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肯特米】亞佐特之果(上)

作者:Zarose│2016-12-17 18:49:16│贊助:4│人氣:99


亞佐特之果(上)

       閃光從房間挑高的窗戶外衝了進來,沉悶的雷聲在遠處引爆,狂風搖動著窗框發出猛烈的碰撞聲,打落在玻璃上的頻密大雨叮咚作響,糟糕的天氣,那種讓人看了便會心情鬱悶,總覺得會有壞事發生的天氣。

       醫生將所有的器材收進了黑色的公事包裡;魔導士的法陣沒了光芒,轉為死沉的黑印;牧師肅穆地從黑袍子裡拿出了一本小冊子,上面還有個燙金的十字架圖案。

       「我們盡力了,然而,遺憾的是,我們還是失去了她,……,願上帝的使者帶領這迷途的靈魂,通往解脫一切痛苦的極樂之國」平淡的祝禱結束,一群人收拾著自己的東西,向家屬們致以哀悼之意後便走出了寬敞的房間。

       城裡頗有名望的大公爵就在今天失去了一個女兒。

       嬌小的身軀坐在床邊的椅子上,女孩握著床上那人逐漸冰冷的右手,沒有哭鬧,不發一語,失焦的雙眼緊盯著那人的臉龐,淚水緩緩地從眼角滑落;一旁的夫妻看到這景象,也不知該如何安慰才是,只能相擁而泣。

       「為什麼……」



       「為什麼委託單上明明寫著是要幫忙種植作物,現場卻是一片冰天雪地的景象呢?」慕亞翁腳上穿著雪靴,試著踩了踩眼前蓋滿土地的白色積雪,這才發現雪的厚度足足快到了他膝蓋的位置。

       「怎麼?難道雪上面不能種東西嗎?」維格爾坐在路旁的馬車車斗上,看了看四周有些單調的景象後,打了聲呵欠說道。

       「至少我是沒聽說過啦」

       「呦,你們兩位是來耕田的冒險者大人對吧,這幾天雪下得挺大的,所以才會變成現在這副樣子呢……」一旁穿著厚重雪衣的老先生聽到慕亞翁的疑惑,走過來說道。

       「先說我就是這塊田地的主人,雖然積雪很多,但不用擔心,只要用那位大人的道具就行了」老先生說完,從大衣的口袋裡拿出了一顆棒球大的漆黑立方體石塊,便朝積雪的土地上扔了過去。

       漆黑的石塊在空中飛轉個幾圈後便無聲地栽進了茫茫的雪白之中,失去了蹤影;然而就在慕亞翁準備開始懷疑這老先生腦袋是否有問題時,只見那白色的積雪以超出常識的速度被那漆黑的石塊給全數吸收。

       大雪退去,土地再次顯露出自己的容貌,不僅如此,本應凍結的土壤上頭冒著霧氣,如同春季還暖時的景象;慕亞翁伸手抓了一把土,搓揉了幾下;這的確是能耕種的土壤狀態。

       「還真是驚人的魔法呢」維格爾趴在車斗的邊上說道。

       「的確是呢,原本還想說要把這些雪傳送到深山裡的」慕亞翁拍了拍手上的泥土,從田地裡走回到路上說道。

       「不不不,這並不是魔法,是煉金術」剛把石塊撿回來的老先生聽到兩人有所誤解,連忙解釋道。

       「煉金術?剛剛那個說白了不是科學就是魔法啊,煉金術是古時候的蠢蛋們異想天開的東西吧」慕亞翁聽了,疑惑中帶有些輕視地說道。

       「這……這也不是我說的,是那位大人說的啊」

       「那位大人是哪位大人啊?叫他出來給我們瞧瞧啊」維格爾變換姿勢,仰躺在車斗上,語帶戲謔地說道。

       「那位大人的名字叫『米卡流斯』,是幾個月前才來到這小城鎮的,兩位也看到了,這地方冬季的積雪深厚,根本不適合耕種,春天還能種個小麥和馬鈴薯,冬天就真的不行了,必須靠外面補給才能過活啊……」

       「然而今年這冬天遇上了百年難得一件的大雪,運送糧食的道路被迫封閉,要不是米卡流斯大人的幫助,就算想自己種食物也沒辦法呢」

       「原來是個大好人啊,還以為是什麼躲在深山裡的瘋狂科學家呢」維格爾聽了老先生的解釋,從車斗上翻身一跳,輕巧地在慕亞翁的身邊落地。

       「不過就算可以耕田,至少也得種上一兩個月吧,這期間不就要餓死人了?再說先生你的田地到剛剛為止可都是被埋在雪下面的啊」慕亞翁問道。

       「兩位放心,這一帶的水最近不知道被什麼東西給汙染了,那種子埋下去,灑點肥料,不到半天的時間就能捕獲了」

       「捕獲?」公會在出發前便有提到肯特米城鎮一帶的水源受到黑物質汙染,然而對實際情況並沒有多加描述;聽到不應該用在作物身上的動詞,慕亞翁一臉疑惑地看著老先生。

       「這個……有點難說明……總之這長出來的東西都是『會動的』」老先生一番左思右想後,支吾地回答道。

       一聽到會動的植物,慕亞翁和維格爾的腦海中不免浮現出那食人魔花的形象。

       「所以,這個任務其實是要把你們餵給那些會動的植物囉?」維格爾一臉認真地說道,慕亞翁聽了,用手肘捶了他的肚子一下。

       「先別說其他了,你們真的吃得下那種東西啊?不對,那種東西真的能吃嗎?」

       「老實說……還不錯,雖然有些品種需要處理一下才能吃,但城裡的大家都一致認為這些東西比馬鈴薯餅配燕麥粥要好太多了」老先生邊說著,心裡想起那滋味,肚子便不爭氣地發出了呼喊。

       「呃……好吧,大致上明白了」

       確認兩人沒有其他問題後,老先生便朝不遠處的農舍前去;慕亞翁從隨身的斜背包裡拿出了一包種子和肥料,轉頭正想對維格爾說開工時,才發現他人已經不見了。

       「喂,你看這亮晶晶的東西是什麼啊?」慕亞翁一番張望之後才終於在寬廣的田地中發現維格爾的身影,正準備走過去念他一頓時,只見他高舉著一顆銀白色的金屬球說道。

       這金屬球的大小就和普通的彈珠差不多,表面光滑平整,完全看不出原本是拿來做什麼的,看仔細一點還會給人一種半透明的感覺。

       「大概是某個機器裡的零件吧,先別管這個了,趕快給我去播種」慕亞翁對那金屬球瞧了幾眼後便毫無興趣,將手中的種子和肥料遞到維格爾的面前命令道。

       老實說維格爾也只是出於無聊才把這金屬球從地上撿起來,聽到要開工之後就將它扔回了原本的地方,接過兩個袋子便開始用他那超常的肉體力量迅速且精確地將種子埋進田地裡。

       慕亞翁坐回車斗上,拿出包包裡用保溫杯裝著的麥茶,悠閒了起來。



       「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不見了啊啊啊啊啊!」微卷的紫色長髮顯得有些雜亂毛躁,右金左銀的異色瞳裡是深邃的黑暗,寒冷的冬日裡,身上只披著一件黑色白羽外套的嬌小少女在成堆的各式衣服裡不停地翻找著。

       「米卡流斯果然是迷糊鬼,昨天實驗時才因為不小心多加了一點火元素造成爆炸,今天就把自己經年累月的成果給弄丟了,真的是迷糊鬼呢」裝飾華麗的房間裡,一顆長著鹿角的白毛栗子果從角落彈跳著來到了少女的身邊嘻笑道。

       栗子果,說白了就是看起來像長著毛的史萊姆一類的生物;因為據說是從普通的栗子突變而來才有了這個稱呼。

       「不……不要吵!『尼亞』沒有要幫忙找的話就……就滾一邊去!」米卡流斯不悅地回道,說著說著便像是要哭了起來。

       「哇,米卡流斯哭了呢,哭了就是小孩子喔」尼亞見到這樣子,繞著米卡流斯的身子跳著繼續嘻笑道。

       「我……我才沒有哭!」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米卡流斯用外套的袖子擦了擦臉,將湧上的淚水給壓回去後,用著像是要以身報國的勇者一般的表情繼續翻找著衣服堆,完了便開始翻找一旁的櫃子和抽屜。

       「米卡流斯大人,我們那一區的飲用水似乎也被汙染了,已經有好幾個小孩子高燒不退,能請您幫我們想想辦法嗎?」這時,外頭傳來了幾聲響門,一群鎮民就這樣擠在郊區一棟漂亮洋房的入口外面。

       「欸欸,米卡流斯,那些傢伙在叫妳呢,不用回應一下嗎?」尼亞對遲遲無動於衷的米卡流斯問道;然而她的心裡此刻就只想把東西找出來,完全沒有理會。

       幾次敲門都無人回應,鎮民們雖然都知道這位大人根本不會外出,也只能失望地先打道回府了。

       「唉呀呀,這樣一來米卡流斯妳的怪人指數又上升了不少呢」尼亞從房間門口望著走廊上不再傳來聲響的玄關大門說道。

       「真的不見了……哪裡都沒有……」米卡流斯絲毫沒有搭理尼亞的意思,將最後一個抽屜裡的東西全翻了出來後,一臉失了魂似的喃喃說道。

       搖搖晃晃地站起身子,外套從無暇的肌膚上滑落,米卡流斯踏著踉蹌的步伐走進房間裡的浴室。

       從蓮蓬頭裡流出的水沒有絲毫的溫度,冰冷的細雨打在身軀上蒸騰出一團熱氣,米卡流斯縮在浴室的一角,雙眼無神地呆望著前方。

       「真是的,就算米卡流斯妳不怕冷,這樣子亂搞還是會感冒的啊」

       「感冒最好……最好就這樣病死算了……」聽到這話的米卡流斯,用著像是小孩子在鬧彆扭的語氣回道。

       「這樣子或許就能再見到姐姐了吧……」

       尼亞見到米卡流斯這個樣子,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況且他最怕的東西就是水了,巴不得趕快離開這充滿著水氣的空間。

       「唉,算了,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尼亞說完便跳著回原本的房間去了。

       「那個,不好意思打擾了,請問那個叫塞流卡斯還是什麼亞歷山大的『大人』在家嗎?」門外這時又傳來了幾陣敲門聲和呼喊,聲音之大像是人就站在一旁似的,敲門的力度和節奏也不同方才的客氣,聽起來有些粗魯。

       然而米卡流斯還是沒有回應,尼亞知道她這狀況也沒有多問,打算和方才一樣施以無聲的回絕。

       「沒有說話應該就是答應的意思吧,那我就不客氣地自己進來囉」

       話語一落,一陣巨大的碰撞聲從玄關傳來,有著一頭狂野赤髮的男子一腳把門給踹了開來,身旁還圍著幾個一臉驚慌的鎮民。

       「冒……冒險者大人,您這樣做會惹米卡流斯大人不高興啊」

       「這下子慘了……不……不干我的事啊」

       那群鎮民原本是想找人把米卡流斯給「請」出來,完全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嚇出一身冷汗後便一哄而散了。

       「維格爾,你至少用手開門吧,這門都被你踹出一個大洞了」慕亞翁看著那群鎮民跑遠後,轉過頭來面向洋房那慘不忍睹的大門說道;這門軸沒斷已經是奇蹟了呢。

       「哪……哪裡來的沒禮貌的傢伙啊!」被那巨大的踹門聲給嚇了一大跳的尼亞一臉不悅地跳到兩人面前喊道。

       「這個毛球不會就是那個叫什麼伊卡洛斯的大人吧」維格爾蹲下身子盯著尼亞說道,還伸出手來朝對方的臉頰戳了幾下;如果那是臉頰的話。

       「是米卡流斯!給我記清楚了,傻子,還有我不是她,我叫做尼亞!」

       「原來不是啊,那就只是顆毛球而已嘛」維格爾說完,一隻手抓起尼亞便朝屋子裡走去了;尼亞雖然試著掙扎,但沒有手腳的他根本也做不了什麼。

       慕亞翁雖然也覺得就這麼闖進別人家裡不太妥當,但想想讓維格爾一個人進去可能造成的後果,也就沒那麼在意了。

       「快放開我!米卡流斯生起氣來可是很可怕的喔!」

       「這屋子還真是亂呢,是被搶了嗎?」維格爾完全忽視尼亞的怒吼,看著屋子裡那成堆的衣服和被翻倒的櫃子說道。

       「你……你們……要做什麼?這裡……沒有東西給你們搶……哈……哈啾!」身上圍著一條薰衣草色的大浴巾,米卡流斯連頭髮都還沒擦乾就從房間裡走了出來,渾身微微地顫抖,還打了個大噴嚏。

       「我們是沒有什麼事啦,就是那些鎮民想『請』妳出來就是了,好像是因為家裡的水電出了問題吧……記不太清楚了……」

       「是飲用水被汙染啦,別人在說話的時候你都做什麼去了啊」聽不下下去的慕亞翁用手肘捶了一下維格爾的肚子說道。

       「那…...那水被汙染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況且那根本……不干我的事啊」

       「我又不是……做慈善事業的,要不是這裡的水被汙染了……我根本懶得去管田裡能不能種東西……會不會有人餓死呢……」米卡流斯一邊說話,一邊用身上的浴巾擦乾頭髮和身體,從旁邊的衣服堆裡順手抽出一件白色洋裝,撿起方才掉在地上的黑色白羽外套,迅速地換上衣服。

       她從外套的口袋裡拿出了一顆漆黑的立方體,輕觸了一下自己的頭髮,原本潮濕的光澤立刻就變得柔順。

       「『要不是水被汙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慕亞翁問道。

       「這裡的水被那些不死軍團的黑魔法物質汙染,正好能拿來當我的研究素材,要不是這樣,我才不會待在這種偏僻的地方呢」米卡流斯說完,從地板上那堆雜物裡拿出了一把獵槍,手指貼上板機,槍口就這麼朝著兩人的方向。

       「好了,看你們是要出去還是被我打成馬蜂窩,我只給你們三秒」

       維格爾和慕亞翁對看了幾秒後,聳了聳肩,畢竟是自己闖進來的,主人都拿槍趕人了也不好意思多說什麼,轉身便朝玄關走去。

       「不……不好了!我……我說冒險者大人啊,你們怎麼把作物放著就不管了呢?」這時,那田地的老先生一臉驚慌地和幾個鎮民跑過來說道。

       「怎麼了嗎?可以吃了是不是?」維格爾打了聲哈欠後,漫不經心地回道。

       「還說這個,那長出來的東西像龍一樣,一個個全都從土裡爬了出來,性情凶暴,正朝街上移動呢」

       「我說維格爾,你那時候是買了什麼東西的種子啊?」

       「龍舌蘭啊,我想說能用來釀酒應該挺不錯的」

       慕亞翁和鎮民們聽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說些什麼,總之情況緊急,一群人便急忙地朝田地趕去了。

       「米卡流斯,妳要跟著去看看嗎?」尼亞從門上的破洞看著一群人走掉後,對房間裡正收拾著東西的米卡流斯問道。

       「……為什麼呢,那些植物應該是不可能離開土裡太久的,除非……!?」米卡流斯像是想到了什麼,拿起地上裝著道具的斜背包便往屋外直奔而去;尼亞見狀,從地上用力一跳,精準地降落在外套的連衣帽裡,一如往常地跟著出去了。



       只見一大群翠綠色的身影正在雪白的地面上移動,雖然那些植物的體型巨大足足有一層樓那麼高,行動卻是極為笨重,速度了不起就和走路的烏龜一樣吧。

       他們的外形同典型的飛龍,活像是用龍舌蘭雕刻而成的藝術品,層疊捲起的葉子形成長脖子,巨大的雙翼長滿棘刺,粗壯的根系變化成四肢及尾巴;似乎是因為還不習慣活動所以移動速度才會這麼慢。

       「不行啊,那東西的皮太硬,獵槍根本打不穿,用火燒也不見任何效果,這樣下去就要鬧到街上啦」一群人遠遠地便望見暴動的龍舌蘭龍,幾個先去對付的鎮民見到冒險者來了,連忙跑上前去報告。

       「終於可以收成囉」完全忽視前來報告的鎮民,維格爾一手拿起背上的大劍朝龍群的方向用力一蹬,人便這麼以高速飛去,還在地上留下了一道深刻的印痕。

       「我建議各位先不要太靠近,我是說那個紅頭髮的瘋子」早就意料到這一點的慕亞翁對那群看傻了的鎮民們說道。

       「聽說龍舌蘭酒是用草心去釀的啊,也就是說,只要把這些礙事的葉子和根全部砍掉就行了吧」

       維格爾將大劍橫擺於腰間,抓緊從空中落下的時機,迅速揮出,一旁的鎮民們只聽到一陣沉悶的爆轟聲,下一秒便張大嘴看著眼前成群的龍舌蘭龍全被砍下了腦袋;攻擊的餘波掃到後方的森林,參差不齊的樹頂跟著被削成了平面。

       失去頭部的龍舌蘭龍雖然因為看不見前方的路而互相碰撞在一起,但並沒有完全停下,或許是出於恐懼,速度反而上升了。

       維格爾踏出右腳著地,放鬆部分的肌肉讓身體吸收從地面傳來的反作用力,接著一個蹬腿便朝前方奔來的龍群飛去,如同一流的廚師切菜一般耍弄著手中的大劍,大夥兒只看得見月牙狀的反光,和轉眼間便被削成球的變種植物。

       「搞定了」不到一會兒工夫,原本蹦跳的龍舌蘭龍只剩下光禿禿的鱗莖,花莖和根全被削了下來,散落在田地裡;維格爾甩了甩大劍上的樹液,將它安回背上後走到目瞪口呆的眾人面前。

       「不……不愧是冒險者大人啊」

       「這些植物沒了根,應該是沒辦法再生了才是,不放心的話就用火烤一考吧,總之,把那些鱗莖收集起來,應該夠這裡吃上幾個月了,多出來的還能釀酒呢」慕亞翁對一旁好不容易回過神的老先生說道,接著便從外套裡拿出了一張單子。

       「任務完成,查驗後就請簽名吧」

       老先生看了看上頭的內容,接著從懷裡拿出了一枝鋼筆,然而或許是因為天氣太冷的關係,即便在空中用力甩了幾下,這筆依然出不了墨水。

       「對不起啊,請兩位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這就回去拿鉛筆過來」

       「這是……不可能,居然會有這種事」從另一頭走來的米卡流斯撿起地上的植物殘骸,拿出一個造型古怪的放大鏡看了幾眼後喃喃說道。

       「怎麼了嗎?聽人說種在這裡的植物都會突變,難道不是這樣嗎?」從包包裡找出一枝鉛筆的慕亞翁正想叫住老先生,便被米卡流斯的一番話給吸引,好奇地問道。

       「雖然是這樣沒錯,但那些變種植物是依靠水裡的黑物質才能維持活動,不可能讓根部長時間離開水源的,除非……他們已經和那些不死生物一樣,能夠儲存一部分的靈魂在軀體裡」

       「這樣聽起來,哪一天那些植物擁有智慧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囉」幫忙鎮民們將龍舌蘭龍的鱗莖給全搬上車後,維格爾湊上前問道。

       「那些黑物質,原本就是從被消滅的不死生物身上溢出的魔力元素,滲透進土壤裡後便順著地下水流來到這個地方……那是能夠賦予物體生命的元素……」

       「所以哪一天擁有智慧也的確不是什麼奇怪的事」

       「這麼說來……還記得妳之前說自己是因為『這裡的水源被汙染』了才會待在這裡,換句話說,妳是為了研究像這樣受魔力汙染的變種植物?不是為了研發新型的兵器吧?」慕亞翁回想起幾分鐘前的事,一番推論之下,對米卡流斯問道。

       「當然不是!戰爭什麼的我才懶得去管……」

       「我是為了……創造出『亞佐特』的種子」米卡流斯說到這,眼神變得有些黯淡,聲音也逐漸變小。

       「亞佐特是什麼啊?好吃嗎?」不太了解兩人對話內容的維格爾,聽到是某種植物的種子,有些慵懶地問道。

       「不是,那不是用來吃的東西……」對這名字有所耳聞的慕亞翁開始解釋了起來。

       「亞佐特,在魔法和科學尚未啟明的時代,是一種被煉金術師們稱為『萬能植物』的存在,據說它能融合所有的物質,甚至是憑空創造出生命……」

       「但那終究只是缺乏知識的煉金術師們的幻想,根本不存在,為了試著創造出它,當時可是有好幾萬人因此賠上了性命,那是一件愚蠢的事!」

       「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才不是這樣!」米卡流斯緊握著雙手,有些憤怒地反駁道。

       「只是你們不懂罷了……魔法和科學沒辦法做到的事,煉金術能做到……你們根本就不了解,我已經成功了……只要把它找回來,我就能證明我說的話!」

       「喂!快看!那是什麼啊!」這時,一旁正準備駕著貨車回去的幾個鎮民們,手指著田地的某處喊道。

       銀白且巨大的樹根從地底下竄出,巨大的衝擊引起一連串的震動和轟鳴,煙塵夾帶著白雪飛散到空中,如海葵一般顯現在地表的巨大觸手不斷地蠕動著,同時緩緩地朝四面八方生長。

       一群還在田裡收拾剩下殘骸的鎮民們望著從地底下冒出的不明物體,一個沒注意,便被忽然間加速的觸手給抓了起來;從觸手上長出無數細小的根毛,迅速地刺進他們的身體裡,下一秒,活生生的人便成了一具乾屍。

       「吃……吃人怪物啊!」坐在貨車上的人看到這副慘狀,韁繩一揮便準備逃跑。

       那觸手嘗過了食物的滋味,像是被喚醒了食慾的餓鬼一般,原本看似笨重的觸手立刻成了敏捷的遊蛇,直朝附近的人們襲去,那載著鱗莖的貨車跑不贏飛馳的觸手,被一擊拍飛後栽進了田裡,車斗上的鱗莖也全被觸手給吸收,成了乾巴巴的硬塊。

       見著一大群觸手來勢洶洶,維格爾一手抓著一個,帶著慕亞翁和米卡流斯迅速地脫離那不明物體的攻擊範圍;然而在吸收養分之後,觸手的射程似乎也變得更大了。

       「亞佐特……那就是亞佐特……他還沒完全成長……他需要更多的養分」米卡流斯望著那團銀白的不明之物喃喃說道。

       「那就是亞佐特嗎?看起來很難吃啊」

       「……不行,若是讓他的觸手伸到街上去,後果不堪設想啊,維格爾,先別管我們了,快去把他給砍了!」

       「不准!我不准你們……對他動手,就快要成功了……我就要快成功了」米卡流斯阻擋在兩人面前,眼神中帶著堅決且深邃的黑暗說道。

       「妳在胡說什麼?這樣下去可就要有一堆人喪命了啊!」

       「我不管!」

       「我才不管那種事……死幾個人都好,就算要了我的命也行……只要讓我……再見到姐姐就行了……」

       維格爾看這情況,並不打算多說什麼,就這樣站在一旁;或許有人會說他冷血無情,但以他的個性和價值觀而言,這件事是什麼結果對他來說都沒差。

       「妳難道是要……復活已經死去的人嗎?」

       米卡流斯不發一語,轉身便朝亞佐特的方向跑去了。

       「所以……該怎麼做呢?」維格爾望著那逐漸遠去的身影問道,背上的大劍已拿在手中。

       「為了肯特米的人們,必須將亞佐特給除掉,如果那個米卡流斯說什麼也要妨礙,不得已的話也只能殺死她了」

       「不准你們傷害米卡流斯!」慕亞翁才剛說完沉重的話,頭頂便傳來像是被某種東西給咬住的感覺,伸手將那東西給抓下來後才發現是尼亞。

       「你們根本不知道……她為了這一刻究竟經歷過什麼」

       「我才不管!我只知道不能讓鎮上的人成了那怪物的養分!」說完,兩人也朝著亞佐特的方向離去了,尼亞望了望四周和遠方的騷動,顯得有些不知所措。

       「到底……會變成什麼樣子呢……」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735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SENKO
種出突變的作物在幹掉來吃,
果然是冒險者的行為啊[e5]

12-17 19:31

Zarose
維格爾:下次來種仙人掌好了(?)12-17 22: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Zaro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冬臨之刻... 後一篇:【RPG公會】自己的角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aanee喜歡短篇故事的大家
「灰心 Dismay」的時候該怎麼辦?像艾瑪一樣找個朋友來聊聊吧~情緒小短篇更新囉~XD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