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活動】生命終結與再生之地

作者:子綠│2016-12-20 19:34:04│贊助:1,032│人氣:778
十二月-生命終結與再生之地
 
 



 


圖@小不忍
文@子綠









  泥巴混著糞水,發散出難聞的氣味。

  窄長的水泥房間內沒有窗戶。頭頂上,透過粗鐵柵欄間的空隙,能夠看見滿天星空。雖然夜風陣陣還算舒服,白天時候的艷陽卻叫人難以忍受。

  盤踞在牆邊,或坐或躺了三十幾位菜人,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在睡覺。

  就是今晚。

  今晚是逃命之夜。

  芥雖然才剛被抓進來沒有幾天,卻正好搭上這間牢房裡的逃脫計劃——他自己也不太確定這樣的發展算是幸運還是不幸運?

  幸運的是,他可以少忍受一點皮肉傷痛。不幸運的是,他必須跟著這群菜人一起反抗,沒有選擇,不得猶豫。而失敗的代價⋯⋯可能會死。

  金屬邊條的厚重門外,人類正大笑大叫的吃肉喝酒,相當熱鬧。

  有人正在靠近。

  就連最近才進來的芥也知道,他們是為了「料理食材」而來。

  鏽蝕的鎖被人旋開,開門者捧著空竹簍和勾刃刀,兩名壯漢站在他左右兩側,手裡端著舊時代遺留下來的步槍,防止菜人反抗。

  「喂,雙手舉高掌心貼牆站好啊!都來多久了還要我喊口號呀?啊?」

  包含芥在內的所有菜人都意興闌珊的站了起來。赤裸著上身的他們面對牆壁,將傷痕累
累、菜葉生長稀疏的後背展露出來。

  「唉⋯⋯肥料也給你們了,水也給你們了,白天還讓你們能夠曬太陽,怎麼一個個都長得這麼慢?菜葉還皺巴巴的,看了就難吃!」

  男人毫無憐憫的揮下勾刃刀,切下菜葉的同時還帶走了一些皮肉。

  後背流血的菜人忍著痛,不敢出聲——哀嚎的話會被人類毒打。而且今晚是逃命之夜,他能忍,他必須忍。

  「嗯⋯⋯就這樣吧?反正也沒有幾個人想吃菜啦!哈哈哈哈哈!」

  三人有說有笑的退出房門——他們永遠搞不懂菜人之間的差異,根本不知道有幾名木本的菜人混在裡面。

  他們交換眼神,蹲身從泥土中摸出早已削尖的樹枝,刺入人類的頸部!

  「靠!菜人——

  男人手中的竹簍落地,帶血的菜葉染上了糞土。

  更多菜人圍了上去,更多樹枝刺穿男人們的胸膛。

  他們拾起槍,按照原先計劃,開始解放其他菜籠裡的同伴。

  「菜人逃出來啦!」

  不知道是哪個人類率先發現了這邊的異狀,喊出聲音,讓那些正在晚餐的人迅速武裝起來。

  芥跟其他手無寸鐵的菜人往沒有燈光的外圍逃,打算一路穿過廢墟都市,躲到郊區樹林裡去。

  「快點!別讓他們逃了!」其中一名人類對著無線電大喊,「誰?快去找『先知』!去請『先知』幫忙!」

  距離據點中心最近的人收到信息,一路跑上石階梯。

  整修過的廢墟教堂是「先知」歇息的地方。門後,兩排蠟燭引導出中央走道,走道的盡頭有一位枯瘦的老人深陷在躺椅內,許多青綠橙紅的線連接在他身上,讓他看起來像是個人,又像是台機器。

  「先、先知,先知。」男人將槍背在後,單膝跪在先知面前,「先知,幫幫我們!那些菜人逃走了!」

  先知緩緩睜開灰濁的眼,意義不明的低吟著:「嗯⋯⋯

  「先知!請幫幫我們!菜人們逃走的話,我們就沒有青菜可以吃了!」

  「呵,別緊張啊⋯⋯你們照顧我、保護我,不就是要我在這種時候幫忙嗎?嗯?」先知抬起他那枯瘦的手臂,「好啦,你也快去幫其他人啊?」

  「是⋯⋯是!」

  男人手忙腳亂的退出教堂,並以無線電告知頻道內的所有人:先知甦醒了,大家安靜別出聲。

  先知摸索了一下扶手上的繁瑣按鈕,啟動那些環繞在他身邊的機器。

  先知年輕時候接受過高科技手術,能夠和地球軌道上的衛星群連結,上傳或下載資料——是一套俗稱「新網路」系統。

  不過隨著生態失衡、自然反噬,連帶引起戰爭之後,世界人口劇減,科技退化,還因為有毒物質外洩,造成生物突變,才有了像菜人這樣的亞人種出現。

  先知連上衛星訊號,收縮熱感應鏡頭,俯瞰夜裡的東城。

  先知沒有開口,他將想說的話轉換成電子信號,直接注入到對應的無線電機台裡:「傑夫,你十點鐘方向的矮房裡躲了兩隻。尼克,你三點鐘方向有一小群菜人⋯⋯安迪,去搜索你十二點鐘方向的那棟建築,我看有幾個菜人跑進去了。」

  「好。」

  安迪端著槍跨入玻璃破碎的門框中,室內一片黑漆。

  芥在逃亡途中發現了一對菜人母子,她們太虛弱了,肯定逃不出廢墟都市。芥不忍心拋下她們不管,帶她們躲了起來,希望能撐到人類放棄追捕的時候,再找機會逃出去。

  可惜芥並不知道人類團隊中有「先知」的存在⋯⋯他甚至連「新網路」的事情都不知道。
在先知的引導下,安迪躡手躡腳的來到四樓。他關閉胸前的小燈,將夜視鏡掛在臉上,無聲的跨過那些橫倒在長廊上的桌椅。

  和菜人母子一起躲在房間裡的芥完全沒有料想到會被這麼快發現。

  當安迪踹開門的瞬間,芥反射性的站起身子,張手護在母子面前。

  「趁、趁現在快逃啊!」

  危在旦夕的時刻,芥竟然回憶起自己被人類集團抓住的理由,不由得在心中莞爾一笑。

  槍聲響起。

  專心在母子狀況的芥一開始並不覺得痛。直到他發覺自己全身無力,癱軟在地上、癱軟在緩緩擴散開來的血泊當中,他才驚覺自己剛才做了什麼事情。

  接著他的意識漸漸模糊,最後連人類的腳步聲和槍聲都聽不見了⋯⋯
 

 

 
 
  猛然睜開雙眼,芥站在六面全白的房間中央。

  紫髮雙馬尾、包包頭、尖耳鳳眼的女人身上穿著奇異服裝,完全曝露出她蜂腰巨乳的佼好身材。

  「呦,歡迎歡迎,我等你很久了吶。」女人瞇眼笑著說。

  「妳是?⋯⋯這裡又是?」芥俯瞰自己,身上竟然穿著熟悉的衣褲。他東摸西摸,身上完全沒有傷口,連後背都不覺得刺痛了。

  「我呀,我是亞洲分部顧客滿意度第一名的引夢人,李梅娘娘!」

  她從乳溝間拉出一張識別證:「不過現在是在幫朋友代班,所以我現在是引魂人李梅娘娘呦!」

  「引魂人?」

  明明聽得懂女人說的語言,卻完全聽不懂她在說什麼?

  芥發現有個矮小乾癟、身穿黑色洋裝的女孩躲在李梅娘娘身後。面無表情的她有著一隻怪異的黑鐵手爪。

  「引魂人,就是要引導你們這些死後幽魂的人喔!歡呼吧!能被我李梅娘娘服務到可是你畢生修來的福氣呢!」李梅娘娘灑出七彩紙屑——完全不知道她是從哪裡生出來那些紙片的?

  「所以我已經⋯⋯死了?」

  「正確正確呦!」

  「她們呢?那對母女她們怎麼樣了?」芥著急的問。

  「都死掉了喔。」李梅娘娘不悲傷、不難過的說,「在你倒下以後,安迪繼續追擊,她們的腳程太慢,先是媽媽身中七槍,接著安迪換了彈匣⋯⋯你要不要親眼看看?我可以把當時的畫面調出來——」

  「不。不用了。」芥伸手抹臉,一身潔淨的狀態讓他感到很不習慣。「那他們也會來到這裡嗎?」

  「不會喔。」李梅娘娘將識別證塞回乳溝內,「無論是在第幾號世界,人死後都會先通過篩選:看是要回歸『虛無』或是進行『轉生』。被判『虛無』的人在死掉的時候就是真的死掉了,只有被判『轉生』的人才會來到這裡。」

  「所以他們都真的⋯⋯死了?」

  「沒錯沒錯呢!」

  「這樣啊⋯⋯」雖然跟他們認識的時間並不長,但同樣身為菜人,芥還是覺得有點不捨。「話說回來,那一位是⋯⋯?」

  被點名的小女孩縮了一下肩膀,躲到李梅娘娘身後。

  「她是來自另一個世界的人⋯⋯我看看喔⋯⋯」

  李梅娘娘從乳溝裡抽出紙卷:「艾波,十四歲,氣球商人,死因是自殺身亡?奇怪,自殺身亡的人也可以進行轉生嗎?該不會是事務所的人弄錯了吧?」

  「那、那不進行轉生也沒關係⋯⋯」艾波以極小的音量,唯唯諾諾的說道。

  「轉不轉生可不是由我決定的吶。算了,反正我只是來代班的而已,出問題的話也不甘我的事。」

  這樣隨隨便便的真的沒問題嗎?芥一邊在心裡擔憂,一邊苦笑。

  「嗯,在我帶你們兩位前去轉生之間前,我們還要再接一個人。」李梅娘娘昂首大喊:「馬面姐姐!幫我切換到第四世界!」

  房間裡突然響起了另一個女人的聲音:「妳這個八百多歲的老妖怪,不要叫我姐姐!」

  「有什麼關係嘛,妳前兩天不是才剛過五百歲大壽嗎?我們四捨五入的話都是一千歲呢!」

  「誰跟你四捨⋯⋯哼,工作時候少跟我耍嘴皮子,連上第四世界了,再見!」

  「就是要在工作的時候鬧妳才有趣嘛,你們說是吧?」

  「啊,嗯。」格格不入的芥敷衍回答。

  艾波更乾脆,一點表示也沒有。

 
 

 
 
  冬去春來,艾咪還是日復一日的雨中飛翔,偶爾會帶帶一些小東西回來給灰螢。

  長髮編成的手環依舊繫在艾咪爪上,冥冥之中已經成為她的飾品了。

  「艾咪,妳還有到不雨地去嗎?還有飛過塔姆塔姆村的上空嗎?」

  「咕?」

  艾咪歪頭凝視著灰螢。一如往常。

  「唉,要是妳聽得懂我說的話就好了。」灰螢一邊替艾咪擦乾身體,一邊對她說話。「還是我可以跟妳共享視線的話,我就可以看到不雨地是什麼模樣了⋯⋯」

  「咕?」

  「嗯嗯⋯⋯沒什麼。唉呀!」

  灰螢手一滑,濕潤的毛巾掉落在地上。

  她低頭朝微微顫抖的手掌看——自從失去夏恩的消息,她便食不下嚥、躺不能睡,整個人消瘦了一圈,身體變得十分虛弱。

  而且因為這段期間完全沒有外出去搜集物資,儲糧室裡的食物已經剩下不多了。

  不行,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她得積極起來,去收集食物、收集乾柴,她知道一天腳程內的幾個據點還有資源,她可以去那些地方找找看⋯⋯然後呢?繼續在房間裡望著窗外的雨景,等艾咪有一天能帶來夏恩寫的信?

  也許⋯⋯還有別的辦法。

  她可以前去尋找不雨地,去拜訪塔姆塔姆村。

  「妳會帶我去,對吧?」

  「咕?」

  宛如有道日光照開那團盤踞在心窩上的陰霾,灰螢捧起了艾咪,用臉頰磨蹭她:「艾咪艾咪艾咪艾咪艾咪——」

  「咕,咕!」

  艾咪拍翅掙脫,飛到窗沿上整理羽翼。並用一種「妳再這樣的話我就要飛走了喔!」的警告眼神看著灰螢。

  既然決定要出發,灰螢先煮了一頓熱食補充體力,之後便開始翻箱倒櫃的整理行李。

  歷經整整三天兩夜,灰螢才把整個基地的資源減少成一個房間的量。再將一個房間的東西縮減成五個皮箱和兩個背包⋯⋯最後最後,才濃縮成一個裝烹飪器具和睡袋的大背包、一個裝乾糧和水的斜背包,還有一只裝了其他生活用品的皮箱。

  穿著大斗篷雨衣和高筒雨鞋的灰螢站在雨中,仰頭緬懷這個居住了好幾年時間的據點。跨步離去。

  艾咪以前都是從南方帶回夏恩的信,於是灰螢便決定朝南方走。

  灰螢為了擴張搜索範圍,每隔一段距離就會佈置一個臨時據點。

  各個據點雖然都只有放置少量的資源,卻也足夠讓灰螢安穩的度過遠行開始的前幾天。

  第五天開始,灰螢踏足到以前從未到過的區域。

  有點緊張、有點不安。但她仰望廢棄高樓間隙的灰濛天空,看艾咪在雨中翱翔的模樣,她知道自己並不孤獨。而且她懷有希望,她嚮往著不雨地的陽光。

  失去臨時據點的庇護,灰螢在日落前得先找到一個適合過夜的地方——在廢墟都市中,這樣的場所並不難找,但為了避免太快將身上帶著的物資用完,灰螢得花時間收集附近的資源,因而壓縮到趕路的時間。

  不知道是因為廢墟都市的規模太過龐大?還是從第八天開始,灰螢都只剩早上時間可以趕路的關係?到了第十天,她還是沒能走出雨雲外,還沒走到都市邊緣。

  灰螢有幾天找不到吃的東西,所以開始吃身上的食物。

  她曾想過要不要在一個地方逗留久一點,把背包重新填滿?可是停留下來也是需要吃東西、也需要燒柴過夜,於是她打消了這樣的念頭,繼續前進。

  第十三天,情況稍微好轉,灰螢找到了更多的資源,身上還因此多帶了一個布包。

  第二十天.灰螢錯估了柴薪的燃燒速度,睡醒時才發現自己受寒生病了。

  她不得不停下腳步,留在原地養病。

  等到身體完全康復,灰螢身上的食物都已經吃完。她踏熄餘火,繼續向南移動。這幾天,艾咪都沒有回到她身邊。

  第二十五天?還是三十天?她周遭的建築越來越矮也越來越少,最終她來到都市邊緣。眼前一望無際的泥濘荒地,更遠處有樹林和山。

  她開始懷疑前進的方向是不是錯了?塔姆塔姆村可能不在南方,只是艾咪回來時候必須繞過高樓建築,所以才都會從南側回到基地?

  再往前走就是荒地了。荒地中可不像廢墟都市這樣,可以找到許多舊時代人類遺留下來的資源⋯⋯她陷入自我懷疑的漩渦當中,不敢貿然前進。

  灰螢找到一個能眺望荒地的房間,佈置成據點。

  據點附近的可用資源比她預想中來得豐富,就算要長期居住在這裡也沒有問題。

  艾咪還是沒有回到她身邊。

  是不是迷路了?還是她改不了舊習慣,回去以前那個「家」了?

  灰螢開始逼迫自己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很忙碌,努力不去臆測艾咪的行蹤,努力不去面對荒地的挑戰。

  新的據點在不知不覺中,漸漸有了媲美「家」的完整度。

  黑髮又長了。

  夏恩的信她一直帶在身邊,但雨不停的都市實在太過潮濕,字跡全都模糊成無法辨識的符號了。

  她開始想不起來夏恩信裡的內容,想不起來當時每日每夜期待艾咪替她帶來信件的心情。

  她開始覺得,就算到不了不雨地,就在這裡、在雨不停的都市裡度過餘生也沒有什麼不好。

  「夏恩⋯⋯艾咪⋯⋯」

  「寂寞」在不知不覺中侵蝕著灰螢的心智,等她發現的時候,意識中已經沒有任何堅定的想法,只剩下「無助」和「空虛」⋯⋯

  她決定要在最後的「勇氣」消失以前,再次出發去尋找不雨地、尋找塔姆塔姆村。

 

 
  縱使穿著高筒雨靴,濕黏的泥地還是讓灰螢必須用力抬腳才能持續前進。這讓她感到疲憊。

  遠處的木造矮房是她本來預計要休息的地方,但靠近以後才發現矮房的屋頂只剩下幾根爛木頭,根本沒有避雨的功能。她只好拉緊兜帽,繼續前進。

  灰螢在山腳下的一間鐵皮屋中過夜——這裡很可能是她入山前最後一處人造庇護所,之後就得找山洞過夜,或是在雨中搭建小型帳篷了。

  灰螢沿著若隱若現的柏油道路深入山中,蜿蜒的路徑浪費了她不少時間。沒有接觸過舊時代的交通工具的她不明白那時候的人為什麼要把山路設計得這麼彆扭?不過為了避免在山裡迷路,她還是繼續沿著「古道」步行前進。

  入山後的第一天,很幸運的在路旁發現了水泥屋。

  第二天接近日落的時候都還沒有看到任何建築,只好在路中央搭建帳篷。

  第三天也是一樣。

  第四天,灰螢開始懷疑古道的方向是不是不正確?她覺得自己一直在繞著廢墟都市的外圍打轉。

  同天,她決定偏離道路,直切向上,希望能夠順路翻越山陵,希望山的對面就是不雨地。

  稜線上,疲憊不堪、氣喘吁吁的灰螢眺望雨霧中的千山美景,感到萬分絕望。

  山的那頭⋯⋯是數不清的山⋯⋯

  根本沒有不雨地,根本沒有夏恩信中描述的豔陽高照。

  癱坐在地上的灰螢不知道該怎麼辦?她身上已經沒有任何糧食了。

  灰螢深吸一口溼冷空氣,打起精神——現在不是失落的時候,得快點回到廢墟都市裡,不然⋯⋯會死。

  她拋下了包含帳篷在內的所有裝備,打算全速下山!

  快,快點,再快點!

  連滾帶爬的灰螢勾破了身上的雨衣,嗑破了膝蓋,身體越來越沒有力氣,心跳聲如雷鳴般響亮。

  「咿!」

  腳下一踩空,灰螢直落斜坡底下,腦部受到重擊。

  攤開來的黑長髮浸泡在泥水中,流入水窪的鮮血很快就被稀釋開來。

  「疼痛」喚醒了灰螢,她吸氣、咳嗽、無力站起。她甚至睜不開左眼。

  好痛⋯⋯好痛⋯⋯

  四肢和身體都好痛、都好冷⋯⋯

  雨點直落在臉頰上,她覺得雨滴都比自己的身體還要溫暖、還要讓人覺得舒服⋯⋯

  雪白的身影飛入灰螢的視線內,在空中盤旋。

  是天使?啊,是艾咪⋯⋯

  艾咪,妳回來了⋯⋯

 
 

 
 
  疼痛和濕冷的感覺迅速褪去,重新感受到重力存在的灰螢膝蓋一軟,差點拿臉去撞地板——幸好身旁的男子伸手攙扶了她。

  「啊,謝、謝謝。」

  乾爽柔順的長瀏海遮住了灰螢半邊臉,她下意識的撥開頭髮,和芥四目交接。

  十多年來沒有見到其他人的灰螢瞬間害羞了起來。她推開芥,後退到房間角落。

  她望著芥、李梅娘娘和艾波,低聲問道:「這、這裡是哪裡?」

  「歡迎歡迎!我呢,是亞洲分部顧客滿意度第一名的引夢人——不過現在正在替好朋友代班當引魂人的李梅娘娘!而這位是來自第一世界,身上會長出青菜的芥。以及來自第二世界的氣球商人艾波妹妹!」

  灰螢沒有回話。她手護在胸前,警戒的盯著他們三人看。

  李梅娘娘緊接著說:「按照本來的流程呢,引魂人應該要好好輔導你們這些剛死亡不久的靈魂,滿足你們的要求和願望⋯⋯不過我覺得,既然各位都準備要進行『轉生』儀式,我們就不要在這裡浪費太多時間了吧?嗯?有問題的話現在趕快問呦!」

  「那、那個!」灰螢雖然還沒有從震驚中恢復過來,但她聽李梅娘娘這樣說,知道現在不發聲的話,以後就沒有機會了:「妳說的『轉生』⋯⋯就是我們會重新投胎成為人——」

  「嗯,對呦。到時候你們會失去所有的記憶,重新做人。話說,現在各個世界的人口總數不是平衡就是過量,在這樣的狀態下還能夠被分配到『轉生』名單內的你們可是很幸運的呢!」

  「那、那我可以問一下我剛剛的⋯⋯我是說,關於我『前世』的事情嗎?」

  「可以,當然可以。」李梅娘娘眉開眼笑的說,「其實艾波跟芥也都有問過了⋯⋯我看看,妳是想知道關於『夏恩』的事情對吧?」

  「嗯。啊,還有艾咪的事情⋯⋯拜託了。」

  「艾咪是⋯⋯哦,我看到了,貓頭鷹艾咪。妳完~全不用擔心牠呢。應該說,牠比妳想像中過得還要好喔。」

  「過得還要好?什、什麼意思?」

  「嗯⋯⋯就我這邊看到的,貓頭鷹艾咪有屬於自己的家,最近還孵了一窩的貓頭鷹寶寶呢!」

  「咦?」

  「少年夏恩所在的塔姆塔姆村在幾個月前就周遭村落的聯合軍攻陷了,不過他們的目標是糧食,所以沒有趕盡殺絕。夏恩跟其他塔姆塔姆村的村民現在躲在附近的山谷裡生活,很安全的!」

  「這樣啊⋯⋯」數個月來的擔心,在這時候終於被放下了。

  放鬆的同時,灰螢又覺得很可笑——現在知道夏恩還活著又有什麼用?她都已經死了啊!已經不能再撫摸艾咪的羽毛,不能再寫信給夏恩了。

  「嗯!?」

  李梅娘娘叫了好大一聲,打斷灰螢的思緒,也讓芥和艾波都抖了一下。

  「等、等一下,這資料是正確的嗎?」李梅娘娘瞪著資料看,她整張臉都快要埋進紙裡了。

  「怎麼了?」芥問。「名單錯了嗎?」

  「啊,不,不是名單的問題⋯⋯喂!馬面!喂!」

  ⋯⋯⋯⋯⋯⋯

  「可惡,現在是午休時間吶!我看我還是親自跑一趟好了!」

  李梅娘娘繞過艾波,從沒有一點縫隙的白牆上拉開門扉。

  她在離開前想起了什麼,回頭對三人說:「我不在的這段期間,就讓你們先做個美夢吧!」

  響指。

  艾波眨眼間回到貴族學校的園遊會場上,但她此刻不是氣球商人,而是身穿制服、四肢健全的學生。「小少爺」正拿著兩支冰淇淋朝她跑了過來⋯⋯

  芥的夢境是東城郊區的小湖,身旁的蘋果花少女一臉微笑的在等他說話⋯⋯

  灰螢在「家」中醒來,艾咪逆著艷陽強光,振翅降落在窗框上,發出「咕、咕」的叫聲。雨停後的廢墟都市遠比她想像中的還要安靜⋯⋯

 
 

 
 
  「白你看,今天是第六世界的事件登上冥界報紙的頭條耶!」

  一身黑漆裝扮、黑長髮的黑無常將報紙遞給隔壁桌的白無常。白髮白裝的白無常放下馬克杯,開始讀報:

  「『首都市混亂第二天!全市運轉機能停擺!全是因為大家都變成了小蘿莉?』⋯⋯什麼鬼?」

  「哈哈哈你看內文就知道啦!」

  「才不要,無聊死了。」白無常將報紙摺好,丟到辦公桌角落。

  黑無常不想就這樣放自己的搭檔一馬,她拿了報紙,朗讀:

  「前天深夜,未知的巨大魔法陣將市內所有人變化成年齡十至十二歲左右的小女孩。魔法研究所表示:魔法陣的威力和規模都不是一般人能夠施展的,猜測犯人可能不只一位。魔法警備隊聲明:未經申請的大規模魔法是違法的,甚至可以算是恐怖攻擊的層級。雖然還未能理解犯人犯罪的動機,但他們已經掌握線索,正積極追捕嫌犯——」

  黑無常想繼續說下去,事務所的門被人粗魯的推開,巨響吸引了辦公室內所有人的注意。

  「喂!牛頭呢?還是馬面在嗎?這份轉生名單是怎麼回事呀?」

  「牛、牛頭姐姐跟馬面姐姐她們出去吃午餐了⋯⋯」坐在「閻羅王」位置上,將橘色長髮綁成兩股麻花辮,鼻梁上掛著圓框眼鏡的魚鰓怯生生的縮著脖子問,「名單怎麼了?」

  「這名單是正確的嗎?」李梅娘娘跨步來到魚鰓身邊,將資料抖在她面前,「編號玖柒陸參:芥,跟編號玖捌捌貳:灰螢,這兩位沒有問題,可是編號壹陸捌玖肆的艾波⋯⋯」

  「那、那個!我這邊只負責分類死靈要進入『虛空』或『轉生』⋯⋯他們會轉生到哪裡去不是我決定的⋯⋯是黑無常姐姐跟白無常姐姐⋯⋯」

  「呦,妳說壹陸捌玖肆吶。」黑無常趁剛剛的空擋打開了電腦資料,回答:「那個沒有問題喔,是『上面』的人指定的。」

  「真的假的啊?」

  就算聽黑無常這樣說,李梅娘娘還是不敢相信:「轉生成普通人、轉生成動物、轉生到其他世界或不同的時間軸這些我都碰過,可是『天上人』不是不老不死的存在嗎?而且在很~久以前,創世神屏雲齋就下令不許天上人私自產子了。那為什麼天上界會突然需要能夠轉生的乾淨靈魂?」

  「不知道。」黑無常聳聳肩,「我就說了,這是『上面』的意思。」

  李梅娘娘在原地閉眼深呼吸,呼出一口氣:「好,那就照原定計畫囉?真的不會有事吧?先說好,我是代替夜遊的班,到時候出事可不要叫我負責喔?」

  「嗯,放心吧。有事的話白會負責的。」

  「喂。」

  「好啦我也會負責啦⋯⋯白,不要再瞪我了⋯⋯」

  「嗯。」

  得到答案的李梅娘娘拉了張椅子過來坐——艾波、芥和灰螢現在都在夢境當中,她可以休息一下再回去。

  「話說今天事務所的人怎麼這麼少呀?」李梅娘娘問。

  「哦,我們開始輪休啦。」黑無常說,「農曆七月快到了,到時候我們事務所除了要監控鬼門的狀況,也要支援其他放長假的部門,所以我們在七月之前要先讓一半的人休息個夠,等鬼門關以後再換另一半的人休息⋯⋯哎,李梅娘娘妳到時候要不要來幫忙?」

  「我考慮考慮。」

  雖然李梅娘娘熱愛工作、很喜歡賺錢。可是她回憶起歷年鬼門開時候的情況⋯⋯冥界八成的人提著行李帶著背包到人間去遊玩一整個月,只靠包含決斷事務所在內的兩成公司維持冥界運作?光用想像的就覺得頭痛啦!

 
 

 
 
  「起~床囉!」

  李梅娘娘的聲音從「天」而降。三人先後回過神來,發現自己還在白色房間裡面。

  「沒問題沒問題了。」

  李梅娘娘甩著紙本說:「我們出發吧!」

  三人跟著李梅娘娘離開房間。門外,純白的長廊看不見盡頭。光滑平整的牆面偶爾會浮出細痕,開門。

  從其他房間裡出來的第一人都是身穿黑漆長袍、胸前掛著識別證——一看便知道是引魂人的人。

  芥覺得他們死板的模樣看起來很無聊,慶幸自己的引魂人是走在前頭的李梅娘娘。

  與他們錯身而過的人們穿著不同的裝束,顯然大家都來自不同的世界。

  等待轉生的靈魂在這裡交錯,朝來生前進。

  不知道走了多久、不知道走了多遠,李梅娘娘突然停下腳步,手摸了一下白牆,推開門。

  「灰螢,你的轉生之間到囉。」

  「進、進去以後我要做什麼嗎?」

  「聽說很久以前,轉生前還要先喝下忘記記憶的『孟婆湯』,還有一些繁瑣的儀式要做⋯⋯不過現在都不用了!妳進去以後站在中間就對了。嘿咻!」

  李梅娘娘一把將灰螢推進房間,並在她回神之前關上門。轉生之間裡的燈光一暗,灰螢來不及思考,意識一沈就睡著了。

  再醒來,已是來生。
 

 
 

 
  穿著淡粉色圍裙的店員傾斜提壺手把,濃稠麵糊落在燒熱的鐵盤上。

  她拿起T字木棒,熟練的畫了個圓,將麵糊均勻鋪平,隨即散發出香甜的氣味。

  烤餅的同時,她先擠上一層奶油,從旁邊的保鮮盒裡抓取適量的藍莓、草莓切片、棉花糖球。接著用鏟子將餅折成扇型,放入相同形狀的錐形紙板內。最後在上面插入Pocky棒和草綠色的檸檬馬卡龍做點綴,才微笑的將完成品遞給滿臉期待的格林。

  「哇嗚!」

  瞪大雙眼看著可麗餅的格林活生生就是一頭瘋狂搖著尾巴的小狗,可愛的模樣讓經過的女孩子們紛紛投以關愛的眼神。

  「來。」

  同行的艾斯替他結帳。格林來不及說話,店員就已經將零錢交到艾斯手裡,並以一聲如同可麗餅般甜美的聲音說了一句:「謝謝光臨!」

  「幹嘛突然請我?」格林邊走邊咀嚼著馬卡龍,心中綻開了一整片花海的他還是不忘詢問身旁的艾斯。「我又不是沒有零用錢,而且上次已經給你請過了呀?」

  「也沒有為什麼啦。就突然想要請你⋯⋯不行喔?」

  「沒有說不行呀。只是你下次不可以用『我上次已經請過你啦!』的理由來耍賴喔!」

  「為什麼不行啊?」

  「請客可以延期,但是不行預先請客!就像是送禮物一樣啊?如果你在我生日之前半年送我一個東西,然後等我生日的時候才跟我說半年前送的就是我的生日禮物⋯⋯任誰聽了都會不開心吧?」

  「大概吧。」艾斯不加思索的回答。他並不太在意這種小細節。

  「什麼大概!不管,你發誓,你不可以變成那種讓人討厭的傢伙!」

  「才不會因為這樣就被人討厭啦!」

  「我會討厭你啊!」

  「好啦好啦,如果下次說到要請客的話,我一定不會耍賴。嗯?」

  「嗯。好吧,為了獎勵你,這根Pocky給你吃。」

  明明就是自己花的錢⋯⋯艾斯心裡想著,卻還是用嘴接下了格林手裡的Pocky。

  格林的笑顏燦爛耀眼,使他不得不以最快的速度別過頭,看向遠方。

  「我臉上有東西嗎?」格林果然沒有漏看了艾斯奇怪的反應。

  「沒有啊。」

  「那你幹嘛不看我?」

  「我、我為什麼要看你啊?一直看著你才奇怪吧?」

  「會嗎?如果你一直盯著陌生女孩子的話,人家一定會覺得你很變態。可是我們是好朋友呀?所以又沒有關係。」

  「我想就算是好朋友,也不會有誰一直盯著對方看的啦。」

  「呣,這麼說好像也是⋯⋯」

  「就是這樣。」

  艾斯兩口啃掉Pocky棒,咬沒幾口就吞下肚子了。

  格林一臉惋惜的看著艾斯,然後生悶氣的吃著手裡的可麗餅。

  「幹嘛啊?」

  「⋯⋯艾斯真是個隨便的男人。」

  「為、為什麼啊!」

  「因為你一點都沒有顧慮到Pocky的心情!」

  「它只是一根巧克力棒啊!」

  「才不是!Pocky就是Pocky!是、是⋯⋯神明!」

  「巧克力棒的神嗎!」

  「反正我不想跟不尊重Pocky的人說話。」

  「喂,別鬧了。」

  「⋯⋯⋯⋯⋯⋯」

  「別鬧了啦!」

  「⋯⋯⋯⋯⋯⋯」

  「好好好,是我不對好嗎?再給我一根,我一定細細品嚐、細嚼慢嚥、充滿感情的吃掉它。」

  「早就被我吃完了,哼。」

  「⋯⋯你真的很麻煩耶。」

  艾斯嘴上抱怨,卻不可能真的對格林發火——尤其是正在小口小口啃食著可麗餅的格林,誰能忍心對他生氣?

  艾斯又想起了之前出現的神秘少女,格林的半身:普露。

  他別過臉,不想被格林發現自己臉紅的模樣。催促的說:

  「快點吃完啦,你不是還要回家煮晚餐嗎?」

  「阿!對耶!提亞哥哥說他今天會早點下班⋯⋯糟糕了啦⋯⋯」

  看他慌張的模樣,艾斯真想摸摸他的頭,叫他別緊張。

  不過這樣感覺實在很奇怪,所以最後他還是沒有這麼做。

 
 
  「我、我回來了!」

  「嗯。」

  格林單腳跳呀跳的脫下學校皮鞋。客廳,提亞穿著圍裙,正準備把熱湯端到桌上。

  「咦?哥哥今天怎麼會⋯⋯」

  「我看你還沒回來,就先把家事都做一做了。」提亞說,「順便煮了晚餐。」

  「真是難得。」

  書包滑落肩膀,掉在地上。格林激動的衝向提亞,想給他一個大大的擁抱:「提亞哥哥——嗚!」

  提亞伸直手臂,套著隔熱手套的柔軟手掌壓在格林額頭上,阻止他繼續前進:

  「剛回家,先去洗澡。」

  「哥你嫌我臭!」

  「我沒有。先去洗澡。不然你想等吃完飯再洗嗎?會胃下垂喔。」

  「好啦⋯⋯」

  格林不甘心的脫下學校外套,往浴室的方向移動。

  從頭淋下的溫水洗淨了一天的疲憊。格林哼著即興曲,拿海綿球起泡搓洗身體,接著擠壓洗髮精,連續洗了兩次頭。

  客廳的飯菜香刺激著格林的鼻腔。他很快的洗完澡,伸手去拿門後掛勾上的大浴巾⋯⋯沒有!

  「哥!我、我忘記拿浴巾了!」

  「我在煎蛋,等我一下。」

  「好⋯⋯哈啾。」格林吸了吸鼻子,「不、不好⋯⋯」

  格林覺得再等下去,身體會著涼的。

  曬大浴巾的陽台在客廳的那一端,所以他拿著穿了整天的校服遮身體,躡手躡腳的走到客廳。

  「你、你在幹嗎?」

  看到弟弟摀著下體,一身濕的出現在客廳,提亞嚇得放下鍋鏟,跨步跑去陽台拿浴巾丟給格林。

  「謝——」

  「不要隨便跑出來啊。」

  「我想說哥哥你還在忙⋯⋯」

  「就算是在自己家,也不能不穿衣服跑來跑去呀。」

  明明連看到普露的裸體都不會覺得緊張,不過為什麼?在普露消失之後,見到自己弟弟的身體反而會讓他覺得害羞?提亞百思不解,也盡量不讓自己去想這個問題——他把問題歸咎於當時普露離開時候偷親了自己臉頰的突發行為。因為他知道「鏡屋」的傳說,知道普露是格林潛意識的具現化⋯⋯他覺得有必要找時間跟弟弟談談性向問題。
 

 
  深夜,輾轉難眠的格林起身來到全身鏡前,月光映照出他的臉孔,使他想起了少女普露。

  他想起普露說過,就算幻影消失,她也會存在於他的心中。

  可是為什麼身為男生的自己,體內卻擁有著少女的靈魂?

  也許,是因為他的「前世」就是個可愛的女孩子吧?——格林看著鏡中的自己,玩笑般的這樣想著。

 
 
 

 
  木板階梯發出嘰喳聲響,火師26帶著旅人來到二樓深處的房間。

  「到了。」

  「呼,好冷啊。」穿著斗篷和大背包的旅人反覆搓著自己的手臂取暖。「本來想說夏天時
候來黑雪城會比較溫暖一點,想不到還是冷到讓人受不了。」

  「這樣已經算很溫暖囉。」

  「可是我看到路旁的雪堆都還沒有融化呀。」

  「那個基本上是不會消失的啦。」26苦笑,「印象中只有最炎熱的幾天會完全看不到雪,除了那個時候之外的黑雪城可都是一片白色世界喔。」

  「哈⋯⋯哈哈⋯⋯」

  「等我一下,我來幫你點燃火爐。」

  「嗯?」

  棕捲長髮的26拿了幾塊柴薪,丟進火爐裡。她從橘色袍衣裡伸出白皙手臂,向前一伸,柴塊隨即發出劈啪聲響,燃燒了起來。

  「咦?真厲害。不用打火石嗎?」

  「不、不用⋯⋯等一下,你不要過來!」

  「嗯?怎麼了?哇,是黑色的火焰,好特別。」

  「不、不要看啦。」

  26一直想用身體擋住旅人的視線,無奈她實在太嬌小了。旅人直接伸手略過她,心滿意足的烘著手掌。

  「等一下啦!」

  26一揮手,爐裡的火焰完全熄滅,周遭的溫度瞬間降了下來。

  「為什麼啊?」旅人又開始打寒顫了。

  「嗯⋯⋯」

  26猶豫了一下,緩緩說明:「在黑雪城裡,有天賦操縱火焰魔法的人,就能夠成為『火師』,負責到處點燃火焰,或是吸收掉那些意外產生的火。」

  「像妳一樣?」

  26點點頭:「火師的情緒會影響火焰的顏色,一般來說都是紅色的,而充滿負面情緒的黑色火焰⋯⋯在這裡被視為是一種不吉祥的徵兆。我們這裡的人認為,黑火會使人生病,或讓家人死亡。」

  「真的假的?那我會不會——」

  「但那只是傳說而已。」26苦笑,「黑火跟紅火除了顏色不一樣之外,其實熱度、燃燒速度都是一樣的。所以不要擔心會因此而生病了。」

  「這樣啊⋯⋯那可以再把火焰點起來了嗎?我覺得好冷。」旅人卸下背包,盤腿坐在火爐邊。

  「喔,好。」

  26再次點火,黑火在爐中搖曳。

  旅人決定不管傳說是真是假,他凍得沒有心思去管詛咒或生病的事情,上半身前傾到火上,盡全力的吸收火焰傳來的熱能。

  看旅人如此不排斥黑火,26笑了笑:

  「雖然你覺得沒關係,但要讓整理房間的服務生看到黑火的話,我可是會挨罵的⋯⋯我可以在這裡待一下,試試看能不能喚出紅火嗎?」

  「喔,好啊。我正好可以跟妳請教一些關於黑雪城的事情。」

  「好呀,想問什麼?」26凝聚心神,爐中火焰搖曳了一下,依舊是黑色的。

  「首先⋯⋯為什麼櫃台的人叫妳『26』呀?那是妳的名字?」

  「嗯,算是吧。那是我們成為火師之後得到的編號,除了可以當作名字來用之外,也代表每一位火師負責的區域。像是97、14⋯⋯之類的,你之後看到跟我一樣穿著橘色袍衣的人,他們都是城裡的火師。」

  26側身秀出背後大大的數字「26」。

  旅人點點頭——他總覺得剛才26提到火師「14」的時候,臉色黯淡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錯了?

  26又試了一次,火焰的顏色比剛才好一點,變成了深紅色。不過26沒有起身離開,看來還是不滿意。

  「那你呢?⋯⋯先生?為什麼會想來濕濕冷冷的黑雪城旅行?」

  「啊,說起來我都還沒有自我介紹哩。」旅人搔搔頭,「我叫做芥,是幽樹城裡的藝術匠⋯⋯學徒?因為一些事情所以決定出來旅遊,見見世面,尋找靈感。」

  還不到大師程度的芥說到「找靈感」的時候,自己還是會覺得有點羞愧。

  「我聽過幽樹城!聽說那裡有著用不完的木頭?連城牆都是木頭做的?」

  「哦,對呀。遠遠的看會以為是森林的一部份,根本認不出來那是幽樹城的外牆喔。」

  「而且聽說幽樹城不會下雪?」

  「所以我才會覺得你們黑雪城怎麼可以冷成這樣?我開始後悔第一站就來黑雪城旅行了。」芥開玩笑的說。

  「待久了就習慣了啦⋯⋯對了,那個『藝術匠』是什麼?」

  「哦,藝術匠啊⋯⋯」

  芥開始說明鄰近於無盡森林、擁有豐沛木材資源的幽樹城中有著許多木匠,木匠之中還可以細分成:建築匠、細工匠、兵器匠、藝術匠等等不同的細項。

  而藝術匠專精的技法便是製造出精美的木雕像。傳統的藝術匠以開店為目標,有了店面以後,客人可以支付少額的入場費用,到店裡欣賞雕像,還可以聽匠人說故事。木雕像可以說是「故事」的載體。

  「好特別的文化。」26聽得出神,「難以想像耶。」

  「我們也從沒想過在黑雪城這裡有負責點火的火師文化呀。」

  「可是你剛剛說店鋪⋯⋯那你這樣出來旅遊的話,沒有關係嗎?有其他人負責看店?」

  「沒有,我把店關起來,暫停營業了。」

  「咦?為什麼?」

  芥嘆一口氣,說起幾個月前,來到幽樹城裡的一群黑衣男子,以及他們開辦了木雕展場和新制度的事情。

  「怎麼可以這樣?」26輕皺眉頭,「這樣不就會影響到藝術匠們的收入了嗎?」

  「對呀。所以就算開著店,也沒有什麼人會來。大家都漸漸習慣去展場看木雕了。」芥反問,「那你們火師呢?如果大家都持續不斷的往爐裡丟柴,維持火焰的話,你們不就⋯⋯」

  「哦,我們沒差啊。」26說,「家庭或店家都是和我們火師協會訂下時間契約,收取月費、季費或年費的。契約時間內,只要有需要就可以叫喚我們過去,不過火師登門需要有負責人在家,所以如果太頻繁叫我們過去的話⋯⋯他自己也要一直待在家裡,哪裡也去不了。」

  「哦,原來如此。」

  「而且火師是操控火焰的高手,除了點燃之外還能讓火焰消失——很少人會為了省下那一點點的契約費用,就冒險用打火石點火啦。因為要是不小心在點火的時候把自己的家給燒掉了,不就得不償失了嗎?順帶一提,沒有跟火師協會簽訂契約的火災受災戶如果要請火師前去滅火的話,可是要收取額外的出勤費用喔。」

  「連這麼細節的東西都設計好了啊?火師協會還真是厲害。」

  「因為是歷史悠久的組織了嘛。」

  26再次嘗試,火焰已經轉變成玫瑰紅了。但她還是不滿意。

  「嗯⋯⋯雖然還沒想到改善幽樹城現況的新方案,不過總覺得有來黑雪城旅行真是太好了。」芥維持著烘手的動作,「不過這裡真的太冷了。」

  「能夠讓你得到靈感真是太好了呢!啊,對了,剛剛說到藝術匠⋯⋯所以芥先生有帶木雕在身上嗎?」

  「哦,有啊。我有帶些小的在身上,用來推廣我們幽樹城的傳統文化。」

  芥從背包裡找出了一塊手掌大小的白菜木雕。

  26接過木雕,小心的捧在手上。白菜細緻的工法連上面的葉梗和紋路都清晰可見。除了顏色不對之外,從各個角度看上去都會覺得那是一株剛採下來的新鮮蔬菜。

  「哇!好精緻!」

  26的眼睛就快要貼到木雕上面去了:「感覺是一塊很好燒的柴薪耶!」

  26沒有忽略此刻的好心情,伸手朝爐火一推,火焰收縮後綻放出透亮的橙紅色。

  26滿意的點點頭。

  「哦!好美!」芥讚嘆那宛如藝術品般的火焰,同時,對黑雪城的火師又增添了一份敬畏之心。

  「這才是我要的漂亮紅火!」

  「的確是很漂亮⋯⋯那個⋯⋯你剛才說我的木雕是很好的柴薪⋯⋯那應該是開玩笑的,對吧?」

  26愣了一下,隨即和芥一起爆笑出來。
 

 

 
 
  未知的致命病毒襲擾了天上界。

  雖然在創世神、初代神王、永生的太上皇:屏雲齋的威能下,病毒很快就受到控制。但包含現任神王宿律火在內的一小部份天上人出現了重病症狀,並在短時間內失去生命跡象。

  痛失愛女的屏雲齋創造了新的角術,將宿律火的靈魂碎片植入木偶當中,再以百位天上人的魂魄支撐,企圖復活宿律火。

  「太上皇!死者已矣,生者如斯啊!」

  擅闖屏雲殿深處,企圖阻止術式進行的公主:多明,此刻正被屏雲齋的角術箝制在半空中。

  「永生者!不死!」

  憑著一己意識創造了天地的屏雲齋怎麼能夠接受天上人會死的事實?而且死的還不是其他天上人,而是她注入了全部的愛與關懷的女兒宿律火啊!

  加上孫女多明的靈魂,人偶的長睫毛微微顫抖,接著緩緩的睜開了眼。

  「啊,孤的愛女呀,汝終於甦醒了吶!」

  捲髮半遮的小巧臉蛋出現在宿律火的視線內,她擔憂的問:「汝覺得怎麼樣?有沒有哪裡不舒服?還記得孤是何人嗎?」

  「我⋯⋯我不知道⋯⋯」宿律火只要一動腦,太陽穴深處就隱隱抽痛著,「這裡是哪裡?我是誰?⋯⋯我、我不知道⋯⋯嗚!」

  「好、好,別想了、別想了。汝回來就好、汝回來就好。」

  嬌小的她擁抱住自己,但宿律火根本不知道她是誰?只能呆坐在原位,靜靜的等她鬆開手。

  接下來幾天,宿律火逐步認識了這個地方:天上界、神兵、掌管各個世界運行的百位官員,以及創造出她的「母親」,屏雲齋。

  母親對她百般呵護,滿足她的一切需求。

  雖然「時間」在天上界是一種相當模糊的概念,但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屏雲齋還是希望愛女宿律火能夠趕緊回到神王的位置上,替她管理整個天上界。

  這天,屏雲齋喚宿律火來到屏雲殿深處房間,向她施展了新發明的角術——

  一個能夠喚醒回憶的角術。

  接下來幾天,宿律火夜夜在惡夢中驚醒。從曖昧不明的恐懼感,到後來漸漸記住了夢的片段:鐵鏽和油污的氣味、機具運轉的雜音、充滿了粉塵的空氣⋯⋯宿律火不知道那是哪裡——她趁清醒的時候問過僕人、問過官臣、也盡可能的到天上界的各個地方去巡視,就是沒有見到任何像是夢境中的地方。

  那也許是在其他世界?宿律火不太確定。

  她只知道,身為神王的她不能任意穿梭到其他世界。她身上強大的「力量」會對「世界」造成影響,弄得不好,說不定會讓那些世界消失不見。

  屈辱、痛苦、飢餓⋯⋯屏雲齋的回憶角術越挖越深,終於,宿律火在夢中見到了黑鐵右爪,想起了另一個名字⋯⋯

 
  艾波。

 
  「嘿!艾波!」

  難分天地的夢境中,女子旋轉著身子飄落在她面前:「還記得我嗎?」

  「不記得⋯⋯啊,妳是⋯⋯李、李梅⋯⋯娘娘?」

  「叮咚叮咚!答對囉!」李梅娘娘比了個大大的O,「創世神真是厲害,竟然連前世的記憶都被她給挖掘出來了。」

  「前世⋯⋯我⋯⋯我是神王宿律火⋯⋯也是氣球商人艾波⋯⋯我——」

  「好了,停!」

  李梅娘娘彈了個響指,艾波的頭痛症狀頓時舒緩了不少。

  「天上人是長生不老的,但這次的突變病毒證實他們還是可以被殺死的。然而糟糕的是,宿律火的靈魂有一塊被我們的創世神掌握住,不完整的靈魂沒有辦法進入轉生系統,而且也沒有辦法完整復原成死前的模樣。

  「我在替你們『引魂』之後有去詢問冥府高層的想法,是他們決定送上一個乾淨的靈魂代替原本宿律火的靈魂。反正天上人有著無盡的生命,只要時間久了,誰是真正的宿律火就變得不是這麼重要了⋯⋯只是沒有人料想到創世神會發明出喚醒記憶的角術,這倒是讓我們很緊張。」

  「緊張?」

  「嗯,一般人就算回憶起前世的片段,也會將其視為夢境或是一種幻象。可是妳不一樣,妳轉生成天上人,還被用了強硬的手段憶起前世。我們擔心,妳前世的記憶和後來建構起來的人格有所衝突。」

  「那會怎麼樣嗎?」

  「我們也不知道。有可能兩個人格互相衝突,只剩下其中一個。也有可能兩者混淆在一起,使妳分辨不出前世與今身之間的差別,妨礙妳在天上界生活。」

  李梅娘娘收起笑容,嚴肅看著艾波:「無論是一種發展,我們希望能夠在那之前,盡可能讓事情不會變得更複雜。因為根據我這段時間以來的觀察,事情如果不照我們偉大的創世神的期望發展,她就會想盡辦法去實踐——甚至不惜去破壞規律或法則這些會影響其他世界存亡的『至高原則』。」

  「雖然聽得不是很明白⋯⋯不過感覺會變得很糟糕。」艾波用她前世的語調對李梅娘娘說話。

  「所以我破例出現在這裡。艾波,我問妳,假如有一天,妳完全回想起前世的記憶,妳還有自信能夠扮演好『宿律火』這個角色嗎?」

  「記憶⋯⋯宿律火⋯⋯」艾波猶豫了一下,「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到時候會發生什麼情況⋯⋯而且我也不知道該怎麼扮演『宿律火』⋯⋯」

  「說的也是。」李梅娘娘重展笑顏,「要扮演一個人是很困難的。要扮演一個從來沒見過面、沒說過話的人,那是不可能的。不過,只要妳繼續扮演好她的女兒,偉大的創世神應該就不會再去想一些奇奇怪怪的角術了。」

  「女兒⋯⋯嗎?」

  李梅娘娘笑了笑:「我看過妳的前世,我知道這對妳來說可能有點困難。不過這又不是什麼不好的事情,就去努力看看吧?」

  「就算妳這麼說⋯⋯我還是沒有什麼自信⋯⋯」

  「大家一開始都是一樣的啦。我一開始當引夢人的時候,也是緊張得要命哩!」

  「那、那好吧?」

  艾波握了握黑爪。意外的,這讓她感到有點懷念。

  「呼,那麼!」

  李梅娘娘彈了個響指,艾波覺得腦袋一緊,大量的資訊從深處湧現出來。

  「這、這是什麼?這是怎麼回事?我的頭⋯⋯我的頭!」

  「與其讓妳前世的記憶一點一點的被挖掘出來,我想,不如就在這裡讓妳完全想起來好了。雖然等妳醒來以後會覺得很混亂,不過幾天之後就會恢復正常了⋯⋯應該啦!」

  「嗚!」

  老舊工廠裡的尼洛先生、園遊會上認識的伊娃小姐、神秘的「小少爺」還有富翁卡澤先生⋯⋯黏膩噁心的回憶全都回到艾波腦中。她跪倒在夢境中,身體不停的顫抖。

  「放輕鬆⋯⋯放輕鬆⋯⋯放輕鬆——」

  李梅娘娘的聲音越來越小。

  艾波突然坐起身子,衣裳被汗水沾溼,黏貼在皮膚上很不舒服。

  取回前世記憶的艾波精神恍惚的過了好幾天。

  紅葉片片飄落。她站在庭院裡,再一次的習慣了這具長角的身體和一身輕飄飄的服裝。

  「宿律火!汝在何處?宿律火!」

  屏雲齋在殿內大喊。艾波不知道她今天想幹嘛,但她想,就算是創世神,也只是想要一個能夠說話的對象陪在自己身邊而已吧?

  於是她回應:

  「母親,我在這!」
 


 
 
 
  End.






 
 
 



(後記改天再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2057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每月之星

留言共 10 篇留言

煙嵐御風
所以那個浮游...

12-20 20:20

子綠
浮游怎麼了!?浮游不是已經完結很久了嗎XDD12-20 20:23
煙嵐御風
沒有要繼續嗎?那個小世界挺喜歡的

12-20 20:26

子綠
竟然ww那篇應該不會續,有類似世界觀(更有趣)的故事。不過我還沒有決定要不要放上來。12-20 20:29
黑曜
這個是...萬華曈之術!!!@口@

12-20 20:28

子綠
「你現在突然想把小屋裡的作品全部看完⋯⋯你現在突然——」12-20 20:46
黑曜
其實,我之前有追Minecraft系列的(笑 讓我印象最深的大概就是骷髏師徒吧,雖然師傅沒啥戲份(笑

12-20 21:11

子綠
因為那是第二集(還是三?)才加上去的角色嘛~一開始只是想隨便寫個故事所以沒有規劃的很好XD12-20 21:15
KR
請容我明天考完試之後在細看

12-20 21:20

子綠
慢慢來沒關係。本篇很長,而且是結合前面十一篇故事的大完結!12-20 21:35
小不忍
原本是支持97x26的cp,現在覺得芥和26也不錯噠。
心疼艾波,不要記起過去啊!!!作者!!
這次的總和篇真的把你所有的邏輯細胞都使上了吧要湊因果和套路,辛苦辛苦!

然後一月要寫什麼(!!

12-20 22:18

子綠
為什麼不先讓我開個慶功宴(一人份)之後再問我一月要寫啥啊!(爆頭痛哭)12-20 22:29
青鷹71
所以一月的咧(敲碗
(被揍

12-20 22:56

子綠
幹。12-20 22:59
人一兌
這是一個故事大團圓的概念。

12-22 12:25

子綠
沒有錯啦!12-22 13:51
曲蘿幻
昨天好「早」看完這篇
然後後悔GP太快按下去 (沒辦法多調整巴幣T_T)

很精彩的嘗試

12-23 01:56

子綠
沒關係沒關係~比起巴幣,看到留言更開新 ^_^
12-23 12:05
震撼教育
之前的我還得慢慢追玩 TAT 看到一半發現看不太懂...

這種故事是我一直以來都很想寫的呢! (串聯

12-29 19:39

子綠
別氣餒XD每個月都是短篇小說,追起來應該沒有什麼壓力XDD
來玩玩看串文吧!12-29 23:14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fishhead858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活動】方... 後一篇:2016每月之星後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原創小說…………☆ (1)

晶王 (0)
前傳:紅 (17)

【巴哈姆特活動短篇】 (17)

【都市短篇系列】 (8)

【短篇雜談】 (9)

【愛情】她,紅格子襯衫 (1)

【愛情】秋霧 (1)

【奇幻】雪人村 (4)

【中篇都市】浮游子彈 (38)

【空氣少女】風的艾兒與聖騎士瑪姬 (1)

【短篇科幻】二三二三 (1)

【中短篇科幻】人生規劃局 (1)

塔客協會 (0)
【第二屆塔塔夏】仟佰 (6)
【第三屆塔塔夏】行冥者 (4)
2016每月之星 (13)

安價小說 (0)
【安價×穿越×孤島】 (10)
【安價×異世界冒險】 (5)

×××暫停更新××× (0)
夜暮之曲 (3)
機器狼日記 (2)

☆…………同人小說…………☆ (0)

二創短篇 (3)

Mabinogi (0)
瑪奇,徘徊在世界邊緣【斷尾】 (9)

League of Legends (0)
I - 晨曦破曉時 (5)
II - 群星閃耀時 (54)
III - 日月交替時 (51)
其餘短篇 (3)

Diablo lll (0)
李奧瑞克歷險記 (35)

Minecraft (1)
它的故事 I - Him (47)
它的故事 II - Assage (38)
它的故事 III - Nuono (40)
它的故事-圖片 (4)
生存吧!傳說【接文小說-停更】 (1)

刀劍神域-SAO (1)
琥珀紅的藥水師 (28)

Splatoon2 (0)
若葉射手莉莉姆 (6)

【心得】 (26)
【子綠看動畫】 (2)

☆…………其他…………☆ (0)

【日記】 (61)
九月七日-年度回顧 (4)
日誌RO (2)

【模型】 (7)

【塗鴉】 (4)

隱藏文章 (11)

未分類 (0)

enchnater000all
SRPG 眼中的世界 試玩開放中! https://store.steampowered.com/app/81107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3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