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3 GP

[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2.0】Chapter‧5-4:片刻的寧靜

作者:Luis│2016-11-26 19:36:48│贊助:46│人氣:1285
  項羽不是沒有幻想過同時和兩個女孩在同一個屋簷下的日子過,可當他真的碰到了這樣的情況時,心裡面卻一點高興的感覺也沒有,反而有一種如臨大敵的感覺,好像他是個即將上戰場的新兵一樣。
 
  「媽的,果然那些個戀愛小說或是電影裡的情景都是假的,當這種事情真的發生在現實的時候,誰有辦法高興得起來嘛!」項羽在心裡頭滴咕著,接著忍不住瞥了身後的芷芸一眼,這個女孩正一臉笑嘻嘻的望著他,像是在等待聖誕老公公發禮物的孩子一樣。
 
  項羽禁不起芷芸眼中那股熱切的眼神,而且他剛才也開口答應了,事到如今也沒有反悔的餘地了,一想到這裡,項羽只能無奈的嘆了口氣,接著硬著頭皮把房門給打開。
 
  「我回來囉,雨晴,對了,我還帶了個客人回來。」項羽盡可能讓自己的口氣聽起來稀鬆平常,這種感覺就好像某個單身多年的男孩,某天忽然帶著女朋友回家一樣。
 
  「終於回來啦?怎麼去了那麼久呢?我給你做的早餐都冷掉了呢,而且我剛才聽到了一些聲響,外面沒發生什麼事吧?」項羽的語音剛落,雨晴便一路蹦蹦跳跳的從廚房裡小跑步出來,這個女孩還穿著早上那套女僕裝,一雙小手上則端著盛著培根和煎蛋的餐盤。
 
  「呃,這個嘛…剛才在外面發生了點小狀況,不過已經沒事了,不用擔心,不說這個了,來跟我的隊友打聲招呼吧。」項羽看著雨晴嘟著嘴有些生氣的模樣,忍不住乾笑了幾聲,他總不能把自己剛才差點失手滅了整個團隊的事情說出來吧?當下也只能乾笑了幾聲打混過去。
 
  「咦?這不是芷芸姊姊嗎?怎麼今天有空來呢?項羽你也真是的,有客人要來應該早點跟我說嘛,這樣我就會多準備一份早餐了。」雨晴愣了愣,接著臉上很快恢復了微笑說道,項羽看著雨晴臉上的笑容,不知為何,那股一直纏繞著他的不自在感頓時消失了,項羽的臉上也緩緩浮現出溫柔的神色。
 
  「不止是芷芸而已,今天大家都會來我們這喔,哈哈,真是不好意思,這算是我臨時起意的想法,因為這次還有不少新面孔加入,我想找個機會讓大家聚在一起吃吃飯什麼的,這樣也能讓大夥凝聚感情,因為在這個主神空間裡,我們所擁有的,就只有大家而已了。」項羽微笑著說道,他伸出手輕輕撫摸著雨晴的頭髮,讓這個女孩像隻小貓似的發出一陣舒服的呼嚕聲。
 
  「就是啊,在這裡我們就像是一家人,既然是家人的話,那麼吃飯的時候都在同一張桌子上也是應該的嘛,咦?這是培根嗎?我可以吃一片嗎?」芷芸也笑嘻嘻著湊上來說道,指著雨晴手上的餐盤問道。
 
  「當然可以啊,芷芸姐想吃多少都沒問題,不過我只會一些簡單的料理而已,可能沒辦法讓大家吃到像槍火姐姐家那樣好吃的菜。」雨晴低頭看著盤子裡的早餐說道,語氣裡多了一絲擔心的成分。
 
  「哈哈,這妳就不用擔心了,畢竟之前每次都是在大吃大喝,雖然好吃歸好吃,但再怎麼美味的食物,吃久了也是會有點無趣的,所以這次我想到了一些比較不一樣的放鬆方法,總而言之就交給我處理,妳先去換身輕便一點衣服吧。」項羽笑了笑說道,還伸出手在胸膛上拍了拍作保證。
 
  「真的嗎?嘻嘻,那就讓你負責囉,項羽,我可是很期待的喔。」雨晴一聽便兩眼發亮的說道,接著她也不管手裡還端著盤子,一個飛撲便跳進了項羽懷裡,興奮的模樣就像是個小孩子似的。
 
  「嗚啊,小心!」項羽見狀,連忙將雨晴一把擁入懷裡,同時他還騰出一隻手來接住那倒楣飛上空中的餐盤,這種像是電影特效的動作,項羽在過去是絕對做不來的,但在經歷過無數場戰鬥後,項羽不論是力量的強度還是神經反射的速度,都已經遠遠不是常人能比得上的了,就像現在,前一秒還在半空中翻轉的盤子,下一秒已經安安穩穩的落在了項羽的手中了,而裡頭甚至連一滴油也沒有灑出來。
 
  「糟糕,我都忘記手上還端著盤子了!嗚,對不起!」雨晴愣了愣,接著才像是突然想起來似的不停道歉。
 
  「沒事的,下次小心點就行了,盤子打破事小,但我可不想看到妳因此而受傷,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妳受到任何傷害了,知道嗎?」項羽微笑著說道,他輕輕撫摸著雨晴的頭髮,這才讓這個小女孩的情緒穩定下來。
 
  「好啦好啦,別哭了,今天可是大家要開開心心聚在一起的日子呢,哭成這樣怎麼行呢?」芷芸也走了上來,她輕輕拍著雨晴的肩膀說道,模樣溫柔就像姊姊在照顧妹妹一樣。
 
  項羽默默看著芷芸將哭紅了眼睛的雨晴哄回房裡,一絲奇怪的感覺像是螞蟻上樹般爬上了他的心頭,或許是項羽多慮了,但這兩個女孩之間似乎處得還挺融洽的,項羽原本預期的尷尬場面幾乎一個也沒有發生,甚至芷芸還反過來幫他安撫了雨晴。
 
  「果然女人還是只有女人才能理解吧?」項羽扒著餐盤裡冷掉的早餐時想道。
 
  接下來的事情就很簡單了,項羽掃完了盤子裡的食物後,就逕自走到通往地下室的門前,他也不急著開門,而是靜靜閉上眼站在那,似乎正在思索著什麼。
 
  「你還真寵她呢,項羽。」正當項羽默默站在那時,芷芸的聲音忽然飄了過來。
 
  「嗯?喔,你說雨晴啊?也沒有說特別寵吧?男女朋友之間不就是這樣嗎?」項羽想了想後回答道,他一回頭便看到芷芸坐在他的沙發上,一張微微嘟起嘴的俏臉上帶著不知是羨慕還是嫉妒的表情。
 
  「唉,真好呢,要是我之前的男朋友有你十分之一的貼心就好了,以前我不管做什麼事都要順著他的意思,而且每次我們見面時幾乎都在吵架。」芷芸無奈的嘆了口氣道。
 
  「感情這種事情本來就是需要磨合的,畢竟這世上可找不到兩個個性完全一模一樣的人在,就像是我和雨晴好了,我們也是花了很長的時間才找到彼此之間的相處之道的。」項羽隨口說道,忍不住回想起了過去那段青春歲月「不過我算是很幸運吧?以往我們也是會有爭吵的時候,可在爭吵過後我們第一個做的並不是冷落或是傷害對方,而是抱著彼此說對不起,是我的錯,然後我們便會同時大笑起來。」
 
  「我想這就是一種默契吧?因為我們都明白,感情本來就是一條不平穩的石頭路,可比起爭那一時之快,我們更珍惜彼此擁有過的這段路程,所以我們才能一路踩著石頭,一直走到現在…妳總有一天也會明白的。」項羽笑了笑說道,真奇怪,從什麼時候開始,他竟然變得如此多愁善感了起來?
 
  「真是的,明明我的年紀應該比你大,可怎麼感覺老是在聽你說教啊?算了算不說這個了,你現在到底在幹嘛啊?」芷芸嘟著嘴不高興的說道,但接著很快換成了好奇的口吻問道,她坐在沙發上也有十幾分鐘了,而這段時間項羽就只是一動也不動的站在門前,就好像是在面壁思過似的。
 
  「布置晚上的場地啊,就快好了,先不要打擾我,還缺一點細節的部分。」項羽皺著眉說道,模樣認真像是在思考該如何構圖的畫家一樣,芷芸聞言也只好拉長一張臉,悶悶不樂的坐在沙發上。
 
  又過了十幾分鐘,當芷芸歪著頭坐在沙發上就快要打起瞌睡時,忽然聽見項羽發出一聲興奮的呼喊聲,這個女孩這才打著哈欠提起精神來。
 
  「好!這樣就沒問題了,接下來就等其他人到就行了,呼,看來我還滿有建築天分的嘛。」項羽自滿的笑說著,連帶著芷芸也跟著笑了出來,而就在這時,玄關的大門上也傳來一陣敲門的聲響。
 
  「說曹操,曹操就到,進來吧。」項羽喊道,按照主神的說法,只有經過他允許的人才有辦法進到屋子裡來,項羽當即就把槍火幾人的許可給報了上去,接著他便聽到一陣腳步聲隨著開門聲走進屋裡。
 
  「打擾啦!項羽,我們來囉,嘿嘿,這次我特別帶了好幾瓶陳年的好酒來,晚上大家就來喝個痛快吧!」槍火的聲音第一個傳來過來,這個女孩終於換下了那身顯得有些笨重的洋裝,此刻正穿著一件淡藍色的連身裙,而其他幾人除了小冷仍然穿著那件紫色條紋的上衣之外,也都各自換上了輕便的休閒服,每個人的臉上都是一副期待著要去渡假的表情。
 
  「都來了嗎?很好,那跟我來吧。」項羽笑了笑說道,接著便牽起剛從房裡出來的雨晴,轉身打開了通往地下室的大門。
 
  「這裡不是地下室嗎?該不會項羽你家有個地下Pub或是舞廳之類的吧?」白楊好奇的問道。
 
  「咳咳,別亂說,我可沒去過那種地方,主神不是提示過你了嗎?你的房子可以隨你的意思來布置,這其中的範疇也包括了地下室的部分,進來瞧瞧吧。」項羽笑罵道,領著眾人走過了門後,而當眾人終於是看清楚了門後的樣子時,紛紛忍不住發出了一陣驚嘆的聲響。
 
  在門後的是一片廣闊無垠的草地,翠綠的青草在無邊的藍天下顯的綠意盎然,而再稍微遠一點的地方還可以看到一片茂盛的樹林,各式各樣的鳥鳴聲隨著徐徐的微風拂過眾人的耳畔,讓他們緊繃的神經終於是放鬆了下來。
 
  「還不錯吧?我發揮了一點想像力,把以前和雨晴去過的輕境牧場做了點改造,在這裡你還可以創造出日夜或是四季的變遷,我把這裡設定在舒適的春天,旁邊的樹林和小溪裡還有各種的野生動植物,白天的時候我們就在這裡好好的打獵跟釣魚吧,而晚上我們就住在那邊的那棟小木屋裡,裡面的布置也絕對是最高級的。」項羽笑著邊走邊說道,他原本還擔心其他幾人會對於這樣的安排不滿意的,可當項羽看見幾人眼中閃爍的光芒時,他就知道自己的擔心是多慮了。
 
  「好…好漂亮啊!項羽,這裡比我們之前去過的那個牧場還要漂亮多了呢!」雨晴兩眼發光的說道。
 
  「就是呢,而且這裡的空氣好清新,陽光的溫度也很棒,我都快忘記自己是在恐怖片的世界裡了。」芷芸深呼吸了一口氣說道,臉上也是一片開心的笑容。
 
  「好漂亮。」千鶴喃喃自語著,一對深邃的眼眸倒映著藍天的景致,見到了這樣的美景,這個少女的嘴角也罕見的勾了起來,形成一抹名為微笑的弧度。
 
  「呵呵,看來大家都還蠻喜歡這裡的,那麼我就來分配一下等會兒的工作吧,黃鵲和槍火負責打獵,白楊和廖哥,麻煩你們多去找一些可以燃燒的木柴來,森林的周邊還有不少可以食用的野菜,芷芸妳跟千鶴去多採一些回來吧,其他人就跟著我,我們一起去溪邊釣魚吧。」項羽笑著說道。
 
  「那有什麼問題?打獵這種事就交給我吧,我保證會獵到最大的獵物回來的!好好期待吧!」槍火哈哈笑著說道,接著忽然從背上提出一挺六管的火神機砲來,黃鵲也默默將那把生化狙擊步槍扛在了肩上。
 
  「等等、等等!暫停一下,妳們兩個,手上拿的那是什麼?這也太誇張了吧?我說的是打獵,不是打仗啊!」項羽連忙喊道,臉上甚至微微淌下了幾滴汗珠,由其是當他看到槍火將那把火箭筒也提了出來的時候,整個人更是渾身都冒出了冷汗,別開玩笑了,在這裡用這種重型武器的話,整座森林都會被夷平的。
 
  「拿這個做什麼?當然是打獵啊?這不是項羽你分配的嗎?」槍火歪著頭問道,一旁的神崎則忍不住噗哧一聲偷笑了出來。
 
  「這...我是這麼說的沒錯,但妳有看過哪個人拿重機槍去打獵的嗎?況且妳如果用這玩意兒去射動物的話,估計等妳獵到了,我們也只剩下碎彈殼可以吃了,黃鵲妳也是,那把槍的威力太誇張了,我只在這裡創造出一些中型的野生動物而已,妳用這玩意兒是想去獵殺遠古巨人嗎?」項羽頭痛的說道,果然就和他猜想的一樣,雖然他已經把這裡盡量創造的跟現實世界一樣了,可在恐怖片輪迴裡待久了,看來這些人也或多或少變得有點…不正常了。
 
  結果到了最後,那些他們兌換出來的高科技武器全都被項羽禁止使用,他們能用的只有項羽一開始製造出來的幾把獵槍而已,甚至連千鶴腰上的那把村雨刀也被項羽一併鎖進了櫃子裡,他們能用的只剩下一些尋常可見的刀槍而已了,槍火還因為這樣而鬱悶了一陣子。
 
  「好啦,好啦,別難過了,打獵最重要的不就是要享受那個過程嗎?如果用這種高科技武器的話可就是犯規了喔,而且以妳們的身手,用這些武器也足夠了,打起精神吧!」項羽鼓勵似的說道,但槍火似乎不怎麼領情,最後還是被黃鵲給硬拖進林子裡的。
 
  「真是的,是我太大意了,我都忘了她們已經被恐怖片戰場影響得太深了,幸好我有先檢查,不然等等這裡估計就要屍橫遍野了。」項羽發著牢騷說道,隨手將掛著魚餌的釣竿甩進河裡,激起了陣陣的漣漪。
 
  「呵呵,你也不能怪他們啊,事實上我覺得這也不是什麼壞事,如果經歷過這些恐怖片後還沒有改變的話,那我反而要開始擔心了。」神崎微笑著說道,手裡同樣拿著一根釣竿,不遠處的鬼塚則拿著魚槍虎視眈眈的盯著水裡的游魚。
 
  「正因為經歷過這些恐怖片,所以我才希望他們能夠稍微放鬆一下啊,否則一天到晚提心吊膽的話,別說是他們了,就連我也會被逼瘋的。」項羽苦笑道,側頭看著一旁正在玩水的雨晴,臉上不自覺浮現出一抹溫柔的神色。
 
  眾人都各自去處理他們的工作了,原本還有些熱鬧的草地上頓時就變得安靜許多,只剩下涓涓的流水聲不斷響著,項羽享受似的點起了一根菸,像這樣平靜的日子,不曉得還能過上多久?
 
  「你在擔心嗎?我們接下來的團戰?」神崎沉默了一會兒後問道,項羽瞥了這個少女一眼,緩緩的點了點頭。
 
  「說不擔心絕對是騙人的,我不敢說自己很強,但我敢肯定,我們的團隊絕對不弱,但...就算是這樣我也還是會擔心,光是面對恐怖片裡的怪物,我們就好幾次差點要團滅了,現在還要加上其他小隊的威脅,該洲最強的小隊啊,神崎,我們有辦法贏嗎?」項羽看著漂浮在水面上的釣餌問道,那倒鉤的形狀就和他此刻的心情一樣。
 
  「你對贏的定意是什麼?完成恐怖片的任務?還是全滅對方小隊?」神崎微笑著問道。
 
  「讓我們活下去吧,大家一起活下去!」項羽愣了愣,接著這才說道,但神崎聞言卻搖了搖頭。
 
  「一個人都不死的完成恐怖片,這樣的機率絕對不超過百分之五十,事實上,想要一個人都不死實在太困難了,就連我在上一場恐怖片時也做好了死亡的心理準備了,你自己應該也很明白吧?但我還是先讓你有個心理建設好了,下一場恐怖片裡,我們至少會死兩到三個人,而且這樣的死亡在之後出現的頻率,絕對會愈來愈高,你可要做好心理準備。」神崎淡淡的說道,她隨手將釣竿一甩,桶子裡便多了一條肥大的鱸魚。
 
  兩到三個人嗎?項羽無語的望著水面,廖哥、芷芸、槍火、千鶴…這些人的臉孔頓時像浮光掠影般閃過他的眼前,這些人都是他的夥伴,他一個也不想失去!
 
  「不過你倒也不用那麼擔心,項羽,你已經和我第一次見過的那個項羽不一樣了,所以…誰知道呢?說不定這次你也能帶著大家一起活下去,那麼我們也能夠再次像這樣聚在一起了,不是嗎?」神崎輕笑著說道,她再次提起釣竿一甩,一條活跳跳的鮭魚就這樣撲通一聲被甩進桶子裡。
 
  「其實,我很羨慕你啊,項羽,你雖然失去過一切,但你卻從來沒有失去信念,即使在這樣殘酷的環境裡,你不只保有著你的信念,你也讓我們大家都有了信心,就像你說的,這是一個新的開始,我們都能用自己的雙手在這裡重新找回失去的一切。」神崎忽然換了個口吻說道,她抬起頭,異色的雙眼眺望著湛藍的天空。
 
  「你有想守護的事物,而且你會不顧一切的保護她,不論要付出什麼樣的代價,這確實是一個領導者該要有的特質,距離一個真正的隊長,你只差一步之遙了,再加把勁吧!」
 
  「神…神崎,妳為什麼要對我說這些?該不會妳打算……?」項羽不安的問道,從上一場恐怖片開始,這種不安感就一直盤據在他的胸口裡,即使他們最後仍然安全的完成了《七夜怪談》,但,這樣的不安卻沒有因此而消失,因為這個一向冷靜甚至是冷酷的少女,她此刻說出來的話簡直就像在…像在交代遺言一樣。
 
  「放心吧,我可沒有任何輕生的想法,只是…我覺得該是休息一下的時候了,就像現在這樣,不用去計算,不用去思考,就只是這樣靜靜的放空腦袋,什麼也不要去想……」神崎說道,給了項羽一個意味深長的微笑。
 
  正當項羽打算追問時,忽然間一道劇烈的水花濺了出來,那水花之大,就好像有人在水底引爆了一顆詭雷一樣,項羽跟神崎還沒反應過來,就被這漫天的水花給淋得全身都是。
 
  「……」項羽和神崎一臉無言的看著從水底下冒出來的鬼塚,這個男人正戴著一副潛水夫的面罩,手裡則抓著一隻比卡車輪胎還大的烏龜。
 
  「超級大烏龜,我們晚上就來吃牠吧。」鬼塚哈哈笑著說道,將手裡那隻正不停掙扎的烏龜舉到了兩人面前。
 
  「烏龜是可以吃的動物嗎?」雨晴歪著頭問道。
 
  「當然可以吃啦,只要稍微處理一下,那味道可是棒極了啊!」鬼塚興奮的說道。
 
  「不,我覺得應該不行……」
 
  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當眾人各自帶著食材回到小木屋旁時,滿天的星斗已經點點的印入了他們的眼簾了。
 
  「我們回來啦,怎麼樣?你們的成果如何?」項羽提著兩個大桶子問道,裡頭全部都是他們早上時釣來的魚蝦。
 
  「那還用說嗎?當然是大豐收啊!你看看!」槍火喝著手裡的啤酒笑道,指著擺在桌上的各種肉類,當然,這些東西都已經經過剝皮跟放血了,所以也沒人知道她們究竟獵了什麼回來。
 
  「不過這些肉有點太大了啊,這樣要處裡會很花時間的。」芷芸拖著腮說道,手裡則拿著一把小巧的刀子。
 
  「讓我來吧,項羽,麻煩你把肉拋到空中。」千鶴淡淡說道,一手搭在腰間的刀柄上。
 
  「蛤?喔,好啊,沒問題。」項羽愣了愣,接著便隨手將一塊像是水牛肉的東西抬了起來。
 
  「準備好了嗎?我要丟了喔。」項羽問道,看著千鶴微微點頭後,他這才深吸一口氣,接著猛力將這塊近百公斤重的肉塊拋上了半空中。
 
  眾人專注的看著那塊肉飛上高空復又下墜,當那塊肉即將落地時,一道刀光忽然從千鶴的手中乍現了出來。
 
  那陣刀光的速度實在太快,他們只看見一陣亮晃晃的銀光閃過,當千鶴輕輕將刀納入鞘裡後,原本是完整的肉塊已經被切成一片片的薄片了。
 
  「還有嗎?」千鶴淡淡問道,眾人先是一愣,接著紛紛拍手鼓掌了起來。
 
  「她還真厲害啊,明明是和我一起加入恐怖片沒多久的,但我們之間的差距,簡直不是只有大可以形容。」白楊讚嘆道,看著千鶴將庖丁解牛四個字發揮得淋漓盡致。
 
  「那當然,她之前的遭遇可不是我們能想像的。」正當白楊在讚嘆的時候,小冷忽然露出了微笑,接著將寫著字的紙牌舉到了胸前。
 
  「對了,我怎麼看你好像常常跟在她身邊的樣子啊?怎麼?你認識她?」白楊忽然好奇的問道。
 
  「不算認識。」小冷舉牌道。
 
  「喂,那邊那兩個,別光顧著聊天啊,快來幫忙。」槍火吆喝道,和她的兩個妹妹忙著處理各種食材。
 
  「火好像不夠大的樣子啊?」雨晴用樹枝撥著火堆道,看著吊在火堆上的鍋子,這個女孩的肚子已經餓得咕嚕嚕的叫了。
 
  「呵呵,讓我來吧,我看大家也都餓了吧。」項羽呵呵兩聲說道,接著他便將手掌貼到了鍋子上,同時身體開始不停行起內力來,就在眾人的注視中,原本還只是有點冒煙的水面,居然在轉眼間就冒出了沸騰的氣泡了。
 
  「好內功!原來是用內功提高加溫的速度,讓原本還只是有點微溫的高湯,在一瞬間就沸騰了!」白楊興奮地大吼著,但接著卻被槍火在頭上敲了一記爆栗。
 
  「有時間在那邊說廢話還不快點來幫忙,是不想吃飯了是不是?」槍火笑罵道,眾人也跟著哈哈大笑了起來,為這寧靜的夜色增添了一絲熱鬧。
 
  晚上時眾人就在草地上鋪起席子,享受著自己早上辛苦獵得的各種野味,或許是因為大夥都累了一整天了,再加上槍火的兩個妹妹實在是特級廚師等級的料理好手,看起來極為豐盛的飯菜,居然轉眼間就被眾人一掃而空,甚至還有許多人臉上帶著意猶未盡的表情。
 
  「真不錯啊,其實人生不就是這樣嗎?辛苦掙扎後自然應該要好好享受一下,如果不是每十天要固定去面對死亡的話,我還真想留在這呢。」槍火滿足的抽著菸說道,看著幾隻在四周飛來飛去的螢火蟲,點點螢光配上滿天的星斗煞是漂亮。
 
  「這話我已經聽妳說了幾十次了,耳朵都快長繭了。」項羽哈哈笑著道,他一邊啜飲著手中的美酒,一邊看著身邊的幾個同伴們,但卻忽然在裡面看到了一張新的面孔。
 
  「咦?他是?」項羽好奇的問道,指著坐在黃鵲身旁的一個英俊青年。
 
  「他是我男友。」黃鵲淡淡說道,臉上緩緩浮現出一抹微笑。
 
  「我們都是在特警隊認識的,我們一起接受訓練,一起在同一支小隊工作,當然,出任務時我們也總是兩人一組,我負責掩護他,他則專門在前線面對那些歹徒。」
 
  「我是一名狙擊手,所以很多時候我都沒辦法跟在他身邊,但他總是相信我,相信我和我的槍,我也一直這樣相信著,相信自己能保護他的背後。」
 
  「然而卻在一次和恐怖分子的交火中出了差錯,那時他正在和歹徒交涉,因為他們手上還有平民當人質,我的長官不允許平民受傷,因此我們試著和他們交涉,僅管我極力反對,但命令就是命令,我也只能照做。」
 
  「談判的過程並不順利,那群恐怖分子完全不接受我們開出的條件,甚至還在過程中殺害了幾個人質想逼我們屈服,我忍受不下去了,於是偷偷和他商量,在最後一次的談判中,我讓他假裝接受條件,我則會在遠方看準機會殺掉那個帶頭的恐怖份子。」
 
  「這些恐怖分子或許很殘忍,可在我的槍下,他們就和普通人沒兩樣,過程進行的很順利,我一個接一個解決了那些恐怖分子,而他也成功救出了被綁架的人質,正當我以為一切都會和過去一樣結束時,其中一個人質卻忽然把衣服甩開,露出了綁在身上的炸彈!」
 
  「原來這一切都是個騙局,那些恐怖分子知道自己逃不掉了,所以讓其中一員假扮成人質,目的就是如果他們全都死光了,還留有最後的報復性手段。」
 
  「然而,我本來有機會阻止這一切的,只要當時我扣下了扳機,那個恐怖分子就沒有辦法引爆炸彈,那些人質、我的隊友,還有我的男友也就不會死了…但我卻猶豫了,在那最關鍵的時刻,因為那個假扮成人質的恐怖份子,居然只是一個孩子…他只是個孩子啊。」
 
  「這件事之後我就被革職了,我沒有辦法找藉口,不只是因為任務失敗了,更因為我的軟弱,我的猶豫,才讓那些無辜的平民死去,還有那些相信我的隊友們,以及…他,所以我才製造了他,當作是一種彌補,即使我知道這個錯誤,是我花上一輩子也彌補不了的。」黃鵲淡然的說道,但她的語調卻是如此的悽涼,讓聽著的眾人忍不住感到一絲鼻酸。
 
  「過去的事情就讓他過去吧,妳只要知道一件事就好,現在我們就是妳的隊友了,我相信妳和妳的槍,我們大家都相信妳!」項羽沉聲說道,接著將手裡的酒杯仰頭飲盡。
 
  就像之前說過的一樣,歡樂的時光總是過得特別快,即使眾人再怎麼不捨,第二天早上時依然各自離開了項羽的房子,而為了要應付接下來的團戰,他們也都開始自己鍛鍊了起來。
 
  而在主神空間的最後一天,眾人也都遵循著某種不成文的規定,各自在自己的家裡休息著。
 
  那麼,他們現在在幹嘛呢?
 
  在項羽家裡。
 
  「項羽項羽!再變一次!」雨晴興奮的喊著,看著正站在草地上的項羽。
 
  「再一次啊?好吧,那妳可要看仔細了喔!哈啊啊啊!」項羽笑著說道,接著他猛地握拳,瞬間一股金色的氣流從他腳底竄出,氣流轉眼間成焰,而就在雨晴的驚叫聲中,項羽的頭髮也再一次變成了倒豎而起的金色。
 
  「厲害吧?這就是傳說中的超級賽亞人,哪天等我從這裡出去之後,我也要像七龍珠裡的主角那樣,穿著武道服在天上飛來飛去,然後沒事就修理一些惡棍或是拯救地球什麼的。」項羽哈哈笑著說道,看著同樣笑得合不攏嘴的雨晴……
 
  在廖哥家裡。
 
  「呼…哈…呼…哈!」在一間像是實驗室的房間裡,赤裸著上身的廖哥正處在其中,他不停的做著一些高難度的體能訓練,而在一旁一個像是計數器的面板上,則顯示著十五倍重力幾個大字。
 
  「廖哥,該休息一下了,你今天已經訓練超過時間了,你的身體會支撐不住的。」在實驗室外,一個穿著科學家服裝的金髮美女擔憂的說道。
 
  「我還剩下三百多點獎勵點,在我完全崩潰之前還可以修復三次左右…三次,我一定要超越他!一定要!」廖哥咬著牙低吼著,他的身上到處都是傷口,但他依然挺著包著繃帶的身體,不停做著高難度的單手伏地挺身,僅管他的手掌已經是一片血肉模糊……
 
  在芷芸家裡。
 
  和其他人不同,芷芸並沒有進行任何的訓練,她只是和平常一樣坐在書桌前,對著電腦的鍵盤不停敲敲打打著,偶爾她會忽然皺眉,像是陷入沉思一樣,但沒多久又會露出一種自嘲的苦笑,接著繼續不停的輪迴著。
 
  而在芷芸擺滿了布娃娃的床上,則擺著一件有點皺摺的上衣,芷芸默默躺到了床上,接著拿起那上衣湊到鼻前深吸了一口。
 
  「呼─哈。」芷芸發出一陣呻吟聲,兩眼也慢慢變得一片朦朧……
 
  在神崎家裡。
 
  「嗯,這個設計還可以在修改一下,上次看過的基因程序圖呢?我記得裡面有可以派得上用場的資料。」神崎站在一間擺著各種儀器的房間裡,偶爾在移器上擺弄,偶爾在黑板上塗塗寫寫著,上面全都是讓人眼花撩亂的複雜公式。
 
  「喂,神崎,妳也給我差不多一點吧?妳都三天沒闔眼了,在這樣下去會變成熊貓喔。」鬼塚不爽的說道,戳了戳神崎的額頭。
 
  「才三天啊?上次我可是五天沒闔眼呢。」神崎揉著兩個深深的黑眼圈說道。
 
  「我知道妳要忙著那些布局啊、計劃什麼的,但妳可別累壞自己的身體了,戰鬥的事情就交給我來吧,妳只要負責告訴我該到哪裡、殺幾隻就行了。」鬼塚叼著菸,信心滿滿的說道。
 
  「是嗎?」神崎瞥了鬼塚一眼後淡淡說道。
 
  「沒錯,而且再怎麼說我好歹也是個老師,老師怎麼能讓學生和自己一樣在前線面對危險呢。」鬼塚哼哼兩聲道,接著又念了神崎幾句後這才走出了實驗室。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更想和你一起在前線一起並肩作戰呢…老師。」神崎喃喃自語著,看著擺放在牆上的兩把高斯手槍……
 
  在槍火家中。
 
  在一片漆黑的客廳裡,槍火開著小燈獨自一人坐在沙發上,這個女孩已經維持這樣的姿態好一陣子了,這段時間裡他甚至連起身也沒有,就只是這麼靜靜坐著,看著手裡那根燃燒的香菸,而在她面前的那張茶几上,則擺著一只躺滿乾扁菸屁股的菸灰缸。
 
  「姊姊,該休息了,明天就是進入恐怖片的日子了不是嗎?」正當槍火默默抽著菸時,一個藍色短髮的女孩悄悄的走到了她面前,她的手裡則端著一個冒著熱氣的馬克杯。
 
  「嗯?拿鐵,妳還沒睡啊?紅茶呢?」槍火瞥了女孩一眼問道。
 
  「在這裡,姊姊,已經很晚了。」不遠處,一個紅色短髮的女孩輕聲說道。
 
  「妳在心煩嗎?姐姐?是因為團隊裡的事嗎?」藍髮女孩問道,槍火聞言只是默默的抽著菸,既不搖頭,也沒點頭。
 
  「如果有什麼事是我們能幫得上的,就儘管告訴我們吧,姊姊,畢竟我們的存在就是為了幫妳分擔心事啊。」藍髮女孩微笑說道。
 
  「才不是那樣呢,我怎麼可會為了那種無聊的理由就製造妳們呢。」槍火無奈的笑道。
 
  「不管姊姊是因為什麼理由製造我們的都沒關係,但重要的是,我們不想看到姊姊妳在繼續這樣了,妳知道我們有多擔心嗎?」紅髮女孩問道。
 
  槍火默默看著她的這兩個「妹妹」,叼著菸的嘴角緩緩勾起了一抹苦笑。
 
  「真是敗給妳們了…」槍火吐出一口菸圈,忍不住仰頭看著天花板。
  
  「走吧,該睡覺了。」
 
  在黃鵲家裡。
 
  「妳的槍法還是一樣那麼準哪,我都快比不過妳了。」英俊的青年笑著說道,緩緩取下了頭上的耳罩。
 
  「呵呵,當初可是你教我的呢,沒想到還有反過來的一天吧?」黃鵲樂呵呵的笑道,看著幾千公尺外滿靶的人形標靶,每個標靶的頭上都只有一個彈孔。
 
  「就連這樣的個性也沒變呢,好吧,是妳贏了,那麼這次你想要我做什麼呢?」英俊的青年笑道,看著黃鵲緩緩走近。
 
  「你猜猜看囉。」黃鵲微笑著說道,緩緩將上衣的扣子解開……
 
  在千鶴家裡。
 
  這裡是一處充滿日式風格的庭宇,和徐的微風拂過蔥鬱的樹梢,發出一陣沙沙的聲響,幾片的落葉隨著旋風飄落到地面上,為大地點綴上一抹象徵秋天的嬌紅。
 
  「這樣的天氣是不錯,可是落葉太多了,感覺怎麼掃也掃不完。」千鶴穿著一身白紅相間的和服,潔白的手掌裡則拿著根掃把,她看著滿地的落葉,緩緩的搖了搖頭。
 
  「妳也喜歡這樣的天氣嗎?」正當千鶴想的出神時,一張紙牌緩緩舉到了她的面前,是小冷。
 
  「喜歡嗎?我不是很懂那種感覺,但不討厭就是了。」千鶴說道,又拿著掃把掃了幾下,直到更多的落葉從樹梢上落下後,她這才像是放棄般的走回了庭宇裡。
 
  「你不回你的房裡嗎?」千鶴靠在庭宇的圍欄上,她瞥頭看著同樣看著她的小冷說道,自從他們從《七夜怪談》回來後,這個孩子不知為何便常常來千鶴的家裡待著,而這一待,就是一整天。
 
  起初千鶴還覺得有些奇怪,畢竟雖然她沒有拒絕小冷進入房裡的要求,但卻也沒有和他有太多的互動,一整天的時間裡,往往是千鶴一個人在獨自訓練,而小冷就坐在樹下看著她,像是在發呆或是沉思,她不知道。
 
  「我沒有什麼特別的事要做,真要說的話,我只想待在這裡而已。」小冷的紙牌上寫著,這也是讓千鶴感到困惑的地方,但她很快決定把這樣的想法拋諸腦後。
 
  「好吧,如果你喜歡的話。」千鶴淡淡說道,她隨手將掃把放回了原處,接著便提起那把吊在樹下的高周波刀,今天再稍微訓練一下就休息吧?上次那本叫《生存本能》的小說她還沒看完呢,如果等等還有時間的話就把剩下的章節補完好了,而且聽說那個作者還寫了三季的樣子,以她這種緩慢的閱讀速度,應該可以看很久吧?千鶴想著。
 
  「對了,如果不麻煩的話,可以拜託妳一件事嗎?」正當千鶴提著高週波刀走向樹林時,小冷忽然舉起了紙牌。
 
  千鶴看著這個少年一眼,輕輕點了點頭。
 
  「可以綁馬尾嗎?」
 
  在白楊家裡。
 
  「嘩啦!」的瀑布聲不斷響起,湍急的水流從高空落下,在底下的湖面激起一道道的水花來。
 
  「幹幹幹幹幹...怎麼這麼冷?難道是我把氣溫設定的太低了嗎?不行!我要撐住才行,這還只是築基的開始而已,說…說什麼也要撐過去,哈…哈啾!」在瀑布下,全身赤裸的白楊正盤腿坐在那,這個青年全身的皮膚都被凍得發紅了,但他卻說什麼也不肯回到溫暖的屋內,當然,也有可能是他的兩隻腳已經凍到痲掉了,所以才走不掉。
 
  「可...可惡啊,都怪我一時太興奮了,在兌換修煉法典前應該至少先換個初級內功之類的…不過既然都已經兌換了,事到如今也不可能退貨了。」白楊牙齒打顫的說道,無數的白煙從他的身上冒出來,接著飄散在冰冷的空氣裡。
 
  「不...不過,我相信,只要持續修鍊下去,總有一天會修成正…正果的,可不能就這樣放…放棄!哈啾!」白楊咬緊牙根說道,忍不住又打了一個大噴嚏……
 
  很快的,第十天的時間終於到了,項羽一大早就醒過來了,接著緩緩將他的裝備穿戴起來。
 
  「該帶的都帶了嗎?你的步槍、蝴蝶刀、子彈、護身符紙…上次我記得你有多兌換一些止血噴霧對吧?有裝進腰帶裡了嗎?」雨晴叨叨絮絮的問道,就好像再叮嚀一個即將去校外教學的小學生一樣。
 
  「放心吧,我昨天檢查過,所有的裝備都已經在這裡了,用不著擔心。」項羽哈哈笑著說道,輕輕在雨晴的頭髮上撫摸著。
 
  「怎麼可能不擔心呢?你這一去不曉得又會碰上什麼東西,唉,別的我也不說了,你可千萬要活著回來見我啊,知道嗎?」雨晴嘟著嘴說道,項羽聞言點點,接著他蹲下身一把就將雨晴給擁入了懷裡。
 
  「知道!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的!一定!」項羽鄭重說道,他輕輕在雨晴額上吻了一口,接著轉身走出了房門,他的夥伴此刻都已經聚集在主神的光芒底下了,而主神那特有的肅穆聲響也在同時響遍了整個廣場。
 
  「三十秒內進入光柱,轉移目標鎖定,《惡靈古堡二:啟示錄》開始傳送……」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6863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19 篇留言

雨停夜
頭香

11-26 19:38

Luis
[e24]11-26 19:40
聖光月想
輕境牧場在哪裡啊 我也想去

11-26 19:53

Luis
這裡有賣門票喔ヽ(∀゚ )人(゚∀゚)人11-26 20:06
千奈
一旁的神「奇」則忍不住噗哧一聲偷笑了出來。神崎改名了(不對

11-26 20:08

Luis
改回來R11-26 20:24
slenderman
可以隨意的進入超1了啊……中洲隊實力大增了。

11-26 20:15

Luis
同樣的要面對的恐怖片難度也會大增[e27]11-26 20:25
XDJason
感覺是場硬仗呢~

11-26 20:18

Luis
這場仗結束之後...11-26 20:25
飄落
項羽這場能撈多少點呢?

11-26 20:27

Luis
讓我們繼續看下去[e22]11-26 20:30
蒼雷
但,如果可以的話,我更想為你生孩子呢…老師。

11-26 20:56

Luis
老師塊逃R[e28]11-26 21:17
沈燄
喔喔!!黃鵲那邊很精彩哦!(快拿望遠鏡

11-26 21:37

Luis
這個不能偷看啊 被抓到會被爆頭的[e27]11-26 21:46
小黃瓜小馬EX
千鶴綁馬尾r 我也想看(*´﹃`*)

11-26 22:41

Luis
女兒照 不外傳der11-26 22:50
hdes93225678
小冷你好樣的果然內行(([e5]

11-26 22:56

Luis
小冷表示:我才是把妹高手-_-11-26 23:00
伊藤
是20古堡欸

11-26 23:14

Luis
打殭屍啦11-26 23:21
酪梨比亞
生存本能真的超好看的

11-26 23:22

Luis
偷偷打廣告 希望不要被吉11-26 23:39
D大
千鶴已經看到目前斷掉的章節了,她現在在你身後而且很憤怒w

11-27 00:44

Luis
冷靜啊!把刀放下一切好說[e28]11-27 00:56
破喉嚨
感覺人物描述過多細節....雖然更有意境...但總覺得太過冗長....

11-27 00:53

Luis
OK 之後會注意的11-27 01:46
Explosion吾名惠惠
這是我花上一半子。 一輩子 . 辛苦了作者 很累齁(^o^)

11-27 01:28

Luis
[e28]11-27 01:29
乂狂嵐乂
什麼時候才有黯然銷魂飯?(敲碗)

12-04 09:56

Luis
等我的佛跳牆爆炸就有了12-04 10:33
五柳先生
黃鸝最後面那段出個番外篇啦 gp奉上

12-05 14:47

Luis
前面要加個R18限定[e33]12-05 15:18
Nanozz
廖......加油吧你。
芷芸的黑化進度穩定前進中。

12-16 13:40

Luis
目前黑化程度87%12-16 14:53

鬼塚...鬼塚...鬼塚...\=w=/(期待鬼塚的表現...www

11-24 22:0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3喜歡★a12457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啦啦啦... 後一篇:[達人專欄] 【無限恐懼...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觀世音菩薩(ノ>ω<)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