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0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 柳順 霜雪的白,是伴隨死亡的色彩

作者:莫離│2016-12-19 06:48:27│贊助:68│人氣:117

         「和死國寒冷相比,真是對這世上生物的溫柔恩典。」
           
           薄細如紙的冰面連片羽毛輕觸都會粉碎綻裂,卻有一道倩影踏雪無痕
          
           
           很偶爾
           她會隨著足以奪人性命的北風四處遊戲。
           像是要與它比試速度,來證明孰優孰劣。

           粉色長髮與風精相纏,雙眸藍輝如湖光照映。
           矯健雙腿,和豹貓動物一樣有著優美的曲線。
           看似嬌柔卻蘊含著力量。
           水手間耳語相傳的水妖之舞也不過如此。
           她的美麗無從比擬,超越了肉慾與忌妒。

           她不需要同人搭船或駕車,忍受那顛沛流離的跛路行
           那美人借力蹬躍,僅以雙足便能疾馳在這銀白的死寂世界。
           陸上最速豹科猛獸時速約為一百二十公里左右
           然而她卻輕易超越這速度三到五倍之上
           即使最為敏銳的獸與獵人也不可能用雙眼捕捉到她的身影,顯然是她快得不可理喻。

           要形容北風有很多種修辭
           是狂亂而且不受控制的野馬、還是冷峻又隨心所欲的女郎,也或許都是
           她的旅途既依歸風,那迷失了路途也是情有可原。

           逐漸的,無法不踏上結冰的沼澤濕地
           她很不喜歡踩到那灰塵泥土和雜草糾結黏膩並凍在一起的物體的感覺。
           把冰水混合砂土在凍起來,那髒污感實在令人不適。

           她激靈一跳,讓柔嫩的足心踩上沿岸樹枝。
           手心輕扶斑駁粗糙的樹皮,從遊戲奔馳的迷離中回神才發現自己失了歸途路。

         「這是何方,我在何地。」
           灰濛濛的霧沼之中,她瞧不見可做路標的印記。
           能依循的北風又停止了它的賽跑遊戲,雖然有些心惶卻也見怪不怪了。
           
           正當少女想尋找沼澤雪地中窩藏的兔子
           將牠抱在懷中,聊做等待北風再次吹起前打發時間的玩具時。

           一聲聲口哨夾帶男人看見美麗尤物的猥穢口語在周圍傳起。
           其內容,不外乎盡其所之能事的騷擾與垂涎。
           
           美人的麗睫輕垂,森冷無所起伏的臉蛋兒連一絲憤怒也沒有。
           只是依循著本能,清唱起敘事詩般動聽的音節。

         「我踏足世界穿越那白靄雪地,北風耳語說她會伴我相依。
             點碎了冰湖輕掀起漣漪,化作風靈去逗弄小鹿耳鬢。
             誰知他一念心起,我便失了那歸途足跡。」




         「這個時候唱歌,這女人的腦袋瓜是不是不太妙啊...」
           帶著淫穢眼光的賊人們訕笑起來,或許遇到寶了。   
           這麼個尤物卻有個不好使的腦袋,那壓在身下聆聽嬌喘必是輕而易...



           撲通
           一團東西落水的聲音在眾人耳邊響起。
           他們還沒有反應過來,而是將眼睛的注意力都放在剛才說話的同伴脖子上
           頭不見了...不,正確來說直到剛才那頭顱還黏在那上面。
           沒有經過清洗的黏膩髒馬尾本來還隨著他哈哈大笑晃著呢。

           血柱沿著頸部的斷面,從那顯而可見的粉色血肉上噴濺著。
           他們再把眼神往上移去,卻沒看見那歌唱的女孩。

           脫序的倒抽口氣聲音此起彼落
           其中一名同伴受不了那身首分離的畫面,下意識往後退了一步。
           在這突如其來的狀況發生下,很快地就會引發連鎖而讓賊人獸散吧。           
           不過他們卻沒有逃跑,並非是他們勇猛過人,那原因很快地得到證明。

           眼角餘光剛捕捉到同伴退一步的畫面,就出現一抹劍刃揮過的寒光。
           他只退了一步,落到地上的東西卻也多了一顆。

           當身體因死亡而不止抽搐時,那道寒光再度出現並輕鬆的將其從中切開。
           分成左右兩半的身體往兩旁倒下,立刻湧出酸氣的臭味。
           粉紅色的內臟在斷面攤開,流滿一地。
          
           本還流淌著熱血竄流的色欲,賊人們的心不得不因那恐怖而凍結。
           一股寒意卻從腳底竄至腦門,一群人連動也不敢亂動。
           只要有人動一步,就會有一個人的肢幹像腐爛的石榴花落下。
           有時是耳朵、有時是手、鼻子、下顎、一隻腳。
           孩子摧毀玩具的零件般快意
           濺出的血沁染整片雪地

         「本想拎起兔子一起遊戲,誰知豺狼卻想舔拭血腥。」
           在樹梢上,少女晃著修長雙腿繼續歌唱。
           看似手無寸鐵,她也不想觸碰那髒臭的血。
           便握起冰雪,在纖掌中凝起一把細長彎刀用以割喉放血。

           一開始確實很奏效,少女並沒有繼續殘殺他們。
           認知到只要不動,就不會受到攻擊這點

           實在是大錯特錯

           一開始雖然害怕,但賊人們還是嘗試發動攻擊。
           光是將弓箭抽離箭袋便馬上失去了那連著手腕的掌心。
           
           就算大多數人一起動作
           偶爾幸運的將箭搭上弓弦,在拉動前便又失去了它。
           割除的地方都不會馬上致死,不外乎成為一種【戲弄】。
           痛叫哀號、摀著斷掌轉身逃走便再度人頭落地。
           只要看過幾次,即使不願意也都心知肚明,便沒有人想逃走了。
           

           攻擊開始前就會被無效、無法逃走、不被准許移動。
           那接下來的路很簡單,不是死,就是被玩到死。
           少女開始將這一切變成在他們轉身逃走時,才會痛下斬首的遊戲

          
          

           斷頭臺是表演舞台,而對手則是讓表演到達高潮的舞者。
           舞者死前的驚呼或是恐懼的表情,都是至高無上的獻禮;
           對觀者而言,是殘留在腦海心裡,久久揮之不去的聲響陰霾。
         「牢記在心」便是斬首這藝術的極致目標。

           鋼琴如果是人類造出來傳達天使聲音的器具;
           那斷頭臺當然也是,一種模仿上帝生殺大權的藝術存在。

           少女的嘴角泛出若有所思的微笑,囀囀吟詠。
           華奢細頸上圍繞一道死線,猶如珊瑚首飾般地環在頸部週遭
           歌聲震詠,極度甜美而哀切,聆聽之間讓賊人懼極而啜泣。
           
           沒有人能逃離突如賜予的死亡。
           遍地鮮紅,最終也掩埋在夜裡的飛雪之下。



         (完,這是一個被辛希亞沒思考的自動反擊殺死的倒楣賊人的小故事OuO)
           有沒有千字就不知道了,本來想寫馬卡馬卡但發現拯救的速度超快!)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916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0喜歡★jin23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深淵的幻影... 後一篇:【RPG公會】 蒂奧托...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