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0 GP

【黑曜岩黃水晶】噬神の殞《2016.11.25‧萬字慎入》

作者:逐痛者│2016-11-25 15:51:22│贊助:0│人氣:153
好久沒有寫這種中長篇了,趁偷懶之際趕快來衝一發

因為是工作偷閒寫的,所以內容表達的挺混亂且無重點

大概就是敘述一下我家鬼畜EZ的背景設定跟希維爾&卡莎碧雅&蘇瑞瑪帝國活的關聯而已

交代一下他到底怎麼會從神淪落到即將變成普通人類的經過

依然是走黑暗扭曲的風格,請多多指教(´◡`)!


-------------------------------------------------------------------------------------------------------

                              噬神


  蘇瑞瑪,位於莫格羅關口南方的無垠沙漠,熾熱的豔陽使得此地寸草不生、滴水不下,讓此地的生存條件更加的艱困。但是這裡卻不乏人類群體的駐紮,因為在這片死亡沙漠中遍佈著大大小小的神廟、金字塔以及古代遺跡,有些曾經被記載著失落的文明和建造方法,有些卻隻字未提也無法查。通常未被人挖掘、公開的都是最險惡……但卻也富含最多傳說中的寶藏。


  整個蘇瑞瑪的周邊建立起了不少的村落和城鎮,年年日日都有上百、千位冒險者來此地挖寶探險,人們將這片沙漠以幅射狀切分為五個區域:


  最外圍──是最安全且村落最多的區域,許多商業貿易由此地而起;從觀光、餐廳、裝備至禮品店等等食衣住行,你能在其他大城市或國家裡找到的東西在這裡也無一不齊。


  第四區──往中心近了一步的地帶,這些地方開始出現一些讓人困擾的小型魔物和生物,一些業餘的寶藏獵人團隊喜愛駐紮在此,資源較外圍稍微貧乏些,但貿易線還算充足,也常有強盜及盜匪在此處組成幫派互相周旋。


  第三區──開始有大型魔物與怪物的存在,比起前兩區這裡的生存物資實在少得可憐,只有最頂尖的寶藏獵人和冒險者會遊走在這個地帶,但一不小心就會成為那些凶猛野獸或有毒植物的糧食或養份,這裡也是那群體出沒的虛空生物『煞』的主要活動範圍。


  第二區──幾乎已經沒有人類蹤跡的存在,這裡隨遍一處沙土中都散落著許多失敗的盜寶獵人的屍骨及戰利品,原因不外乎被認為是煞群的主要巢穴地點,傳說中最巨大的煞,就埋伏在此處等待著更強大、更飽滿的獵物落入蟲巢的陷阱之中;同時也是最多、最神秘的蘇瑞瑪帝國遺跡矗立的區域。


  第一區──沒有人知道這裡有著甚麼,大部份的人都在第二區就死亡,就連科技大城皮爾托福裡的學者們,試著製造飛空儀器想從上空掠景,那些儀器或飛機都會出現不明的故障和失蹤;傳言此處有著一座巨大的虛空蟲洞,且環境特異,虛空獸與煞群們就是從這門被傳送過來,但也只是推論而已,完全無法被證實。


  如果說這裡是無法被確認的地帶,那為何會有推論的資料和想像呢?這些學者和科學家常常在辯論節目和發表會上爭論,所有人常常吵得不可開交,也無法討論出個滿意的結果。在這時所有人早已忘記他們最初的資料來源,由自一個年代久遠也最被廣為流傳的神話故事──義神與邪神。


  義神與邪神在這個世界誕生之前是唯二存在在這區宇宙空間的精神體,他們的思想可謂天差地遠、卻同時又為一體,在無盡的時間與黑暗之中相處了幾乎可以被稱為『永遠』的一段時間。


  某個時間線上的交叉點,兩個最初的精神體見到了一道烈火之光從眼前掠過,那道倏忽疾逝的線芒中,閃爍出了天文般的星點與其他宇宙,兩位神氏無一不驚嘆。





  ……這就是所有一切的開端。





  義神對於那道光芒念念不忘,祂想要再度見證一次那神秘空間的瞬間,那裡頭蘊含的能量使其入魔般地著迷,對另外一位神來說也是。雖說內心也是些許羨煞,但邪神保守的心態卻帶給祂巨大的憂慮,是誰製造出那些數量龐大宇宙與星體的呢?那可是比祂們兩位神加起來還要來得更強大許多倍的能量啊!


  時間對義神來說開始變成了一種有限的存在,祂的耐心在漫長的等待中漸漸地被磨滅,祂開始試著想要學習如何創造那些有趣的星點和生命體,把所有的一切都耗在這個偉大的創作之中。對於未來非常感到憂鬱的邪神發現了義神的新興趣,祂極度反對其作法且使盡各種手段破壞掉義神的創作,兩個神氏的心結由此埋下。


  『義神背著邪神……在那道光芒再現之時……瞬間釋放出竊存許久的能量,在邪神再度為那條疾逝之光讚嘆時,符文大地在其背後誕生了……。』一名男子唸著神廟遺跡上的載文,許多文字已經被千年的風沙給侵蝕,但他仍然記得最初的版本。


  他有著一頭如燦爛陽光的金色短髮,長年累月的奔風吹拂使其定成了自然的後流線型;水藍寶石般的眼眸子和標緻鼻挺的五官,雖然外表上看似年輕,但從面容裡傳出的氣質卻非常地成熟穩重,甚至可以說有股詭異的誘人在裡頭……。


  伊澤瑞爾‧卡米斯里,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冒險家。當你想點名起世界各地的旅遊名人時,你可能唸不出十個名字;但要說世界第一的探險家,就算是問才剛牙牙學語的嬰兒,也會告訴你這個名字。


  不過此時並不是這位留名青史的偉人名聲最顛峰的時候,這個時期的他不過只是個能在蘇瑞瑪最深處和第二深處來無影去無蹤的神秘傳說而已,其原因在於他那潛移默化的外表。


  伊澤瑞爾出生於科技貴族之地──皮爾托福,他的父母來自城中郊區的一角,一個普通且寧靜的社區。父親與母親皆有著動人亮麗金髮的基因,也就理所當然地遺傳到了兒子的身上,在他豔人的外表上更多增添了幾分帥氣。


  八歲那一年這個面相討喜的小男孩就獨自走過了堪稱全符文大陸最複雜的皮爾托福下水道,並繪製出了一幅精準的管線圖,每部份的水道是如何配置、哪邊有著導管或運水機體、有無重疊都畫得一清二楚,甚至連悄悄潛浮在其地下許多年的歹徒或犯罪集團的據點也是查得無一不漏。


  沒人敢相信這才僅僅八歲的小孩竟然獨自辦到了這種連整個國家的學者組隊都無法順利破解的任務,當地圖一公開之後他便立即得到了官方的表揚,並得以直接進入皮爾托福最高級的學院就讀,那裡可是只有最高階的政府官員、貴族兒女群才能入學的知識之地,當然其首選科目必定是歷史和地理。


  這年紀輕輕便展現出過人才華與天賦的小夥子,一開始在學院的日子還算是不錯,應該說沒怎麼努力隨便就能到了異於常人的驚人成績。但就在畢業的最後一年,伊澤瑞爾不知怎麼著,突然將學業全數荒廢,在各科的考試都以交白卷或亂填寫答案,草草交付了事。


  『我不想再玩這種無聊的答題遊戲了……』


  身為皮爾托福高官女兒且也曾經一同就讀該學院的凱特琳,被導師詢問時說出了這奇才少年告訴過她的想法。


  『他說他申論題上寫的,才是正確答案……。』她還記得當時回答那些權高位重的學者教授們的心情是多麼的緊張,身為伊澤瑞爾的同學兼朋友兼青梅竹馬,對於突然頹廢混學的他也是非常地擔心。


  原本被喻為天才少年的伊澤瑞爾意圖推翻所有現今人們集積已久的歷史知識和解讀,造成了好一陣子的轟動,但是因為其年紀和資歷淺薄的關係,受到的幾乎都是高度砲火的攻擊。


  在完全沒有跟家人做討論的情況下,這名原本前途無量的孩子突然辦理休學並消失在皮爾托福境內,傳言說他為了增加自己的見識而去旅行了,等本人回來時也確實證實了這一點。


  他的第一趟旅程甚麼都沒有帶回來,不過表情卻滿溢著笑容到讓人覺得有些陰森的地步,沒有人知道他去了哪裡做了甚麼考古或探險。第二次的離開並沒有太久,甚至只有到城邦外邊緣的地帶晃了一下,連位於西南方的北鐵脊山下區域都沒有碰到。


  但是他卻抱回了一個小女嬰而讓所有人都大吃了一驚,謠言也因此開始四起,許多人都在意著那嬰兒的血緣和身份。而這位天才少年甚麼都沒有回答,只是繼續保持著那詭異的笑面,並細心呵護著這可愛的小娃,簡直可以說是心頭肉一般。


  接著皮爾托福的凍雪爆炸事件發生了,幾近半數以上的皮爾托福人逝去、家園被摧毀、所有的設施、軍隊、生活機能運作等都停擺了下來,造成人民的生活水深火熱。沒有人能解釋那場奇異大雪的發生,也有傳說當時城中心似乎有疑似甚麼在戰鬥的痕跡,但一切的一切又是無法被證實的幻影。


  『力量不夠……太弱了…………』這是同期進入高級學院、也被喻為天才但是往機械領域發展的杰西,當時在臨時醫院裡見到伊澤瑞爾所聽見的話。


  他深刻地記得那金髮小子全身的凍傷很嚴重,同時也混著三度的爆炸燙傷,冷冽的大雪入侵時,皮爾托福的地下管線不知是引發了甚麼故障,產生了相當驚人的爆炸災難,全國建築幾乎全部都塌陷了下去,重建工作特別的艱困,時期也特別長。


  幸運的是在那場爆炸之前,就有人先行疏散了所有的民眾,如今也想不起那些人是誰、也找不著身影,如同記憶被抹去般地消失在那奇怪的空白歲月裡。要是沒有那些人的宣導,現在的地圖上可能就只能看見皮爾托福舊址,而曾經住在這個國家的人民也會變成難民和流浪者,整塊符文大陸上就再也沒有他們專屬的立席之地。


  『你為甚麼有刀傷啊?』杰西注意到了那些在年輕探險家身上大小不同的凍燙傷中特別顯眼的一道可怕口子,彷彿是為了奪取其性命存在似地貫穿其胸腔。





  『現在想起來應該要問為甚麼他那樣還活得下來才對……。』如果現在去問杰西的話,他一定會這麼回答你。





  那是他第一次落淚,一股錐心劇痛的悔恨之淚。





  『變得太弱了』是他唯一給出口的解釋。





  "神……也會哭嗎……?"





  原本自己是沒有軀體的,就像自己其他的兄弟姐妹一樣,有著強壯而破壞力十足、方便的精神與靈魂。但自願成為人類被生下來,從頭數下來也足足有幾千年的歷史了,總覺得好像……不太一樣了。


  游走在深手不見五指黑暗沙漠中的,是有著一頭黑曜岩般烏亮髮色的男子,他的雙眼由無盡的邪惡深淵組成,當祂凝視著你的時候,彷彿會連同你的神識和靈魂都吸走一般。


  雖然五官並沒有不同,保留了最初成為人類時誕生下來的版本,但他一換上了那亮麗動人的金髮帥少,就沒有多少人認得出他來了……。





  是的,他就是伊澤瑞爾本人,同時也是神話故事中墜落到這個區域的邪神,為了洞悉名為『人類』的產物,所以有著兩種截然不同的風格外貌來加以偽裝行事。





  地面的表皮浮動著,就像一條堆起的巨蛇在沙地上滑行,緩緩地朝著黑髮的人類接近,一丁點兒的聲音都沒有。當這條奇怪的現象到達最近的距離時,一隻覆著硬甲的兇猛怪物從裡頭飛竄而出,往牠獵物的頭部嘶牙撲去。


  黑髮的男人輕蹬了將自己彈到空中,一個迴身踢就將這隻體形壯碩的虛空獸就像排球一樣被擊倒在地,發出沉悶的撞擊聲響。在其有機會爬起來之前,男子的右手瞬間圍繞著高密度的奧術能量,使之形成一把利刃往生物的胸口刺去,燒出了一個大窟窿,結束了牠的性命。


  「不記得你的主人了嗎?蠢蛋!」他真正的名字是黑神,是在雙神大戰之後分裂出來的邪神靈魂體之一。


  炸裂的能量將這個破碎的神靈牽至此地,熾熱且濃烈的能量瞬間榨乾了這片大地的生命和水份,創造出了現今的沙漠生態系,也撕裂了土地中心地帶的空間與時間,像是傷口般地不斷從這洞裡流出黑色的黏稠液體。


  "宇宙外的能量一直湧進來……"黑神用自己的魔力修補著空間之傷,默默地將其佔領起來並變成可以自由控制的開關,只要他想,隨時都能從裡頭加以製造許多不同種類的怪物,人類俗稱為『虛空獸』。





  這裡曾經有過不少覺得讓人自豪的杰作,尤其是在埋伏與虐殺人類的成績裡是最優秀的。黑神獨自站在被抑制住的虛空蟲洞前思考著這幾千年來從人類身上感受到的事物,祂發現自己的想法不再那麼單純,而是變得越來越複雜且總是在考慮著以前會覺得很多餘的事。


  但是為了確保自己能贏到最後,祂認為這是必要的選擇,雖然犧牲了不少有利於自己的優勢,卻也得到了不少其他敵對神氏所沒有的東西。最後仰天望著星空,要贏的可不是那些老對手……祂,擔心著,那引起這些事件最根本的原因……。





  『拖著慧尾的星光』。





  「我需要這筆錢,黑神,她給的價格很優沃,我們幾乎可以買一棟豪宅然後吃喝十輩子都不用賺了!」希維爾是活躍在蘇瑞瑪第二區與第三區的寶藏獵人,她與她所帶領的團隊堪稱盜寶界的菁英,當然裡頭的秘密也不外乎是因為有某『神』的幫忙。


  「我討厭諾克薩斯人,妳也知道他們總是詭計多端、說話沒信用的一族。」


  兩人坐在莫格羅關口的一間大酒吧中,在嘈雜的盜賊團宴會裡悄悄地討論著團隊的未來。一名打扮端莊且相較附近的景色來說有些過於華麗的女子正隻身待在角落,面帶一抹親和的微笑注視著兩人的一舉一動。


  「她滿腦子都是陰險的計劃,妳跟著她的話妳會死的。」


  希維爾是在這蘇瑞瑪沙漠中,黑神見過最膽大包天、最有見識也最有天賦的盜寶獵人,她總是有辦法用讓人意想不到的手法去滿足自己那比無底洞還深的貪慾。


  「難道你忘記我的座右名了嗎?」她自信的笑容中帶著一點嘲諷味,年輕的小姑娘已經開始嫌照護她的神太老、嫌冒險太刺激了。「我每次都會拿到我該拿的,不管是血還是錢……。」


  黑神也無奈拉起嘴角朝這位迷人的女性搖頭眨眼,他通常不會去那麼在乎一個人類的死活,但是她在祂往後的計劃中佔有一席重要之地,所以祂要她必須活著……但也同時必須死過一次。





  洞悉人心的邪神正詭詐地偷偷把運轉未來之路的齒輪給一一裝上……。





  「就不怕把小命丟了花不到錢嗎?」


  「但是沒那錢,你光有命也沒用啊,親愛的~」小麥色並帶著豔香的皮膚貼到了胸前,伸出那長年在外奔走、與各種危險賽跑而鍛鍊得精壯但不失漂亮線條的腿臀,輕輕落點在身前男子的跨下坐著,側著身依偎在祂的懷裡撒嬌、卻又翹起二郎腿宣示自己可不是在乞憐。


  第一次成為人類沒多久,邪神就發現某些方面特別難以捉摸,尤其是生理這一塊。人類族裙是義神創造出來、和其他生物一樣淪為為其製造許多生命能量的可悲環節之一,繁衍的責任深深地刻上他們的基因裡和靈魂裡,是死也不可能分離的事物。


  初次了解到這點的黑神極度的懊惱,他選擇成為人類可不是為了成為義神的免費勞工,他想盡了各種方法去解決生育的需求和困擾,卻發現怎麼忍也忍不住、怎麼拆也拆不開,也不想因為這小小的一點、同時又為最重要的一點,再度恢復方便又強大的靈魂之身。


  「妳別後悔就好。」黑神尖挺的鼻頭緩緩地貼近這位香豔的黑美人公主的瓜子臉兒,在她的眼樑上輕蹭了蹭,然後把她抱起放到一邊,今天的他可沒有做這種事的閒情逸致,他得保留體力進行之後的計劃、為自己的未來好好地去鋪路。


  最後無法從性慾中解脫的黑神,想到了一種折衷的辦法。人類這種生物若要生育後代,就必須從自己的基因中分出一些資源,這樣深深刻劃在裡頭的奴性才不會被捨棄掉,會一代代地傳承下去。如果說只有行為,卻沒有資源,那就不會有新生命的產生。


  研究許久的邪神抱著些許的期望嘗試了幾次自己的理論,接著成功地證實自己的想法和推論。但其實當時應該可以例用這點想到更多的,將自己身上的經驗偷偷地散佈給其他的人類和所有會生育的種族,就不用打那麼多既驚險又累人的仗了。


  「聽著,希維爾,她一定會背叛妳,我知道妳身手不凡這點我不需要擔心,但是這個諾克薩斯人也不是甚麼好搞的角色,在到最後之前,千萬不要讓妳的武器離手,那是妳活命的希望。」黑神擁著與祂共事許久的黑美人兒,細細地在她耳根子旁嚼著。


  「帶著這個,它可以讓妳渡過一次死劫,其他剩下的……我會解決,妳只要帶著勝利,回到這裡就行。」祂將胸前自己所佩帶的項鍊取下遞給希維爾,按在她的掌心裡並用自己的手覆上讓她緊緊握住,感受上頭祂所附予的能量。


  「那你呢?你真的不來?」


  「我才不想跟諾克薩斯人一起旅行呢,不管公的母的,他們身上總是有一種讓人很討厭的臭味,哼呵呵。」黑神故作要嘔吐的表情,裝可愛地調皮著。「我要去『收個稅』一下,不然可就要浪費掉了。」


  「那你可要早點回來啊,孩子的爸~」黑美人笑得神秘,使出渾身解數去誘引著身前的男人。「我一個人可顧不來啊!」


  「希維爾……妳明明知道的……。」黑神無奈地挑眉,嘴角微微上揚。「我沒有『種子』,妳還是去找另一個男人負責吧,哈哈哈。」


  「甚麼事都嚇不到你是吧?哼。」她也笑著。





  兩人又黏膩了好一會兒才互相道別,為了彌補短期內無法有親密接觸的慾望滿足,特別在那可口的麥色麵臀上多捏了兩手,希維爾發出了尖細的笑聲,推了祂一把。


  「走吧,卡莎碧雅小姐,路上可能有很多妳沒見過的怪物,還請不要慌張,照著我們的指示,我保證妳會很安全的。」蘇瑞瑪沙漠裡那最耀眼的閃亮之星──戰神公主,領著她看似待人寬厚但實際卻奸詐狡猾的老闆,帶著優秀的團隊再次進入險惡的蘇瑞瑪沙漠。


  獨自行走在如往常般同樣熾熱的沙地之中,黑神思考著自己成為人類後一路以來的變化,現在讓他感到有些困惑的是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與情緒的波動。總覺得這塊領域他一直摸得不是很懂,但隨著發生與使用的次數和時間的累積,總體上也能大概瞭解其運作的原理和一些特定情緒的產生方式,甚至可以被模仿和戲演出來,不過真要發作起來,真的是連自己都無法控制。


  五年前的那一天,即便肉體上所受的傷有多麼重多麼痛,完全比不上心裡的那種炸裂般的痛苦,實實在在地完勝、蓋過那些物質上帶來的影響和觸感,狠狠捅在心頭、再被粗暴地撕扯開來、剝刮其中所剩無幾的內容物……類似靈魂那樣感覺的東西。


  祂記得自己掉了淚,像個初生嬰兒一樣唏哩嘩啦得像個大噴泉或瀑布,無力地趴倒在地上遲遲無力可起。





  "不會再有下一次了……"





  就是因為自己人類的日子過得太久了,所以才會落得那樣的下場,處處給予人類方便、滿足他們的期望,為甚麼會軟弱到去配合那些連自己的命運都不能控制的能量製造機呢?到底是甚麼時候變成這副德性了?


  『你相信命運嗎?』前陣子那個名為卡莎碧雅的諾克薩斯之女,來到這完全不適合她待的荒漠之中、那破爛的小鎮裡,見到祂的所說出的第一句話。


  『當然,不然妳也不會在這裡了,小姐。』


  祂記得首次見到那道掠過的星光的場景,是多麼的動人又炫麗,感覺體內的能量都澎湃了起來,想要歡呼、想要慶祝,毫無理由地。但在那其中,卻也感受到了丁點兒的怪異與威脅感,當時還無法解析這種好壞混在一起的奇怪感想,直到走遍了這片大陸、看盡各種人類為了利益而互相使出的把戲和手段,也有足夠的思考時間後……結論就自動從腦海裡浮出。


  夜晚的黑神總是抬頭仰望星空,從義神和邪神分裂之前,早就存在著誰都擺脫不了的牽引之線,人類將其取名之『命運』。所有的事物都是宇宙中的一顆星體,不論大小與否,每個星體之間都有著互相吸引的動力,會不會靠近則取決於那引力的大小,科學也逐漸在證實這一點。





  『命運是可以被探知的。』





  別的空間或地區的星體正上演著他們的命運,奇妙的是某些已經看過的事總會輪到自己發生的一天,所以黑神總是注意著那些星星,研究並判讀著萬物的未來將會是如何,但如此錯綜複雜的排列與運行方式,也透露著上千萬種的可能和變化。





  "必須得控制命運才行……"





  身為這世界的主宰者之一,人類的過去與未來祂只要一眼就能瞭若指掌,當然就很容易安排任何對自己有利的路線和狀況,祂一直以為只有神才能控制命運,只有神能決定其他萬物的未來與生死。





  "本應當如此"





  「必須在『那一天』前做好所有的準備才行啊……。」今天也是照常仰望星空、看著那些星體的位置變化,時間是越來越少了。「我會贏到最後的,等著吧……!」祂將會是在這個世界上活得最久的一個神,也會由祂來徹底終結這個錯誤的誕生。





  在第三區的一個埋藏於地底下的金字塔古蹟之中,黑神正跨過無數具來此地挖寶卻失手被陷阱與往年困在此地的詛咒怨魂所殺、乾化為白骨的探險者屍體。這些貪婪的人類會冒著生命危險完全是因為傳說中的寶藏與黃金,以及擺放在裡頭的強大神器……每一個都是黑神精心設計的陷阱,謠言也從他那亮麗外表的嘴裡散播出去,成功釣上了自以為有能力戰勝邪神的佈局。


  分裂之後的神氏們不再保有自體產生能量的能力,為了生存與往後的王位爭奪,祂們必須找出屬於自己收集能量的方式。義神也是為此而創造出了這個世界和各種生物,最一開始的構想就是為了要得到額外的能量來壓過邪神的控制,結果在這計劃成功之前就失控變成這種拉鋸戰場面。


  而邪神得到能量的方式便是將這些會產生生命能量的生物們全部消滅掉,從其隨著時間而凋零的靈魂和死亡瞬間的爆發收集屬於祂們可使用的能源,所有的邪神都得長期活在殺戮的生活方式之中。


  這次的收獲相當豐富,黑神半躺在地上讓自己人類的驅體稍作歇息,將旅行所帶的背包墊在後腦勺下當成枕頭在用。祂一邊在寫了半本去的筆記簿上紀錄這趟旅程的收支、下次陷阱的佈置及觀星後的感想。





  "啊啊啊啊啊啊─────……"





  接著有道非常悽厲的女性尖叫聲默默地傳入了腦海之中,那聲音中混雜著震驚、憤怒、恐懼及憎恨,像及了一杯晨間的香濃奶香咖啡,聽在心中是多麼的悅耳動人。


  「看來諾克薩斯的女人不太喜歡蛇喏~」黑神邊喃喃自語邊發出邪惡的笑聲,感覺只要閉上眼就能看到卡莎碧雅被蛇像襲咬的畫面……也能看到倒在血泊之中的希維爾……她所戴的項鍊會維持她的生命直到某人的甦醒。





  "啊……那些虔誠且總是記得上古邪神威力而懂得禮貌的人類最可愛了……"雖然可能半部份都變成沙子了。





  突然間奇怪且正開始閃爍的紅光從旁邊的刻壁上冒出,它吸引了黑神的注意力。祂不記得曾經有在這間或任何遺跡神廟中放置這種魔法,邪神起身緩緩朝著光芒的方向移動,紅光在祂接近時漸漸變得溫暖且緩和,它已經不再閃爍,而像是一種會誘惑獵物接近的淡色光輝。


  覺得事有蹊翹的黑神並未出手去碰觸光芒,即使它有著讓祂倍感熟悉的能量和氣息……。


  卡莎碧雅的尖叫仍在腦海裡迴蕩,祂可以預見她將會被轉化成一隻巨大的蛇魔,供祂日後放在那座最大的蘇瑞瑪遺跡裡當作死神獵取其他人類靈魂的死神。





  「哥哥……?我在這……!」





  「火……心?」紅光綻放出了祂曾見過的力量與美妙,祂日日夜夜所思念的對象、五年前在那長雪戰之夜失去的錐心之痛,現在就出現在祂的眼前,簡直可以再次感受到還是一位完整神氏的時候的滿足,只有跟她在一起才會有這樣的感覺。





  人類天性是禁不住誘惑的,就如同這次的黑神一樣,情緒影響了邪神的判斷力,回憶與融合的渴望讓祂伸出了手,取下了鑲在牆上、散發著紅光的不祥藍寶石……。


  被觸發的陷阱緊緊地纏繞在邪神的左手上,兩條金色如蛇般的鎖鏈漸漸地往頸部纏繞,在黑神還沒來得及弄清這魔法的結構並及時解開前,寶石內早已繪製的魔法陣也隨之發動,一道刺眼無法視的白光充滿了整個金字塔內部,接著沒入黑暗之中,遺跡裡的人已蕩然無存……。





  等到雙眼再度睜開時,自己便已處在那造成往後日子永久創傷的白色房間裡,被鑲在左手上的藍寶石緊緊地咬著自己的手背,以驚人的攻勢瘋狂汲取著黑神體內的能量。


  「哈囉,親愛的邪神大人!」一個低沉性感的成熟女音從前方監欄外傳來,紫色短髮與黑色的針型眼線、大膽簍空的皮衣及框金紅寶石法杖,這一切的一切都是傳承了好幾代的特徵標誌。


  「歡迎來到正義之地,這裡是戰爭學院宿舍,全是為了您而量身打造,請好好享受。」她穿著白色的輕甲和披風,腰上佩帶著四把鑲滿具有除魔、淨化邪惡之力白寶石與水晶的長劍,左邊腰帶上還扣著一捲收綑的火龍筋製成的刺鞭。


  「從今以後我就是服侍您生活起居的隨從,還請多多指教。」他的額上戴著各種珠寶串成的冠項,厚重的水晶石鎧甲和盾牌,魁梧的體態在門口帶來不少壓迫感。





  黑神望著眼前的一切,第一次知道甚麼叫作絕對的恐懼和慌亂,左手咬住且不斷掠取自己力量的刺痛傳來的不再是熟悉的紅心之力,用盡的能量微微地消逝在空中,那只是被暫時裝進去用來騙祂的糖衣而已。


  天花板、地板、牆壁和欄杆,上頭全都可以感受到艾妮維亞及人類所創造出的淨化法術的能量,非常厚實且絕緣,再也聽不見外頭的聲音、也感受不到外面的世界。





  "怎麼會走到這一步呢…………"





  徹底明白自己是無法逃出的邪神,絕望地閉上雙眼,反省著自己的愚昧和最初的原因。最後腦海裡浮現出了那個雪夜之前的畫面……





  ……拿著為對抗其神力匕首的男人。



  ……從自己的懷中奪走了尚為年幼火心的男人。



  ……即便倒在地上掙扎不起也誓命要詛咒他至死的男人。



  ……使得兩神成為被人類利用的階下囚的男人。



  ……一個將會在自己逃出之後落入自己手中、永遠每分每秒都將體會到生不如死的痛苦的男人。





  「我會報仇的。」



  ……一定。





                            =噬神殞‧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564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製虐英雄聯盟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喜歡★pupu8520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德瑪西亞日記《2016.... 後一篇:德瑪西亞日記《2016....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