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肯特米】溫暖土地上的『神蹟』

作者:水月冰華│2016-12-16 08:21:33│贊助:6│人氣:111

--------------------------------------------------------------

《溫暖土地上的『神蹟』》


又是個很冷的一天,大雪封閉了遠方崎嶇的山巒,從天空墜下層層重疊的雪幕,薄薄堆積在裸露的岩石上方。

看似有點灰濛濛的落雪之間,卻閃耀著頗為清澈的太陽。陽光將雪片照射成七彩、發亮的微小晶體,散漫飛舞在沒有風勢吹襲的早晨裡,最後消融於土質異樣溫暖的農地。

這裡是位於自由聯邦的西南邊境地帶,肯特米郡內的安達米蒂莉平原。

由於氣候乾旱的緣故,此地極少下雪。但在這天,卻下起了各地都很罕見的『太陽雪』──在晴朗天色底下飄降的雪花,雪裡照耀著令人感到頗不真實的太陽,而這太陽也無法帶來任何實質之上的暖意…

比較溫暖的感覺,是來自此處人們腳下踏著的土壤。

這是遭魔法物質汙染了的土地,魔法是經由地下水脈匯集而來的戰事殘跡。在高地平原這一小塊傾斜的坡地上,造就出一整片滾燙且灼人的變質土壤。

據說,最早之前,若是在比較晴朗的夜晚中,朝這個地點看去,常會見到如小型火山爆發一般,從地表噴湧出赤紅火光與絲狀閃焰那樣的奇景。

而在此種異質的土壤中,混入名為『碎形冰鹽』的魔法結晶之產物,慢慢地改變這土壤原本的質地,最後培養成足以施行農作的良田,則是近幾年才開始發展起來的新技術。

一開始,在這裡種植的,還只是像雜草那樣乾巴巴的耐旱植物,只能收成少許營養不良的劣等作物,但情況很快就有了相當大的進展。

漸漸地,隨著暖土與冰鹽混合比例的改進,再加上來自東方濕潤地帶、能增加土中含水成分的『沼土綿蟲』的引入,以及持續由『冒險者公會』支部提供的魔法保護、鍊金淨化等協助,使這裡逐漸有了作物種類頗見豐富的產量。

但在今年,在這個提早來臨、持續太久,還且還異常寒冷的冬天,因大雪封山、通往聯邦的道路幾近全數阻斷,許多聚落與村裡存糧已現匱乏的艱困情形底下,在這一塊土質長保暖意,本該全力肩負生產糧食重任的田野上,卻長出了整片黏稠的地衣。

那是一種蒼白帶綠的細長絲狀植物,彼此糾結如一團團散亂的絨球。

四處都有它們緊密、交錯相連的假根,以及黏黏簇生的軟毛,使表層土壤陷入一種果凍般泥濘的狀態,活像浸泡在某種混濁的凝膠裡面,因此時溶於其上的雪水,而更形軟爛,就算穿了厚實油布剪裁作成的工作靴,踩起來的感覺仍是很不舒服…

為了解決此處面臨的難題,儘管是在大雪紛飛、如此嚴寒的天氣底下,遠從阿斯嘉特城裡送來的各式藥劑,依然在這些分成不同區塊的田野裡頭施灑著,分頭試驗著各種配方的成效。

由於當地人手不足的緣故,因此將額外補給的糧食、材料與配方運送至此的幾支小型隊伍當中,有許多冒險者選擇留在這裡幫忙,凱爾‧凡納就是這些人之中的一位。

他是個對礦物及冶煉技術都蠻有興趣的年輕人。此次,也提供了一點鍊金方面的土質改良配方。

嚴格說起來的話,身為從小就住在阿斯嘉特城內、安居樂業長達二十幾年的普通小老百姓,凱爾從來就沒想過,他竟然也會成為『那個』冒險者公會的一員。

雖然,在整體人口組成真的很複雜、旅者得以自由來去的阿斯嘉特城區中,『冒險者』已經算是一個有點浮濫的頭銜…

但是,就算在人人都能如此自稱的情況下,能通過有名的『冒險者公會』的初步審核,進而成為公會登記在冊的這種『冒險者』──代表有資格接受公會派任的委託──在廣大的『冒險者』群體之中,也只佔了其中一部分的人而已。

大約就在離城之前的短短幾天之中,凱爾正式登記成為冒險者公會的一員,為的就是能獲准參加前來肯米特郡的這些支援隊伍。

說起來,他入會的流程跑得相當順利與快速(也許顯示了公會正好有點需要人手?),紀錄在冊的職業與專長分別是:工匠,鍊金與冶煉技術,『非戰鬥人員』。

因此,在前來安達米蒂莉平原的旅途中,以及現在分派到田裡工作的時候,他都被特別告誡了,為了他自己的生命安全,絕對不可以輕易遠離武裝成員們駐紮及守備的範圍…

安達米蒂莉平原,雖說是一個飽受黑魔法殘餘物質的汙染,難免有些潛在威脅的環境,就連隨處可見的普通野外生物,也具有隨時都有可能變異、跳起來就會咬人的危險性。

但也許,就是因為這種難以預料的未知,在此次…自願前來支援的學者、專業人士等『非戰鬥人員』的數量,好像是比凱爾想像中的還更多了一點。

然而,與這些研究者前來此地的原因不同,凱爾並沒有想要尋找或鑽研什麼稀奇古怪的題目,也不是想親眼確認自己配方的成效。

事實上,促使他前來這安達米蒂莉平原的理由,此時…就藏在他右手腕纏綁的厚布底下。

這個理由,是關於阿斯嘉特城裡發生過的某件事…

而此事,凱爾還未向自己以外的任何人提起,仍然是一個暫且保留在他腦海之處的秘密。

「好像、又失敗了啊!」如此發出滿滿惋惜之意的嗓音,出自與凱爾一同站在田埂之上的青年。

這青年名叫艾塔吉,是登記在肯特米郡支部的冒險者成員,也是出身在安達米蒂莉平原村落的本地人。除去他手中握著的鐵耙子,他背上還揹著份量頗感沉重的巨刃長劍,很明顯是屬於『可以戰鬥人員』的那一環…

只不過,若是看見他大聲吆喝著犁田動物、熟練地耕起田來的樣子,大概十個人裡面會有十個人都覺得,他八成就是個半路轉行去當冒險者的農夫。

一起站在落雪濕滑的田埂上,凱爾與艾塔吉這兩個人,各自把頭縮在擋雪的油布斗蓬底下。

在他們兩個人的眼前,原本還是目前最有成果、最有希望成功的一片試驗地區。

這一區地帶所測試的方法,是拿有毒的火蝶鱗翅粉末,混合敲擊成碎片的煤塊,再澆上施有咒死法術的松節油,大量潑灑在佔滿田野的黏軟地衣之上。

之後,放把火,把它們燒成濃煙裡黑灰般的殘屑。

都完成以後,用取自『神愛之湖』的淨水,徹底驅出殘餘的毒性與咒法,再以封域結界隔絕外在污染的這個地區,恢復了乾淨與溫暖樣貌的土地。

這大約維持了五天左右,完全不見有害生物再次復生的情況。

可是,就在邁入第六日的這個早上,所有在周遭工作的人們,都發覺了,散布在原本潔淨的土壤上,是一夜之間抽長出來的絲狀植物,密集掩蓋在之前沒有瑕疵的泥壤上,正式宣告了此一試驗方法的挫敗…

「唉,我還以為,這次一定就能成功了呢。」與田野間圍過來看的人們一樣,艾塔吉滿臉都是不悅與失望交織而成的表情。「其實啊,我有聽說,假使這次試驗再完蛋的話,『上面』就打算要放棄這一片田了。」

「對啊,」艾塔吉嘆了口氣地說:「可能…是寧可把人力調去開墾新的田地吧?因為這裡成功恢復土壤的機會,看起來實在太渺茫了。」

「不是也有其它的進展嗎?」

「你說那個組合試驗的元素魔法?」

「對。」

「那個也已經失敗了啊!」艾塔吉搖了搖頭,一臉悲觀地答道:「而且,聽說比這裡的情形還慘,只維持了兩天不到,就又全部都長回來了啊!」

「這樣啊…可是,如果放著不解決,不怕這些植物又變種,然後四處擴散到普通的田裡去嗎?」

「也只能盡力隔絕了。不過,我比較可惜的,是這些暖土田啦!你也知道…這裡啊,一直都是一個種什麼、什麼都會變質得很厲害的地方,想要住在這裡的人,就要懂得去跟這些田裡任性的玩意妥協。」

「所以…?」

「所以,現在都已經是什麼時代了嘛!空有那麼繁榮的文明,卻還搞不定這種低等的植物!」

「可是,像這種魔法變異的植物,才是我們『繁榮的文明』搞出來的害蟲吧…」

「呃,你這麼說,也對啦!不過,我還是覺得,老是要屈服在這種惱人的環境,本身就令人感覺很不爽啊!」

「喔,也是…看看我們,都努力了這麼久,可是一點成果也沒有,我也覺得蠻沮喪的就是。」

「對吧?就是這種感覺啦!」艾塔吉搖了搖頭地說:「不過,雖然是這樣,我還是很喜歡住在這裡的。」

「人真奇怪。」

「沒錯。」

「欸,等等,你看那裡,」突然間,凱爾用著疑惑的語調這麼說。他伸出戴著農作手套的一手,指了指遠遠出現在某一區暖土田邊的許多人影。「那些是附近村裡的居民吧?」

「誰?…噢,的確…」朝著凱爾所指的方向,艾塔吉瞇眼看了一下,然後點頭說:「那些啊,他們是『農神』米卡流斯的信徒們。」

「『農神』…的信徒?」

「對啊,就是一個叫做『米卡流斯』的女鍊金術師,好像說自己是管理作物生長的女神。」稍微頓了一下,艾塔吉再度搖搖頭。「我個人覺得,她就是一個標準的女騙子啦!不過,最近倒是有點奇怪的名氣。怎麼,你都沒有聽過有關『她』的那些傳聞嗎?在這幾天,似乎有蠻多人喜歡提起的…」

「有是有。可是,我都不知道,她已經有了那麼多的『信徒』…」

「哎,沒錯,說得對──我之前也沒怎麼注意到!」艾塔吉歪了歪脖子地說:「是什麼時候,變成這麼多人的啊?」

「他們來這裡做什麼?」

「聽說,是向公會申請了一塊田地,說要施展什麼『農神的奇蹟』。」

「喔,真的啊?所以公會就這麼同意了嗎?」

「真是好笑的決定,對吧?不過,我想上面那些人,也是抱著『死馬當活馬醫』,姑且看看結果的心態吧…」

隔著一段距離,遠遠地看過去的話,映入周圍人們眼中的景象,是村民們展開一捲又一捲、裁剪得細長的麻質布條,還立起了木頭削成的矮樁。

像是仿照圍籬那樣的形狀,他們用木樁與布條,沿著田埂的外緣,環起那一小片長滿地衣的田地。然後,在一整塊田野的正中央,他們豎起了不知從何處砍下、看似專程扛來此地的白樺樹。

那是一整株灰白無葉的高大樺木,樹幹表面似乎凹凹凸凸地刻著什麼圖案,而色彩略呈淺褐的亞麻布條,則牢牢繫結在樹頂展開了枝枒上,並且往四面以布條環起的『圍籬』延伸過去,搭成了尖頂篷子那樣的形狀。

零星點綴在半垂懸的布條上,是許多晶亮、閃爍著銀白色彩的奇怪事物,遠遠的看得不是清楚,可能要靠近一點才知道是什麼…

「就只有這樣而已啊?」對此,艾塔吉皺皺眉頭,露出了一種非常懷疑的表情。他隨手用鋤頭鏟鏟腳下的田地,邊看邊嘟囔地說著:「一看就是騙人的把戲,拿來唬唬大家還可以,但這能有什麼效果啊?唉,算了吧…」

但凱爾心裡覺得,事情或許不是艾塔吉所想的那麼簡單。

大約兩天之後的早晨,因好奇而紛紛前來察看的冒險者們發現,在這片布條圍攏的田地上,那些白綠色、向來猖獗無比的地衣,確實是有逐漸褪去的跡象。

大概又過了兩個日夜以後,那田裡殘存的地衣,就已經完全地乾涸了。

帶著明顯敬畏、欣喜與振奮之情的村民們,立刻就栽上了小心培育萌芽的種苗。

然後,又是五天左右的時間過去了,這些玉米啊、豆子啊、瓜藤啊、木薯啊等等移入的種苗,無一不是持續茁壯地長得很好。

至此,就連艾塔吉這樣的人,也承認了,那個…名叫『米卡流斯』的神秘女性鍊金術師,似乎真有那麼一點本事。

只不過,在這些村民們…或者說,此時已經深深相信那女性就是『農神』之化身的信徒們,再次對公會提出申請,希望可以擴大這『神蹟』的範圍時,仍是暫時遭到公會有力人士的否決。

很顯然地,對這自稱為『神』,又絕少露面,並且堂而皇之地,接受著人們崇拜,兼之來路不明的可疑女子,像艾塔吉這樣,始終保持警惕與質疑態度的冒險者,還是佔了很大一部分的人數。

「可是,如果還是找不到解決的辦法,也許公會就有可能同意了吧?」

「是啊…都已經缺糧缺得這麼嚴重,我看遲早也會準了他們的申請吧…」

「但是,這等於間接認可那麼什麼女人的作法,這樣真的可以嗎?」

「自稱為『神』什麼的…」

「想想就很令人懷疑啊。」

由此而延續的許多個晚上,在冒險者公會支部的營區中,諸如此類的言談與想法,不停地在眾人的耳朵、嘴巴與腦海之間流轉著。

因而帶來一種士氣有點低落的感覺。

獨自離開夜晚人擠人的支部營地,再次前往那一處『神蹟』所在的地點,凱爾只帶了簡便的照明提燈,但穿著適於踩踏軟爛泥沼的油布靴子。

他想要清楚地確認一件事。

今晚沒有落雪,氣候微寒,四周並無絲毫水氣,因此火光照耀裡的視野還算是很清晰。

被長長的亞麻布條所盤繞、籠罩於夜色,以及布條擺盪投下之陰影覆蓋的田野,仍有四、五位負責看守的村民,聚在圍起的布條以外閒聊著,但也沒有任何阻止別人靠近的意思。

這是個沒有月亮的晚上,一片昏暗的田野中,唯一可以清楚辨別出形體、輪廓的東西,是垂掛在眾多亞麻布條的陰影上,持續綻放著朦朧銀色光采的事物。

稍微舉起手裡所持的燈火,凱爾瞪大了一雙眼睛,努力看向離他最近的那團銀光。

正如他所猜想的,那是被純淨的銀白光暈,襯出圓扁外形的一枚小小錢幣,幣上有著古老、磨損,早已看不清原本形貌的鑄紋,邊緣還有一點變質的黑色痕跡。

這銀幣,與凱爾小心藏在右手綁布底下的東西,幾近一模一樣,顯然有所關連,但凱爾並不清楚它們究竟代表了什麼意義。

另一個有所關聯的地方,是那不知從何處而來、自稱為『農神』的女性,她有一個大家都沒有聽過的名字,叫做『米卡流斯』…

十分安靜地,站在這寒冷高地平原的田野裡,眨眼注視這夜裡黑沉沉的景緻,凱爾感到他心裡的疑惑並未減輕,反而更染上沒有邊際的暗影。

無論是此時此刻,正展現在這平原農野之上的『神蹟』,或是在數十個日子以前,結束於阿斯嘉特城裡『那件事情』的延續,是否都是他有能力…得以繼續涉足的呢?

真的,完全就沒有任何的把握。

也只好,當成是前來做做好事,努力拓墾農地的志願隊。其他的,也就湊合著看看機緣,無法強求什麼進展了吧。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5992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喜歡★ditchl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對串留念... 後一篇:【RPG公會】【冬臨之刻...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hnson7543ALL
小屋創作 聊聊動畫瘋與bilibili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0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