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28 GP

[達人專欄] 《為龍:由夢歸來的龍》 二章、誰家的洞

作者:芽豆靈✦圖文精分腸│2016-11-26 02:54:18│贊助:56│人氣:866



copyright © 芽豆靈 All rights reserved.



  「喂,我說你們啊。」黑龍開口。

  冒險團嚇得四散而逃,大張雙手,抖著高亢的花音,爭先恐後撲到灌木叢後,留下保持叉腰挺胸的團長僵在原地。

  巨大陰影逐漸覆蓋住他,蠟像般的團長瞪著黑龍,滿臉都是冰冷的汗珠。

  聽到黑龍說話,團長竟然下意識凶狠地回嘴道:「怎怎怎怎樣?」

  他的眼珠暴凸,頭髮與手毛全部豎立,還墊起了腳尖,理直氣壯得好像他才是失主一樣。

  黑龍沒有吼飛或者噴飛對方,很人性化地翻了個白眼,接話批評道:「偷竊技術超差勁的!這種速度根本就搬不完,睡的就算是頭死豬都被你們吵醒了。」

  關於黑龍對偷竊速度的評價,團長更加理直氣壯、中氣十足地又說道:「這這這不是在搬了麼!而且這裡沒有豬!」還跺腳。

  法貝路希輕輕把爪子中的魔法師放到地上。

  「你們膽子好大,竟敢偷龍的東西?」

  其實法貝路希一直都很想知道,撇開故事虛構的勇者以外,在現實中被逮到偷龍的東西的人究竟會有怎樣的下場……

  看著冒險團長理直氣壯的模樣,說不定闖龍穴在這個地方是流行?

  以植物還有這些人的服裝看來,法貝路希認為自己應該是在南方傳奇大陸,世界上只有這裡是封閉式大陸,前不著中土後不著冰洲,物種獨立,更是一本龍的大圖鑑……

  而且也只有這裡的人敢穿彩色兜襠布皮革丁字褲出門。

  「這些有什麼大不了,還你就是了嘛!……等等,原來你根本沒有睡啊!」

  「老遠就聽到你們在討論要搬我的寶山了。」

  法貝路希打量地面上的小小人,他們看起來就像一堆剛破殼的小雞,似乎只要他用力噴氣,這些人就會像螞蟻一樣被噴到看不見的地方去。

  整個人進入混亂狀態的團長繼續和黑龍頂嘴,徹底忘記逃跑這回事。

  「你你你犯規,一開始就被你聽見了,不行,要重來!」

  重你的大頭!

  法貝路希真想一口血噴在那個南方人身上。

  他開始思考自己想跟他們求助的決定到底正不正確。

  看看那些躲到遠處樹後用「送別」眼光看團長的團員們,法貝路希替團長感到難過。他無奈偏頭,正好看見一個露在自己腳爪外顫抖的屁股。

  他救下來的魔法師正抱著頭縮在後面,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屁股穿幫了,法貝路希正想用小指把魔法師勾出來時,洞外的團長哇哇大叫起來。

  「對不起、對不起!通通還你就是了,你不要傷害他!」

  「你們來偷龍的東西沒有做好犧牲的覺悟嗎?」

  「怎麼可能有!」

  「噗咳咳咳!」法貝路希被血噎到了。

  樹後的團員們一臉感動,紛紛走出來,圍在團長身邊,抓著團長開始忘了龍的可怕,用閃亮濕潤的眼神洗滌對方。

  「老大,你……你真是好人!我果然沒有看錯你!」

  「我們也不會丟下你逃跑的啊老大!不過就是偷龍的東西而已!」

  「老大你好厲害,你讓一頭龍嗆到了!」

  「……老大,那頭龍吐血了。」

  眾人轉頭一看,那頭黑龍一抖一抖的,又是嘔又是咳,噴得滿地花兒開,再仔細一看,他黝黑的身軀上都是乾掉的血疙瘩,看起來比剛被老婆打過的酒鬼還悽慘。

  黑龍好些後,用小指將腳爪後的魔法師推出來,頭緩緩地放回地面,還點出一圈血漣漪。

  「真不知道你們是怎麼活到今天的。去搬吧。」

  冒險團寂靜了會兒,有道聲音弱弱的傳出來。

  「請問,要我們搬什麼?」

  法貝路希差點又是一口血。

  「……搬寶山。」

  黑龍後頭,躲在寶山附近的先鋒團探出頭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知道是誰不知死活地說了一句:「他不吃我們?」

  法貝路希往後描了一眼,面無表情地將視線放回團長身上,發現就算學院中的考試題目再刁難,他都沒這麼語重心長過。

  「我不吃。」

  法貝路希忽然覺得自己對於野外職業開始沒有了崇拜感。

  「你們確定你們是一團經過各項高指標能力測驗後登記執業的冒險團?」

  「老大……那頭龍婊我們……雖然當時測驗真的低空飛過。」

  「你確定你真的不餓嗎?我們收到的情報說你很久沒獵食了。」

  不要提到餓肚子,法貝路希就不會突然這麼絕望。

  飢餓的空虛從胃裡蔓延開,令他渾身發冷,由於冒險團到來而強打起的精神也開始在消散,彷彿是迴光返照的倒數計時……

  法貝路希望向冒險團的行李還有水壺,那堆東西在他視線中開始分裂成重影,一個變兩個,兩個變四個,失血症狀直接進化成近視散光。

  他開始考慮真的當一回故事中的龍——先撲上去,然後搶光這群人。

  關於餓肚子,說話的人點醒了團員們。

  團員們看向他們的團長,沒有人想在一頭餓龍前繼續待著,可是又不能跑……因為老大沒說跑就不能跑,不然下場會比沒跑還慘。

  天不怕地不怕的團長,這時竟然還挺起胸膛繼續接話。

  「你說讓我們搬的喔!那我們就搬了喔!」

  「要搬就搬……」法貝路希有氣無力地翻白眼,「搬完幫我一件事就好……」拜託你們給我點東西或水……

  那群南方人齊聲歡呼之後立刻無視了法貝路希,集體衝進洞穴,將黑龍的虛弱聲音淹沒在寶藏的碰撞聲中。

  法貝路希各種想哭,會不會寶藏還沒搬完他就死掉了啊?

  還是讓他趕緊死掉算了,說不定這場奇怪又真實的夢境就可以結束,然後他依然是住在冰雪大陸的動物系學生……

  「我睹這兩塊金子比阿濕婆的奶子大!」

  「好吧,那我賭這個珊瑚比你的……」

  「幹,別扯我褲子!」

  「哈哈哈哈老大你看這個融在一起的金銀塊好像觀光客的棒棒糖!」

  「欸幹嘛?別拿我的,滿地都是你還拿我手裡的。」

  冒險團將寶藏打包,踩過龍尾,你敲敲我的結晶塊,我摳摳你的礦物,所有人開心得不得了,結伴唱歌走向了樹林,徒留身後絕望瞪眼的黑龍。

  「等等,給我,回來……」法貝路希已經虛弱得快發不出聲音,音量小到蓋不過南方人的歌聲。

  我這麼大一頭龍你們都能無視,不要走!

  一口水也好啊?你們拿走一整座寶山耶!

  算了讓我死了吧……

  在黑龍自暴自棄決定等死後,扛走寶山的冒險團跳著步伐唱著歌,跳著唱著,有人開始覺得不對勁。

  一名團員拉住團長,小聲說道:「老大,我們就這樣子走了嗎?」

  「因為袋子不夠了啊,可惜不能全部搬走,唉!」團長懊惱地拍自己的頭。

  「可是老大,那頭龍在流血耶……」團員遲疑地回應。

  團長拍上團員肩膀,彷彿一位充滿智慧的首領,開口道:「龍打輸,就會受傷,就像你向姑娘告白,就會得到一巴掌。」

  團員的嘴唇抖了抖,覺得一定是自己講得不夠明白。

  「可是老大,不管是我還是龍,受傷以後都會想要呼呼啊。」

  「對啊,牠甚至沒吃我們呢!話說赤棘龍應該不吃人吧?」

  團長哼著民謠,看起來不認為剛才的龍有死掉的可能,他拋著手中的黃金杯子,回覆團員們的疑惑道:「不要擔心啦,赤棘龍沒那麼容易死掉。」

  團長繼續把玩金杯,隊伍又前進了幾分鐘,冒險者們漸漸安靜下來,一句歌聲都沒有了。

  儘管他們開心地抬著寶藏,但是氣氛越來越奇怪……

  最後有人一把將布袋摔在地上,提起弓箭轉身往回走,團長拉住他。

  「你幹什麼?」

  「我要回去道謝,我還沒說謝謝呢。」

  說到這裡,馬上也有人接話。

  「我、我也是……」

  「難怪呀!我就說怎麼怪怪的,走走走!回去!」

  團長一掌往他的後腦巴下去。

  「回你們的龍!就算是造反也要先問我!」

  「老大……」

  「開什麼玩笑,回去道謝難道空著手?」

  「老大!」

  「我正在帶你們去打獵,你丟武器是想跟我修帕(互幹)嗎?」

  「老大?」

  團長又再巴了他一次。

  「混帳,難道叫牠吃我們?」

  「可是老大,牠不是說不吃嗎?」

  「……小的們,打完這傢伙我們再去打獵。」










  法貝路希再次看見冒險團的眾人時,眼前已經開始發黑。

  只記得那群南方人拖著一堆動物過來自己嘴邊,他含著被用力塞進嘴裡的東西幾秒,輕輕地磨了磨,嘗到滿口溫熱的鮮肉味……

  接下來他撲上了前方一座獵物山(說是獵物山,但黑龍一口就咬掉了大半),瞬間看見了海港特產的生魚片盤幻影,用最後的生命開始大吃特吃。

  等他回過神來,看著爪下的一點殘肉,他連自己怎麼吞下一頭小恐龍都沒有印象了。

  「好可怕。」這是一頭狼吞虎嚥完,滿牙卡血肉殘肢的黑龍的感言。

  「真的好可怕。」團員們看著殘肢與血池,非常贊同黑龍。

  黑龍低頭,看見好幾個飽滿的袋子,如果他沒記錯,裡頭原本裝的是寶藏。

  團員們抱起袋子,笑嘻嘻地問道:「客人,來點水?」

  黑龍把頭放到地面上,然後「啊」一聲張開嘴巴。

  龍口裡面不只有滿滿的血,還有一堆殘肢卡在牙縫,溫熱的腥風吹出來,薰得兩個團員當場倒下。

  抱著水袋的團員一面閉氣一面爬進龍嘴裡,拿著水袋對著喉嚨深處一灑……嘛,根本看不見有沒有流進去,但好過沒有。

  團員出來之前還把牙縫中的動物屍塊扯出來,扔到喉嚨裡。

  法貝路希喝完水後(說是喝水,更像是被倒水)感到好多了,也沒感覺到自己吞了屍塊,他站起來走了兩圈,讓那群南方人高興得一起拋袋子,為重生的黑龍歡呼。

  有點害羞的法貝路希舔舔嘴,差點舔到眼睛。

  龍舌上都是肉腥味,比起差點死掉,剛撿回一命的他並不反感滿嘴生腥,反正在冰雪大陸也不是沒吃過半熟牛排之類的……

  撿回一條命真好!

  世界都是彩色的!

  腳下的冒險團拿出乾糧野餐,架起火堆,決定順便餵食自己。趁著冒險團分工煮飯的空檔,法貝路希開始思考自己接下來要怎麼辦。

  他該寄信回冰雪大陸叫人來救他,還是告訴這些人他其實不是一頭龍,可不可以帶他去城裡的城衛隊報案處理……光是這麼一想他都覺得自己也變笨了。

  「托魯克。」

  「嗯?要幫你剔牙嗎?」

  冒險團長一臉嫌棄地盯著黑龍滿嘴的血肉,一邊啃著殺人兔腿。

  法貝路希盯著對方老半天,整個龍開始畏畏縮縮。

  「那個……有件事情……」

  「別不好意思啊,剔牙我部下都很在行!」團長一說,身後立刻有無數道想洞穿他的視線射來。

  法貝路希無言了會兒,低聲下氣地問道:「你們還缺團員嗎?」

  「人數是還沒滿啦……」

  「我可以加入嗎?」

  「噗咳!」

  「老大噎到了!」

  「快賞他一拳!」

  砰!

  「渾蛋,不是打臉!」

  砰!

  「豬頭,打肚子沒用吧!」

  「我知道該怎麼做了!」

  「咕咕咕……」

  「白癡,這樣會掐死他的!」

  法貝路希看不下去了,他背出《家庭緊急醫療學》的內容,教團員用正確的方式拯救他們噎住的團長。

  一位劍士從團長背後抱住對方,用拳頭頂著團長肚子上方一個用力,成功讓團長把烤肉咳了出來。

  砰!

  撿回一條命的托魯克首先賞了劍士一拳,法貝路希頓時覺得自己很難理解南方人。

  托魯克揉揉拳頭,恨恨地說道:「別以為你長得比我好看我就下不了手……對了,剛剛說到哪?」

  黑龍接話道:「說到養我的事情。」

  這群南方人抬頭盯了黑龍嘴邊的血肉好一會兒,異口同聲地嘆氣道:「養不起啊。」

  這一聽,法貝路希整個龍就不好了。

  要是這群南方人不能帶上他,以後的伙食怎麼辦?

  他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人(龍),要怎麼在荒郊野外找到吃的食物外加保證自己的安全?不行,必須被領養!

  「帶上我很威風的!走路腳酸了還可以到我背上休息,何況你們搬走那麼多財寶,那些都是……都是贍養費啊!不帶上我的話就把財寶還來。」

  法貝路希說完立刻抬頭挺胸,展示自己威風的一面,用自己的新身體威脅前任同族。

  這下換冒險團整個不好了。

  帶上黑龍的話會被吃垮,可是不帶上的話就要失去剛到手的寶山!

  好難選!

  托魯克扒下皮帽搓了搓黑捲的頭髮,看向黑龍很正經地說道:「看你這體型要登記某些執照估計很難,很多項目申請不到補助的,假如你受傷,公會不會支付保險金……」

  「……托魯克,我剛剛差點就死了。」

  「哎對!」托魯克一拍額頭,「那你更應該認真考慮了,要是死在半路怎麼辦?我們連墳都沒辦法挖給你。突然要帶上一隻赤棘龍,我們一點相關經驗都沒有啊……」

  法貝路希頓時疑惑了。

  「先別說這個,托魯克,你說的赤棘龍應該是亞龍目,噴息龍科的背棘龍屬,有紅色背扇的亞龍,沒錯吧?」

  突然間,法貝路希終於頓悟自從自己掉下來以後,看著山洞的那種不對勁的感覺是怎麼了……戰龍根本沒有收集財寶的癖好!

  「是啊,就是因為收到獵人這幾天沒看到你的情報,所以我們才打算來搬寶山的,誰知道你竟然睡在這裡,一般來說赤棘龍受傷不是應該回到水……裡……」

  托魯克越講越小聲,他好像也開始察覺到不對勁的地方了。

  「大黑啊,你看起來不紅也沒有背棘耶?」

  廢話!你看過亞龍開口說話的嗎?

  法貝路希忽然有點毛骨悚然。

  所以說,這個山洞根本就不是這頭黑龍的?

  ——赤棘龍,龍形綱亞龍目噴息龍科背棘龍屬。

  體型比背棘龍更加巨大,鱗膚偏紅,會在水源附近的山洞築巢,喜愛會反光的小東西,有挖掘礦物寶石的天份,並用天生的火息淬鍊成窩。

  火息的意思,就是口腔有生物瓦斯管道,會噴火。

  這就是有一堆寶藏半融化的原因了。

  搏擊龍屬裡的戰龍有多強,法貝路希不知道,但是有一件事情他知道:那就是戰龍只會滑翔跟肉搏,總而言之,是自保全靠技術的龍族……

  所以他根本,什麼也不會。

  「這不是你的洞啊?哎呀,不要緊啦,赤棘龍回來就交給你打跑好了,你這麼大隻,肯定打得贏,話說你是哪種龍?」

  托魯克很快擺脫了疑惑,豁達地將問題都丟回給黑龍。

  法貝路希還沒想到該怎麼回答,樹林忽然出現一頭爬行龍。

  赤棘龍長著像鱷魚的頭顱,四肢粗短就像爬行蜥蜴一樣,渾身覆蓋著紅土般的顏色,只有脊柱上撐開的背棘透著亮麗的紅色。

  赤棘龍故意撞斷一棵樹,對著法貝路希發出威脅性咆哮,發出開打的訊號,接著邁動四條腿,乒乒乓乓地暴衝過來!

  法貝路希跟著冒險團開始蹭蹭蹭地往後退、一退再退!

  「托魯克……」他悲痛地說道:「對不起我不會打架!」

  「三小?!」

   托魯克往旁邊一滾,閃過了黑龍的腳丫子,再低頭閃過龍尾巴,做出一連串流暢的對龍規避動作。

  「大黑,你比他還大隻你怕什麼?」怎麼會有掠食者看到體型比自己小一半的傢伙還不敢痛扁對方。

  「雖然你之前被牠打得很慘,但現在你有我們啊!」

  「沒錯,我們會在旁邊幫你加油打氣的。」

  「不行不行不行!我真的不會打架!」

  面對著對以前人類的他來說就像大狗尺寸的赤棘龍,法貝路希半點奮戰的心思都生不起來……別鬧了,他以前連住家隔壁的花貓都打不贏,何況有黑龍半隻大的憤怒赤棘龍!

  在法貝路希跑給赤棘龍追得轉圈圈的時候,冒險團的射手們已經爬到了山谷峭壁或者樹梢上,夥同魔法師一起對著赤棘龍亂射。

  半空中除了飛滿箭矢與石頭,還有一堆稀奇古怪的魔法材料跟魔法攻擊。

  那頭憤怒的寶山失主認定了黑龍,對其他騷擾不管不顧,堅定地追著法貝路希,張口就是一道濃濃的瓦斯噴射。

  那團生物瓦斯擦過空氣馬上就著火了,朝著法貝路希燒過去。

  法貝路希尖叫一聲,抱頭就縮,烈焰在他身上炸開。

  托魯克緊張大叫道:「大黑快閃!」

  法貝路希抬頭,發現根本一點也不痛,就是像被熱水壺給燙了一下……

  彷彿感受到黑龍一瞬間的鄙夷,赤棘龍又是一口火,噴在了沾滿半燃的生物瓦斯的黑龍軀體上,這回燒得法貝路希跳了起來。

  哇!現在像碰到火炬啦!

  「那東西是會被越噴越痛的……哇賽!」

  隨著黑龍的反射動作,赤棘龍下巴狠狠吃了一記戰龍尾巴。

  「啪」的一聲,托魯克清晰地看見兩顆閃亮的牙齒飛上了天空。

  托魯克跳下樹,從背包抽出一張羊皮紙,捲成大聲公,對著被燙到亂跑的黑龍喊道:「大黑,幹得好!快,再給牠一記!」

  黑龍完全嚇壞了,帶著赤棘龍不斷地在冒險團四周跑圈圈,弄倒不少樹木。

  赤棘龍更怒了,法貝路希嚇得只會尖叫。

  「救命啦!」

  「尾巴啊!龍不是都很會用尾巴?」

  如果托魯克沒記錯,龍用來攻擊的部位不是在身體最前面就是最後面,他在公會還聽說過有龍可以徒尾掃斷岩石呢!

  赤棘龍追黑龍追得非常煩躁,牠認為這頭黑龍一定在耍牠,這麼沒新意的繞圈圈,簡直是在污辱牠的思考能力!——於是它追得更起勁了。

  兩隻龍已經跑出了一圈壕溝來。

  赤棘龍憤怒地對著黑龍又是一口火後,趁黑龍一個踉蹌,低頭往對方腳邊撞去,頭上的刺棘扎進了黑龍傷口裡。

  本來一陣烈焰燙得法貝路希哇哇叫,忽然右手……不,現在是右前爪了,猛然劇痛。

  於是散在四周高處的冒險團員就看見三層樓高的黑龍用很三八的音調,短短尖叫一聲,接著「轟隆」一聲滾倒……滾倒在那頭赤棘龍身上。

  一發現自己壓住對方,法貝路希嚇壞了,掙扎著想踢開肚子下那頭可怕的亞龍,前腳踢後腳踹,大肚子又滾又壓。

  赤棘龍張嘴尖叫,吐出一大堆亂噴的生物瓦斯,有些著火了,有些沒有,一股濃濃的瓦斯味在山谷中散開。

  「大黑,不要動、不要動啊!」

  「壓住牠,就這樣壓住牠!」

  「幹得好,牠被壓吐了!」

  「用力點,上牠!」

  「亂講什麼!」團長給了那口無遮攔的團員一後腦巴掌,對著法貝路希又舉起了大聲公。

  「大黑,別用肚子滾牠,快站起來好好踩住……你別尖叫了我甚至聽不見我自己的聲音了!」

  發現自己似乎不再受到攻擊,法貝路希才漸漸冷靜下來,發現肚子下面的那頭赤棘龍嘴邊都是口水跟泡沫,而周邊的草地已經燒得焦黑……所以他安全了?

  法貝路希扭曲著龍臉,緩緩在赤棘龍身上站了起來。

  「噗喞!」赤棘龍口水泡泡流得更多了,掙扎也更加猛烈。

  法貝路希的爪子戰戰兢兢地按著對方,龍掌傳來兩種軟硬的疙瘩觸感,赤棘龍皮下厚實的脂肪層彈性很好,一壓就變形……好像癩蝦蟆,好噁心!

  於是托魯克看見黑龍壓制赤棘龍的爪上,一根小小的尾爪很娘氣地翹了起來。

  「尾巴、尾巴啊!」

  冒險團員扭著屁股比黑龍還要有靈感,一個個恨不得自己有條尾巴。

  法貝路希一頭霧水。

  他彎過自己的尾巴(這感覺就像第三條腿……)看了看,面對所有人激情的眼神,試著用尾巴對著赤棘龍的頭拍下去,心裡都是自己踢隔壁家花貓的想像……

  「不是要你獎勵牠,是攻擊牠!」

  啪!

  「那是我老婆幫我按摩的力道……」

  砰!

  「大黑,像我這樣扭屁股!」

  轟!

  「耶!赤棘龍翻白眼了。」

  法貝路希的尾巴越敲越大力,心情也越敲越好……

  終於,赤棘龍哀鳴一聲,嗚嗚嗚地停止了掙扎,尾巴尖捲成一圈團狀。

  托魯克歡呼一聲丟開了大聲公。

  「牠投降了!」

  投降?法貝路希低頭一看。

  赤棘龍的尾巴尖端像變色龍一樣捲了起來,像一球花園裡的馬陸蟲蟲。

  法貝路希感到很欣喜,因為這是他第一次現場觀察到亞龍的投降行為,他好興奮,恨不得馬上帶著報告衝回學院來後來個一連串相關實地大考察……如果他還在冰雪大陸的話。

  ——真是哭死了,他想回家!

  他懷念曉徽神殿裡頭那些漂亮的美女祭司,他懷念街上香氣四溢的各色美食,他想要再次好好聞聞自己的床跟枕頭,衝進浴室狠狠洗他個超級乾淨的熱水澡,然後借光圖書館的書……

  他的人生應該是普通而且平凡的,而不是在荒郊野外扭著屁股打趴一頭赤棘龍!

  冒險團站在那裡,看著黑龍也嗚嗚嗚地哀鳴了。

  為什麼也投降啊?

  托魯克感到非常疑惑。

  龍類之間有互相投降這種事情嗎?

  我想家了,我在哭啊。黑龍這麼說。

  一堆南方人這就圍觀著一頭黑戰龍淅瀝嘩啦地哭了。

  有團員開始跟風,嗚,我也想家了……

  地上的赤棘龍吐出一口血痰。

  呸,有夠沒節操。










  黑龍從赤棘龍身上下來後,可憐的山洞主人趴在地上喘氣,一點也不想動了。經過了黑龍的戰鬥表現,托魯克心一橫,決定收下他了。

  他選擇性遺忘了會被吃垮的事情。

  托魯克首先對著法貝路希開始進行入團前的訓話教育。

  「入了團,就是我的……龍!以後這種戰鬥的人選就決定是你了,大黑!」

  「我的名字不是大黑。」法貝路希不是先反駁他真的不會打架,也沒有牴觸關於自己剛才哭超慘的事情,而是直奔這個對他目前來說很嚴重的問題。

  「我叫法貝路希。」

  「露西?」托魯克複誦一次,突然間兩眼都是熱情,「你的名字跟我鄰居的三姑媽的女兒的朋友的外甥的姪女一模一樣呢!」

  如果不是黑龍的身體恢復得快,法貝路希很可能又是一口血要咳出來。他最討厭自己的名字被一刀兩斷了,尤其是當他剛認識的每個人都會消遣他時。

  「……不是那個露西,這是男性的名字:法貝路希。不要只唸後面那兩個音。還有啊……我真的不會打架。」黑龍完全不想承認這是他的處女戰過程。

  太丟臉了,他寧願把他有錯字的報告貼到房子外面去,也不想讓別人知道他人生第一場戰鬥完全靠扭屁股來打敗對方……

  「恭喜你!」

  托魯克雙手一拍,引回法貝路希的注意力,南方人團長仰頭看著黑龍,萬分激動地說道:「你完成了成為冒險團員的第一步!成就了冒險必備的經歷……」

  冒險必備的經歷?——黑龍滿臉疑惑。

  「你是屠龍的勇者!」托魯克像表演戲劇般大喊。

  「……。」法貝路希拒絕回應。

  冒險團長嘿嘿嘿地笑,兩排白燦燦的牙齒閃閃發光,把名字的事當成了耳邊風。

  渺小的南方人在黑龍腳邊,伸出手說道:「歡迎加入蛋龍冒險團,我是托魯克,祝福你跟隨我們一路受拉達關照,大黑!」

  團員們幸災樂禍地笑著。

  終於有新團員的名字比他們更難聽啦!快笑他!

  法貝路希有點害羞跟開心,他伸出一根尾爪,碰了碰團長伸出的手,南方人團長直接失去平衡,乾脆手腳並用抱住那根尾爪指甲。

  黑龍輕輕搖掛著團長的尾指,當作握手。

  他禮貌地回以問候道:「很榮幸加入你們,願拉達同樣關照所有人。」

  握完手後,蛋龍冒險團的成員鬧成一片,扯著身邊的同伴大喊大叫:「我們團裡有龍啦!」、「而且不是蛋龍!」攀在黑龍爪上各種熱情攻擊。

  一位團員抱住爪子,抬頭望向黑龍的眼睛充滿光芒。

  「大黑,我是平底鍋,你是哪種龍啊?」

  「我是羊皮捲!大黑,我想看你張開翅膀!」

  「我呢我呢?猜得出我的名字嗎?」

  「大黑你喜歡把行李背在左邊還是右邊?」

  法貝路希被一堆問題沖昏了頭,托魯克開始制止過度興奮的團員,「吵死了、我說吵死了!閉嘴!」對著某個團員的後腦就是一巴掌。

  「給我下來!爬上沒有鞍的龍,是想摔死嗎?」

  那名團員摸著頭很失望地從龍臂上滑下來。

  團員們如托魯克所願地安靜了。

  「晚點再認識,再不出發,太陽都要下山啦。如果你們今晚想住進公共營地睡在帳篷裡面,就趕快收拾!」

  團員們一聽,神情更激動了,高速將行李收拾好,踏熄火堆,最後把動物殘渣還有垃圾往赤棘龍的山洞裡一塞,拍拍屁股帶著黑龍離開了。

  赤棘龍望向牠充滿血跡、動物殘骸、泥巴腳印、外人氣味的山洞,又是一口血痰。

  呸,它媽的龍之地。








上一章    回資料夾    下一章




*上一章說到的湖的主人似鱷龍之所以沒出場,是因為牠被去湖裡養傷的赤棘龍幹掉了。似鱷龍是苗條版的棘背龍,有著與後者類似的鱷魚般的頭部,但背部沒有帆狀物。身長十二公尺。
*棘背龍跟背棘龍不同,前者恐龍後者亞龍。

 


今天最後一天給學生上課,
可是大部分時間我都在跟學生分享我爸媽藏我東西的地方,
好讓他成功把被沒收的手機找出來(?!)
希望到時候他家長不會來找我定孤支

萌萌今天臉更臭了,完全不鳥我Q_QQQQQQQQ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634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芽豆靈|為龍|星座紀元|冒險|恐龍||奇幻|穿越|架空

留言共 5 篇留言

沉緋
團員們握爪好可愛ヾ(*´∀`*)ノ
直接把萌萌抱回家!選我正解!(住手

11-26 03:25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等等冷靜那是犯罪RRRR11-26 03:29
亞空
話說黑龍到底有沒有翅膀啊~?

11-26 10:07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有啊,前兩章都有說啊,為什麼這麼問XD11-26 10:11
Azurrath
可憐的赤棘龍 上次已經被打很慘了 重賽被打的更慘www
還有同意樓上 你還是把萌萌抱回家吧 我會幫忙報警的(?

11-26 12:22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牠被揍的流程好像也沒什麼變化(?)
連你也對萌萌圖謀不軌!11-27 03:29
時零
你的作品風格很不錯,冒險之中還帶有搞笑,相當吸引人喔

11-27 11:26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謝謝XD 我一直自稱為跳痛風格(? 11-28 01:55
食夢
很久沒看到這一類型的小說了
你確定你們在冒險嗎整個歡樂情節啊www
順便幫你推到FB上去XD

12-03 13:18

芽豆靈✦圖文精分腸
謝謝幫推!
歡迎新讀者加入我們>_O+12-03 18:58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28喜歡★hachiken1023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由... 後一篇:[達人專欄] 《為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odaidaioO大家
小屋繪圖更新~~歡迎大家來逛逛! https://home.gamer.com.tw/artwork.php?sn=4958726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6:5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