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6 GP

[達人專欄] 《為龍:由夢歸來的龍》 三章、野地營歌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6-11-27 03:26:14│贊助:35│人氣:830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冒險團帶著財寶與黑龍離開了山谷。

  團長掏出地圖指向回家的方向,用宏亮的聲音宣布他們圓滿完成這次的目標,可以回去炫耀跟買奶了……噢,不對,他們要先買的東西叫做鞍。

  沒有鞍的龍絕對不會製造便利,只會製造災難,因為他們什麼忙都不能幫,還會搞砸所有跟他們沾邊的工作……除了幹架。

  冒險團朝南方丘陵趕路,在一座綠洲集市落腳。

  綠洲外的土丘與乾燥植被漸漸染上夕陽紅。

  托魯克讓法貝路希銜住一條由所有團員的毯子綁在一起的長布條,就這樣牽著黑龍,用遛狗的姿勢進了集市,還吃了一張治安委員會開的「獸群恐慌」罰單,用一根赤棘龍牙抵掉。

  在與商人們的一番周旋後(法貝路希認為與其是周旋,更像是醉鬼之間的吵架與打架),冒險團發現所有龍鞍的尺寸都跟黑龍不合。

  黑龍完美超越了所有常規尺寸,讓托魯克的臉皮抽得比被開罰單時還嚴重。

  陽光舉起了手——他是團員之一,留著閃亮的光頭。

  他出了個買散件來組合的主意。

  托魯克給了他腦袋一巴掌,讚許了他的聰明。

  陽光摸摸光頭,深感榮耀。

  於是冒險團出手了幾個完整度良好的寶藏,換來了一堆皮革綁帶、龍鞍部件、金屬扣環,還有網狀的貨物袋。

  冒險團在集市外的空地鋪開材料,讓法貝路希用後腿蹲坐,舉高雙爪作「投降」姿勢,然後借了一頭馴化的長頸龍當作升降梯,把裝備配在了黑龍上半身。

  拼湊的龍鞍綁得有點亂七八糟,但還算結實。

  由於因為滑翔翼的關係,綁帶無法從身前繞到背後,所以蛋龍冒險團乾脆把翅膀的第一節翼骨也一起綁住了,後心位置還會有一個被翅膀圍起的舒適空間,可以坐下所有人!

  簡單的自製龍鞍完成後,就到了紮營的時間。

  集市旁駐著一塊公共營地,有付費帳篷還有空地跟露天爐灶能使用。

  天色已暗,雖然黑龍是黑的,但某種程度上他更顯眼了。

  因為黑龍直接跟夜色融在一起,再也沒有團員看得到他,就算把火堆架在他身邊,也只會看到黑色龍形,彷彿空氣中被挖了一個虛無的大洞。

  這件事嚇歪了冒險團員和附近駐紮的人。

  團員們的反應比起驚嚇更像是驚喜,就像發現了有趣的玩具,但有些外人的神情就真的很糟糕,充滿了驚恐。

  法貝路希在綠洲的水池旁照了照自己,只看見一團穿著背心的黑地瓜。

  黑龍的樣子沒有掀起太大轟動。

  有些人在天黑後是真的注意不到他,而注意到的人反而默契地緘口不言,法貝路希沒有特別去注意其他人的反應,巨大的身軀讓他忽略了團員以外的人。

  篝火旁的晚餐時間特別熱鬧,它把一切照成橘紅色,暮色依附在火焰中,點亮黑夜,像極了夕陽落下前留給大地的遺物。

  一些動物在火光外的暗處跑過,雙眼的反光一眨一眨。

  營區中停駐著來自四面八方的旅者。

  商隊、巡野人、獵人、冒險者、自費旅行的觀光客……大多數人都是部落人或外國人,因為南方榮耀民族通常不住城鎮(或沒有床)以外的地方。

  這裡是阿哈巴公共營地,設有帳篷,讓旅行者難得地不用在露水中醒來。

  早晨的露水永遠是一天中最不美好的開始,它會讓一切又濕又沉,而且可能還會更髒。

  柴火灰蹲在冒險團佔據的一個野外灶台邊。

  這個石製的空灶臺已經被他和上了濕潤的黏土,在柴火點燃後被烘成了堅硬的火爐和烤台。

  柴火灰撥弄著熊熊燃燒的柴火,在塞進一些樹枝後,灶臺冒出了白煙來。

  「呀!我塞到濕樹枝了。」柴火灰極度苦惱,這下子他們所有的東西都會聞起來像燻過的泥巴。

  柴火灰懊惱地試圖找出是哪根濕潤的樹枝在發出劈啪聲,正要把這個罪魁禍首挑出來時,冷不防被嚇了一跳。

  「托魯克剛才說你們沒有搶到公共營帳,可是他會再去找看看。」黑龍像片鬼影,遮蔽了柴火灰左後方的世界,黑得就像在空氣中挖了一個無底大洞。

  柴火灰聽完,哀號一聲。

  「不!我盼著睡在帳篷裡盼了一個月呀!」

  「這麼久?」法貝路希升起一股崇拜之心,這些南方人究竟旅行多久了,居然導致團員想了一個月的營帳,而且還只是空營帳,裡面沒地舖都沒有。

  「超久的呀!我在出發的前幾天就每天在想念營帳了。」

  「出發前?你住在哪?」

  「住家裡呀!我告訴你呀大黑,我的床是用一層蛋龍皮、三層袋鼠皮、五層羊毛毯堆成的,又溫暖又舒服呀!上面還有好聞的汗臭味。」說著,他深吸一口氣。

  「……所以你在家裡的時候就在想念野外的空帳篷了?可是既然當時已經住在舒適的家,為什麼還會想念野外的空帳篷?」

  「來呀,我告訴你呀(他朝黑龍招手)——在吃苦之前,就先期待之後的輕鬆,這種珍惜的感覺呀,很幸福呀!」

  「哦……我不太懂……」

  「因為呀,我知道出發以後我就睡不到那麼舒服的床了,只有毛毯跟枝葉,想到這些,我躺在家裡床上的時候就感到特別幸福呀!比平常還要幸福!」

  柴火灰繼續撥弄柴火。

  「不過呀,看來今天沒有帳篷睡啦,可是我有伙伴的體溫還有毯子跟葉子,所以我也會好好珍惜的,因為回家以後就沒有人會用體溫溫暖我了呀!」

  法貝路希點點頭,他懂每天早上被露水困擾的討人厭感覺,爪子上的青苔就是證據。

  雖然他不太明瞭柴火灰說的話,但他決定替團員們解決這個問題。

  托魯克說過不養閒……龍!

  法貝路希為自己有事可做感到充實。

  比起在山洞前流血等死的日子,相較之下,書癮戒斷症簡直就不是什麼煩惱!但他還是需要找事情來做,畢竟他現在已經「就職」了!

  想起書癮戒斷症,法貝路希才終於想起來自己已經在野外流浪這麼久了!

  沒有溫暖的煙囪木屋、照亮整間屋子的大壁爐、寧靜空敞的小鎮……還有他引以為傲的大書房。

  舒適的回憶像上個世紀的鬼魂,藏著說不盡的想念。

  他是一個沒有滿屋子書以及封閉空間就無法感到安心的人。

  但是他現在卻又安然站在野外,沒有焦躁,沒有發了瘋似地想要回到宅子內的病態衝動,明明這裡是比生活的地方還要陌生、而且遙遠的荒野。

  難道瀕死經驗可以改變一個人說的就是他這樣?

  法貝路希移動腳步,小心翼翼地遊走在眾多私人營帳與營火邊緣,他的黑影除了把一堆人嚇得大叫,也讓公共營地中有一頭巨大黑龍的事情傳開來。

  法貝路希注意到除了有好奇心旺盛的跟隨目光以外,還有一些飽經風霜地人用懷疑的眼神盯著他。

  他把頭壓得很低,讓視角離地面近些,隨時注意著不要踩扁任何東西或碰倒營帳,他壓低聲音「輕聲細語」。

  「不好意思,借我過一下。謝謝。沒事,我不會踩到。好,我繞這邊走,謝謝。抱歉,借過一下……什麼?幫忙踩平這塊地嗎?好……」

  幫忙幾個觀光客壓平地面好讓他們打地鋪,少許跟隨黑龍的陰沉目光似乎不見了,法貝路希找到了托魯克。

  冒險團長正跟另一個冒險隊長口沫橫飛地用部落語爭論著什麼。

  黑龍剛出聲,話都還沒講出來,果不其然又讓所有人嚇了一跳。

  托魯克「喔啦喔啦」地叫幾聲發洩驚嚇之後,很快就像沒事一樣了,但是對面的冒險隊長嚇得不輕,連迴力鏢都抽了出來。

  「什麼東西?」他看見托魯克背後的世界像被什麼給遮住了一樣,漆黑一片,而且還會動,像一汪活生生的黑淵,噴吐著溫熱的呼吸。

  一雙凝固的血色琥珀盯著他看。

  「噢,這是大黑,新團員!」

  「不要講得那麼輕鬆啊!我當然看得出來它又大又黑,這到底是什麼東西?」

  「你是瞎了或者瞎了?這是龍!」托魯克用一臉「你真笨」的表情說著連他自己都辦不到的事情——他其實也看不見法貝路希。

  冒險隊長很快冷靜了下來,重新回到他們剛才爭論的問題。

  「龍?阿普斯在上,所以你現在要威脅我嗎?」

  「托魯克,你們在談什麼,我以為你還在找空營帳?」法貝路希聽不懂兩人的部落語,他跟冒險團都是用通用語在溝通,還一直被他們笑口音。

  那位隊長再次被嚇了一跳。

  他改用通用語,驚訝地以手點額,向黑龍致意。

  「坦圖卡!我沒發現有先龍在這裡,夜晚的露珠向您問好。我為我剛才的話致歉,我以為您是恐龍或亞龍,但我沒有冒犯您的意思。」

  真是個有禮節的人!

  法貝路希一直以為南方人都像蛋龍冒險團一樣歡脫,突然遇上了「正常」的人,他順暢地與對方攀談起來。

  「噢,你好,我知道我打擾你們了,希望你不要介意,但是我想來看看托魯克找營帳找得怎麼樣了,這位……年輕力壯的先生,如果我的模樣嚇到你,我很抱歉。」

  那位隊長望向托魯克,強烈懷疑這位友好禮貌的黑龍與這位粗魯北七的人不是團員與團長。

  托魯克正一臉不明所以地回望他,一手正在抓屁股,臉上彷彿寫著:「看屁看喔」。

  冒險隊長心情複雜地將目光從這個剛才就跟他髒話對槓的人身上收走,禮貌地與法貝路希說道:「沒事、沒事,這位……呃,大黑?你的團長剛才在跟我『商量』關於分享營帳的事情。」

  他加重了「商量」兩個字的語氣,微笑中帶著咬牙切齒。

  托魯克接話,神情有點無辜。

  「他們的冒險隊只有四個人,卻占了十個人的營帳,還不願意將剩下的六個位置分出來,明明裡頭沒有女人,是在害羞什麼。」

  冒險隊長在黑龍的目光下臉一紅,氣急敗壞地解釋道:「我們有一個病人!不要跳過重點好不好?他生病了,發著燒,我們要騰出輪流照顧他的位置,而且有位置我們也不會讓出來,要是傳染了怎麼辦!」

  他揮舞著雙手。

  「阿濕婆在上,你們不會想隔天發著高燒上路吧?」

  法貝路希對托魯克說:「我覺得有道理。托魯克,在野外生病真的不是一件好事。」

  托魯克的回應讓法貝路希差點把下午的那口血噴在他身上。

  「我們部落族長說過『笨蛋不會生病』,你們怎麼不相信我?」在他的認知中,「笨蛋」顯然是個好詞。

  那位隊長一聽,本來快吐血的表情更加快吐血了。

  法貝路希吐出一口像嘆息的呼吸後,看見不遠處有個商隊正在卸行李。

  那些商人從南州象身上取下一卷大布蓋,攤開來鋪到棚架上,幾人一同合作把它組成了帳篷。

  法貝路希靈光一閃,朝托魯克說道:「我想到辦法了,先回去吧。」

  「不可以賣身。」托魯克跳過一堆商量步驟,斬釘截鐵地下了結論。

  法貝路希梗住喉頭那口血。他明明什麼都還沒講出來。

  他用尾指輕推著托魯克,與那位喉頭也是一口血的冒險隊長告別:「晚安。」

  「晚安。」隊長想了想,朝黑龍回上一句:「辛苦了。」

  輕柔地推了團長幾下後,法貝路希收回尾指,跟在托魯克背後,一路說著「借過」回去。

  托魯克不甘願地朝冒險團營地走去,對於法貝路希的打斷,他沒有什麼不滿,注意力很快轉移到了晚餐上。

  柴火灰已經處理好了灶台,上頭正烤著雜糧麵餅。

  鍋巴和鹽巴坐一起,一同將雜糧麵粉和水揉成麵團,平底鍋拿起壓扁的麵團在手上熟練地拋轉成扁皮,俐落拍在烤臺上抹了植物油的圓形大鐵鍋中,做成烤餅。

  托魯克一聞到烤餅香氣,立刻就忘了公共營帳沒著落的事情,衝過去加入了關於配料的爭吵。

  裹腳布堅持要放胡椒,鍋鏟說要辣椒,羊皮捲又說什麼都不加原味最好!

  托魯克大手一揮,說他所有配料都要加,最好燻肉通通給他,接著一群人推成一團之後打了起來。

  法貝路希在一旁看著,為自己竟然意外地平靜感到有點哀傷。

  他在營帳旁的空地俯臥下來,一如往常地又踩到了翅膀。

  翼尾與龍尾巴等長,而他與這對翅膀相處不過幾天,不只臥地會踩到,連走路後腿都會絆到,就像穿了一件累贅的披風。

  團員們還在吵,只是話題從烤餅配料換成了奶酒。

  在托魯克拍板決定晚餐飲料一半馬奶酒一半樹果酒之後,平底鍋也剛好拍完最後一個烤餅,他得了新差事,拿著托魯克給的錢袋出去找商人買酒了。

  黑龍臥下後,將頭放到地面上,用勉強接近人類的視野高度來旁觀一切。

  在冰雪大陸每天最常吃到的東西就是帶著滿滿脂肪的大肉,聽說有些肉在其他地區是高級品,但是他都已經吃出菜味來了……當然這只是比喻。

  至於青菜,那東西他一年根本看不到幾次。

  菜磚和水果罐頭倒是有,但有一次在海港吃到剛進口的真正水果還有蔬菜後,他對那兩樣不朽食品就感到了灰化般的失望。

  比起冰雪大陸簡單粗暴而且高熱量的寒帶料理,南方的料理方式花樣更多,菜色也比較豐富多元,還用上了大量的當地香料與佐料,活像是要將整塊土地吃到肚子裡!

  冒險團的乾糧包裡簡直像塞了一個小雜貨店。

  他們只攜帶簡單的主食,然後將其他空間都用來裝各種配料了,像是乾蔬菜塊、醃製的乾肉磚、香料磚、甚至是路邊隨手拔的新鮮香菇或果菜!

  團員平底鍋伸手在背包中摸了摸,掏出一袋裝蜜的蜂窩來。

  公共營區的火堆像黑夜中的花圃,橘紅火花跳動著,四周是被火光拉長影子的黑色枝葉。人們圍在營火邊,享受食物或歌舞,有些人匆匆進行完一切,早早地就睡了,毫無障礙地在吵鬧中進入夢鄉。

  團員一手拿著夾滿食物的烤餅,一手勾著同伴在營火邊蹦跳轉圈,將晚餐舉得高高的,托魯克與羊皮捲在一旁舉著奶酒哈哈大笑。

  幾人開口隨便唱了幾句部落歌,吵雜地笑鬧聲漸漸一致,最後所有人都扯開了喉嚨大聲唱起來。

  蛋殼和陶胚一手拿著酒囊跑過來,跳上黑龍的前爪。
 


  他是誰?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

  猜猜看?

  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

  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唱到這裡托魯克笑得更大聲了,揮舞的酒囊打到鍋巴臉上。
 


  他不發光,不是黑夜。

  他不挖寶,也沒吃飽。

  是誰呀是誰呀?

  他不紅,也沒有背棘!

  他不扁,也不睡水底!

  他不兇,也不噴火炎!


  法貝路希跟著節奏搖擺的龍頭越晃越慢,龍眉一扭……

  這些人唱的東西怎麼有點耳熟?
 


  他不會打架!

  嘿,但是他會扭屁股!

  哈,他用屁股來打架!

  換我啦!他捲了尾巴!

  他是誰?

  他住在赤棘龍的洞前!

  猜猜看?

  他不是那寶穴的主人!

  漆漆黑黑悽悽慘慘戚戚!

  不要再唱下去啦!

  明明就是大黑啊!

  白癡別用通用語!

  你讓大黑聽懂了!


 
  「……。」法貝路希覺得自己的傷勢更重了——精神上的。

  醉醺醺的平底鍋晃過來,他身後的柴火灰正七扭八的倒在原地。

  平底鍋的路線扭來扭去,好不容易一屁股坐到法貝路希爪上,他抬起頭只來得說一句「大黑你怎麼沒有吃晚餐?」然後就雙眼一翻,睡著了。

  蛋殼和陶胚依舊在龍爪上喝酒,他們嘲笑平底鍋,粗魯地撥弄他的頭髮。

  「平底鍋?這位是平底鍋沒錯吧?」

  太小了,團員在他眼中幾乎都差不多,法貝路希仍試圖辨認。

  「別睡在這裡,去蓋上毯子,不然你隔天會發燒的。」說到發燒,他好像還沒把營帳的解決辦法告訴托魯克……

  蘿蔔正好高唱到一句:「——燒啊!」

  「燒燒燒!大黑,再來一句!」

  「什麼什麼?」法貝路希一整個狀況外。

  團員們已經換了歌,他們發現黑龍雷響般的嗓音真不錯!

  他們不管黑龍的疑惑,繼續大聲地唱下去,幾人轉頭催促法貝路希快跟上。



  燒啊!我的營火!

  燒掉那些跩泥的尾巴!

  燒掉那些蠢詩人的歌本!

  更要燒光光那些矮人的鬍子!

  巨人大腳一踩,把巨精靈嚇了一大跳!


  燒啊!我的營火!

  燒熟那些恐龍的腿肉!

  燒熟所有猛瑪象的鼻子!

  再來燒光光那些暮光之約的褲子!

  什麼東西的大腳一踩,把蛋龍都嚇了一大跳!

  所以到底是什麼東西?

  不知道啦我忘記了!


  托魯克接過歌聲。
 


  南方的榮耀民族全部狗眼看人低!

  東方的巴賽魔族通通狗嘴不吐象牙!

  西方的……欸?老大,西方有什麼?

  大黑別發呆!該你了!


 
  原本在充當背景音樂大鼓的法貝路希愣了楞,趕緊張嘴,不大確定地唱道。
 


  北、北方的曉徽教廷超會傳教?
 


  蛋龍冒險團的笑聲震天響。

  「說得好啦!但是唱得真爛!」托魯克砸了黑龍的爪子一拳,以示讚賞,接著痛得臉都歪了。

  公共營地中沒有榮耀民族,不少部落人聽見他們的歌聲都舉高了晚餐,為他們歡呼。

  幾個酒量不佳的團員陣亡了,烤餅一點也沒剩下,連收購的乾酪都吃得精光。

  還清醒的團員很熟練地將醉倒的傢伙們拖進毯子中,把酒囊從他們手中扯下來。托魯克也醉得不行,但他還能做事,和柴火灰一起將晚餐收拾乾淨。

  忙完這一切之後,他忽然覺得四周似乎有點安靜。

  黑龍的呼吸聲不見了。

  他四周張望著,除了營火笑鬧以外,他沒有看見那團吸光的黑龍形狀……不過也有可能他已經看到了只是沒看到而已,畢竟黑龍真的有點太黑。

  忽然他聽見咕隆咕隆的聲音。

  托魯克朝聲音來源轉頭一看,差點把剛才喝的酒全吐光。

  「大黑,你為什麼在滾那顆石頭?」

  其實他還是看不見黑龍。

  托魯克只看見一顆被挖出來的巨大岩石自動滾過來,一團黑影在石頭邊緣忽隱忽現,用著糞金龜滾糞球的姿勢滾石頭——只是沒有倒立。

  「托魯克,我想到了營帳的解決辦法。」

  毫無疑問,這是剛才失蹤的黑龍。

  「用這個石頭壓死我們然後重新換個人生?」托魯克感到新奇地回應,令人懷疑他是不是真心期待這個狀況。

  ……這個結論到底怎麼得出來的?

  法貝路希將石頭滾到營地邊緣,仔細地擺正那顆巨岩,還擦了擦上頭濕潤的泥土,站在石頭一側,指著另一邊說:「你們可以睡在石頭旁邊,然後我睡這邊。」

  「好主意,這樣就不怕半夜被翻身的你壓扁了,也不怕滾進火堆裡。」

  托魯克吆喝團員們移動睡覺位置。

  剛把夥伴塞進毯子中的團員聞言,互相壞笑起來。他們抓住倒楣鬼的毯子,將人連拖帶拉,讓對方的腦袋一路撞在行李或者草根上,丟到巨岩邊。

  做完這些沒良心的事情後,他們去找了許多枯葉或乾草抱過來,墊在微涼的地面上,然後照慣例開始「討論」睡覺位置。

  當冒險團員都為選位置打完架以後,他們終於安靜躺好了。

  托魯克走進睡成一團的團員們中間,在他自己專屬的中央位置鋪好毯子,抱著行李躺在各種植被鋪墊的地上,用毯子還有團員的腿或手蓋好自己。

  地面有點涼,他扭動身體嘗試擦熱一些。

  托魯克的視野角落是巨岩,還有探頭過來的黑龍頭形狀。

  他開始例行公事。

  「點名!點名啦!(累壞了的團員無精打采地回應他)——裹腳布、鍋鏟、鍋巴、鹽巴、陽光、羊皮捲!呃,羊皮捲?」

  「他跟平底鍋都睡死囉!」

  「平底鍋——好啦我知道他也睡死了——鳥窩、杉木桌、蘿蔔、秤陀!很好都在,托魯克!——喔,就是我自己!——蛋殼、陶胚、柴火灰!對了還有大黑!晚安!」

  幾人迷糊地講道:「老大晚安。」

  有個醉暈了的團員回應著:「彎……嗝!昂……」

  「晚安,托魯克。」

  黑龍的聲音從巨岩隔壁傳來,同時降臨的還有一大片溫暖的黑影——

  黑龍張開右側滑翔翼放在巨岩上,溫熱的翼膜遮蓋掉了星空還有夜晚的寒冷,像一張大棉被從巨岩上蓋下來。

  龍的體溫烘散了潮濕,巨岩下逐漸變得乾爽,地面也沒那麼涼了,簡直就是個自帶暖爐的好帳篷!

  托魯克太感動了,他家大黑不僅可以給他們騎,還可以給他們睡!

  團員們歡笑,由於溫暖舒適,有幾個人幾乎是一閉眼就睡著了。

  法貝路希專心地擺放好自己的翅膀(因為他還是不太會操控「多餘」肢體),並小心不弄鬆皮革綁帶。

  鋪好翅膀後探過頭去,確認有蓋到所有的團員後,放心地把頭縮回巨岩這側,對著地面上輕吹了幾口氣——儘管這樣做那些砂土也不會少一點,但他還是想抓住「尊嚴衛生」的尾巴——然後將腦袋放好。

  躺了一會兒,法貝路希想念起了羽絨被,把注意力放到翅膀上。

  他一直都很好奇把頭塞進腋下到底是什麼感覺。

  法貝路希重新抬起頸子,準備試試看把頭塞進左側翅膀窩時,這才發現有一堆人跑來睡在了他的左側!

  幾人對著他不好意思地笑笑,繼續架帳篷……

  於是他打消了把頭塞進翅膀下的念頭,讓那群人就近分享他的體溫,二度對著空地又吹了吹,把頭放下去。

  巨岩隔壁的蛋龍冒險團已經傳來了鼾聲,公共營地也漸漸安靜下來。

  附近幾處營火邊預備好了可以燒到天亮的木柴,幾人抱著武器坐到營火邊開始守夜。

  其中一團營火邊圍著幾個祭司打扮的部落人,披著掛滿裝飾的長袍,穿著五彩鮮豔的穗帶,莊嚴而安靜地圍坐在火邊,或看火、或歛目,像廟中的淺浮雕。

  一切越發安靜後,祭司們的聲音也逐漸能聽清。

  他們像唱祭歌,又像祈禱般念誦,音域低得像來自地底孤寂的低吟。

  歌聲很慢很沉重,法貝路希聽著聽著,眼皮漸重。

  還沒聽完,他就沉入了睡夢。


 
  龍之地有一座荒山,

  群龍駐守,麟毛閃爍。

  峽谷裡有猛烈旋風,

  野牛疾奔,黑曜璀璨。

  穿越銀色濕冷荒霧,

  金皮的龍王住在山巔上,

  漆黑的邪龍住在荒地外……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關於蛋龍冒險團的設定,以前有貼過一次
不過一直沒有真正釋出過大概的造型風格
雖然設定中說他們黝黑,不過其實沒有黑到像非洲黑人,而是像拿鐵的那種咖啡色
簡單想像的話大概就是亞洲人去艷陽高照的海邊連曬一個月的那種程度(?)
 
休耕前嘗試撇了一下平底鍋跟鳥窩的大概模樣,覺得有點像台灣原住民絕對不是你們錯覺
如果小說更新之餘有時間我在畫完(雖然目前的圖坑多到有點誇張)
現在看看總覺得不該放飾品,應該多放一些蛋龍周邊才對w


延伸閱讀:《為龍》蛋龍冒險團:團員介紹!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73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為龍|星座紀元|冒險|恐龍||奇幻|穿越

留言共 7 篇留言

星夜
頭香(插下點燃的LKK

11-27 03: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你用的線香我很喜歡,以後繼續。11-27 03:34
星夜
要不是睡不著我才搶不到頭香勒~

11-27 03:3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可是GP的頭香是沉緋搶到(望11-27 03:37
星夜
我插這邊的頭香前他那邊已經插好了

11-27 03:39

Azurrath
我一直以為蛋龍冒險團員的樣子都跟部落衝突的遊戲圖示那個大叔差不多(汗
還有那個日常去哪了!(敲桌

11-27 04:2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居然,不過托魯克的模樣接近你說的!11-27 16:45

(臥趟好看著法貝路希又看向芽豆) 法貝路希將來可能可以變成堂堂正正一隻龍嗎,而不是男…寵 呸龍寵 (誤

11-27 06:34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就讓我們繼續看熱鬧……我是說,看下去。11-27 16:44
惡顏高
這真的太有意思了,好久沒看到這麼歡樂又令人在意後續的作品了[e16]

11-27 11:1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所以趕快按下訂閱然後常常來逛逛吧!11-27 16:45
亞空
到底是怎麼跑出大黑要賣身的結論啦XDX!
雖然隨便找幾件打雜的可能就有很多錢能收了?!

然後人家好像能預測一點未來劇情了?

龍王的偵查隊(遠遠的看到):那是邪龍嘛!怎麼會出現在這?
(近距離觀察,看到大黑跟團員的日常)
偵查隊:(揉揉眼)你他龍王的我看了三小?!

11-27 12:53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有點接近但並不是那樣發展的哈哈!11-27 16:4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6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由...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由...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1013610136各位巴友
小說更新 歡迎來看看~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5:46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