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5 GP

【RPG公會】【冬臨之刻-柳順】 初起村寨

作者:旅者│2016-12-10 04:08:17│贊助:30│人氣:377

【冬臨之刻】









   嚴寒將至,濃霧瀰漫,沼澤之路黏膩滑軟。
   整座村莊蔓延不安,沒有人願意踏出家門哪怕任何一步

   經歷戰亂的日子一久
   人們躲在地窖中,伴著馬賊的蹄聲瑟瑟發抖。
   稻穀糧食又因連綿的天災人禍消耗大半,再多些時日必會有人餓死。

   而冒險者公會第一時間竟壓下了消息
   反倒讓賊寇對這些屯莊小村搶了個腦滿腸肥   
      
   一位自稱無名的男子抱著雙手,氣抖著右腳發洩他的不滿情緒
   男子身穿黑衣鐵甲,戴著全罩式頭盔,就身型上看是名戰士
   來到這裡後他一直很氣悶

   明明只是路過而已,只是暫時在這邊借住而已,不用三天他就會離開
   可是村人卻哭喪著臉抱著他的腰說救救我們吧冒險者先生。
   
   天殺的,被一群男人們抱住哭求那是什麼樣的感覺。
   
   他本想甩手就走當沒這回事,更可以忍心眼睜睜看著村民餓死。
   但一個還沒長大的小孩子含著眼淚牽著他的手說救命,他又該死的軟了心
   只能暫時留佇在東部邊境的村莊,替還沒來到這的冒險者們擦屁股。


   頭盔下的眉目越發緊蹙,越發惱怒。
   乍一看村裡的狀況,真是壞到讓他想抓村長來破口大罵。
   

  「兩條沿道遭雪路斷、外境入內困難、沼澤地形遷移不易
      男丁死傷大半,對外防禦嚴重不足、濕軟的土難以豎樁鞏固,士氣不足。
      很好,這開局是稍難模式啊。」


    審視完得出的情報,讓頭盔掩蓋下的嘴角因惱怒而上揚起猙獰弧度。
    照他本來的身分,這村莊必被他用自己暴虐無道的方式捨棄掉,置之死地而後生
    但他轉而思考,這方法只適合他與他的族民,而非這些軟弱村民
    正是因為過於狠戾,有時才看不清如何以別種方式達到同樣的成果。


「這次就這樣幹吧。」

   偶爾用弱者的角度去思考,也別有一番趣味。
   他轉身入村,召集剩餘男丁與老弱婦孺。
   喧囂捲起的寒風與落日昏黃,讓男人的身姿猶如魔魅巨影。   
   


「眾人有福了,本人願意為卿等出策。」










     室內
     搖曳的燈光讓小桌椅的影子如幽魂晃蕩
     小小的房間,聚集著三五成群的男人。
     
     他們的身分也相當普通
     既是某些人的父親、某些人的兄長,某些人的叔伯。
     聚在這小小的房間內,也不是為了什麼大義,而是博取求存的希望

     一個個都將視線集中起來,往那名男子看去。
     他們並非完全信任該人,而是當有救命的稻草桿垂落在眼前,人們總會伸手去捉住。
     哪怕那實際上有多麼脆弱

   「先生,這村莊接下來該怎麼辦? 賊匪說過三天就再來洗一遍
       要是這次藏在地窖中的糧也被刮了,那咱們的兒就要餓死了。」
     一名村人眼紅起來,略帶哭腔這麼說著。


   「這村莊周圍大部分都是濕軟的土地
       雖然不是不行,但難建長篠、豎不了太多木樁。
       在對方用輕舟與髦牛偷岸時,村民也沒法子正面打。

       要改善的話就必須往水利工事著手
       但一時半刻要你們做出個型絕無可能。
       所以我需要這村莊所有的人都動起來。」



     男子向村長要來一張地圖,指出必要的戰略地點。
     這四周都是沼澤地型,稀疏林木橫亙繚繞,紮實土地面積也不夠廣闊
     要取其作為建材尚嫌不足,但是韌草居多,可以備整大量繩索。

     賊寇有輕舟和牛隻可走水路,正面作戰村民又會被車過去。
     該怎麼辦,要怎麼辦,久未動過的戰略頭腦終於願意動起來。



   「男人執起斧頭給我收集木材,越多越好,不用刻意劈好
       去砍樹,越多越好,給我分成三份
       三分之二運到村莊,三分之一運到主要水路。

       女人小孩給我收集韌草
       對,就是長在沼澤岸邊還堆疊在村莊垃圾場你們不要的那些草。
       會編麻繩吧?   
       管你會不會,不會編也給我利索點,讓它們綁穩在一起就可以了。
       能夠成為一張網就可以了,最好是能讓牛隻的腳纏在一起解不開的那種。

       老人也是去編網,不想快點進棺材就通通給我動起來。
       做這很累?會餓? 媽的你們一個一個都想被搶光糧食死在路邊就是了?

       快去啦王八蛋!」

       還有三天,也就是說還有三天的時間準備。
       男子命令所有的人都動起來,連自己也不例外。
       執起斧頭砍下一棵又一棵的尖瘦樹幹,在村莊外圍堆疊起來。
       
       村莊如何建立?
       那是因為這裡是少數能在沼澤地區中算紮實的土地。
       這裡不立木樁哪裡能立?
        

      他要求男丁在村莊周圍挖出兩條壕溝
       一條包圍著村莊,將木樁立於深溝中穩固。
       建造出不算厚實,但仍能防禦箭矢以及撞擊的牆壁
       並將多餘的木樁削尖
       如同方陣槍林一般斜放在壕溝中
       讓尖端向外豎立出去,最後填土穩固,更在木牆上塗滿濕泥
       泥巴乾掉能鞏固建物,也能防止對方使用火攻。

       也不忘造出能讓村民出動向外的門扉。

       另一條則位於沼澤林木中
       那些賊寇正常可走的表面道路,更為廣闊的在村莊外圍築起第一道防線。
       壕溝深達五米,紮滿了大大小小尖銳的樹槍。



    「表面上可以做的防禦工事已經做了
        在這個沼澤地區中能行走的道路有限,賊寇的佈陣也有所限制。
        但這村莊的兵力不夠,等對方打到村莊時就等同於輸一半了。

        所以我們要把眼光著眼在暗向
        將外頭的壕溝與水路當作是最後一道防線。
        也當作是架在脖子後的一把刀,退就是死。
        
        跟著我拿著你們編織的麻繩
        運起你們砍下放在水路附近的木樁。」
      



        男子指向地圖上那一條條做上標記的水路
        滿溢狂氣與暴虐的嗓音如夢囈入耳,沁於傾聽者的心中。
        帶著無與倫比的自信,確切將他的意念感染給所有人。


               


           「我們的佈陣,就在這裏。」



                          人類啊,保護自己的方法其實就在唾手可得之地。
                                            只是你們不曾去深思而已









         「呸,那群孬種做了防禦工事,我聽你在放屁啊。」
          
           一批騎著髦牛的流寇賊人正慢渡沼澤緩緩前進
           陣中,大雲澤匪寨其中一支的副首領朝斥侯部下吐出一口痰沫
           殺人如麻到自己都算不出數量的他們怕過啥?

           他已看過在外圍的壕溝
           也不過是建在土上,堆滿了木樁做刺
           雖然玄首沒准分發給他相當的兵馬,正面撞他個稀巴爛暫時沒門
           
           可怎麼沒路可走?
           水路他們可熟門熟路,大可以繞過寨門從後偷岸。
           攻他們一角或化整為零騷擾,用牛隻的力量拉除扳倒木樁陣。
           到時還不是照樣可以幹進去

           他們用牛隻走水路,摸黑進入一條最常走也最是隱密的水路。
           雖然水冷,但燥熱又貪婪的慾望並不將其放在心上。
           
           這次可不只要糧了
           副首領眼睛一亮,他上次來就看見幾個細皮白肉的小妹兒。
           嗤,乖乖的給糧並交出自家的女人然後去死就好。
           以為建牆可以自救,立樁可以殺敵麼?

           看見稍遠的村寨
           牛背上的副首更立起殘酷的想法
           把男人們全部拖出來看著自己的妻兒受辱
           這可不是一件美事嗎?


           但很快的
           前方騷動打亂了他的情緒。
           牛隻在水路中彷彿失去了立足點
           不,正確來說好似被什麼東西給纏絆住
           一時之間讓牛背上的賊子們差點摔下來

         「操! 發生什麼事啦」

         「不知道,好像有什麼東西絆住牛腿了。」

           牛隻們不僅僅騷亂,更奇怪的是開始傳出痛苦的哞叫。
           這下,在牛背上的賊人們也禁不住牛的痛苦翻滾,紛紛摔落沼中

         「這是...草繩!?」

          在水中,副首摸到一條條捆編的草繩。
           它們編綁的雜亂無章,可卻形成一種覆網伴在水中
           顏色又與沼澤泥土同樣
           白晝都不容易認出,在夜色下更是難辨。
 
           那牛隻的哞叫又是怎麼回事
           他氣壞的破口大罵,當手掌用力拍打水面要同夥冷靜時。
           暗藏在水裡的尖銳劃破了他粗的掌心,滲出嫣紅血液。

           是暗樁,藏在沼澤土水里削尖的樹樁!
           原來這繩網是用它們當固定,暗樁作為銳利的阻礙。
           相輔相成下拖住了牛群在水路的行動力


        「該死的!退,先安撫牛隻退出這水路。」
          副首氣急敗壞,但並不代表他沒有判斷能力。
          呼喊著要同夥們退出這水路



                                                  「舉」

                                  一聲嘹亮悠揚的聲音響遍在夜色的樹林水路
                                           耳邊傳來的本來還是牛隻的哞叫


                                                               「投」

                                                  又一聲嘹亮的聲音響起
                      慘叫也開始此起彼落的出現,伴隨著偶爾投入水中的蕭肅聲
                                  一根根被削尖的木槍投出,沒有什麼準頭
                                          卻包圍了整團賊人的退路與前路
                                            不管人、牛、還是賊寇之流
                                          都在串殺的範圍之中,進退不得

        
          「嗚哇!」  「呃!」   「咳啊」
       
            因為不管準頭
             無論賊人串到什麼地方都不一定會馬上死去。
             有的人眼眶被直直串入,槍頭從鼻樑穿出。
             有的人被刺入腹部,混著泥水血水流出腸子
             運氣好的會很快死掉,運氣不好的會很慢死掉。

             沒什麼,不過最後的結果都會是死掉。
             時間的問題而已

           

                 「在我的國家,士兵都太強了...我一直沒什麼機會讓他們用這些手段。」
             
             在趕工造出,混於水路上的多數木舟上
             披著戎衣的無名男子喃喃自語
             看著村民們在舟上立起,投出木槍。
             膽大點的,還會在輕舟上去串殺賊人的腦袋



               「寡人年復一年的想,要怎麼樣才能把這些計謀給他們這群驕兵上一課。
                                 沒想到竟然用在你們身上...我也真是玩心起了。
                                                 
                                                 人類,給你們上一課吧
                                            
                                        這群賊人們的訓練程度與士氣都很低
                                   以利益為前提的隊伍才不會戰至最後一兵卒
                      不用管準頭,殺他個十到十五人就會潰散,最後夾著尾巴回去
                                   把村民當對手賺不了什麼財,連糧都沒得搶
                                       
                                            『要是被殺絕對虧大了』

                                                這是賊人會有的思考
                          除非有聰明人在場,這計謀就要準備第三至四方案
                                                      但有寡人在。

                                     而我們這邊就只要負責攻擊就好了。」




      男子抱著雙手,並不負責進行殺戮。
      只負責給予建造上的幫助,以及戰術和建議而已。
      


     「只負責送糧給你們,到最後仍然會被這群賊人打至村莊壞滅
         但將這些方法教給你們,就可以用自己的力量守護自己的村莊。
            
         這群賊人不管是否全死在這,也絕對不只這一個小隊而已。
         不過是臨時聚起來的弱者而已,不要因為這次的勝利自滿。
         你們只和暴動的農民一樣強
         靠你們要正面迎戰有武裝的賊團,就必須依靠土木工事,這才是戰爭的精髓。」


     狂妄猙獰的笑容漸滿
     男子的表情在頭盔中雖無法看清,卻令任何聽聞者膽寒。




                「防禦戰果然不適合我啊...」



  他接過一名村人的木槍
       信手往流離殘破的逃賊人群中射去,洞穿了那名副首。
       止息了自己想一人破壞賊團的戰意。








      隔日
      男子謝絕了村民的挽留和謝禮
      並表示自己並非是冒險者公會派來的人
      提點村長一些防禦工事的維持,以及接下來的應對手段。
      
    「今後必定會有賊人陸續來襲
        照寡人所說的做並讓全部的人提起精神應對,這村莊就能撐到補給前來。
        你是一村之長,就交給你了。」



     轉身欲離,幾名嬌小的孩童將手中的稻殼袋當作護身符送給男子
     他脫下頭盔,那飄逸長髮與沁滿笑意的雙瞳


                   盡是金煌


     他沒有收下禮物,只化成一道狂風離開此地。








  (先完!!!有沒有千字我不知道!!!)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1009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5 篇留言

莫離
哥哥你這樣寫...送糧的隊伍給人的印象會很弱啊...[e8]

12-10 04:25

旅者
送糧的人會覺得很ㄎㄅ吧WWW12-10 17:19
喵喵
村民經過教導也能在防禦戰痛宰賊人

12-10 04:34

旅者
防禦戰本來就是給比較弱小的單位打的
當然越強的單位防禦就越硬,可用弱兵打爆正規軍就是有種爽感!12-10 17:19
夜歌
統帥力、個人魅力、還有熟練的戰術...
即使自己不出手也能讓村民打防禦戰,該說不愧是王嗎?
但重點是,神座師傅怎麼會逛到那裏去啊[e17]

12-10 07:05

旅者
那是因為他正在進行給徒弟新的修練地圖的探勘工作,偶然路過@W@12-10 17:21
樂之
3797字XD

12-10 10:05

旅者
原來這麼多字!12-10 17:21
青衣子
很熱血

10-29 13:56

旅者
只要教導過,連農民都能成為戰力!10-29 23:2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5喜歡★EndLess66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外域世界... 後一篇:【RPG公會】 世界的支...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ir0502成年男
小屋h文已更,進度已推了惠惠老媽唯唯~多謝參觀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5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