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 78

作者:陸坡│2016-12-06 03:31:31│贊助:22│人氣:3159
三連,現在時間是這大部隊用餐過後洗澡時間。三連連長曹忠義與士官長高長雄回歸後,又再度從皓達輔導長手中接下,營區大小攤子,因為三連澡堂只有一間,而在這的四個連隊都要洗澡,最後由四個連長協調,把每個連隊分兩批時段使用,然後志願役軍官、士官統一用三連輔導長房間的洗澡間。在澡堂鬧哄哄時,張梁寬還是穿著軍服,身上的傷還沒痊癒,也不管等等就是下批連隊洗澡時間,一個人被分派離三連彈藥庫有段距離的張梁寬,拿起根菸點了火就在房子後方抽起來。

「喔,看不出來你也抽內欸。」

「蛙人也可以抽菸?」

「哈哈,大家都馬休假偷偷抽然後配阿比。」

朝張梁寬走來的是那位前海龍蛙兵康比絡,口中老早叼了根菸,朝他走來。張梁寬聳了聳肩,蹲下將背靠在牆上,看了康比絡說:「很久沒抽,今天突然想來一根。」

「哈,我也是。心情不知道怎麼的就是靜不下來。」康比絡笑著說,呼出一口煙,也蹲在張梁寬身邊說:「你在擔心你妹妹吧?孫學長他們…不知道怎麼樣?但是我相信事情馬上就可以順利解決!」

「你好像很喜歡孫營長嘛。還叫他學長。」張梁寬問。

「孫學長是他允許我叫的,說喜歡也是我真的很崇拜他。在那時候我剛加入志願役,在原先的連隊的長官起衝突,被連隊上的人集體霸凌。那時候沒人聽我解釋原因,最後快被退時,是孫學長把我撿去他的連隊上。」

「這算是好事嗎?」張梁寬疑惑。

「嘿嘿,雖然孫學長很兇,而且罵起人來不嘴軟。但他絕對不會貶低人。跟那些把我當傻子、番仔的人不一樣。有問題的事情一定會解決,所以我會繼續跟隨孫學長。」

「有目標真是好事。」張梁寬熄掉菸,起身。

「欸?你不再來一根?」康比絡問掏出菸。

「不了。在不洗澡就來不及。」張梁寬揮揮手,急急忙忙的離開。

「喔…喔。」怪了,他不是志願役士官可以去輔導長的寢室洗澡嗎。康比絡不解,但還是繼續低頭哈他的菸,過了不久突然一個龐大的黑影出現在他面前,等康比絡抬起頭時已經來不及了,只見三連的黑雄士官長露出不懷好意的笑容,折了手骨,對康比絡說:「挺放鬆的嗎?康排。你不知道抽菸要去抽菸區嗎。」

「欸……」靠!康比絡這下知道張梁寬走的匆忙的意思了。康比絡就這樣被黑雄士官長拎起,手上的菸掉在鞋子彈開,菸灰就這樣抹在陸軍靴頭上。

不同於三連,一連這邊會客室的現況可不好。紅衣女鬼的身體跟馬修先生的機器合為一體,現在螢幕上到處都是女鬼的臉孔。一堆如同自己手臂大小的管線在會客室裡飛舞。一掃過去會客室的桌椅雜物全被掃飛。

「啊啊啊啊啊!」附在馬修先生身上的女記者余芯琳抱著頭邊跑邊大叫,那種特殊的叫法加上馬修先生低沉的嗓音,實在讓一旁的張翰祥很難受,不得不叫余芯琳別在鬼吼鬼叫。

「有什麼辦法嘛!很可怕啊。」

余芯琳生氣的回話,這一個動作加口氣又讓張翰祥不舒服,不悅的說:「不要給我用這種發毛的方式說話。」鬥嘴的兩個人,突然一起像後看,和腰一樣粗的一大捆纜線,就在他們上頭,準備把他們壓垮,余芯琳一個傻住,張翰祥一腳就把他往旁邊踹。纜線一大把往下墜,把會客室的地板打出頗大的裂縫。兩人千鈞一髮的躲過。但張翰祥的頭盔被掃了一下,頭盔眼睛左半邊的畫面變得無法正常顯示。

「你們兩個都快退到外頭去!」唯一能跟惡靈對抗的張柔瑜說。

張翰祥看了看門外,一堆粗細大小不同的纜線正慢慢的打窗和房間大門給堵住,看來女鬼想把們困在會客室裡頭。「好痛喔!」余芯琳爬了起來,往一旁看許多纜線像蛇一樣往他逼近,她又嚇的尖叫。

「吵死了,有空叫還不快逃!」張翰祥不耐煩的吼到。

「逃?逃去哪裡啊?」余芯琳左顧右盼,看見纜線正在封住門窗。張翰祥嘖了一聲,拉住余芯琳的手說:「所以我才說女人麻煩,做事拖拖拉拉的。」邊抱怨邊拉著余芯琳到處閃躲,那些不時朝他們飛來的纜線。兩人好不容易跑到門口,張翰祥一把就把余芯琳從大門縫中給推出去,說:「你快去求援!那女高中生雖然利害,但畢竟是孩子不知道可以撐多久。」

「好、好!」余芯琳快速的點頭,往自己身上口袋掏,馬修先生口袋裡卻沒有任何有用的東西,讓余芯琳急的抓狂喊到:「要死了,這男的口袋怎麼連台手機或打電話的零錢也沒有!啊啊!不管了!」余芯琳看向青土山大門,也不管什麼就往外衝。

聽他們說人都跑到三連,三連應該有救兵。余芯琳這樣想著,突然間……

咻!

咻的一聲,余芯琳感受到有東西從她身邊岔過。她腳步停了下來,感覺一陣奇妙。轉頭看去,兩個半透的人影,一男一女,背對著她。看著那會客室。這兩個…是誰?余芯琳愣一下,看著這對男女的背影。之後這兩個半透明的人竟然就往會客室前跑消失在門前。

張柔瑜念了一段經文,腳一劃,劃過一個朝她而來的纜線。纜線像是分解一般消失了。她喘著氣,果然沒有道具輔助,驅魔這件差事變得很吃力。雖然這次也不是她第一次實戰,在通過驅魔師檢定之前,張柔瑜早就有些許經驗,但目前的狀況,可能比她那些經驗都來的大條。

「欸,小心後面!」一個聲音,讓張柔瑜起了戒心,果然一根纜線正偷偷摸摸的想纏住她的腳踝。那聲音的主人踩住纜線,讓張柔瑜可以移走雙腳。張柔瑜看著這人,沒好氣的說:「你怎麼沒有出去!」

「怎麼,留一個小女孩在裡面孤軍奮鬥,自己逃走?我可沒弱成這樣。」張翰祥說著腳用力一扭,將那細小的纜繩扭斷。他看見一堆纜線纏住了桌椅,將那些都物品都壓得粉碎,就說:「現在有什麼好法子嗎,小法師。」

「驅魔師。」張柔瑜糾正的說。指了指那些有著女鬼面孔的顯像螢幕說:「我們得找出那紅衣女鬼的本體藏在哪台電視機中,然後我將她驅除掉。」

張翰祥聽了,轉頭看了那大大小小的顯像器,皺眉說:「從這裡面找?」

「不然也沒別的方法。」

張柔瑜說,拉著張翰祥有閃過一個企圖繞住他們頸部的電纜線。兩人壓低身子,張翰祥看見身旁一台飛出來的影像機,上面有著女鬼的頭像,直盯著他們。一腳踢去把螢幕打碎。嫌惡的說:「這臉看了就討厭,跟她無緣無仇幹啥一直追殺人。」

「那應該已經跟她本身的一是沒有關係。在這世界上很多幽體或靈體都是抱著遺憾跟怨恨死去。遺憾的靈魂好處理,但現在種已經被憤怒沖昏頭的怨靈是很棘手的。但我不懂為什麼她會有那麼強大力量?小心!」一堆電子儀器朝張柔瑜和張翰祥兩人飛來,兩人壓低身子快速往旁跑,張翰祥沿途看見一台電視機又踹上一腳,把它螢幕擊得粉碎。

「你要怎麼判斷那女鬼在哪台機器裡?」張翰祥問,抓住一條朝他飛來的纜線。

「不知道。這女鬼會在儀器內部移動。但這些營幕都是串聯的,只要毀掉越多台,就越可以縮小女鬼移動的範圍。」說完,張柔瑜手一摸把張翰祥抓住的纜線燃燒殆盡。張翰祥覺得燙,趕緊鬆手,甩甩手表示:「總之,把那些螢幕都毀掉就對了吧!」

「可以這樣說。」張柔瑜回答道,雙腳一跳躍過一條企圖絆倒自己纜線,狠狠的踩在一片螢幕上頭,把女鬼的臉踩花。一旁的張翰祥撿起一旁壞掉的板凳卯起來亂砸,眼看周遭的螢幕都被砸爛,兩人不約而同的往會客室裡頭看,僅剩下最裡面那十部大型螢幕。張翰祥奮力將手上的板凳一扔,擊中一台,剩下九部。

「嘿。看來那女鬼沒地方逃。」張翰祥說。話剛說完,沒注意小腿上的一條纜線,纜線一緊,張翰祥立馬整個人被往裡頭拖。

幹!大意了!張翰祥被纏住的纜線拖行,其他纜線也蜂擁而上,想將他整個人給纏住。張柔瑜眼看不妙,衝上前去,嘴裡唸唸有詞,把想要纏上張翰祥脖子的幾條纜線給燒盡,卻沒注意到自己大腿也被條線纏住,人被拉了過去,張翰祥眼看不行,把頭上被纏住的頭盔一脫,全身手套裝備也都脫掉,一手將張柔瑜的手握緊。張柔瑜看見張翰祥身後,一條條纜線將他身體綑住,趕緊說:「快放手!我可以解決!」

「放你媽的手!你如果被拖走誰來除靈!啊啊。」

張翰祥用盡力氣,把纜線拖來,單手將繞住張柔瑜大腿的纜線扯開,張柔瑜一拖神,也不管保留法力了,一個使勁把困住張翰祥的纜線全燒了。硬拖著到處是青紫色勒痕的張翰祥往前跑。後面一整個纜線大軍襲來,還可以聽到螢幕女鬼的笑聲。就在張柔瑜轉身打算做最後一線抵抗之時。一個黑影一推,就把全部的纜線的擊退!

在張翰祥和張柔瑜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情況下,後頭另一個黑影立刻跟上。將擊退的纜線全部都燒毀,張柔瑜隱約聽見這兩個人唸的也是跟自己一樣的讚美跟驅魔經文。仔細一看,這兩個半透明的黑影是一對男女,穿著黑色西裝跟辦公裙裝,張柔瑜這才意識到這熟悉的背影,驚訝的喊到。

「爸?媽?」

「果然修鍊還是不足,雖然妳有大好的資質,柔瑜。但實戰和判斷的缺乏還是不夠,妳應該多跟哥哥還有一些前輩指教才是。」張柔瑜的父親張睿光,說手拉了拉身上的領帶。

「柔瑜才高中,而且這女鬼的力量來頭明顯就不小,你這樣說柔瑜說不過去。本來訓練就該一點一滴的養成,柔瑜已經很有才華,現在需要的是慢慢累積經驗。」柔瑜的母親王芊惠說,推了臉上的眼鏡。

四周纜線群聚,朝會客室中間的四人襲來。張睿光一躍只是輕輕的碰觸四周的纜線,捆成一團的纜線順間解體。後方的王芊惠兩眼淚汪汪,手做祈禱姿勢,兩行淚滑落下來,手擦拭淚水不知為何就凝結成珠,潤飾在手指,一抹諸多分解的纜線,轉眼都化成灰燼。張柔瑜驚訝到,這就是自己和父母的…不!是和現任驅魔師的差距嗎?

螢幕裡的女鬼,見到纜線都被這兩個驅魔師給燒毀,九張憤怒的面孔怒瞪向張睿光和王芊惠夫妻。夫妻倆不以為然,看著自己半透明的身子,跟巨大的電子儀器螢幕。張睿光說:「果然…能力不足。」

「雖然有苗家兩佬和那外國和尚的支援,暫時讓幽體脫身。可是能力卻弱上很多。身子也沒辦法隨心所欲移動。看來那女鬼的本體就藏在最上頭那台螢幕裡。」王芊惠也同意自己老公的看法。

「這樣下去可沒辦法,把這女鬼驅除。只能用封印的嗎?」張睿光整理了自己的領帶。透明的身子轉頭看向一旁自己的女兒張柔瑜,還有另外的張翰祥。轉頭示意自己的太太王芊惠,王芊惠知道意思也點了頭,張睿光便對自己女兒說:「柔瑜…你等等就衝上去把那鬼封印住。」

「恩?爸媽可是…」張柔瑜聽見爸爸的話有點疑惑。

「剩下的我和你爸會支援你,你不用擔心。柔瑜。」張柔瑜的母親也說。

張柔瑜沉默了一下,唅緊嘴唇,認真的點了頭說嗯。但身子才剛跑起來,就感覺到大腿的陣痛,停住。張柔瑜呻吟了一聲,看了大腿,才發現剛剛被纜線綑住的地方已經發紫發黑一圈瘀青傷痕。但是不趕快結束,只怕等爸媽幽體消失,自己就無力對附。

咬緊牙,想撐下去,這時兩支厚大的手腕一把就把張柔瑜給抗起來,背在自己背上,張柔瑜驚訝的叫了聲,卻發現自己雙手摸到兩塊厚實的胸肌。張翰祥背起張柔瑜,張柔瑜很意外渾身是傷的張翰祥竟然還可以背起他一個女孩。張柔瑜抓住她的兩腳說:「妳不能跑,對吧?」

「恩…恩,我的腳…」

「那我就幫妳跑這趟。別誤會,我可不想在這陪一個女鬼。在上面是吧,害我找那麼久,快點結束,我還得去上頭找孫震。」張翰祥對著張柔瑜說,張柔瑜看著這背影,感覺臉有點微醺。自己真是,本來覺得黃郁祐挺可愛的,但是這個叫張翰祥的大叔,看不鬼也不知道怎麼除靈,但現在卻讓她從心裡感覺帥氣。

「準備……走!」

張翰祥喊,腳就大步跑去,而一群電纜線四面八方也朝他衝來!不止電纜繩還有許多晶片、碎片、螺絲釘,全往他們衝來,張柔瑜看了雖然心有點怕,但想到後方父母坐鎮,自己既然要接下一任的位置,可不能太難看。果然王芊惠和張睿光跟了上來,兩人默契絕佳,一瞬的時間,就把全部四面八方的雜物給推離張翰祥和張柔瑜旁邊。張翰祥爬著那堆疊的電器,抬起頭來看著最高的位置那台顯示螢幕,一個使力跳,對張柔瑜喊到:「趁現在!」

張柔瑜一聽見,腳蹬了一下上去,直接面對電視裡女鬼的臉,做出驅魔姿勢。這時被張柔瑜父母牽制的纜線,突飛出一條漏網之魚。糟糕!張睿光餘光瞄到,但來不及,那纜線已經伸出去,正準備勾到張柔瑜腳踝時候…

「欸,摸女高中生大腿可是犯罪喔。」張翰祥笑說,剛剛一躍送張柔瑜上到最高層的他,跌在地上,手抓住了那條纜線的尾巴,夾在腋下,手用力扯緊。

「奉上帝之名…將汙穢之物封印!」張柔瑜一喊,手貼住顯示出女鬼的螢幕,就見四周的纜線和鼓動的儀器,像是斷了絃的布娃娃般,全都攤了下來。伴隨著一股刺耳的尖叫聲,螢幕出現裂痕,整部碎裂。張柔瑜一躍而下,手拿著封印住女鬼的東西。竟然只是一個小小段的電線。而四周只剩下被毀到全殘的青土山會客室。張柔瑜喘了好幾口氣,轉身也不管腳疼就往張翰祥的地方跑,張翰祥躺在地上,看著上氣不接下氣的張柔瑜,笑著問:「幹的不錯嘛,小魔女。」

「誰是小魔女,你這歐吉桑。」張柔瑜面帶微笑的回嘴。

「快了快了,我在幾年就要四十了。你這畫傷不了我。」

張柔瑜伸出手幫渾身是傷張翰祥站起來。看著眼前自己的父母。父親張睿光透明的身子看不出表情,而張柔瑜聽見自己的爸爸對她說:「雖然還有很多地方不成熟,但最後也算表現可缺可點。但比起你哥,似乎有點美中不足。」

「這點我跟你父親也是同樣看法。你哥哥可是比你謹慎許多。」

張柔瑜的母親也附和。張柔瑜一聽大喜,隨後接著就說:「那麼媽、爸,能不能讓哥可以……」

「柔瑜,你哥不可能做當家的位置。雖然他很努力。但是有時候資質就是如此,我知道這對你哥哥很殘酷,但是這種現實一定也得接受。你爸也是因為上一代大家長臨時去世,所以才接下這位置的。也受到很多批評聲浪,所以才得跟個宗教派系和總部打好關係。」張柔瑜的母親說。

「可是…」張柔瑜還想多說什麼,但卻被父親張睿光制止,只說了句:「有什麼事回家再談吧,跟爸爸我還有你媽媽,順便也把你哥找來。我們應該已經很久沒有聚在一起好好談談事情了。」說完張睿光和王芊惠便自顧自的消失了,消失前還瞪了張翰祥一眼。父母倆消失,讓張柔瑜心情放鬆下來,果然要改變父母的想法的確還需要很長一段時間。

「你們沒事吧!」暴動平息,衝進來的是女記者余芯琳,一腳踩到張翰祥的腳,疼的張翰祥怒說:「啊啊,你這傢伙一定是故意的!竟然踩英雄的腳!」

「不要再念!我把急救箱拿來了。」余芯琳拿了急救箱,將裡頭的東西全倒出來卻發現許多藥品都過期不然就是東缺西缺,只剩紗布、優點、繃帶還是完整的就說:「這是什麼急救箱啊!」

「檢查用急救箱,你以為裡面東西真能派上用場嘛。」張翰祥很理所當然回答。

「不管先上藥!欸不要亂動!痛就要忍耐,你不是男人嗎!」張翰祥不配合上藥,讓余芯琳很惱。這時張柔瑜慢慢的走來蹲下,拿起棉花沾起優點,輕輕抬起張翰祥的手,臉微微的紅暈對他說:「別亂動,會有點痛喔。」

「咦?」張翰祥看到張柔瑜這般舉動和表情,臉也忍不住紅了。等等!對方現在是女高中生吧,也就是這女生目前未成年,如果自己不安分一點的話,張翰祥想起剛剛張柔瑜父親瞪他的表情,還有輕易就擊退飛舞的纜線,馬上就知道,自己如果輕忽可能就有生命危險。

聽到外頭風吹動樹葉的沙沙聲,讓張翰祥轉念一想。孫震跟那傳令黃郁祐,到底在上頭發生什麼事?當張翰祥出會客室後,月亮已經取代太陽,高掛在天空上。月光灑落在中山堂,而此時孫營長不太清楚眼前的狀況,不過一群人把一個人團團圍住,然後對那人拳打腳踢。除了外面煞氣小屁孩大逃殺外,應該只有「霸凌」這個解釋吧。

先不管這群人為啥要穿著舊式軍服,但一群人圍毆一個人就是不對。孫震走上前去要把這群欺負人的人支開,但旁邊卻一個小兵撲來,孫營長往後退一步,結果撲空的小兵就自己掉到台下去,抓抓頭繼續往前走,想都沒想就把兩個踹人的兵抓起來說:「欸欸,打架這樣打,搞什麼東西,幾個人打一個算什麼英雄好漢,有種就單挑啊!」

說完也不等人回應,就把兩個小兵扔一邊去,這時孫震才看到裡頭被打的那個兵的長相,竟然就是消失的鬼學長趙勇斌。趙勇斌縮成一團,表情有點落寞。孫震感覺他的樣子有點奇怪,連忙把他從人群裡拉出來。

「趙勇斌!趙勇斌!」叫了兩聲,趙勇斌沒回話,表情有點失神,孫震翻了三白眼,一個手就往趙勇斌的胸間捏一轉,趙勇斌立刻疼得哇哇大叫,推開孫震喊到:「痛死了!長官你幹嘛!」

「還有感覺,在那裝時麼癡呆?」孫震指著趙勇斌的鼻頭問:「出什麼事?這是哪裡?還有,你那張沒志氣的臉是怎麼回事?」

「不知道啦!」趙勇斌像小孩一樣喊說:「反正我又不是英雄,幹嘛什麼事情都問我,爛哨也我站!屎缺也我去!參加社會運動又怎樣!憑什麼我要被這群連話都不敢說只敢低聲下氣的人歧視!我幹你祖母诶!死人骨頭!」

「你講啥小,咖正經欸。」孫震不懂得朝趙勇斌頭敲下去,疼的趙勇斌把頭低下。趙勇斌眼角含淚,但還是有點不可思議的看像孫震:「你會講台語?」

「罵人的話,誰都會講。」

孫震才剛說,幾個小兵就不知怎麼的朝他衝過來。趙勇斌正要提醒,就看見身上雖然帶傷的孫震,深呼吸一口,一腳回旋,眨眼剛衝來的一個小兵就倒在旁邊,然後二話不說又一手抓住另一個小兵的領口往旁摔。最後一個小兵愣了一下,才剛要後退,孫震就出現在他面前,一把手抓住他的臉,將他往後推倒。

兩個撲上,其中一個被孫震膝蓋一抬,用力的撞擊腹部,跪倒於地。另外一個試圖抱住孫震的,被一個過肩摔,摔在剛跪倒在地的軍人身上。孫震快速壓低身子轉過身,原本打算在身後偷襲他的小兵拳頭揮了空,孫震一腳把他踹到台下。最後頭一歪,一個拳頭從孫震身後冒出,擦過他的臉,孫震一個蹬,身子迴一圈一腳將那軍人掰倒在地。六、七個小兵順間倒地,孫震動動頸子,拉拉手筋,吐口氣。碎唸說:「老愛搞這些小動作。」

趙勇斌傻的站在一邊,這是一陣聲響,趙勇斌轉身,沒想到這轉身剛剛華麗的中山堂已經消失,轉變成如廢墟殘破不堪,但剛剛那群面無表情的軍人全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直直盯著他和孫營長,每個人都樣子都有如腐爛的屍體,趙勇斌錯愕的看回台下自己的朋友陳泯偉,陳泯偉的臉也腐爛見骨。而台上剛剛毆打他的那姓白的志願役也是,每個都行屍走肉一般。

這是怎麼回事?趙勇斌不懂的說:「這些人都變成鬼了?」

「啥變成鬼,這些人本來就長的像殭屍一樣。」孫振聽到趙勇斌說的話回說。

「本來就這樣?」

那剛剛自己看到的是?趙勇斌往後退,上頭電影投影的光還在繼續放送,那歪斜的螢幕還有著畫面,然後不知為何傳來一陣又一陣的軍歌。

革命陣營裡~我們共生死同相依~
經過多少艱苦~多少暴風雨~
看遍地桃李~已經開滿了大地~
我們敬愛您~更懷念您~要向您獻上最敬禮~
我們需要您的愛~我們需要您的鼓勵~……

「嘖,什麼死人歌。」

孫震聽到整個中山堂響起這首軍歌,心情就不爽。而且這聲音如同壞掉的留聲機般,曲調歪七扭八,放出來的旋律和唱的聲音都相當詭異。而原本下頭的那些軍人,不知為何配合的音樂,開是整齊的往台前移動,看起來,來者不善。他看向一旁的趙勇斌,似乎還很困惑,一下面對那麼多非人的東西,讓趙勇斌內心有些害怕和卻步。

哼!沒用的小鬼,留著也沒什麼用,才這點陣仗就卻步。欸孫震,那種兵不能上戰場,留著也沒用…不如…

殺了他吧?

「恩?」孫震腦袋突然閃過這段話,他疑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什麼。但在懷疑之時,那聲音又出現了。這次用更不客氣的聲音說著趙勇斌。反正這人之後也活不長了,一個軍人無法應戰,那就跟廢物沒兩樣。那聲音這樣說,不知道為什麼讓孫震很不爽。但那渾厚的聲音,不停的講著狂妄的發言,還有殺戮跟戰場,孫震感覺自己腦袋裡面一直穿透進來無數個,讓他很火大的發言,他握緊拳頭,往趙勇斌那走去,一個大手用力的朝趙勇斌的背拍一下。

給我閉上你的狗嘴!

「痛!長官…孫營長!」趙勇斌看了孫震看向他,指了指台下成堆向殭屍的東西說:「這堆我來想辦法。你找到出口把我們帶回去,聽到沒?趙勇斌。」

「孫營長,我不知道…」

「我再問一次,把我們帶出去。趙勇斌,回答呢?」孫震狠狠的看了趙勇斌一眼,趙勇斌看見那眼神,額頭冒汗,結結巴巴的回答:「報報告,是、是!長官。」說完趙勇斌還是站在原地,看來是要找也不知道從哪找起。

這只是這宅子的記憶,曾人聲鼎沸,現被人所廢棄於此。人被人拋棄不甘,何況是有著無數人滿坑滿谷的宅子?何不想想你怎麼來的?孫震。老子可很期待,你這毛小子會幹出啥事情來。

「知道就快說!少再那裝模作樣!」孫震一吼。反而嚇到旁的趙勇斌。

「不是說你。」孫震補了句。

我怎麼來,誰知道被那黃郁祐一推,然後跌進那機器的光裡。光?孫震抬頭看向上樓,但這時趙勇斌卻對他喊:「孫營長!」一個士兵衝過來,孫營長立刻就反應過來,但這次趙勇斌反應比他快上許多,一把就把這兵扳倒,將這血肉模糊可見骨的鬼怪給壓制在地。孫震瞧見,淺笑了一下。再次抬起頭,朝著光投射的源頭,是那黃郁祐所在的錄放室。

「趙勇斌,你把上去把那房間理的放電影的機器給我砸掉。」

「呃?孫營長,上樓?怎麼去?」趙勇斌看著台下那滿坑滿谷的軍人,然後孫震抓住他的頭要他往上台上看,一根細長的柱子往上串連到上頭的梁,那梁可以直通樓上那放映室樓梯上頭。看著那只能容納單腳站立,狹長的屋梁。趙勇斌大口的吞下口水,心想:不會吧。

「我會吸引那些傢伙的注意力,你就給我爬到那邊去。了不了解。」

「…………」

「回答呢?」

「報告!了解。」趙勇斌說到,事到如今只好硬著頭皮上了。

在趙勇斌攀上那個柱子後,孫震動動筋骨,折著手發出喀拉的清脆聲。在他看著慢慢往上爬的趙勇斌時,那另人不爽的聲音,還是不斷出現。就在那聲音嘖了一聲,孫震立可轉身一個拳頭,沒想到卻撲了個空。孫震不爽的罵了髒話,對身後那根本非人速度的傢伙講:「老頭,你那位?」

孫震看著眼前這男人,身高一米九多,帥氣臉部和濃眉,下巴還留有短鬍渣,眼睛瞳孔不是台灣人的棕色而是深沉的黑灰色眼珠,有著一雙招風耳,在笑容中充滿無比的自信。這男人的皮膚非長白皙,像極白種人卻又還透著一絲黃韻。有神的眼盯著孫震。看見孫震認真的表情,馬上哈哈大笑起來,似乎對此感到滿意。

真不錯…真不錯,果然!我沒看錯人。這般性格這般狠勁,也不枉費我這一代猛將的名號。從那次那女人無意經過我寺廟,一眼瞧見你,我就知道這小娃未來可有一番作為。不管這狠勁還是氣勢,都太合我胃口,不枉費從過去我就收你當義子一直等待!

這老藩癲在說啥鬼話。孫震完全聽不懂,只見那老頭一陣迅速,孫震連眼都還來不及眨一下,老頭就從他身上拿出了一個東西,那是個附身符。孫震記得這個,這是母親之前說奶奶留給他的東西。老頭盯著孫震瞧,像是在看什麼自己的收藏品一般,對孫震說:每天訓練,不服輸的個性,不畏鬼神,有其對爺爺和家人的不滿,真是太適合當我義弟。

「義弟?老頭子你剛自顧自的說些鬼話,我…」孫震話還沒講完,就聽到一陣馬蹄聲,之前出現在他眼前的那匹赤色的馬,竟然出現在那老頭的身旁。老頭高傲的仰著頭看著孫震,孫震到沒被這氣勢嚇到,繼續把自己的話說完:「我他媽的,你到底是誰!啥義子義弟!我可不記得我認識你這老頭。」

哈哈哈,這麼狂妄真不錯!你這義弟我要定了,孫震。以我奉先之字發誓,非你不要!別人別想得到,而你也別想逃!我要的東西,自今還沒有得不到手的。

男人狠狠的說,頭上鑲著珍珠的金冠與繫在盔甲外頭腰間上的寶石腰帶,揮動身後的戰袍,任由飛翔,雙手交叉著,露出狂妄的笑容,整個人不止高大威猛,還有著一股前所未有的壓迫感。

奉先?孫震聽見皺了眉頭,這般自我感覺良好,又讓人厭惡的個性,還有著一匹赤紅寶馬。這樣的神明,孫震知道的倒是沒有,但要說歷史人物的話只有一個人吻合。俗話說:馬中赤兔,人中…

「呂布?」孫震說。

沒錯!小毛頭。我可是一代戰神呂布,當年要不遭人背叛與女色,老子可不被那軟落無能和奸詐之人所擒,被斬殺。這教訓,讓我深深體會,既然要收個義弟就得交心分享,將自己的才能撥出一些起法他人的才能;將女色徹底掃盡,紅顏禍水,我不能讓我要的東西重到當年的覆轍。所以我費盡心力要把你栽培於我所用的左右之手,與兄弟之情。故,你得好好感謝我這做大哥的那樣慈悲……

放肆!

呂布一行,騎上赤兔馬擋住完全不搭理他孫震的去路。怒說:我這大哥在講話,你這做小弟的卻感膽無視於我這位義兄的存在!成何體統!

「我現在沒空離你!我得辦正事。」

伸展筋骨的孫震一臉無謂的對著戰神呂布說:「我管你呂布還是抹布,老子要離開這鬼地方,我的傳令還在等我過去解決事情,怎麼可以被一直困在這。什麼義兄義弟,那些不重要的小事,等我他媽的解決完青土山的事情再說。」

咯!

孫震斜眼瞄去,一根長矛已架在自己脖子上,呂布操著矛冷冷的對孫震說:

老弟,別敬酒不吃,吃罰酒。

而這時只見孫震,默默的握緊拳頭,回瞪呂布,同樣用低沉冷淡的聲音回話說:「怎麼想幹架嗎?我可沒有要輸。」

噗!哈哈哈哈哈!真不錯、真不錯!好久沒聽到這般讓人血脈熱騰,令人激動的話語。太優秀了,孫震。我不會殺你的,我非得要到你不可。我等了這麼多年不差一點時間。越成熟的果子就越解渴。那麼!義弟,你現在想幹啥事?

「我不是你義弟,要幹啥事跟你無觀,我只是要享受久違……」

發洩的快感。

孫震跳下平台,果然一群人蜂擁而上,爭先恐後的朝他衝來。孫震看了擺出那標準的拳擊姿勢。過去一個禮拜一次的拳擊,以前的自由搏擊、業餘摔角、體能訓練等等運動,都只是孫震為了發洩自己那過多壓抑且須發洩的情緒。而今所有的情緒,將在此以正當防衛的姿態,一次滿足孫震。

在馬背上的呂布看見孫震那一拳和一腿相當過癮,而赤兔馬這時叫了一聲,呂布拍拍馬背說:怎麼你也中意那傢伙對吧?只是小小將他身體能力激發出,就有這般能耐,也不枉費我前期封住他那陰陽眼。要不那女人的人礙事,我這義弟能力可以更強,且不碰女人所囤成的陽剛之氣,連陰間地差都得怕他三分。不、不除此之外這叫孫震的一定還做了什麼,不然這麼飽滿的陽剛氣息。想必連那……

呵呵呵,我真是越來越中意這義弟了!

呂布握緊手中的長矛,長矛不停抖動著。

在上頭的趙勇斌,抖著身子一邊走著這狹小的梁,邊緣只夠容納一隻腳掌的寬度,讓人無法快步前進,這上頭可不低啊,趙勇斌一步不小心翼翼,眼看就快到了那放映室上頭。下方不時可以聽見孫營長的一些聲音,不知為何先前趙勇斌有聽到像是「呂布」這樣讓人摸不著頭緒的話?

而且自己現在做的事也摸不著頭緒。

趙勇斌緩緩的依靠著牆邊,再一步,再一步,最後終於到了放映室上頭,往下跳到平台,有個小門,門沒關好,很明顯可以看見門縫的光一閃一閃。趙勇斌走了進去,裡頭有點黑,才剛看見那台笨重的放映機發出的亮光,自己就立刻被人打了一拳。這拳打在趙勇斌鼻梁上,鼻血幾滴,滴到地上。

趙勇斌摀住鼻子,又再度被打上一拳,這拳大中他手踝,很疼。惱起來的趙勇斌在對方下一拳來時,擦過他臉時抓住對方的手,沒想到卻是一堆軟黏噁心的觸感,但趙勇斌現在氣頭上不管那個,腳伸出去就始盡力氣的猛踹。最後將這噁心的東西往後一推,看像那台放映機。

把它毀掉。想起孫營長的話趙勇斌一腳踢去,沒想到看似老舊的機器卻原封不動,趙勇斌看了先是愣了一下,不信的使盡的踢,踹,打。但這台機器不知怎麼回事卻不為所動。這時剛剛被趙勇斌打倒在地,像殭屍的東西爬了起來,撲向趙勇斌,把它抱住,腐爛的肉與骨頭力氣卻異常大。趙勇斌掙扎,卻難以掙脫開。

「呼…呼…呼…呼…」

差不多了,差不多的能耐也就這樣。即使是有能之人也有極限。

呂布見到動作開始慢下來和遲鈍的孫震說。孫震大口大口喘著氣,雖然已經打倒在地一堆腐肉和散成一地的骨頭,但是四面八方孩是許許多多軍人湧出。彷彿沒完沒了。孫震不知道趙勇斌是否成功進到房間,但目前才得讓這群鬼怪的目光都在他身上,不然如果怪物往放映室靠近,事情會更難辦。

一個軍人撲上來,孫震一個閃躲,但重心不穩差點跌跤。只見那軍人抓住孫震,其他另一個、又一個蜂擁而上,而孫震卻吼了一聲,一併帶著抓住它的那軍人往另外兩者衝撞,將三人一起解決。

寧死不屈啊,呂布看著看,想起自己城池失手的過往,自己原要自盡卻被逮住的羞辱,至今他依然難釋懷。而也許是過去自己貪圖美色、目中無人且有勇無謀
的傳言太過根深地故,導制至今於台灣此地不成器後。呂布深感當時該死的不是那些敵軍將領,應該先把那群亂寫意自己形象者全數殺害才對。

趙勇斌甩不開,反而被對方越抱越緊。沒其他方法的趙勇斌看了眼前的放映機,一股衝力就把抱住他的噁心的鬼怪往放映機撞。一撞下去,放映機立刻就被撞倒了。整個投射出去的光立刻跳掉,而突然整個場面也跳掉。

「疑?」趙勇斌眨眨眼,眼前是一抬壞掉的放映機。剛剛那噁心的怪物,還有外頭穿著軍服的怪物全都不見了。「太好了!」趙勇斌攤在地上,但人卻不知不覺的想睡起來。感覺到一雙溫軟的手,讓他全身可以放鬆。那手的主人溫柔的起身,就某方面祂並不是希望不同時空的人攪和在一起,但這一切可能就是這人的命,注定人生得經過諸多磨練,最後得以圓滿。

而那人只是輕輕柔柔推開門往門外探去。

孫震喘口氣,看到自己突然間就又回到原先的中山堂。看來那並不是中山堂的記憶,應該是那台放映室裡,放映機所成的回憶,因為青土山具陰之故,所產生的效應。就如同之前舊倉庫的方式一樣,只是少了符咒加持,所以破壞本體就可以把這種結界破壞殆盡。

「黃郁佑!」孫營長喊到,到處看去。

就在此時,他見到黃郁祐。黃郁佑被紅衣小女孩追殺到牆腳邊,但奇怪的是黃郁祐抓住紅衣小女孩的手腕,黃郁祐想要讀出紅衣女孩真正的心思,而這一握,瞬間──

為什麼你可以這樣坦蕩的死去?而我又為何會對你的死感到憤慨?

「嗯?」這是黃郁祐讀出的第這句,但還未讀出下一句時。紅衣小女孩就立極爭拖他的手,想給黃郁祐劃上一刀。還好黃郁祐反應快,瞬間推開紅衣小女孩。

你竟然可以讀出我的心思,果真是祂的孩子。

這時紅衣小女孩轉頭看向站在不遠處的孫營長,緩緩的指向他後頭說:

侵略者……

黃郁祐也看見了那紅衣小女孩說的侵略者。

騎在馬上的呂布看向紅衣小女孩,一臉不削,隨口就說:哼,我還以為是什麼竟然是這種低俗的魔神仔啊。少用那種治罪的眼神,我的地位可不是你這在山林裡亂串的傢伙可以直視的。

你帶來了侵略者!紅衣小女孩憤怒的放出十來把小刀往孫營長身上射去。孫營長還不及站好,然而下一秒呂布卻駕著馬出現在孫營長面前,用戰袍將小刀全數給刮走,擺起臉色對紅衣小女孩說:你要是把我想的東西弄壞了,可是你這條命也賠不起!可別逼我動手,給我滾回山上!

台灣這片土地外來的侵略者!紅衣小女還是怒斥著,抄起武器就往呂布砍去,呂布也回擊,卻忘了孫震就在他身後,當被人譽為神與怪的兩者,開打起來,這已經不是人可以解決的事情。但不好的是孫營長無端去被捲入其中的受害者,黃郁祐看見孫營長似乎體力不支,如果一有閃失,就算是孫營長不大可能撐得住。黃郁祐心理這樣想,他得想個法子,但什麼法子?腦袋卻是空空如也。

孫震左滾右爬,但是身上還是不時的被掃到傷痕。就在一刻呂布擋下紅衣小女孩的攻擊時,停頓了一回,黃郁祐覺得好機會,連忙一奔將孫營長整個人拖出混戰。孫營長看著黃郁祐,開口說:「這怎麼回事?黃郁祐。」

「我也不知道,營長。但是恐怕我們….無…法…插……」



……



黃郁祐?

黃郁祐?

「………」

一根在戰鬥中突然飛出的鋼筋,不偏不移,貫穿黃郁祐的身體。就在孫震的眼前,孫震還沒回神,黃郁祐話也沒說下去,人就倒臥在孫營長身上,一動也不動。

「黃郁祐…」

孫營長沉下頭去,不知為什麼他現在有滿滿的惡意。看著眼前還戰到不知死活的傢伙。神又如何?魔神仔又怎樣?老子是誰?老子是青土山營區的老大,孫營長。跟著我的兵,全部活著出去,也會活在回來。我管你是神還是鬼,今天…老子就把你們這些他媽的神,全都給…

除 掉 !

放下心來,孫營長。你的兵時辰未到,他沒有那麼快就離開。

一股幽幽的女性聲音輕輕的拉住孫震,不知這什麼感覺,孫震憤怒的心情一下子就安穩下來。祂看向黃郁祐,似乎還有意識。穿過身子的鋼筋很奇怪竟然不見了,只剩傷口,孫震仔細看,綱筋是插進黃郁祐的腰邊,人有點失血,也失了神所以沒反應,並沒有傷到重要部位。

孫營長趕緊想幫黃郁祐止血,但自己衣服已經沒了,孫震慌的東看西看,最後看見黃郁祐身上的軍服,不管如何先撕開拿來止壓住傷口,讓血液不要一直流。孫震看著眼前這女人,疑惑的問:「你到底是…」

我想我們這還是第一次見面,孫營長。女子淺淺的露出笑容。

我叫默娘,而你們人現在都稱我為:

媽祖娘娘。













--
下一集 完結篇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643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樹大招風|營長大人的除靈方法|軍人|軍中生活|軍旅生活

留言共 9 篇留言

不動山
這男人的皮膚非長白皙,像極白種人--->非常

看到張柔瑜與張翰祥那段~腦海浮現的是~
太好了~小傳令~你少了一個競爭對手!!!XDDDD

媽祖的出場好像最終大BOSS阿!!!XDDD

12-06 09:09

陸坡
媽祖 小林幸子(飾12-06 10:34
黑い影
這篇太微妙了……

12-06 10:01

黑い影
呂布選了關公當弟弟嘛?

12-06 10:04

陸坡
孫震表示我跟關公不熟~12-06 10:34
yes I do
縮圖....

12-06 12:37

Ao dec len
樓上這本來就是封面詐欺系列ww

12-06 13:24

陸坡
[e12]12-07 10:19
我是Gay
眼神死

12-06 15:55

陸坡
[e2]12-09 10:40
中年の許伯伯™
還有那一尊還沒報到的…XD

12-06 23:44

冰月
什麼?!下一集就完結了⊙_⊙
不知不覺就看到完結了

12-07 03:45

楊止秋
孫震還是裸體對吧...

04-30 15:1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KeivnMoleaf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電影】《... 後一篇:[達人專欄] 【雜談】甲...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gowofmath666大家
https://forum.gamer.com.tw/Co.php?bsn=60076&sn=64722718裕隆近年0外銷!經濟部要業者努力 高嘉瑜:這聽50年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