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39 GP

【翻訳】第六章 神聖圓桌領域 卡美洛 第八節『星之三藏,自天竺歸去』

作者:最強醬奴廚†千秋殿下│2016-11-27 16:04:13│贊助:1,082│人氣:2951
第八節『星之三藏,自天竺歸去1/2』



貝德維爾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
「我見過許多的事物,然後忘卻了許多的事物。」
「即便在那之中也仍然殘存於心中的東西,是那份記憶。」

???
「今年的冬天看來會是最冷的樣子。」
「這下不得不把幾個村莊給疏散掉不行。」
「好不容易把北方的蠻族(皮克特人)給擊退了。」
「卻仍只有不幸的事情持續呢,貝德維爾。」

貝德維爾
「那一天,王出現在守望塔中喪氣的我的身邊。」
「就連同行的隨從都沒帶,就這樣一個人,與我一起。」
「王雖然看起來像是少年的外表,但其實,」
「與這時的我是幾乎沒甚麼兩樣的年齡。
「王在16歲的時候拔出插在岩石中的選定之劍,」
「成為了統領不列顛的王。」
「自那時起,王的肉體便停止了成長。」
「雖說是精靈的加護,但就我看來只覺得那與詛咒無異。」
「這位身姿嬌小的少年國王是在我這種人所望塵莫及的激戰中馳騁,」
「並為不列顛帶來勝利的偉大人物。」
「討取了雖身為不列顛人卻帶領著異族騷亂國土的卑王伏提庚,
「統整了整日內亂的諸侯,」
「阻擋北邊的皮克特人們的進攻,」
「將來自大陸逼近如同雲霞般的異族(薩克遜人)給一一擊退,」
「把不列顛島最大的都市,倫狄尼姆繁華的卡美洛城給復原的騎士之王。」
「那就是這位大人,亞瑟王。」
「只要這位大人在的一天,不列顛就不會毀滅,」
「痛苦的事情也就將不再蔓延了吧。」

???
「並不是這樣。國乳依然荒廢著沒有改變。」
「豐饒的也僅有卡美洛,以及其周圍罷了。」
「就算將失去村子的人們給收容至卡美洛,」
「那也稱不上是人的生活。」
「耕耘土地,日復一日,養育子女才能連繫到往後的繁榮。」
「只是不斷的庇護人們是不會有未來的。」
「所以這個狹隘之環,是個必須將其封閉之物哪。」

貝德維爾
「與浮現出連些日子的勝利與榮光的圓桌騎士們不同,」
「王總是露出思於憂患的表情。」
「……在卡美洛復原以前。」
「凱卿曾這麼說過。」
「王還在隱藏身分環島之旅時,是經常露出笑容的,」
「不過,如今卻沒了那份面貌。」
「王總是一個人,注視著在島的未來等待的暗雲。」
「是源自黃昏時的鄉愁嗎,我在這時,」
「向王問了一個軟弱的問題
「那既是被允許並於圓桌之席時以來的疑問,」
「同時也是不安。」
「"為什麼像我這樣無所可取的騎士,會被選為圓桌騎士呢?"」

???
「因為劣於其他騎士所以覺得不合適?」
「笨蛋。那樣的話我也是一樣的。」
「體格不及大家。」
「在劍技上凌駕於我的也有好幾人。」
「不可以單純以強弱來衡量人與人的牽繫。」
「敵方與我方,善與惡,利益與無利益。」
「就如這些全部都是別的東西一樣,」
「圓桌騎士的所扮演的角色也是不同的東西。」

貝德維爾
「我方與敵。善與惡。」
「我方就是善,」
「敵方即為惡。」
「但是,王說那些都是不同的東西。」
「真是令人意外的言語。在這個戰亂的時代,」
「能夠以那個觀點俯瞰全體的騎士也就只有這位大人了吧。」
「然而王恐怕,」
「不曾將剛才的話與其他的騎士說過。」
「這是只對我說的。」
「這也是當然的。王現在,是這麼說的。」
「"雖然侵略者們是我等之敵,可決不是邪惡"。
「這樣的話要是一經口出,」
「騎士們肯定大多都會批難王。」

???
「……沒錯。」
「他們是為了生存,而來到這座島尋求土地。」
「對我們來說雖然他們是敵人,可那份行為並非邪惡。」
「那個願望的本質是為善物。」
「然而既然是善物——那麼他們總有一天,」
「實現對於這個島最重要任務之時也將來臨吧。」
「只要身為人類,便會滋生爭端。」
「那是由於利益與無利益所區分成的敵方與我方之物。」
「我們現在,就在這兩個極端的時代中存在。」
「在其中一方尚未消滅之前便無法前行的,竣冬的時代。」
「在那之中召集僅僅以強悍而集結的圓桌甚麼的,」
「我可一點也不願考慮。」
「那樣一來便墮入邪惡。」
「我等並非是擊倒敵人就結束之物。」
「我等,是為了同胞們的明日而將劍舉起。」
「所以——」
「所以,許多的角色是必要的,貝德維爾。」
「這個卡美洛之所以繁華」
「是因為以強悍所建立的嗎? 並不是吧?」
「這是以許多人們的夢想所建造之物。」
「總有一天希望只透過人類的手來建造像這樣的理想之都。」
「因為這樣的願望才算是勉強成立。」
「所以需要如卿一般這樣的騎士。」
「這樣能把我或是高文等所看漏的人們的生活,」
「認真感受入微的騎士。」

貝德維爾
「……如今也是,每當回想起來便覺胸口悶痛難當。
「這時的王究竟抱著怎樣的絕望,」
「在之後,直到經梅林述說為止都不曾知曉。」
「既愚鈍,又軟弱的當時的我這樣回答。」
「"對我來說是很困難的話題。但是在卡美洛的生活我也很喜歡"」
「"前幾天也是,湯瑪斯的家生了小孩。是雙胞胎,非常可愛的姊妹——"」
「是多麼平凡的回答呀。回憶中的我,」
「滿足地,快樂的說著。」

???
「—–真是的,因為聽了跟平常純樸的貝德維爾卿不太相稱的困擾,」
「才擔心了——」
「不過卿的日常相當充實的話我也很高興。」
「畢竟日常能夠成為生存的糧食。」

貝德維爾
「——於夕陽輝映中,如金砂一般的頭髮搖曳著。」
「我在這個時候,總算查覺觸摸到了王的真實。」
「曾唯恐騎士們已經許久沒有見過王嶄露笑顏的姿態。」
「但不是這樣。並不是這樣的。」
「這位王並不是為了自己的事情而笑。」
「而是看著他人(人們)幸福的樣子,而安穩地微笑。」

貝德維爾
「自己的罪惡之深,好想要把胸口挖一個洞。」
「明明記得那些,然而,」
「我卻向著王伸出不忠之劍。」
「啊啊——請原諒我。」
「我做出了,身為您的騎士不應該有的行為。」
「就請,以裁決降於我的過錯。」
「多少的夜裡。我就只是,為了那個目的——」

阿拉修
「讓貝德維爾睡著了咧。」
「看起來雖然沒有外傷,不過體力消耗不少。」
「要是這邊有治療專業的從者在的話就好了…
「俺跟咒腕大人對那方面是一竅不通啊。」

瑪修
「我也沒有學到治療方面的魔術……」
「貝德維爾,」
「是否還能撐得住對於那個寶具的使用呢……」

阿拉修
「體力的負擔很重是確實的,」
「不過那個樣子精神面(內面)也相當難熬。」
「現在也是,被惡夢纏身哪。」
「"吾王啊,請原諒"一直這麼說著。」

瑪修
「那是…也是呢。
「就連僅僅只是跟圓桌騎士融合的我,」
「一但跟他們作戰變會感覺到難以言喻的焦躁感。」
「所謂的隊亞瑟王的叛逆,這樣的罪惡感。」
「那位貝德維爾的話就更加不用說了吧。」

≪話說貝德維爾是怎樣的騎士?≫←
…亞瑟王的最後的傳說呢

瑪修
「嗯。貝德維爾卿是侍奉亞瑟王,」
「最資深的騎士之一
「雖然只有單臂但是遽聞在戰場中獲得了其他騎士們三倍以上的戰果。」
「啊,其他的騎士指的是普通的騎士。」
「要是以圓戳騎士來說的話,」
「貝德維爾卿的活躍相較來說是比較不起眼的。」
「貝德維爾卿最為有名的傳說,」
「是照看亞瑟王的最後時的傳說。」
…亞瑟王最後的戰役,卡姆蘭之丘的戰役。
「那並不是與做為侵略者的薩克遜人的戰爭,」
「而是不列顛騎士們的內亂。」
「雖然亞瑟王將卡姆蘭之丘中的叛逆者莫德雷德打倒,」
「但自身也受到了致命傷。」
「"在被血沾濡的山丘上王無法回復"」
「如此相信的貝德維爾卿將亞瑟王給帶到了清淨的森林。」
「躺臥的亞瑟王靜靜地對卿說了。」
「"穿越這座森林,在越過山丘後有座湖畔。在那裡,將我這柄名劍投入其中吧"」

Dr.羅曼
…是有名的聖劍歸還傳說呢。
「聖劍王者之劍本就是湖中的妖精所給予的東西。
「覺悟了自身之死的亞瑟王,」
「在最後選擇了將聖劍從人類的手中還給妖精。」
「但是…這也就代表了亞瑟王的死。
「做為忠臣的貝德維爾因為過於憐憫王,」
「於是再次完全地失敗於此。」
「畢竟只要有聖劍王就是不死之身呢。」
「他相信了自莫德雷德受到的致命傷也只要有聖劍就可以痊癒。」
「穿越森林,越過山丘,抵達湖畔迷惘於劍的歸還,」
「最終,沒有將聖劍丟棄變回到了王的身邊。」
「在那時他對王說了"劍已歸還"的謊言。」
「據說這是貝德維爾卿,唯一一次的不忠。」

瑪修
「沒錯。」
「很像貝德維爾風格的,溫柔的選擇。」
「但是對亞瑟王說謊是行不通的。」
「王用平靜的聲音”儘管履行你的使命”如此說道。」
「然後,贏來晨霞的第三次越過山丘。」
「接受了已經無法改變王心的貝德維爾卿,」
「將聖劍給投入了湖中。」
「聖劍交予湖之妖精後,」
「貝德維爾卿便回到了森林。」
…然後亞瑟王便斷氣,
「結束了這個任務。」
「王的遺體被船給運出了海,」
「傳說就這樣抵達了傳說中的樂園,阿瓦隆。」

Dr.羅曼
「啊啊。被相信著不列顛的危機復活,」
「將再一次引導人們。」
「在英國的亞瑟王之墓」
「有刻著"未來的王在此沉眠"著唷。」

≪貝德維爾
≪那真的很痛苦呢≫←

Dr.羅曼
「嗯。能夠充分感受的貝德維爾卿的心勞。」
「與過去的同胞戰鬥固然痛苦,」
「最難受的還是敬愛的亞瑟王,」
「與生前相比如同他人一般進行著高壓統治。」
「雖說是為了正義,劍指過去侍奉的王於騎士而言,」
「是不被容許的行為。」

咒腕哈桑
「在這裡嗎,千秋大人。」
「讓您久等真是抱歉。」
「剛巡看村子回來。」
「多虧了大家損傷被壓在了最低限度。」
「此身咒腕,代替西村頭目對您道謝。」
「實在是非常感謝…。

阿拉修
「就是呢。要是在那放棄的話,」
「現在就失去這個村子了呢。
「雖然是沒有考慮後果的行動,不過也證明了千秋的這賭可是正確的!」

≪那個,沒有考慮後果是
≪真的是太好了≫

瑪修
「嗯。就是『阿拉修空中飛行事件』。」
「讓他在卡爾堤亞的歷史中持續提及吧。」
「"阿拉修先生要是在箭上綁繩子的話就要好好注意"。」
「盡可能不要再有像我們一樣的被害者再度出現!」

Dr.羅曼
「話說回來哈桑君。」
「關於今後的事情,打算怎麼辦?」

咒腕的哈桑
「當然,是過來這邊了。」
「剛好是個好機會,就引見你們給這個村子的頭目吧。
「我等早已經是協力關係。」
「就做為這邊的新戰力介紹各位。」
「哈哈哈,現在的話事情也能圓滑地進行吧。」
「因為那傢伙也很感謝各位哪。」
「哦。說曹操曹操到。嗚姆,在這邊百貌。」
「這些人就是方才提到的,我等的新同胞。」

百貌的哈桑
…久等了。
「關於這次的幫助,僅有感謝得以言語。」
「我是西村暫管的山之翁,」
「百貌的哈———嗯嗯嗯嗯嗯嗯!?」
「哪泥咿咿咿———!?」
「你這傢伙是那時的———!!!!」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糟咧誒誒誒誒誒誒誒誒!≫←

咒腕的哈桑
「哦呀。居然早已認識了。」
「這麼一來事情就好說了哪。哈哈哈哈哈哈哈。」

-黑齣-

百貌的哈桑
「我拒絕。」
「無法信賴這些傢伙。共同作戰更不用講。」
「在村民們吋前,」
「在這裡沒有殺掉就該覺得感謝了。」
「招待也沒門。」
「我們村子現在是連食物都有困難的慘樣。」
「村民已經兩天口中只沾水跟鹽了。」
「沒有給你們這些傢伙的飯菜。」

咒腕的哈桑
…這是何等…居然是如此不添修飾的威嚇
「千秋大人,究竟發生了甚麼。」
「百貌確實是陰沉頑固,」
「又愛記仇的性格,但其計算高明也是哈桑首屈一指。」
「千秋大人值千金的加入這回事,」
「用不著我說也是簡單明瞭才是

≪以前,稍微在埃及的時候啊≫←
≪真不明白命運哪

百貌哈桑
「夠了,別說得像是已經結束的事情!」
「多虧你們我可是受夠啦!」
「縝密計畫的你脫克莉絲的挖角計劃被阻擾,」
「就連真面目都被瞧光…!
「豈能背負被這樣的怨敵給幫助的屈辱…!!
「要是被初代大人給知道肯定會受罰的!」
「我絕對不跟這些人共鬥!」
「你也真是夠鬧了咒腕!」
「偏偏去信賴圓桌騎士甚麼的!」

咒腕哈桑
「哈哈哈。簡直看到之前的自己一樣哪。」
「這要說服可難了。」

≪現在可不是悠哉喝茶的時候唷!?≫
≪好咧,那就來幹一回吧!≫←

百貌哈桑
「我拒絕! 以為比我強救會認同你們嗎!」
「不如說更讓我討厭你們! 蠢蛋,蠢–—蛋!」

阿拉修
「唔—嗯。這還比遇到莫德德還要嚴重啊。」
「到底做了甚麼過份的事情啊,你們。」

Dr.羅曼
…雖然這麼說,她也是山之翁。
「要是無法取得與她的合作進軍聖都也無法進行。」
「必須得想個辦法說服才行……」

咒腕的哈桑
「嗚姆。那就先不談,百貌。」
「先前說的那件事如何了?」

百貌的哈桑
…那個啊。毫無進展。
「這樣下去就只有等死了吧。」
…雖然那傢伙是不會招供的
「可聽說在圓桌中有專司拷問的高手在。」
「要是那傢伙在死前將我等的計劃洩漏的話,」
「想必反擊的機會也將不再復返吧

咒腕的哈桑
「嗚姆。這還真是傷腦筋,真的是很傷腦筋。」
「如果哪裡有著比我們還要強悍,可單獨行動,」
「而且還能夠使役從者,」
「能夠成為我等助力,要是有這樣的大人物在就好了啊

百貌的哈桑
「怎麼可能有這麼剛好的人在啊!」
「蠢話也有個——」
「——有呢,蠢蛋就在眼前。」
…咕。咕咕咕咕…!

≪雖然不知道發生甚麼不過能讓她聽我們說話了≫
≪(不發一語對空氣打著拳擊)≫←

瑪修
「前輩。」
「看來我們能夠幫得上忙呢。」

咒腕的哈桑
「嗯。坦白說,」
「是有一位山之翁被敵人給抓走了。」
「若是其他的山之翁的話倒沒甚麼好擔心的。」
「在被敵人給逮到的時間點就會自我了斷了吧。」
「但是這次被囚禁的山之翁不僅年輕,」
「而且,有無法殺掉自己的麻煩體質——」
「要是不把她救出來,」
「總有一天我等的情報也許會走漏也說不定。」

百貌的哈桑
「不過,收容那傢伙的城寨是圓桌的城寨。」
「要將之攻陷是相當困難的。」
「雖然嘗試令少數精銳入侵,」
「可回來的人如今一個也沒有

≪好,交給我們了!
≪你脫克莉絲的時候抱歉呢,百貌!≫←

百貌的哈桑
「抱歉呢,才不是這樣吧!在回來的路上可是很辛苦的啊!」
「面對部下的冰冷視線甚麼的!」

咒腕的哈桑
「哦哦,這還真是可靠。」
「能夠聽你們這麼說此身咒腕,可是相當確信了啊!」
「那麼,如何啊百貌。」
「妳還要說千秋大人無法信賴嗎?」
「拯救我等窘境兩次的話也沒有怨言了吧。」
「不對,這全部都得看接下來做得如何就是了。」

百貌的哈桑
…。
「要請妳們,準備一個人質。」
「幫助,這麼說卻在中途逃跑之輩也很多。」
「把你們的一個夥伴,給留在這。」
「之後在跟城寨中被抓的山之翁做交換。」
「這樣的話我就沒有意見。」

阿拉修
「那樣的話剛剛好!」
「就讓貝德維爾休息了。」

瑪修
「那就請把我們做為領導位的,」
「貝德維爾卿給當做人質!」
「雖然只能躺著,不過要是能把他當做莊嚴的守衛的話!」

百貌的哈桑
「嗚,嗚姆。那個圓桌騎士嗎。」
「那位的話就算划算了吧。」

咒腕的哈桑
「那麼就決定好了哪。」
「那麼千秋大人?」

≪啊啊。以少數精銳去吧≫
≪謝謝,咒腕的哈桑≫←

咒腕的哈桑
「不不,這邊才必須道謝。」
「做的很好。」

-黑齣-

百貌的哈桑
「那麼就上吧。」
「城寨由我來帶路。」

瑪修
「那個,阿拉修哥呢?」
「好像沒看到人影…

百貌的哈桑
「拜託阿拉修大人保護村子了。」
「不能保證莫德雷德不會回來。」
「而且,要是我不在的話」
「就沒有人可以替村子準備食物了。」
「幸好,要論狩獵的話阿拉修大人的技巧要更厲害。」
「阿拉修大人在的話大家就不會餓肚子。」
「這個村子能戰的人很少。」
「畢竟這裡不是前線,而是讓無法作戰的人得以隱匿的村子哪。」

瑪修
「是這樣的啊
「所以大家,看起來才會那麼不安

百貌的哈桑
…走吧。不需要多餘的同情。
「到城寨還得走上整整一天呢。
…在那之前,剛好來個簡單的準備運動嗎。
「這戰前預兆是吉利,還是不吉呢
「被賊子給包圍了。迂迴會浪費太多時間。」
「直接打倒前進了,千秋!」

第八節『星之三藏,自天竺歸去2/2』

百貌的哈桑
「狂風也出現了呢…喀喀喀。
「對我們來說砂塵暴甚麼的如同搖籃。簡直是吉兆啊。」

咒腕的哈桑
「啊啊,說了些聽不懂得話真是抱歉。」
「百貌那傢伙是想這麼說的唷。」
「"要是有砂塵暴的話就難以被聖都的士兵發現,我們就跟隨而行。趁現在快!"。」

百貌的哈桑
「不必一句句都翻也可以好嗎!」

瑪修
「只有我們的話只會讓我們迷路的砂塵暴,」
「不過有哈桑們在的話就安心了呢。」
「這麼一來就能不必接觸聖都軍,」
「快速抵達城寨的樣子。」

Dr.羅曼
「不不,不好意思有從者反應!
「就在你們行進的方向有一騎,是個很驚人的反應!」

百貌的哈桑
「居然是從者反應…!
「很強嗎!?莫非是A級別的強者!?」

Dr.羅曼
「啊,不,抱歉!訂正一下!
「與其說是很驚人不如說是很有趣的反應!」
「該怎麼說呢,閃閃亮亮的,這樣又綿綿軟軟的,」
「但是又很堅定!」
「是不可能在圓桌騎士中出現,」
「色彩豐富的從者反應!」

≪所以是多彩的傢伙≫←
≪強敵的預感≫

???
「呀啊啊啊啊啊啊–—!」
「救救我呀——!」
「誰快來幫個忙——!」

瑪修
「聽到了,是女性的哀號!」
「召主!」

≪快去幫她!≫
≪居然是襲擊女性的英靈…!≫←

Dr羅曼
「啊啊,搞不好會是反英雄也說不定!」
「是對從者戰。千萬小心注意!」

「咈—嗚!!

百貌的哈桑
「什…連對手的實力都不知道就跑去幫人了嗎,那個大蠢貨!

咒腕的哈桑
「不不,這次看起來是道理凌駕本能了。」
「所謂幫助他人,這樣的道理哪。」
「千秋大人,雖然那樣不過對於危機感知可是一流的。」
「要是毫無勝算的戰鬥,應該會多少有些躊躇吧?」

百貌的哈桑
「就算是那樣也只是些許躊躇嗎!」
「真的是個大笨蛋哪!」

-戰鬥突入-

瑪修
「敵方集團,擊破了!」
「但是最重要的是哀嚎的來源

「鳳嗚,鳳嗚~。」

Dr.羅曼
「是從者反應,接近了!」
「注意了!」

???
「救—救—我—呀!」
「人家一點也—不—好—吃—呀!?」
「啊。不要。別噴火啊。很熱啊。」
「好,我—聽—說—可是很好吃的唷!」
「所以請—不—要—粗暴的料理唷!」
「肚子,肚子餓了——! 藤太這個笨蛋——!」

百貌的哈桑
「呿,真麻煩哪…但是又不能無視女人的哀號。
「現在的我對沒有殘酷的札伊德這件事感到可恨啊!」

咒腕的哈桑
「在那邊,千秋大人!
「敵影,捕捉到了!」

≪了解,要上囉瑪修!≫
…那個,剛才的聲音,總覺得好像聽過?≫←

瑪修
「? 我完全沒聽過耶
「肯定是有哪裡記錯了吧!」
「走吧,召主!」

-戰鬥突入-

瑪修
…呼嗚。敵方集團,完全擊破了。
「但是完全沒有看到從者的樣子。」

Dr.羅曼
「但是從者反應還好好的在那呢。」
「這個也就表示——」

???
「嗚嗚,唏咕…。
「好可怕…真的好可怕喔…。
「為甚麼…要趁人家虛弱的時候,
「像這樣咕哇——地襲襲過來呢…?
「人家,明明,甚麼都沒有做呀…。
「啊,這是騙人的,只是稍微獨占了一下水源地就是了
「就算這樣人家也有好好地留下動物們的那一份呀…嗚嗚…嗚誒誒…。

瑪修
…身分不明的女性在哭
「該怎麼辦呢,前輩?」

≪你好≫
≪沒事了嗎?≫←

???
「唏咕…。
「討厭啦…人家,總是這樣…。
「一個人孤單的現界,」
「菩薩大人的聲音也聽不見…咕嘶…。
「靈體化也總讓人感覺有點不舒服,」
「所以不太喜歡…嗚嗚…。
「嗚嗚…所以這樣
「必須要讓悟空它們騰出點時間!」
「但是那也沒辦法,那些笨蛋徒弟們,」
「是那樣的不檢點!」
「悟淨都那個歲數了還是單身!」
「是時候回到天界去找個老婆了!」
「悟能,雖然外表那樣實際上也離過一次婚了!」
「有老婆有孩子,」
「真是看不出外表是頭豬呢! NICE!」
「但是把老婆給置之不理可是不可原諒的。」
「所以呢,在像老婆謝罪之前得先把你逐出師門!」
「最後是悟空!明明就可以自由選擇回到花果山,」
「為—甚麼還要跟人家一起悠晃呢!」
「早點回去山裡讓大家安心下來!」
「你說人家? 人家是單身所以沒關係的!」
「因為要成為佛祖大人的關係!」
「戀愛還是喜歡甚麼的,都在那之後就行了!」

瑪修
「……那個。前輩,這個人…難道說

≪嗯,是從者≫
≪以前,好像曾在她的內心迷宮迷路過≫←

Dr.羅曼
「誒?從者難不成,是這孩子!?」

瑪修
…沒錯。感受到的氣息與魔力毫無疑問,
「這個少女是從者。」

Dr.羅曼
「怎麼可能——這孩子,明明有著頂級的靈基,」
「會因為被動物襲擊而發出哀號嗎!?」

???
「■■■■——!!」

百貌的哈桑
「發發發發生甚麼事,那巨大的怪物是怎麼回事!?」
「這片土地上不可能有那種怪物的啊!?」

???
「怎麼會!」
「那頭龍,難道說……!」
「因為沒有食物是不是因為找尋白龍大人的幫助呢,」
「抱著這樣的心情打算召喚卻失敗,」
「『不好意思回不去的關係就放棄吧』這麼一說」
「反而襲擊而過來,」
「大概是在法蘭斯周遭讓人們感到困擾的魔龍!?」

瑪修
「前輩,我也懂!」
「這個人,是很有趣的從者!」

-戰鬥突入-

三藏
「沒錯唷,人家是玄奘三藏!」
「經佛祖大人的引導而在這片土地現界的從者,」
「職階當然是Caster唷!」

百貌的哈桑
…。

咒腕的哈桑
…。

三藏
「? 沒有甚麼反應呢?
「不過沒關係,要繼續了。」
「人家約莫在半年前被召喚到了不知道哪個地方,」
「就這樣隨著引導穿越了絲路抵達這裡。
「是為了阻止名為聖地的異常這個前所未有的危機呢。」
「老實說,英靈的我因為是從天竺歸途中的我的關係,」
「覺得很麻煩就是了——」
「不過,這也是佛祖的引導。」
「那麼人家也就只有前往了。」
「所以才來的!」
「在這個末世之地,刮著砂塵暴的香巴拉呢!」

≪這裡是荒野≫
≪可不是香巴拉唷≫←

三藏
「誒……真的?」
「那個…總覺得話題好像弄錯的樣子…?
「嘛,那方面細微的地方就隨便囉。」
「心情必須常保開闊,如同恆河一樣雄大。」
「要知道這可是前往大悟之道哦。吶?」

瑪修
「玄奘三藏…三藏法師,對吧。
「看起來不是聖都側的從者
「是一位情緒的高低差相當激烈的人物,呢。」
「那個…三藏法師?
「你對這個時代的狀況是否了解呢?」
「知道獅子王的聖都嗎?」

三藏
「誒誒。當然知道啊。」
「畢竟在那裡被奉為上賓招待了兩個月。」

瑪修
「聖,聖都中停留過是嗎!?」

三藏
「誒誒。真是了不起的舒適之都啊。」
「大家都悠然自得地,滿懷微笑,一個壞人都沒有。」
「不過,因為不太像人家該待的地方所以就離開了。」
「畢竟還有很多想看看的地方呢。」
「那個…你。
「是叫做千秋吧,你。」
「謝謝你就了我。」
「由衷的感謝你。」
「那個,妳是叫做瑪修來著?」

瑪修
「嗯,是的。」

三藏
「剛才危險之處謝謝妳了呢。」
「也謝謝骸骨的人們。」
「還有,"只有聲音"的魔術師先生跟兔子先生呢。」

「鳳嗚,鳳嗚?」

Dr.羅曼
…嘛啊,看不到臉就記不起名字呢。
「那個,妳可以成為我們的同伴嗎?」

三藏
「當然!」
「咱三藏,受人之恩必當回報!」
「而且——肯定是,人家正是為了這個兒來的。」
「三藏法師是旅途的高僧。」
「那麼,成為旅行中你的夥伴也是當然的吧?」

瑪修
「嗯,是的。」
「謝謝妳,三藏。

Dr.羅曼
「雖然實在太過突然已經跟不太上了,」
「戰力增加實在是可靠呢!」
「謝謝妳,三藏法師!」
「能獲得從者的加入實在是可遇不可求的幸運呢!

三藏
「這可不是幸運唷。」
「是佛祖的加護。」
「在你們身上有著佛祖的加護哦。」
「具體的來說,就是人家啦!」
「悟空悟能悟淨白龍也不在,」
「雖然不到菩薩大人的聲音,不過那就先不管了!」
「我是高僧少女,」
「總有一天會修成正果成為佛的玄奘三藏!」
「看好囉!我會像釋迦大人的掌一樣,」
「咚!地幫助大家的!」

百貌的哈桑
…很,很好。
「雖然我也不知道狀況是怎樣,不過戰力增加是件好事!

咒腕的哈桑
「跟千秋大人一起總是不會感到無聊哪。」

Dr.羅曼
「(嗯嗯。雖然剛才,她一個人在那邊哭哭,不過就當作沒看到吧)」

瑪修
「醫生!都聽到了!」

「鳳—嗚…。

三藏
…!
「這,這也是沒辦法的嘛!」
「一個人…是不行的啊,人家…。
「一個人很寂寞不行…。
「又孤單,又害怕,會變得甚麼事都做不好。」
「藤太也不來…。
「不管怎麼叫怎麼叫,都不來…。
…咕嘶。

瑪修
「三藏,沒問題。」
「你已經,不是一個人了。」

≪已經是同伴了≫←
≪一起走吧≫

三藏
「……就是呢。的確就像你說的一樣。」
「人家已經不再是一個人了!」

咒腕的哈桑
「嗚姆。在冷靜下來後提個問題,可以吧。」

三藏
「可以唷。
「甚麼事,骸骨的人?」

咒腕的哈桑
「你是一個人到這裡的嗎?」
「看起來,是從沙漠那一方過來的樣子。」

三藏
…就是那樣的呢。
「實際上是有一個,徒弟在的唷。」
「是在之前認識的從者。」
「因為靠不太住所以就收他做徒弟了。」
「可是…在聖都軍的城寨前,
「因為失誤被抓了。」
「人家因為是師傅的關係打算回去救他的時候,」
「卻搞不清楚東西南北…呀啼

≪嗯,不管怎樣這也交給我吧≫←
≪好,不管怎樣全部交給我吧≫

瑪修
「就是說呢。目的一致到這種程度的話,」
「感覺就好像某種命運一樣呢!」

三藏
「齁誒?」
…難道說,要陪人家到城寨嗎?

瑪修
「當然。」
「不需隱瞞,前輩的目的地也是那個城寨的關係!」

三藏
「啊———嗯!謝謝你,千秋!」
「最喜歡你了! 決定收你當徒弟!」
「唔,雖然實際上偏袒是不可以的,」
「可是人家,決定要全力幫助你——!」

≪這還真是可靠!≫
≪啊,不過徒弟甚麼的總覺得有點可怕可怕≫←

------------------------



持續緩慢的翻,
每一節都這麼長對社畜負擔真的很大_(┐「ε:)_
總之有時間還是會慢慢的進行。


三藏真的超電波的,
雖然這一節的重點應該是貝德維爾的回想。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7720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Fate/Grand Order|月姬/Fate 系列|Fate/Grand Order|月姬/Fate 系列

留言共 7 篇留言

グダダゲサズ‧ゲゲジ
我還以為你不繼續翻了說,真辛苦啊。

11-27 16:19

齊格琳德
很辛苦呢 下次我會把巴幣調高的

11-27 16:40

遊俠
感謝大大的翻譯

希望以後可以放圖片,這樣看有點單調,今天才剛打完第六章的說0.0

11-27 20:28

艾瑞克
小貝的回憶這段真的是每看必哭…
看過亞瑟王傳奇的小說更能體會到亞瑟王的絕望與無力
為了已窮途末路的國家捨棄自己的一切,卻依然無法扭轉命運…

11-28 02:12

黑い影
再次回來當悟空了WWW

11-29 14:56

蒼弓之子
不好意思 大大六章的劇情還會繼續翻譯嗎??

12-09 01:46

墳上
辛苦了~

12-24 19:3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39喜歡★x7479635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翻訳】看漫畫就懂FGO... 後一篇:【翻訳】醬奴・大乳庫・歐...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tfapp大家
小屋內容新增,歡迎大家到我的小屋,免費以及輕鬆愉快學日文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