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0 GP

[達人專欄] 我與希露薇 - 十四

作者:天天貓耳的撫慰娘│2016-12-09 23:15:19│贊助:1,116│人氣:2965
  這一夜感覺格外的漫長,而我再次輾轉難眠了。

  我想這次我有很充分的理由來解釋失眠,畢竟不是人人都有機會和一位少女躺在同張棉被下,光是想到她的睡衣和我們之間的距離就足以讓我心煩。

  也許我前幾天一時之間被這讓我夢寐以求的場景沖昏了腦袋,但今天有點進展得太過頭了,我已經習慣一個小女孩陪伴在側,但對一個五年遠離女色的人來說手臂傳來的溫度和棉被裡的香味帶來的刺激實在有點過頭。

  我用力捏了自己的臉頰,紅腫的疼痛感讓我徹底清醒了,我這才意識到一個很重要的問題。

  多久了?

  我多久沒和別人睡在同一張床上了?

  我幾乎快忘了那種心跳加速的煩悶感和讓人喘不過氣的緊張,飄散在空氣裡的汗味與雙方體味的混合充斥在我的鼻腔內,棉被裡那有點大膽又有點羞澀的緊密接觸讓我感到心跳加速。

  這樣真的好嗎?

  我發覺我已經快不知道怎麼面對她,我曾希望我們的關係能像單純的父女,一開始的確如此,但隨著一天天的相處我們的關係已經變得越來越複雜,從原本單純的奴隸與主人,再來的醫生和病人,後來的父親與女兒,到現在的同居關係。

  然後呢?

  這幾天我一直在思考著我該....不,應該說她希望我用甚麼角色去回應她,用主人、
醫生、父親還是....更進一步的關係,例如....伴侶?

  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當她對我展露笑顏時我很開心,如果她帶點憂鬱我會試著讓她發洩,但當她對我露出羞澀或害臊的表情,用那嬌羞的笑容對我投射期待的視線時,我的心頭總是洋溢著暖意和令人難受的發癢,伴隨著發燙的臉頰和尷尬的結巴還有些不知所云的蠢動作。

  那種感覺....我有點說不上來,不,應該說我只是不願意去面對罷了。



  那不正是戀愛嗎?



  我早該想到這問題的,當我下定決心和一位少女在山丘上的小屋裡過著獨居的生活時就應該想到的,現在回想起奧蕾莉亞說過的話感覺格外刺耳,我忍不住對著天花板長嘆一聲。

  這正是我擔心的,我對她有了更....上一層,或者應該說更真實的反應,而我開始覺得我的理智快要控制不住我自己,一旦她有機會,說了某些關鍵字或是句子,這層薄薄的防護網很可能如同骨牌般快速地倒下。

  「嗯....」
  
  一陣輕微的鼾聲吸引了我的注意力,我忍不住撇頭看向聲音的來源,希露薇的臉和我的臉只相差不到一個手掌的寬度,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她吸吐氣時的起伏還有吸氣時鼻子的抽動。

  我忍不住伸手將她的瀏海撥開,好能夠仔細欣賞那被傷痕遮掩的美麗臉龐上的安穩表情。

  我很少看到她這種表情,即便是在做菜或是吃飯時她也只是面帶微笑,但你能感受到溫和的眼神背後那一絲絲的擔憂,和森林裡的小動物一樣,隨時注意著四周的任何風吹草動,只要一有不對立刻就能拔腿狂奔。

  但,只要我們倆手牽手或是她靠在我身旁,或是像現在這樣睡在我身邊時她就會露出這和一般女孩同樣的無憂無慮,我才會覺得她是個天真的普通小女孩。

  從第一天見到她,我就不能想像怎麼會有人對這麼美妙的事物下毒手,怎麼會有人狠心拿鞭子抽打這嬌小的身軀呢?

  現在連我自己也搞糊塗了,是因為她的傷痕讓我想保護她,還是她的美貌讓我愛上她?我不能精準的描述內心的那塊疙瘩,沒有人說這兩個不能並存,但站在醫生和父親的立場這是不被允許的。

  我該怎麼辦呢?

  說也奇怪,每次靜靜的看著她的睡姿,我都會有種放鬆的感覺,無論剛剛的心思有多混亂,最後都會平靜下來,也許當我在摸她的頭時她也是這種感覺吧?

  我盯著她的臉好一陣子,直到我的眼皮不知不覺的被疲累淹沒為止。


  「呼....呼....」

  等到我再次睜開雙眼,已經是早上了。

  我清醒後的第一件事就是像位剛跑完百米的運動員一樣大口的喘氣,將臉埋進我的手掌裡掙扎了好一番才冷靜下來,我捏了下自己的臉頰,疼痛的刺激提醒著我這是現實世界。
  
  我做夢了。

  我夢到我和希露薇手牽著手走在市場內,她穿著熟悉的長袖洋裝,手裡拿著一個粉紅色的提袋,握在手心的觸感和溫度栩栩如生,我甚至能感受吹過我臉頰的微風,不僅讓我感到涼爽,也讓她的馬尾隨之飄逸。

  這一切都太過真實,我差點以為我真的在市場裡,差一點。

  唯一不對勁的是她的舉止,和平常不太一樣,她很難得牽著我的手走在前頭,時不時地回頭面帶微笑地催促我走快一點,同時熱情的對每一位和她搭話的人打招呼,和每一位老闆問道早安。

  「怎麼了嗎?」

  也許是我們倆之間的距離稍微拉開了,她忽然停下腳步,回頭看了我一眼,無論是臉上的傷痕或是那閃閃動人的眼神都讓我的心忍不住縮了一下。

  我像是被媽媽抓到的小鬼一樣抖了下身子,她不解的歪著頭,「怎麼了?還是我臉上沾到了甚麼嗎?」

  「沒、沒甚麼,只是覺得不太對勁。」我苦笑了兩聲,抓了抓脖子後頸來掩飾因為她,「感覺和平常不太一樣呢。」

  「是嗎?」她用燦爛的笑聲去蓋過疑惑的語氣,「可能是你工作太累了吧?親愛的。」

  「親、親愛的?」

  「是啊,親、愛、的!」她露出了和往常不太一樣的笑容,感覺多了些天真,還有更多的甜蜜感,她踮起腳尖試著用手按了下我的鼻子,「你看你果然是工作太久了!」

  我還對這一切感到混亂時,她忽然用手環抱住我,像是抱著心愛的泰迪熊依偎在我身上,她抬頭和我四目相交,那眼神快將我的魂魄給勾走了。

  「還是....你想要親一個來回復精神呢?」



  我就是在這裡醒來的,雖然是個美夢,即便今天的早晨帶了點涼意,我還是被嚇出了一身冷汗。

  該死,就算是夢,這夢的內容也太....出乎意料了,像是在懲罰我昨晚對她的妄想一樣,我看了看身旁的床位,位子上早已空空如也。

  「主人,該起床嘍。」

  希露薇的聲音從門外傳來,有那麼一瞬間我還以為我的心臟要停了,我喘幾口氣正準備回應時,門很忽然的被推開了。

  「主人?」她進房時看到我坐在床上發出了驚嘆聲,「喔!原來您起床了,早餐煮好了,可以出來吃了喔。」

  「痾....好的,謝謝。」不知道為什麼,現在看著她的臉我的心臟會有種緊縮的感覺,像是有人在我的心上打了個蝴蝶結。

  「怎麼了嗎?」她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一下,我感覺得我心跳越來越快,而我呼吸的速度逐漸跟不上了,所幸她最後只是歪著頭說道「主人?」

  「沒、沒甚麼,我等等就去。」我嘆了口氣,彷彿將心裡所有負擔隨著一同傾洩而出,希露薇她沒多說甚麼,只是帶著疑惑的表情將門帶上。

  『這沒甚麼的。』我一直不停地告訴自己,『那只不過是一場夢,一場....太過真實的夢。』

  我想我需要時間來好好思考這件事,但絕對不是現在。

  等到我的心情稍微平復了之後我才離開房間,才打開門希露薇立刻撞了上來,幸好我及時扶住她才沒有跌倒,「希、希露薇?妳有沒有怎樣?」

  「沒、沒事的,主人,真是抱歉。」她站穩身子後不是先整理自己,而是先幫我將衣服整理好,然後將垂到臉旁的頭髮撥到耳後,露出了帶點嫩紅的臉頰,「因為我....我有點擔心主人,您今早看起來不太對勁呢....」

  我開始相信"臉紅是會傳染的"這種說法,「痾,沒有,我只是....只是有點累了,所以多休息了一會,我、我們還是趕快去吃早餐吧。」

  今早的餐桌格外尷尬,我們倆一句話也沒說靜靜地吃著早餐,我很想試著和她聊個天,但只要和她對上眼我的喉嚨就像是被人上鎖了一樣完全發不出聲音,而她只要和我對視個幾秒後臉色一定發紅,這絕對不是個適合聊天的情況。

  「啊....那個主人....」突如其然的聲音讓我差點嚇得鬆開手裡的叉子,不過我還是裝出鎮定的模樣,「怎、怎麼了?」

  「就....」她又露出了那種介於嬌柔和害臊之間的表情,而她每次露出這種表情我的下場通常不會太好過,「很謝謝您昨晚和我一起睡,而、而且....」

  她的臉頰又變得更紅了,我的臉色和不安也隨之飆高,「您的手到早上還緊緊握住我,我、我覺得很安心,所以想和您說聲謝謝....」

  該死,原來那才是作夢的原因嗎?

  「這、這只是小事啦,不需要道謝。」我硬是用發燙的臉擠出笑容,「只、只要能讓妳睡得好都沒關係的。」

  才剛說出口我就立刻覺得我說錯話了,這種敏感的時刻我不該自掘墳墓。

  她用手遮掩驚訝的表情,臉上的紅潤轉成了象徵羞澀的粉紅,但隨即又變成了懊惱,「啊....謝、謝謝主人,真希望能為您多做些甚麼....」

  我深吸了一口氣,將手疊到她的手上拍了幾下,她原本緊皺的眉頭這才鬆了開,「主、主人....」

  我停下動作將手放在她的手上,我原本以為我會有更激動的反應,尤其是看到她眼神裡的憂鬱和那充滿嫵媚和渴望的咬下唇,但我的心情異常的平靜,感覺像是一個長久纏在我心上的結被人解開了一樣。

  「您....您需要我為您做甚麼嗎?」她眨了眨眼,像是在等待著甚麼,我把手移到她的臉頰,毫不意外的有著和顏色相襯的高溫,我用拇指輕輕地在頰上搓揉,她的表情比起剛剛和緩了許多。

  我說過了,我需要時間來好好思考這件事,但不是現在。

  「沒、沒關係的,像現在這樣就好了。」

  我試著傻笑化解這不對勁的感覺,我以為她會和平常一樣害羞地看向一旁,或是說些讓我心跳加速的甜言蜜語。

  但....和預期的不太一樣,她臉上的笑容像是掉進滾水的冰塊瞬間消失殆盡,取代的是睜大的雙眼和難得的沉默,「希、希露薇,怎....怎麼了?」

  「只、只要像這樣就好了嗎....」她只是默默地閉上眼,低下頭前我瞥見了她的臉痛苦的皺成一塊,她輕聲說道「嗯....我明白了,主人。」

  雖然看到她沮喪的表情讓我感到心疼,但這不是個該火上加油的好時機,也許稍微冷靜一下對我們雙方都好。



  又或者,她早有了答案,其實一直在等我開口。



  相較於早晨的互動,下午的接觸簡直是降到冰點,即便是在沒有病人的休息時間我們倆也沒談上任何幾句話,我試著開些話題,但她只是「嗯」的回應,點頭後露出心不在焉的表情。

  也許我真的做錯了甚麼了吧?  
  
  看習慣她的笑容,現在和近乎面無表情的她相處反而讓我著急,但我卻想不到任何的法子,即便是飯後的摸頭時間她依舊像個精緻的洋娃娃版著一張臉孔,沒有任何的情緒起伏,頓時間無力感充滿了我的內心。

  不知不覺,今天就這麼默默地度過了。

  我原本期望睡前能和她多說上幾句話,沒想到她只是淡淡的說「....晚安了,主人。」接著不發一語的躺下身子,刻意將臉別向另一方。

  我看著她的背影,默默地嘆口氣後閉上雙眼。

  三天,三天就這麼過去了。

  平淡無奇的三天讓我想起了她還沒來的日子,我一直想找機會和她聊天,但她每個回應都讓我更加著急,一旦心慌了就想不出任何的好點子,這幾天我一直在重複著這惡劣的循環,我的思慮像是烈日下的螞蟻毫無頭緒的亂竄。

  第四天晚上,我又做夢了。



  我夢到我和她在一片綠油油的山丘上,那片山丘很普通,看來有些眼熟,但我忘了在哪裏,我們兩人在那裏奔跑嬉戲。

  她穿著一件白色的洋裝,在風中宛如白雲般飄逸,宛如白雪般的潔白,她始終跑在我前頭,時不時回頭對著我微笑,我像是個被花香迷惑的蜜蜂傻傻地奔跑。

  等到我們跑累了,就直接席地而坐,雖然四周很遼闊,天色也很好,但我就是看不清楚遠方的景色,彷彿我的眼前被人蒙上了層霧氣。

  湊到我身旁的希露薇吸引了我的注意力,她毫不猶豫地握住我的手,然後將距離拉近到手臂貼著手臂的緊迫。

  我的臉頰立刻發燙,希露薇的也是,但她絲毫不在意,只是靜靜地坐在我身旁,我們倆就這麼坐著,共同瞭望那模糊的景色。

  忽然間,她鬆開手,一股腦地倒在我懷中,在我搞清楚狀況前她的半個身子已經躺在我的腿上。

  「希....」我正打算開口時,她搖搖頭豎起食指放在我的嘴前,輕輕地說聲「噓。」

  說完,她就用手環抱住我,在我表達驚訝之前她的臉已經湊到我的面前。

  她親了我。

  雖然只是嘴唇和嘴唇之間的碰觸,但我還是感到一陣莫名的燥熱,我的腦海一片空白,心跳也逐漸加速,「希、希露薇,妳這是....」

  「噓,不要說話。」親完後她沒有想放開我的意思,她刻意抿了下嘴唇,讓粉嫩的唇上沾了點口水,然後再親了一次。

  這次些許的唾液留在我的唇上,我用舌頭將它們舔入嘴裡,用舌尖享受那屬於她的溫度,她看到後露出了靦腆的笑容。

  「親愛的,」她似乎是累了,挪了下位子後將頭靠在我的大腿上,「你喜歡我嗎?」

  這次我的嘴巴搶在我的思緒之前,「當然!」兩個字很自然地脫口而出。

  她點點頭,用手指點了點我的臉頰和嘴唇,露出了俏皮的笑容,但是嘴角透漏了一點點的憂鬱,我準備開口時,她再一次的阻止我了。

  她幽幽的開口,「那為什麼從來沒告訴我呢?」



  「真他媽的。」

  我對著天花板低聲咒罵,雖然夢醒了,但我覺得我的一部份還留在夢裡,也許是理性,也許是感性,或是某個我叫不出名字的感覺,我感覺我的心上缺了一塊。

  我以前常聽別人說夢境是心靈的投射,我從來不相信這種話,我認為夢只是大腦在睡夢時的隨機演示,不具備任何的意義,但昨天和今天的夢讓我不得不思考那句話的真實性。

  我得好好洗把臉才行,我得清醒一下,也許再喝杯咖啡甚麼的,我看向一旁,原本躺著希露薇的位置已經空了一塊。

  「主人,該起床吃早餐嘍。」她的語氣和之前相比沒有那麼親切了,也許是因為昨天的事吧?我還真沒想到她會這麼....生氣,不,應該比較像是鬧脾氣吧?

  而她發脾氣的理由我其實早就知道了,我只是不想承認而已,從昨天到現在我們倆說的話也不過就那幾句,稍微回想一下很快就明白了。

  我將臉埋在雙手之間深深的嘆口氣,這一切都太讓我心煩了。

  到了這個地步,再繼續逃避下去也不是辦....不,我再說甚麼?我不是早就有答案了嗎?

  也該是時候面對自己了。

  是的,我喜歡她,我超喜歡她的。

  我....我害怕是我誤解她要表達的意思,我害怕這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我害怕....我只是害怕她不喜歡我,我害怕我先開口所要承受的結果,還有後續帶來的影響。

  要是她拒絕了,我們以後該如何生活?

  「主人....」她悄悄的把門推開一個小縫,「早餐已經煮好了,再不吃的話就要涼掉了喔。」

  我抬頭看著她,那種熟悉的著急感再次浮現在我心頭上,但如今我只能抿著嘴強忍著興奮的感覺,她歪著頭,嘴角浮現不悅,臉上的表情帶點惆悵和不解,「怎麼了嗎,主人?」

  「沒、沒事,我們去吃早餐吧。」

  餐桌上的氣氛和昨天一樣凝重,雖然她的手藝一直不錯,但看不見她的笑臉實在令我食不下嚥,我興趣缺缺的用叉子撥動盤中的荷包蛋。

  該怎麼辦呢?

  我該怎麼打破這個僵局?

  忽然,一個想法閃過我的腦海,就是個簡單的念頭,卻讓我苦惱的思緒頓時間興奮不已,我故作鎮定的開始享用早餐,邊思考著那神來一筆的可行性。

  我咳了兩聲,為我接下來的說詞做個開頭,「希露薇。」

  「甚麼事,主人?」她的語氣依舊冷冰冰的,但是我完全不在意,我覺得我的主意能化解現在的僵局,「我們今天晚上出去吃飯吧。」

  也許是這幾天都沒帶她出去散步的緣故,她聽到出去吃飯這幾個字時嘴角開始微微的上揚了,「真、真的嗎?為....為什麼這麼突然啊....」

  「因、因為這幾天都窩在家裡,想說難得出去吃個晚餐也不錯。」我把手慢慢移到她的手背上,她沒有反抗,而是默默的接受,「真是不好意思呢,這幾天都沒帶妳出去走走,也沒多花時間照顧妳,對不起嘍。」

  雖然我說的很婉轉,但一次把話全說完心裡還真是暢快,她只是驚訝地把嘴張開,臉頰終於染上了熟悉的紅色,「啊....主、主人怎麼這麼說,我沒關係的。」

  成功了,接著只要趁勝追擊。

  「是嗎?」我刻意裝出思考的模樣,同時邊看著她逐漸變紅的臉頰,「我以為妳這幾天這麼生氣是因為在氣我都不理妳呢。」我摸了摸她的頭,她的表情變得更柔和了些,「不過說到底還是我的錯,對不起啦,能不能拜託妳笑一個?」

  她雖然不為所動,但是低垂的臉紅得像是燒燙的鍋爐,只要再一點溫度就會爆發,我抱著既興奮又忐忑的心情繼續說著,「拜託啦,希露薇,就笑一個,一個笑容就好了?」

  最後在我的哀求下,她還是抬起頭給了我夢寐以求的笑容,燦爛的像是春天盛開的花朵一樣,「這才對,這樣可愛多了。」



  「主、主人真壞....」當我們一起洗碗時她換上一貫的害羞神情,偷偷的將頭靠在我肩膀上,「每次都這樣捉弄我....」

  「我才沒有,誰叫妳都不笑,這樣我也很煩惱欸!」我哈哈笑了幾聲,「好了,所以能不能拜託妳告訴我為什麼要生氣呢?」

  「啊....」她很難得的面露慌張,「還、還不是因為主人說了一些奇怪的話,我才....我才....」

  她的聲音越來越小,最後小到被水聲蓋了過去,我將手擦乾後拍拍她的頭,「好啦,是我不對,我們今晚就把這件事忘掉吧。」

  「嗯。」她爽朗的點頭,看來剛剛的慌張已經順著水流流進下水道了。

  下午一如往常的忙碌,不過我已經不在乎了,因為希露薇的心情已經恢復,每次我累到癱在椅背上時,只要瞥見外頭的她送給我的笑臉我總能將疲憊一掃而空,這比任何的提神方法還有效。

  等到我將最後一位病患送走,時間已經到了下午六點了,恰好是吃晚餐的時間。

  我換好衣服後走到客廳張望了一會並沒有發現希露薇的身影,「希露薇,準備好了嗎?差不多要出去吃飯嘍。」

  沒有回應。

  「希、希露薇....?」

  過了一會,她慌慌張張的從房裡跑了出來,「對、對不起,主人,我剛剛花了點時間整理....」

  「沒關係,我也才剛換好衣服....」我仔細地打量她,第一眼就看出她的不同,她用來綁頭髮的髮帶比之前的大上三四倍,一個醒目的藍色蝴蝶結隨著馬尾一同晃動,原本的飾品成了吸引目光的主角,典雅的風格和少女的稚氣沒有任何衝突,反而十分搭襯。

  「哇,那蝴蝶結還真可愛呢,妳怎麼會有這個?」

  「大姊姊送我的,可是我一直找不到機會拿出來用....」說到這她的臉又變紅了,「而、而且也不知道適不適合我....」

  「嗯,不會,很適合妳喔。」我才剛誇獎她,她的喜悅立刻表現在臉上,「如果妳喜歡的話下次就多幫妳買些不同的顏色,這樣妳就能搭配衣服了。」

  「真、真的嗎?謝謝主人!」

  也許是因為太高興了,她忽然撲上來牽住我的手,握住後又因為害羞而放開,忽然間氣氛又尷尬了起來。

  我頂著紅臉鼓起勇氣將她拉到我的身旁,她發出了驚呼聲,泛著紅顏的她看了我一眼,「痾....那我們該出發嘍。」

  我刻意裝出豪不在意的模樣,但在希露薇面前一點用都沒有,她只是笑了兩聲,點點頭後整個人貼在我的手臂上,「嗯,主人,我們走吧。」
  


  我們踏出家門,享受著夜晚的涼意,靠著彼此的體溫互相取暖,準備前往夜裡看來更繽紛的小鎮。  

  
--

我沒有忘記寫啦 QWQ

而是我寫了兩次,中間一直不停的修改修改再修改,曾經一度寫到快破萬,後來覺得寫得不好又刪到剩四千再重新開始,大約又忙了兩三天後才到現在這個版本。

原本預計這章就是終章了,後來還是覺得不行,為了劇情又變成了兩章,希望下次真的能完結。


那麼,我們下次再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98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妄想|奴隷との生活|純愛|變態|我與希露薇

留言共 31 篇留言

Aiden
來了

12-09 23:1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D12-09 23:20
s117
未看先猜,下篇有%

12-09 23:2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猜錯了12-09 23:21
meowcx
辛苦了~!
發現你真的很擅長於這類型的XD

12-09 23:2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 不過老實說我寫的很痛苦欸 xDD12-09 23:22
Shadow of Intent

12-09 23:5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怕什麼? ( 歪頭12-10 00:02
Shadow of Intent
這是那個ㄘ三明治會死掉的遊戲對不對

12-10 00:09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對啊!12-10 00:16
極影
大大辛苦了! 等超級久der∪・ω・∪

12-10 00:2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ヾ(*´∀`*)ノ12-10 00:48
芦花
學學銀魂,開啟迂迴路線!!!

12-10 00:2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不用,接下來就快速直球決勝負(*´>д<)12-10 00:49
暗夜公爵
%%%是會以私信方式寄送嗎?

12-10 00:4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如果完成的話,是的12-10 00:49
昱川公
等很久啦!!!!!

12-10 00:51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支持啊 ヾ(*´∀`*)ノ12-10 00:57
阿杜杜
下一篇我研究所應該考完了

12-10 01:3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有這麼誇張嗎 (〒︿〒)12-10 01:48
菜鼻拔
幸苦了,每次看完都覺得等待是值得的XD

12-10 04:1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支持 :D12-10 08:18
Yakumo
所以接下來的劇情是希爾薇忍不住,然後推倒醫生嘍!

12-10 08:1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痾....不是,不過這要賣個關子了 xDD12-10 08:19
Yakumo
什麼!我可是滿心期待的,愛心眼蘿莉逆推醫生

12-10 08:2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之後會出現啦,你可以先去看萬聖節外傳啊 xDD12-10 08:24
Yakumo
那我就去看看 ・*・:≡( ε:)

12-10 08:3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有沒有看到了 xD12-10 12:00
阿情
我也想看%%%www

12-10 09:0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還沒寫完啦 (*´>д<)12-10 12:00
青月天明
每天%%%

12-10 09:17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遲早會被榨乾的12-10 12:02
蛋花
所以你整晚都在搓揉她的哪邊?

12-10 10:0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我才沒有搓揉哪邊ヾ(*´∀`*)ノ12-10 12:03
Yakumo
身為專業的醫生(紳士)看了番外還是覺得不太夠啊!ヾ(:3ノシヾ)ノシ

12-10 13:1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那你只好等聖誕節了 ヾ(*´∀`*)ノ12-10 13:23
淫威狂魔
媚藥準備,精力劑準備,開始射擊%%%

12-10 13:5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全力射擊 (///▽///)12-10 15:50
暴力老喵
不錯喔

12-10 15:46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支持 ヾ(*´∀`*)ノ12-10 15:50
蛋花
沒有搓揉 所以絕對是用摳+舔的

12-10 16:2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沒有,希露薇才不會這樣,我老婆才會這樣 (///▽///)12-10 16:33
威風堂堂™Kuruki
辛苦了~~ˊ3ˋ讚,期待%%%

12-10 16:28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鼓勵 ヾ(*´∀`*)ノ12-10 16:35
雪狐
久到有點快忘了這單元的存在了...

12-10 21:2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有這麼誇張嗎 (〒︿〒)12-10 21:28
飆速肥宅
太棒了啊啊啊大大太會寫了


另外 %的部分麻煩私下

12-10 23:2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還還還沒寫完啦 QWQ12-11 01:12
拉芙拉芙拉芙拉芙拉芙
Wow,第一次看就被吸引住了

12-11 01:13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 ヾ(*´∀`*)ノ12-11 01:18
千月の辰
系統提示:《成就已達成希露薇使用了夢境誘惑,成功奪取道具『主人之心』!!!》

12-11 02:5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希露薇的詭計得逞了 (///▽///)12-11 08:36
memtastic(小M)
讓我等這麼久 你這樣對嗎?

12-11 11:04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我也不願意啊 QWQ12-11 13:15
螺善嚴極限突破
太生動了啊~ 不管看幾次都不會膩啊~ 另外有出%%%的話也麻煩私一下>ω<

12-13 16:3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謝謝鼓勵ヾ(*´∀`*)ノ12-13 16:42
酪梨比亞
不准完結

12-17 20:1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為什麼 QAQ12-17 20:54
酪梨比亞
完結了我就沒得看了阿RRRR

12-20 01:50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完結了會有外傳啊 (*´>д<)12-20 08:37
黎黎貓
我就是這在裡醒來的>>應該是在這裡
鬧脾氣也好可愛(・ิω・ิ)

03-24 16:12

天天貓耳的撫慰娘
哎呀呀不小心打錯了,謝謝指正 >''<
希露薇不管怎樣都可愛啊 :D03-24 16:1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0喜歡★ggghalo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譯專欄:Brandon... 後一篇:[達人專欄] 冬夜,在大...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kazenochen大家
台灣校園風輕小說《斬龍‧布蕾梅克》好評連載中! 配角有人倒貼是可以原諒的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4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