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筆手話】短篇——送不出的聖誕禮物

作者:洁乐│2016-12-21 00:44:38│贊助:12│人氣:132
連續好幾個月都潛水(倒不如說從加入到現在都在潛水(捂臉)太沒良心,所以我就寫了XDDD



三年前。

櫻花飄零處,一名少年安靜地站在樹下,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他的身上穿著一身的華麗藍白古裝,藍眸之上是銀色的長髮,配上身旁的櫻花樹和飄零的花瓣,看著有些淒美感。

“瀾,你還在嗎?”他開口問,俊美卻蒼白的面孔上的藍色雙眸帶著一些複雜的情緒。

一個身影從附近的草叢跳出來,單膝跪在少年跟前。

這名少年身著一身黑衣,黑色的長髮被束在後腦,墨色的青絲隨風舞動著。他的半張臉都被布巾蓋住,上半張臉也被額前過長的劉海掩住——光是這樣看下去,根本看不出他的相貌。

被稱為“瀾”的少年抬眸看面前的人,“少主。”

“少什麼主啊......難道我們不是兄弟嗎?”蒼白的少年失笑,卻難掩眼中的無奈。

他輕輕走到瀾面前,將手伸進寬大的袖子里,然後拿出了一朵在他們國家不太可能培育的出來的花兒,遞到瀾面前。

“今天你生日吧?聽說你很喜歡花,送你。”

“不必,少主。”

“收下。”少年命令道。

瀾沒辦法,只好伸出手接過那朵花,心裡卻是雀躍萬分。

手上的花的徑有種不一樣的觸感,滑滑的、還有些毛毛的,很奇特。花的花瓣是妖艷的紅色,那不是他喜歡的顏色,可是在此刻卻讓他無法移開視線。

美嗎?不,也不是很美。而且為什麼要給我折斷的花呢?直接給我一盆花不是更好嗎?

瀾雖然遺憾,卻無法抗議,只好對對方道謝。

怎料,對方竟然對他伸出手。

“少主?”

“你不打算給我禮物嗎?”少年露出委屈的表情。

“在下惶恐。”瀾有點不知所措。

“欸?沒有嗎?真令人失望,明明今天也是我的生日,你為什麼不記得呢?”少年歎息,但隨即便露出微笑,“沒關係,你下次再送吧。”

“是。”

“不過,我等不到明年呢。”少年笑道,捏住飄落下來的花瓣,來回摩擦花瓣表面,低頭深思。

瀾全身都浸濕了汗水。看來他果然無法和這個人待太久呢,這個他名義上的主人。只要和他待在一起,他就什麼都不敢做,不敢出聲、不敢反駁,什麼都不敢,就像一個懦夫。

良久,少年說:“那麼,今年聖誕節的時候,你再送我吧。”

“是,少主。”瀾口頭上答應著,心裡已經在計劃要存錢買東西了。

嗯......該買什麼呢?送給少主的東西,總不能太寒酸吧?

瀾抓著手上的花,決定問問少年的近侍,看看他到底喜歡什麼。

這年的瀾十三歲,而少年十五歲。

在血緣上應為兄弟的二人因為大臣們的教唆而分離,一個為未來儲君、另一個則是活在黑影下愛花如命的暗衛。

而他們的約定卻在今年中秋後所發生的戰役而無從實現。

蓮朝300年,中秋戰役,直至隔年年初終結。而君主之位也在同一年易主。

那一年的少年,已然成為一名君皇。

而瀾......

*

三年後。

竹林間,幾道身影乍現,在林子里穿梭。

“追!別讓他逃了!”領頭追人的人大吼,身後的人立刻應聲。

可惡,那個俘虜竟逃走了,關了這麼久還讓人逃走——沒追回來就完蛋了!

這個人是三年前他們在攻打蓮國時捉回來的,因為女王喜歡的關係便讓他留下來了。怎知他如此不識好歹,一次次傷了女王,還趁亂逃走。如若不是女王執意要留他的命,他早就被“咔嚓”了!

“絕對要把人找回來!”

“是!”

另一邊,全身是傷的青年沒有放棄逃跑的機會,倚賴著夜色在林子里竄來竄去的。

突然,他看見一所竹屋。

在這種地方躲進竹屋已經很危險,畢竟那些人已經會搜屋子的。不過,這所竹屋不僅燈火通明,周圍竟還有重兵把守,想必是某位大人物趁著聖誕前的氣氛跑來竹林里圖個安靜吧?又或者是某位大臣帶著妻子來竹園共度聖誕夜,畢竟今天是聖誕夜啊......

說起聖誕夜,他突然想起一個約定。

不過約定裡的時間並不是聖誕夜,而是聖誕節......那份約定他也再無法實現了。

瀾自己掛在脖頸的項鏈,將圓形的吊墜打開,從裡頭拿出一張很小的畫像。

到最後,他還是無法知道哥......應該是少主喜歡什麼,所以就只好畫下對方的樣子,怎麼知道卻沒辦法送給對方。

“不管了,先躲進去再說。”他是這樣想的,沒想到在打暈後門的侍衛后卻掉進陷阱,因而驚動了其他的衛兵,還陷入昏迷。

這洞到底誰挖的,沒事挖什麼陷阱......

在心裡這樣抱怨時,他已經昏過去了。再度醒過來,他已經被五花大綁在椅子上,周圍還站著一大堆人。

“醒了?”在不遠處的屏風內,低沉的聲音傳了出來。

他抬眸,有些懊惱。都怪他太大意了,這下麻煩大了。

“膽敢闖進這裡,就要要承受後果的覺悟。”屏風後面的人冷冷地說道,隨即輕輕一笑,“不過很有趣吶,找你的服飾來看的話,應該是對面那國的吧?”

瀾一怔,臉色難看起來。“你想要怎樣?”

“不太想怎樣。聖誕夜嘛,自然是不太想殺人。可是,我該怎麼懲處你呢?”

“要殺要剮,悉聽尊便。”瀾毫不猶豫按照劇情扔出這句話。

“我說了,我不想殺人。”屏風後的人的聲音沉了下來。

瀾咽了口口水,以為自己觸怒了對方,卻聽對方說:“你認識我們的君王?”

瀾怔住,低頭看見自己項鏈的吊墜正打開著,立刻知道了對方問這句話的原因。

“關你什麼事?”

“確實不關我事。不過嘛......我覺得你有點眼熟啊,好像是我們的王身邊的人。”屏風後面的人想了想,突然想到了一件事,“這麼說來,王最近一直在念叨著呢,一位故人。他每次在聖誕節前 都會不斷念叨,總不會和你有關吧?”

瀾沒有回答,也許該說是不知該如何答話。

“發夢也會說一些‘欠我的禮物還沒換啊’之類的話,然後還說出‘瀾你跑去哪裡了’這種話呢。他每次說這些話的時候,我就會想起一個之前纏著我問往最喜歡什麼東西的一個小鬼。”

“你到底想要怎樣?”

“這就是你的禮物吧?”屏風後的人總算走了出來。他是個看起來只有二十多歲的青年,長相倒還算帥氣,其中還帶著一絲絲的嫵媚,也許看起來更像是一個很美的男人吧。

“你要不要把禮物送給你哥呢?瀾。”

瀾瞪大了眼睛。

“修......大哥。”

“沒想到你是被敵軍抓走了,我還以為你是因為不想看見王穩坐皇位心有不甘才跑掉的,但是照剛剛過來要搜人的傢伙來看的話,應該不是。”修打開手扇,嗤笑一聲。

“王找了你三年呢,真是讓人好找。”

“修大哥,我......”瀾不知該作何反應,眼前的青年是多麼地熟悉,他一時之間無法認清自己現在的處境究竟是如何。

不過修可沒時間看他在那裡不知所措。他直接用手中的扇子敲暈對方,然後命令侍衛將人抬走,自己則站在原地呵呵地笑。

啊,三年了,總算可以交貨了。

抱歉了,瀾。為了不讓王繼續嘮叨,我只好直接把你打包綁好彩帶送給王了,你就自己保重吧。

*

蓮國皇都,蓮皇宮外的某座寢宮外。

聖誕節到了。

今年還是沒見到啊。

威風的君皇邊看著奏折邊失望地拿過桌上的一株被種在花盆中的紅花,想起三年前的事情。

‘今年的聖誕節的時候,你再送我吧。’

瀾的聖誕禮物,也許我永遠也收不到吧?

明明知道記起這件事情只會徒增悲傷,他還是忍不住去懷念那時候發生的一切。

當時的他被立為儲君,自己的弟弟卻殘忍地被大臣們撤去了身份,成為了上不了臺面的暗衛。也因此,在那一年,瀾成為了身份敏感的人,永遠無法翻身。

他的弟弟,就因為這樣而離開他,甚至再也不會與他有除了主僕以外的兄弟關係。

而且在那之後......在戰爭爆發、他成王之後,竟然還消失了。三年來,他發瘋似地找他,期許著有一天能夠再見面。

可這個願望,又為何無法實現呢?

“瀾......”

三年前會送對方一朵無法繼續生長的花朵,並不是因為他粗心,而是他希望對方能多與他接觸。

就算是為了問關於那朵花的資料也好,只要他願意靠近他,那就可以了。

窗外雪花飄落。

即便是東方國家,但在這個國家裡,聖誕比過年還重要。

大街小巷忙著慶祝聖誕節,皇宮裡的人也正準備著盛宴。

三年前,他作為送禮人送出了禮物,卻永遠無法得到對方的回禮。

為什麼聖誕節,他得到的不是禮物,而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失望感呢?

*

“我不會送的。”

瀾站在離剛剛那座宮殿不遠處,再次表明了自己的意念。

“為什麼啊?”

“他不會想見到我。”

修很無奈啊......這兩兄弟也太難搞了。

“你就送一下,之後你要怎樣隨你高興好不好?你沒看他好像很傷心的樣子嗎?”

“我不會送的。”瀾拿出自己畫的那張肖像畫,緊緊捏在手中。

“這種東西......這種東西跟本就不該出現啊。他是君王,我不過是一個暗衛,無論是當時還是現在,我都不該送吧!修大哥,你不知道什麼叫做尊卑有別嗎?”

“我只知道君王的命令作為臣子不能違抗。”

而且,你以為你不想送就可以不送嗎?修在心裡偷笑,卻突然看到瀾竟然拿出打火機,作勢要點燃那張迷你版的君主肖像。

“你做什麼!”

“留了三年,還是燒掉算了,反正也送不出去。”

“什麼送不出去啊,你有毛病啊你。把畫給我,你不送我送啊喂!”

“我說修你大早上的叫我來到底是......”這時,外面突然走進來一個人,嘴裡碎碎唸著。

那人穿著一身的黃袍,頭髮卻是亂糟糟的,看來沒有特別梳理過。他在走進來時看見在場的兩個人后愣了一下,全然沒想到進來會看到這種畫面。

而重點是,那兩人裡頭的某個熟悉面孔,是他尋找了三年的那個人。

“瀾......?”

他有點遲疑。

而瀾看到他后,整個人直接呆住,然後在下一秒立刻想要破窗而逃,卻被修拉住。

自知自己不可能逃走的瀾撇了撇嘴,認命地轉身面對那名君王,單膝跪下,“參見王。”

身為君王的男人居高臨下地看著這名青年,眼眶熱熱的,有些不敢置信。

他的弟弟瀾,還是沒有變,臉完全沒變到......腦袋一片空白,他甚至只想到了這些事。

“王,你終於來啦!”修開心地大叫,然後一腳把剛剛那個打火機踢得遠遠的,說:“王,瀾有東西要送你呢!”

啊啊啊,沒想到兩兄弟三年後的相遇竟然也有他,真是不好意思啊。

“瀾,你回來了?”因為不確定,君王又問了一遍。

瀾只好點頭,然後垂著腦袋不敢說話。

君王沒有責怪他的失禮,而是走到他面前把他拉起來,然後奪過他手中的那一張紙。

那時,他眼中一閃而逝的驚慌,被對方盡收眼底。

紙上是一幅畫,而畫上則畫著一名長髮飄飄的少年正站在櫻花樹下,猶如三年前的君王,在那花瓣間對瀾伸出手,遞給他一朵紅花。

他看完畫后沉默了,安靜地看著把頭低到胸口的青年。
 
瀾也安靜了很久。

“......對不起,我一直到現在才送給您。”

“......沒關係。”君王才不會承認自己現在腦袋一片空白。他笑了笑,“我很喜歡,謝謝。我是不是該回禮?”

瀾不敢答應。

良久,他得到了一個擁抱。然後,耳邊聽到的,是帶著哽咽的言語。

“瀾......你終於回來了......為什麼會消失呢......”

旁邊的修很識相地退下了,將空間留給那兩人。

瀾呆愣住,卻又不能推開君王。他不可以和一代君王這樣摟摟抱抱,這成何體統!

可是,沒過多久,他那原本冰封的心,卻被對方的哭聲給瓦解。那堵名為“堅強”的墻一下子碎得稀里嘩啦的。

他的眼角落下一滴淚。

“哥......”

久別重逢,卻不想竟讓自己藏了這麼多年的眼淚傾瀉而出。

白色的聖誕,禮物送出了,卻已物是人非......不,他哥始終沒有變。

終於送出去了。

收了三年的禮物總算送出去了呢。

好開心。

“哥,聖誕快樂。”

“瀾......”君王哽咽著,把自己的弟弟抱得更緊了。

等了這麼多年的禮物,他總算拿到了。

白雪紛飛,聖誕還在繼續著。

他依稀記得在三年前的櫻花也似雪,飄然落著,美不勝收。

他把一株艷紅的花兒送給了自己最親愛的弟弟,把原花種保留在了自己身上,遲遲不肯送出去。

因為知道自己的弟弟喜歡花,所以他特地去了很遠的地方買了,還學了種植的方法,卻始終不肯送出去。

因為擔心一送出去,兩顆心再也無法靠近,他再也沒有讓對方靠近自己的條件與籌碼了。

因為擔心會失去自己生命中重要的親人。

在不遠處的宮殿,是他的書房。

而在那上面花盆中種植的紅花,是他至今送不出的聖誕禮物。

因為那是他......與弟弟最美好的回憶。

三年前他用折斷的紅花討了一個聖誕禮物,決定在對方送給他禮物后順道送給對方,卻遲遲無法這麼做。

三年後,他得到了禮物,那些年送不出的聖誕禮物終於可以有新的歸屬。



嗚嗚嗚,對不起,我很努力了,最後還是亂去了orz因為感覺跟標題越差越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啊啊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10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筆手話|2016聖誕文|短篇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chellesar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寫一封信給聖誕老人...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owersdALL
小說定時更新,歡迎進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