇前示意對方停止方發言,這才開口「月是朦朧美、怪物是未知的恐怖、女人是背影最美,而敵人呢...則是知道的越少越有趣~~」撿起地上被逼開的斗笠殘骸,這當玄打算繼續說下去之時、墨衣客突然又冷不防地開口「噓~!注意聽~~」男人一句話語鉤人奪魄般的迅速蔓延開來、在這瞬間的安靜中,玄聽到了一震聲響、越來越近、越發猛烈,是部隊!中計了!!

打從男人奇襲的那一刻起、所有的行動就全都停擺、加上方才墨衣客對陣時的態度、雖行似避免洩底;實質上更有拖延推遲的意義、倘若只是支撐時間、僅守不攻絕對是最好的選擇,再配合長拳十段錦的偽裝設局讓人更想武力拆穿,從接受挑戰的那一刻...不、從部隊會從這裡出現起,這一局就已經敗了嗎?盜賊們傷亡慘重,儘管都是雜魚一類廢物,然而這批部隊轉運的貨卻沒有價值到斷送人力資源的道理、幾經思考玄總算還是決定放棄貨物、命人把推車貨物從髦牛身上解下、並將傷患搬上髦牛後、便轉身要離開,臨走前不忘回頭與墨衣客四目相接

「我定會討回一個公道的、北域的畜生」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13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PG公會|RPG公會|【RPG公會】|【RPG公會】

留言共 1 篇留言

純喫茶α
上窮碧落下黃泉

12-22 19: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kengoy200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冬臨之刻... 後一篇:【RPG公會】掌掀波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r0502成年人
小屋有男性向h文,成年紳士們請進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1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