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 GP

[達人專欄] 《核煉:熾日》1

作者:時零│2016-12-05 11:10:58│贊助:10│人氣:347
    那塊墓碑的銘刻很淡。

    「熾日,把花放過去。」父親說,同時拍拍熾日的肩膀。「你媽媽一直最喜歡忍冬花。」

    熾日眨眨眼,隔著眼鏡的鏡片望去,父親的身形相當有威嚴。「父親,她……」

    父親點點頭,他看著墓碑,眼神相當平靜。「在生你的時候,你媽媽因為難產而離開人世。不過她是很高興地離開的,因為成功生下了你。」父親的嗓音平穩,和平常跟人談生意時一樣,但這其中壓抑了多少悲傷?熾日無從知曉。

    他抱著花束,緩緩走向母親的墓前。這個人是母親,他心想,如果母親還活著,我會跟現在有什麼差別?

    熾日彎腰將花束放妥,走回父親身畔。這是父親第一次帶熾日來給母親掃墓,過去熾日時常幻想自己的母親是個怎樣的人,他希望了解更多關於母親的事情。父親絕少開懷大笑,會不會就是因為母親早死的關係?

    「董事長。」父親的秘書前來了。他是一名外貌整齊的男子,但是手背有一道疤痕,據說是在過去殺手的突擊中替父親挨下的。「院長就範了,現在那名女孩就在車上。」他指向停在公墓外的黑色轎車。

    父親點點頭,然後轉向熾日。「兒子,我們去認識新朋友。」

    「新朋友?」

    「對。」父親說:「這是你母親的願望,她最喜歡小孩,也一直希望能有很多孩子。這是我之前做的決定,我打算收養一些孩子,這樣也算是實現你母親的心願。」

    收養孩子。這就代表著……他們是我的兄弟姊妹,熾日想著。「會收養幾個人?」

    父親想了一會。「十個吧。」他微笑著說:「不過今天的是第一個。她跟你同年,而且也是核變人,你要跟她做朋友,知道嗎?」

    「知道,父親。」熾日期待地猛點頭。「我會的。」

    新的家人……這個念頭讓熾日有些興奮。他踏著輕快的步伐,與父親一起朝那輛轎車前進。

    ─────

    手機的鈴聲將熾日從睡夢中叫醒,也打斷了熾日的夢。

    熾日揉揉眼睛,抓起放在床頭櫃的眼鏡,一邊戴一邊爬下床,走到書桌前面,把那台鳴叫不止的機器拿起。是父親打來的。

    「董事長,是我。」他說道。

    「熾日,我現在在水南飯店,你快點過來這裡。」父親的聲音非常緊迫。「開車到這邊,越快越好。」

    「是。」熾日掛掉電話。現在是凌晨兩點,父親會特地把他叫醒,一定是要緊事。想到這裡,熾日迅速地換過衣服與鞋子,接著打開窗戶,將手掌對準屋簷,將引雷從掌心射出。

    有如粗繩的紅色電流眨眼間便把屋簷的邊緣連接住,熾日縱身一躍跳出窗口,從二樓直直墜下地面。他在過程中用雙手「抓」住引雷束,並將雷電控制在這個長度,這讓他在落地前懸在空中,被引雷的吸引力和屋簷連結。

    等他確定雙腳和地面只有十幾公分的差距後,他解除引雷,著地,並跑向位於後院的車庫。

    熾日的汽車停在裡面。他今年才滿十八歲,但在十五歲時就已經長到一百八十公分,所以父親認為他看起來夠像成年人,就給他弄了一張駕照,並教他開車的方法。

    熾日發動引擎,迅速地開離院子,朝水南飯店前進。他剛進入飯店的大門,就看到父親和秘書坐在大廳的沙發上,熾日走向他們。

    「董事長,什麼事?」他問道。自從熾日第一次執行殺手任務開始,父親就要熾日從此以後必須稱他為「董事長」。

    父親拿出一張照片,遞給熾日。

    這是一名女子的照片,她的年紀和熾日相仿,有著一頭玫瑰般的紅色短髮與綠色的眼睛,除了髮色和眼色,這名女子外貌的其他特徵,熾日都有印象。

    「這是那個女傭,對吧?」熾日問道。

    父親點點頭,臉上籠罩著慍怒的陰霾。「這是刺心的陰謀,我早就該想到的,他們的頭頭很早以前就和我們有過貿易上的爭執。」「刺心」是另一個犯罪組織領袖的名字,和父親的摩羯座公司在事業範圍上有許多重疊的地方,所以彼此競爭了非常之久。

    「我很早就聽說過,刺心有一個女兒,跟他一樣是核變人。」他指向照片。「雖然我不清楚這個女人的異能是什麼,但據說跟星海類似,能夠探查情報。」

    摩羯座公司的基地──也就是太陽系的住所──是一幢巨大的豪宅,父親總會聘用四到五個傭人進行清潔打掃,大多是不知道公司底細的工讀生。熾日偶爾會跟這個女子打照面,但沒有深交。

    「這個女的叫沈采夢。」父親往自己的高腳杯裡倒了酒。「一定是刺心派她來的,用假髮與美瞳變裝成普通人的樣子,假藉清潔工的機會臥底。」

    熾日握緊照片。「您是想……」

    父親點點頭。「把她殺了。」父親說:「我把刺心的住家地址寫在照片的背面,他女兒肯定也在那裡。你現在立刻到那個地方去,要了那個女子的命,如果那棟房子沒有,就逼問裡面的其他人。」

    「那麼這名女子的父親也要殺掉嗎?」

    「無所謂。如果有必要的話也行,但無論如何,一定要確實做掉這個女的。也許她已經得知某些情報,不能讓她把我們的資訊傳遞出去。」

    熾日點點頭。「遵命,我馬上就去。」

    他離開飯店回到車上,將照片背面的地址輸入導航系統,便朝著那棟房子開了過去。

    在駕駛過程中,熾日想起了剛才的夢。那已經是十年前的事了,在掃完母親的墓以後,熾日便認識了水辰,還有日後的冥宙、翼火、白金與天璇……當他十二歲生日當天,也就是太陽系的十一個人正式湊齊的日子。自從有了這些成員以後,他不再是唯一受寵的獨子,而且還要照顧這些沒有血親的弟妹。

    但是這樣很快樂。熾日對自己會產生這種想法而感到奇特,現在的太陽系成員都已成長懂事,熾日一直把他們當作真正的家人,就像對父親一樣。

    ─────

    熾日到了那棟住宅。這裡屬於郊區,是一棟有院子的獨立別墅,和基地同樣的規格,熾日推測裡面有許多警衛,或是受僱的核變人打手。

    想到這裡,熾日走到院子的圍牆旁,跳起並用手搭住牆頂,腳朝牆用力一蹬,院子內的景觀便映入眼簾。

    門口有兩個警衛在把守,他們兩人正在交談,熾日隱約聽得出來是普通的閒聊,看來這兩個人不是什麼厲害角色。

    熾日再抬頭看了看其他樓層。每一扇窗戶都沒有透光,這棟別墅很大,熾日無從得知沈采夢在哪一間房間──或者是否真的在這裡。

    要不要明目張膽地闖進去?熾日暗想。如果一間一間地找有如大海撈針,而且也有可能被發現,但直接跳到那兩個警衛眼前太直接了,要是真的有核變人打手埋伏就很麻煩,雖然熾日有自信不會輸給任何人……

    「誰在那裡?」看門警衛的其中一個喝道,熾日趕忙躍下來。他原本希望這兩個人不是注意到他,可惜事與願違,一陣腳步聲隔著圍牆傳來,而且越來越近。

    別墅圍牆的大門開啟,那兩個警衛一人一支手槍,對準外面的黑夜。「到底是誰?快出來!」警衛喊道,同時四處張望。

    「在這裡。」一個冷肅的聲音從他倆上方傳出,兩名警衛抬頭望去,嚇得心臟顯些跳出來。

    熾日以背貼牆,整個人牢牢地黏在牆上。他用引雷將自己的後背與四肢跟圍牆吸在一起,他背後的引雷層正劈啪作響。

    左邊的警衛把手槍對準他,但熾日指尖的引雷已經射出,擊向槍口。

    「啊!」警衛驚叫出聲,但仍然用顫抖的手指扣下板機。砰!

    警衛的手槍爆開,前端變成四分五裂的碎片炸向四周,熾日及時用手戶住門面,才沒有被碎片割傷。

    另一個警衛嚇傻了,而他的同伴臉頰跟持槍的手都被槍的殘骸割傷。「你……怎麼會……」

    熾日忽略他的話,將引雷電流朝另一人的手槍射去。電流向方才一般蓋住槍口。只要用這種方法,就能把原本射出來的子彈吸附住,使它飛不出來,子彈會在槍管內爆炸,造成類似膛炸的效果。

    那個人也猜到開槍的下場,於是識相地棄械投降。

    熾日一個箭步跨上前,抓住兩人的脖子。「裡面還有多少人?」他問道。

    第一個警衛渾身顫抖,牙齒打顫得格格作響,另一個警衛戰戰兢兢地道:「十……十二個……」

    「沈采夢在哪裡?」

    「二……二樓的房間……」

    「有沒有核變人?」

    「……沒有。」

    熾日掐得更緊。「說實話!」

    「兩……兩個!咳……」那個警衛臉色漲紅。「……一個是……是大小姐……一個是保鑣。」

    一個核變人打手,熾日暗想。剛剛的爆炸聲恐怕引起屋內人注意了,熾日聽道裡面傳來微微的吶喊跟腳步聲。

    他打定主意,於是抓緊那兩個人的脖子,接著把他們的頭互相撞在一起。碰!熾日又使勁撞了第二下,那兩個人才暈了過去。

    屋子的門打開,更多的保鑣跑了出來,熾日用引雷踏上圍牆,從牆頂翻了過去。

    「開槍!」為首的保鑣大喊,所有人都將槍口指向熾日,轟轟轟地狂射。

    熾日召喚雷電,紅色的引雷層將他全身包裹住。襲向他的子彈多如雨滴,但真正瞄準到他的,也被引雷層給吸住而無法傷到他;剩下的子彈從他身邊掠過,將後面的圍牆打裂了一大半。

    熾日緩緩走向他們,無視朝他攻進的槍彈。那些普通人全部往後退,雖然開槍的動作沒停,但每一個都浮現驚懼的神色。

    熾日將引雷射出,抓住庭院裡的磚頭,朝最中間的槍手甩過去,磚頭在打到他之前就被子彈打爆;但熾日繼續抓起地上的石頭與磚塊,一波接一波地攻向他們。

    大部分的石塊都被子彈打碎,但還是有幾塊確實命中。為首的槍手臉部正中一枚磚塊,他的墨鏡碎裂且臉頰爆出血。

    其餘槍手臉色發白。熾日猛朝前方奔馳而去,抓住離他最近的槍手的衣領。「啊!」那槍手大叫,對準熾日的臉射了一發子彈,但被包覆臉頰的引雷薄層吸住。熾日抓住他的頭頂跟脖子,用力一扳,喀擦!清脆的斷裂聲從他的頸部發出,那個人的身子變得癱軟。

    熾日放下脖子被扭斷的保鑣,緩緩站起來,猛然朝其他槍手瞪了一眼。他視線範圍內的所有人全部往後退,即便仍然用顫抖的雙手舉著手槍,卻無法掩飾臉上的害怕神色。

    熾日沒有理他們,他走進打開的門。雖然剛才屋內傳來許多人聲,不過此刻卻已經關燈了,熾日無法看出這裡有多大。

    那個普通人說沈采夢在二樓,所以必須先找到樓梯。想到這裡,熾日在玄關周圍看過一遍,打算找出電燈的開關。

    「要找開關啊?」一個聲音從黑暗的客廳出現。

    熾日心中一凜。在聲音剛結束的那一刻,一股凜冽的寒風朝熾日襲來,一時之間熾日的腦袋差點結凍,他向後翻滾一圈,躲過了寒風的吹拂。

    客廳忽然亮了起來,明亮的水晶燈發出白色的光芒,照亮了整間大廳。這裡擺設相當樸素,和外觀呈現的豪宅氛圍相差甚大。

    一個男子站在牆邊,他的手指按在電燈的開關上。他有一頭金色的短髮,是一個年輕的小伙子。

    這個人就是那個守衛說的核變人保鑣,熾日明白這一點。他伸手觸摸臉頰,剛才的那陣寒風不是普通的冷,熾日被吹拂的時間只有短短一瞬,但熾日卻感到刺骨的強烈寒意。

    那個年輕人舉起手,他前面的空間開始出現扭曲。一個像颱風眼一樣的洞在空中出現,並擴散成直徑一公尺的圓洞。

    呼呼呼地風聲從洞內發出,一陣強烈的白色氣息噴向熾日,他再度躲過這陣風,並且瞥了一眼原本所在的位置。地板上被風吹到的位置結了一層霜,而即使沒被噴到,熾日也感覺到空氣中有著一股寒意。

    「去過南極嗎,朋友?」金髮男子輕鬆地說道:「我小學時跟家人去過一次,那裡可真是冷啊,而且動物也怕生得要命,不過就是到那裡旅行的那幾天,我的異能才覺醒的。

    「那次旅行花了很多錢,光是從臺灣到那裡的交通費就動輒上萬。」他說:「不過,如果你有興趣到那裡體驗體驗,我可以現在就讓你過去哦。」他話一說完,那個扭曲空間的洞再度開啟,又對熾日放出一陣冷風。

    熾日抓起一旁的小木桌,擋住了迎面而來的冷空氣。「這就是他的異能,能夠開啟空間通道。」熾日心想:「不管他在哪裡開啟,連接的另一端一定是在南極,這就解釋了為什麼那股風這麼冷。」

    熾日對他放出一波引雷,但是金髮男子將蟲洞開啟在自己身前,熾日的引雷進入蟲洞,接著被轉移到南極去,同時蟲洞也釋放出南極的狂風──而且這次還帶有微粒但大量的冰雪,熾日的眼鏡顯些被一塊飛來的碎冰打破。

    金髮男子打了個哈欠。「刺心老大要我守在這裡好幾個晚上了,不過你是第一個入侵者。」他說:「可不要讓我失望了啊。」

    熾日把臉上的冰雪抹掉。「我可以放過你。」

    那人一怔。「什麼?」

    「我只要殺一個人,而且不是你,只要你不要浪費我的時間,我就可以放過你。」熾日靜靜地說。

    金髮男子眨眨眼,隨即爆笑出來。「有意思,但我可不希望你打擾到我家可愛的小姐!」他一說完,將手一揮,南極蟲洞便飄向熾日,同時釋出更多的冰雪。

    熾日用引雷罩住自己,冰塊跟雪被引雷擋住,但釋放出來的寒氣仍讓熾日眉頭一皺。他催動引雷,將冰雪往後拉,再猛然向前一扯,雪塊像彈弓一樣朝金髮男子射過去。

    南極蟲洞消失,並重新出現在金髮男子的面前,熾日丟出的雪塊掉入洞中。眼見攻勢無效,熾日望向四周,接著放出引雷,抓住茶几上的檯燈與三只杯子,用更快的速度扔向對手。

    蟲洞又擴張得更大,範圍也更加廣泛,將熾日丟出的所有東西都接住,全部轉移到南極。「老兄,你想不想看雪崩?很壯觀哦。」金髮男子說完彈彈手指,南極蟲洞便消失了。熾日警覺地望向附近,暗自猜測他會在哪裡開啟。

    下一秒,他聽到頭頂上方的風聲。熾日猛然抬頭,一大團巨量的雪塊從他上面的蟲洞傾倒而出,宛如瀑布一般流瀉而下。

    熾日趕忙朝對面的牆壁放出引雷束,然後用最快的速度將自己拉到一旁,然而慢了一步,一塊稜角尖銳的冰塊擦到熾日的手臂,將他的袖子連同皮膚一起割破。割傷與冰寒帶來的雙重痛苦自傷口萌發。

    熾日將身體靠在牆上,檢視著傷口,確定沒有大礙後看向那人。蟲洞仍然在灌注著大量的冰雪,熾日猜想他也能控制在南極的通道位置,他應該是把南極那方的通道設在積雪層。

    熾日開始思考要不要用引雷保護全身,但又打消了這個念頭,冰雪就算被引雷吸住,散發的寒氣仍有可能凍傷他,而且這樣相當耗腦力。

    金髮男子氣定神閒。「再見了,老兄。」他說,蟲洞消失,然後又出現在熾日的上方。

    熾日看到剛才拿取杯子與檯燈的茶几,心中靈光一閃。他快速朝茶几奔過去,雙手托住茶几邊緣,同時釋放引雷,將茶几跟天花板製造連結,然後他猛力抬起茶几,並命令上方的引雷也將其拉起。

    在引雷跟熾日力量的作用下,茶几很快地被舉到半空中,接著熾日解除雷電,趁著自己還能支撐的那一刻將茶几扔向金髮男子。

    金髮男子吹了一聲口哨,接著把蟲洞在自己身前張開,範圍超級大的轉移通道涵蓋了茶几的大小,整張桌子便藉由通道掉入南極。

    他微微一笑。「你以為我的通道只有那麼小吧?可惜……哇!」他感受到腳被人用力拉扯的力道,接著向後跌倒。

    熾日蹲在地上,手掌對準敵人的右腿,一道引雷連結著他的掌心跟對方的小腿。

    熾日拉扯雷電,包裹住對放整隻小腿的引雷立即縮短,把他給拖了過來。

    「你耽誤了我好幾分鐘。」熾日道。他預料到剛剛丟過去的茶几,會讓對方產生這是要攻擊他的錯覺,然而他之所以選這麼大的物體,是為了遮蔽他的視線,再趁機用引雷抓住他。

    「放開你的雷電,朋友。」金髮男子眼神轉為冷酷,同時伸出手,打算在召喚一次南極蟲洞。但熾日在蟲洞開啟之前猛衝上去,對準金髮男子的額頭狠狠一記飛踢,砰!

    令人滿意的碎裂聲從他的頭骨發出,若隱若現的蟲洞也消失了,金髮男子的額頭爆出血。熾日發現他還沒死,於是將他的脖子扭斷,金髮男子這才斷了氣。

    熾日整理一下衣領,然後找到通往上面的樓梯,於是他緩緩上樓。

    剛到了二樓,熾日便找到了那個房間,應該說,那個房間散發的光在黑暗中顯得太顯眼,所以熾日還沒找便發現了。

    那間房間的門是開的,有微微的光芒由門口散發,還有輕微的聲音。

    熾日走到門旁都沒有異狀,他不清楚沈采夢是否真的在裡面,也許裡面還有其他保鑣也說不定,熾日打算往裡面瞄一眼。

    「這裡沒有別人。」一個女生的嗓音從房間傳出。

    熾日愣了一下。

    「你是誰?是熾日嗎?」那個女生又說。「希望你是太陽系的成員。」

    一滴汗自熾日的臉頰滑落,他將右手纏上引雷,然後往那扇門望進去。

    這是一間普通的臥室,床鋪跟家具充滿女性的風格,開有一盞小夜燈,還有一台大型液晶電視,光源就是從電視散發的。

    一個女還坐在床上,她只穿著一件洋裝式睡衣,雙臂抱住折起來的腿,目不轉睛地看著電視。在微弱的光線下,熾日仍然能看到她的紅色短髮,以及纖細的身材與照片上的五官,就是沈采夢沒錯。

    她緩緩轉頭,瞥向熾日。熾日想著自己是否看錯了,沈采夢似乎……在微笑。

    「是你嗎?太好了。」她走下床,光著腳走向熾日。「哈囉,熾日。」

    ─────

    這次是太陽系的番外篇,第二部要一段時間以後才會動筆。

    這是委託網友畫的熾日,雖然熾日的眼鏡沒有畫出來,不過這個熾日真的很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560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高捷少女...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hanadora大家
本週MMD新作已發布,快來我的小屋看看吧~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