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81 GP

第四章 幕間 『相互的讓步』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2-02 17:23:24│贊助:1,423│人氣:15607


「好,完成了!」
把撿到的樹枝插在眼前的雪塊上,昴擦了擦了額頭的汗水。
花了大約一個小時製作出來的業餘作品,其成果卻令人相當的滿意。大家注視著完成品,「喔喔」的驚歎聲浪開始蔓延。
「果然,我能感覺到這雙手的才華吶。為了不再擔心補給困難,就讓愛蜜莉雅碳降下大雪,那樣的話我作為製作雪人的藝術家就能成為國寶了吧。」
「真是的,別說傻話啊。我、才不會因為那種事而幫忙降雪呢。……但是,好厲害。」
坐在神社的石階上,看著昴工作的愛蜜莉雅發出白色的吐息。
她紫紺色的瞳孔中映出的,是昴所製作的雪人────單純這樣評價的話不太對,應該叫雪雕。
收集了『聖域』中殘餘的雪,製作了約二十座帕克的雪雕。驅使昴這樣做的,只能說是一種叫做浪漫的情懷。
總之,能讓愛蜜莉雅和『聖域』的居民高興起來就好了吧。
「但是,沒有一直為目標而努力,巴魯斯果然是笨蛋。」
這樣說著、辛辣的聲音在評價昴。
在相同的石階上,有一位把頭枕在愛蜜莉雅腿上的少女。少女沒有穿著標誌性的女僕裝,現在用樸素的白色服裝裹身。
曾在生死之境徘徊,制服已經燒的焦黑。那臉色看上去比平常更為慘白,聲音的毒辣程度卻絲毫沒有受到影響。比什麼都好。
「兩個人都傻瓜傻瓜的說著……本來,在這場騷亂中立功的我應該被更溫柔地對待啊?我的辛勞所得到的回報還不夠吧?」
「嗯,是呢。我是非常感謝昴的。但是,昴不在的時間裡努力的是我,怎麼反過來期待我的慰勞呢。」
「愛蜜莉雅碳,突然說什麼大實話呢……」
確實,昴不在的時間裡守護住『聖域』是愛蜜莉雅的功績。沒有她進入墓室的指示的話,那就不知道居民們能不能夠逃過大兔的尖牙了,如果愛蜜莉雅沒有完成『試煉』的話甚至不能確保這個場所能夠避難。
昴從之前的談話中得知的、活用墓室作為避難所這一做法,對此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迷惑。無論怎麼說,在那場大雪降下來之前她總是在考慮逃避這方面的事情啊。
「嗯,看到青年團的人能夠回來和愛蜜莉雅碳那如火般的幹勁,都是些讓我高興的意外啊……真是,得救了。」
到現在為止還沒有明說的是,這次行動有著太多賭博的成分。
只靠昴一個人根本不夠,他總是得接受周圍人的幫助。為此他決定要承受最辛苦的一部分。
「那是理所當然的嘛。都靠著昴來的話,我們都快忘記該做什麼了。昴呢,稍微休息一下也不是不可以哦?」
「不,一想到無論是智商還是力量都有所欠缺,我除了難看地四處奔波以外就做不到什麼了啊。」
「但是,以後就不會這樣了吧?」
像是在揶揄著貶低自己的昴,愛蜜莉雅一邊含笑說著,一邊撫摸著躺在腿上的拉姆的頭。明白這句話所指的意思後,昴擦擦鼻子,作出了「啊啊」的回應。
雖說遺漏了很多東西,一直在被旁人所救,不過,想要拯救的東西大致上都救到了。今後,也不會再獨自一個人煩惱了。
昴不會再為了該不該依靠他人而躊躇,為了昴的努力不被糟蹋,在昴身後踢著他的屁股讓他前進的人大有人在。
「────」
昴抬起臉龐,從廣場向墓室投去目光,
他的視線越過坐在前面的石階上的愛蜜莉雅,到達了墓室的入口。現在,有兩個人踏入了失去『試煉』作用的墓室裡。
他們在裡面說些什麼呢?真是令人擔憂啊。
「算啦,要讓那兩個人好好談話的氣氛、這我還是讀得懂的。」
明明有很多談話的機會,卻一次也沒有被用上過。
積累下來的話一定跟小山一樣吧。

※ ※ ※ ※ ※ ※ ※ ※ ※ ※ ※ ※

把透明的棺材夾在中間,高個子的男人和少女相對而立。
「母親大人……」
俯視著棺材中、結晶中橫躺著的女性,少女呢喃著。
如同無法立足般、輕浮的感覺。不僅是因為之前戰鬥的激昂感消退了,還有之前那漫長時間所帶來的失落感和解放感,切身體會此情此景也是一部分原因。
從沒想過,親眼見到母親的那一天就這樣到來了。
在棺材中長眠的女性────魔女,艾姬多娜,她的身姿與風貌和記憶中的分毫不差
美麗的白色長髮,感性理智的溫柔臉龐。罕見的,關於她笑容的記憶也慢慢清晰起來。
最後的、離別時下達的指令、話語,都回想起來了。
「貝蒂……和母親大人的約定……沒有遵守好它。對不起」
碧翠絲用手指輕撫棺材,以謝罪作為這四百年來再會的開始。
離別之際,艾姬多娜將把存有自己知識的藏書交給『那個人』的指示傳達給了碧翠絲。禁書庫裡儲藏著的無數書籍,和那能顯示未來的福音書。
這兩樣東西,現在都已經不在碧翠絲的手中了。
母親給予碧翠絲的、能顯示未來的福音書,以及她用很長一段時間積累下來的一切知識,都被火焰吞沒,化為塵土離開了這個世界。
「貝蒂……沒有見到『那個人』,書也被燒光了。有太多必須道歉的事情了」
不爭氣的女兒,碧翠絲如此評論著自己。
虛度四百年的時間,一個不能守護母親所交付的約定的、愚蠢的女兒。並且,本來就沒有臉面和母親再會了,所以這是一個必須要向母親道歉的場面────
「……那個,輕鬆的臉是怎麼回~事啊」
站在對面的高個子男人,簡單的話語像是要揭露碧翠絲心底所想。
抬頭仰望著黑暗中,那浮現出無力地放鬆嘴唇的長髮男人────羅茲瓦爾。明明認識他的臉,碧翠絲卻還是忍不住感到些許違和感。
那個從相遇的時候就一直被瘋狂的目的所支配的男人,此刻他卸掉了慣有的小丑妝、露出了本來的面目,雙眸中流露出迷惑。
「要說輕鬆的話,你也一樣輸了喔,羅茲瓦爾。沒有化妝就站在貝蒂的面前,無視先代的吩咐也無所謂嗎?」
「小丑的妝容啊,對我來說是因為有著鬥志才化的東~西。通過那個類似於面具的東西,我和別人接觸的時候會更有幹勁。只是,我現在注意到了一些事~情。」
「注意什麼?」
「不拘泥於化妝與否,現在的我就是一個小丑不是~嗎。那麼,有沒有化妝還有什麼意義~嗎?」
「原來如此,啊」
在蜷縮著肩膀,擺出一副彷彿在逗弄小孩般姿勢的羅茲瓦爾前,碧翠絲挑了挑下巴,百無聊賴地拉扯著自己的豎卷髮。然後,少女用『因此』繼續談話。
「你之前是、有什麼話想對母親大人說吧?和母親的再會對你而言……對你的家族而言,應該是個悲願吧。」
「…………」
「和母親大人相識的是初代,現在的你在羅茲瓦爾家族中算是差不多到第十代了吧?由於代代梅札斯家主都短命的緣故,所以在禁書庫露面的傢伙咕嚕咕嚕地換啊……你是,從小的時候就展現出了與眾不同之處啊。」
雖然沒有介入梅札斯家的歷史,但卻可以說是相當親近的碧翠絲,在其當中切身見證著時間的流逝。
艾姬多娜唯一的徒弟────初代羅茲瓦爾,在與魔人赫克特的戰鬥過後幾乎損失掉了所有的魔法天賦。但即便如此,他也沒有放棄掉艾姬多娜弟子的身份。
艾姬多娜死後,因為禁書庫的關係,如有所失的碧翠絲不顧一切地在追求著什麼,而他可能是因為想要延續血脈而喪失了性命。
在那之後,梅札斯家每一代家主都叫做羅茲瓦爾,他們之中反覆出現和初代相近的強大魔法能力,使梅札斯家壯大了起來。
然後,當代的羅茲瓦爾────也就是,站在面前的這個男人
這個羅茲瓦爾·L·梅札斯,是到目前為止每一代羅茲瓦爾中,在年幼時就發揮出了最傑出才能的,連碧翠絲都暗中忌憚的卓越才能
他的實力甚至比艾姬多娜發掘出的初代羅茲瓦爾還要強大,恐怕可以被稱為世界上最強大的魔法使吧。
「有著那樣傑出的才能,你還是無法逃避梅札斯家族的束縛。夢想著與過世的母親重逢,為此梅札斯家一直行走在殘酷的道路上……貝蒂稍微有點,同情你們了喲?」
「是嗎?但是,我們和妳又有多少不同呢?妳,在這四百年中被過世母親的話所束縛的事情是不會改變的。不對,與代代交替的我們不同的是,獨自度過空虛時光的妳所遭受的痛苦,是不會有人對此產生共鳴的。和我們做了該做的事不同,妳只是默默蹲下承受痛苦罷了。」
對於碧翠絲的話,羅茲瓦爾回以嚴肅的答覆。
結果來說,都是一樣的。
以短暫壽命承載複雜感情,只為和一個人再會的梅札斯家族。
將自己無盡的壽命封閉在空洞的牢籠中,終日等待著約定的完成的碧翠絲。
在旁人看來,都是同樣愚蠢的小丑。
「────」
兩人暫時沉默,他們的視線在半空中激烈的對撞。
但是,這無言的對抗因為羅茲瓦爾撤回了視線而中斷了。
「真是一個無聊的口角。就好像是傻子之間在互相指責,沒有益處的滑稽行為還是適可而止~吧。」
「…………嘛,確實是那樣。」
「只有一個問題,可以嗎?」
在彼此都嘲諷過對方之後,羅茲瓦爾豎起一根手指。碧翠絲沒有說話,把下巴抬起做出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樣。
對少女的態度,羅茲瓦爾俯視著躺在棺材中的艾姬多娜。
「昴君,是妳的『那個人』~嗎?」
質問的語氣。然後『那個人』的單詞出現了,碧翠絲小聲的吸了一口氣。羅茲瓦爾直接談起了『那個人』。羅茲瓦爾應該不能直接從談話中得知『那個人』的信息。儘管如此,如果他有什麼碧翠絲不知道的秘密的話,那麼他瞭解碧翠絲的事情就不奇怪了。
原本,以前在禁書庫露面的傢伙,無一例外都是由先代羅茲瓦爾帶到人世間的。從先代那裡聽說過的東西,自然可以通過子孫相傳吧。
真要說的話,羅茲瓦爾之前就可以跟相關聯的昴透露這個信息。這不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
────那樣的信息,昴是一定不會認同的。
「……為什麼,在笑?」
「────啊,不好意思。並不是在笑羅茲瓦爾你呢。只是剛才,腦海中浮現出了一些有趣的東西。」
腦海中清晰地浮現出了、那個黑髮青年說過的話語,想來真是有意思啊。或者說真是單純,令人不想再多考慮以外的東西。
對於羅茲瓦爾的提問,碧翠絲搖了搖頭
「那個男人……昴,並不配成為貝蒂的『那個人』呦。」
「……那麼」
「本來,昴並不具備繼承母親大人留下的禁書庫中知識的資格。沒有學習的目的和意識,也沒有那方面的天賦啊。而且長得也不好看,實力不強,使用魔法的能力也不夠,腿還短。貝蒂一直在等待的『那個人』,應該是更美好的啊。」
「那還真是,相~當嚴厲的評價啊。」
「是那樣啊,貝蒂是很嚴厲的。所以之前的四百年裡,放棄了所有的機會。……貝蒂覺得,『那個人』寧缺毋濫啊。」
現在想來,碧翠絲對那些想要將她從禁書庫裡帶出去的人有些許罪惡感。他們當中,有人是出於野心或私慾而向碧翠絲伸出手的。當然,也一定有人是出於體諒的想法才那麼做的。
但是碧翠絲將這些伸出來的手都甩開了
「『那個人』會是,貝蒂所選擇的人。聽他們每一個人的聲音,然後好好地作出答覆。誰才擁有繼承禁書庫中艾姬多娜留下的知識,由貝蒂決定……一定,是這麼一回事啊。」
「但是,妳選擇的昴君並不適合『那個人』啊?」
「是那樣啊。但是,那樣不行嗎?貝蒂選擇的是昴,不是『那個人』。昴才是,選擇的對象。」
碧翠絲的回答,讓羅茲瓦爾屏住呼吸、瞪大眼睛,做出了恍然大悟的樣子。
傾慕著艾姬多娜的他,聽到了一個難以接受的答案。看著不久之前還抱有相似立場的碧翠絲,他的心情越來越沉痛。
既然這樣,那就更有必要把話說盡。
「昴可是,毫不猶豫地對成為『那個人』的想法嗤之以鼻呢。比起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傢伙,用自己的方式來使自己幸福有什麼不妥嗎?」
「那還真是……傲慢的回答」
「但是,我並不討厭呢」
滔滔不絕的講著,碧翠絲想要用艾姬多娜的留下的知識還不足以使她復活、這如出鞘利刃般的話語來勸阻他。
「但是,不管怎麼排列,昴君心中妳都不是首位吧?看到現在這副樣子………我就明白了」
「你似乎、誤會了什麼。羅茲瓦爾」
「誤會?」
「貝蒂並不是,被昴放在首位才從禁書庫中出來的。而是為了讓昴成為貝蒂的首位,所以才從禁書庫中出來的」
選擇我吧。被那樣說了。
沒了妳,就會寂寞得活不下去。被那樣說了。
想來都是好話。只是不知道是不是戲言。
但是,碧翠絲的心動搖了,心潮澎湃。四百年間一直凝固在同樣一個地方的心靈,就在那一刻動搖了。
然後,當握著他的手走出禁書庫的時候,她有一種泫然欲泣的解放感,這種心情難以壓抑。
「放棄了契約、貝蒂失去作為母親大人精靈的資格這種事已經沒關係了。貝蒂已經是,契約者菜月·昴的精靈了不是嗎?那些後悔的事情……都已經不在了啊。」
或者這是,對羅茲瓦爾來說稱得上背叛的事。
和碧翠絲一樣,艾姬多娜的魔咒束縛了他四百年。也許率先放棄掉當初的誓言就算是背叛吧。不把所托職責做到最好,反而還要拋棄掉。
母親也好,羅茲瓦爾也好,抬起臉來一定是因為突然改變了態度吧
「────」
心意已經確定。手也已經緊緊相握。
從現在開始,碧翠絲不會再度過像之前那樣灰暗的時間。這算是在那麼長一段時間的盡頭,為了不忘記那些重要的事情而刻下的烙印。
沉默著,等著羅茲瓦爾說些什麼。
「沒必要擺出那個樣子。我並不是,魔女艾姬多娜的代言人還是別的什麼~的。無論妳有什麼理由,我都沒有權利去干涉妳的答案。喜歡,就好了。」
「羅茲瓦爾……」
「雖然,妳已經放棄了。但是我還是不想違背艾姬多娜的命令。所以我之前優先顧及我的願望而選擇犧牲掉妳。或許這才是真正的背叛?」
「────」
懺悔,羅茲瓦爾對於在宅邸發生的事情進行了認罪。
碧翠絲在禁書庫中也注意到了,想要在宅邸中奪走她的生命,是羅茲瓦爾策劃的。這一切,都是記載在羅茲瓦爾那本已經消失的福音書上的吧。那是,什麼樣形式的關聯還說不清楚。
「羅茲瓦爾。你的,福音書怎麼了?」
「………燒掉了。經由一個違逆主人的,惡質女僕的~手。所以未來全都在灰燼中了。或許可以說是不存在~了吧。」
「全部麼……甚至看不見空白的未來……從那之後,你就一直是這樣一副漠然的表情呢」
「────這件事的話,又有什麼關~係呢」
和剛才一樣在言語上反擊了碧翠絲,羅茲瓦爾垂下了頭。他看向躺在棺材中的艾姬多娜,雖說沒法觸碰到,但他還是伸出了手指撫摸著棺材
「失去了只要尋求答案,就一定有能通往的道路是很悲傷、很恐懼的……但是,看著無法先看到後續的故事,也許也有些許喜悅也說不定。然而這是不是四百年前的我的感覺,我就不知道了……」
「…………?」
有著微妙違和感的回答,讓碧翠絲皺起了眉頭。
看到這幅表情的羅茲瓦爾露出了微笑。對著困惑的碧翠絲,他自嘲般地「真的,我和妳的交流還是不夠啊」說道
「這也是沒辦法的~呢……和當初的盲目不同,我們應該有時間,有在一棟房子裡一起度過的時間的呢。一起看到同樣的事物這樣的事情,就和故事一直在推進一般不可避免」
「羅茲瓦爾,你想說什麼?」
「像曾經……和老師一起在實驗室中交談那樣。這四百年來還是頭一回吧。」
「老…………!?」
羅茲瓦爾平靜的語氣,那令人懷念的語調,讓碧翠絲不由得感到啞然。
這句話代表著什麼呢?不敢相信的碧翠絲一邊小聲吐氣一邊說道
「難道說,你……羅茲瓦爾,是你?」
「我一直都是羅茲瓦爾呀?」
「不一樣!不是那麼一回事………你應該明白的!」
「開玩笑的啦。如妳所說,我(私)───我(僕)呢,是羅茲瓦爾,碧翠絲。」
自稱改變之後,在碧翠絲眼中,羅茲瓦爾的身影重疊在了一起。
男人擁有著深藍色的長髮和挺拔的身姿,少年也是擁有著同樣的髮色,同樣挺拔的身姿。這就是以前愛慕著艾姬多娜,在她身後綻放才華的少年啊
「啊、你……羅茲瓦爾,現在的你到底是什麼……」
「原理來自於老師對不老不死的探索,是靈魂轉寫技術的應用。在這『聖域』進行的實驗中,這是風險最低的方法,我將它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靈魂的轉生……在空白的容器中,轉寫入意識和記憶,使主觀意識不老不死的實驗………但是,這樣的話,靈魂並不是固定的,從而會導致不完全的實驗結果啊!」
「在空的容器中注入的靈魂,穩定性確實不高。我一度為此頓挫不已……但我強行解決了這個問題。問題的關鍵在於容器和靈魂的親和度,那麼提高這個親和度是可以做到的。」
容器和靈魂的親和性,是之前的研究失敗的關鍵。
琉茲·梅爾作為『聖域』的核心,因艾姬多娜瘋狂求知慾的產物而被結晶化,後來被挪用到了其他實驗中。
但是,被複製出來的琉茲的身體,並不具備接納其他靈魂的素質,作為實驗結果來說無一例外都失敗了。但羅茲瓦爾卻能做到,讓容器和靈魂更加親和這一點。
對這個含義刨根問底,就能得到羅茲瓦爾是如何存在的真正解釋了吧。
初代羅茲瓦爾────將自己的靈魂轉寫到與自己血脈相通的子孫的身體中,以這種方式來接續他實現願望的漫長道路。
「冷血無情,想這樣罵麼?碧翠絲?」
「…………」
「希望能和老師再會,殘忍地把什麼都不知道的子子孫孫變成我的容器。禽獸不如這類的話,想這樣罵吧?」
羅茲瓦爾的話語刺痛了碧翠絲。
但是,用沉著的眼神看著這邊的羅茲瓦爾的態度中,好像在等待碧翠絲聲討這樣的感覺若隱若現。
羅茲瓦爾是真的想被制裁嗎?放棄了和艾姬多娜契約的事,羅茲瓦爾應該還在追求親自和艾姬多娜匯報才對。
以碧翠絲對艾姬多娜的瞭解看來,羅茲瓦爾是真的在乎他行為的對錯嗎?那可是四百年來,他一味追求著的單戀的執著對象啊。
「……那樣說來,不是貝蒂的任務啊。如果要說什麼的話,貝蒂和你的子孫可沒有多大關係。嘛,現在想想的話,那些傢伙全都是你啊。所以,你把子孫變成自己的事,我想我對此有著字面意思上的厭惡感吧。嘛,我就是這麼想的。」
「唔哇,這麼不嚴厲~啊」
「但是呢,還不只如此。比起那個,我承認我對四百年前的同伴還活著這件事更感到喜悅。」
「……那樣,嗎。」
對於碧翠絲的答案,羅茲瓦爾閉上了眼睛。或許那是他所追求的答案吧,這碧翠絲就不知道了。
碧翠絲要傳遞出她內心最真實的情感。這一點,從她剛出禁書庫的時候就決定了。那麼,現在呢………
「羅茲瓦爾。在那個地方,稍稍蹲下來一點」
「蹲下?在這裡嗎?」
碧翠絲的手指著腳下,羅茲瓦爾遵循著她的指示而動,然後抬起頭來看著她。看著羅茲瓦爾驚訝的瞪大了眼睛,碧翠絲點了點頭。
看著蹲著的羅茲瓦爾,碧翠絲脫下了右腳的鞋,緊緊地握在了右手上。
「咬緊牙關忍住哦。」
「───啊?」
臉頰的高度剛剛好,握著鞋子的右手狠狠的在上面打了一耳光。。
令人愉悅的聲音響起,羅茲瓦爾的臉彈向一邊。按住被打紅的臉頰,羅茲瓦爾的瞳孔變得灰暗。
打完之後,碧翠絲用右手穿上了鞋。
「因為貝蒂很大方,所以就這樣放過你吧……不管怎樣,現在都迎來結果了。昴呢,一定會贊成這麼做的,同時也會原諒你的。」
「…………誰都沒有死就結束了。這不過是結果論而已吧。」
「是那樣的啊。然後,拚命努力不讓任何人死去的昴很厲害吧。你也,稍稍模仿他一下比較好啊。」
「────。哈,哈哈哈!那樣的事!我、稍稍模仿他一下比較好!哈哈!這是我聽到的……啊啊,還有比這更滑稽的笑話嗎?」
在雙手貼腰的碧翠絲前,羅茲瓦爾彷彿聽到了最高級的笑話一般大笑著。笑得腦袋直接撞到了牆壁上…就這樣撞了幾次後,他深深的歎了一口氣。
「對不起────我沒有,做錯誤事情的打算。只有這句話,請讓我說出來。」
「不用這樣。如果要道歉的話,就跟貝蒂以外的,大家的事情道歉。」
對於碧翠絲的話,羅茲瓦爾輕輕的點頭,以『是啊』回應。
然後,他坐在了地上,抬頭看著棺材。
「碧翠絲。在這個地方,我有事和妳討論」
「────」
羅茲瓦爾低聲說著,碧翠絲瞇起了眼睛。
男人將手臂放在棺材上。碧翠絲抬起下巴,注視著在棺材旁站起身來,凝視著艾姬多娜的羅茲瓦爾。
男人那一對異色瞳中,浮現出了巨大的熱情
「妳會去協助、實現與老師真正的再會嗎?」

※ ※ ※ ※ ※ ※ ※ ※ ※ ※ ※ ※

「啊啊好焦躁,雖然我知道有很多說不完的話,但是這也說的太久了吧」
對毫無變化的情況感到焦躁,在廣場等待的昴撅起嘴唇抱怨著。
在那之後,雪雕的數量已經進一步增加到了三十座左右,雪雕的形狀已經變成了各種表情的帕克。『聖域』的居民和愛蜜莉雅目不轉睛的注視著這一切。
順便說一下,剛才昴非常羨慕的能枕上愛蜜莉雅膝上的拉姆,現在已經恢復過來坐在石階上。只是,她的眼睛一直看著墓室的方向,在意的事情不言而喻。
已經明悟的碧翠絲,和狀態尚佳的羅茲瓦爾。
想來應該不會發生什麼粗暴的事情,但是拉姆的擔心並不無道理。自暴自棄的羅茲瓦爾已經平靜下來了什麼的,這只是從他口中得知的心境。
希望只是在胡思亂想而已吧。
「嘛,碧翠子,就交給妳了。」
如果單論在一起度過的時間的話,拉姆和羅茲瓦爾在一起度過的時間比碧翠絲還要多。但墓室中存放著的女性遺體────艾姬多娜這件事,還是從碧翠絲那裡聽到的。
在那樣的東西前發生的對話,還是只有那瞭解過去的兩人知道就好了吧。
昴覺得應該找機會發起如何處理艾姬多娜遺體的話題。
「和加菲爾他們會合後,就能更方便的建立起關於今後的方針了吧。」
如果宅邸裡的大家成功逃脫的話,那麼就應該筆直的以聖域為目標前進。已經委託了青年團的成員帶去關於有一輛龍車已經行駛到了阿拉姆村的口信。最晚,明天晚上應該能和他們會合吧
覆蓋著『聖域』的雪,平復受到的災害。如果考慮到做這些事需要的時間,那麼就用今後的空閒時間去做吧。這樣就足以讓心情平靜下來。
就像昴如同忘記了時間的流逝一般,集中注意力做著雪人,心情非常平靜一樣。羅茲瓦爾也一定能夠做冷靜的協商吧。
可以的。做得到的。也是打算去做的。
「昴,辛苦你了呢……為什麼,在來回揮舞著手臂呢?」
「哦,不,沒什麼!才不是為了隱藏那傢伙令人生厭的側臉而陰沉著的哦!怎麼說呢,大概是在之前就注意到了吧。」
「是這樣嗎?」
露出一副不明所以的表情,愛蜜莉雅來到昴的身邊,歪著腦袋看著他。
然後,她在昴的旁邊,開心地看著那一排排雪人的壯觀場面。
「一直在製作呢,帕克的雪雕都堆成山了。他親自看到的話一定會很高興的。」
「是這樣的嗎?我好像看到他說『本人可是更可愛一點啊』的樣子了哦。」
「啊,剛才的語氣跟帕克很像呢。帕克也……唉,現在就跟睡著了一樣。」
微笑著回應昴之後,愛蜜莉雅呢喃著,從懷裡掏出那塊青色的結晶石。
深青色的結晶石,有著被修整過的外形,在愛蜜莉雅的手中和雪光交相輝映。
封印在這塊結晶石中的,是與愛蜜莉雅解除契約的帕克。
「但是,現在已經不能像之前那樣召喚出來了吧?」
「嗯,是這樣的。這塊結晶石的純度並不足以封住像帕克那樣強大的精靈。雖然現在帕克不活動的話就不會壞掉……但這樣下去,就算觸摸它也不能進行對話啊。」
「應該會有純度更高的結晶石吧,就像之前戴在你脖子上的……」
之前戴在愛蜜莉雅脖子上的,隨著帕克解除了契約而變成粉末的那塊結晶石可是相當稀有的。
對愛蜜莉雅來說,在帕克和愛蜜莉雅簽訂契約之後,那塊結晶石是在哪裡入手的還是個未知數。
「但是,總有一天我會找到能和它匹敵的另一塊結晶石,把帕克帶回來……我有好多好多想和他說的事情。帕克對我保持沉默的事情,我因此發現的東西,全部。」
紫紺色的眼瞳中寄宿著決意,愛蜜莉雅憐愛地撫摸著手中的結晶石。
昴看著愛蜜莉雅美麗的側臉,小聲的吸氣。注意到昴這副樣子的愛蜜莉雅發出了『嗯?』的聲音和昴四目相對。昴擦了擦鼻子。
「啊,嗯……愛蜜莉雅碳,感覺有些變化了呢,還是跟以前一樣可愛,但是感覺更堅強了一點?」
「那樣的話,都是托昴和大家的福呢。我之前,一直都在虧欠大家。所以我想盡快回報給大家各種各樣的東西呢」
「說到虧欠大家的東西呢,我也是這樣覺得的。」
昴也好愛蜜莉雅也好,都是曾因自己的無力而感到痛苦的人
所以並不是為了互相舔舐傷口。對於愛蜜莉雅現在的態度,昴亦於安心中感到些許寂寞。
終於稍微有點能支持剛有些自信的愛蜜莉雅的力量了,重要的是愛蜜莉雅不需要再為此而四處奔波了。
心裡那種一直奔跑著,卻又無法追上的無力感。
「嗯……昴……那個…………」
「嗯?」
「墓室裡的那兩人……真慢呢……」
不知為何,在昴沉浸於感傷的時候,愛蜜莉雅突然斷斷續續的開始搭話。她的目光時不時會瞟向沒有變化的墓室。
但是相對的,愛蜜莉雅的臉色不斷在改變。側臉染上了紅色,就算在半妖精當中也顯得很長的耳朵完全紅透了。看著這一切的昴驚慌失措。
「嗯?愛蜜莉雅碳!臉都紅透了呢,沒出什麼事吧!」
「誒,完全沒事呢。比起這個,唔,我有話想跟你說。」
「是,是的。我明白了。」
作為對不知為何而使用敬語的愛蜜莉雅的回應,昴不知為何也用起了敬語。
愛蜜莉雅扭了扭頭,彷彿在確認四周有沒有人之後,依舊紅著臉注視這昴
更準確的說,是注視著昴的嘴唇。
「那個………吶……昴說過………喜歡,喜歡我對吧?」
「誒,啊,是啊。我說了,喜歡。非常喜歡」
「──啊,嗯。那個,雖然我非常────非常的高興……」
聽完滿臉通紅的愛蜜莉雅說出的話,昴的心中有種不祥的預感
用『雖然我很高興』來做結尾,接下去的話,在昴的腦海中只有一種可能性。
這是完全的,『還是做朋友吧』的走向啊。
「但是,我之前也說過的吧,我會一直等待,等到愛蜜莉雅碳回頭的那一刻,並為之而努力。」
「這……被……那也很讓我高興。但是,果然啊,即便被這樣說了,我還是不明白喜歡上一個人是什麼感覺啊」
「…………」
「之前在龍車是這樣,墓室裡也是這樣,昴說喜歡我,但是……我卻沒有給出什麼反應。我覺得……那是很殘酷的。」
聽完這漸漸降低聲音的話語,昴安心地撫摸著自己的胸口。
也就是說,愛蜜莉雅的反應是想維持現狀,和之前沒有變化,這樣就好。
數次接受了昴的告白,對此沒有變得厭煩的話就沒問題。愛蜜莉雅感到迷惑的時候,昴無論如何都會伸出手來的。
雖然昴和愛蜜莉雅心中所想的有些許不同,但都因為愛蜜莉雅之後說出的一句話而變得無關緊要了。
「但是! 那個,我覺得我肚子裡的小寶寶的事情必須要好好說清楚才行!」

「────」

────。
────────。
────────────。

「什麼?!」
「雖然還不知道是男孩還是女孩,但是無論是哪一邊都會是很可愛的!但是我完全沒有被教過這樣的事……所以根本不知道該怎麼做………這樣的事情,我必須跟父親談談……」
「等……等……等等……等等啊!」
看著滿臉通紅起身的愛蜜莉雅,昴的大腦有些跟不上了。
愛蜜莉雅快速地喘著氣,一看就知道處於十分興奮的狀態。這樣的她,可沒法好好對話。
「愛蜜莉雅碳,首先深呼吸,看著這片雪景,稍微放鬆一下。我也,要這麼做。呼────哈────啊,這裡剛好有雪。」
昴低下身子,抓起一把雪放在臉上,對腦袋做著物理方面的降溫。聽著愛蜜莉雅深呼吸的聲音,努力讓自己冷靜下來的昴開始了思考。
愛蜜莉雅肚子裡的嬰兒。然後,母親是愛蜜莉雅,父親是昴。完全不明所以。毫無疑問的是,昴還沒有登上屬於大人的階梯。
「愛蜜莉雅碳,小寶寶是指嬰兒的事,對吧?」
「是,是的。在王選最關鍵的時候……我覺得這一定會是很了不得的事情……但是!降生的嬰兒是沒有錯的!要好好給予幸福才可以呢!我想把這孩子,作為第一個應該愛著的對象而去好好疼愛!」
愛蜜莉雅的決心,是那麼的高尚而美麗。
但是,在昴看來,事實應該有著很大的出入。昴和愛蜜莉雅還遠遠沒到有孩子的地步,那麼,愛蜜莉雅是和其他人……不,不用考慮那種事。
「愛蜜莉雅碳……孩子可不會是白鸛銜來的或者是從捲心菜田里撿來的哦?」
「但是!男生和女生親吻過後,就會有小寶寶了吧!」
「────」
啞然。
無論是對愛蜜莉雅貧乏的性知識,還是對這可愛的誤會,都不知說什麼好。
「昴?你怎麼了?昴……真是的」
一副什麼都不知道的表情,愛蜜莉雅呼喚著沉默不語的昴的名字。
從那樣的表情中,昴看到了因母親的自覺而生出的堅強。說不定,愛蜜莉雅變得有些堅強了都是拜這個原因所賜。這樣的話,說不定不糾正這個錯誤才是正確的選擇。
────不,絕對不能這樣。不是說那種話的時候。再這樣下去,愛蜜莉雅就該進入假想懷孕的狀態了吧。每天向著假想腹部膨脹起來的愛蜜莉雅說話,雖然那樣很可愛,但是這樣下去的話會出問題的。
「昴……難不成在因為和我親親了而後悔嗎?」
「完全沒有,不如說那樣的事再來幾次都不會後悔吧!?」
「這,這樣啊……」
誤會變得更深了,昴對脊髓反射般做出的回答生出了悔意。
對於現在愛蜜莉雅的認知情況,昴相當於說了無論要生幾個小寶寶都樂意奉陪的話。如果有這種想法的話,那就是比之前更進一步的誤會了。
所以現在,必須從最開始的階段傳授給愛蜜莉雅正確的知識才行。
但是,這可不是昴能勝任的狀況啊。
「我恨你,帕克……!」
對不在這裡,現在在結晶石中深深沉睡著的貓精靈,昴喃喃著說出了怨言。
腦海中彷彿看到了那隻小貓吐著舌頭,『喵』的一聲把手放在頭上的樣子


────糾葛的最後,當昴意識到其實可以交給拉姆或者法蘭黛莉卡的時候,愛蜜莉雅已經開始為孩子取名字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402655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2 篇留言

夜色咖啡

12-02 17:25

lam ye

12-02 17:33

暗黑小蛇
終於終於!!!

12-02 17:33

Fap

12-02 17:37

KlausLo
有了

12-02 17:50

剎那F塞耶
真想再看T.T謝謝翻譯 翻譯加油[e3]

12-02 18:07


等到晕了

12-02 18:11

亞空
感謝翻譯~

12-02 18:26

f0cus
等很久啦啦啦

12-02 18:26

嵐亭緣
嗷 終於更新了 等好久啦!!!!! 樓主勤勉啊

12-02 18:28

誠誠
愛蜜莉亞的反應好可愛(*>ω<*)

12-02 18:36

roccosu
最後那裏笑翻了 wwww 感謝勤勉的版大

12-02 18:43

KlausLo
最後的部份 我笑翻了...

12-02 19:18


"看著不久之前還'報'有相似立場的碧翠絲"...是'抱'嗎?
"之前在龍車那'會'是這樣"...用'回'或'時'會不會比較好?

嗚哇*_*(遭到不明閃光彈攻擊,召喚墨鏡抵擋中)

(不知道有沒有描寫碧翠絲跟琉茲婆婆四百年後的重逢的對談...想必,那又會讓碧翠絲有不同的感受吧...)

12-02 22:21

大港起風湧
我還以為牽手就會懷孕了呢,原來要親吻啊!

12-02 23:13

阿蛋
這後面太經典了哈哈 親嘴嘴懷孕

12-02 23:54

切蓮
我以為膝枕就會懷孕 原來要接吻啊

12-03 01:31

Ricky
帕克果然是鬼父……

12-03 01:33

NG的凱
帕克表示:喵~?

12-03 01:48

Safe
EMT好可愛阿阿阿阿阿!!!!!

12-03 02:36

J908
我以為呼吸到同房間的空氣就會懷孕,原來要接吻啊

12-08 04:20

EMT
愛蜜莉雅真的是天使啊啊啊啊啊

11-02 08:1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81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30 『雪的顔貌... 後一篇:第四章 幕間 『愛蜜莉雅...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bert286⎝༼ ◕Д ◕ ༽⎠
⎝༼ ◕Д ◕ ༽⎠⎝༼ ◕Д ◕ ༽⎠⎝༼ ◕Д ◕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