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3 GP

第四章128A『愛你直到血肉與內臟』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25 23:52:19│贊助:394│人氣:12821


向著從眼前經過的綠色尾巴伸出尖牙,忘我的撕咬。
紫色的體液因此飛濺四散,但即使被鮮血打濕了臉也無所畏懼,畢竟左眼早就因為淋上了毒液而阻塞了視界。
用怒吼咆哮來敷衍這如火焚燒的疼痛,奮力一擊使雙頭蛇命喪九泉。踢走魔獸的屍骸,一邊進行正面牽制一邊向後退去,緊接著又因為爬上脊背的寒氣而立即後仰身子。
不祥凶刃的飛掠只差一步便能削去下顎。
凶刃軌跡上所有魔獸的肉體都被悉數貫穿,成為那彷彿是凶獸之牙一般的利刃的餌食。撕裂的肉體,飛濺的鮮血,散亂的內臟,突破這血肉的帷幕向前衝去,雙手朝著引發這慘狀的女人的身軀為目標重重叩擊。
「────!」
右手的盾命中女人的前胸,左手的盾擊中女人的側腹,從兩處各自傳來骨與肉被壓癟的聲音帶來了攻擊貫穿目標的實感。
不論是耳邊、面前、上下左右,還是錯綜複雜的獸聲、尖叫、自己的咆哮、衝擊音、鋼鐵與鋼鐵的嘶鳴等等,混雜在一起的聲音讓自己無法正確的認知世界。
不過沒關係,這眼前所存在的,只有這映照在右眼裡的世界才是真實。
原本豐滿的女性胸部扭曲凹陷,在能一擊擠出內臟的打擊作用下誇張的咳血。塗成血色的嘴唇被更加烏黑的血液所塗染,即使在威脅生命的刺痛下女人臉上的愉悅神色也沒有褪去。
或許比起戰鬥力或者持續作戰的能力來說,這份精神性才是最為棘手部分也說不定。
「────呼!」
「嘎啊啊啊!!」
短促的呼吸以及,宣示應戰的咆哮。
女人的左手從後向前揮動,尖銳的聲響從自己的背後連續傳來。那是利用牆壁,天花板和地板進行反射跳躍,瞄準後頸而來的飛刃的斬擊。
「────」
把注意力放在身後,迴避來自背後的攻擊這一選擇項從腦中被消去。
眼前,揮出左手的女性拉開右腕,把警戒著獸牙的的黑刃收入攻擊態勢。如果和身後的飛刃聯攜的話,在右側會形成致命傷應該會將這邊的頭部或者喉嚨給切開吧。
傾斜身子,把頭部從後方斬來的刀刃的軌跡上強行脫離。
鈍音從右肩胛骨一帶傳來,因為反射之刃的尖端刺入骨頭縫隙的感覺而咂舌────關節部分被嵌入了刀刃,右手的動作在一瞬間停止了。
「叻────!」
「唰────!」
伴隨著連聲音都能抹除的暴力,緊收在懷的刀刃被放出了。
這毫不留情的一擊是如此的恐怖和銳利,比起說成是斬擊不如說即是刀刃本身。
被直接命中的話恐怕頭部會被直接吹飛,連原本的形狀都不會剩下的威能────雖然在瞬間揚起用左手切入了軌道,但是搞不好身體姿勢也會導致右肩受到的傷害繼續惡化。
金屬被利刃撕咬的聲音只在剎那間咯吱作響,揚起的手就被輕鬆地彈開了。
於是乎,黑刃以微微減弱的速度朝著自己的頭部再次進擊。能夠輕鬆削去半個頭蓋骨的威力即將在下個瞬間到來。
那麼就………
「────!?」
向上踢飛,那鑽入側頭部和刀刃之間的正是變成屍骸的魔獸的身體。
就好像是被擁有堅固外皮的蔬菜打到臉上一般的異物感以及被觸及的皮膚上所沾上能夠引起火傷一樣炎症的有毒體液,冒著這樣的風險總算是贏得了致命傷的迴避。
刀刃將魔獸的屍骸吞噬殆盡,衝擊力就這樣越過屍骸穿透到側面。
在毆打著顏面的衝擊下從左向右的回轉身體,一邊轉身一邊踏出步子。一步,兩步,把意志注入力量裡踏向地面,朝著背後飛去。
發動『地靈的加護』,被踩踏的地面遵從自己的意識飛散爆裂。
身體憑借那爆發力向後飛去,以背對著目標這樣的姿態將女人壓去。────右肩上,還插著那她曾經揮舞出的白色刀刃。
「────」
在和刀刃接觸的瞬間,女人稍稍抽身
雖然知道和自己的身體接觸的是利刃的刀背,卻讓她對於自己動作的判斷出現了瞬間的失誤。
右肩撞向女人的身體,邁開步子讓重心放低。
抓住這樣的舉動讓女人後退一步撤開距離的瞬間,從低軌道侵襲而來的的左手終於捕捉到了女人的臉。
「────部分獸化!」
抓住了女人的臉的左手在喊叫之後立刻發生了變化。
肌肉膨脹起來,左手爆發性的變得異常發達────金色的體毛漸漸長出,變成了有原木粗細的野獸的左臂。
自不必說那手掌前端獸類所特有的如同刀刃一般的尖銳利爪了。
「喀────!」
厚實的爪子嵌住女人的鮮血淋漓的面部,迫使她向後仰身。
從頭部的外側向內側,五指的利刃刻下理所應當的傷口和痛楚。被抓住的女人向後倒去,仰面對著天花板發出悲鳴。
「唔!!」
她的身體被一記直踢朝著背後踢飛。
捕捉到了軀幹中心部的這記重踢以可怕的破壞力把本來就破碎的胸骨和內臟破壞的更加七零八落。
倒在地上的女人把武器落掉在地上,一邊吐出殷紅的鮮血一邊時斷時續的放聲大笑。
正當想要中斷這刺耳的笑聲飛撲過去的時候。
「切!沒完沒了的!」
以準備乘勝追擊的加菲爾為目標,魔獸們的到來填補了這一攻防的間隙。
生出了黑翼的鼠,隨著憤怒膨脹身體的袋鼠,從宅邸各處聚集而來的斑王犬,以及復活了的巨大身軀────岩豬正氣勢洶洶的逼近而來。
用利爪撕碎成群的黑翼鼠,踏平膨脹起來的袋鼠,一腳踢折張開血盆大口的斑王犬的脖子,加菲爾正面面對著衝過來的岩豬。
「給我壓扁吧!!」
「你在等些什麼啊,混賬傢伙!!」
數噸重的質量伴隨著爆發式的突進力壓迫而來。
把這稱作是來自野獸威能倒不如說成是從天空中降下建築物一般的質量彈。
就算是加菲爾,正面承受也絕不可能毫髮無損,甚至連一瞬間都無法與之抗衡,被打飛或者碾壓便是極限了。
但是
「所以說,真是有趣吶!!」
拉開架勢兩腳踏在地面,將『地靈的加護』最大限度的解放出來。
從足底傳來了大地的加護以及全身肌肉沸騰的躍動感。
金色的瞳孔沉溺於戰意昂揚的光輝之下,露出獠牙的加菲爾發出凶笑,把潛藏在自己體內的血性本能一口氣爆發出來。
「────哦哦哦哦哦!!」
這聲嘶力竭的咆哮絕不只是對外的宣戰佈告,更是在呼喚自己的內側。
去呼喚那平時潛藏在身體裡的、在體內流淌著、多少有些難以接受的,總之絕不是自己情願得到的這份血統。一邊感受著肌膚戰慄的感覺一邊感受著靈魂深處的震顫。
和撕裂女人臉部的左臂一樣,右臂開始爆發性的增大起來。
緊接著以兩臂為起點,肩膀、身體、脖子、頭顱的樣貌開始隨著聲音改變起來,加菲爾的臉從人類開始向貓科動物裡的猛獸變化────變化成為大虎的姿態。
隨著身軀體、腰部、腿部的增長,衣服終於無法忍受來自內部的壓力而撕裂開來。裝備在手臂上的盾在雙臂終於停止膨脹的時候變成了手環一樣的狀態,渾身掛滿碎布片的這個姿態────如果說是這副身軀的話,能夠和迫近的岩豬分庭抗禮的猛獸身姿便已經在戰場上顯現出來了。
「────轟!!」
地板嘎吱作響,足底深深地踏陷進去。
與兩隻巨獸相對的,本應建造的很牢固的宅邸的耐久力卻無法支撐下去,通路的牆壁因為無法容納下巨大身軀而粉碎,脊背擦過天花板,上面的裝飾品應聲落下。
「────岩豬!!」
見到加菲爾的變化,騎在魔獸背上的少女高聲呼喊著魔獸的名字。
回應著乘在背上的主人的召喚,岩豬發出了震耳欲聾的吼叫聲,它張開佈滿石臼一般牙齒的血盆大口朝著加菲爾躍去。
迫近而來的魔獸把重心放在後腿,高抬著前足想要就這樣將眼前的加菲爾踐踏擊潰。
輝映著金色光輝的猛虎趁著這個空隙後腳猛地發力,趁著那巨大的身軀還沒有踩踏下來的時候發動了突襲,對著那堅如磐石的皮膚揮出一爪。
隨後響起了刀刃撞在岩石上的聲音,猛虎的利爪從根部被扯裂下來。披著刀槍不入的硬皮的巨獸憑藉著突進力,對著沒能搶到先機的猛虎用雙足居高臨下重重一踏。
上半身被壓在地板上,無情質量帶來的衝擊力幾乎將猛虎的雙肩擊碎,受到重創的猛虎不禁從喉嚨裡發出一聲怒吼。
「────岩豬,不要手下留情!!」
即使聽到骨骼裂開血肉潰散的聲音,魔獸的主人也沒有大意。
聽到主人如泣般的叫喊,岩豬咆哮著高高抬起雙足揚起身子,準備用這蓄勢待發的第二擊踏碎大虎的頭顱。
但是……
「────ッ!!」
爪子不能用了的話,猛虎能夠用來反擊的武器還有一樣存在。
抬起頭,雙肩被踩碎的猛虎憑借脊背的力量抬起身體,朝著因為高高抬起身體而露出腹部的岩豬亮出了獠牙。
即使是渾身都覆蓋著堅如磐石皮膚的魔獸,其全體也不可能是完全相同的硬度。和四肢或者背部相比,它在弱點部位的防禦十分薄弱。
因此,猛虎朝著岩豬因抬起前足而暴露出來的柔軟腹部用利齒狠狠咬去。
「岩豬醬!?」
「────咕嗚嗚!!」
大虎的巨顎大到幾乎能把人一口吞下,即使是岩豬那巨大的腹部也被吞下了近乎一半。
瞬間,彷彿刀尖刺破果實一般,猛虎的尖牙突破了岩豬皮膚徒勞無功的抵抗,在牙尖穿透薄皮的一瞬間便將之輕易貫穿。
在岩豬的慘叫聲中,猛虎用腳踢地借力扯咬。
為了撕扯獵物的身體用牙咬著轉動身體的這種動作其實是棲息在河畔的被稱作水龍的一種亞龍的捕食行為。
如果這一幕讓菜月·昴看見了的話大概會被認為是在這個世界中所不存在的鱷魚的捕食方法吧。
後腳猛踢在地板上,依靠著翻轉以及移動的拉扯把岩豬的身軀用牙齒撕裂
在厚實的皮膚中潛藏著填滿魔獸巨大身軀的大量內臟和鮮血,而現在尖牙撕咬留下的創口卻毫不留情地為它們打開了一條通往外界的通道。
「────嗚」
翻出眼白,身體迅速衰竭的岩豬即將命喪黃泉
猛虎一口吐掉咬下的血肉,然後用後腳把那巨大的身軀踢倒。在即將撞到地面的瞬間從魔獸的背上跳下的少女看著自己的魔獸淒慘的死去的樣子竟半天說不出話來。
「騙,騙人的……簡直無法相信……」
少女一面後退一面遠眺著自己剩餘的兵力
隨後遵從她的呼喚,眾多的魔獸陸續聚集而來。但是前來的也只有小型以及中型的魔獸群,卻已經看不到岩豬之類的大型魔獸的身影了。
「真是的!怎麼會這樣啦!艾爾莎!艾爾莎!趕快做些什麼啦!」
「……這麼粗魯的使喚人」
領悟到身處劣勢的少女一面埋怨著荒唐一面呼喊著同伴的名字。響應這呼喚,身著漆黑的女性從黑暗之中現身了。
「連打女孩子的臉都一點不手下留情,你呀,果然很棒呢。」
「────嗷!吼!吼!」
在渾身浴血的狀態下依然露出危險笑容的女人面前,雙肩粉碎的大虎發出了激昂的吼叫。
顫動著巨大的身軀,猛虎的頭撞在岩豬的身體上開始嘔吐
隨後發出痛苦吼聲的巨虎終於慢慢縮小身形,從巨大的身軀變得只剩人類般大小。數秒後,半裸的少年拍落金色的體毛支起身子,最終站立起來。
「啊……可惡,終於變回來了。頭好痛……」
「原來如此……是半獸人的緣故啊。怪不得我總覺得那個眼神對於人類來說未免太兇惡過頭了?」
「妳那道理要是說得通的話,我們家的大將豈不是也變成非人類了」
加菲爾甩甩頭,確認著著變回人形態的身體的感覺。
在骨骼恢復到人類形態的過程中,粉碎的雙肩湊接成能在一定程度上活動的狀態,雖說如此卻也是活動一下便會發出劇痛讓人腦子發白。
在此處拖延絕非萬全之策。
但是對手的狀況也應該好不到哪去。
「本大爺可是幫妳把妳想要的魔獸的腸子都扯出來了,不去高高興興的在這灘血水裡游游泳麼?」
「還請容我推辭吧。野獸的腸子什麼的,除非是特別飢渴的時候才會用來當代替呢。腸子這種東西,因為切開的是人類的肚子才顯得美麗喲。」
「妳那套審美,本大爺才搞不明白。」
把小指伸到耳朵裡,一邊撓著耳朵一邊唾棄吐槽。
即使在加菲爾面前處於壓倒性劣勢,艾爾莎也沒有亂了陣腳
────艾爾莎的不死體質,在其終焉到來之前最多能累積五次
遵照這個判斷,之前加菲爾已經給予了艾爾莎四次致命的傷害,算上剛剛抓著臉打出的一擊的話就是五次。應該也差不多到了她恢復能力的界限了。
也就是說艾爾莎所積攢的生命已然用盡,雖然加菲爾也受了傷,但卻並沒有要輸掉這場戰鬥的打算。
在無法得到梅莉魔獸的掩護的情況下,也就是相當於雙方是拿著刀對砍的狀態────但是為何她依舊能保持的這麼泰然自若呢
「又不是有什麼特別的東西,不用這麼害怕也沒關係的喲。」
看到了眉宇裡透出懷疑的加菲爾,艾爾莎就像哄小孩子一樣說道
為了掩飾自己心中被看出來的疑惑,加菲爾皺了皺鼻子像野獸一樣吼道
「開什麼玩笑!妳這傢伙不要裝著像看穿了一樣在這兒逞口舌!」
「一看就明白了喲。把誰的肚子切開這件事啊,也就是所謂的和肚子被切開之前的誰互相面對這樣一件事。你的這個表情,我也見得多啦。」
「────」
「這張,無法理解異常者的臉。」
如同是如鯁在喉般的錯覺,對著無語凝噎的的加菲爾,艾爾莎微微傾頭以手遮口淺笑吟吟。
「很好喲,那個表情。我並不奢求有誰能理解我噢。我的幸福也就是通過踐踏他人的生命所得來的屬於我的東西。生之於我既是踩踏死亡之物」
「……正經聽完之後終於明白了,妳是個腦子不正常的人。」
舉起雙手讓盾牌相撞,加菲爾放棄了理解這件事
沒有餘裕去猜疑對手的事情了,心血來潮而去在意的理由也因為剛剛的話語而徹底消失。
「姑且聽我一句吧……如果能發誓以後絕不作惡的話,在這裡放過妳讓妳逃掉也不是不行。」
「你啊,真是個可愛的孩子呀。」
將這最後的仁慈所拒絕的微笑便是,激戰的信號。
加菲爾猛地一踩,身體筆直的朝前飛去。用來迎擊他的白刃被從縱向甩出,回轉之刃一面在天花板和地面之間彈跳一面朝著加菲爾迫近而去。
艾爾莎握住的厚厚疊刃是由數個刀刃重疊相連構成的,互相之間首尾相繼彷彿蛇骨一般的波形節刃在通道內肆意妄為的削切飛掠
頭頂,下方,刀刃化作白光以眼睛難以辨識的速度來回飛舞,加菲爾擺出用盾罩住頭部的架勢放棄了迴避,忍著從上方扎入上臂的利刃所帶來的剜骨疼痛向前突進。
「我所出生的北方國家古斯提克是個非常寒冷的地方」
在剎那間展開攻防的戰場上,為何加菲爾的耳中會悄然飄進如歌般的女性聲音呢?
那聲音本該是聽不到的。燃燒意識,絕命殺招接鋒交錯的瞬間裡,本該沒有容許那聲音鑽入的空隙才對。
本該如此,可是女聲卻依舊悄然溜進加菲爾的意識之中。
「貧富差異巨大的國體下,貧民階層捨棄孩子是司空見慣的事情。我便是那樣的孩子中的其中一員。開始懂事的時候便沒有雙親,只有啜飲泥水的生活」
「────呵!!」
「竊取物品、威脅別人,靠著這樣的事情總算勉強過下了日子,周圍的人際改變了也是家常便飯。為了什麼而活下去什麼的,幸福到底是什麼之類的……那並不是有閒暇去考慮這些東西的日子」
揮舞拳頭,想要把艾爾莎的臉打飛。
但是這大動作的一擊卻被對手傾斜身子迴避掉了,隨後從下方揮來的黑刃在加菲爾的身上砍出淺淺的傷口。
利刃之牙撕扯肉體而去,沐浴著噴出鮮血的艾爾莎舔著嘴唇
「那天是,特別寒冷的一天」
「吵死了!不會聽的!!」
「那一天從高山上吹來的風凜冽寒冷,把整個城市都凍住了。在連呼吸都能被凍結的極寒裡,想要去盜竊的我被商店的主人抓住了。」
呼出熾熱的吐息,艾爾莎神色舒暢的說著
來回飛舞的死之刃的威勢不斷增加,左側防禦難以為繼的加菲爾的身上接連不斷地出現傷口。
「雖然是就算被殺也沒法抱怨的環境,但看到我是女人所以下流地笑著,剝下我的衣服的那個男人的臉我至今都還記得。」
「嘎,啊……」
「在寒風中,外衣被脫掉了,內衣也被奪去了……正當想著比起來被做些什麼,自己應該是先被凍死的時候,我偶然的抓到了玻璃的破片」
瞄準側頭部而踢出的長腿被加菲爾用頭槌擊墜。加菲爾雖然因此而後仰身子腦中嗡嗡作響,但是艾爾莎的腿甲也應該因此碎掉了。
艾爾莎後退一步,但是那恍惚一般的表情卻依舊沒有改變
「並沒有多想些什麼。只是把拾到的玻璃片朝著壓來的肚子上刺去,拉扯它,把它切開而已。」
「────」
「那個男人的的悲鳴也好,奪去了誰生命的感慨也好,什麼都沒有。在那寒冷刺骨的風中我所想著的,只有那麼一件事情」
在屏住呼吸的加菲爾面前,艾爾莎癡醉的笑了
「鮮血和臟器竟是如此的溫暖啊────」
刀刃高高揚起,朝著加菲爾的頭頂斬去。加菲爾朝側邊滑過身子,踢著牆壁迂迴到了艾爾莎後面,踢出了擊碎脊椎的一擊。但是艾爾莎卻回身以刀背使這一擊偏離了軌道。
被踢碎的牆壁上飄出塵埃,加菲爾不滿的咂咂嘴向後躍開。
「如果這世間存在幸福的話,那讓人忘記寒冷的溫暖和美就是。從出生開始就一無所有的我所得到的,最初的幸福所展現的最初的形狀。────你沒有辦法理解吧?」
「沒想去理解!」
「這樣也好,我從來沒想過要誰來明白我的感受」
「那麼,為什麼要告訴本大爺,給本大爺聽那種話,想想就來氣」
「到底為什麼呢?」
面對充斥敵意的卡菲爾,艾爾莎微微側首擺出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而且把那對淫糜的眸子微微瞇上之後,雙唇在紅色的舌頭下顯得愈發妖艷。
「一定是,因為你太可愛了呦」
「……抱歉啊,本大爺已經有了喜歡的女人了。可沒有和頭腦不正常的糞女人交往的時間。」
「看來沒我的份呢。不過也好。因為我所需要的,只是你身體裡面的部分而已」
話語看上去接上了,卻在根本上沒有相通
和她交談至今,加菲爾終於得以理解
對於艾爾莎的經歷談,並沒有什麼興趣或者同情
像那樣生於地下的人,經歷了那樣的經歷之後,只會變成像這樣的怪物。
加菲爾的盾早已選擇了需要守護的人。
「────會殺了你的,艾爾莎·葛蘭西爾特」
「因為殺戮而初次愛上你喲,加菲爾·汀澤爾」
呼喊著互相之間報上的姓名,半獸人與殺人魔開始互相廝殺起來
白刃化作閃光撕裂通道的暗影,緊攥在手的黑刃被投擲出去呼嘯著要撕開加菲爾的肉體。
視界之內,四面八方都是彈跳飛舞的利刃。面對無法有效防禦的攻擊,加菲爾再一次捨棄了防禦這個選項。但是就這樣不斷承受利刃的攻擊而喪失突進力的話也只是重蹈覆轍的愚蠢行為。
「────」
撕裂聲音,在通道中飛舞的利刃
如果無法捕捉它的尖端的話,就只能瞄準它的源頭了。
伸出右手,加菲爾將綁鬆的盾牌投擲出去。
趁著兩人交談的時候弄解松的盾牌被投出去,直接命中睜大了眼睛的艾爾莎的左手────伴隨著破碎的聲響,她的手指被擊碎,手中的白刃也掉在了地上。
失去了操縱者,飛舞的節刃扎入天花板中而停止了運動。
深邃黑暗的微笑以及衝鋒而來的咆哮。運載死亡的黑刃一邊撕裂大氣一邊斬下,直直的砍向直衝過來的加菲爾的身體。
將右手置於頭頂,正面抵擋這一刀兩斷而來的黑刃的衝擊。
盾被插穿,劇烈的衝擊波震盪著頭部。頭暈目眩,向前邁出步子總算是穩住了即將前傾摔倒的身體。
總算是承受住了────緊接著,一躍而來的女性以一記膝擊打碎了了加菲爾的鼻子。
「防住了,這麼想著而大意了的話可是不行的喲」
抿嘴一笑,艾爾莎朝著後仰著身子的加菲爾踢出一腳
踢碎了加菲爾鼻面的膝蓋高高揚起,向下揮去的是在她的鞋跟部所嵌入的鈍實刃物────那尖端朝著加菲爾的喉嚨直直刺下。
「妳這傢伙才是,可別看漏了本大爺的武器啊────」
張開的血盆大口將下墜的踵之刃連同纖細的腳部一同咬碎。
刀刃連同腳跟部的骨頭一齊被咬破,艾爾莎不由得睜圓了雙眼
「啊啦」
發出驚訝的聲音,失去平衡的艾爾莎搖搖晃晃地跌坐在地上
右腿從腳踝以下因粉碎而失去機能,雙手因為對自己攻擊的反制而被壓碎無法使用東西。用左腳做支撐,艾爾莎抬起唯一沒受傷害的頭部凝視著加菲爾。
「────啊。」
深吸一口氣,艾爾莎彷彿戀愛的少女一般紅潤著臉頰。
好像著了色般的吐息充滿熾熱,潤濕的眼眸中充盈著無法拭去的熱情。
────在艾爾莎的眼前,加菲爾扛起岩豬的巨大身軀向自己砸來
在已然知曉會被描繪出放射線的質量彈所壓碎的未來下,直到被陰影吞沒艾爾莎的視線都沒有從加菲爾的身影上離開過。
抱著對那喘著粗氣咧出獠牙的金髮少年的愛────
「興奮起來了」
駭人的重量將殺人魔、將吸血鬼、將獵腸者碾壓的體無完膚。
肉體壓扁的聲音,以及混在魔獸體液中流出的鮮血。
聞到了死亡的腐臭氣味,加菲爾發出了咆哮。
那雄渾的吼聲是如此的高亢,激昂,熊熊燃燒的宅邸之中久久迴盪。

────聖域之盾加菲爾·汀澤爾與獵腸者艾爾莎·葛蘭西爾特的對決就這樣落下了帷幕。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6197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9 篇留言

混沌只肆個姊控OAO
勤勉啊!

11-25 23:54

疾風雷雨
感謝樓主 讚嘆樓主

11-26 00:00

krown
能登姐姐便當了QQ

11-26 00:04

NG的凱
加菲爾帥炸了,哈哈

11-26 00:12

roccosu
感謝版大繼續勤勉的更新~
是說最近版大及翻譯們不太能空出時間嗎?(無惡意的,真的話我會諒解的)

11-26 00:13

淋しくて
我的個人問題而已,翻譯很久以前就翻好了[e25]11-26 01:30

感謝樓主~
最近是改成兩日一更了嗎?

11-26 00:18

亞空
終於迎來了終焉……
而下話便是終幕~

11-26 00:22

熾炎之翼
真棒

11-26 00:29

小雞雞大法師
打了好久 等到了 感謝大大

11-26 00:31

文海
;^;

11-26 00:41

阿臭臭
只有我想看加菲爾跟艾爾莎的愛情生活嗎XDDD

11-26 01:23

切蓮
艾爾莎終於領便當了

11-26 01:42

簡單說
這話真的完美的描述加菲爾到底多強大

11-26 01:50

id沒意義就沒用了
樓主加油 慢慢來不用急

11-26 02:01

殘響の風
樓主加油,不急,休息重要
有人真的急需糧食的請去百度

11-26 02:51

Mickcy
吃我內臟喲? 老婆你還真逗趣(羞) 簽!

11-26 07:27


"比起說成是斬擊不如說'是既'是刀刃本身。"...用'即'會不會比較好?(多一'是'字?)
"冒著這樣的風險總算是贏'的'了致命傷的迴避。"...是'得'嗎?
"就算是加菲爾,正面承受也絕不可能'不可能'毫髮無損"...是重覆了嗎?
"總之絕不是自己情願'到'來的這份血統。"...是'得'嗎?還是?
"「妳'道理那'要是說得通的話,我們家的大將豈不是也變成非人類了」"...排成'那道理'會不會比較通順?(昴:!!!被發現了!!!)
"也就是說艾爾莎所積攢的生命'依'然用盡"...是'已'嗎?
"「一定是,'因為'因為你太可愛了呦」"...是重覆了嗎?(艾爾莎在賣萌?!)
"加菲爾將綁'松'的盾牌投擲出去。","趁著兩人交談的時候弄解'松'的盾牌被投出去,"...是'鬆'嗎?
"'問'到了死亡的腐臭氣味,"...是'聞'嗎?

總算又闖過一關了...再來就是大兔(多兔?)了...

昴還在誘拐(?!)碧翠子....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作者交代了艾爾莎的過去與結局...了結了昴與艾爾莎從第一章到現在的因緣(孽緣?!))

11-26 07:28

詹姆士·肛交
兩日一更什麼的最棒了!

11-26 11:40

Safe
幫艾爾莎QQ 動畫中一直覺得這角色很有魔性,很喜歡她

11-26 17:42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3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7A『羅茲瓦爾... 後一篇:第四章129A『───選...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ycro52大聲什麼
我要大聲說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2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