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2 GP

番外編 ⑤ 『安妮羅潔的陷阱與姐弟關係』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2-18 17:11:32│贊助:330│人氣:6512


對著九歲兒童的惡作劇唯唯諾諾這種事情,到底是什麼情況呢。
昴看著在走廊中帶領著自己的幼小背影,同時自己卻又想不出一個好的應對方法而懊悔不已。
────安妮羅潔·米洛德。
雖然米洛德家族只是羅茲瓦爾所屬的梅札斯家族的分家,但她與羅茲瓦爾身體上的共同特徵點非常多。大概其中最突出部分的就是深藍色的頭髮,與青色的瞳孔了吧。
長長的頭髮被編成圍繞著頭盤起來的樣子,並不知道這個髮型名字的昴在心中稱這位少女為『編髮蘿莉(編みロリ)』。
這是個九歲的孩子,但卻有著相當程度的睿智,敏銳的機警,行動的智慧,給人一種不愧是羅茲瓦爾的親戚的感覺。但這個少女給人最『羅茲瓦爾的血緣傾向』的感覺的不是其他,而是她那窺視人內心的本領。
「愛蜜莉,稍稍牽著我的手可以嗎?」
「誒?嗯,好的呢,安妮」
「那麼不要顧慮。然後,愛蜜莉。稍稍抱著我可以嗎?」
「誒?嗯,好的呢,安妮」
「那麼不要顧慮。然後,愛蜜莉。就這樣抱著我然後……」
「給我適可而止一點啊!」
她們兩人牽著手、擁抱著,並且安妮羅潔還想這樣進一步被抱起來。昴不由自主的遠離了她們兩人。
愛蜜莉雅對安妮羅潔的要求目瞪口呆,但安妮羅潔並沒有因為被拒絕而失望,又重新站直了身體,並且誇張地拍了一下昴的肩膀。
「對於如此渴望互相接觸的兩人,你就這樣疏遠我們也太不解風情了吧,昴」
「這『渴望互相接觸的兩人』妳是在哪得出的結論的?我想我大概只能在米洛德宅邸裡挨個人尋問,才能搞明白吧」
「就連孩子們的如此可愛惡作劇心理都如此在意,由此可知你的器量了呦,昴」
「也只能看出可愛惡作劇心理了,別的我也什麼都沒說啊!」
安妮羅潔保持著極其冷靜的姿勢,試圖把自己的行為正當化。她對著昴這麼說到,同時一發現機會就會毫不猶豫地去拉愛蜜莉雅的手。
有著羅茲瓦爾的血緣,安妮羅潔發揮著完全不像九歲孩子的非凡實力。
但她有一個極端的特徵────為什麼,如此喜歡愛蜜莉雅呢。
這也是這個宅邸裡的麻煩事。從決定來拜訪的那一天開始,安妮羅潔就出乎意料對愛蜜莉雅展示出好意。愛蜜莉雅的天然性格就是不會懷疑人,認為這就是可愛的親近表現,但昴卻並不這樣認為。
但無論怎麼說,她是羅茲瓦爾的親戚。她的『亞人趣味』是由羅茲瓦爾的『艾姬多娜趣味的』翻版而來的,從對愛蜜莉雅態度這點上來看,並不能說他們親戚兩人之間就是不同的。
實際上,米洛德宅邸中僱傭的工作人員大部分是由亞人構成的。也就是說,和那個從世界各地接受被迫害的亞人的羅茲瓦爾類似,米洛德宅邸也和羅茲瓦爾的想法一樣,好像把這裡作為被迫害的亞人的避難所。
安妮羅潔在這樣的米洛德家族長大,站在她的立場上,已經習慣了和亞人親近的生活。因此,即使對於半妖精身份的愛蜜莉雅,她也並沒有任何的偏見,但她們之間的關係有些太過於親近了。
簡而言之────
首先,昴從安妮羅潔手裡把愛蜜莉雅奪了回來。
緊接著,安妮羅潔也從昴那裡把愛蜜莉雅獨佔回來。
就像這樣,兩人已經是圍繞著愛蜜莉雅的情敵了。
可是,
「夠了,昴。為什麼不知道自己是個長輩啊,還對著年齡比你小的安妮發火呢。一點也不像個大人」
「長輩這詞現在也不怎麼用了……不是,先不說那些,妳想錯了喔,愛蜜莉雅碳。具體的來說,安妮羅潔的眼神可不是那種小孩子的眼神,目光也不是那種可以忽視掉的目光……」
「不要找藉口了!對不起呀,安妮。昴貌似因為新住進其他人的宅邸,看起來還處於興奮的狀態……」
「把我說的像是寄存在他人家裡的寵物,無論如何都無法冷靜一樣,居然這麼對待我!」
由於對待安妮羅潔的立場不同,因此昴和愛蜜莉雅關於安妮羅潔的討論像平行線一樣────沒有交集,沒有相同之處。
為什麼愛蜜莉雅就察覺不到安妮羅潔那粘粘糊糊的目光呢。
「大概,愛蜜莉雅碳是擁有本心的人,只能看透那些和妳擁有相同心境的人吧。比如說我,一定是這樣……!」
「愛蜜莉。昴正在對妳坦白對愛蜜莉的那份情欲了呦。好污啊」
「妳那種說法才污好吧!妳真的是九歲的孩子嗎!?」
和只在嘴上不可愛的碧翠絲不同,安妮羅潔是真正的沒有任何可愛之處。以『好污啊』為例子,若是碧翠絲說出『好污啊』,感覺只是單純的強詞奪理而已,若是安妮羅潔說出『好污啊』,會讓人聽起來真的有污的那種感覺。
「真是的,為什麼你們兩個人不能好好相處呢?真的是不可思議……」
「那個,我和這傢伙都對愛蜜莉雅碳……」
「對我?」
「────呣,唉」
面對著歪著頭的愛蜜莉雅,昴卻無法直截了當的說出口。
無論多少次想親口將心意傳達給她,但總覺得在其他人面前有一種無法安心,無法順利進行的感覺。況且就連自己也沒有明確的意圖,若是在這種時刻單純依靠自己的氣勢來說出口的話,不安+害羞。
視線前方的安妮羅潔,卻露出了像是勝利而感到非常驕傲的微笑。
「那麼,戲耍昴的事就到這裡為止吧。我們一邊吵鬧著,一邊不知不覺已經快走到我的房間了,讓我們進房間商量吧」
安妮羅潔對著愛蜜莉雅清澈的眼眸,以及臉已經通紅的昴這樣說道。
才發現,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了走廊的盡頭了,就像少女說的那樣,面前是一扇有著過剩裝飾的門。安妮羅潔的個人房間────愛蜜莉雅好像已經被邀請來這裡好幾次了,但昴還是第一次踏足這裡。
安妮羅潔拉起愛蜜莉雅的手,很自然的即將招呼愛蜜莉雅進屋────但,昴就那樣站在台階上,
「等一下。總感覺妳的屋子裡有奇怪的氣氛,我先進」
「────噗。好的,請吧。希望你能喜歡呦」
安妮羅潔最初還稍稍有些在意,但歎一口氣後還是為昴讓出了道路。昴將手放在門把手上,懷著極其緊張的心情進了屋。
然後,
「請稍等,菜月大人。紅茶和普通的茶已準備。請坐,在椅子上好好休息一下。請歡談」
鄭重地彎腰,柯林特做出邀請來客的姿勢迎接他們。
瞬間啞然,昴回頭看去,安妮羅潔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表情。
「唉?柯林特先生?剛才,你不是和碧翠絲以及佩特拉一起去食堂了嗎?」
「正像愛蜜莉雅大人說的,剛剛的確是那樣。但,在途中突然考慮到,要在小姐大人的房間裡開一個茶會,因此柯林特才來準備。匆促」
「這樣啊,安妮之前好像也有說」
「是的,小姐大人也是那樣『思考』。慧眼」
愛蜜莉雅看到了昴那凝固了的側臉,同時和屋子中的柯林特交談著。但昴在柯林特的回答中發現了一些微妙的不協調的地方。
不協調所指的,不是別的,正是指柯林特說的『考慮到』,他怎麼能考慮到要在這裡開茶會呢。
「關於柯林特的變態性,若是想要用理性思維去理解的話,腦袋會變得奇怪的呦。這變態性的存在,去意會的話會比較輕鬆一些呢」
「因為我在被呼喚之前,處處留心,比命令先一步行動。大目標」
處處留心就可以做成任何事,是這樣嗎。
不這麼想的話也沒有別的解釋了。但安妮羅潔和愛蜜莉雅抱著根本不在乎的態度已經入席,因此昴也把心情轉換回來,加入了茶會。
「那麼,柯林特的紅茶也已經準備好了,我們繼續之前的話題吧」
「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大人的關係修復呢。調解人」
「柯林特先生的話,難不成是在多人場合服侍的管家類型嗎?」
「那種事的話,若是琉茲大人,一個人就足夠了。重複無味」
若是自己再繼續插話的話,正題就無法繼續下去了。柯林特這樣判斷到,於是將每一個人的茶與點心備好,在屋子的一邊像雕像一樣挺直脊背,一動不動的站好。
柯林特向安妮羅潔投去銳利的視線,但年幼的主人像習慣了一樣接受著,同時說到,
「就像方才柯林特所說的,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之間的姐弟關係修復問題,這問題是一個共通的問題……我是很認真地在考慮這件事」
「嗯嗯,就是那樣。我們也是盡力開動腦筋,想法子去做些什麼,但怎麼也想不到巧妙的方法。已經是忙的不可開交了」
「困擾樣子的愛蜜莉也很可愛呢。────而且,你們到處和宅邸中的相關人士交流,目前陷入了停滯不前的狀況」
「好像是有意和我們談真心話呢」
泰然自若的安妮羅潔,對於昴的話無動於衷。
總之,由於安妮羅潔好像已經認識到了這邊的現狀,便省去了說明的功夫。
「話說回來,妳居然也想來修復那兩人的關係,是什麼風把妳吹來的?其他的人全部都說用時間來解決,靠時間來解決什麼的」
「放棄,不就是那些習慣了等待的人的傾向嗎?你們兩人來回打聽,雖然這並不屬於拜託他們出手幫忙,但是還是有那麼多人依靠時間習慣等待是吧」
「說的真是直白啊,妳這傢伙。……不對,我也聽過奧托這樣說過」
「但是,我要事先對他追加一個評價呦────他是一個不瞭解成功的人」
「真刻薄!」
雖然已經相處了一周了,但就連安妮羅潔都對他持有這種印象,奧托真是可悲啊。
但是,昴對此完全不否定,反而心裡樂開了花。
「依靠時間來解決,我也不完全否定這種做法呢。在那兩人之間有一條十年的鴻溝……若是花相同的時間的話,想必是一定能解決吧。但是十年有些過於長了。十年,就像我父親大人和母親大人接吻的時間那樣長呦」
「咳咳咳?」
在完全不像九歲兒童的正經發言當中,突然出現了一個像九歲兒童才能得出的結論。
昴對於這突然的落差應對不及,只得在一邊咳嗽。柯林特向著安妮羅潔這邊做出了手勢────用手指擋住嘴,「請安靜」的手勢。
根本無法掌握住這種情況,大概這就是只有九歲兒童閱歷才說出這樣的話吧。同樣會錯意的愛蜜莉雅對於現在這種情況也是避之不及,不想讓這個話題再詳細說下去。
「現在這奇怪的咳咳聲是怎麼回事啊,昴」
「沒什麼。僅僅是稍稍疏通一下喉嚨裡的痰和鬱悶的心情」
「這樣啊。思春期真的是很不容易呢。……總之,你們兩人打算花那麼長的時間讓他們兩人自然和好,我可沒有那麼多時間啊」
「這我們也有同感,安妮有什麼想法嗎?」
「愛蜜莉是怎麼想的呢?」
用提問的形式來回答提問,愛蜜莉雅面對安妮羅潔這種回答疑問的形式皺了皺眉頭,用手指擋住嘴唇說道「那個」
「我抱著的想法,肯定是很想修復那兩人關係的。加菲爾這邊的話,好像是想自己創造與法蘭黛莉卡交流的時機。法蘭黛莉卡那邊卻非常尷尬,但我感覺她並不是不想和加菲爾交流」
「嗯,是這樣呢。然後呢?」
「所以,把那兩人關在同一間屋子裡的話,不是很簡單了嗎」
「愛蜜莉雅碳,還是選擇這極其粗暴的方法嗎!?」
昴想到的方法也都是極端的方法,但這個意見從愛蜜莉雅口中說出,他還是非常震驚。順帶說一下,其實昴對這個意見是贊成的,但也稍稍持有另外一種形式的意見。但是,問題就是應該用什麼樣的形式才好。
「雖然說是把他們兩人關進同一個房間,但若是那兩人協力合作的話,大部分的房間都可以憑暴力逃脫。我還是想避免因為那樣把房間搞的報廢。改為用不會被破壞的房間,把他們兩人關在裡面的話,用一周的時間消磨他們,然後我們再突然襲擊?」
「那樣的話,昴覺得應該怎麼做好呢?把那兩人關進我製造的冰屋裡面?」
「我雖然不認為不依靠極限做法,就能讓他們兩人家族感情復活。但更重要的是!讓那兩人持有共通的目的,再讓他們進入房間,這樣做不就好了嗎!」
「共通的目的……?」
愛蜜莉雅帶著認真的表情,歪著頭說道。
雖然昴腦中殘留的想法還是要依靠強力的手段的想法,但實際上他的還是想防止事情發展到那一步。
光是考慮到兩人共通的目的,並不能得出具體的方案。難道要找一個需要他們姐弟兩人不合力就不能打倒的怪物嗎。
上哪裡去找合適的怪物呢,又要如何制定計劃呢。
「實際上我也是,和昴持有共同的想法呢」
「誒?要靠討伐獨眼巨人、奇美拉之類的怪物嗎?」
「但大概也有些區別的樣子」
對著安妮羅潔輕蔑的目光,昴伸了伸舌頭,拍拍自己的頭表達了歉意。
愛蜜莉雅看著輕輕歎息的九歲孩子,臉頰上充滿了期待的光輝,
「關於我們的目標────想要幫助他們修復關係,在這種想法上我們是相同的。但是,我們之間關於那兩人,擁有的情報卻有著不同,所以我和愛蜜莉的想法一定是有區別的呢」
「關於那兩人,擁有的情報……?」
「若說在他們兩人中,愛蜜莉你們比較親近又比較瞭解的,是加菲爾那一方呢。但是,對於我來說,是和我有著八年以上交往的法蘭黛莉卡呦。從我懂事的時候開始,就和那個有虎牙的面孔交往了呢」
原來如此,昴理解了為什麼安妮羅潔想和自己交流想法。
安妮羅潔似乎是通過法蘭黛莉卡那裡,尋找他們姐弟兩人之間的共通點────這是之前昴沒有想到的,大概正是因為這樣,才掩埋住了尋找共通目的的道路。
「那個,確實是這樣嗎?」
「若是能尋找到協助者的話就好辦了。另外,在法蘭黛莉卡這方面是沒有問題的,但在加菲爾那一方則有問題呢」
「加菲爾?」
「加菲爾的話,從這幾天我的觀察來看。若他真是一個有性格的人,那麼事情的進展就不應該有問題呦」
昴並不知道安妮羅潔對加菲爾的人格瞭解到何種程度。但至少就昴所知,加菲爾是一個不加修飾的坦率的人。
在『聖域』時無意義的衝突,完全看不出他對自己那十四歲中學生的耿直輕率性格有什麼隱藏。關於這一點是可以保證的。
「加菲爾是坦率的人這一點,我認為沒有問題」
「那麼,就沒問題了。剩下的就是協助者的問題了……作為那兩人的家人的琉茲小姐,我想拜託她來幫忙呢」
「琉茲小姐?」
若是說到與那兩人有著淵源的人,最明顯的便是她了。
但是,在之前還差一點沒能幫上忙的琉茲,是否能來幫忙和那對姐弟交流還是一個未知數。但不管那些,安妮羅潔好像並沒有那種擔憂,向自己身後的管家輕輕招招手呼喚他。
「柯林特」
「是。廚房的話,若是推遲了晚飯的準備,會有兩個小時的空閒。提案」
「這樣啊。我知道了。那麼去通知一下晚飯的工作人員吧」
「我知道了。馬上就去。緊急」
兩人經過了一段迅速的交談後,柯林特連走步聲都聽不到靜靜地離開了房間。昴和愛蜜莉雅用驚呆了的眼神目送柯林特離開,安妮羅潔看著他們兩人一邊微笑著,一邊將紅茶提到嘴邊,說道
「那麼,迅速把問題解決怎麼樣。我們這些愛管閒事的人,已經被別人甩在後面了呢」
安妮羅潔這樣說道,昴和愛蜜莉雅陷入了更深的困惑之中。

※ ※ ※ ※ ※ ※ ※ ※ ※ ※ ※ ※

踏入廚房,看見那個『看著不習慣的背影』的瞬間,加菲爾發現自己被推進了陷阱,不由得歎了一口氣。
「……這些人也是,那些人也是,真的是管閒事管的過分啊」
發著牢騷的同時,嘴角卻浮現出了勉勉強強的微笑。
加菲爾的鼻子是特別的。嗅覺的靈敏度要比普通人強得多,在進入廚房之前他就已經嗅到了這裡的味道。
即便這樣,還是欺騙自己裝作不知道裡面的人是誰,這也就是加菲爾的最後的倔強吧,也大概可以說這就是他那小小自尊心。
「加菲?」
對著撓著頭的加菲爾,回過頭的女性用『聽著不習慣的聲音』叫到。
眼前站立的是,搖擺著修長金髮的女性。身材比加菲爾要高,體格也是健壯的無人能比。在嘴角處可以看見銳利的牙齒,這牙齒與身軀的力量相結合,給人一種野蠻暴力的感覺。
從那溫和的聲音與看向這邊的雙眸中溫柔的目光來看,大概她的本性一直都被其他人一個勁的誤解吧。
法蘭黛莉卡·鮑曼────姐姐用著這樣的名字,加菲爾·汀澤爾一直都知道。汀澤爾是母親的姓氏,鮑曼是父親的姓氏。
法蘭黛莉卡非要冠以父親的姓氏的理由,加菲爾並不知道,好像也並沒有怎麼思考過。
但是,關於目前這種場合,如此複雜的情感,這是被他人有意製造出來的,對於這種情況,加菲爾之前並沒有過多考慮。或者也可以說,加菲爾已經很仔細的考慮過了,但並沒有發現在其他地方的其他人有什麼大動作,因此可能沒想到會演變成眼前這種情況。
「很難得這樣面對面啊,大姐」
「這也是我想說的話呦。加菲居然也會來到這裡……因為晚飯並沒有開始準備,這裡可沒有什麼吃的喔」
「來偷吃可不是我的目的啊。可不要把我當作餓鬼啊」
「像這樣討厭被別人當作孩子來對待,看起來你也不是個小孩子了呢。但是,你還是處於愛撒嬌的年齡吧,加菲」
「不,我都十四歲了,早就過了那最愛撒嬌的年紀了吧。誰是那撒嬌的傢伙啊!」
發現自己巧妙的被話語刺中,加菲爾故意大聲吼著否定到。
法蘭黛莉卡對著加菲爾那過剩的反應搖了搖頭,在廚房裡────將視線拉回了自己的手邊,
「我現在,有需要做的事情呦。和加菲爾不一樣,不是可以成天玩耍的身份了呢」
「本大爺也並不是每天就這樣愉快的度過啊。而且我來到這裡也不是為了消磨時間。……我想,我和大姐的目的是一樣的」
「和我?」
「但依賴的對象好像不一樣啊」
從這僅僅的一句話中,法蘭黛莉卡也彷彿領悟到了什麼事情。
她也像認可了一樣嘟囔道「就是這樣啊」。
「剛剛就覺得奇怪。安妮羅潔大人唐突的對我說道『吃不到法蘭黛莉卡做的派就要死了哇』這樣的話」
「被這種說法騙到的大姐,本大爺覺得妳不正常啊」
「加菲你這是在和誰……算了,你來這裡應該是因為婆婆大人有話要對我說吧?」
「要是吃不到本大爺做的派就會老年癡呆……」
「我也覺的連這種說法都相信的加菲不正常呦」
面對著法蘭黛莉卡這樣的回答,加菲爾不禁閉上了嘴。
若是想想她們說的話,實際上不論安妮羅潔或是琉茲,實際都是擔心自己而已,因此也拿她們沒辦法啊。
「本大爺可能並不理解放棄了照顧婆婆的大姐。但說起婆婆,就會想起她剛吃過飯之後就又會問到『飯好了嗎?』之類的話,本大爺很珍惜這些時光啊。擔心她也是理所當然的」
實際的情況是,當那幾個作為代表人格的琉茲交接班的時候,就連吃沒吃飯的記憶都沒法繼承,因此引起了令人悲傷的誤解,但加菲爾對這種事情並不在乎,就連已經離開自己,只能偶爾聽到音訊的姐姐曾經也對琉茲這樣的事情毫不在乎。
姐弟兩人對待像家人一樣的對待琉茲,即便是這種令人頭痛的情況,他們也並不感到厭煩,反而會更加擔心。
但是,在加菲爾說的話的那一瞬間,他卻用另一種方式刺痛了法蘭黛莉卡心中那軟弱的部分。雖然加菲爾原本也打算刺激她,但這卻是與他預想的不一樣的形式,就像是這整個十年間的空白一下子拍在她的心上。
「……是,這樣啊。我在這十年中,就連一次都沒有回去過『聖域』。在這期間,因為守護『聖域』的是加菲啊。在『聖域』發生了什麼,婆婆大人怎麼樣了……我說出想去瞭解這些的話語,真的是不可原諒啊」
「不是的……並不是那樣的,不要在話中夾雜著那樣的意思啊。僅僅是本大爺……」
「────」
再次回過頭來,加菲爾以用正面的角度看向法蘭黛莉卡的容顏。
這個容顏,果然現在還是『看起來不習慣』啊。
相隔十年。而且,在這十年之中,加菲爾在腦中描繪出的姐姐的形象,和十年前那時幼小的形象並沒有什麼區別。
因此,當時過境遷,如今再次見到本人,還是無法阻止這樣生疏的事情發生。對於法蘭黛莉卡來說情況也是一樣的。所以姐姐也和自己一樣吧,是眼中帶著困惑來看待自己的。
但是,加菲爾發現在姐姐的眼中,浮現出與疑惑相同程度的感情波動。
究竟,姐姐自己是什麼樣的感受呢。
「……啊」
逃避著姐姐再次審視他的目光,加菲爾突然歎了一口氣。
然後,不經意間突然有一個答案落在了心中。
發現了。
發現了。在法蘭黛莉卡眼中閃過的感情,好像在哪裡見過。
那是還在『聖域』的時候,偶爾與琉茲浮現出的,一樣的感情。而且那種感情像是在水面上映出自己的眼瞳一樣,是一樣的。
若真是那樣的話,那就是叫做「寂寥」的感情啊。
然後,他們由於互相盯著感覺到不好意思────
「是啊,就是那樣」
在加菲爾心中,剛剛解決了十年前的那件事。
加菲爾在墓室中,回想起了自己小時候看到的光景以及和母親別離的時刻。在那個時候,他理解了母親把他留下來的做法,加菲爾在那時便打算了結此事。
姐姐也是,和加菲爾一樣,也有著那決定性的瞬間────打算了結此事。
但是不對。
在那個墓室發生的事,僅僅是那個墓室和加菲爾之間的事而已。
加菲爾僅僅確認了────對母親的想念,難以和姐姐交流────這份感情。
離自己很遙遠的姐姐,她無法知道也無法向她傳達這些事情。
因此,法蘭黛莉卡有著太多不瞭解的事情。所以現在她面向加菲爾的表情,看起來依舊是像無法了結十年前的事情一樣,不知道說些什麼好。
因此姐姐現在也是,明明比十年前成長了那麼多,卻還是用這樣的目光看著他。
姐姐
「────!!」
「不好意思,什麼都沒對妳說。沒關係了。本大爺,已經沒關係了。好好地,母親的事情也是姐姐的事情也是,已經決定去理解妳們了」
「加菲……」
法蘭黛莉卡眼中湧動著極其強烈的感情,濕潤了眼眶。
應該用什麼樣的語言來說才好呢。加菲爾對不善言辭的自己感到洩氣,同時用力思考著應該用什麼樣的語言才能將感情完美地傳達給法蘭黛莉卡。
在大腦中探索,在讀過的書中探索,探索著那些必須要傳達出來的話語。
「姐姐離開『聖域』的時候也是,在那之後一次面都沒再見到也是,我已經理解了……不能這麼說,應該是我想去理解。所以……那個,就是這樣」
「母親大人的事情……妳已經原諒了嗎?」
「────並沒有什麼原不原諒的啊」
加菲爾舒緩了嘴角,對著法蘭黛莉卡的話搖了搖頭。
是啊。並沒有什麼原不原諒的。
在加菲爾的心中一直一直描繪的那份愛憎,原本就只是不中肯的東西而已。不瞭解事實,不瞭解自己的心,在什麼都不知道的黑暗中,對著不可見的東西發怒,這僅僅就是撒嬌罷了。
知道了事實的話,這些事根本就不算什麼。
必須去接受,必須去憤恨────這些心情也都不復存在了。
「母親愛著我……愛著我們,我已經瞭解了啊」
「────」
「所以,回想起本大爺故意迴避那時候發生的事,這麼做真的是無用功。和本大爺已經沒關係了。比起那些,本大爺想好好和妳說說話啊,大姐
稱呼的方式以及說法的方式都改了回來,加菲爾勉勉強強地用手指擦了擦泛紅的鼻子。
面對著加菲爾這樣的言語以及態度,法蘭黛莉卡深深的歎了一口氣。然後用手指擦了擦眼角隱約的淚水,說道
「加菲……你長大了呢」
「真討厭!妳這麼說總讓我覺得我和大姐比起來完全沒有變化啊,我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大姐妳怎麼回事啊!為什麼妳這樣……唔,啊!?」
「雖然我們是一家人,但你這是怎麼和女性說話呢,笨蛋加菲」
腳被絆住,被姐姐果斷地拽倒,於是加菲爾後腦勺著地。
加菲爾向上望著天花板。然後環視四周,看到了法蘭黛莉卡向下看向自己的身姿。從表情來看,她已經變回非常開心的狀態了。
「喂,站起來嘛」
「把我拽倒,然後又說出那樣的話啊」
拉住向自己伸過來的手,加菲爾站了起來。
就這樣身體被輕輕拉起,他看著法蘭黛莉卡正在工作的調理台說道「嗯?」
「大姐做肉餅做到哪一步了啊」
「才剛剛開始準備食材呦。以前做給小時候加菲爾的那些料理的製作方法,我一直都記得很清楚呦」
「真是多嘴的傢伙,像是離開了我們之後還繼續做料理一樣,居然好意思說依舊好好保持著手藝啊。喂,我來擀麵皮吧」
「這樣的話,我來做肉餡吧」
在食材面前站好,加菲爾將毛巾卷在頭上做好準備。法蘭黛莉卡也在此時將加菲爾的做飯器具拿了出來,非常配合地交給了他。
就這樣並肩開始做飯的姐弟兩人,好像十年的鴻溝消失了一樣。
『熟識的兩人』以理所當然的樣子開始了『熟悉的工作』。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837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8 篇留言

流浪者之歌
先拉下來感謝

12-18 17:17

異域(三玖控模式)
可惡 二香QQ

12-18 17:18

roccosu
真是勤勉的說,感謝更新

12-18 17:35

伊莉雅我老婆(花)
久違的藥

12-18 17:36

屏科小太陽
謝謝大大的勤勉( ̄∇ ̄)

12-18 19:53


"她對著昴這麼說'到',"...是'道'嗎?

還真是不容易...兩個人和解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12-18 21:42

亞空
兩人就這樣一起開心地做派了~嗯?

所以說加菲是了解到婆婆要他去廚房,而不是真的因為她的話而要去做派吧XDX

12-18 23:39

OuOy
感謝翻譯與更新!

12-22 00:5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2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番外編 ④ 『誕生、愛蜜... 後一篇:番外編 ⑥ 『另一件未竟...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aa1357932大家
各位有空可以來我家看看畫作或聽聽冷門音樂~有將近六千首!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分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