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9 GP

《LOL同人》【希維爾&阿祈爾】血緣

作者:水川│2016-12-08 23:29:32│贊助:26│人氣:1188
腦補有,OOC可能,納瑟斯醬油有,希維爾視角
建議先看過 witness
以上皆能接受者請繼續閱讀




  ──血液,在躁動。
 
  希維爾跟著沙漠禁軍走入大廳,仰視著坐在王座上的阿祈爾,她暗自握緊了拳頭,盡可能壓抑住不斷鼓譟的心跳與心底翻湧而上的沸騰情緒,相信他、幫助他,腦海中有某道嗓音在這麼叫囂著,彷彿正呼喚埋藏在血液深處的本能──那名為血緣的牽絆。
 
  ──別太天真了。
 
  在心中嫌惡地斥責自己,深吸了口氣對上阿祈爾在盔甲後方透著清亮光芒的視線,那雙冷靜的眼眸中有著顯而易見的關切,希維爾看著對方朝自己伸出的手,猶豫了幾秒後還是順著他的意踏上王座的階梯,冰冷的鎧甲觸碰在赤裸的手臂上讓她稍微蹙起眉頭,也不知道是不是注意到她的抗拒,阿祈爾很快地便收回手,像是滿意似地點了點頭。
 
  「看起來妳過得還算平安。」
 
  面對阿祈爾不帶起伏的直述句,希維爾不禁扭動嘴角,露出了有幾分冷淡的笑容:「多虧你放出假消息不是嗎?還真是大費周章。」
 
  為了讓自己不被齊勒斯追殺,能夠安心執行雇傭任務,阿祈爾不時會放出有關希維爾的假消息,混淆齊勒斯勢力的眼線,這樣細心的舉動儘管為她帶來方便,卻並沒有使她放心,阿祈爾對她而言比起什麼古老的祖先,更像是一位陌生人,希維爾一向不喜歡接受陌生人沒來由的善意,尤其是這種轉瞬間便能殺掉自己的強大存在,他們施恩一般的行為既不可靠也不可信,隨時都有被收回去的可能──甚至,會回過頭來要求報酬。
 
  ──而她從不接受沒有議價空間的委託。
 
  「但我並沒有請你幫助我。」脫口而出的並非道謝而是這麼一句可以說是抗拒的話語,希維爾直視著阿祈爾溢散光芒的雙眼,繃緊了神經,但在那璀璨的光輝中她並沒有察覺一絲一毫不悅的晦暗,他只是靜靜地與她對視著,什麼情緒都感覺不到。
 
  「朕知道妳並沒有要朕幫妳。」他說,拇指摩娑著權杖光滑的表面:「朕只是在幫助自己而已。」
 
  「幫自己?」
 
  「朕有預感,朕與妳的血緣,是打敗齊勒斯的關鍵。」他微微後傾身子,靠上了輝煌的王座椅背,目光追向從頂端灑落的燦爛光芒:「妳想必已經聽納瑟斯說過,有關妳的血液能使朕覺醒的事情。」
 
  她頓了頓,腦海中響起納瑟斯在維庫拉時所說的一切,並沒有作聲,而阿祈爾似乎也不需要她的回應,只是轉回了視線繼續接道:「為了打敗齊勒斯,朕需要妳,所以朕不會讓妳死的。」
 
  黑髮女人凝視著沙漠皇帝,在那雙目光悠遠的眼眸中讀不到一絲一毫的虛假,燦爛的金光宛若太陽,她微微仰起頭,以止水般平靜的嗓音開口:「你只是在幫助自己。」
 
  「朕只是在幫助自己。」他點點頭,莊嚴地覆誦著,態度慎重得彷彿在立下一生一次的誓言。
 
  ──所以沒必要害怕。
 
  當他的視線中再度升起關切時,希維爾彷彿聽見了有人附在她耳邊如此細語,沒必要害怕、他足以信任,各式各樣慫恿的字句一瞬間在腦海中奔騰了起來,她神色一滯,本能地後退了半步,阿祈爾微微抬起的左手僵在空中數秒後又收了回去,一時間,窒人的沉默壟罩了整個空曠的大廳。
  幸好這樣的尷尬並沒有持續很久,兩人對望了一陣之後阿祈爾便察覺到什麼似地猛然站起身,昂首看向頭頂的太陽圓盤,氣氛頓時緊繃起來,仰望不過幾秒,他斷然地收回視線,跨著大步就往大門走去,一驚一乍得讓希維爾只能愣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漸漸遠離,而阿祈爾走到門邊才想起什麼似地回過頭,敲敲權杖叫來了一名沙漠禁軍。
 
  「他會帶妳去妳的房間,沒上鎖的房間妳都可以隨意參觀……」他說,揮手揚起一抹黃沙踩了上去:「城門那出事了,朕需要前去查看。」
 
  看著他消失在門外,希維爾聳聳肩,轉身跟隨沙兵穿過了簾幕往宮殿深處走去,在鋪石地板上兩人的腳步聲顯得格外響亮,喀噠喀噠地迴盪著,她隨著步伐瀏覽過長廊上細緻的壁畫,又轉而望向腳下快速掠過的彩繪圖樣,儘管宮殿裡仍然空曠得足以用罕無人煙形容,但阿祈爾顯然已經將它恢復到了相當程度,這富麗堂皇的模樣實在難以和數個月前埋藏在砂礫中的殘敗樣貌聯想在一起,當時的景象仍歷歷在目,從死亡邊緣被搶救回來後所看見的、那令人炫目的光輝還有傲然的身影,他朝自己伸出手時希維爾甚至忘記了懷疑,沒有多少猶豫便站上了阿祈爾身邊的位置,自然得近乎本能,隨石牆與砂礫飛升、重建,她的情緒也跟著高漲起來,血液鼓譟、太陽穴突突地跳動,好像沉眠在她體內的某種東西將要覺醒,而阿祈爾口中低語的古老方言便是那喚醒她的魔咒。
  她差一點點,真的就差那麼一點點,希維爾便會脫口宣示自己的忠誠與信任,就在那些詞彙即將竄出喉間時,她側腹上幾乎癒合的傷口卻尖銳地疼痛起來,時隔多年再次被他人背叛的苦澀轉瞬便冷卻下沸騰的血液,如同她本能地接近阿祈爾一樣,希維爾也直覺地選擇了逃跑,倉皇地連飲用水都忘記取──那可是在沙漠中等同性命般重要的東西。
 
  收斂起思緒,希維爾走進了沙漠禁軍帶領她抵達的臥室,在飄揚的酒紅色簾幕後,是一個寬敞到足以被稱做皇寢的房間,四周的牆壁同樣畫著精美的圖樣,看起來柔軟舒適的大床就在盡頭,上面散著十幾個枕頭,附近甚至還有躺椅跟擺滿了書籍的櫃子,她漫步走上前大略看了下書本的名稱,各種類型的書都有,五花八門得彷彿這些書的擁有者拿不定自己的偏好是甚麼。
  隨手從中抽了一本出來,意興闌珊地翻了翻後又放回原處,轉身望去,方才領路的那名沙兵似乎早就離開了,希維爾將旅行包扔在床上,決定稍微在宮殿裡繞一繞,她可沒忘記此行的目的,除了和阿祈爾談談之外,納瑟斯交給她的護身掛墜失去了效力需要補充魔力,為了安全,在施法完成前的這一段期間得待在阿祈爾的宮殿內才行,既然會在這裡稍作停留,認識一下環境也是必要的。
 
  按照阿祈爾的指示,只要是沒上鎖的房間她都可以隨意進入,但很快她就發現這座宮殿裡也沒幾個房間有上鎖,大多數都是一些空蕩蕩的客房或接待室之類的,裡頭只有一些基本家具,相較於她借用的那間既有躺椅又有書櫃的還要簡樸上不少,空間也稍微小了些。
 
  大致上逛完二樓,希維爾踏上階梯打算往三樓走去,還沒爬上幾階便遇到了正準備下樓的納瑟斯,她側了側頭瞄著他身後,並沒有看見數小時前與他同行的塔莉雅的身影:「那女孩離開了?」
 
  「她感應到煞在城門附近出現,匆匆忙忙地跑走了。」納瑟斯平靜地回應,稍微向旁邊挪動了點讓希維爾能繼續往上爬:「應該是想去幫助居民吧……阿祈爾呢?」
 
  「一樣,說是城門那邊有狀況就離開了。」她聳著肩向前走了幾步,隨後又回過頭看向仍站在原地的沙漠死神:「對了,掛墜的魔法需要多久才能完成?」
 
  「三天左右。」他頓了頓,湛藍的眼眸直視著希維爾:「妳急著離開?」
 
  她先是一愣,隨後淺淺地勾動嘴角露出了帶著嘲諷的笑容:「我有什麼理由非留下來不可?」
 
  納瑟斯看著她,通透的藍眸在陽光的照耀下清澈得不可思議,如海水一般的色彩中察覺不到任何陰影,那樣的視線讓希維爾不甚自在地蹙起雙眉,又往上踩了一階樓梯,試圖拉開距離減緩那種正被審視的感覺。
 
  「妳是沒有理由非留下來不可,」他輕聲說,如止水般平靜的口吻聽不出任何情緒:「但妳也沒有理由急著離開。」
 
  在沉默中納瑟斯朝著希維爾的方向前進了兩步,即使離她三階階梯之遠,兩人之間的身高差卻僅僅只是平視,他拿著戰斧,輕輕敲在地面的聲音明明並不響亮,卻刺耳得令人難耐,希維爾繃緊神經,倨傲地稍微抬起了下頷,硬是將對等的視線拉開了些微的上下差距。
 
  面對她展露的傲慢,納瑟斯並沒有任何不悅或是憤怒,他只是用低沉的聲音再次開口:「逃避不能解決問題,我想妳深知這點。」
 
  「我在逃避?」黑髮女人穩重的語調變得凌厲起來,雙眉迅速地斂起距離,懾人的光芒在她天藍色的眼眸中熠熠生輝:「我有什麼需要逃避的?」
 
  「妳的命運、妳的血脈、妳的責任。」納瑟斯波瀾不驚地說著,側了下戰斧讓陽光直射上頭鑲嵌的寶石,它反射的光輝直直地落在希維爾的心口:「妳埋藏在靈魂深處的本能。」
他看著她,目光悠遠而感慨得像是透過她望見了遙遠的過去:「妳擁有至高戰士之血,希維爾,握起夏力卡為蘇瑞瑪而戰是一種天性。」
 
  「我沒有你想像的這麼愛這片土地。」
 
  「或許是吧,」他說:「但妳也沒辦法拋棄它。」
 
  「妳的心被繫在這裡,希維爾。」
 
  陽光背對著希維爾在牆面上打上一層刺眼的金光,而納瑟斯就沐浴在那光暈之中,她的影子只是在他胸前留下了黯淡的陰影,鎧甲反射的餘暉眩目得令希維爾有些恍惚,站在她面前的是一名至高戰士──她並非第一次知道這點,卻是第一次有這種感覺。
 
  ──在他睿智的視線中,她看見了千年時光。
 
  「阿祈爾似乎回來了。」納瑟斯查覺到什麼似地轉過頭,凝神沉靜了幾秒後又再次將目光投注在她身上:「希維爾,就算妳的決定是離開這裡我也無權干涉,我得告訴妳這點。」
他背向黑髮女人,邁開安靜的步伐往樓下走去,在踩下最後一階樓梯時,納瑟斯抬起頭對上希維爾的視線:「但是,如果妳心中仍有猶豫,妳可以試著和阿祈爾多談談……也許那能幫助妳找到答案。」
 
  ──心靈導師嗎、這是?
 
  希維爾在心中不耐地吐槽,看著對方離去的背影頓時也沒了繼續參觀的興致,她順手將黑髮收攏到耳後,踏著響亮的腳步聲下了樓,才拐過轉角便看見阿祈爾正往她的方向走來,注意到希維爾的身影後他稍微加快了步伐,不用多久便站定在她面前。
 
  「房間有缺任何東西嗎?」
 
  聽見這問句希維爾錯愕地愣了幾秒後才搖搖頭:「沒有,該有的都有了。」
 
  阿祈爾滿意似地頓了頓,手中的權杖稍微挺直了一些:「那便好……至於飲食方面的問題,因為朕不需要進食,所以宮殿裡並沒有廚師,朕可以下令從民間徵召幾個廚師過來負責妳的飲食、」
 
  「不需要。」顧不得禮節問題,她很快地打斷阿祈爾的話,專屬主廚什麼的光是想像就覺得彆扭:「抱歉,但我不需要……我自己可以打理我的飲食問題,不用找人過來。」
 
  「這樣啊。」他點了點頭表示理解:「也成,若要徵召廚師過來還得想辦法掩飾,否則齊勒斯很可能會發現妳在這裡。」
  說完,阿祈爾微微提起拄杖朝希維爾一點:「若妳有事要找朕,朕平時都待在三樓的休息室中……妳就在這裡好好休息吧。」
 
  ──和他多談談能找到答案、嗎?
 
  半闔上眼瞼,在阿祈爾轉身離去的同時希維爾也邁開了雙腳,背向彼此的兩人明明是漸行漸遠,她卻忍不住覺得,有什麼東西正拽著他們更靠近一些。

 

 
  第二天希維爾待在房間裡直到下午才走出房門,回到蘇瑞瑪前為了僱傭任務的事情東奔西跑了好一陣子都沒怎麼放鬆,好不容易有機會好好休息她自然是不會放過,那些放在房間裡的書籍除了一些普通的小說外,還有許多少見的文獻,一本又一本地翻閱著不知不覺間一個早上就這麼過去了,也算是難得地體會到悠閒的感受。
  穿過走廊往樓梯間走去,希維爾透過窗台看到了一個小小的人影正準備從宮殿離開,速度很快,並不像是人類的腳程,她瞇起眼仔細觀察後看見了那人腳下踩著的石浪,瞬間理清對方的身分。
 
  ──是塔莉雅。
 
  說起來昨天確實從納瑟斯那裡聽說塔莉雅前去城門那裡幫忙處理煞出現的事情,照情況看來她應該也和阿祈爾稍微聯手了才是,而在兩人合作後的隔天又再次來到宮殿中……
 
  「心結解開了嗎?」
 
  想起前天晚上遇見塔莉雅時對方臉上那種徬徨無措的神情,希維爾蹙起了眉毛,那女孩一看就知道是個認真過頭的人,任何事情不找到一個正確的理由心裡便過不去,就算是對一個人的敵意也一樣,儘管塔莉雅對阿祈爾有所排斥,一旦交談之後發現對方不如自己心所想的那樣罪不可赦,她一定會為此苦惱的。
 
  「現在看起來倒是已經沒問題了。」她低語著,目送那個小小的身影逐漸遠去,也不知道是因為和納瑟斯談過之後的影響還是因為和阿祈爾聯手對付煞的關係,踩在石浪上的背影颯爽得沒有一絲陰霾,顯然盤踞在少女心上的困惑早已解除,希維爾輕吐了口氣再次邁開步伐,朝著位在三樓的休息室走去。
 
  ──接下來該輪到她解開自己的困惑了。
 
  「阿祈爾。」
 
  她敲敲門板,並朗聲喚了對方的名字,沒過多久便從裡頭傳來應答的聲音,希維爾推開門,迎面襲來的陽光刺得她不禁微微瞇起了眼睛,阿祈爾就斜靠在窗邊的躺椅上,手中拿著深紅封面的書本抬起了頭看向她,沉金色的鎧甲反射著餘暉有些晃眼,她頓了數秒才總算是適應過於明亮的光,見狀,阿祈爾伸手拉下了酒紅色的簾幕,遮擋住直射進來的夕陽,隨手放下了書籍後挺直身軀,指向附近的空椅示意希維爾坐下。
 
  「妳找朕、有什麼事嗎?」希維爾才坐上空位,阿祈爾便直接了當地開了口,她抬首對上那雙溢散著懾人光芒的眸子,血液似乎又躁動起來。
 
  「我想知道你的目的是什麼。」她說,語氣平靜又果斷,今天一整個早上除了閱覽書籍外,她也思考了很久關於他們兩人之間的事情,希維爾明白,儘管再怎麼不想承認,她的血都在呼應著阿祈爾的召喚,那份充滿保護欲的激昂是真的、想伸出援手的衝動也是真的,就算排斥那不像自己的熱血也無法否定它的存在,逃避不能解決問題,就是因為了解這點她才會回來。
 
  「朕的最終目的……是讓蘇瑞瑪輝煌的榮光再次閃耀整個符文大陸。」他慎重而緩慢地回應,一字一句堅定得像在敘述某一件毫無錯誤的事實:「曾經,朕讓蘇瑞瑪陷入了沉睡,而喚醒它是朕現在最重要的職責。」
 
  「你打算統一整個符文大陸?」希維爾皺著眉瞪大了眼睛,一時間竟找不到任何話語來回應對方,這目標很遠大,遠大得聽起來有些可笑:「你真的這麼想?」
 
  「自然,蘇瑞瑪在沉睡千百年之後,昔日的光芒早已被砂石掩蓋,朕知道以現在來說,蘇瑞瑪並沒有統一全領土的強大。」阿祈爾一面點頭一面微微拉開了簾幕,神色平靜地眺望了會窗外後再次轉回目光:「但是,即使是停擺了千年的這座城池,卻還是保有著與其他國家平起平坐的能力……這表示他們的進步、著實太慢了。」
  他握起身旁的拄杖,拇指小心翼翼地摩娑著杖柄,視線聚焦在輝煌的浮空裝飾上:「假若在這麼長久的時間內,其他國度都沒辦法將蘇瑞瑪遠遠地拋在身後,那麼總有一天,朕必然會帶領蘇瑞瑪恢復往日榮光,到那時候──就是朕統一全大陸之時。」
 
  「我說老實的,」她扯了扯嘴角,凝視對方的眼神儘管嚴肅,卻在其中耀動著幾許嘲諷的光輝:「現在許多國家都漸漸放下了戰爭,也發展出屬於自己的文化,你想去破壞那些……」
 
  ──根本太自大了。
 
  「妳沒有搞懂朕的意思。」也許是查覺到希維爾未完的語句為何,阿祈爾的語調更低沉也更嚴厲了些:「朕不打算立刻進行統一,蘇瑞瑪現在沒有那樣的領先地位與實力,目前而言,朕尊重那些能給予人民庇護的國家,儘管發展得再緩慢,他們也創造了屬於自己的步調,刻意破壞製造混亂並非朕所願……但是,」
  他豎起拄杖往地面敲去,僅僅清晰的一聲,卻有力得能震撼人心、能動搖大地:「但是,若蘇瑞瑪能給人民更多保護、更優渥的生活,朕有何不去征服的道理?」
 
  希維爾眨了眨眼,從窗簾間溢散的光線折射在他無瑕的鎧甲上,明明只是將沉入地平線的暮靄,輕淺柔和的橘光打在阿祈爾身上竟耀眼奪目得像是高懸在空中的正午豔陽,她看著他站起身,金屬碰撞的鏗鏘聲本該刺耳,卻一聲一聲沉穩而響亮地在她的胸腔共鳴著,希維爾也站了起來,指尖不自覺地探向腰間幾乎不離身的迴旋刃,夏力卡上頭,冰冷的金屬微微震動,一時間竟有種灼人的錯覺,阿祈爾平靜地凝視著她,拄杖提起後又沉沉地放下,不同於先前乾淨清晰的聲響,敲在磚面上的音色帶著回音裊裊的空洞感,地面在震動中搖搖晃晃地升起一道螺旋梯。
 
  「跟朕來一趟吧。」阿祈爾踩上階梯,微微舉起左手,希維爾遲疑了幾秒後才接著向上走去,兩道腳步聲交錯著為沉默增添上一點細瑣的背景音,越往上走,暖紅色的夕陽餘暉便越加明亮,希維爾仰起頭,一手舉在眼瞼前方遮掩略顯刺眼的光芒,等在盡頭的除了被斜陽所染色的天空,還有正懸空傲視著整個蘇瑞瑪的巨大太陽圓盤,她不禁屏住呼吸,儘管只是凝視著眼前象徵蘇瑞瑪再起的渾圓標誌,它沐浴在日光下的景象卻莊嚴得令人戰慄,飛鷹高高飛起,長嘯著在廣漠上激盪起回音,展翅翱翔的黑影在盤面上迅速地劃過,一瞬間,她的心跳劇烈得讓心口感到疼痛,加速竄流的血液在全身奔騰,喧囂著在她腦海中昂揚起某種情緒──
 
  「希維爾。」
 
  阿祈爾的呼喚在希維爾即將喘不過氣時將她拉了回來,黑髮女人微微一僵,急促地調整呼吸,這才轉頭看像佇立在一旁的沙漠皇帝,他並沒有對她一時的失神表現出任何困惑,在他平靜的視線中甚至能讀出一點理解的味道。
 
  「妳體內流有至高戰士之血,會受到吸引是理所當然的。」他說,微微側過身子將手伸往夕陽落下的方向:「但此行朕並非為了那個……過來一點吧。」
 
  恍惚間希維爾邁開腳步,站到了高台邊緣,眼前一望無際的沙海映照著地平線上的暮靄,白晝時呈現的淺黃色被渲染成淡淡的橘紅,天空也看不見一點藍,大片大片的紅與橘交融成絲綢般滑順的漸層,只有在遠處的落日亮著明晃的光,為這天地一體的色調畫上一點白。
 
  ──啊……
 
  一抹沉靜安穩的暖意從心底擴散,彷彿夕陽將自己的光暈植入了她心中,蜿蜿蜒蜒、輕淺而溫潤,心跳不再劇烈,而是一下一下有力地躍動著,呼應眼前壯闊的景象,希維爾緩緩地掃視起起伏伏的沙丘,風吹蕩而過掀起的波紋一縷一縷地映入她清澈的藍眸中,廣漠上旅人的身影看起來只是渺小的一筆黑影,在滾滾而起的黃沙中加快了腳步像這座王城前進著,為寂寥蕭索的沙漠添上一點生命力。
 
  「這裡,就是蘇瑞瑪。」
 
  阿祈爾悄聲開了口,沉穩的聲線是如此輕柔,輕柔得像是能融入風中一般,帶著口音的語句在傾吐出蘇瑞瑪三個字時既緩慢又慎重,一個音節一個音節小心翼翼地滑過他的唇舌,儘管是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盪的口吻,卻能從中感覺到深切的愛意與驕傲。
 
  ──他深愛著這片土地,並引以為傲。
 
  希維爾對上了阿祈爾的目光,若說在納瑟斯的眼中能看見千年時光的悠遠,在阿祈爾閃爍燦爛金光的眸中所能望見的,便是試圖再次創造蘇瑞瑪繁榮的強大與自負,他的視線只會追隨著復興蘇瑞瑪這宏大的目標,餘下的,不過是攀往頂峰的基石。
 
  希維爾再次看向被落日鎔鑄成一片的耀眼風景,這片疆土擁抱著太陽、與日光共榮,生為蘇瑞瑪人這麼多年,她從未留意過眼前的景色,做為一名傭兵,她更多時候是在沙漠中匆忙地穿梭,而阿祈爾至始至終都注視著這番景象,心繫這裡、深愛這裡,支撐他自負的並非太陽圓盤至高無上的力量,而是蘇瑞瑪廣闊的疆域。
 
  「為了蘇瑞瑪,你需要我的幫助。」她輕聲吐出這麼一句,瞳眸轉而凝視身旁的沙漠帝王,風在他們之間揚起一抹黃砂,捲動著飄盪而去。
 
  「朕需要妳的幫助。」他說,語調肅穆而沉靜,手中的拄杖直挺挺地指向天際,像在昭示他內心的堅定。
 
  「即使我不能給你任何保證?」
 
  阿祈爾對上希維爾的視線,在盔甲後方耀眼的光芒閃了閃,他往前走了幾步踩上平台邊緣,將整個身子沐浴在夕陽最後的餘暉之中,酒紅的臂帶隨風飄揚,在逐漸昏暗的天色中劃出一抹優雅的紅。
 
  「妳身在這裡,」他回過頭,那一縷帶著夜色的光在他的鎧甲上反射出懾人而莊嚴的光。
 
  「這對朕而言已經足夠。」
 
  太陽已經完全沉入地平線,希維爾不禁瞇起了雙眸,風迎面吹來模糊了她的視線,身前挺立的背影卻仍然奪目,緩下的心跳又再次無法抑制的劇烈了起來,在她腦海中縈繞不散的低語越發清晰,一字一句地傾訴著那千年不散的忠誠與眷戀,也許在遙遠的過去,名為熙塔卡的女戰士也曾經站在當時的帝王身邊,陪他俯視蘇瑞瑪遼闊的土地,帶著深切的自傲與愛。
 
  ──但她並非那位被遺忘的逝者,她有自己的做法。
 
  希維爾抬起頭,對著亮起點點繁星的夜空輕吐了口氣,從一片雜音中有一縷輕淺卻溫暖的情感逐漸清晰,一點一點地將喃喃細語壓了下去。
 
 
 
 
  「妳要走了?」
 
  如同希維爾來訪時的場景,阿祈爾坐在王座上專注地望著她,平靜的語調聽不出慰留的不捨,只是淡然地傾訴一件事實,唯有從他稍微前傾的坐姿能感覺到一絲關切,而黑髮女人同樣平淡地點點頭,藍眸中最初的銳利排斥褪去了不少──儘管還談不上信賴。
 
  「掛墜已經補充好魔法,我也休息的差不多了。」她摸了摸腰間的夏力卡,冰冷的金屬觸感在指間流連:「再不接些任務活動一下身手會退步的。」
 
  「是嗎。」他不鹹不淡地回應,敲了敲拄杖讓一旁佇立的沙兵拉開大門:「那麼,多保重了。」
 
  「您也是。」
 
  她邁開腳步走過長長的紅毯,卻在即將跨過門扉時停了下來,微微側身,湛藍清澈的雙眼直接對上了阿祈爾的目光,在耀眼的金光之下,那個身影獨自坐在王座上,帶著渾然天成的傲氣與莊嚴。
 
  「我會再回來。」她說,聲音儘管不響亮,卻相當清晰,在寂靜的王宮中必然能傳到沙漠皇帝耳中,尾音方落,希維爾便大步離開了宮殿,華美高聳的大門吱呀著在他身後漸漸關上,而在最後一響碰撞聲之前,她依稀聽到了有道低沉的嗓音這麼說──
 
  「妳的房間,朕會為妳保留。」
 
  面前是被陽光壟罩的美麗城池,黃沙隨風起舞,這風景儘管蕭索寂寥,卻仍然令人轉不開視線,希維爾深吸了口氣,心底那陣淺而和煦的情感又湧了上來,順著血管擴散著溫暖她的全身,這種細小柔軟、才剛剛萌芽的感情是什麼希維爾說不清楚,但她卻沒來由地認為,在不久的將來她一定會為這份思緒給出一個名稱。
 
  ──就在蘇瑞瑪遼闊的懷抱之中。




  嗨~大家好久不見惹←欠揍
  靈感最近有點低落耍廢了一陣真是對不起(鞠躬
  還在找回手感中,如果覺得這次更新品質不佳還請見諒,自己寫著覺得很彆扭,不曉得在各位眼中看起來是不是一樣詭異(掩面)希望還能入眼QwQ

  在塔莉雅篇之後就想寫希維爾那裏發生的事情,但一直抓不定兩人之間的距離該怎麼寫,他們有血緣關係,卻又彼此是陌生人,阿祈爾需要希維爾幫助但希維爾不可能輕易相信他,他們又都是被背叛過的人,對於信任這件事一定更敏感,原本想安排他們就信任問題聊一下,大概是醬↓

  「我不信任你。」
  「這很好。」
  「……很好?」
  「信任就是將自己的弱點毫無保留地暴露,這件事是愚蠢的──而妳並不蠢,這很好。」

  雖然覺得對話很有意思(←自以為)但又覺得兩人打開天窗談到過往的傷心事在這種時候還是太早了點,就算談得很隱諱也一樣,個人認為他們兩人都是自尊心極強的人,就算犯下錯誤受傷了也只會暗自舔舐傷口,把疤痕暴露出來這件事於他們而言很傷自尊,所以還是刪去了這段。
  這篇裡面彼此都有察覺對方的底線跟傷口,卻都不過問,阿祈爾還是很關心希維爾的,畢竟是失去了許多之後好不容易找到的親人,但我想他也在拿捏要多少距離才不是冒犯,之所以不若希維爾那樣警戒說白了和實力也有關係XD阿祈爾畢竟是半神,他們兩人都知道希維爾想殺他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
  另外希維爾房間裡的書是阿祈爾挑的,之所以種類很雜是因為他不確定希維爾喜歡看什麼,想到阿祈爾困擾地沉思要放什麼書我就萌得一臉血(拿衛生紙《不要OOC,好帝王,不萌嗎?(夠了
  總之大概就這樣,最近還在練筆找手感XD希望大家多多擔待一下(鞠躬)感謝觀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897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LOL|英雄聯盟|LOL|阿祈爾|納瑟斯|塔莉雅|希維爾

留言共 11 篇留言

Olivia_K
不行!阿祈爾太帥了 帥得都快忍不住了啊~寫得讓我好想直接抱走啊~

12-09 12:41

水川
阿祈爾真的非常帥<3,能把他的魅力寫出來太好了XD快把皇帝打包走吧!《?12-09 14:18
巴哈姆特小管家
親愛的勇者:

感謝您對勇者小屋的支持,
我們會將此篇設定在首頁的精選閣樓中增加曝光。

--
巴哈姆特小管家 敬上

12-09 12:56

水川
謝謝QwQ12-09 14:18
欣然
玩過某款 女主角跟希薇爾撞名的遊戲後 常常把阿祈爾代入成溫柔摸頭醫生的我 是怎麼了(´・ω・`)

12-09 15:43

水川
你迷上阿祈爾了(拇指((←?
阿祈爾要溫柔也是可以的,下次就來讓他摸頭(←別鬧12-09 16:47
Olivia_K
話說那個搞壞城門的是不是雷珂煞啊?

12-09 15:54

水川
煞是指雷珂煞沒錯,因為官方故事裡面塔莉雅是叫她煞的我就跟著這樣寫了~12-09 16:49
藍兒
超超超超棒的!!!!!!

喜歡到不知道怎麼說@W@
裡面多了很多新的詞彙資料((EX.夏力卡
很想知道是怎麼來得0.0

12-09 20:03

水川
謝謝XD新名詞全部是之前蘇瑞瑪的官方中文更新,血緣裡面寫的,google蘇瑞瑪血緣就有了~12-09 20:28
我難過
三樓說的...該不會是 奴隸的生活 裡的希爾微 [e5]

12-10 15:41

月德爾特‧艾吉力斯
非常喜歡大大描繪的阿祈爾,在我心中的阿祈爾是自尊心極高的人,畢竟是帝王嗎,但卻不會失去那份經歷時間錘鍊的威嚴。阿祈爾和齊勒斯都不曾真真正正的了解對方今後的對待將是令人期待的發展。

12-10 18:46

水川
感謝你的認同,阿祈爾身為帝王的自尊與威嚴也是我最喜歡他的地方~所以特別想把它寫成這種強大又高貴的存在XD之後會比較著重在他跟希維爾之間吧?我還沒去思考跟齊勒斯的問題,值得我想一下XD12-10 23:53
嫩嫩
大大描繪的帝王和維爾真的扣人心弦,細緻的互動和內心的交織令人陶醉 =)

12-11 02:22

水川
謝謝你的稱讚OwO我會繼續努力的!!12-11 03:06
qwwq1212
雖然阿祈爾被砍到不成人形了但是作者您還是寫出了他當初的風采呢~尤其是在站在高台時我腦中浮現的是他站在高台上意氣風發的喊出:蘇瑞瑪你們的皇帝回來了

12-11 14:33

水川
在遊戲裡所有角色都會比較弱啦,沒辦法XD只好在文章裡讓他帥一點(握拳)君臨天下的阿祈爾,讚(拇指12-11 16:53
qwwq1212
比如艾克嗎xddd

12-11 17:32

qwwq1212
艾克的臺詞:我不會認真跟你打因為我們早已打過

12-11 17:32

水川
不只啊,翱銳龍獸明明是創世神一樣的存在在遊戲裡也沒這麼強XD還有威寇茲等等角色都是設定很強ww12-11 21:1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9喜歡★mizukawa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Vocaloid同人》... 後一篇:《七龍珠同人》 致達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muyuhuatzu京阿尼
京阿尼加油!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9:0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