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7 GP

[達人專欄] 《為龍:由夢歸來的龍》十一章、來定孤支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6-12-05 05:13:14│贊助:34│人氣:837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動物猜猜樂是法貝路希小時候與弟弟一起發明的遊戲。

  冰雪大陸氣候嚴寒,地廣人稀。弗林特家的房子坐落在一個離村鎮有些距離的山坡上,平時兄弟兩人的玩樂對象只有彼此。

  法恩泰西做了兩顆骰子,並在每顆骰子的每一面上畫圖,其中一顆是畫棲息地,另一顆是動物的特徵。

  只要有兩顆骰子,兄弟兩人就能玩上一整天。

  他們在之後的幾年裡還做了其他骰子,將主題的範圍變廣,直到他們長得夠大了、覺得害臊了、分開住了,才停止玩這個遊戲。

  法貝路希不知道那些骰子後來去了哪裡,因為他離家後再也沒有想起這個遊戲過。

  「遊戲規則很簡單,我們只需要兩顆骰子。一個骰子有六種棲息地,分別是海水、淡水、地底、地面、高處、天空。另一顆是生物特徵,分別是皮膚衍生物、翅膀、肺、尾、羽毛、鰓。」

  「玩的時候呢,先猜拳決定誰先丟骰子。贏的人丟出骰子後,另一個人就要依據朝上的圖來解答一種動物。答過的答案不可以再用。骰子越少答案越多,我覺得我們先玩兩顆就好了。」

  法貝路希用爪尖在地面上畫出簡單的示意圖。

  他畫出兩排格子,每一排格子之間都預留了一點距離,在間隔上寫著「到達」與「出發」。阿古塔斯注意到黑龍優雅的字跡,若有所思。

  「兩排格子,一排十格。解答時進入格內,結束後停在格與格之間。前進的條件是扮演對方骰出的對應的正確動物。如果對方骰出地面與肺,我選擇扮演兔子,我就得用兔子的方式從第一格移動到第二格。這樣懂嗎?」

  阿古塔斯的表情看起來有點生無可戀。

  現場興致最高的除了法貝路希,就是坦圖卡了,他帶著濃烈的興趣發問道:「如果骰出了矛盾的組合該怎麼辦?」

  「不會發生那種事。」法貝路希驕傲地抬頭說道:「因為我們查過書了,每個組合都有生物可以配對,動物界可是很寬廣的喔。想不出答案的話,就不能前進。起點是第一個格子,第十格是終點,誰先到就贏了。」

  「『我們』?」坦圖卡好奇地挑眉。

  法貝路希差點咬到舌頭,趕緊解釋道:「噢,我是說,我跟安茲塔人一起查過書了。」

  儘管表情生無可戀,阿古塔斯還是提出了關於遊戲規則的疑問:「如果我們每一題都有答出來,結果最後平手呢?」

  「前面說過了吧,要猜拳決定丟骰子的先後順序。」法貝路希惡作劇般地笑著,揮揮龍爪回答道:「猜贏的那個會落後半回合,平手的話就會輸掉喔!」

  「猜拳也是實力的一種。」龍王贊同地點點頭,「就跟用直拳互相打臉一樣,誰手長就贏了。」

  龍王那牛頭不對馬嘴的邏輯受到一眾護衛的注目,可是他今天的臉皮特別厚,繼續端著身為王的架子偏心黑龍。

  龍王都開口了,阿古塔斯也不想反駁這個該死的猜拳制度,他把希望放到比較敢說話的巴菲烈身上,這一回頭,才發現巴菲烈竟然已經默默地把兩排格子都畫好了,每個都比黑龍還要大。

  「幹嘛?」巴菲烈注意到阿古塔斯的眼神,不爽地噴了個響鼻。

  「我什麼都沒說。」阿古塔斯放棄似地歛目。

  「我只是在幫你們節省時間而已!」

  法貝路希覺得巴菲烈明明畫得很開心還幸災樂禍。

  阿古塔斯試著站進一個格子中,發現到由於彼此體型差異的關係,他到下一個格子之前的距離是自己的三倍身長,再看看隔壁的黑龍……

  對方離下一個格子的距離大概只有兩個龍步。

  「……。」他的表情再度生無可戀。

  法貝路希開始用狗刨式挖地面,坦圖卡問他在找什麼,他說在找可以當成骰子的石頭,此時一直閒著的艾利達走過來,嘴裡不知何時叼著一隻甲殼獸,活的。

  他把甲殼獸輕輕放上地面,甲殼獸嚇得縮成一團,就像顆四方型骰子。

  艾利達用龍掌將甲殼獸翻來翻去,提議道:「用甲殼獸怎麼樣呢?王,你看,前後左右上下,牠是顆完美的骰子!」

  可憐的甲殼獸挫個不停,根本不敢跑。

  法貝路希低頭好奇地打量牠,結果被一股臭味熏得打了一個噴嚏。甲殼獸停止顫抖,嚇暈過去,解除了骰子狀態。

  艾利達不甘心地在坦圖卡的目光中叼起甲殼獸,轉身去把牠放回原來的地方了。看著艾利達把甲殼獸物歸原處,坦圖卡朝忙碌完畢的金珂拉走去。

  金珂拉已經把法術公式完成了,從剛剛就一直旁觀五位暮光龍為「挑戰」做的準備。他的龍毛花紋像放大鏡下的水藻,有很多瑰麗的圈紋,彷彿是水池上所生長的整片浮苔。

  他看見坦圖卡過來,從半臥姿勢站起。

  「我升空一趟。」坦圖卡站上一個最邊緣的法術公式輸出結果,並小心不踩到公式。

  法貝路希好奇地看著,忽然感受到幾乎濕潤眼眶的情緒——他要看到龍起飛了!

  物理上來說,他一直不曾真正看過龍的起飛與降落。

  第一次坦圖卡降落在他身後,第二次他在滑下岩山後直接暈倒了,沒看見坦圖卡的飛行捕獵,第三次他被用陽光掩護的阿古塔斯直接踩在身上……

  坦圖卡的翅膀像一雙醒來的巨人雙臂,左右輕展開。

  陽光流瀉在他暗金色的龍翼上,像神杯中的酒液滑動,地面上映過一道滑動的金色水光。坦圖卡稍稍伏低,一龍掌抹掉腳邊的保險公式列。

  法術公式解除保險後立刻執行,無中生有的熱流旋轉吹動,抹糊法術公式,被破壞的法術公式發出一股嫌棄似的「噗」,驟然噴發,上升流將坦圖卡送上天空。

  金龍像隻驟然離水的飛魚,悠然自得地衝進風中,翅膀翼膜向上鼓起。

  法貝路希張大嘴,目瞪口呆著看著長滑翔翼的龍竟然原地起飛了。

  啊,好帥,他也要……呸!

  他才不要跳懸崖也不要被法術吐出去。

  一旁的金珂拉用尾巴彷彿掃地似地抹平法術殘式,重新補上一個新的。

  坦圖卡一升空就滑進風中,盤旋一圈找到上升的風流,再輕拍兩下翅膀,以極快的速度飛遠了,方向是被法貝路希刮出直線的那座岩山。

  法貝路希的瞳孔隨著坦圖卡的移動縮緊聚焦,清楚地看見坦圖卡衝過岩山再歸返,從山上擊落了什麼,雙爪抓起帶回來。

  坦圖卡從他們頭上飛過,大小不一的石塊們砸在地上。他沒有降落,只是稍微降低高度開始慢速盤旋,像在海中悠游的鯨魚。

  除了金珂拉以外的護衛著手挑揀石塊。

  巴菲烈將石塊放正,抬起一隻後腿踱地,一尾巴劈了下去。

  石塊裂了,像被刀切過的豆腐。

  坦圖卡的溫笑聲從天上傳來:「歪了。」

  法貝路希看著那塊被劈成梯形的石頭,也想跟著其他龍笑,結果巴菲烈瞪過來的眼神讓他直接把聲音吞了回去,還差點噎到。

  巴菲烈又劈了一塊,這次他劈得筆直筆直的。

  艾利達接手方形石塊互相打磨,磨得更加方正、更像顆骰子,再交給阿古塔斯用龍爪寫記號。阿古塔斯的體型比較小,細活得心應手。

  第一顆完成的骰子被放到一邊,法貝路希過來翻動幾下,對龍的手工感到很滿意,這次玩完遊戲以後他一定要把這兩顆骰子珍藏起來,放在他的皮革背心上!

  兩顆骰子大功告成了,不需要再飛一趟岩山的坦圖卡優雅降落,後腿先著地,翅膀像手臂一樣舉起平衡身體,在後腿站穩後直接收起,前爪直直落地。

  坦圖卡注意到法貝路希對骰子的喜愛。

  對他來說黑龍其實沒有改變,只是變回了陳舊記憶中的模樣,如果讓黑龍回龍之地,或許這個快樂的龍又要不見了。

  坦圖卡沉思的模樣被阿古塔斯看在眼裡。

  他轉頭看向黑龍,眼神仍然堅定無比。

  「猜拳、猜拳!」法貝路希像幼龍一樣喊道,興奮地追著自己的尾巴轉了一圈,巴菲烈看了恨不得將對方按到地上打。

  他低聲朝阿古塔斯說:「你要是輸給他,我就叫溫特加龍編成歌到處唱。」

  「吼茵一定對你的劈擊失敗很感興趣。」阿古塔斯低聲回道。

  巴菲烈閉嘴了,下意識摸摸自己的下巴,好像那裡曾經被打過一拳。

  黑龍和紫龍在艾利達的「龍爪、巴掌、揍」的喊聲中分出了勝負。

  「哈、哈——」巴菲烈愉快地嚎了一嗓子,因為法貝路希要先丟骰子,這代表阿古塔斯的勝率略高。

  艾利達克制著自己不要像巴菲烈一樣嚎出來,但是他的尾巴搖個不停。金珂拉邊弄法術公式邊好奇地望著這邊,看起來有些想丟下工作。

  現場只有龍王愁眉苦臉,而法貝路希看起來卻一點也不擔心。

  「丟骰子囉!」法貝路希說著,將骰子朝一處沙地拋去。

  骰子在柔軟的沙地上滾上幾圈停了下來。

  太巧了!

  是「肺」與「地面」!

  五位暮光龍的視線落在阿古塔斯身上。

  阿古塔斯的腦海中立刻充滿了「兔子」、「兔子」、「兔子」、「兔子」、「兔子」的幻聽。他吐出一口氣,認命地走到第一格前方。

  他覺得第二格離他比天邊還要遠。

  阿古塔斯用一種不甘願的慢速伏低,很沒誠意地往前跳。

  巴菲烈和艾利達在他跳出第一步後,就很沒同情心地大笑了,遠處的金珂拉已經停止工作搖著尾巴望著這裡。

  阿古塔斯發出不爽的低吼,頂著龍王的目光繼續往前跳。

  他跳完後立刻竄出格子,在第二格前方甩頸噴氣、刨地面,發洩情緒。

  法貝路希把骰子滾給阿古塔斯。

  那顆骰子被阿古塔斯當成法貝路希丟向沙地——又是個巧合!

  再度是「肺」與「地面」。

  法貝路希站上第一格前方人立起來,晃了幾下找到平衡,收著前爪,開始用後腿一蹦一蹦地往前跳。五位暮光龍隨著黑龍的跳跳跳點著腦袋。

  「這是袋鼠!」法貝路希到達第二格前方。他可玩得真高興。

  骰子回到法貝路希這裡,他期待地一拋——

  「高處」、「肺」。

  又是肺!

  阿古塔斯選了一個最不會丟臉的答案:「暮光龍。」

  「哇!」法貝路希一臉受傷害道:「你怎麼選自己!

  「有什麼不行的?」巴菲烈一副要揍龍的樣子。

  「這是動物猜猜樂耶,選了自己就玩不到了。」法貝路希焦躁地踱著後爪,好像急著上廁所,雙頰鼓得好像就要罵龍……

  「駁回。」龍王馬上說道:「不准選自己,也不准選『龍』。」

  阿古塔斯難以置信地看向龍王,法貝路希的神色一秒發亮,愉快地搖起尾巴,看得阿古塔斯想撲上去換另一種方式單挑。

  龍族是阿古塔斯最熟悉的「動物」,這下不能選了,只能從自己看過的獵物中挑。他想了想,選了一個比較有尊嚴的答案。

  「我選火焰角羊。」

  他再度很沒誠意地到達了第二格前方。

  他沒有特別扮演什麼,因為火焰角羊跟他一樣有角、四肢正常著地,於是他用平常的步伐走完這格,結果龍王不高興了。

  「阿古塔斯,我感受不到你是隻火焰角羊。」

  阿古塔斯重重一吐鼻息,露出門牙,龍爪刨地,就像隻隨時要撕人衣服的火焰角羊。龍王一看這才滿意了,說道:「嗯,像了。」

  骰子再度被拋向沙地,這次是個有點複雜的組合:

  「淡水」、「肺」。

  阿古塔斯以為黑龍會思考一下,結果對方想也不想地直接解答:「彈塗魚!」

  不只坦圖卡,連其他龍也好奇地盯著法貝路希接下來的行動。

  黑龍好像根本不知道害臊是什麼,用前爪稱地,下半身放鬆,像隻半身不遂的狗一樣,奮力地用前爪拖動自己走到了第三格前。

  當他還有自己的身體的時候,他可是彈跳著前進的呢!可惜現在的身體做不到了。

  遊戲繼續進行著。

  坦圖卡在靠近法貝路希的格子的這側,巴菲烈與艾利達則站在龍王前方。他們一面觀戰一面護著龍王,隨著比賽跟著參賽者前進。

  法貝路希和阿古塔斯經過的格子都被動作造成的沙塵抹糊掩埋,遠處的食腐動物們趴在巨石陣牛身上嚼嚼嚼,邊望著這邊,好不享受。

  法貝路希接下來擲出「海水」、「肺」。

  阿古塔斯選了龍的獵物之一:「藍花鯨」。

  艾利達一聽到鯨魚立刻舔舔嘴巴。

  阿古塔斯面如死灰地趴伏在地,左右揮動著尾巴爬到第四格前。

  阿古塔斯擲出「高處」、「皮膚衍生物」。

  法貝路希選擇「穿山甲」。

  即使有其他更簡單的選擇,但法貝路希卻似乎更喜歡往有趣的答案選。

  他這次縮起身體,像一球戰戰兢兢的穿山甲一樣前進,將四肢縮在腹部底下,還發出詭異的模仿叫聲,一小點一小點地前進到了第四格前。

  法貝路希又擲出了「海水」,這次對應的是「羽毛」。

  阿古塔斯對海岸挺熟悉,選擇了「珊瑚礁羽蛇」。

  他張開翅膀,也不知道怎麼辦到的,不需要法術公式的阿古塔斯原地輕蹬,低卻穩地往前滑翔,完美模仿能追著飛魚在海面上滑翔的珊瑚礁羽蛇。

  法貝路希看得眼睛快要瞪出來。

  坦圖卡驕傲地解釋道:「阿古塔斯是我所認識的暮光龍中飛行技術最好的龍。」

  聞言,阿古塔斯在第五格前站定收起翅膀,情緒變好了。

  骰子再次滾上沙地——

  是「地底」跟「翅膀」!

  這個配對乍看之下似乎很矛盾,不過這可難不倒法貝路希!

  他像扮演袋鼠時一樣人立而起,張開雙臂,彷彿企鵝笨拙地揮動,連走路都像隻企鵝,走到一半還跳舞般轉了個圈。

  他停在了第五格前,解答:「『菇鼠』。」

  這種齧齒動物長得像會飛的香菇,居住在落葉底下,比起飛鼠滑翔用的毛皮,菇鼠的毛皮演化為了翅膀——搖擺雙腿來旋轉的那種——經常乘風漂浮在樹林間,成為一群浪漫的旋轉傘蓋。

  第六格前,雙方進入第五局。

  法貝路希擲出骰子,骰子滾定在「地底」和「尾」那面。

  阿古塔斯對這個組合感到滿意,解答道:「老鼠」,在格子中用戒備姿勢低伏著走了一圈。

  即使他這次非常自動自發還稍微有點誠意,可是龍王又不滿意了。

  「阿古塔斯,我感受不到你是隻老鼠。」

  「……。」

  「這個遊戲的目的不在輸贏,而是你的扮演能力。阿古塔斯,好好戰鬥。」

  護衛咬牙,發出了憤怒的聲音:「吱吱吱——」這樣可以了嗎!

  龍王滿意地點頭了。

  艾利達笑倒了,肚皮翻過來,尾巴拍在巴菲烈身上。

  阿古塔斯不高興地再度擲出骰子——

  「淡水」、「鰓」。

  感覺有點太簡單了。

  法貝路希玩得非常高興,又選了一個有點難度的答案:「鮭魚」。

  「什麼是鮭魚?」艾利達疑惑地問道,暫時忘記了法貝路希是那位黑龍。他聽見藍花鯨時的口水還在嘴唇上閃閃發光。

  「一種在淡水出生,游到海裡長大,在生產時又回到淡水的洄游性魚類。牠們回到淡水,在掠食者的包圍下拼命地跳上瀑布,直到回到牠們出生的地方。」

  「多麼有奮鬥精神!沒有看過這種魚,好吃嗎?」

  「因為牠們的棲息地不在南半球。好吃喔!很香很肥,咬起來很軟,有很多油,魚卵也很好吃。」法貝路希用龍爪比劃著,「一隻鮭魚可以把熊的嘴巴直接塞滿喔!」

  「那麼小啊?」艾利達失望地說。

  坦圖卡聽完談話,責備的眼光落到法貝路希身上。

  「法貝路希,我說過『別亂吃魚』。」

  「喔……」法貝路希低下頭,可是心裡還是站在鮭魚那邊。

  「日落前會有雷雨。」阿古塔斯提醒道。

  法貝路希趕緊進行他的遊戲,用人立跳起的姿勢開始前進,模仿鮭魚跳瀑布的模樣,跳起來往上竄。他跳得很認真,努力跳得高高的。

  地面隨著黑龍地跳動彷彿發生了一場小地震。

  第六局的骰子一滾——

  「淡水」、「肺」。

  「河馬。」阿古塔斯回答。

  他這次走得很慢,模仿河馬在水中悠游,在格子中「游」三圈,還打了一個演技很差的大哈欠。

  龍王這次非常滿意。

  阿古塔斯擲骰——

  「地面」、「羽毛」。

  「逗逗鳥。」他望向龍王——

  坦圖卡瞇起金色的眼睛,沒說話。

  逗逗鳥是一種迷你龍,名稱與某個同名的島國無關,而是來自一座位於西蘭海的海島。雖然叫做迷你龍,實際上他們到底是龍族還是一般動物,高地法師之間還沒掐出一個結果來……。

  法貝路希張開幾乎沒在用的翅膀,人立起來,模仿求偶舞。

  他笨拙地拍啊拍,腳步跟翅膀像完全分開工作的部位,走得搖搖晃晃,有時候腳步被翅膀拉走,有時候腳步把翅膀帶得歪到一邊去。

  這是他目前為止最爛的表演。

  坦圖卡稱讚道:「翅膀拍得不錯。」眼神彷彿在說「我很期待下次的飛行教學」。阿古塔斯倒是對法貝路希不會飛的事信了七成——因為他從來沒看過有龍可以把翅膀拍得那麼重度殘廢。

  現在雙方都站上了第七格前,只剩下三局了!

  巴菲烈和艾利達認真地盯著戰局。

  遠處,好不容易快速弄完法術公式的金珂拉也加入了圍觀。

  如果阿古塔斯可以照這樣子贏下去,第十局就一定是暮光龍們先拿到勝利,然後他們就可以把黑龍「逮捕」回龍之地了。

  龍王坦圖卡希望法貝路希贏,可以離開去做想做的事,不用再被自己與龍之地束縛,但是在坦圖卡心中,他是想把黑龍帶回家的。

  他沉默地繼續看著戰局。

  第八格前,第七局,骰子滾出了「天空」跟「皮膚衍生物」。

  按照法貝路希的解釋,「羽毛」其實也算皮膚衍生物,但是在骰子少的情況下,他將題目範圍分類了,這場遊戲中的皮膚衍生物包括了「鱗片」、「盾甲」、「尖刺」。

  阿古塔斯沉默了——天空上飛的,除了龍他只認得鳥,但他不能選龍,而鳥這種生物是沒有那三樣元素的。

  「這題沒有矛盾嗎?」巴菲烈疑惑道。

  「沒有。」法貝路希回答道:「雖然很少,可是確實有好幾種哦。」

  阿古塔斯想了又想,在原地轉上了好幾圈,但這是徒勞的,因為他確實不知道有哪種動物會在天空上又長著硬外殼——除了某些炎熱地區的低空龍,他們長得就像會飛的蜥蜴。

  這時候,之前才對著他說過「好好戰鬥」的龍王改口勸道:「不知道可以放棄,沒關係。」

  阿古塔斯差點就對著龍王露牙了。

  紫龍焦躁地走來走去,在地上壓出了一條坑來,不斷地在腦海裡搜索根本就沒有的資訊,最後連巴菲烈都鬆口說道:「雖然放棄一局很危險,但還是有機會贏的。」

  「你們要不要給他提示?」法貝路希也這麼說道。

  「別插手我的單挑。」阿古塔斯噴出一大團鼻息。

  結果到最後,阿古塔斯寧願放棄這一局也不要求助,自持尊嚴的紫龍臉色陰暗地垂著尾巴,哼著鼻息,催促法貝路希把骰子給他。

  阿古塔斯拋骰,丟出了「天空」、「尾」。

  「雪鴞!」法貝路希答道,他知道傳奇大陸沒有雪鴞,解釋道:「是一種全白的迷你龍,住在北方。」法貝路希又開始了重度殘障般的拍翅膀表演,站上第九格前。

  阿古塔斯仍然在第八格前。

  接下來是第九局,由於沒有第十一格前,所以第十格後頭就是終點。

  法貝路希擲出「高處」、「翅膀」,阿古塔斯答了「蝙蝠」,站到與法貝路希相同的第九格前。

  換阿古塔斯擲骰,他擲出了「海水」、「皮膚衍生物」。

  法貝路希解答「海龜」,站上了第十格前。

  黑龍離勝利只有一局之差了!

  骰子再度回到法貝路希手上,被拋向沙地。

  金珂拉和艾利達把巴菲烈當成沙發,緊靠在他兩側,瞪著那顆骰子。

  阿古塔斯沉痛閉眼。

  ——又是「天空」與「皮膚衍生物」。

  坦圖卡眼中湧出欣慰,但是情緒低落下去。

  法貝路希可以離開了。

  坦圖卡為黑龍可以隨著自己的想法前進感到開心,但同時也不好受,而那個原因來自一些他不願提起的事情。

  他不放心法貝路希。

  好不容易重逢,黑龍卻失去照顧自己的能力。

  「坦圖卡」能跟著黑龍照顧他,可是「龍王」不能。如果他強留法貝路希,對方一定會很不開心,所以他決定,這次只要讓自己難受就行了。

  坦圖卡開始思考起自己的龍脈(人脈),有哪些援手能幫他看顧黑龍。

  「骰子給我。」阿古塔斯說。

  艾利達勸慰地道:「遊戲結束了,阿古塔斯。」

  阿古塔斯堅持地說道:「骰子給我,我輸了才算結束。」

  坦圖卡溫言呼喚道:「回來吧,阿古塔斯。」

  「明明就很失望!」阿古塔斯忽然朝龍王吼道,場面寂靜了下來。

  「——卻要強顏歡笑。」

  紫龍回眸。

  他知道龍王現在比自己更難過,這讓他為龍王感到不值,「您想帶他走,卻不願意讓他被您帶走。就算您要放棄,只要您想,我就不會放棄!王,我是負責捍衛您的護衛,您就是我的責任!」

  其它護衛沒說話,但是他們站了起來。

  阿古塔斯朝法貝路希回過身來,揚頸喊道:「戰局還沒結束!骰子給我!」

  骰子再度滾動著——

  「地面」、「肺」。

  太簡單了。

  阿古塔斯靜靜地站在那裡,等著法貝路希贏下戰局。

  可以去找安茲塔人了。法貝路希想道。

  可是不知道為何,他的心裡輕鬆不起來。

  法貝路希抬步走進第十格中,回頭,紫龍定定地站在後方,站得筆挺,昂首不屈,充滿了不甘心。

  在阿古塔斯身後,坦圖卡很安靜,也看不出什麼表情。

  法貝路希忽然覺得心裡很不好受,就像最愛的書被弄丟。

  他在格子中走上幾步,格子外頭是荒野一覽無遺的盡頭,艷麗的太陽正在西沉,即將要被大地上的荒煙淹沒。那裡的路很寬廣,通向所有的方向。

  安茲塔人們在那片暮色之外。

  冰雪大陸也在那暮色之外。

  他回望身後的坦圖卡。

  龍在他身後的格子中。

  有什麼模糊的記憶從腦海湧上來,說不出細節,但是卻講述了很多話。

  有時候他會有這種感覺:來自很久以前的記憶消退後形成的印象,向自己提醒著什麼,雖然已經不記得了,但那樣的記憶在被遺忘後構成了另一個獨立的靈魂,向現在的靈魂溝通。

  法貝路希走回來,在阿古塔斯反應過來前,一掌拍在對方肩上。

  阿古塔斯瞬間炸毛。

  「蒙——」

  「安茲塔人只會讓人笑、讓人吐血……」

  法貝路希說著莫名其妙的話。

  「可是絕對不會讓人傷心喔!」

  阿古塔斯想遠離法貝路希,結果黑龍直接一手把他抓了回來——他第一次這麼恨讓自己在飛行上加分的小體型。

  黑龍把他抓回來,一爪扣住他,一掌在阿古塔斯肩上拍啊拍啊拍的,拍得紫龍晃來晃去,好不粗魯。

  「托魯克會這樣說哦——『哇哈哈!對安茲塔人來說才沒有輸贏這回事呢!來來來!』」……



  哇哈哈!對安茲塔人來說才沒有輸贏這回事呢!來來來!

  幹嘛啊老大?說好輸了不用脫褲子的!

  看你那麼難過,我替蛋龍給你面子,勉為其難地輸一下好了!

  老大……老大我豪感動哦老大哦哦哦!

  小意思啦小意思,這種事客氣什麼呀,脫囉——

  對不起老大,我輸了、我輸了!不要脫——

  喔啦喔啦喔啦!

  瞎啦瞎啦瞎啦!



  「『看你那麼難過,我替蛋龍給你面子,勉為其難地輸一下好了!』」

  法貝路希揚起語氣,說得很開心。

  阿古塔斯在黑龍爪下微弱掙扎。

  「……蛋龍那段令龍聽了很不愉快。」

  「蛋龍是安茲塔的寶物喔!」

  法貝路希驕傲地說著,把阿古塔斯推到第十格後。

  阿古塔斯終於被放開,忍著衝去河裡洗身體的衝動問道:「為什麼這麼做?」

  法貝路希學著托魯克的語氣回答道:「因為安茲塔人都是笨蛋呀。」  

  公共營地中,黝黑的安茲塔人團長驕傲地說著「笨蛋是不會感冒的!」,豁達又奔放,那種恆常的快樂情緒可以一下子掃光別人的憂鬱(雖然會再加上另一種憂鬱就是了)。

  阿古塔斯不解地回道:「這樣不公平。」

  法貝路希說道:「沒有遊戲是真正公平的,就像猜拳一樣,反應速度和運氣會決定結果。正因為這世界上沒有什麼是公平的,所以在這點上對所有人都很公平。話說回來,『天空』跟『皮膚衍生物』的解答有『懸崖捕鳥蛇』,你有空可以去找一下,這些蛇天天在模仿飛鼠,滑翔的姿勢超蠢。」

  坦圖卡走上前來,金眼睛濕濕的,「法貝路希。」

  「我跟安茲塔人最熟了,所以一點也不需要演技喔。」法貝路希為自己身為安茲塔一員感到驕傲。

  他搖著尾巴對龍王說道:「這局物種答案——我選『安茲塔人』。」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2019/8/31更新:毛皮替換為皮膚衍生物,鱗片替換為鰓

今天收到simon351556的紅心說叫我不要太勞累, 一天沒更新也不會死掉的,畢竟你不是靠這個賺錢——QAQ我其實知道啊,但我答應過一日一更到第一集結束了,所以我還是想爬起來貼(吐魂)被關心豪感動,謝謝你

這章標題依舊威武,只是不懂台語的人可能會看不懂(那你還#
反正意思就是來單挑拔!!!!!!!

是說懸崖捕鳥蛇這東西我寫出來以後,我家看書小精靈才讓我知道~
原來現實世界真的有這種蛇!
阿不過在飛行的方式上跟我的完全不同……

原本寫「懸崖捕鳥蛇」是因為我想給他取一個別名叫做「懸崖遛鳥蛇」(!)
因為我在寫這幾個字的時候不知道為什麼腦內的聲音就一直重複著遛鳥遛鳥……
我就決定了,這種蛇呢,牠會花上許多時間爬到鳥群居住的懸崖頂端,然後往下跳

接著張開牠傘狀的生殖器開始飛翔。

結果根本就不算皮膚衍生物了,所以設定還是改成肉扇上的鱗片翅膀吧)

現實世界會這樣幹的是樹蛇,
可是牠是靠自己扁平的身體與扭動來滑翔的,最遠可以飛到一百公尺。


註:猜拳中的「龍爪」指的是暴龍龍爪,來,跟我比一個YA看看。

補充說明:地底腐化浮空菇跟地底腐化蝶通常住同一個巢穴。浮空菇雖然叫做菇,可是是一種動物,只是皮膚跟蟾蜍一樣有一定的偽裝程度,長得像傘蓋的頂部張開後會變成像螺旋槳一樣的翅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547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為龍|星座紀元|冒險|恐龍||奇幻|穿越|架空

留言共 9 篇留言

SharkTaur
秒搶-3-大大辛苦了~~

12-05 05:1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恭喜搶到!!!
話說為什麼這麼晚(或者說早?)還沒睡?12-05 05:19
SharkTaur
因為八點左右靈魂就飛走了 剛剛凌晨一點才回來owo

12-05 05:2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也有吐魂症候群呀12-05 05:24
大羊
不繼續玩遊戲的主因,不是害羞幼稚,而是分開住了吧!!

12-05 08: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是啊12-05 08:19

我一指覺得我會是第一個可每次看完才流言 (看很慢哪種加減起來一個小時才看完,可沒差好看的就是要先看/OˇO/)
坦圖卡把法貝路希帶回去想好好照顧他嗎,看著法貝路希要赢了好難過,但真滴法貝路希需要人(龍)来照顧照顧

12-05 08:1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喜歡看就先看這很好啊XD 不要在意第一個XDDD 因為你們來留言我都會看(?12-05 08:19
亞空
結果是要跟著回龍之地啦!
真是迷之感動?

之後讓我們看看坦圖卡到底會黏黑龍黏到什麼程度?!
話說能順利回到龍之地嗎?

就算到了龍之地能被坦圖卡外的龍好好對待嗎OHO

護衛(龍王保母):喵的龍王你現在又要去哪
坦圖卡:大黑今天要學飛我一定要去看
(懸崖上)
大黑:不要啊啊啊啊啊!(被好幾條龍合力拍下去)

12-05 09:4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法貝路希是個很容易心軟的傢伙(?
我不知道後來那樣算不算黏,交給你們去看(???
怎麼可能被好好對待你沒看到巴菲烈根本想撕了他(X
12-06 16:44
Azurrath
阿古塔斯真可憐 龍王護衛甚麼的威嚴全沒了w

不過如果真的太累了停更一下也沒關係
復更的時候還是記得要燒一份給我就好了(X

12-05 09:4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阿古塔斯的責任心超重的,比面子還重要(?
我今天出去辦事結果到現在還沒更otzzz...12-06 16:44
埃托乄奧爾
法貝路希真的好可愛(想抱

12-05 12:20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偷抱回去(#12-06 16:45
惡顏高
不但安茲塔人們可愛,連這群龍也都亂萌一把的[e16]
還好黑龍裡面塞的是這麼一個專業宅,才能構成這麼歡樂的效果
這麼可愛又萌又歡樂的故事,看著真是超想虐下去的(欸

12-05 23:0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與其說是專業宅不如說是讀書宅(?
12-06 16:46
BishopGumball
玩個跳格子就會毀滅一個街區(´・ω・`)

12-06 22:31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都更計畫找大黑(´・ω・`)12-06 22:35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7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由...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onisslove12各位巴友們
歐斯我的小屋繪圖區有更新,是一隻母的狗狗~好奇的您可以來看看喔~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8: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