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8 GP

番外編 ④ 『誕生、愛蜜莉雅陣営内政官殿』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2-14 20:08:42│贊助:1,150│人氣:7945


奧托一邊將堆積如山的資料打亂,一邊傾聽著坐在接待專用沙發上的昴和愛蜜莉雅的話。
將資料中必要的文件取出,同時揮動著羽毛筆。
奧托在其中一張紙上寫著算式,並把幾個算式記錄在資料上。一邊參照著近在手邊的資料,一邊蓋章。
嫻熟的手法,忙碌的目光,正在工作的奧托似乎已經分不出來空閒的意識去關注昴和愛蜜莉雅,但從他在百忙之中手部的迎合動作這一點來看,卻又並沒有完全忽視掉他們。
愛蜜莉雅帶著羨慕的神情在一邊注視著奧托的工作,昴將他們之前行動的真實目的一點一點全部說給奧托聽。然後,奧托大約在昴說完的同一時刻收筆,將羽毛筆立了回去,說到
「什麼嘛,原來是姐弟關係的改善啊。……這樣和我商量的話會很好喔」
「嗯?什麼?」
「總之,你剛剛不是說想從有兄弟姐妹的人那裡,獲得一些切合情況的建議嗎。這樣的話,比起全是獨生子女的你們,我既有比年紀比我大的,又有年紀比我小的兄弟姐妹,我覺得你應該和我商量,是不」
面對著奧托這自信滿滿的態度,昴禁不住掃興了一下。
雖然至今為止還從沒有向奧托詢問過有關他的家族構成的事情,但從他如此堅定的主張來看,貌似他確實處於若干兄弟姐妹中的中間位置。若真是這樣的話,站在昴與愛蜜莉雅的立場上所急需的顧問,非奧托莫屬了。
但昴還有著些許的擔憂,
「但是,你不是處於因為品行不好被人從家裡追趕出來的情況嗎?若是你還有著圓滿的家族關係的話,我可以向你尋求意見。但是你這傢伙目前和家庭處於絕緣狀態,這種失敗經驗也沒有什麼參考價值啊」
「誰因為做得不好就被斷絕和家族的關係了喂!?那種話,一丁點都沒有說過好嗎!我啊,是因為兄長要繼承本家,所以我作為次男離開家自由在外行商好嗎!儘管這樣,我也一直認為我的腦筋要比哥哥和弟弟們轉的要快得多呢」
「只有你自己這樣想吧,實際上你出家門是為了安心,為了不被家裡面麻煩的人驅趕吧」
「你是不是對我在這裡不滿啊!?」
面對著怒敲桌子臉都氣紅了的奧托,昴搖搖頭像是說到「沒那回事」。
沒有奧托在的話,這類事情光是想想就會覺得恐慌。但是,和表達感謝相比,不知不覺先說出口的卻總是討厭他的話。
而且,叫做奧托·思文的這個人,是一個有著特殊品格的傢伙呢。
「但是,為什麼現在沒有想要拜託奧托先生的這種感覺了呢。為什麼呢……原本是想請你幫忙的」
「誒?就連愛蜜莉雅大人也……」
愛蜜莉雅手抵下巴思考著,她現在能夠體會到昴內心的想法。她好像也和昴一樣,感受到在奧托人格深處存在著受害者的特質。
他是一個與所擁有的能力成反比,可依賴的存在感反而變得越來越薄弱的男人。
「居然讓愛蜜莉雅碳如此困擾,你真是個罪孽深重的混蛋啊」
「找碴太過了吧!我什麼都沒做啊!」
「這樣的話,奧托先生。若是著手去做的話,想聽一聽你的看法,對於那兩個人要怎麼做才好呢」
「結果你們現在又一下子回到正題了!你們主僕兩人在搞什麼啊!」
經過了一陣誇張的發洩後,奧托發現爭吵並沒有什麼用。便一邊搖晃著椅子的靠背,一邊將手放在自己灰色的頭髮上,說到
「讓我想想,首先我認為最重要的是他們兩人互相看待對方的心情呦。我之前觀察過,加菲爾這邊的話大概是沒有問題的。他那種頑固的性格是孩子特有的,而且他的本心就是熱愛家族,因此他的眼中已經浮現出來了他的願望────修復關係」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我覺得加菲爾是想修復關係的。怎麼也邁不出第一步的,好像是法蘭黛莉卡那一邊啊」
「作為法蘭黛莉卡小姐,還是有一些難辦的事情啊。站在姐姐的立場的話,我認為想要修復關係,年長的她必須要做出一些謙讓。但是,法蘭黛莉卡小姐聽得的消息有限,而且作為她有沒有任何過錯。因此她只是展示出她作為姐姐的度量。對於年幼弟弟的暴躁脾氣,她究竟能寬容到何種程度,這回這個事件便成為了焦點……怎麼樣?」
奧托列舉出了自己的清晰思路,昴瞠目結舌地凝視著他。對於他有些責備法蘭黛莉卡的看法,昴搖搖頭像是說到「不對」,
「突然得出超乎想像的認真的意見呢,很奇怪你是從哪裡得出這些結論的……」
「因為是認真的意見,所以是經過認真的探索過程得出的認真結論,這麼說才對吧!」
「不好意思。我實力不夠,你這個繁瑣的鋪墊我實在沒法對付……」
「你是想解決問題,還是想搗亂,到底想怎麼樣嘛!?」
當然是想解決問題,但是在探索根源的過程中也會有許多繁瑣的事情。
暫且將昴與奧托的日常拌嘴放在一邊,愛蜜莉雅好像深受奧托的話觸動的樣子點了點頭。
愛蜜莉雅緊接著說道「那麼……」,將話題繼續了下去,
「有關法蘭黛莉卡的想法的問題,不首先解決掉是不行的呢」
「嘛,我就是那樣想的。從法蘭黛莉卡小姐那邊來看,類似絕不原諒加菲爾這類的使事情更複雜的情況是看不出來的。實際,已經到了目前這種情況,並不必去說什麼麻煩的話了。也就是說,利用時間來解決之類的……」
「正是因為不想那樣解決問題,想加速解決問題該做些什麼,這才是現在的目的吧。你這傢伙從頭到尾都從我的話裡聽了些什麼啊,真是的」
「你沒資格這樣說我吧!」
至此為止看起來好像所有人都得出了同樣的結論,昴像是被侮辱一樣哼哼著鼻子。看著處於激憤狀態的奧托,昴像是想要進一步煽動他一樣說到「這樣的話」,
「關於你所說的作為年長的一方應該展示出來的度量,若是你的話,是在什麼樣的情況下展示出來的呢?若是說你也有弟弟的話,爭吵時你作為兄長應該也展示出了寬廣的胸懷。我想看,想聽,想歌唱出你那段經歷啊!」
「想看想唱什麼的你還是饒了我吧,讓我想想,經歷嗎。實際上,這樣看起來,我的家族關係其實是恰如其分,很圓滿的。我之外的人作為兄弟姐妹都非常的稱職,雙親也很溫柔……誒?有關爭吵的記憶……」
「完全沒用嘛!」
「為,為什麼這麼說啊!這樣不好嗎,圓滿的家族!連一次爭吵都沒有過的家族關係不恰好是真正的家族關係嗎?不是這樣嗎!你對於這樣完美,沒有大過錯的家庭關係有意見嗎!」
「至少在目前這種情況下,翻了一張最爛的牌啊!」
奧托目前已經沒有可用的手牌了,想必正是這個原因引出了昴這樣的話。
在平時裡,奧托對於昴的無理取鬧也用著相對應的無理取鬧來應對,大概是因為他與家族成員之間的關係還沒到真正吵起來的限度吧。就像和昴相處一樣,奧托和家人之間也沒有真正的爭吵。
也許在思文家族中,所有人都和奧托一樣,屬於易被調侃的體質。和平的環境,沒有欺負他人的人,是這樣的樂園。
「在溫室裡長大的公子嗎……」
「怎麼好像感覺到我是被痛罵了呢,是我的錯覺嗎!?」
「……呼呼」
奧托對著腦洞大開正在調侃著自己的昴大叫道。同時,看著他們兩人爭吵的愛蜜莉雅,突然把手放在嘴上忍不住笑了出來。
愛蜜莉雅的突然一笑吸引了兩人的注意力,她微微的搖了搖頭,
「嗯,對不起。總覺得剛才你們兩人的爭吵,看起來特別像好朋友之間的口角呢……這不正是像兄弟一樣,不是嗎?」
「兄弟的話,我覺得應該會更加關心照顧我一點呢……」
「別說那樣的話啊,哥哥。只是你沒發現而已,其實我在家裡對待兄長的態度就是這樣的。看清現實吧,大哥」
「囉嗦!」
奧托已經把話說盡了,無力再反駁昴了。看到他這樣的態度,昴撅起小嘴,不停重複說到「兄長大人~,兄長君~,哥哥~,小哥~,大哥~,兄長君大人~」之類的話。愛蜜莉雅看著這些,突然拍了一下手。
「嘛。這樣的話,你們兩人平時是怎麼樣恢復關係的呢?我認為經常都是奧托君做出謙讓,知道這些的話距離我們想要的答案不是又近了一步嗎?」
「真是相當的順其自然的想法啊,說奧托先做出謙讓……」
「那,昴先做出謙讓呢?」
「我……儘管,在這個世界裡我有時會對他人屈服……但絕對,絕對,不可以對他屈服……!!!」
「囉嗦!」
奧托把昴那拙劣的演技用一聲怒吼吹飛,一邊用手指揉著太陽穴一邊思考。不管怎麼說,奧托很嚴肅,看他的樣子應該是從愛蜜莉雅的話語中仔細思考得出了什麼答案。
「那個,我和菜月先生爭吵的時候,是怎麼做的……」
「嘛,大概就是忍氣吞聲吧!」
「連想都不想就給出答案,你自己也好好想想剛才是怎麼做的啊!」
奧托在桌子上抱著頭,愛蜜莉雅站在旁邊摸著他的頭安慰他。昴看到愛蜜莉雅對奧托這麼溫柔,感到很嫉妒,貌似在這種場合下自己什麼都沒得到,失落地撐著膝蓋離開了座位。
「嘛,作為參考吧。暫且先嘗試著瞭解一下法蘭黛莉卡的情況,之後再根據調查結果,按照愛蜜莉雅碳計劃的方向行動」
「這僅僅是多管閒事,那樣做的話結果可能會無功而返呦?」
「實際上我認為這比真正的骨折要好得多。你不是這麼想的嗎?」
「────哈……」
聽到昴這樣的回答,奧托像是放棄一樣歎了一口氣。
奧托的嘴角緩緩地放鬆,像是對這個問題的回答。
對於奧托的表情,愛蜜莉雅好像也和昴有相同的感受。但她又稍稍多想到了一些東西,並向奧托投以微笑。
「這樣的話,我和昴就先走了。奧托君還很忙,打擾了你的工作實在是不好意思」
「沒那回事,邀請你們商討的是我。而且,我正被堆積如山的資料包圍著喘不過氣。偶爾喘口氣也是放鬆……」
對於愛蜜莉雅的關心,奧托像是受到驚嚇一樣表情都變了。
「不,話說回來我為什麼要為梅札斯邊境伯的資料工作如此努力呢……?不知什麼時候我就著手幫助處理內政了,甚至得到了閱覽領地經營記錄資料的許可……我原本,應該只是估算了買油的價格而已……」
「噢,愛蜜莉雅碳。奧托對於在此之上的工作好像遇到了阻礙。讓我們好好牽著手離開房間吧!」
「誒?啊,是,我明白了」
奧托把手放在額頭上,對自己如今的境遇感到非常迷茫。昴慌亂地拉著愛蜜莉雅的手,把奧托放在一邊,走向『奧托的辦公室』外。但,剛將手放在門把手上,打算離開房間的時候,背後的奧托說到,
「啊,菜月先生────」
「啊?什麼啊。放心吧。你坐在這個位置上做著這份工作絕對不是什麼錯誤,也不是因為中了催眠術之類的高度暗示。僅僅是因為目前的趨勢,以及巧妙的語言誘導……」
昴回頭說的話突然中斷了。
昴只是在說著俏皮話而已,但奧托看著他的眼神像是在努力思考什麼一樣,因此昴才突然中斷了自己的話。感覺奧托像是有什麼極其重要的話想說一樣。
閉口不言的昴,以及站在他身邊歪著頭的愛蜜莉雅。奧托看著這兩人,卻在剎那間猶豫了一下。
但是,當愛蜜莉雅也回過頭時,這猶豫的瞬間即刻消散了。
「────沒,什麼都沒有」
「什麼嘛,很讓人在意啊。想說什麼就說呦」
「我不是不想說,但是……嘛,現在這種情況下說的話都是虛幻不實的。我想讓你們多看見一點希望。想幫助你們,但其中的不安要素什麼的,對於我來說不瞭解的部分還是太多了」
奧托撓著頭,說出了自己剛剛躊躇的理由。
昴稍稍停頓了一會,無言的看著奧托,希望他能說出自己想說的話,但奧托坐在自己的椅子上拿起了羽毛筆,說到
「我要繼續工作了,所以加菲爾的事就拜託你們了。武官們工作進行的不順利的話,在後方的文官也無法安心工作呢」
「────我知道。但是,若是有什麼想說的就說出來喔,內政官殿下」
「是,那是肯定……文,文官?內政官……?」
「走吧,愛蜜莉雅碳。我們要是再繼續待下去的話,就只剩打擾他人工作了!」
奧托再次開始對自己的不協調的立場感到煩惱。昴把他放在一邊,慌忙拉著愛蜜莉雅的手走出了房間。
愛蜜莉雅對昴翻著白眼,在即將關門之前回頭看向奧托說道,
「啊,這個,那個,奧托君,努力加油啊!」
愛蜜莉雅一邊思考著什麼,一邊拔腿就走,說著奧托沒聽清楚的話,離開了房間。

※ ※ ※ ※ ※ ※ ※ ※ ※ ※ ※ ※

從『奧托的辦公室』出來,昴與愛蜜莉雅的最終確定了行動方針。但是,在剛剛確定的方針中混雜著叫做「奧托的意見」的不純物,總讓人覺得這方針並不是「已確定」而是「正在形成」。而且要在這「正在形成」的狀態下付諸實施。
「回想起來,感覺浪費了時間呢……」
「不要那麼說嘛。奧托君的話,你看…那個…你看……嗯…看…那個…你看……還是有參考價值的吧?」
「最後的地方還是用疑問詞來結尾,愛蜜莉雅碳那無法隱藏的坦率,表現出來真的好可愛」
昴一邊竭盡全力不斷的讚美著愛蜜莉雅,一邊按照之前制定的方針尋找著法蘭黛莉卡。
目前,那對姐弟中若是有問題,便應該是姐姐的問題。加菲爾的心意已決。只剩下法蘭黛莉卡的覺悟了,以幫助她下定決心作為契機來────。
「哎呀,這不是愛蜜莉和昴嗎。你們在做什麼呢?」
「唔」
「啊」
正在行走中,背後突然傳來聲音,昴像發窘似的摒住了呼吸,愛蜜莉雅則坦率地帶著吃驚的表情回頭看去。
在兩人視線前方站立的,是一位有著梳理完畢的深藍色頭髮,穿著女式禮服的少女。
年紀在十歲以下,比佩特拉和碧翠絲更小。奢華的禮服纏身這一點和碧翠絲一樣,但飾品的華麗程度不及鑽頭雙馬尾的少女,相比之下定做的更加簡樸。但並不敢直視她的那份幼小,如此幼小的她卻有著嚴厲的目光和冰冷的面孔。
這位少女的名字是安妮羅潔·米洛德。
她是昴一行人正在依靠的米洛德家族的嫡女,現在宅邸的主人不在,她代替主人管理宅邸。這位少女正處於接納昴一行人的立場上。
當然,諸多的安排之類的事情,是由以柯林特為首的優秀家僕負責執行的。負責下發命令的安妮羅潔的招待讓人感到威嚴莊重。
作為執政者,站在其他人之上的氣概────幼小的她正在保持著這種氣概。
羅茲瓦爾出生的家族是梅札斯家族的本家,米洛德家族是魔導分家。在作為繼承者的氣概這一方面,安妮羅潔已經擁有了。
也正是因為這樣,可以感覺到她作為孩子那份可愛的要素已經有了些許的脫落,昴對安妮羅潔有點應付不來。把她作為普普通通的人類來交往時,昴對於比自己小接近十歲的少女的交往方法,可以看出還遠遠不夠熟練。
但是另一邊,昴身邊的愛蜜莉雅的反應卻很容易理解,
「真是的,安妮。我不叫愛蜜莉,是愛蜜莉雅,已經說過很多次了呢」
「哎呀,對不起,愛蜜莉。但是,說起這個的話,我有些討厭當初做自我介紹時說話猶猶豫豫的愛蜜莉呢。而且比起愛蜜莉雅,我認為愛蜜莉這種稱呼方式既簡單又可愛」
「是嗎?我也並不感覺不合適……沒關係的」
就這樣,她原諒了安妮羅潔的這種稱呼方式。
就如看起來的那樣,愛蜜莉雅從和安妮羅潔的初次見面開始關係就奇妙的非常好。昴曾經也有問過理由,但答案就是「奇怪的合得來」。
但不管怎樣,安妮羅潔好像也對愛蜜莉雅抱有相同的情感,在有著半妖精身份的愛蜜莉雅面前,看不出一丁點的負面感情。可能是兩人在精神層面上取得了平衡,或許也可以說是因為愛蜜莉雅那複雜的年齡問題。
「話說回來,愛蜜莉在和昴做什麼?幽會嗎?」
「哦!是這麼看的嗎?看到了?真是的,能看出來我們關係如此親密嗎。害羞害羞好害羞呢,愛蜜莉雅碳」
「不,完全不是那種事。我們僅僅是一起實施一點陰謀詭計」
「明明知道我的心情,卻還是斬釘截鐵的否定,真是的!」
像是熟知男女之間事一樣,安妮羅潔帶著一副津津有味的表情,但愛蜜莉雅看著這樣的她,卻只是淡淡地搖了搖頭。安妮羅潔於是做出像是並不期待著什麼的樣子說到「這樣啊」,然後像是蔑視一樣看向昴,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目前她這樣的眼神,完完全全是對昴自尊心的嘲笑。但是,昴卻並不覺得有什麼不適。他仍在繼續努力吸引愛蜜莉雅的注意力。但是,相比之前,愛蜜莉雅無視昴的手段又有了些許的進步。
「陰謀詭計什麼的稍後再說給我聽吧……你們兩人,有見到過柯林特嗎?我找他有事情,卻怎麼也找不到他」
「柯林特先生的話,剛剛在找佩特拉和碧翠絲呦?」
「……愛蜜莉你要注意說話的方式呢」
僅僅通過愛蜜莉雅的話,安妮羅潔好像已經察覺到了什麼,露出了極其不愉快的表情。
正是因為和柯林特的相處時間很長,她才對柯林特的性質非常的瞭解。無論怎麼說,若是在平常的話,他那難以根治的『蘿莉魂』,僅僅以安妮羅潔一人為對象,因此她對柯林特才能夠如此瞭解。那份堅韌,那份銳利,那份無藥可救,安妮羅潔不用聽他人描述就能知道得很清楚。
「因為柯林特先生買回了好吃的點心,所以想讓佩特拉和碧翠絲品嚐。有沒有我們的份呢。好在意呢」
「……那個柯林特不用想便知,一定是有失禮的地方。作為我也有失禮之處,稍後我會和他一起為您送茶,向您道歉」
「啊,這樣啊。哇,好期待」
愛蜜莉雅很高興地合起雙手,安妮羅潔微笑地看著她。
從身高和年齡來看的話,兩人的立場完全反過來了。站在這樣溫馨的場景中,昴微妙地歪了歪頭,不知所措。
然而,發現了那樣歪著頭的昴,安妮羅潔瞇起了她帶有青色瞳孔的眼睛。
「目前來看愛蜜莉和昴沒事做,因此我才冒昧來打擾。稍稍有一些事情想要拜託你們,可以麻煩聽聽我的話嗎?」
「喂喂。我們雖然看起來好像沒事幹,實際上並不是那樣。我們可能看起來很閒,但實際上我們是利用這段空閒時間來斬斷後顧之憂,穩固一下實際的行動方針,然後……」
「想拜託的是什麼事情呢?若能幫上忙的話就好了……」
代替編了如此冗長藉口的昴,愛蜜莉雅展示出了溫柔又接納的姿態。
開心地笑著這樣的愛蜜莉雅,安妮羅潔經過深思熟慮,向兩人投去了像大人一樣成熟的目光,說道
「我想稍微關心一下那個和我交往了很久的女僕,以前我從沒這樣做過,所以我想借此來嚇一嚇小父親大人」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451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7 篇留言

diasee

12-14 20:13

嵐亭緣
今天這麼早 真是勤勉啊~

12-14 20:37

roccosu
真是勤勉的說~

12-14 20:43

異域(三玖控模式)
這次怎麼那麼早發啊ˊ▽ˋ

12-15 00:41


"將羽毛筆立了回去,說'到'"...是'道'嗎?
"昴搖搖頭像是說'到'「沒那回事」。"...是'道'嗎?
"「實際上我認為這比真正的骨折要好得多。你不是這麼想的嗎?」"...骨折?理解不能...

又一個新人物...感覺上類似人物介紹,原有人物的現況...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12-15 07:06

異域(三玖控模式)
「這僅僅是多管閒事,那樣做的話結果可能會無功而返呦?」

「實際上我認為這比真正的"骨折"要好得多。你不是這麼想的嗎?」


骨折?

12-15 22:37

大港起風湧
這次好早發!真是勤勉

12-16 00:19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8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番外編 ③ 『美少女與美... 後一篇:番外編 ⑤ 『安妮羅潔的...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ove3481大家
E哥勇造跟可畏勇造等上架中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42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