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 GP

【17】【SS】我和他有個春天

作者:彌希│2016-12-04 15:24:08│贊助:4│人氣:222
【我和他有個春天】古裝愛情

她天生殘疾,爹不疼娘不愛,為了一家的生計,嫁給了村裡有名的肺癆鬼,美其名為沖喜,為不讓自己變成寡婦,她盡心盡力伺候自己的丈夫,雖然他老是對自己發脾氣,可是在她不小心燙傷時,他又著急的嚷嚷著要給自己上藥,晚上還願意給自己當枕頭,現在她只希望她這個有點壞嘴的丈夫能快點好起來,只是為何每到月圓的時候,丈夫他……就著急得給自己脫衣服呢?不行不行,身體還沒好,不能生孩子啦!

合作模式報酬 演技▲20、魅力▲20、口才▲15、人氣▲100 薪資 20萬

單人模式報酬 演技▲16、魅力▲15、口才▲10、人氣▲ 60  薪資15萬
金霜 月凌 飾
  「小霜啊~~娘親捨不得妳啊……」小茅屋中一間狹小的房間,一個身穿粗布衣裙的婦人用滿是補丁的袖子時不時的抹著眼淚,怕滴到女兒的嫁衣上,她是真心的捨不得,因為女兒要嫁的是那鎮上富豪齊老爺的大兒子齊卿仁,十里八村有名的肺癆鬼,先後娶了三次老婆,據說都染病死掉了。


  齊老爺替兒子下的聘禮都是非常之豐厚啊,畢竟是要賠人家一個女兒的,他也是知道人家閨女進了他家門兒恐怕就沒命了;金霜家窮,為了供兒子讀書考取功名更是窮上加窮,最後就在齊家上門時將女兒送了出去,婦人為此與丈夫吵了許久。


  「娘,您別擔心了,我這模樣都好好活到現在了,不會輕易死的,不過……以後就不好回來看娘了……」要是將那病氣帶到家裡可就不好了。

  金霜不自在的動了動刺痛的右腿,她的右腿從記事起便是時不時的刺痛,有時像針扎有時像錐刺,使得她行走時總跛著腿,作農的人是不會要跛腿的媳婦的,也因此金霜已經十八歲仍待字閨中,如今像被賣掉似的出嫁,她爹對考取功名這事已經到達執著的地步了。

  「娘,小霜,迎親隊到了……」金嶸瑋十分不自在的進屋說道,他是十分疼愛小霜這個妹妹的,現在卻彷彿親手將她賣進鬼窟裡頭,尤其是將她揹在背上向外走的時候。

  「哥哥,好好讀書備考,對嫂子也別不聞不問的,她可是每天伺候你起居的,沒有誰本應為誰做什麼。」「我會的,保重,小霜。」人們總說男兒有淚不輕彈,他卻想好好的痛哭。

  整個儀式裡新郎不曾出現,直到她被送到冷清的齊宅偏院時,才總算是聽見對方的聲音,十分刺耳,令聽者為之難過的嗆咳聲,轎伕們戰戰兢兢的將金霜送到了屋子門口,便飛也似的離開,連轎子也留下,畢竟肺癆可是絕症啊。


  屋裡一個下人也無,而且十分的濕冷,在這樣的地方病要想好簡直是癡人說夢,可惜大部分人都害怕,齊老爺曾打算親自照顧卻是被擋了下來,縱然妻子徐氏是齊卿仁的親生母親卻也怕丈夫染上那可怕的惡疾。



  待右腿安分一些,金霜便一瘸一拐的走到了柴房,所幸裡頭有著乾燥的柴火和木炭,也很快便找到積著灰的炭爐,成功打起火後她便開始往齊卿仁的房間走去,中間有好幾次因突來的痛楚差點跌跤,冷天總是令她殘缺的腿更加折磨人。


  他所在處十分易尋,咳嗽聲最大處便是了,嫁衣的裙襬早已因為炭灰和融雪而變得灰撲撲,不過她不在乎,伸手敲門。


  「誰……咳咳咳……」「金霜,我來拿炭爐給你。」「不需要……跟其他人一樣咳咳……放我去死就好咳……」聽起來他已經放棄「活著」這件事了。

  「就算我已經是個老姑娘也不想那麼快就守寡。」沒等那人同意她便打開門走進去將炭爐擺在房間的角落裡,關好門之後拖了兩步抓到床柱便單腳半跪在地上,可恨的腿這次決定,讓她疼到連站都站不住,她抬手將面上的白粉、胭脂全部抹去,這下嫁衣算是真正的面目全非,不過她也不在乎。

  「出去。」「出不去也不要出去,腿疼著呢。」她在村中是出名的剽悍姑娘,即使是個瘸子也沒人敢小覷她,不過性格雖悍仍有一手好女紅,那嫁衣未被她如此無所謂的毀壞之前是十分美麗的。

  「妳聽不懂人話嗎……」那話語十分的咬牙切齒「我叫妳出去。」

  「這兒有人嗎?我只看到個自暴自棄的半鬼,要是你自己都放棄的話誰會有希望?等你決定要當人的時候我再聽你的吧,夫君。」最後那聲夫君喊的倒是溫柔。

  「……悍婦……」偏過頭避開她之後又是一陣猛咳,一口血也一塊咳了出來。

  金霜從衣服上撕下一塊較柔軟的布料替他擦拭著血跡,手輕拍著背部替他順氣,無論如何他們已是夫妻,她得照顧他才行。

  那件紅嫁衣或許很快就會被物盡其用到全成布片了,冬衣雖是有帶,但忙著做事卻是忘了要換。

  「大少奶奶~松一送東西來了~」「到屋門口等會兒,很快就來。」隨便找了根木棍充當拐杖,她踱了出去;那小廝送來許多食材以及大夫開的藥,說完了煎法之後又勤快的替她打了三大缸的水,細問之下,他原先是齊卿仁的貼身小廝,主子知道自己得了癆病便把他打發走,甚至把賣身契也一併還給他。


  「少爺從生病以後脾氣就不太好了,他以前並不這麼陰沉的,還請您多多擔待了。」松一還帶來了衣裳,替她收進箱籠裡頭,她挑的地方隔壁便是齊卿仁的房間「你倒是挺忠心的。」「少爺待我很好,做人要知恩圖報的;但娘親不許我去照顧少爺就是……」似乎真的很沮喪,松一憨厚的笑容垮了下來。


  「你能送東西來已經夠了,順便替我掃掃屋子吧,這到處都是灰塵,對肺不好的。」盡力保持著笑容,金霜說道,她真的沒法掃除。



  「好咧,馬上辦。」這偏院雖是偏僻,掃除用的物什還是有的「這個用來遮住口鼻,省得吃了灰,用完便燒了。」那袖子被金霜直接撕成了三片。


  「少奶奶您這樣……不太好吧……」前不久姊姊出嫁的時候他才聽娘親叮囑嫁衣要好好保護著的呢……


  「管他呢,擺著也是沒用,你乾脆當我是不懂規矩的鄉野村姑便好。」事實上她也真是個村姑,不過因著父親是個秀才說話文雅一些些,娘親生了副漂亮臉蛋讓她看起來有那麼點大家閨秀的樣子。



  「好……差點忘記了!」松一說著從帶著的小包袱內取出一塊處理妥當的毛皮,金霜的腿疾是附近有名的,藏都藏不住,他家老爹要他送來讓她保暖的,一直都有送去,但天氣一暖便被金霜用來貼補家用。



  「妳在咳咳……跟誰說話?」隔壁傳來那人混著咳嗽的話聲「松一來了,我順便讓他打掃屋子。」

  「讓他走!」語調十分的急躁,似乎不想讓松一在此地久留。

  「住在滿是灰塵的屋裡只會讓你的病更重而已,該要好好掃掃了。」邊說邊進房替他將遮塵布綁好,對方僅是以一種死灰似的眼神看她「你要一直龜縮到死嗎?不覺得窩囊?」她能清楚感覺到他在逃避。


  「窩囊又如何?反正很快就入土了。」「都還沒做鬼說什麼鬼話啊你,振作點,別逼我罵公爹是王八。」

  
  「嗯?」「說你王八蛋,聽不懂嗎?」「妳妳妳……」妳不出個所以然卻是又咳起來「不說不說了,聽著我都替你疼。」她的聲音也有些發抖,腿又疼了。

  這偏僻的地方實是因疏於管理而如此的荒涼,畢竟大部分人都是惜命的,也怕那病傳染出去,經過掃除後看起來好多了。

  「這都什麼時辰,妳現在才到。」坐於花廳首座的婦人以扇掩面,冷淡的說道。

  「夫君剛起時咳得厲害,便來晚了。」拄著木杖站在堂下,金霜不卑不亢的回道「媳婦過了火盆之後才到這來的,夫人您不必擔心。」唇邊噙著淺淺的笑容,她盯著扇子。

  「夠了,讓媳婦這樣折騰算什麼。」齊老爺說完便親自把金霜扶到身邊坐下「老爺!」父親下首按道理坐的該是嫡長子才是。

  「有什麼關係嗎?」齊老爺有兩道濃眉,令他的神情很自然的帶著一股威嚴。

  「多謝爹,不過媳婦或許該回去了。」金霜起身,某人在她出門前要她早點回去。


  「是嗎……那妳小心點走,往後可以不必來,天寒地凍還這麼遠。」齊老爺說著伸手拈了拈鬍子,待金霜走遠之後,他轉過頭瞪著徐氏瞧。


  「卿仁可是妳親生的,月梅。」「可那病太可怕了……鐵漢你要是有什麼萬一的話嗚嗚嗚……」話還未盡齊夫人已經哭得絲帕糊作一團絲球。

  「算命先生說的也不知何時才會應驗……」卿仁得病後的幾天,有個算命瞎子說未來有個女人,不只嫁給卿仁不會死,還能得貴人助醫好他的病,要是一直找不到,某次月圓之後的隔天他必定會死,到底什麼時候呢,天機不可洩漏。

  晨起不再像往常一樣只是睜開眼睛躺在床上,一個人也沒有,就算有人也只是無比懼怕的躲著他,再過幾天那人又不見了,他也無所謂,而是睜眼會看見她,耳裡會聽見木杖敲地和她的腿拖在地上的聲音,或許每天與她吵嘴也可以算是一種樂趣,他竟開始希望能夠隔天也還能醒來,而非就此一睡不起。


  「這是什麼啊?松一。」金霜看著這次送來的藥狐疑的問道,圓圓白白的,有點怪怪的苦味「大夫給我的,說是按時吃的話少爺興許能好,那大夫從上次掉進湖裡被救起來之後就不大一樣了,醫術更厲害一些。」



  「是嗎……可他……」怕苦呀,怎麼辦?「混粥裡頭。」松一也知主子怕苦的事,他從不吃苦瓜的。

  
  「你們打算合謀毒害我嗎?」卿仁倚靠著門,好看的鳳眼瞇著,被金霜死拖硬拽老半天他總算甘願離開那張木板床,出來曬曬太陽,咳嗽似乎也因此不那麼頻繁了,即使臉色蒼白卻仍是頗俊,甚而增添了些病弱美。

  「誰要毒害你啊~咧~」金霜說著扮了個大大的鬼臉,但不一會兒臉便皺了起來「又疼了?」看到她的臉色,他走前幾步扶住她的手臂。
  「不礙事,我去熬粥。」「別去了,要是又燙傷怎麼辦?松一你去。」先前手臂燙紅了一大片差點沒把他心疼死,雖然他常不順心便喊她「霜瘸子」,卻也清楚她有時晚上會疼到哭,偶爾家事也會因此砸了,順帶還弄傷自己。


  「是,少爺。」松一離去前搬了兩張椅子出來讓兩位坐下,他們都不適合久站。

  金霜又要開始傷腦筋了──「吃飯。」「不要,很苦。」兩人間的對話十分之幼稚,而且已經這般持續了三刻鐘「不然咱們用強吧,大少奶奶。」松一想到的方法簡單粗暴,就是,用灌的,不過立刻被駁回。


  「齊卿仁,別逼我非禮你。」稀粥已經因為冷卻變得有些像米糊「若我仍說不呢?」非禮?


  「就會這樣。」所謂非禮乃是親吻,震驚之下他將那苦粥嚥了下去,倒是不苦了,還有點甜甜的「妳瘋了嗎……會死的……」回過神,他發覺自己幾乎發不出聲來,就算說了話聽來也似在啜泣。


  「才不會,我會活到變成千年老妖然後把你吃掉。」她一如既往的露出淺淺的微笑,明明性格大咧咧笑起來卻這麼含蓄「吃飯?」「……我吃就是了。」


  一些時日過去,請了大夫到府出診了一回「真是……厲害啊,差不多了,那白藥片再吃上三次便可,然後……公子節制點啊。」之所以會說出這句話是因為他察覺到金霜的面色,看起來有些疲累卻是滿面桃花。


  「是。」齊卿仁恭敬的應道「松一,送大夫回去。」松一似乎已經打定主意不走了,一直待在這偏院的下人房住著。

  「小哥,順道送俺去趟主院吧,你家公子可以不必隔離在這了,也該讓大少奶奶好好休息,她的狀況不適合一直勞動的。」

  之後他們搬進竹心院,這是齊卿仁生病前住的地方「大哥,你好了?」一名身穿白狐裘,約莫十九、二十歲的男子踱進院門,以黑扇子半遮著臉,雙眼打量著卿仁「算是好了,你來此可是有事?卿義。」


  「沒什麼事啊,只是在想,大哥或許也該厭倦村姑了吧,還是個腿瘸的。」覷著金霜的眼神十分惡毒。


  「若是想說這些的話,你可以滾了,回花叢做蜜蜂去吧。」「跟村姑處久了也變粗俗了嗎?大哥。」


  「霜兒,手杖借我一會兒。」將她扶到椅邊坐好,他神色冷淡的說道「做什麼?」金霜疑惑的遞出那支當初隨手抓來,已經分岔出許多木刺的棍子。


  「趕蒼蠅。」說完便提著木棍朝著齊卿義抽去「我打死你這臭小子!你再羞辱她我就換火棍抽你!她即使是個村姑都比你好上千百倍!跟先生學的都丟進茅房裡了嗎?流連花街像什麼樣啊?」說一句便抽一棍,一路將人抽回院門口。

  「以為大病初癒的人好欺負嗎?啊?松一,送二少爺出去!」「好咧,二少爺,咱們走罷。」如同扛柴禾似的將齊卿義扛上肩,松一愉快的向著沒竹院去,他家少爺真是太帥了!


  「呼……好累咳咳……」拖著步子回到金霜坐著的椅子邊便倒在她的膝上,甚至由於過於勞累和激動又咳了起來。

  「你在做什麼啊……還沒好全就這般折騰,他要說就讓他說去,反正我本來就是瘸……」輕輕撫著他有些散亂的頭髮,還未說完便被他以左手食指輕輕壓住唇瓣。


  「別說那個詞了,我不喜歡。」以前總是隨口便喊,現在倒覺得討厭了「先別論你喜不喜歡,離開我的腿。」因為他這麼一倒,疼痛又開始作怪了。


  抬起頭,她便看見門外站著四個年紀看來較自己小上一些的女子,松一好像說過主院那兒有要支來幾個丫寰,四人注意到她的視線便趨前幾步。


  「妳們有什麼事嗎?」卿仁興趣缺缺的問道,他早已聽到她們的腳步聲,卻是不想理。


  「回大少爺,奴婢們是您母親遣來伺候的。」一一報上名,分別是青月、青葉、青蕨、青石,一個個都挺漂亮的,看來……這「伺候」怕是別有深意。

  「妳們力氣太小了,回去讓娘親送小廝來,強壯些的。」這幾個齊卿仁都認識,都是嬌弱的,抱在懷裡是合適,要她們做事還不如自己來;母親是不指望全興了吧,那孩子雖然是沒卿義那荒唐樣,卻是個沒讀書天分的。

  「可是……」青葉看向金霜,總不可能讓小廝伺候少奶奶起居吧「休再多言,妳們也想嘗嘗木棍的滋味嗎?」幼時所學現下雖只能嚇嚇人,不過也夠用,齊老爺當時期望他能文武全才花了不少心思。

  四人不發一語的行了禮便離開了。

  將四人威脅走了,他扶她躺到床上去,躺著總是最輕鬆的「總覺得住在偏院輕鬆多了,沒那麼多煩人事。」把玩著她的頭髮,他這般說道。

  「她們比我好生養多了。」金霜淡淡地說道,她有這殘疾在身,生是能生但可能也生出瘸子來「可我不想和她們生孩子啊,大夫也說妳好好將養的話會好的。」就不會這般難受了。



  「要是要很久很久呢?十年二十年那麼久的話呢?」「今天是十五呢,月亮會很圓。」這話在旁人聽來是句不相干的話,卻令她的雙頰像抹了胭脂似的紅了起來,因為某人自從大夫說可以行房事之後,這幾個月到了十五便……是因為算命先生的話讓他沒安全感嗎?

  「不行,藥沒吃完之前都不可以。」「霜兒……」「你要我再當回悍婦嗎?」她不介意再罵人一次,不過就是會比先前心疼得多罷了,因為──她愛他。


後記:
這篇莫名其妙地爆字數爆得很開心,基本上就是個肺癆男與瘸腿女的故事,總覺得好像寫得有點不夠符合文案,霜霜的娘還有哥哥很愛她,雖然她還是嫁了
然後某彌發現自己最喜歡的角色居然是松一,我對不起妳啊女兒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461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SS|月凌|我和他有個春天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喜歡★aa29294748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16】【SS】美・色... 後一篇:【18】【SS】隱藏的鏡...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trive0603巴哈的大家
還在以自學方式學習如何撰寫小說,未來如有時間必然繼續寫下去。來巴哈交朋友(灬ºωº灬)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