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 GP

【RPG公會】【盛宴幻想】被詛咒的盛宴

作者:水月冰華│2016-11-28 12:53:20│贊助:12│人氣:233

--------------------------------------------------------------

10~12月創作主題——盛宴幻想 (10/01至11/30日)
主題:萬聖插曲、盛大宴會

--------------------------------------------------------------


《被詛咒的盛宴》


阿斯嘉特城中,西方文化區的巷子裡,一名肩膀裹著鼠灰色、衣角有點髒了的大衣,頭戴毛氈材質的圓便帽,帽沿似乎故意壓得很低的男子,匆匆穿過雨中積水的巷道。

說起來,不過是一場看似微不足道的小雨而已,卻已連綿不絕地下了整個日夜。此刻,正是夜深人靜之時,水影澆淋在和雨勢同樣微不足道的男子身上,像要徹底掩蓋他鬼祟的氣息一般,不斷交織著混入陰暗色彩的夜雨之幕。

不算太令人意外的,這男人只是個『賊』。

緊鄰西方文化區,往東南的那個方向延伸,就會到達城裡富戶、貴族階級比鄰而居的大片高級住宅。

這男人就是從那裡過來的。

說起這城裡的治安,向來維護得不錯,這都得歸功於城內辛勤巡視的軍團及私人警衛,尤其高級住宅區附近的守備還更嚴密…

基本上,只要能逃到西方文化區這裡的小巷子裡,那他偷雞摸狗的行動,差不多就已經算是成功了吧。

『怎麼樣,到手了嗎?』

像是在腦海裡響起的嗓音,直接在他左右頭側的耳膜之上顫動著。

這是來自效果短暫的一種『傳聲』魔法,是這次竊取行動的雇主,堅持要施放在他的口耳上,用以作為回報,以及下達更進一步指示的方法。

小偷的名字叫作『諾里斯』,沒有姓氏。在城裡依扒竊與走空門維生的那一群人裡面,他算是還蠻有名氣的一個。

比較熟的人會叫他『駝子』或『驢屁股』,除了指稱他特別矮小、佝僂的身形以外,也取笑他頂上禿得只剩那一撮的頭髮。

不對,倒是沒人能取笑他闖進別人的家裡,好好洗劫一番的那種本事就對了。

「到手了。」極力地壓下嗓音,駝子對眼前看不見的那個人說,同時在心裡想著:『終於…這就是最後一支了吧?』

輾轉透過好幾名所謂的『中間人』,這才找上他的『委託』中,不僅沒透出太多相關的細節,就連委託者的身分也十分地隱晦。

而且,還要求駝子在每次下手行竊的過程裡,都要以『傳聲』法術立起雙向的連結…

就像一般不懂法術的人一樣,駝子對任何即將或已經作用在自己身上的法術,都有著相當程度的排斥與懷疑。

但這次,委託者承諾的報酬金額極高,倒是值得他將就地忍一忍吧。

事實上,在做完這一票勾當以後,駝子也打算就此收手不幹了。

就如剛才所說,在人稱『水上之都』、『自由之羽』的阿斯嘉特城的國徽之中,除了自由的意涵以外,同樣也有象徵『奮戰』與『守護』的劍與盾。

換而言之,這城市從未放棄保有得以守衛自身的武力,其中也包含城內良好的治安體系、司法及刑責的執行等等。因此,對駝子這樣的人來說,這實在不是一個容易討生活的…友善環境?

再加上駝子的年紀也不小了,下手已遠不若年輕時的反應快速且靈活,大大增加他心裡『有天一定會被抓到吧?』的擔憂與顧忌,更加影響他下手行竊之時的穩定程度。

也…差不多該是他抽手歇息的時候了吧,拖下去鐵定不會有好結果。

由於長年竊取得來的財富,無本轉售而得的暴利,他手中累積了大筆錢財,也不曾染上什麼賭博、抽麻、酗酒等等花錢的陋習,因此若想舒服地過完下半輩子,甚至娶個老婆、生個孩子,基本上也是不成問題的吧。

『到手了嗎?做得很好…你這次也幹得不錯。』耳朵裡,藉魔法傳來的那個嗓音,又再響起。『趕快把東西帶到娛樂區的老地方,交到同樣的聯絡人手上。既然已經有過那麼多次的…合作,我想我可以信任你,但我必須再提醒你一次──無論如何,絕對不可以去看那黃銅管子的內部,知道嗎?』

「是、是,我知道的啦!」有點煩厭地挑起眉毛,駝子口吻不悅地低語著,順手把此次竊得的『那個贓物』給取出來,準備塞進圓筒狀的皮革套袋之中。

於是,握在他戴著黑色油布手套的兩手中,那『贓物』就顯出了清楚可見的外形。並非此處突然亮起能照亮這個物體的光源,而是…

這物體本身就擁有明亮的色彩。

不像是普通的火焰或燈源,這物體似乎沒有真正可以『發光』的能耐。也就是說,它無法照亮周圍霧雨裡的暗沉,就只是單獨保有本身鮮明的輪廓與色彩,拒絕被夜晚無光的黑色所掩蓋。

就只是如此而已。

從外形上來看,這是一段黃銅製成的管狀物品,頭尾有蠟塊完整覆蓋住的彌封。光亮銅管的外緣十分平滑,還有灰色金屬包出的幾道寬闊環紋,環上刻了許多歪歪扭扭的符號或銘文,但駝子既孤陋寡聞,也不識字,完全就不曉得那上面刻著什麼。

而『傳聲』魔法之中的那個人,一再囑咐他,不可以去看的,就是被蠟塊徹底封藏的銅管開口內部。

這吩咐,在前幾次入門行竊的過程中,駝子都相當老實地遵守了。

全部合計起來,這已經是他第六次、也是最後一支竊取得來的銅管。

就這一次…駝子決定要把封住管口的蠟塊給揭起來,好好地往裡面看上一看。

他既是本領精熟的盜賊,也兼有盜賊貪婪的本性,更是從來就沒把誠實、信譽之類廢物給放在眼珠子裡。假如,這管子裡面裝的是特別價值連城的寶貝(或者,一大捲裝滿水晶錢幣的浮紋紙),那他當然也就自己不客氣地全拿了。

因此,在這也許是他最後一次行竊的晚上,他特別帶來了細細的鐵針、長夾、加熱用的小型磷粉火罐等等,這些可以用來撬起管口封蠟的器具。

說起來,這也只是沒有印上漆紋的普通蠟塊,要打開或復原都很容易。當然,駝子自己也沒辦法肯定,這管子裡,真的裝有他想要偷取的什麼嗎?

反正,頂多是把它再封回去而已吧,也不會特別損失什麼的。

隨便找了個可以遮雨、位置也還算隱蔽的老舊倉庫一角,駝子就開始了他準備窺看銅管內部的舉動。

有點出他意料之外的,是在小心剝下其中一端的封蠟後,隱藏在扁圓形的蠟塊底下,是另一層完全封住的玻璃圓片。

隔著無色、透明的圓形玻璃,在其下淺淺的空間中,裝有切削成各種不同外形的彩石。這些五彩繽紛的石頭,看來不像什麼特別名貴的寶石,甚至讓他感覺只是草草染上顏色的小石子,總之非常廉價。

有點不死心地,駝子又除下銅管另一頭的蠟塊,這次出現在他眼前,是同樣也與管緣密封的一小圈金屬圓環,在那環形金屬的正中央,嵌著比較小塊的圓型玻璃。這兩端不同模樣的銅管全貌一組合起來,駝子馬上就知道他手裡拿著的東西是什麼了──

以前在城中黑市的雜物堆裡,駝子就看過幾次類似的玩具。

好像是叫做『萬花筒』的這種東西吧,比較東方一點的名字是『萬華鏡』,就只是個裡頭裝有鏡子機關的小玩意,湊到眼睛去看裡面花花的色彩。

真的,就是個沒用又無聊的東西。

駝子心裡覺得很失望,他懷疑是否還藏了什麼夾層在這裡面,因此格外仔細檢察了一番,卻也沒再另外發現什麼。

馬上就要趕往娛樂區的會面處,沒什麼仔細研究的時間。又怕毀損了外觀,也不好硬是撬開兩側脆弱的玻璃…差不多已經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駝子決定往這『萬花筒』裡面再張望一下(至於某人警告他『絕對不可以去看銅管內部的叮嚀,』,駝子根本從一開始就不把它放在心上)。

稍稍瞇起了左眼,湊上單側的眼珠,透過完全無色的圓孔狀玻璃,往萬花筒內看去的時候,他見到如想像中絢麗的景象。隨手轉轉銅管以後,管中花朵交錯似的圖形亦隨之交融、改變,就如他以前見過的那樣。

好像也沒什麼特別的啊。

駝子在心裡啐了一聲,總算有點掃興地放棄了,他小心翼翼地把蠟塊給封回原樣,趕緊送去給娛樂區裡的那個連絡人,拿回他應得的一大筆報酬。

之後,天色也接近微亮了。駝子回到他有點簡陋,卻足以隱密藏身的城中安頓之處,倒頭就睡了長長的一頓好覺。

夢裡出現了頗為奇妙的景象…

而且,很奇怪地,能清楚察覺自己只是在睡夢之中。

駝子有點茫茫然地抬頭,發現他身處在一座有如宮殿似的、屋頂圓圓的建築裡,仰頭看著眼前異常真實的景物。

在這裡,屋頂、石牆都鑲嵌著各種顏色的玻璃及彩磚,好似萬花筒裡的模樣般,充滿對稱且無限重合的瑰麗圖案。

在屋頂的正中央,懸著蠟燭水晶吊燈垂下的完美光華,照亮了一長條擺設得相當富麗的長桌。

仔細看,那安穩擺滿了酒、肉、菜餚及甜點盛宴的光滑桌布上方,零星點綴著楓紅、金橙及核果顏色的枝型蠟燭。

燭火將餐點映照出美味又鮮嫩的色澤。

儘管只是做夢,但駝子仍被滿桌豐盛的宴席,吸引了知覺裡全部的注意力。

其實,不只是吸引而已,駝子還著迷地走上前,真的動手去吃了起來。

在那裡,有著口感像女人一樣溫軟的乳酪及烘蛋,還有混合酒香、有著微微發酵氣味的培根番茄鹹派,以及水果那樣鮮甜的糖霜餅乾,都是駝子這輩子從來沒有吃過的好味道。

循著撲鼻的烤肉香味找去,就能找到那盤燻成美麗焦糖色外皮的小羊肉,其上劃有淌溢著熱騰騰醬汁的網狀刀紋,吃起來的口感又嫩又多汁,微酸中兼有爽口的辛香調味。

就連滿滿一盆飽滿欲滴的水果,像是珠寶般晶亮的紫葡萄,熟得裂口的小石榴,散出蜂蜜般甜味的蘋果、紅李、樹莓、無花果等,都比駝子最喜歡的梨子果醬都還更好吃無數倍。

更別提裝在水晶瓶中的酒有多美味了。

終於一覺睡醒以後,駝子心裡湧起一股深沉失落的古怪感受,彷彿他很想繼續待在那個美味的夢境裡面,一點都不想要離開。

一會過後,駝子勉強打起精神來,決定要去他認為最好吃的那間餐館裡,痛快地吃上一頓昂貴又令人滿足的早餐(但以普通人們的標準來看,這其實應該算『午餐』了才對)。

這是以燉煮大塊牛肉、洋蔥、蔬菜的雜燴湯而聞名,佐上香噴噴奶油麵包與啤酒,位在商業區外緣的小餐館,普遍受到城裡各階層人士的喜愛。

另外,用馬鈴薯泥、牛油及肉末煎成的鹹餅也十分美味,吸引不少人特別前來飽餐一頓。

一進到店裡,駝子就滿滿地叫了一桌。

滿桌令人食指大動的菜餚,剛擺上來,駝子馬上就舀起一大匙用料豐富的牛肉湯,一邊滿足地咂咂嘴,一邊把湯匙送進了口中,但是卻…

什麼也沒有發生。

駝子眨眨眼睛,他不明白剛才發生了什麼事?他遲疑地又舀起了一口湯,皺著眉頭地送入嘴巴裡。

很肯定地,他嘴裡就只有空空的湯匙,根本什麼也沒有嚐到。

就算他整個捧起湯碗來,一臉不明白地抖著手,企圖大口吞灌碗裡的肉湯,那洋溢著美好香氣的湯汁與肉塊,仍在沾上嘴前就消去了蹤影,使駝子嘴裡只有冷冷的空氣吸吐著,什麼東西也沒能順利地嚥下。

駝子不敢置信地喘口氣,連忙拿起其他盤裡的食物來吃,結果依然是同樣詭異的情況。

這彷彿受到詛咒般的情形,駝子直覺認為與他私下偷看那『萬花筒』的行徑有關,還有昨晚異常生動、滿載著幻想之宴的迷夢…

駝子倏地站了起來,甚至連數也不數地、直接把捆好的一小袋錢往桌上一擲,就奪門而出似地衝到了街上離開。

在黑市裡,除了許多來歷不明的贓物以外,駝子也見過不少來歷不明的可憐傢伙,願意散盡所有的財產,只為了解開身上的詛咒。

那些詛咒,多半是誤闖魔法封印的禁地,或接觸到充滿惡意的黑暗物品而來。有些詛咒的效果是短暫的,有些能持續一輩子,有些只是造成生活某一方面的不便,而有些是絕對致命的情況。

比如無法入睡,無法飲水,或光線會化成刺入眼腦深處的利刃…

駝子感覺自己是中了詛咒,而且是會要了他性命的那種。

畢竟,有哪個正常人類能不吃東西而活下來的呢?

雖不知這詛咒會延續多久,但保險起見,還是得做好最壞打算地,儘早處理、展開行動才是…

像這種攸關性命的事情可拖不得啊!

慣常出現在娛樂區、把這次『委託』交給他的那個『中間人』,當然是駝子第一個跑去求助的對象。

耐心聽完駝子滿頭大汗、結結巴巴、語調充斥怒火與微微驚恐的解釋,不由得表情震驚地點點頭,似乎有點憐憫他的樣子,但還是拒絕透露有關『委託者』的任何訊息。

不過,在駝子馬上承諾會付給他一大筆報酬的情況下,這『中間人』總算瞇起眼來,舔舔嘴唇,答應會儘早代表駝子前去拜訪委託人,懇求他的諒解,求取解開詛咒的協助。

就這樣,過去了大約三天的時間。

非常不幸地,從那天以後,駝子就再也沒有得到那個『中間人』的消息。

好似刻意避不見面的樣子,連人都躲著讓他找不到了。

五天後,頂著滿腹焦灼的飢餓,無止境升騰的恐懼與怒火,駝子瘋狂地四處找人求援,但消息傳得很快。往往他才一現身,別人就像遇上瘟疫的驚弓之鳥一樣閃遠了,根本還不曾等他開口講話。

據說,某些惡毒的詛咒是會傳染的。

有些東西還是少沾、少碰的為妙。

最慘的是,這四、五天被詛咒的日子以來,每逢入睡之時,駝子仍會做著滿是盛宴的美夢。

但,無論是烹煮肥美蝦蟹的濃郁松露燉飯,或是刷上甜蜜花果糖漿的整盤精緻點心,被他狼吞虎嚥地吞食下肚以後,也消不去他嘴裡恐怖、殘忍、無情、真實的折磨之火,胃裡翻騰發痛餓感則是更明顯了。

難道──真的已經是沒救了嗎?

『不、不可能的!』駝子在夢裡大喊著,『我還有很多錢的啊!』

自床頭醒來,意識昏沉地坐起以後,駝子緩緩地下床來,在地上半扶、半爬著地走,從屋裡各個經過隱匿及偽裝的角落,搜出他多年累積下來的財寶。

只要,肯花錢的話,一定能找到解決的辦法吧…?

如此懷抱希望的同時,駝子喃喃數起手邊現有的錢財。那是累次變賣贓物得來的鉅款,成堆疊成了閃閃發亮的寶石、錢幣小山。

就在這時,駝子頭一次留意到,這些燭火裡燦亮的寶藏,不停往他眼裡投射而來的光芒,為什麼是如此誘人地閃亮?

像那外表硬脆的水晶錢幣,通體充滿糖質、透明的色彩。黃金有著麥餅暖熱的餘香。銀幣是切片馬鈴薯那種細膩的純白色。銅錢則堆得像是烘烤酥脆的麵包…

駝子吮吮嘴唇,他拿起一顆櫻桃般大小的紅寶石,放到嘴裡去試著嚐了嚐,用牙齒與舌頭感覺著它的味道。

啊啊,可以、是可以吃的啊。

這寶石的味道很好呢…

堆積在屋裡的財寶中,那駝子般佝僂、彎折的人類形體,覆蓋在某種不斷延長與改變的影子下,漸漸地,變成了另一種完全不相同的東西。

幾日後,同樣的這個地點,受某人吩咐而前來的兩男一女,拿著施了法術與咒鎖的鐵籠子,正企圖捕捉這屋裡緩慢爬行、緩慢咀嚼滿地財寶的某種異質動物。

那是渾身佈滿粗糙、角質黑殼的蜥蜴狀爬行動物,卻有比普通蜥蜴更古怪的外型,比如沒有眼睛,佔滿整個頭部的寬闊嘴巴,不斷有膜狀泡泡般隆起的黑色、畸形的甲殼,可說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怪物。

「這、這個…這就是『神審之鏡』的懲罰啊?」

「對吧,還真是非常噁心呢。」

「…既然是『盜賊』的話,那這應該算是屬於『貪婪』的懲罰吧?」

「哎,不過,實在是很殘忍呢…也完全不符合罪刑懲罰的比例。難怪從一開始,就被禁止使用了啊,這個…」

「反正是可怕的舊世界遺物…」

「但『老師』為什麼想要蒐集這個呢?」

此話一出,那穿著剪裁精美的灰色長袍,忙著把屋裡『怪物』趕向鐵龍的三個人影,都不禁停住了眼下的言語及動作。

好一陣子以後,有個打破沉默的聲音說:「我們別提這個…」

「也對,那也不是我們可以問的問題吧…?」

這就是,鑄造在世界崩毀之前的國度,用以審判及處罰人們犯下的罪行,名為『神審之鏡』的古物。

在那黃銅製成的圓管中,如同萬花筒般旋轉的紋樣,是古代符文法術一種,能勾出靈魂裡累積的惡業,據以罰之。

但由於事前設計及法術編造的紕漏,造成其無視罪行大小、輕重等情況,一律判以最重懲罰的結果,使它們在鑄造完成的一開始,就遭到嚴格且徹底的禁用。

這些被禁的詛咒之物,一半已被銷毀了,一半則由於各種不同的理由,被人刻意保存與收藏了下來…直到世界崩毀,又重組之後的現在。

在此時的阿斯嘉特城中,據傳,有人正秘密地蒐羅著這些神器。

至於大量蒐集的理由是什麼呢?

目前,還沒有人真正地知道。


(End)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869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寶爺
好期待後續啊....!!!

11-29 14:59

水月冰華
但是沒想到後續:P
謝謝你有看完(感動偷偷抱~~
有時候看比寫還要更大耐性? XDD11-30 07:27
寶爺
喜歡這種故事調性跟文筆[e12]

11-30 11:50

水月冰華
但寫完感覺有點無聊無聊的就是了,
不過公會的人都好好, 不只沒嫌棄 還幫按GP(淚~
希望多寫多進步呢, 一起努力XDD11-30 15:41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喜歡★ditchl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第七篇短... 後一篇:【RPG公會】【對串留念...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pikahana大家
Lilith──當無知成了已知,便是悲哀的起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1:1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