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4 GP

雜記<二>

作者:十六夜郎│2016-11-29 07:25:36│巴幣:146│人氣:487
  「知識我也不要,名譽我也不要,我只要一個安慰我體諒我的"心"。一副白熱的心腸!從這一副心腸裡生出來的同情!」——郁達夫《沉淪》

  二十九日,剛天明。閱讀完友人夏懸的文章,遂起了動筆之念,但仍是雜記,並無特別主旨。前些陣子,閱讀完數篇魯迅之文與郁達夫《沉淪》,耽溺於當中情節,至今仍隱隱有感。

  那些天,查找關於《沉淪》的資訊,我一向是對感興趣的篇目會嘗試更深入了解的。又尤其,見得網友說此篇像是太宰治,皆是從醜陋中剖析出美來,也都是敏感又纖細的作家。

  主角是位憂鬱症的青年,在五四時期從中國赴日留學。重點著重於人物的心理刻劃以及描寫,以個人思維產生的矛盾作為故事的主體,進而呈現當代青年的情愫。主角渴望得到友誼和愛情,在渴望的過程中又是充斥著矛盾以及壓抑。

  之後,隨著矛盾加深而使主角逐漸走向了沉淪的境地,除了因當時留日學生在日的必然面對的苦悶困境外,不知如何釋放的煩惱和悲哀亦是青年所遭遇的共同議題,這共同對於未來以及現況的不安、惶恐所導致的耽溺,存在於一種理想與現實落差上的矛盾。主角的理想衝突、想逃避自我封閉的做與不做,既無法逃避現況,卻又想掙脫,掙脫不了又恨自己,進而又想尋求掙脫的管道,當中帶有的矛盾感是這部作品引人入勝的特點之一。

  我是希望有人能多理會我些的。雖然如此岔入這樣的一句顯得莫名其妙,但我實在是痛苦。

  如我這般仍在成長,已是成年卻仍是少年的心態。我相信會好的,會好起來的,於是將痛苦歸咎於我仍是少年,所以這樣的痛苦也是在所難免。但我的敏感,使我認為一切不會好起來,今後,仍有更多痛苦等待著我。

  想起友人夏懸之文,內容提及至今走來的坎坷。他仍是位努力的創作者,也曾帶給我力量。但,我們都有某方面的不幸。我又開始思往死去一途。

  我想把這篇文章刪除,但是仍繼續寫下去。即便明知這樣說白了,對任何人都沒有好處,也會傷害到人,但這樣難以抑制的痛苦,我覺得是不會惹人同情的。

  看到夏懸的更新,便想到了去年忘了何時,與某公會友人一同南下台中找夏懸談天,甚至在當地住宿一夜的時候,那時真是我人生中少數僅有的,對人性本質上的溫暖感動的一刻。又,想起去年暑假獨自一人到中南部,與友人吃飯的時候。

  我一向是不恨誰的。在生命中,我仍保有一定程度的積極意識,以致於有些夥伴不明不白地羨慕起我來。我是愛炫耀的,我多想告訴他人,我的女友是如何如何愛著我,讓他人忌妒;我的成就是如何如何的不容易,讓他人羨慕,但這一切不過是源自於本身的自卑。

  我的悲傷,永遠源自於自我,對於已經擁有的不知足,以及即便未來擁有得更多,卻知道自己不見得能因此幸福快樂,我的頭越發疼痛。

  老調重彈了。又來了,基本上都是千篇一律,是吧?

  但從有這樣的想法延續至今,仍為同樣的煩惱所苦。久了,也必然有著不同情況的演變,不過苦惱仍舊是同樣的。

  千萬不可放棄生命。這樣的話我想過太多太多次了,我也愛周遭的人太多太多了,我用我渴望被對待的方式來愛著他人,愛著家人以及女友,藉此逃避自己覺得不夠幸福的悲傷。

  每每聽見他人在自殺相關的新聞下面批評,談論著自殺是傻瓜、愚蠢、過得太爽,可過得不幸的人也是會自殺的,如同久病厭世或者是飽受經濟壓力,這樣的新聞卻常常看到他人說希望台灣能夠合法安樂死,或者是這樣的尋死也是情有可原。

  自殺的人絕對不是傻瓜。

  越想更快速尋求活下去的意義的人,所以才會比平常人更快速的死去。每每看見有人在新聞下方留言評論自殺者,我總是會異常痛苦,也有幾次洩憤似的與網友筆戰。但我絕大多數回應是沒有人理會的。

  我想同情放棄人生的人,我卻深深覺得自己不應該同情他們。因為他們是輸家、敗北者,社會本是不斷淘汰的,我們並未被賦予同情被淘汰的人的權利,然而我卻十分同情那些輸家、敗北者,因為我本質上也是和他們一塊的。

  老實說,批評自殺這件事本身是沒有錯的,他們的話語往往有著相對程度的正確性。無論是應當想想被留下來的人,還是活著就會有希望,但我卻沒辦法因為這樣的話語得到救贖,也無法故作笑容,我只能可悲的隱藏這份至今仍未死去,卻支持自由選擇死去的逃避心態,應該說,活著比死去更痛苦,但希望總是留在活著的那端,不斷地催眠自己應當忍受這份苦楚,一定會幸福的,但這仍無法遮掩和避免我如今的悲傷。

  我很恨自己,非常,因為這番言論必定會傷害到人,我一向對女友是鼓勵者的角色,說這樣的話某方面也失去了鼓勵他人的資格。我想默默忍受,因為我知道不會有人願意聽我的聲音,不會接受我所想的,更不會願意原諒這樣想的我。

  「我先前以為人在地上雖沒有任意生存的權利,卻總有任意死掉的權利的。現在才知道並不然,也很難適合人們的公意。」——魯迅《死後》

  自然,我是想幫助每個意圖尋死的人,與我同樣的悲傷的人,我試圖想去拯救。至今已經不知發送多少試圖鼓勵他人的信件,但在此同時卻又深深替自己早就自顧不暇而感到悲哀。

  我想起有一首歌曲,是amazarashi的<穴を掘っている(自掘墳墓)>影片連結

  影片開頭,電腦在推特上搜尋著某個詞,那個詞是「我想死」。是這樣令人感到絕望的字眼,然而,光是在推特上搜尋到的結果就有二十多萬。而搜尋到的結果貼文,都由掛在青木原樹海上的三十台印表機持續列印。那些在貼文內包含著「我想死」這幾個字的文章就從印表機的出口全部列印出來,然後每張列印完畢的紙會從印表機上落下,而樹海的綠意也被白色的,印有「我想死」的貼文覆蓋。

  每一則貼文都會在印表機上特寫,雖然看不懂日文,但是卻看得出世界上有不少人因為各種理由,學校、戀愛、課業、女孩子、人際關係、謊言而想死,有些貼文完全可以說沒有內容,只是寫了滿滿的想死想死想死(一看就知道,不用翻譯),不難理解世界上想自我毀滅的人究竟有多少。

  歌詞雖然同樣負面,在影片快要結束前都是令人感到壓抑。可是在最後一刻,MV的視角轉為從上往下拍,這才發現,原本陰鬱的樹海逐漸透入光芒,那些散落在樹海上的貼文,排列成四個英文字:

  「YOU ARE NOT ALONE(你並不是一個人)」

  可即便不幸的人何其之多,我們仍不可避免的沒有得到救贖。

  「我不是基督徒,卻幸而尚能擔受得起,也不想責誰,大家都是可憐的人間。」——周作人。

  前幾天,是三島由紀夫的忌日。即便自殺的理由相對陽剛得多,但也終歸屬於自殺的一份子。有的人總是抱持著優越意識的,就像三島笑太宰那般。但我總是嫌惡他人說出並非只有你有苦惱的這種話,只因每人的苦惱都不相同,總會有人只因為活著而受傷。

  又,如同前些夜裡,妹妹難得的傳訊息給我。原來是看見我LINE上的個人狀態寫著"一直被看扁"的這種事。其實那事我心裡早無疙瘩,只是沒有新的想法,於是便擱置在那。當初會打這樣的狀態,只不過覺得周遭看我的眼光略有變化,或許是後知後覺,總之是聽見些批評我的能力的話語。

  「被看扁就被看扁,等到你出頭,讓看扁的人低下頭來。」妹妹是這樣說的。然而自我獨自到台灣以來,除非每年例行性的回鄉,否則便只有偶發性事件才有對話的機會。

  原來妹妹已是變得如此有積極意識了嗎?記憶中,功課一向不怎麼好的她,隨著我離鄉求學,亦是慢慢成熟多了。我妹妹與女友同個星座,總能在柔嫩中看出剛強。女友在面對與他人的衝突時,也往往願為自己發聲,甚至不惜撕破臉。

  可我事後仍照樣同說我壞話的人共事,或許寧願做個容易心軟而自傷的爛好人,也不願為現實利益而變得狠心起來。總是他人不滿於我,而不曾有過我不滿於誰而當眾指責的。我怕受傷,難道他人就不怕?

  所以我是同樣討厭那些傷害他人的話語,即是此刻寫作此文的自己。憶起從前哲學課時,教授提及當你已下定決心對他人報喜不報憂,才能真正轉化為成熟的狀態,也才能真正做到腳踏實地。

  但這原來是這麼難的嗎?

  這些話一直以來都在我手抄筆記本裡,有些同學總笑我,天知道這有什麼好抄的。如同現代文學史的魯迅,還有《傷逝》的內容,可這或許皆是無關緊要的,考試也未必會考,但總會被我反覆翻讀。我可沒辦法自己理解,我想我是需要一名人生導師的,但我想是沒辦法吧。

  我總想獲得大家的尊敬,也一直以此努力著。可我痛苦得心癢難耐,腦中千頭萬緒。只要能繼續活著,有朝一日定會成功的。只是我怕我不能因此幸福快樂。每天仰躺在床上,都會有道聲音敲擊著我的腦門:「今天你睡得著嗎?」

  隨著聲音越發沉重,我的逃避使得我不斷退讓,並且自信心一一被破壞。

  我想要有人擁抱我,就像我告訴其他人的那樣。需要我時,我一直會在。某些悲傷我總是無法緩解。但我想默默忍受,自然是因為,不會有人願意聽,不會有人願意接受,更不會有人願意原諒我。

  或許我得先學著什麼都不說。

  最近看見一張圖畫,是一名女學生站在車站月台邊,外側有列車看似剛離去或正要進站。而那女生,同樣似剛下車或是等著在車上的友人、愛侶下車,或者,她想要等著列車進站後上車。

  我的心境,同樣是等著下車的同類來到我這,或是等著上車離開這裡。

  我可沒辦法孤獨一人活著太久的,恐怕遲早得選一條路去。

  因為自己站在月台邊,是沒有太多條路可走的。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951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十六夜嵐|【Zean】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十六夜文藝創作交流會|魯迅|夏懸|雜記|周作人|郁達夫

留言共 7 篇留言

湛藍琴海
最近才複習了魯迅的小說,及特別找了郁達夫的《沉淪》細讀。其實一開始看《沉淪》,覺得不易融入。結果讀到後來,雖然還是不會喜歡主角過於自我耽溺,甚至扭曲的性格,不過想想這也是因為憂鬱症所致,因此可以諒解。而且他內心的孤獨及壓抑感,在我的心海起了漣漪,因此最後就認真讀完了,還受到某種難以言喻的震撼。

我覺得這或許就是文學的奇妙之處之一,雖然我內心的壓抑與主角截然不同,但因為同有壓抑與孤獨的心情,因此還是能打到我的內心深處吧。因此文中提到「網友說此篇像是太宰治,皆是從醜陋中剖析出美來,也都是敏感又纖細的作家」我想或許真是如此吧,有多像太宰治我不敢說,但自我耽溺的心情可能是類似的。

嗯,發現光是講那篇作品就講不少話了,就說到這裡吧。

11-29 20:14

十六夜郎
感謝回應,沒想到你有看魯迅或郁達夫的作品,果然你和我的興趣取向比較特別呢(笑)至少在巴哈姆特來說,會去閱讀他們作品的人相對少數,雖然沒聽過魯迅的人應該很少才是
《沉淪》和《人間失格》都滿能精確勾出年輕人的喜愛,應該也有寫出青年共有的痛苦。然而,無論郁達夫還是寫出《人間失格》的那個時期的太宰治,都呈現一定程度的當時心境

我對郁達夫的了解不多,但以太宰治而言,這點倒是沒有錯誤的。那的確是他回首一生所留下的整理。但無論是誰,都曾經有過幸福的時光,就像《文學少女》說的,《人間失格》或許是太宰治得到的結局,但那並不是全部,我十分贊同

只是,老實說,如果最終回首自己的一生,只是「可恥的過往」又尤其是已經到了快要四十歲的年紀,卻仍寫出這樣深得年輕人喜好、描寫出年輕人痛苦的作品,有人稱之為中二,但我一點也不這樣覺得

就像《沉淪》,當中也含帶著些許民族意識的概念在裡頭,《人間失格》也不僅僅只是描繪苦痛,也有普遍社會至今仍有的「惡」在故事當中。試問,這相對於年輕人的普遍痛苦,難道不是更高一階嗎?所以我對於說太宰治很不成熟的這種論調,一直都無法苟同

只能說過於敏感,無論到了多大都會是這個樣子,只是年輕時期特有的多愁善感與這樣的他有某方面的類似

這樣的人並不幸福,即使曾有過幸福的時段,但本質上的不幸,卻使他耽溺在不得不耽溺的悲傷當中

咳咳,其實應該不只講太宰治的。郁達夫我也只讀過《沉淪》,但對於主角的心境也是深表同情,多少也有所感觸,或許不能說他們太中二,不成熟,只能說敏感的人無論活到幾歲,依舊是那麼敏感吧12-01 06:41
ilwiKAMINA
你也真勇敢,敢去思考這樣的問題.

我是個貪生怕死的小人之輩,一方面我寧願撐到最後,
一方面,光想到人類的端粒酶讓我們最多活一百二十年,就算是人瑞也是一個世紀左右就沒有感覺,可是跟數萬年後誰都是化石的地球大時代一比,是多麼渺小又可怕的事實啊!
還是好好爭取這不知有沒有滿的一百二十年吧!

11-29 20:21

十六夜郎
去思考本身並不是什麼大事,可怕的是承受不了思考的過程以及結果
前幾年有個中國的史學天才自殺,年紀十八歲。他的遺書內有一段我印象很深:
「未來對我太沒有吸引力了。僅就世俗的生活而言,我能想像到我能努力到的一切,也早早認清了我永遠不能超越的界限。太沒意思了。更何況我精神上生活在別處,現實裡就找不到能耐得下腳的地方。」

看得太透是一件非常痛苦的事情,我們常常都認為活著就有希望,因為我們並不知曉未來會如何發展,但對於已經明白一切沒有辦法改變,甚至能夠預知自己能夠走到的最大極限,那這樣的未來便無希望可言,頂多只是循規蹈矩的走向安排好的結局

我想得到幸福,為了這件事,至今仍一直活著12-01 06:49
閒逛
對於自殺,我感觸良多。

說實在,我認為這世上沒有絕對的是非對錯,因為那隨時都有可能變更。
所以自殺一途是自己選擇的路,無關他人他事他物。
即便如此,還是覺得很可惜。

以前的我總覺得被人看扁、沒自信,就連站姿也是彎腰駝背。
但,後來發現那是自己看扁自己,自己不尊重自己而導致。

雖然這很難去解釋和做到,但我相信夜嵐的努力是不會白費的,只是時間的問題。

11-29 23:26

十六夜郎
好久不見,謝謝回應
如果能夠矯正自己對自己的看法,或許就能夠改變自卑,這是好事。其實我有時候會有莫名其妙的,可稱之為某種自暴自棄的自負
認為我這麼厲害的人,被那麼多人鼓勵過,就這麼自殺實在太可惜了。其實有時候這樣想想還真的莫名好了一些,甚至有時候還會笑出聲來

但我還再找能夠讓我更振作起來的東西,謝謝哦12-01 06:51
湛藍琴海
嗯嗯,我想我就針對為何會去看那些小說來做個小回應就好。其實因為一些因緣際會而去看的啦,雖然我真的也感興趣,像我家就有魯迅的《吶喊》。至於其它家裡沒有的小說,很多在網路上都找得到,因此也是挺方便的XD

12-02 00:06

夏懸/我愛MKM汪汪
現在想想,我會對自殺反感也不是這個行為的本身,而是因為我媽在我小時候整天在那裡說要不要一起去死之類的話,讓人覺得很莫名其妙,雖然現在也理解是憂鬱症的關係,但還是很難接受。
小時候活著幾乎毫無希望跟夢想可言,在家裡話題永遠圍繞在別相信朋友、別相信同事、別相信親人、別相信爸爸、別相信奇蹟之類的狗屁爛事,說得一副高高在上好像看開一切,然後過一天算一天,什麼也沒規劃,只是一直說反正在怎麼做未來也都是那樣了,問題是就算在這邊該人生也不會有任何改變啊!既然沒有改變為何還要把自己活得那麼痛苦?很煩真的很煩!
不過算了,現在我也長大了,不太想再跟我媽計較這個,至少我還好好活到現在,雖然從小早就知道這世界醜態百出,身邊還可能盡是敵人,但還是要創造一個幻想讓自己能夠繼續苟延殘喘活下去,說不定還真的會挖到金礦[e12]

12-03 14:45

夏懸/我愛MKM汪汪
總之,真的很高興你這個朋友,我其實對你感到很抱歉因為你去年在我低潮時有下來支持過我,今年還對你亂發脾氣,我總是這樣,只會看壞的一面,真的很不好意思,之所以會發那篇心路歷程,也是我認為真的要振作起來
其實先前一直振作不太起來是因為我覺得我將寫作當成是我一個身分認同的工具好像是錯誤的
現在想想又覺得根本是自己想太多,其實很多人寫作要得也就是一個認同,畢竟寫的文章通常都是自己關注的事物,如果文章能獲得認同,就代表自己被認同,就會很開心
所以接下來真的要努力拚了哈哈!你們也加油啊![e1]

12-03 14:53

十六夜郎
我能理解有人不喜歡自殺、對自殺抱持著罪惡感是普遍的想法,甚至有人會去批評別人的自殺。如果能夠活著,那還是活著比較好
坂口安吾對太宰治的死說過這樣的話:「選擇死亡的話,只要從人間消失,什麼都不用做,多麼簡單。可是,試著生存,試著去解決問題,就要一直戰鬥下去。無論何時,都可以選擇死亡,所以不要做這麼無聊的事情了。任何時候都可以做的事,還是,不要做了。」

坂口安吾也是無賴派作家之一,寫過《墮落論》這篇論文宣稱應該要回歸人性的本質,而不是為了維持那些表象而變得違背本意。就像是,大家說日本人很有禮貌,但實際上內心非常壓抑,即使如此還是要忍耐

坂口安吾就是反對這樣的價值觀,認為如果符合本性的話,這樣的確是好事,但問題是大家明明不喜歡這樣,卻壓抑著感受去做事。我很喜歡這些論點,他也是如此實踐著,想怎麼樣就怎麼樣,但不會去帶給別人困擾

就像我前幾天對你文章的回應,我有和你說,我們這種作家,既然想法特立獨行,那除非是自已認為有錯,不然獨特的人勢必會遭致大部分的人的撻伐,得培養自己堅韌的意志才是

世界是否醜態百出,我不能論定,但肯定不是純潔的。太多作家描寫過人性的黑暗面,人與人的爾虞我詐、欺瞞、利用,但事實上,我們仍有許多能夠逃避的地方。我們走這條路並非是單純興趣,而是一條必然的道路,畢竟,我們得尋找自己的烏托邦,對吧?

去年去台中找你的事情我還記得很清楚,那是很愉快的回憶,然而,前陣子對我發脾氣的事情我一點都不介意,應該說,你並非毫無理由的發火,應該道歉的是我才是

尤其,我甚至還很高興你這樣對我說心裡的話。一方面會使你好受一點,另一方面你提出的的確是我沒有注意到的地方,能夠點出來讓我改進、思考,這絕對是有好無壞的。朋友本來就是該做這種事情,而不是因為人情考量而置之不理

你會提出來就是你多少還掛記著那件事,但我完全沒有疙瘩,也希望你可以記得這件事,但是不要愧疚,姑且當作回憶即可

和性情率真的人相處,就算是吵架也覺得爽快。大概是這樣的感覺12-08 13:38
寂音喵子
好的,終於打破幾天前說不留長發言規矩了(掩面)


總是聽到老一輩的人一直喊著「只要活著就有希望啊」、「活到最後的人就是贏家」,
好像人生到最後一刻還要比長壽,
誰如果提早病死或怎麼死了總是會被無限的惋惜,語罷還要帶點優越,
好像活著的人真的得到什麼至高無上的勝利似的(笑)

我實在很難被這種話所激勵。


自殺向來在現前的普世價值總是被激烈的抨擊,
實際上有時候並沒有什麼不滿,並沒有憎恨著誰,也不一定要自卑或自棄,
這世界日復一日對於熱愛生命的人依舊美麗如初,
但是,難道不能有別的選擇嗎?
單純就是「啊,沒有什麼興趣呢這些」這樣嗎?
就只是「不想存在」這麼簡單嘛?

來說說薛西弗斯的故事,我想你一定也聽過。
在希臘神話中,這傢伙就是一個因為洩漏神祇祕密,被罰要推一塊巨石上山的衰人,
每天他剛推上去,巨石又崩塌了下來,於是他只好又下山重推.....

幹嘛做這種無聊事呢?
因為眾神一致認為,世界上沒有比這種徒勞無功、毫無止盡的生活更絕望的懲罰了,
這種不死比死亡還糟糕。

啊是的,這就是我的想法。(笑)
但卡謬是這樣說的啦:
「薛西弗斯必須是快樂的,保持快樂的心情滾石頭,就是在世間的荒謬前自瀆。」

你覺得怎樣?

03-31 09:4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4喜歡★x111101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詞】未知的徬徨... 後一篇:織田信長與谷崎潤一郎《盲...

追蹤私訊切換新版閱覽

作品資料夾

pinkgigi大家
昨天去麥當勞發現櫃台不能點餐,店員說只能用自助點餐機,有人知道為什麼嗎?難道是為了防疫?看更多我要大聲說1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