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9 GP

番外編 ⑥ 『另一件未竟之事』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2-18 17:55:42│贊助:344│人氣:8008


「即使我們已經做到了這種程度,這作戰還是不能順利進行嗎……」
「是嗎?但我認為這是一次很棒的作戰呢。被安妮和琉茲小姐的演技欺騙,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不也是被巧妙地引入陷阱了嗎」
「這樣啊。……但琉茲小姐的拙劣演技,以及安妮羅潔在關鍵時刻掉鏈子────我僅僅記住了這極具衝擊性的兩點啊」
「你好吵呦,昴」
昴一邊等待著食堂作戰的結果,一邊回想著之前發生的事情,安妮羅潔不禁插了一嘴。她的臉頰熱得發紅,從身體姿態也可看出她的非常害羞,昴總覺得這樣的她看起來才是與年齡相符的少女。
安妮羅潔的提案────姐弟關係修復作戰的概要很簡單。
在愛蜜莉雅的提案中,昴對其中一部分感到難辦,這個問題就是────使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持有共通的目的,然後使他們處於同一個場所。
關於這一點,安妮羅潔企圖利用法蘭黛莉卡與加菲爾之間共通的『回憶』,來突破這個問題的困難點。
法蘭黛莉卡常常做的那個肉餅,據說好像是她從在『聖域』時候開始就是拿手菜。但是,甚至連加菲爾也會做肉餅,這件事是個未知數,
「法蘭黛莉卡以前經常提起。這製作肉餅的手藝是婆婆大人教的,是母親曾經為她做過的充滿回憶的料理。當然,不僅僅法蘭黛莉卡,作為弟弟的加菲爾大概也是吃肉餅長大的,所以從琉茲那裡繼承這門手藝的可能性也很大哇。根據我們所見,加菲爾也不愧是婆婆醬的孩子啊~」
「妳看透了這一點,對於妳這洞察力我並沒有否定意見。但我認為妳有問題的部分,是這洞察力之外的演技部分啊」
「呣……」
安妮羅潔一直保持著鼓著臉蛋這種狀態。
從抓住法蘭黛莉卡,直到編理由把她送進廚房為止都很順利。問題是促使她進廚房的動機,以及安妮羅潔抹去她關於突然做肉餅疑問的方法────
「不吃肉餅就會死,這種病多麼奇怪啊。臣服於肉餅」
「你說的稍稍有一點不對呦。而且你怎麼樣也要對我道個歉……」
「的確有一點。這樣的話,我也一起對你道個歉吧」
「沒,沒辦法呢。愛蜜莉都這麼說了,真是沒辦法了呢!!!」
安妮羅潔的臉已經紅透了,但她仍在全力配合著愛蜜莉雅的誘導。
昴將視線從那溫暖的百合場景移開,看向了桌子另一端存在感漸漸薄弱的琉茲。
「琉茲小姐,妳現在的表情,好像對將加菲爾按照計劃推進陷阱抱有罪惡感啊」
「那種事……不不不,等下!為什麼要用這種如此尖銳的說話方式啊,像要把我本來很微弱的罪惡感放大一樣。不要啊……心臟有點痛啊」
面對著昴這惡意滿滿的發言,琉茲卻也稍稍恢復了往日的神情。
正是這樣,她也意識到了昴這樣說的目的就是為了讓自己的神情恢復過來,
「現在感覺有些呢。老身覺得到現在為止都很好,但目前稍稍有些困惑呢。當然,恢復他們兩人關係的確是一件好事。但……」
「這樣的話,並沒有煩惱的必要呦。那兩人的話一定,並不是說放著不管,就一定不能回到從前的關係。這樣的話,既然結果不會變。我們只是想稍稍快一點得到這同樣的結果罷了。……但是,我認為越快越好啊」
「為什麼呢?」
「別彆扭扭的時間是無用的,還浪費了寶貴的快樂時光。人類,說不定什麼時候就會死去,這樣的話,趁著生命的沙漏裡的沙子還多的時候行動不是更好嗎?」
「────」
琉茲對著昴的這般發言驚訝地瞪圓了眼睛,然後無力地歎了一口氣。
「昴小子你,就是那樣啊。好像生活方式一點也不迷茫呢」
「並不是那樣的。就連我,也是會被微小的事情牽制住而迷茫的傢伙不是嗎?但是,我打算不再為不煩惱也可以的事情而去煩惱了,今後我也想不去為那些事情而去煩惱」
「不煩惱也可以,的事情」
「嗯。因為想為其修復關係的兩人在那裡,而且幫他們修復關係又能讓大家開心。這樣的話,因為沒什麼可煩惱的,所以就幫他們修復關係好了。因為有想一直在一起的人,所以煩惱什麼的就以後再說吧,總之暫且先就近用『EMT!』打聲招呼吧。我最近這麼想,這樣就很好了」
當然,並不是全部都能像這樣。
就像對琉茲傳達的那樣,昴是會對微小的事情極度煩惱的脆弱的人類。而且更甚的是,時間也是有限的,可供選擇的選項更加稀缺狹隘了。
正因如此,至少想在可供選擇的選項上不再迷茫。
面對著昴這樣的回答,琉茲回應道「這樣啊」,
「即便到了這個年紀,需要學的東西,需要別人教的東西還是很多很多呢。既然『聖域』那邊已經結束了,我也要開始考慮這類事情了呢」
「平凡的生活著,就對生活感到厭煩這種事不要做呦。我想這類事情,就算沒有我的提醒大家也應該知道吧?」
「這樣的話,我也在有限的時間內盡可能地做一些開心的事吧。目前,修復我可愛的孫子孫女兩人的關係,讓他們之間恢復溫馨的關係,老身就把其當作期待的事情來做吧」
「那兩人坦率地溫馨的畫面真的想像不出來啊」
一本正經的法蘭黛莉卡,與天生的惡神加菲爾。
兩方都不是對著祖母撒嬌的性格。但事實上,他們兩人對家族之愛的渴望勝於其他任何東西────不,應該是三人,這才是使人欣慰的啊。
「各位,在歡談中打擾真是失禮了。無禮」
正在那樣想像著溫馨家族之愛的昴剛剛舒緩了一下嘴角,耳中卻突然傳來了執事的聲音,打破了室內寂靜的氣氛。
昴驚訝的瞪圓了眼睛,柯林特正站在安妮羅潔的身邊,
「怎麼了,柯林特。我現在正和愛蜜莉度過幸福時光呢」
「打擾了如此溫馨的時間,心裡真的很過意不去。心痛。但是,羅茲瓦爾大人已經回來了,不通知一下小姐大人是不行的。進言」
「小父親大人……?又是這樣,他好像又是恰好抓住時機回來了呢哼」
對於柯林特的話,安妮羅潔皺起眉毛像是不服氣一樣嘟囔道。
即便是從親戚那裡卻也得到了這樣的評價,看來羅茲瓦爾平日裡的行為也是難以忍受的,安妮羅潔從座位上站了起來。
「因為小父親大人貌似回來了,我迎接他,去去就來。愛蜜莉與昴,還有琉茲小姐,就在這裡靜靜等待著那對姐弟回來吧。……特別是愛蜜莉你們,馬上就會忙起來了呦」
「嗯……?我知道了呦。就在這裡等待好了」
安妮羅潔向著樸實地點著頭的愛蜜莉雅送去了微笑與溫柔的目光。然後少女又回頭看向了昴,向他投去了尖銳的目光以及不得不離開愛蜜莉雅而感到失敗的氣場。
昴面對如此不同的待遇不禁抿了抿嘴唇,安妮羅潔就在這期間內在柯林特的伴隨下離開了房間。就在這時,不知何時被泡好的茶並列擺在了被留下的三人面前,昴不禁發出了驚訝的吼叫。
「剛剛,誰看見了柯林特先生把茶放在這裡了???」
「沒有,並沒有察覺到。柯林特先生的手法還是一如既往的厲害呢」
「嗯,專業的手法。很合老身的口味,冷卻的程度剛剛好」
「對於我這不擅於吃熱食的人也是,極其適當的熱度……愛蜜莉雅碳呢?」
「因為我很喜歡熱的食物,所以這茶水很熱呦」
「柯林特先生是怎麼?」
安妮羅潔她們抱著『就是這樣』的態度接受這這事實,但昴好像完全無法接受。這大概是因為他與在異世界生活的人們不同,以及生長方式的從根源上的不同吧。
昴一邊這樣想著一邊偷偷看著愛蜜莉雅與琉茲,她們兩人看樣子也是感受到了來自於柯林特的威脅。什麼嘛,她們兩人也是特殊的嘛。
然而,
「嗯,你們這群互相勾結心機的人都在這裡啊」
安妮羅潔出去幾分鐘之後,那個有著金髮虎男面孔的人就開門進了房間。
雖然知道被昴他們算計了,但他們設計這個陷阱的意義也是顯而易見的,因此他臉上的表情極其複雜。
但先不論那些,
「看這樣子,我們是惡黨這件事看來好像已經暴露了啊」
「巧妙的把我們引進陷阱,你們這群傢伙啊」
「然後呢然後呢?有沒有好好談過呢?」
即使面對著逐漸接近自己,牙齒咬得咯咯響的加菲爾,愛蜜莉雅仍是好奇心滿滿的表情。在旁邊,感覺心情不妙,正縮著頭的琉茲,也正在用耳朵仔細地聽著加菲爾的話。
看見了女性們的這種態度,加菲爾也不禁歎了口氣,說道
「啊,感謝你們那多餘的援助啊。和大姐……嘛,已經好好地聊過了。因此,不用再擔心了」
「真的嗎?但是,要是那樣的話為什麼你們沒有手拉手一起過來呢?」
「那種做法也太不嫌害臊了吧!雖然關係恢復了,大姐與弟弟輕鬆的手拉手之類的事情。不是會被人笑話啊」
「這樣啊。但感覺並不是羞恥的事情呢,明明是很美好的說……」
看愛蜜莉雅的樣子並不是取笑他,是真心的感覺非常可惜的樣子。加菲爾看著她也沒再把這個話題繼續下去。取而代之,他看向了現在對自己的話感到困惑的琉茲,
「婆婆」
「……怎麼了,加小子」
「讓妳擔心了。本大爺已經沒事了,大姐也沒事了。不用再擔心了」
加菲爾一邊這樣說道,一邊用指尖擦著鼻子,琉茲看著他稍稍陷入了沉默。然後她忽然放鬆了嘴唇,臉上浮現出了與她外表年齡不相符的老成的笑容。
「這樣啊。這樣的話,老身也總算放心了。歲數也大了,身心承受不了那麼多的負擔了。去世的日子也快了呢」
「婆婆妳說這樣的話不是開玩笑呢吧,說話倒是當心一點啊!」
面對著態度變得和藹的琉茲,加菲爾鼻子哼的發響。
「然後,大將。愛蜜莉雅大人也是,給你們添麻煩了真的不好意思」
「不要在意。我和愛蜜莉雅碳僅僅是為了打發時間,順便才開展宅邸中的關係改善計劃的。感謝什麼的不用喔。好吧?」
「昴,原本是打算時間什麼的嗎?這可是他們兩人之間的極其重要的問題,所以不更加認真地去考慮可是不行的呦。吶」
「哎!?我這種謙虛怎麼反而還被批評了呢!?」
對於昴那婉轉表達著的擔憂,愛蜜莉雅好像沒有察覺。
他正這樣想著,愛蜜莉雅突然嘴角微微翹起笑了起來,
「呼呼,玩笑,玩笑呦。我清楚的知道呢。昴,是一個不坦率的人呢」
「這……EMK(愛蜜莉雅碳·真是·小惡魔),魅力增加中……我要被秒殺了……」
「關於本大爺的感謝話語,到底怎麼樣嗎,喂」
面對著失望的加菲爾,昴與愛蜜莉雅交換了一下眼神。
然後一起衝向加菲爾說道,
「────不客氣呦」
他們就這樣將這回應感謝的話語傳達給了他。
加菲爾做出撅嘴的表情感到很不滿,琉茲也像說道「哎呀哎呀」一樣聳了聳肩。昴對著微笑看著那兩人的愛蜜莉雅豎起了大拇指,
「對了,加菲爾。修復關係是一回事,那個作為此事契機的肉餅怎麼樣了呢。相當的,認真的,非常期待呢」
「餅可不是簡單的燒燒就能做出來的東西啊。要慢慢地仔細地,在爐子中燒製而成,這是美味的秘訣。有『木木能美味到讓你入睡』這樣的名言啊」
「什麼?那個叫做木木(バームベーム)的東西。是像樹木蛋糕(バームクーヘン)一樣的東西嗎?但是,樹木蛋糕隨著放置在爐子中的時間越長會越來越好吃,但反之木木會越來越難吃,是嗎?」
根據加菲爾的話語,還有兩個小時肉餅才燒製完成。
這樣的話,就趕不上平時的晚飯時間了,看起來這肉餅好像變成絕世美食的樣子了呢。
「────這樣看來,好像並不~是個好時機呢」
此人所說的時機────是指大家失去了畫餅充飢的手段,以及剛剛將意識轉向怎麼做才好去消磨這兩小時的時機。
聽到了熟悉聲音的四人回過頭去,一起帶著陰沉沉的表情看向了發出聲音的人。
「哦~呀哦呀。對於長時間離開宅邸工作的我用這樣的方式來出迎,真~的是非常刻薄的寒暄不~是嗎」
「並不是沒有想慰勞你的心情啊。但是,我也希望你能想通,我們這條件反射一般的刻薄表情都是你的自作自受啊,沒辦法。而且,我們幾個還好。加菲爾連青筋都爆出來了啊」
加菲爾的額頭上浮現出青筋,眼中也開始有血色閃過。
即便在加菲爾如此尖銳的視線的注視下,臉上冰冷的表情也沒有絲毫動搖的男人────從他極具特徵的饒舌方式也可以輕鬆知道,這個叫做羅茲瓦爾·L·梅札斯的男人,登場了。
羅茲瓦爾作為包含『聖域』在內諸多騷動的幕後黑手,將這些事情全都自白之後,與其相關的大半關係者對他的好感度都急劇的下降了。其中的加菲爾的怒火依舊保持的即將爆發的狀態,不可預測,不知何時他就會爆發。
昴當然也是,對羅茲瓦爾抱有極其複雜的感情,但與之相關的他的自白一直都在昴的耳邊極其混亂地迴響著。
但事實上,也不是說『聖域』與宅邸的所有騷動都是由他一手造成的。
好像羅茲瓦爾,並沒有把那個事實說明給除了昴之外的任何人。這麼做的理由無從得知,但昴也並不想向其他人特意去說明這件事情。
騷動由羅茲瓦爾負全部責任────就算保守估計,也有九成的責任。至於殘留的那一成的責任,由羅茲瓦爾以外的部分來填充。
相比於擔憂多餘不安的擴散,不如多考慮當下。昴這樣考慮到。
「昴,沒事吧?總覺得,你的表情特別奇怪呢」
「真的嗎?什麼樣的表情?」
「那個,首先是緊張的目光,繼而又變得兇惡呢」
「真的嗎?我的表情那麼可愛嗎?」
「並不可愛吧!」
愛蜜莉雅用手指挑起自己的兩個外眼角,將昴的表情模仿給他看。儘管她拼盡全力擺出兇惡的樣子,但她那遠遠超出兇惡的那份可愛動人,正是愛蜜莉雅的魅力所在。
目前的狀態是────愛蜜莉雅撅著嘴,加菲爾心情極其不好地坐著,琉茲正在給生著氣的加菲爾泡茶,同時只有昴獨自一個人站著與羅茲瓦爾寒暄。
「不管怎樣,歡迎回來。然後外出的目的怎麼樣,有結果嗎?」
「啊~啊,昴君的溫柔浸~滿了我的身心。而且已經沒有問題了。我出門去的地點是,領地裡的村子,以及接下來我們要搬去的新宅邸呢」
「先不提要搬去的新宅邸,你回到領地,是有什麼目的嗎?」
「那~個啊,不~是有領主的宅邸被燒燬之類的騷動嗎。我若是不把我仍然健在的消息通報給周圍人的話,那些企圖搞事情的人就無法限制了不是嗎。我啊,是主張對領地的治安維持絕~對不能偷工減料的人啊」
「關於領主是最搞事情的那一部分呢」
「真~嚴厲呢。領地裡的居民沒有什麼損失,而且又對阿拉姆村的村民為我隱瞞了真相。以後還是要保持這種針鋒相對的態度的話,會很不方便不是嗎?」
「唔……哼」
羅茲瓦爾這個人總是唱反調。
即便一直受著責備,但羅茲瓦爾突然改變了態度,又回到了以前的游刃有餘的情況。實際上,若是將羅茲瓦爾在背後操縱整個事件的事實公諸於眾的話,無論對於王選還是對於經營領地,都只有壞處沒有好處。因此仍舊在阿拉姆村的村民之間,保持著羅茲瓦爾曾經的『出色領主大人』的立場。
唯一的例外,就是瞭解情況的佩特拉,對於她要特殊考慮。但可以知道她也確立好了自己的立場,而且並不打算將事實公佈出去。因此,她大概也不會做出什麼極端的行動。像她這樣為人過於優秀的話,的確要被迫做出殘酷的選擇。
「但是,你不要以為就這樣利用這點優勢為你隱瞞就沒問題了。你若是忘了這點得意忘形的話,愛蜜莉雅碳當上國王之後,就是你上斷頭台之時啊」
「有點恐怖呢。話~說回來,若是真到上斷頭台的話也有可能我~的目標就已經達成了~呢」
「達成目標什麼的話還是別說了吧。還想著這些沒意義的事,拉姆真的會傷心哭的啊,你這混蛋」
對於持續用語言挑釁的羅茲瓦爾,加菲爾意外地插進話來阻止了他。羅茲瓦爾也對加菲爾意外的反應挑了下眉毛,緊接著輕輕舉起了雙手。
「哎呀哎呀,我~知道了。即便是我,也並~不想和你們吵架~呢。僅僅~就是歸來之後和你們說明一下情況,為什麼要演變成這種吵架呢。這毫無意義呢~」
「那還不是因為羅茲瓦爾你和昴以及加菲爾談話時用的說話方式像是要惹怒他們一樣。你故意這樣做,我都知道。適可而止一點,不要再做像這樣刺探別人的事情了。又不是小孩子了」
「────」
面對想將之前對話輕鬆矇混過關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在一直掐腰的雙手上加大了力量。羅茲瓦爾感到非常驚訝,但愛蜜莉雅仍繼續發表著意見。
「就算你不這樣把我們一個一個搞的不安,我們也是絕對不會忘記羅茲瓦爾做過的事情,也絕對不會忘記你和我們約定的事。就算這樣故意地繼續作惡讓大家困擾,你也沒辦法不是嗎。因為你做的事讓我們無法忘記,真的沒有辦法」
愛蜜莉雅的這番話語,像是訓斥一個難以應付的孩子們一樣。
但是,愛蜜莉雅這番話根本沒有理會這種不合理的像是對待孩子的感覺。對於這番話,羅茲瓦爾沉默著並沒有辯解。甚至根本談不上辯解,他瞇著眼睛,像是被命中要害一樣思考著。
難道不是真的在像孩子那樣感傷吧。
「真的讓他愣住了呢。不愧是愛蜜莉雅碳」
「……?嗯,謝謝。還有,去領地裡巡視的話,不僅僅只有這一個原因吧?羅茲瓦爾,你還做了什麼其他的事嗎?」
「哈~哈,目光比以前變得更加銳利了呢。這回的巡查,就像之前說的那樣,向他們通報我的安全無事……還有就是,『聖域』居民的遷移的事先準備呦」
「遷移的準備……!」
對於羅茲瓦爾這句話提出意見的是,手正托腮看著他的加菲爾。琉茲也慌亂地回過神來,加菲爾猛地敲了一下桌子,
「這是,找到了接受移民的地方的意思嗎」
「就是這樣。由於作為避難民,雖說的確由阿拉姆村來接收是最好的決定呢~。但村子的接收也是有限度的。更何況這和以前的村民數量相比增加了一半還多,保持這樣大的規模是不行的。當然,擴大村子規模的話也不錯,但在那裡也有著結界的問題呢~」
「結界?混蛋,真是不長記性啊,在其他場所也設置結界……」
「稍等稍等,加菲爾。那裡的結界與『聖域』的那個不是一個東西。那一帶是被山環繞的地理結構,魔獸總是到處出沒。為了躲避魔獸,所以在村莊周圍一直佈置著結界。羅茲瓦爾所說的是那個」
曾經將阿拉姆村與宅邸一同捲入魔獸騷動的那個結界。
和魔獸一起共存共榮什麼的話還是別說了,大概是說將互相的棲息地和平分開的情況之上,擴張拉姆村是件很困難的事吧。
「根據剛才昴君的說明,就~是那樣。因~此,將『聖域』的居民與阿拉姆村居民的一部分,分為數個小組分別送到其他的候選地裡,這樣做大概是有必要的呢~。必須將他們送到其他地方,如此多的熟悉的『聖域』面孔聚集在一起是很困擾的呢。但看著他們離巢獨立的樣子,我真的是傷心到斷腸呢~」
「說的真好聽呀,真的是虛假不實……」
面對著裝作哭泣的羅茲瓦爾,琉茲不堪忍受對他說出了惡言。
羅茲瓦爾對於琉茲的這番話做出笑臉,繼而說道「就是這樣了」將話題繼續下去,
「我去領地粗略的巡查了一~下。由於時間和距離的關係,僅~僅去了附近的場所呢。並且向其他的城鎮派去了使者,因~為這邊不得不處理的事情已經堆積起來了呢」
「啊,的確啊。我想你再不快點回辦公室的話,大概奧托就要疲勞致死了。是被沉重的工作和責任感夾住壓死的」
「嶄新的死法呢。興味十足~呢」
昴也是這樣想的,但先不管那些。
大概因為羅茲瓦爾回來的原因,拉姆也恢復元氣了。
事情暫且發展到這裡,昴卻察覺到了違和感。
「話說回來,我以為安妮是出去迎接羅茲瓦爾了呢……怎麼沒在一起呢?」
這是和昴所想到的同樣的疑問,愛蜜莉雅好像無法藏在心裡而說了出來。對於愛蜜莉雅的話語,羅茲瓦爾豎起了一根手指,
「那個啊,我有一件事拜託安妮羅潔去做了~呢。就是這樣,我想把必須處理的事情其中之一給解決掉」
「必須處理的事情?」
「就是使用大廳的事情呦。愛蜜莉雅大人,我還以為妳已經準備好了」
「────!」
對於羅茲瓦爾的話,愛蜜莉雅驚得肩膀一抖。
但是,這驚訝只是一瞬間。緊接著愛蜜莉雅帶著極其認真的表情,紫紺色的瞳孔中抱著強烈的意志側目看向了昴。
昴從這視線中體味到了堅定的意志,昴絞盡腦汁在想著。
但是,曾經並沒有提到過這件必須處理的事情,昴找不到明確的答案。
「是的。但,這就要開始了嗎?」
「愛蜜莉雅大人的心理準備沒問題的話,馬上就開始。而且距離肉餅燒好還有一些時間。這不是剛剛合適嗎」
「明明是極其重要的事情,這種情況不草率嗎?」
「要特地去選取時間,現在來看不也是很困難的嗎。若是考慮到愛蜜莉雅大人從明天開始就會變得很忙,這『授予』的機會不是很好嗎?」
「是呢……我知道了。那我就同意了」
對於愛蜜莉雅的點頭肯定,羅茲瓦爾也做出滿足的樣子對她點了點頭。
這兩人帶著兩個相對極端的表情卻得出了相同的意見,看著這樣子,昴根本沒能說上話。當然,加菲爾和琉茲應該也被忽視了。
「喂,只有你們兩個人懂的事情啊。在說什麼啊?你該不會是故意又讓愛蜜莉雅碳做出那奇怪的表情吧」
「那~真是淒慘的誤解呢,昴君。而且,你就放心吧。這不僅僅是愛蜜莉雅大人的問題,因為和你也有很大的關係呢~」
「和我也有關係的問題是……」
昴剛想說「是什麼呢?」,但比起說話更快,羅茲瓦爾把臉向昴湊近了過來。昴來不及思考不禁向後退,後背頂到了牆壁,緊接著鼻子被指著。
然後,
「────你所期待的,騎士授勳儀式呦~」

※ ※ ※ ※ ※ ※ ※ ※ ※ ※ ※ ※

「正常點吧喂!這樣的重要的事情,直到執行之前還瞞著當事人,太不應該了吧!是為新郎新娘準備的驚喜婚禮呢嗎?還是為送葬的傢伙做驚喜葬禮準備呢?應該不是吧?」
為了換衣服而被拉進了換衣室,昴一邊脫掉運動衫一邊不斷地發著牢騷。
羅茲瓦爾在食堂傳達給他的信息,對於昴來說真的是太突然了。
────騎士授勳。
所謂的侍奉君主的人物,首先君主自身要對其騎士身份予以認同,繼而再為了向周圍的人傳達其成為了騎士的事實,而舉辦授勳儀式。
而這個儀式的形式以及做法等等存在著多樣性,大概是因為國家的不同,世界觀的不同,因此在儀式上也存在著不同。昴也在漫畫、動畫等等中看到過數次這種儀式,但他應該並沒有記住其中的共通部分以及差異部分。
更況且在露格尼卡王國,這種騎士授勳的做法之類的,他應該並不瞭解。
「居然像理所當然一樣從容地開展著這件事。難道安妮羅潔那傢伙,是看我平時總黏著愛蜜莉雅碳而感到嫉妒,腹黑地想讓我出醜嗎……!」
「應該沒有那種事情不是嗎。騎士授勳儀式的主角當然是獲授勳的騎士的一方的人了,這是本應傳達話語的君主那一方的責任。安妮羅潔大人那種倔強以及想讓您出醜的想法,若是實施的話,對象應該不止菜月大人,還應該包括愛蜜莉雅大人呦。因此這件事,您還認為是那個不出漏洞的人想讓您出醜嗎?」
此時對著在更衣室裡發著牢騷的昴表示否定的是,同樣在更衣室裡幫助昴換衣服的奧托。要是說起在更衣上有什麼需要幫助的,當然是禮服的穿法等等諸多的東西了。當然,這是因為昴並沒有去瞭解這些雜事的理由以及時間。
「菜月大人。首先把這裡的內衣換一下,然後再俯身換鞋,這才是正確的穿法。忠言」
「噢噢,幫大忙了。話說回來,讓我感到奇怪的是這恰好合身的衣服,這是距開展儀式很早之前就開始準備了嗎?」
「至少,愛蜜莉雅大人在大家來到本宅邸的時候就被呈上了這個計劃。這次,又被通知在羅茲瓦爾大人歸來之後執行儀式……因此愛蜜莉雅大人也事先很努力的去學習以及練習這個儀式了呦。報告」
「你這報告有點晚了吧!?愛蜜莉雅碳為什麼也要保密呢!?」
「因為害羞不是嗎?話說回來,您真的不知道如何能順利地進行儀式嗎?這樣的話,存在著很大問題呢」
昴接過柯林特遞過來的替換衣服,一邊將袖子與褲腿穿好,一邊又感到極其疑惑。看著昴這樣的表情,奧托確實地感受到了焦慮,並果斷地開始尋找保障方法,陷入了思考。
「是吧?難辦嗎?愛蜜莉雅碳很開心,而且被任命為騎士也是極其極其光榮的事情,如此難得的儀式弄糟的話是很麻煩的吧?果然這時讓我進行這種下跪儀式還是太勉強了,將其延期的話……」
「在被呼叫之前就進入會場,繼而在愛蜜莉雅大人面前跪下。之後,將自己持有的劍拔出劍鞘,遞給愛蜜莉雅大人。接收劍的愛蜜莉雅大人將劍放於大將的腦邊,並於此時開始說出誓約之言……這樣才算作是立下誓言。就這些而已」
「……誒,真的嗎?」
來不及思考,大家對加菲爾的話表示了驚訝。
加菲爾的身上聚集了室內所有人的視線,於是他抱起雙臂,用壞壞的聲音回應道「你們這群人啊」,
「我就這麼不值得信任嗎?」
「並不是,只是沒想到你居然知道這種事情,感到很吃驚。你對這禮儀作法如此精通,但並不是說和你的性格極其不合這方面……」
「不對,大將。本大爺對禮儀做法並不精通啊」
加菲爾驚訝的揮了揮手。實際上,關於騎士授勳的作法,是他自然流露出來的。這到底是什麼意思,昴不禁皺了皺眉頭,
「關於騎士授勳的東西。因為超級帥所以我才記住了」
「啊,這樣啊。我懂了」
因為這是極其容易理解的理由,昴立刻就理解了。
偉大的中二精神在這種帥氣的事情上都不遺餘力。因此加菲爾瞭解騎士授勳是理所當然的,極具說服力。
「那麼,和柯林特先生的所知相比,這儀式流程符合嗎?」
「在下學識淺薄,但和我所知的完全一致。加菲爾大人如此博學,在下不禁感到佩服。明晰」
「但是,從剛剛的談話看來,柯林特先生好像也是才剛剛聽說過這儀式流程的樣子……沒,果然還是沒事了。請不要在意」
這自尋煩惱的樣子,正是奧托的生存方式。
看見了從柯林特的單片眼鏡傳來的異樣眼光,奧托收回了自己的意見,然而大家誰也沒責怪他。
不管怎麼說,他正在幫助昴把衣服上的褶皺伸平,同時依次安裝著上半身衣服上所必需的裝飾品。
「禮服好棒啊。在執事服穿慣的時候,我應該會再穿穿這禮服。但像這樣在你們的幫助下著衣,穿的如此合身,這場面我大概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了」
「關於穿禮服這件事,為什麼要喊著說道我不會再給您機會,幫助您穿禮服的呢。這些話與您如今的尊貴身份不相符……嘛,菜月先生今後對於我來說,也是會變得更加難以理解了吧」
「嗯────什麼?」
「因為愛蜜莉雅大人的立場也是菜月大人的立場。從前跟隨那位大人四處奔波,但今後在比以前更加莊重的場面上,我想您會更加活躍。這件禮服也是,特意為此而製作的呢」
昴一方面對奧托的話有所感觸,另一方面也在回想之前的有關儀式的談話,感到有些鬱悶。
想像不出授勳儀式是一個什麼樣的場面,昴在保持安靜這一方面不擅長,總是好動,因此目前他的心情感到戰戰兢兢。但雖然擔心著這些東西,也還是一定要把眼下的這個儀式平安無事地突破過去。
「羅茲瓦爾那混蛋,該不會是為了嘲笑我才故意隱瞞的吧」
「就算一直在這裡慪氣,不也是沒什麼辦法的嗎,大將。比起那個,把本大爺剛才說的那些順序,認真反覆練習吧,以免忘記了」
「首先是跪下,然後從劍鞘裡拔出劍遞出去,之後是誓言對吧?因為就算是我,也有過兩次畢業典禮的經驗了呢,若是這種程度的簡單流程順序,我肯定不會忘記的」
話雖如此,但並不能否認那兩次畢業典禮都是經過了嚴格練習之後的正式流程。
「既然已經到了現在這個時候了,騎士授勳儀式中扮演近衛騎士這個任務,是由大家來做的嗎」
「不僅僅是近衛騎士,大家還要親自報出騎士身份呢。說起這個,向您這樣在無視各種各樣的條件下就草率地選定侍奉的主君是很少見的呢。我認為普通的情況下是,首先對國家這個層面示忠,接著再選擇主君」
「為國效忠與為個人效忠是不同的嗎。這樣,關於我效忠這方面的話,正確的說應該是為個人效忠是吧」
即便如此,對於自己成為騎士的這件事上,昴還感不到什麼現實感。
曾數次自稱為騎士────昴之前固執地稱自己為愛蜜莉雅的騎士。
雖然剛剛被告知那個假稱號終於變為現實,但他總是微妙地覺得,這件事中有很大一部分並沒有解決掉的東西。從剛剛被承認為騎士,到現在,昴仍舊抱著一些疑念,總覺得好像有什麼東西多多少少地發生了某些變化。
「真是難得,明明幫我穿上了如此整潔的禮服,但我還是有個疑問,這衣服和我的身材正合適,到底是什麼時候量的尺寸呢?」
「每天,藉著菜月大人意識不到的間隙提前進行的測量。雖然已經提前確認過衣服的合身程度,但實際上袖子能夠恰好與胳膊尺寸相合真的是幸運。極好」
「至於測量這個並不感到吃驚,但關於確認合身,這是什麼時候確認的呢?難道我之前不知不覺地就被你穿上這衣服了嗎?」
柯林特微笑著並沒有做出回答,並帶著已經換完衣服的昴來到了穿衣鏡面前。
在映出自己全身的鏡子前面站好,昴對著自己這帥氣的形象也不禁稍稍摒住了呼吸。
佩帶著並不過剩的裝飾,能夠明顯看出這是一件具有不同品格的黑色禮服。不論昴擺出什麼樣的造型,這衣服都像有魔力一樣,會讓人認為這是一個有地位的人所穿。若是擺出嚴肅的姿勢的話,也的確能看出是一個禮儀用的衣服的樣子。
但是,昴穿著這件衣服,卻不可否認地感覺到了自身與衣服相比略遜一籌。
硬要說的話,這盛大儀式中卻有著某種著違和感。
但是────,
「嗯。什麼嘛,比想像的更加整潔不是嗎?」
「嘛,雖然心情感覺低落,感覺配不上地穿上了這衣服,但你真的並不輸給這衣服啊。放下心來吧,大將」
「嗯,非常的合身呢。愛蜜莉雅大人也必定,會對菜月大人的印象有著更加進一步的提升。好感度上升」
「真的是這麼想的嗎?吶,這都是你們認真的發自內心的話語嗎?」
昴重複的整理著領口,緊張的一直沒能放手。雖然奧托他們並沒有把昴當成傻瓜,但是昴聽著他們的話,還是向他們投去了懷疑的目光,看來他對目前的自己還是不夠自信,認為大家這些話是在捉弄他。
但是,即便這樣奧托他們的表情也沒有一絲的動搖,像是在誇讚著他一樣一直看向昴的方向。看著這情況,帶著懷疑的昴只有閉嘴停止話題。
「這個,拿好了,大將」
那種被捉弄的戲劇性的場面並沒有發生。
昴歎息著回過頭來,加菲爾的動作像是要猛推他一樣,將騎士劍遞給了他。昴並沒有思考,一把接了過來。
注視著這細長的劍身,昴不禁吞了一口氣。
「儀式中本來是要用自己的愛劍的,但因為菜月大人您並沒有自己的劍,因此這回由本宅邸這一方為您準備好了。若是喜歡這把劍的話,就這樣帶走也沒關係的。贈答」
「騎士劍……嗎。的確是,真劍嗎?」
「如此精良漂亮的劍應該不是木劍,不是嗎。若是因為拿到木劍而高興的話,那不就像小孩子了嘛……嗯?這,我好像發現了新的商機……?」
昴曾經在異世界的土特產屋看見過放置的木刀,因此才會這麼問。
昴用兩手感受著接過的騎士劍的重量。
以前,這雙手也曾持過真劍。
那是在阿拉姆村魔獸騷亂事件中,與尋找雷姆的拉姆一同進入山林時。村中的人將阿拉姆村青年團的劍借給他,昴想都沒想就接過了劍。
實際上,那把劍在與魔獸戰鬥前就折斷了,因此在戰鬥時並沒有成為決定勝負的因素。那是他第一次將劍刃刺向生物,並且此事之後也沒再有過這樣的經歷。
而且這把騎士劍,和以前那把劍相比劍身更細,重量更輕。
明明是那樣,但現在兩臂所感受到的沉重之感卻不是之前所能比擬的。
「────」
不知不覺嗓子中突然發出了聲音,昴體味到一種像是內臟被緊緊抓住一樣的感覺。
阿拉姆村那時的那把真劍的沉重感,與如今手中的騎士劍的沉重感,完全不是一個東西。
而且正是這由於這份感覺,昴瞭解到了這儀式的真正意義。
「────菜月先生。在開始之前請叫我一下。因為到時我要再為您最後的確認一下衣裝。提前再整理一番,避免凌亂。」
「……知道了」
昴的表情也發生了一些變化,大概是因為即將與儀式面對面的,那種感覺吧。
奧托囑咐了一句,然後除了昴之外的人就都離開了房間。
「────」
獨自一人,被留在屋內的昴就近把椅子拉過來,在穿衣鏡面前坐下。將手持騎士劍的自己的身姿映在鏡中,陷入了沉思。
騎士────當下迫近眼前的這個稱號的沉重感,現在正壓在昴的肩上。
曾經數次輕易地自稱的那個詞語的真正意義,至今為止昴真的有認真的考慮過嗎?。
當然,在那些場合,昴是極其認真的。但在自稱為愛蜜莉雅的騎士的時候,他並沒有打算用鎧甲來掩飾那份輕薄感。
但是,
「由里烏斯、萊因哈魯特」
在昴頭腦中浮現出的是,即便在這個國家的諸多騎士中,也是極其優秀的兩人。
一位是『最優的騎士』。一位是『騎士中的騎士』。
他們的身姿是騎士的驕傲,同時也是騎士的象徵。
還並沒有理解這些的昴就被冠以騎士之名。他猛地想起曾經和由里烏斯共享痛苦。
「作為騎士不可或缺的東西,忠誠與力量……是吧」
這兩項若是必須要素,昴也有著自覺,知道自己還不足以成為騎士。
昴對愛蜜莉雅的感情,雖然很遺憾不得不這麼說,但這份感情與忠誠和高尚之類的還相差甚遠。
關於實力方面,自身的實力不足,即便借助了碧翠絲的力量,也不可否認如今仍是一個半吊子。
忠誠與力量,兩樣仍舊不足。
但是,以前僅僅有「力量不足」這種意識而已。
雖然忠誠不足,但卻有著這樣的心情────在忠誠上不會輸給任何人。
雖然力量不足,但卻有著這樣的固執與覺悟────為了填補不足之處,不惜奔走努力。
雖然無法拭去冠以騎士之名的不適感,但這才是真正的昴。
菜月·昴,真的與顯赫的騎士道相配嗎。
「什麼嘛。好像我並沒有過來的必要了嘛」
看著鏡中自己的身姿,這時昴正在為自己的想法做決斷。
在向前傾的自己身邊,站著一個幼小的身影。在鏡中映在自己的身邊的,是一位有著華麗鑽頭雙馬尾髮型的少女────碧翠絲。
「我正換衣服呢。真是討厭的蘿莉呢,妳啊」
「換衣好像已經完美結束了啦。而且,因為從昴的表情來看,總是像無法做好覺悟的樣子,所以被拜託來想辦法。因此才打算從背後拍你向你打招呼,真的是沒辦法才來的。────嘛,好像也沒這個必要了呢」
「那群傢伙……」
對碧翠絲說那些多管閒事的話的人是誰。奧托嗎?加菲爾嗎?難道是柯林特嗎?也有可能是三個人一起,而且這可能性還很高,昴不禁苦笑出來。
原來是這樣,若是在如今這種場合昴的想法已經有所突破,那麼碧翠絲來見自己意義也就沒了。看來碧翠絲最佳選擇啊。既然這樣的話,對於她的這份擔心,還是和藹地對待吧。
為了讓碧翠絲更加從容,昴做出對兩人之間最近久疏問候懷有悔意的樣子。
「後背」
「……?」
「像之前妳說的那樣,妳若是想來拍我後背的話,我真的想讓妳拍一拍呢。的確在目前這種狀況,我在考慮各種各樣的事情……但仍舊還差一步,我也想要最後這決定性的一拍啊」
碧翠絲瞪圓了眼睛,對昴的話感到很吃驚。
看著如此可愛的表情,昴忍不出笑噴了出來,
「所以啊,拜託妳啦」
「雖然並不是不在意你說的這些話啦,但……貝蒂大概還是不在意哼」
「並不是因為擔心妳,為了滿足妳拍我後背的願望才說這些話。我只是在想誰來拍我後背都可以,以為我想下最後的決心。那麼,從大家裡選一個人的話,選妳就好」
「────」
「讓妳來用力拍我的背────因為這是我想要的,成為愛蜜莉雅的騎士的最後的力量。這樣我就能夠做回自己。我是這麼想的呢」
這大概不過就是安慰而已,但有安慰就是好的。
總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但大概不是心意的問題。
進一步說,昴決定了,決定讓碧翠絲來糾正自己的情緒會更好。
這種傳達方式就像平日裡傳達自己的心情一樣,因為這很簡單又有效。
「真,真是拿你這傢伙沒辦法呀。好像貝蒂不在你就什麼的做不成呢」
「啊啊,就是這樣。我啊,實際上如果妳不在的話真的是『完蛋完蛋』啊。有了妳在身邊,我終於能成為『完蛋』的傢伙了」
「還是『完蛋』不是嘛!真是失禮啊!」
「那麼,既然成為了愛蜜莉雅的騎士,『完蛋』的傢伙就不可以繼續『完蛋』下去了。因此在我逐漸進步的過程中,對你充滿期待啊」
在椅子上伸直了腰,昴摸了摸碧翠絲的頭。
碧翠絲雖然對昴這粗魯的手面露不滿,但她並沒有避開昴的手,也沒有抱怨一句話。
「────」
慢慢仔細的,撫摸著碧翠絲的頭,昴心裡感到滿足了之後將後背面向了她。
對於昴將後背面向自己的意義,碧翠絲大概也是理解的。
輕輕地嚥了一口氣,碧翠絲做好了準備。
「────嘿咻,呦!」
「────呲」
貝蒂可愛的吆喝聲與渴望的小手掌的拍打聲,在屋內響起。
從小小手掌傳過來的衝擊,給昴帶來的超過想像的強烈麻痺感。緊接著比這更強烈的衝擊,傳遍了昴的全身。
「很意外啊,妳真的很有勁呢」
「貝蒂每天不都是抱著巨大的沉重的書到處走,不是嗎」
對於這自誇的言語,少女回想起了在禁書庫裡度過的歲月。
的確在那時碧翠絲一直都是,翻閱著規格大到可以遮蔽住那嬌小的身軀的書本。曾經每日持續承受著那份重量,成果便在此刻顯現出來。
雖然這麼說,但仍不知道,鍛煉對於精靈來說究竟有沒有效果。
「意外地發現我是個肉體流的魔法使呢。肌肉碧翠子」
「總覺得,被冠以非常不情願的稱呼了呢」
「錯覺錯覺。受了妳的一拍,我的氣勢也起來了。謝謝呦」
「……因為是契約者嘛,這麼做也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貝蒂臉頰微微泛紅,避開了昴看過來的視線。
昴有再一次有了想要撫摸她的頭的感覺。但是,再昴伸出手之前,
「────菜月大人,差不多到時間了。準備」
柯林特更早一步地,敲開門看向了昴。
終於到了這個時刻,昴對眼前即將到來之事,感到了緊張感,不禁小吞了一口氣。
但是,昴的手腳與表情卻並沒有想像中的那麼僵硬。將這緊張感出色的解除的,是碧翠絲那超乎想像的拍背效果,昴悄悄稱讚到。
「碧翠絲大人也是,請做好出席的準備。預留了與在我旁邊的末席,菜月大人若是能事先諒解這種安排的話就好了。理解」
「啊,我知道了。我出醜的話請不要笑我啊」
「請隨意。莊重」
柯林特在門外做出為昴帶路的姿勢,昴輕輕吐了一口氣,卻好像感到連腦袋嗡嗡響。
緊接著,昴回頭看向了碧翠絲,疑惑著應該對她說什麼,
「那麼,我走了啊」
「這樣就好了呦」
兩人交流著簡單的言語,但大概這就足夠了。
話語也是,行動也是,昴已經充分感受到了。
「────昴」
此時,碧翠絲在最後的最後,又一次叫住了昴。
在出門前一刻,碧翠絲臉紅紅的看著回過頭來的昴,
「這身打扮,和你很配呦」
碧翠絲這樣說道
就這樣,昴那欠缺的最後一份自信也被填滿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8426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3 篇留言

伊莉雅我老婆(花)
勤勉

12-18 17:57

異域(三玖控模式)
一天兩篇 太幫了

12-18 18:05

異域(三玖控模式)
我一天2個2香QQ

12-18 18:06

roccosu
一天兩更太勤勉了~感謝

12-18 18:17

月之光夜
真是勤勉

12-18 18:21

屏科小太陽
1天2更真的太棒了

12-18 19:54

lulin
啊啊光是看著都替昴感到緊張啊

12-18 19:56


"'別彆扭扭'的時間是無用的"...是'彆彆扭扭'嗎?
"就算一直在這裡'慪'氣"...是'嘔'嗎?
"昴'有'再一次有了想要撫摸她的頭的感覺。但是,'再'昴伸出手之前,"...是'又','在'嗎?
"昴悄悄稱讚'到'"...是'道'嗎?

這是昴的登大人(?!)的前戲(!!)嗎?

該說,碧翠絲不愧是昴的契約者嗎...最後那句話,不但讓昴有了信心,也給了自己鼓勵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12-18 22:33

亞空
終於要成為騎士了呢

雖然跟正常的騎士差遠了,但絕對是合格的騎士喔~

12-19 00:13

兔子一隻
辛苦了~好甜阿∩(´∀`∩)

12-19 19:36

熾炎之翼
騎士萬歲٩(˃̶͈̀௰˂̶͈́)و

12-19 23:44

大港起風湧
沒想到番外篇的最後是授勳儀式啊!

12-22 19:17

別劍
意思是穿著像菲莉絲那樣的白色騎士服嗎?
該說我習慣昴穿黑色運動服嗎?
在王選會場的狂言,算是有成真。

03-08 15: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番外編 ⑤ 『安妮羅潔的... 後一篇:番外編 〆 『月下、胡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
南無地藏王菩薩 d(`・∀・)b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