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6 GP

番外編 ① 『姐弟妹之間』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2-07 21:16:59│贊助:309│人氣:10188


────那是一個任誰去看都會感到無聊的光景。
「喲,大姐,那個行李好像很重啊。交給本大爺來搬吧。」
「加菲……沒關係的。一直受到客人待遇的話會感覺很沒面子的。我只是想稍稍幫一些忙而已。加菲不必在意這些就好啦。」
「是,是這樣啊。我,我知道了。總覺得妳像是有什麼事情想對我說的樣子。」
稍稍判斷著推著車的法蘭黛莉卡所說的話,加菲爾一直站在那裡用手指撓著臉。另一邊,法蘭黛莉卡也只是稍稍注視了一下那樣的加菲爾,立刻就重振精神將關注點放回到目前的工作上。
向著通往宅邸的路的更深處不斷行駛著,時不時傳來小小的車輪碾過石板路的細微的摩擦聲。
在逐漸遠去的姐姐背後,加菲爾用呆呆的表情望著她。
「……急死人了」
撓著短短的金髮,不斷地將哼聲增大的姐姐和從另一側走來的加菲爾。從角落裡看到這番光景的菜月·昴不禁將手放在了額頭上,歎息著他們現在實在無關痛癢的對話。
「好好地穩定下來後他們的再遇已經過去一周了呀……那兩個人,看起來真讓人著急啊」
這樣抱怨著的,是與昴在同一地方躲著的愛蜜莉雅。昴蹲了下來,換做愛蜜莉雅到昴剛才從上面向外看的地方窺視。
感覺著愛蜜莉雅的歎息逐漸變輕,昴站起來活動了一下腰。
「時隔十年的再會……畢竟十年間二人都杳無音訊啊。聽說在二人互相祈福都能夠戰鬥到底的道別時,雙方都不是很愉快。現在這種拘謹的情況我也不是不能理解啦……」
抱著胳膊,露出一副犯難的表情。
越來越不明白了,真讓人著急啊。啊啊啊急死人了。看著看著背後都癢癢了。
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自從再會以來一直都是那種情況。而且,像有他人在場那樣裝出來的樣子,並不是很好啊。
實際上,看起來單純又耿直的加菲爾,動動腦筋的話意外地也很會演戲。法蘭黛莉卡的行動力的水準之高更是不用說。雖然也不像是提前商量好的,但那對姐弟到現在為止的這幾天已經欺騙了不知多少雙眼睛了。
最重要的是,一定有什麼原因,每當他們兩人獨處時就會經常被昴撞見這個顯而易見的事實,這回又被愛蜜莉雅目擊了。
「可以看出加菲爾那邊是很想接近她的,法蘭黛莉卡看起來卻有不想被人發現的感情。明明是難得的再會,這是為什麼啊?」
「臨別之際或許發生了很多的事情吧,但再次相見卻只有單純的喜悅也是一件難事啊。不對,我這完全都是漫畫裡的知識……存在問題的是,法蘭黛莉卡那邊啊」
就像愛蜜莉雅說的那樣,加菲爾那一方像是已經有了敞開胸襟的覺悟的樣子了,但相對的法蘭黛莉卡的態度則不是很好。
或許,法蘭黛莉卡可能對弟弟有負罪感吧。把加菲爾拋棄在『聖域』。在那期間,加菲爾在那不短的時間內日復一日的沉默地磨練自己的爪牙,正因此才形成了加菲爾那頑固卻又像孩童一樣的心吧。
這回圍繞『聖域』的爭端中,有三分之一的障礙可以說都是由加菲爾導致的。事態變成這樣,的確也有她一部分的責任。
雖說是那樣,法蘭黛莉卡曾經沒有攻陷加菲爾,但大家並沒有因為此事而說誰不好。一定要說誰不好的話,那人一定就是羅茲瓦爾。
正因如此,不管是昴還是其他人都沒想過責備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兩人。
────但是,周圍人的想法和當事者本人的想法應該不一樣吧。
「真是困難啊……」
結果,得出了法蘭黛莉卡的責任感過強的說法。
本來,離開了叫做『聖域』的場所時,為了建造一個不會使住在其中的居民被困住的苦境而踏向外面世界的法蘭黛莉卡。這種決斷對於一個十歲左右的少女來說未免太過於高尚和沉重了。就連這份氣勢,可能也是決意拋下加菲爾這件事的起因吧。
結果,失去了『聖域』,法蘭黛莉卡掛念的這件事也變成了現實。
多虧了她的推動,接納『聖域』的住民這件事上的事態才沒有變成最糟糕的情況。單論一點的功績,自己也值得誇耀了。
儘管這樣,負罪感還是依舊大於成就感,她自責的觀念或許過強了。
「話說,不行啊,那樣的事。做了這麼出色的事卻不挺起胸膛」
「嗯,我也是那麼想的。而且,既然做了那麼不好的事情,是不是應該去道歉呢。如果能得到了原諒的話……唔………我想讓那兩個人關係變好呀」
在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兩人的身影已經消失的廊下。
看著兩人剛在對峙的場所,愛蜜莉雅瞇起紫紺色的眼瞳。偷看著那樣的側臉,昴像是在說「是啊」一樣點著頭。
「好。再加把勁,我們要不要想辦法在背後推他們一把?」
「在背後推他們一把是……使他們重歸於好嗎?」
「就是這樣。複雜的兄弟、姐弟、人際關係。因為聯繫緊密而無法活動的話,那就在外面不斷騷擾,就將新鮮的空氣注入進去試試不就好了?」
叩了一下手,昴立起一根手指做出提出建議的姿勢。
愛蜜莉雅稍稍沉默一下做了思考之後,以下定決心的表情點了點頭。
「就是,這樣。嗯,我想他們之間也一定想搞好關係吧。我知道。行動吧。要拼盡全力去做,不讓那兩人重歸於好可不行」
「拼盡全力這種說法現在已經不怎麼常用了呀……」
對著握緊拳頭的愛蜜莉雅,昴小聲地嘟囔著。
想想的話,像這樣互相吐槽的情景也是很久不見了呀。

※ ※ ※ ※ ※ ※ ※ ※ ※ ※ ※ ※

圍繞『聖域』的諸多問題已有著落後,還需要解決愛蜜莉雅陣營遭受瘋狂襲擊這件事的事後處理,以及今後的據點等等其他問題。
因為羅茲瓦爾的預謀(雖然他本人對此全盤否定)而燒燬的房屋。
對於已經被燒得焦黑的宅邸重新修建成原來乾淨整潔的那樣子肯定是要花費大量時間的。就算是在這個世界,使已經失去形態的物體再生的這種便利的魔法,以及僅一瞬間就可以將建築物建好這樣的像煉金術這樣的技術應該也是不存在的。
通常的話,從附近的村子城鎮什麼的裡面的建築公司招聘一些專門負責建造貴族宅邸和別墅的工人來應該就是最好的方法了。
「本~來,那座宅邸就是和本邸不同的別邸……那是在王選開始之前,不讓愛蜜莉雅大人的存在過於引人注目的隱秘的場所~呢。本身就打算在王選正式開始時轉移到並不遠的本邸呦。所~以,現在提出這個問題還是合時宜的。」
向其詢問是否有燒燬房屋之外的據點時,羅茲瓦爾這樣回答道。
不管怎麼說,梅札斯家族所擁有的宅邸中除了被燒燬的別邸之外應該還有幾座,看來是打算將其中被認為是本邸的地方當作為今後據點。
除了必要的維持管理的相關人員外,沒有其他居住者的本邸。
總之,將迎接大家入駐那處宅邸的準備工作做好,再向那邊的據點轉移。
這個問題就到這裡了,燒燬的宅邸自然是無法入住了,取而代之的是要在哪裡生活呢。
「這也請~放心,絕~對不會有一點疏忽。在離『聖域』不遠的地方,有我──親戚的宅邸。是梅札斯家族的分家。在那裡應該可以受到照顧。雖然這麼多不請自來的客人會讓他們困擾呢~」
雖然有羅茲瓦爾的親戚這個不安的要素,但在場的大家都沒有除了接受這個選項以外更好的選擇了。
作為這樣討論的結果,愛蜜莉雅陣營的主要人物就暫時寄居在羅茲瓦爾遠房親戚的宅邸了,『聖域』和阿拉姆村的村民暫且回到阿拉姆村。『聖域』的住民作為阿拉姆村的村民被邀請進來,而『聖域』就要重新作為另外的村落去稱呼了。
是法蘭黛莉卡幫助『聖域』的住民安慰了目前的局勢,應該坦率地評定她的功勞。
原本,雖說『聖域』的住民們是獸人混種。但與人類相比並沒有太大不同,想要融合也不是那麼難的事情。
雖然不知曉外面的世界,曾經的生活習慣也有差異,但若是心地善良的阿拉姆村村民的話一定不會嫌棄他們並在這些事情上給予幫助吧。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儀容,從此之後也可能會有各種各樣的問題出現。但就算是這種狀況,目前也沒有發生什麼引人注目的問題,可以說是大家竭盡全力的結果。
但願在發生什麼事情之前,把這個顯著的問題解決掉。
────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姐弟的關係改善問題,是在這段平靜安穩的時間內必須要解決的,昴這樣判斷著。

※ ※ ※ ※ ※ ※ ※ ※ ※ ※ ※ ※

「就是這樣,來進行加菲爾與法蘭黛莉卡的改善關係大作戰吧……想要達成這個,有沒有什麼好的想法呢?」
「剛進屋子,開口第一句話就是那樣的玩笑話?妨礙拉姆心中恬靜時間的罪過可是很重的喔,巴魯斯」
帶著冷冷的感情,在椅子上坐著的拉姆瞪著昴說道。
和以前的表情不同,眼瞳中有微微的感情的波動,昴能看出這些是拜長期的交往所賜。昴從她的眼中讀取並斟酌拉姆的感情,現在的拉姆差不多是懷著『不高興』的感情。
「妳,總是用那樣的眼神看著我,和我接觸總是那麼不高興的事嗎?那樣一整天,反感著我不會累嗎?」
「放心吧。只是並不想和面前的人說話,或者說是接觸起來也並沒有什麼益處罷了喲」
「原來如此,那就放心了……等,等一下?!」
看著說出目前他在她心中處於什麼地位的拉姆,昴皺起了眉頭。看著昴那樣的反應,拉姆用鼻子輕輕地哼了一聲,合上了手上的書。
然後她離開了座位,想將自己剛剛坐的座位讓給站在昴身邊的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大人,請坐」
「謝謝。但沒有關係的。因為總是坐著也會累,我也馬上就要出去了」
「這樣啊。還請您不要客氣」
「都沒邀請我坐下。真的是不客氣呀,姐姐大人」
看著拉姆坐回剛剛用于謙讓的椅子,昴縮了縮肩。但昴察覺到。當剛剛話說到某一部分時,拉姆的眉根稍稍動了一下。
讓拉姆有如此反應的恐怕是,『姐姐大人』這個詞。
「雷姆小姐的情況,看起來還是沒有什麼變化呢。」
「……是。今天也非常安靜地,像不知是否還活著的樣子沉睡著」
面對著愛蜜莉雅擔心的聲音,拉姆用越來越微弱的聲音勉勉強強回答道。
兩人的視線前方,拉姆座位緊緊靠著的床上,有一位正在沉睡的少女。
青色的短髮,與守在一旁看著她睡顏的拉姆擁有相同的容貌。穿著青色的薄睡衣,蓋著毛毯,大概只有胸部比拉姆大這一點不同了吧。
不用說就知道,一直在沉睡著的少女的名字是雷姆。
從羅茲瓦爾宅邸的燒燬,直到據點的移動,少女一直都在沉睡。要是無法去除作為那個的原因,恐怕像這樣要一直沉睡著。
而且────,
「還是無法承認嗎?」
「已經說過了吧?由於曾經我們之間沒有語言交流,要讓拉姆把腦袋中的一切事情都達到理解程度有點欠考慮了。……但要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否定的話,目前的情況的說服力已經很強了,做不到完全否定呀」
回答時的拉姆粉紅色的眼瞳中浮現出複雜的感情,昴抿了抿嘴唇。
若能從知曉她們以前姐妹關係的昴角度來看的話,拉姆注視著正在沉睡的雷姆時的的表情,一定是極度的悲傷吧。姐姐溺愛著妹妹,妹妹也敬愛著姐姐。
雷姆與拉姆之間的姐妹關係,明明就是那麼美好的家庭關係。
雷姆一直在沉睡,而在拉姆的記憶中那個自己深愛著的妹妹的名字和記憶都不存在了。
雖然可以預想的到有可能變成目前的狀態,但昴的心裡還是湧出了劇烈的沉悶的感情。
但僅僅這樣────,
「儘管有著複雜的感情,但每天,都會過來探訪啊」
「……到底是為什麼呢。說真的,對於拉姆來說拉姆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這麼做。只是,不知為何在這個有著拉姆妹妹的名字的孩子身旁待著的時候會感到安心。……不,但同時也有不安的心情」
「不安的心情?」
「因為看著和自己相同的容貌……雖然這麼說也有一點點不同。但注視著這孩子的睡顏,總感覺胸中有什麼不平靜的東西啊。好像在追逐著一團抓不住的霧那樣,但卻又絕對觸及不到的那種感覺」
看著將手輕輕放在自己胸前的拉姆,昴稍稍停止了呼吸。
被吞掉記憶的雷姆,在這個除了昴誰也不記得她的世界────就算在這樣的環境中,作為唯一親人的拉姆的心中還依舊殘存著已變為薄霧一般的她的存在。
對於拉姆自身來說,或許她也並不知道為什麼心中那個如同薄霧一樣的名字還存在著。但若是那是叫做雷姆的少女敬愛的姐姐殘留的東西的話,便是十分足夠的線索。
「和雷姆之間的往事,雷姆的性格什麼的,能說出什麼就說出來吧?」
「────還是不要這麼做比較好吧」
看著提議要幫助她取回記憶的昴,拉姆搖了搖頭回應到。
昴皺了皺眉頭,拉姆像沉思一樣將手放在了唇間,
「這種,觸及不到的空虛感。拉姆心中,這個孩子存在的場所就像空洞穴一樣。如果假設是這樣的話,那個空洞穴一樣的地方不管注入什麼都一定會灑出來。現實中即便是拉姆的妹妹……明明靠眼睛來看什麼的最容易理解的條件都擺在眼前了,卻還是一點現實感都沒有。雖然每天都會像這樣來看望她,但在將要離開的時候……好像就連懷著的這種來看望她的心情都會消失的感覺」
「……那就是,叫做魔女教的『暴食』的詛咒的東西嗎?」
至此為止一直守在旁邊沉默著的,仔細聽著他們對話的愛蜜莉雅帶著一副沒有漏掉重點的表情插入了談話。在抬起頭的拉姆面前,愛蜜莉雅帶著少見的憤怒的表情豎起了眉毛。
「吃『名字』和『記憶』這種東西……對於魔女教最初的好印象什麼的已經沒有了,一定要聲討他們才行」
「……魔女教」
面對拉姆這份感想,愛蜜莉雅也迷上了眼睛輕輕的嘟囔著這個單詞。
另一方面,昴對於拉姆的這番推測感到驚訝的同時也對魔女教這種毒辣的手段感到束手無策。
對於雷姆的事情清清楚楚記得的昴並沒有什麼確實的感覺,但對於拉姆和愛蜜莉雅等人來說雷姆的存在並不是從記憶中『消失』。而是『一直在持續消失』。像沙漏中的沙子不停地落下那樣,這種情況仍在一刻不停地持續著。
「目前來看,不把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斬斷就沒有其他辦法了啊……」
昴越是提及有關雷姆的回憶,落下的沙子就會越來越多。或許就連昴自己,也有可能在從口中說出相關記憶的同時就會失去這份記憶。
拉姆所牽掛的,從這個世界消失的雷姆的事情────或許還是存在的。
「愛蜜莉雅大人,好像對於魔女教的事情有什麼想法呢」
咬著嘴唇的昴的身旁,拉姆正抬頭看著愛蜜莉雅。正被粉紅色的眼睛注視著的愛蜜莉帶著固執的側臉,慢慢的收起了下巴。
「至今為止,我已經對『魔女』的事情考慮了很多很多。因為和魔女有相似的地方,我也被說了很多的壞話……但是,關於魔女教的事情」
「────」
「由於我自己的任性,也想忘掉關於魔女教的事情。但是,我的回憶起中的『那個』,與現在的『那個』無論如何也不能放在一起考慮。從那時起發生了什麼,為什麼那時會發生那樣的事情……我發自內心的想知道那些事情」
「愛蜜莉雅碳,雖然不想說那樣的話……魔女教那些人可不是能面對面好好交談的人吧?那樣做的話大概,事情反倒會變得更糟糕」
並不是想駁回愛蜜莉雅的想法,但對此什麼都不說也不合適。
昴所知道的魔女教從頭到腳,全是由狂信者所打造的充滿惡意的肉塊。愛蜜莉雅所說的『那個』的過去,他並不知道究竟是什麼。但是,在如今的魔女教存在著『那個』是不容置疑的。
「謝謝你擔心我。」
對於昴的憂慮,愛蜜莉雅微微笑著搖了搖頭。
「沒關係的,因為我也知道。我記憶中的事情也好,在一起的人們也好……已經都是一百年之前的事了。現在還活著的人應該已經沒有了。對於人來說,一百年的時間實在是太長了。所以,我也並不再想著能夠相見什麼的了」
「但是,還是想知道結果怎麼樣了……是吧?」
「對不起,雖然這麼說有些任性了。但是在我心中,對於我個人來說,不知道那些事情是絕對不行的。因為在那裡發生的事情也,在那裡有什麼樣的思念也……修斯,媽媽曾經是怎麼樣的心情呢,看到過那些情景的只有我」
在心裡描繪著那兩人的事情,愛蜜莉雅眼中浮現出寂寞的神情,但是嘴角卻刻著溫柔的微笑。
母親的名字與修斯。這兩人是對於愛蜜莉雅重要的記憶,也是與同現在完全不一樣的,曾經的魔女教相聯繫的記憶嗎。
「真是複雜的心情啊,修斯先生……」
僅僅在口中嘟囔著,昴對著連容貌都不知道的對手發出了充滿牢騷的歎息。
愛蜜莉雅懷著親密又悲傷的感情叫出的那個名字,昴對此抱有的複雜心情。魔女教若是以前改變使修斯入教的方針的話,愛蜜莉雅或許也不會被置於如此的困境之中了。
不管怎樣,修斯作為愛蜜莉雅的夥伴立場,的確從開始到最後無時無刻不在她身邊給予了幫助。關於這,昴心中卻稍稍有了一些自私的嫉妒。
「────但是,拉姆卻沒有像愛蜜莉雅大人那樣優秀的能夠鼓舞起來的自信」
那是不改變平靜的同時,寒冷徹骨的充滿敵意的聲音。
昴無意識的摒住了呼吸,看著正在坐著注視著雷姆的拉姆。她處於沒有表情的狀態中,但眼中劇烈閃爍著可以看到的紅色的瞳光,
「不管魔女教怎麼樣和拉姆都沒有關係。拉姆想詢問愛蜜莉雅大人是否打算討伐魔女教的話,就不會說出想法了。但若是不打算討伐魔女教的話,請記得拉姆的復仇和其他事情是兩碼事」
「拉姆……」
「魔女教,暴食什麼的拉姆並不知道,但拉姆對於受到的恩情以及仇恨都一定會予以奉還。對於那些在人的心中挖出空穴的卑鄙的人,把他們撕碎都不夠!」
怒氣與鬼氣從全身溢出,原本小而精緻的拉姆的身軀看起來也變得模糊了。
就好像是僅僅在那裡站著就有著壓倒性存在感的巨人一樣────那就是,叫做『鬼』的存在。
「對於使拉姆記憶殘缺的『暴食』,拉姆要讓他們惶恐著被撕碎而死」
這是比決意更甚的,死亡宣判。
被宣告的對手並不在現場,拉姆就連聲音也裝作平靜的樣子。但就算這樣,那也是沒有一絲動搖的死亡宣判────給人一種像後背有冰柱插入的感覺,昴此時甚至連是否可以出聲都會感到猶豫。
「────」
這句話之後,屋子裡變得寂靜無聲。
身體動都不能動,根本無法打破這種緊繃的氣氛。最後打破這種緊張感的,不是別人,正是製造出這種緊張感的拉姆本人。
「真是說了不像話的話啊……」
隨著大家吐出了一口氣,那種緊張的氣氛一下子消失了。昴放鬆地垂下了肩膀的同時說道,
「不是這樣的,這並不是不像話。我所知道的拉姆,是為了妹妹的確也會做出那樣的粗魯行為的姐姐啊」
「……是這樣啊」
拉姆這樣危險的措辭,一定就是純粹的為了雷姆著想才說出的。昴對那部分這樣評價道,想緩解一下拉姆目前的心情。
而且,在不能原諒『暴食』這個觀點上和昴是一致的。若是能做到的話,昴甚至想連拉姆都不謙讓,要親自砍下暴食的頭顱。
殺掉某人的感覺────在與貝特魯吉烏斯的不顧一切的戰鬥後,昴殘留的這種感覺已經不剩多少了。在緊要關頭對於奪去生命的躊躇可能會讓昴拖大家的後腿。
即便如此,也難以原諒『暴食』,昴已經有了救出雷姆的那份覺悟。
「……稍稍有些偏離主題了啊」
撓著頭,昴沒將剛才考慮的那些陰暗的想法寫在臉上。
拉姆意味深長的看著自己,愛蜜莉雅也擔憂地看著自己,昴向她們回以微笑。
「話說回來。因為來打擾了這樣悠閒地享受閒暇的拉姆,所以拉姆也應該相應的提出一些條件呦」
「為什麼妳像是旁若無人一樣,而且還是那種給人很大壓力的說法。而且一開始,和妳相同立場的被作為客人對待的法蘭黛莉卡什麼都沒說就去幫助宅邸的工作了」
「拉姆的身體可是負傷了。而且,雖然法蘭黛莉卡被作為客人對待,但在工作時的她反而不會察言觀色。……即便加菲爾在旁邊的話她也依然做不到,這樣在柯林特先生那裡一定會惹麻煩的。」
「柯林特先生那裡?」
拉姆很厭惡的樣子說出的這個名字,是正在昴他們感到非常麻煩的梅札斯分家侍奉的管家的名字。
長臉的美男子,是一個帶著『優雅的男子』氛圍的可怕的人物。有和尤里烏斯相近的感覺,但不同的是尤里烏斯是一個舉止鄭重並且對他人帶有關懷的傢伙。
正因為如此,對昴來說很不可思議的是,拉姆對柯林特並沒有什麼好感,。話雖如此,也有可能是拉姆對待除了羅茲瓦爾之外的人都是同一種方式的原因。
「法蘭黛莉卡與柯林特之間的相性不好之處從他們本人處問得就好了。比起這個,拉姆想繼續讀書,請盡快把重要的事說完」
「不好意思,一直都在長時間的沉默。最開始以為昴會說這件事的,關於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之間的事情……」
對著有些尊大的拉姆,愛蜜莉雅馬上照顧到情況並將話題修正了回來。
對於加菲爾與法蘭黛莉卡之間尷尬的關係該如何去做,雖說事先做好計劃比較好,但關於到其中重要的部分卻好像突然撞上了礁石。
換句話說,關於致力於如何修復姐弟關係這個課題,昴和愛蜜莉雅的經驗還是太少了。
昴是公認的獨生子,愛蜜莉雅也一樣。
由於彼此都沒有兄弟姐妹的原因,與對親子關係不同的血緣聯繫的回答有些感到為難。而且作為他們兩人,就算對於那原來的親子關係就已經存在了隔閡,也都曾經對此放棄了。
正由於這樣,為了求得答案而在宅邸中走來走去,當然也就向暫且還在宅邸的拉姆尋求幫助。
不管怎麼說,她們是昴身邊最近的一對姐妹。就現況來說,雖然她們兩人的關係除了昴以外的人都不記得了,但想到即使這樣她們作為姐妹以前也有著良好的關係,所以期待著能在拉姆這裡得到一些有益的建議。
而且不管怎麼說,拉姆與作為當事者的加菲爾和法蘭黛莉卡從小就認識。若是不知道這個軼事的話,昴和愛蜜莉雅可能永遠都無法思考出來姐弟兩人之間十年的鴻溝該如何清理。
將含著諸多期待的眼神投向拉姆的同時,愛蜜莉雅的嘴唇停止了活動。
僵直的愛蜜莉雅扭了下腦袋,好像看到了什麼東西一樣,昴追著愛蜜莉雅的視線一看過去,嘴唇也和她一樣停止了活動。
「……什麼?」
接受到兩人目光的拉姆,極其居心叵測地瞇了瞇眼睛。
昴和愛蜜莉雅的注視處────拉姆的手中,有一本書。
一本叫做『如何縮短與弟弟妹妹的距離』的書,一本從書名就能清清楚楚地明白是有關什麼的書。
────大概,好像與兄弟姐妹之間的關係難以估測的不止法蘭黛莉卡和加菲爾他們兩人啊。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7872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9 篇留言

jimmygogo

12-07 21:18


勤勉!!

12-07 21:18

夜色咖啡

12-07 22:14

亞空
各種勤勉啊
寵愛的信徒們啊!

12-07 22:37

Tinmay
大大勤勉啊!

12-07 23:07

異域(三玖控模式)

12-07 23:33

迷糊獺獺
感謝版大。

12-07 23:53

屁股榨甘蔗
終於追到最新進度了阿!感謝版大的勤勉阿!

12-08 00:30

嵐亭緣
勤勉~

12-08 00:47

我吶兒強
我蠻好奇昴知不知道休斯和貝特魯吉烏斯是不是同一人,還有艾蜜莉雅知不知道休斯死在昴手下

12-08 11:04

小觸尼
正想說昴對修斯這名字為什麼完全沒反應…

12-08 13:33

西瓜牛奶
是同一人,只是不同的稱呼方法,昴不知道修斯就是怠惰,EMT也不知道是昴殺了怠惰

12-08 18:46

旺旺雪餅
如此的勤勉您是傲慢吧

12-08 21:18


"看來是打算將其中被認為是本邸的地方'是'作為今後據點。"...是'視'嗎?還是多一字?
"是法蘭黛莉卡幫助『聖域』的住民安慰了目前的局勢,"...理解不能...是聖域的住民對目前的局勢(指入住阿拉姆村)感到安慰,還是?
"不知為何在這個有著拉姆妹妹的名字的孩子身旁'呆'著的時候會感到安心。"...是'待'嗎?
"愛蜜莉雅也'迷'上了眼睛輕輕的嘟囔著這個單詞"...是'瞇'嗎?

拉姆是看到昴跟愛蜜莉雅的行動猜出來嗎....真是腹黑...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真是~~久違的怠惰啊啊啊啊>_<)

12-08 21:56

MilieMie
大概只有胸部比拉姆大這一點不同了吧。 wwww

12-09 16:16

墨墨墨鏡啊啊
拉姆也同樣身陷在煩惱裡ww

12-09 18:21

Safe
話說486不是不識字? 怎麼突然看得懂書名

12-10 09:23

淋しくて
看得懂イ文字12-10 10:33
小髮724
所以怠惰活了一百年~換身體換的真勤勉啊(?

12-28 23:44

史小孩
怠惰好像一直沒換身體阿,是遇到昴才有換,說坦白的..光騎士團的遇到怠惰就死傷很慘了,尤里沒昴的協助也未必能贏

02-09 10:2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 蛇足 『再臨』... 後一篇:番外編 ② 『年幼的靈魂...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hove1597fb
FB來互讚 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0026596988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0:0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