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馬卡馬卡】抱著破釜沉舟之心出海捕魚吧(上)

作者:Zarose│2016-12-10 21:41:44│贊助:12│人氣:130


抱著破釜沉舟之心出海捕魚吧(上)

       清澈的天藍高掛著強烈的日輪,然而,應有的溫度不再,在這只望得見銀白的世界之中,陽光也只是徒有其表罷了。

       「說真的,這麼偏遠的地方真的會有人住嗎?」白色短T襯著午夜藍的皮製外套,外加一件同色系的運動長褲,金色刺蝟頭的青年捲起外套的袖子,看了看四周除了大片的山脈和針葉林之外什麼都沒有的景象,發了聲牢騷。

       「亞萊爾,你這麼說可就不對了,嚴格說起來巴克羅尼亞帝國也算是地處偏遠,大概要越過十幾座山脈才能到達……雖然對飛空艇來說沒差就是了」跟在一旁的另一名青年,有別於亞萊爾的輕裝,身上的衣服看來就算現在到南極探險也沒問題了;深藍色的短髮,同樣也是刺蝟頭,沉靜的眼神配上方框眼鏡,氣質完全就是位在亞萊爾的對立面。

       青年的臉上還戴著面罩,邊說話邊冒著白色的水霧,弄得鼻樑上的眼鏡也跟著泛起了一層白霧;然而他還是像沒事一樣繼續走著自己的路。

       「住在伊底亞瓦,嬌生慣養的小孩不要吵!要不是我等的開國英雄—赫萊爾 . 札斯特討滅了亞賽羅斯,北域現在搞不好還是生人勿近的狀態呢」亞萊爾有些激動地反駁道。

       「但嚴格說起來就是個拋家棄子最後消失無蹤的失職父親吧」青年聽了,語氣平淡地回應道。

       「啊啊啊!真是夠了,亞魯姆……反正在雪山裡遇難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你就成為這次任務第一個罹難者吧!」亞萊爾說著,伸出手來就要把亞魯姆臉上的面罩給扯下來,當然不會乖乖就範的亞魯姆就這樣和亞萊爾扭打成一團。

       「喂!你們兩個!」就在兩人快在雪地上滾出一顆大雪球時,手持長矛的身影顯現,站起身子一看,那是一個泛著老人斑的藍皮半獸人,即便有些年紀了,兩人依然要抬起頭來才能看到他的臉。

       一般來說,亞萊爾通常會回一句:「干你什麼事啊!一邊涼快去!」之類的話,現在卻是被眼前這半獸人的老爹氣息給徹底壓制住了。

       「很抱歉,狄狄喀穆先生,嚴格說起來都是我沒有好好教導我的隊員,請您見諒」亞魯姆微微欠身,謙恭有禮地說道。

       「哼!雖然叫做冒險者,說到底也不過就是一群有那麼些本事的小鬼罷了」狄狄喀穆手拿著魚叉不屑地說道,轉過身子便直接走掉了。

       「欸,我說你為什麼會知道這個老爹是誰啊」好不容易回過神來的亞萊爾拍了拍亞魯姆的肩膀問道。

       「委託資料是個好東西,建議你出發前多讀一些」亞魯姆推了一下還泛著白霧的眼鏡,平淡地回答道。

       「資料裡有寫啊,白癡!」然而在亞萊爾的腦中聽來倒是成了這副樣子。

       「喂!還傻愣著做啥?這一帶森林繁密,沒有當地人帶路可是會迷路的!」已經走了段距離的狄狄喀穆發現兩人沒跟上來,回過身來吆喝道,這才趕緊跟了上去。



       「在下是『華克蓮 . 亞魯姆』,專職是個人裝備設計師,還請您多多指教」

       「我叫『亞萊爾 . 巴斯特』,以前是革命家,現在是冒險者,請多指教」

       十多分鐘的路程後總算是來到了任務地點—馬卡馬卡峽灣鎮;兩個人坐在狄狄喀穆家裡的會客室,鄭重地做了一番自我介紹。

       「唉,不行不行」狄狄喀穆聽完後先是沉默了一會,接著搖搖頭說道。

       「首先是你,衣服穿太多了!看起來就很不方便行動,船一晃肯定第一個掉到海裡去!」狄狄喀穆忽然間伸出手指著亞魯姆說道,被這氣勢嚇到的亞魯姆,身體不自覺地抖了一下;這讓一旁的亞萊爾看了差點把嘴裡的茶給噴出來。

       「再來是你!看起來吊兒啷噹的!船一晃肯定也是第一個掉到海裡去!」亞萊爾因為亞魯姆被訓斥,心裡正歡喜著,沒料到下一個矛頭對準的就是自己;被這氣勢嚇到的他同樣地抖了一下身子。

       「不是這樣的吧,老爹,那也只是看起來,我可是很認真的啊!」亞萊爾反駁道。

       「老爹?誰你老爹啊!」狄狄喀穆回瞪了一眼說道,話還沒說完的亞萊爾一聽,把那些話全吞回肚子裡去了。

       「雖然委託單上已經提過了,但我要再跟你們說一次,大海是很危險的!我們都是被設計成適應陸地的生物,一旦在海中失去立足點,掉到水裡去就只能淪為海獸的美餐了!」

       「那些海獸和你們所想的不一樣,並不單純是『凶猛大鯨魚』這幾個字就能描述的,更不用說在這個時節……『那傢伙』也有可能出現」原本有些激動的狄狄喀穆說到這,情緒一沉,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總之,我想說的是,我很感謝兩位前來幫助我們解決糧食問題,但這真的是太過危險了,如果這些話讓你們改變心意,我也不會多說什麼……」

       「現在離開還來得及」

       亞萊爾聽完,先是看了看一旁的亞魯姆,接著回過頭來大笑了幾聲。

       「哈哈哈!原來您是在擔心我們啊,這您大可放心,能遇上這種充滿挑戰性的對手我可是求之不得啊!」

       「我會像我祖國的英雄一樣,把『那傢伙』給大卸八塊,拖著牠的頭在街上遊行的!」亞萊爾像是自己已經成功了一樣,自信到有些自大地說道。

       「但嚴格說起來你也沒看過亞賽羅斯吧」亞魯姆在一旁潑著冷水,拿起桌上的茶杯,未免燙傷,小心翼翼地啜了一口。

       「你真的認為憑自己的力量能夠對付體格同山脈巨大,一掌足以毀滅一國的災獸嗎?既然被稱為『災』,那就表示並非常人之力所能應付,這點你不會不知道吧」

       「你什麼意思?」亞萊爾聽著有些不悅地問道。

       「簡單來說,我不希望你對自己的實力太過自信,沒事去把『那傢伙』招惹過來,原本會成功的任務也會變成悲劇收場」亞魯姆平靜地解釋道,聽完這話的亞萊爾一時無法反駁,也只能拿起自己桌上的茶來喝了。

       「話說回來,狄狄喀穆先生,『那傢伙』究竟是什麼東西呢?」亞魯姆問道。

       「我也不知道……」狄狄喀穆低下頭來思索了一會兒後,眼神有些失落地答道。

       「大概就和你們剛剛說的……同山脈巨大的災獸是一樣等級的存在吧……只不過,那一天的事情我全忘了……只知道自己是唯一活下來的人……」

       「心理防衛機制造成的記憶缺失嗎?」亞魯姆一手摸著下巴,撇過頭去喃喃說道,這音量只有他自己聽得見。

       「……在那之後,每當我想再次踏上漁船,身體都會止不住顫抖,全身無力,連漁網也拿不住……醫生們都說這是嚴重的心理創傷造成的,沒法解決,無奈之下,也只好退休不幹了」狄狄喀穆說完,拿起桌上的茶杯,像是在喝酒一般,一飲而盡。

       「但是你們不要搞錯了,這次的委託是要你們帶回足夠的糧食,並不是要你們去解決『那傢伙』」

       「了解了,您大可放心,為了提高這次任務的成功率,在下特地準備了自家研發的最新型裝備,肯定能夠完美迴避不必要的危險」亞魯姆推了推眼鏡後,很有自信地說道。

       「唉呀呀,真希望不要再像上次一樣爆炸了呢」亞萊爾見著對方一臉自信,故意在狄狄喀穆的面前多說了一句,假話。

       「亞萊爾,看來你不僅記憶力差,連基本常識都缺乏呢,到底要怎麼樣才能讓魔導迴路發生爆炸?」亞魯姆的語氣依然平靜,相較之下亞萊爾則是一臉的心虛。

       「總……總之,時間寶貴,既然都下定決心了,那就趕緊出發囉」亞萊爾說著,把剩下的茶喝完後就先出去了。

       「唉,明明連要用的漁船在哪都不知道」亞魯姆嘆了一口氣說道。



       「喔喔,還以為會是木頭製的漁船呢,沒想到挺先進的」亞萊爾望著眼前成排停靠於港口岸邊的各式漁船說道。

       「這個星期的溫度比較高,港口才沒有被冰封起來,不然平時可都是要越過山頭到近海的不凍港去呢」狄狄喀穆手裡拿著菸斗,朝天空吐了個煙圈後說道。

       「聽說有人剛剛差點一腳踩進被雪蓋住的冰湖啊,真是可惜了」從一旁走過來的亞魯姆邊說著,手裡拉著一根粗麻繩,直直地連接到後頭的大雪橇上。

       「蝦?你這混蛋在說……等等,你究竟都帶了些啥啊!?」亞萊爾回過頭來準備回嗆時,這才發現亞魯姆拖著一個都快跟漁船一樣大,罩著灰色帆布的謎樣物體。

       「個人用中樞意識」亞魯姆一臉淡定地回答道;中樞意識,講白了就是能夠使用魔法的人工智能。

       「你沒事帶這種東西做什麼啊!這東西要是真的放到漁船上,還沒出航就會先沉到港口的底部啦!你這白癡!」

       「我什麼時候說要把這東西放到漁船上了」亞魯姆將東西妥當地放到地面上後,不知道從哪又弄來了一條和手腕一樣粗的白色纜線。

       「只靠漁船那小小的電力連啟動都會有困難,更不用說放到上頭了……」

       「雖然我的確是以為出航用的漁船應該會更大艘的才是」亞魯姆邊說著,腦海裡浮現出的是遠洋貨輪大小的漁船;畢竟是要捕海獸的嘛。

       「這世界的變化速度還真是遠遠超過老人家能承受的範圍了呢」狄狄喀穆邊抽著菸斗,邊瞧著亞魯姆在雪白外殼的機器上弄上弄下;這已經超過他的認知範圍了,如果是碰巧見到這一幕或許還會以為亞魯姆是外星人呢。

       「明明是冒險者卻要依賴機器……真~是~難~看~啊」亞萊爾在一旁用著輕佻的語氣說著;亞魯姆這回沒有理他,專心地用著眼前的東西。

       「系統初始程序完成,連線確認……好,這下子沒問題了,喂!接好啊」說著,亞魯姆拋了一枚白色的胸章給一旁正說著風涼話的亞萊爾。

       「不是我要觸霉頭,到時候要用到可別哭著感謝我啊」

       「狄狄喀穆先生,就麻煩您幫我們顧著這東西了」

       「放心吧,雖然沒辦法跟你們一起出海,但只是顧個東西我還能應付得來」

       確認一切準備就緒後,亞魯姆跳上漁船便直接走進駕駛室了。

       「祝我們武運昌榮吧,老爹」亞萊爾留下這句話後也跟著跳上了漁船。

       狄狄喀穆就這樣站在岸邊,目送著出港的漁船漸漸地模糊,最後消失在遠方朦朧的水霧之中;又有一群年輕的生命要與大海拚搏了。

       「是說……那個叫亞萊爾的小夥子穿那樣不會冷嗎?」



       「決定了,就用食物鏈釣法吧」亞魯姆將船停妥後,走出駕駛室朝四周望了幾眼後說道,這裡是離峽灣口大約30浬的海域。

       「你……你剛剛……說了些什麼?」只見因為強烈暈船而虛弱地倚靠在甲板一角的亞萊爾有氣無力地伸出手來問道;看起來挺像要飯的乞丐呢。

       「你這樣別說亞賽羅斯,我看就連大棕熊都能一拳秒殺你了」亞魯姆說著,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鐵盒子,拋了兩顆暈船藥給好不容易站起身子的亞萊爾。

       「既然有這種東西……剛剛應該就可以……拿出來了吧」亞魯姆沒有回答,他絕對不會說亞萊爾那狂吐不止的20分鐘是他今天最愉悅的時光。

       「這片海域的平均深度大約2500公尺,最大深度大約8000公尺,此次任務的目標—大型海獸大多是出現在2000公尺左右的深度,因為釣線沒辦法放那麼長,而且以這艘漁船的能力也沒辦法把那麼重的東西拉上來,所以,決定全程以中樞意識進行捕捉任務」

       亞魯姆一邊看著浮現於眼前的魔導儀表板,一邊喃念著,儀表板和上頭的資訊全部來自於港口的中樞意識;依循著這些資訊,才能在因為冰封而受限的選擇中找出最有效益的選項;簡單來說,兩人現在所處的海域是目前最容易捕到目標的地點。

       「你這混蛋一個人吱吱喳喳地在說些什麼啊?還不快點開始?」從暈船中復活的亞萊爾走到亞魯姆的身邊,瞧了一眼儀表板上的文字後說道。

       「好啊,請問亞萊爾先生要怎麼開始呢?」

       「怎麼開始?就……就把那些海獸找出來痛打一頓就是啦」

       亞魯姆聽了,整個人僵在原地,陷入一陣沉默。

       「我覺得,你以後還是不要把『赫萊爾 . 札斯特』的名字掛在嘴邊了,免得哪一天你被送上斷頭台的罪名是『侮辱國家英雄』啊……」

       「總之先聽我解釋吧……」

       「簡單來說,雖然野生生物為了生存效益會吃掉任何被牠遇到的食物,但依然會有一個最低標準,就跟你不管再餓都不會去吃『一個』浮游生物一樣……」

       「所以,為了引誘那些大型海獸,就必須要準備相應大小的餌,但雖然說是餌,對我們而言依然是大得可怕的生物,也就是說……」

       「必須先用中型的普通魚種釣到大型魚種,然後用釣來的大型魚種釣到更大型的魚種,以此類推,直到把那些大型海獸釣出水面為止……」

       「這樣懂了嗎?」亞魯姆快速地解釋一遍後,看了看亞萊爾的反應。

       「嗯……總之就是要把那些海獸釣起來痛扁一頓就是了嘛」

       「『北域的山猴子』,這就是你以後的綽號了」亞魯姆推了推還蒙著白霧的眼鏡,語帶無奈地說道,沒等亞萊爾回應便朝著船尾走去了。

       「看起來挺不錯的呢」亞魯姆打開地板上的木箱子,裡面放著幾條新鮮的大魚,說著便順手抓著魚尾,拿了一條起來。

       接下來要做的事情,簡單來說就是利用魔法隔空控制魚餌的位置來釣魚,每當釣到體型更大的魚種時,就迅速地發動攻擊魔法將其殺死,並將控制目標轉移到該個體身上,如此一來便能達成讓魚餌越來越大,最後吸引大型海獸上鉤的目的。

       當然,細節的部分全部都是丟給中樞意識去處理,人只要在這裡盯著儀表板就行了,至於其他可能的危險,真的不行的話還有那個山猴子撐著呢。

       亞魯姆一邊在心裡想著,一邊將手上的魚給固定到飄浮在半空中的魔法術式,朝著儀表板比劃了幾下,魚就這麼跟著術式一同潛進海裡去了。

       「喂!科技廚!你快過來看看……」亞魯姆才剛找了個他覺得舒服的位子坐下來,船首便傳來了亞萊爾的聲音;雖然不情願,總之還是走過去看個究竟了。

       沉船,而且不同於兩人所處的小漁船,是一艘堪比遠洋貨輪的大型船隻;攔腰折成兩截的破爛殘骸就這樣擱淺在水藍的冰山之上,順著海流從兩人眼前緩緩地漂過,看起來就像是直接被砸爛在上面一樣。

       「大概是被冰山夾到後擱淺了吧,這也不是說很罕見啊」亞魯姆看了幾眼後說道,便回去繼續原本的作業了;亞萊爾見到他如此冷淡,原本想說些什麼救人之類的話也就沒有說出口了。

       況且從那艘船的狀況看來也不像是有人生還的樣子,或許上頭的人早就搭著救生艇逃命去了吧。

       亞魯姆靜靜地坐回船尾甲板的一角,一邊注視著螢幕上的魚餌狀況,一邊調整魚餌的深度和移動速度;不過幾十分鐘的時間,手頭上的魚餌已經和成年鯨魚差不多大了,還挺順利的。

       沒事可做的亞萊爾趴在船邊的圍欄上,隨意地看了看周圍的狀況,不久便開始在心裡數起從眼前飄過的冰山數量。

       「……5座冰山……6座冰山……現在想想還真是奇怪,怎麼到處都沒有跟剛剛一樣的藍色冰山呢?」

       話才剛說完,一座水藍色的冰山就這麼從亞萊爾的面前緩緩漂過,雖然體積沒有剛剛的那個大,但仔細一看,上面也有船隻的殘骸呢。

       見到這一幕的亞萊爾原本又要把亞魯姆叫來,但一想到對方可能會有的反應,突然間又不想說了,就這樣靜靜地看著那座冰山漂過。

       「差不多了,亞萊爾,等一下上來的就是大型海獸,預設的攻擊魔法已經沒辦法造成有效傷害,只能一定程度地限制牠的行動,擊昏的部分就要靠你了」十多分鐘後,從船尾走來的亞魯姆說道;海面晃動的幅度開始加劇。

       就快要閒出病來的亞萊爾一聽,立刻恢復了精神,從外套的內袋裡拿出平時用的黑色露指手套,戴上後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來吧!看老子怎麼痛扁牠一頓」

       「嗯……為防萬一我還是問一下好了,你應該知道大型海獸的平均體型有多大吧」一旁的亞魯姆說道。

       「啊?不就是藍鯨那般的大小嗎?小意思啦!」

       「唉,我早就該知到你這山猴子沒什麼概念了……」然而亞魯姆的話還沒說完,海面的震盪幅度便開始以幾何函數的形式上升,小小的漁船在湧起的大浪之間搖擺,像是隨時都要被吞沒了一般。

       緊接著,黑色的高塔衝破海面,日光的陰影吞沒了一切,鯨魚大小的餌食此時就如同蟒蛇口中的雛鳥,沒有多咀嚼一下便被吞入漆黑的洞口之中。

       湛藍的鱗片,朱紅的雙眼,不知延伸至何處的身軀,這猶如巨大版海蛇的存在便是大型海獸的一種—利維坦。

       「……至少教科書上是這麼寫的,體長是普通藍鯨的7到8倍,大約230公尺左右」亞魯姆一臉淡定地撐著不知道哪裡來的雨傘,一邊看著儀表板上的資料,一邊向亞萊爾解釋道。

       「去吧,赫萊爾二代,接下來就是你的工作了」亞魯姆拍拍亞萊爾的肩膀說道。

       只不過,原本興致勃勃想要大顯身手的亞萊爾,在見到何謂大型海獸時,臉也不由得綠了起來;不是畏懼,而是因為對手的規格遠超自己的想像。

       這怪物現在雖然因為重重的束縛魔法而沒有太大的動作,但那怕只是輕微的扭動也足以在海面上翻起不小的波濤。

       更何況從這小漁船的位置根本就看不見這怪物的頭在哪,再說自己的一擊究竟能否打昏牠還是個未知數,一個弄不好也只會讓牠掙扎的更厲害。

       「那個……我說亞魯姆啊,就不能直接叫中樞意識放個大魔法解決嗎?這應該還用不著我上場吧」

       「說什麼呢,你這是要讓鎮上的人一整個冬天都沒有電可以用嗎?這大魔法放下去不把發電機弄壞才怪」

       「是……是嗎?」亞萊爾搔了搔有些發麻的頭皮,轉過身來面向還在海面上掙扎著的利維坦。

       「嘛……現在也只能做多少算多少了呢」意識到眼下沒有其他方法的亞萊爾再次燃起了挑戰強者的鬥志與興奮之情,體內逐漸泉湧出強烈的能量,一個踏步便直接飛躍到利維坦的身上。

       這是名為「神息」的內功武術,透過意志控制肌肉的放鬆與呼吸的頻率,達到激發人體潛在力量的效果;由於是以意志來進行操作,所以效果也會受到使用者的情緒影響。

       輕快地踏著體表鱗片的突出部分,一次踏步便能上升大約10公尺的高度,區區七步的時間,亞萊爾便來到了利維坦的頭部附近。

       「果然很像放大版的海蛇呢」最後一個踏步躍上半空中的他朝著底下的利維坦瞧了幾眼後說道,接著握緊右拳,將大部分的能量集中在攻擊的拳面之上,順著重力牽引朝著看似弱點的部位加速下墜,抓緊到達的瞬間,用力揮出。

       巨大的衝擊讓周圍的空氣被迅速地壓縮,釋放,發出了震耳的轟鳴聲;利維坦的頭部被束縛術式給牢牢固定,沒法靠著移動來削減能量,亞萊爾的攻擊全都扎實地打進了他的頭顱裡。

       順著反作用力在空中後翻個幾圈以化解餘勁的亞萊爾降落在利維坦頭部的後段,小心注意著利維坦接下來的動靜。

       短短幾秒,只見朱紅的雙眼向上一翻,鮮血與白沫便從利維坦的口中噴湧而出,細雨般的血沫還在空中畫出了一道變調的彩虹。

       束縛術式隨著消失的威脅解除,巨大的身軀就這樣直直地撞入海面,翻起幾陣巨浪後緩緩地從水中浮出;偉大的生靈就這樣命喪於此。

       隨著死去的利維坦一同掉入海裡的亞萊爾差點沒被強力的渦流給捲到底下,靠著不成形的姿勢總算是游回了漁船上。

       亞魯姆見到他渾身濕透,直接扔了一條毛巾給他。

       「接下來只要用大魔法把屍體冰起來運回去就行了」亞魯姆先是看了看浮在海面上的利維坦遺體,接著在身旁的儀表板上稍稍比劃了幾下,一個巨大的水藍色魔法陣便浮現在利維坦的頭部前端,迅速地穿過牠那長長的身軀,凡是被這術式所觸碰到的物體皆會被冰結起來,就連空氣也不例外。

       一晃眼的時間,長約230公尺的大型海獸便成了漂浮在海裡的巨大冰柱。

       「等等,亞魯姆,你剛剛不是說……不能用大魔法嗎?」亞萊爾問道,額頭邊的青筋不自覺地抽動了一下。

       「嗯?我有說嗎?應該是你記錯了吧,中樞意識不能用大魔法,還叫什麼中樞意識啊?」亞魯姆一臉平靜地回答道。

       「啊啊啊!所以說你其實一開始就知道該怎麼做了吧,只是想找機會看我出糗罷了,是這樣沒錯吧!」

       「對啊,結果沒想到你還真有點本事呢」亞魯姆邊說著,邊指揮著幾個浮空術式固定好海裡的巨大冰柱。

       「蝦?你剛剛說啥?」

       「沒有,什麼都沒有」說完,亞魯姆走進駕駛室裡,準備回航,不爽他這個失望態度的亞萊爾也跟著走了進去。

       這時,水藍色的冰山再次從兩人的眼前漂過,同樣帶有被嚴重破壞的船隻殘骸,幾秒後,又漂來一個,兩個,三個,沒過多久,眼前的海面上便全是滿布破爛船隻的水藍冰山。

       「這是怎麼一回事啊?」亞萊爾有些不解地喃喃說道。

       「等等,中樞意識居然斷線了!」發覺儀表板上應該要每3秒更新一次的資訊停留在1分鐘前,亞魯姆有些不可置信地喊道。

       緊接著,駕駛室的玻璃全蒙上了一層白霧,同時,漁船也熄火了;兩人走出門外一看,可見範圍內的海面全部都被冰結了起來,從那厚實的白色來看,冰層的厚度少說也有個10公尺。

       「喂,你快看那個……」亞萊爾抓著正要走回船裡檢查通訊設備的亞魯姆,比著遠方朦朧的灰影說道。

       原本平靜的海面開始颳起漸強的風雪,原本就已經夠低的氣溫開始急遽下墜,空氣裡僅存的水氣也無法倖存,覆蓋在暴露其中的物體之上形成一層薄薄的冰甲,漁船的外殼甚至開始發出輕脆的擠壓聲。

       狂亂的風雪完全遮蔽了視野,兩人現在就連身旁的對方都沒法察覺,只能勉強地看著遠方那逐漸靠近的「不明之物」。


首如雄獅,身如雪狼,毛色潔白,永不汙濁;

四雙赤瞳,望穿風雪,其膚堅韌,神器難毀。


       望著那同山脈巨大的黑影,直視著眼前閃著赤紅之光的銳利眼眸,那彷彿睥睨著世間一切的眼神。

       其所踏足之地都將永遠冰結,其所觸及之生靈都將永遠長眠,這個詛咒將永遠存留,直到有人能奪走「祂」的性命。

       「那是……亞賽……羅斯」

未完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0678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 篇留言

SENKO
先GP一發OWO

為啥有種傑諾斯和祈玉的感覺(#
話說看了看都覺得好冷

12-10 22:15

Zarose
謝囉,是說到底哪裡像傑諾斯和崎玉啊owo?好奇12-10 23:3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Zaros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AS】心... 後一篇:【RPG公會】【冬臨之刻...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