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尾聲

作者:時零│2016-11-22 11:05:48│贊助:8│人氣:255
    劉建弘開始替孫子擔心了。

    來得還真是時候啊,他一邊看着那個紫髮青年一邊心想。小亞還沒從詹教授的提議帶來的混亂中恢復過來,第二顆震撼彈就已經炸開。

    想到這裡,劉建弘也有些好奇。那個倒楣核變人的家屬,為什麼想找殺死自己親戚的仇人?劉建弘以前在搶劫案中斃過幾個惡棍,他知道殺戮為心理帶來的折磨,更別提還要見死者的親屬,即便本身的行為並沒有惡意。

    他看向小亞。令劉建弘驚訝的是,小亞在聽到這個消息後,並沒有顯得像聽到詹教授的建議時那麼猶豫,表情反而變得堅定起來。

    「好,帶我去。」他說完轉向教授。「不好意思,教授,請給我一天的時間考慮您的提議,明天之前我就會告訴您,如果沒有……那就當我拒絕了。」

    「……啊,好。」教授點點頭。

    「等等,亞傑。」孩子的爸開口了:「你真的要去找那個人嗎?」

    「對。」小亞乾脆地說,然後便和那個眼鏡青年走了。

    在他們離開後,劉建弘說道:「教授,你願不願意聽一個故事?關於我孫子的,以前的一段往事。」劉建弘說。這時兒子跟媳婦紛紛望著他,他們知道劉建弘想說什麼。

    「願聞其詳。」教授說。

    「在小亞國一的時候,曾就讀普通人的班級。」劉建弘說。

    教授一驚。「可是……那所國中……」

    「那是註冊時學生資料的歸類出現了紕漏。」劉建弘說道:「事後我們接到學校通知,因為編排資料的人看過小亞的照片後,誤以為小亞是普通人,所以沒有將他編入核變班。那時校方告訴我們說沒辦法讓他中途轉班,只能等那個學期唸完才可以,我們也就同意了,可是這個學校的失誤造就出小亞永遠也忘不了的慘痛回憶。

    「當時消息很快就傳開了,每個人都知道那個普通班有一個核變生,小亞在那個班即受到同學排擠,具體情況我不清楚,但我可以想見他在班上受過不少委屈,畢竟後來發生了許多事。」劉建弘說著說著,感到嘴裡泛出一絲苦澀。「這也造就了他第一次殺人,在他十二歲的時候。」

    教授的眼睛睜大。

    ──────

    在劉建弘講完當年的事後,詹教授十指緊扣,說不出話來。

    「當初親眼看見亞傑殺人的,就只有那幾個流氓,以及那個討人厭的小鬼。」劉建弘講道:「那時我人在高雄,但聽聞這件事後還是馬上回來,盡我所能地涉入這起案件。幸運的是,其他前來圍觀的觀眾,只看到一個倒在地上且表情害怕的國中生、幾個快速逃離地流氓,還有一具被燒焦的斷頭屍體,只要是正常人,都不會認為看起來跟普通人一樣的小亞是殺人兇手。這起殺人案在那段時間的鄉里中轟動一時,不過大部分的人都認為這是流氓鬥毆並使用危險武器造成的,而劉亞傑只是路過且遭受驚嚇的可憐孩子,沒有外人知道真正發生的事。」

    「除此之外還有哪些後續?」教授問。

    「用異能殺害普通人的罪是很重的,一般來講除了死刑或無期徒刑外沒有別的路。」劉建弘答道:「可是小亞那一起案件,包含太多的變數。他是在受到攻擊的被動狀況下出手的,可以算是正當防禦;而且他還未成年,再加上後來質問那幾個流氓時,有一個人承認是受到叫唆打算傷害他的。這讓小亞在受審時受到大部分人士的關切,我當時用盡一切辦法替他開脫,甚至還動用在警界與核管署累積的人脈,上上下下地遊說,才讓小亞可以宣判到完全無罪,只要繳一筆罰鍰救好。」

    孩子的爸忽然舉手。「教授,容我請問一下。這件事是在臺中發生的,難道您都沒有聽聞過一點風聲嗎?我記得當時核管署的人員也有介入。」

    「三年前我正在別的縣服務,當時駐守臺中的核管署幹部與探員都不是我們。」教授說:「那麼那些試圖毆打他的不良分子,以及那名國中生後來怎麼樣了?」

    「這件事只有我們一家、那幾個小鬼,還有涉入的警察知道。」劉建弘說:「那個國中小鬼……我是在醫院的病房找到他了,四肢都遭受骨折,身上有不少毆打帶來的傷害和嚴重出血。我聽說他的混混表哥在這件事後,對那個小鬼隱瞞小亞會異能的事大為光火。」雖然這樣很沒天良,但劉建弘想起這件事都覺得大快人心。「他跟那幾個流氓都有受審,還或多或少判了一些刑,在事後也有受到警察關注,我相信他們沒有人願意且膽敢到處宣傳這些事,我在警界的朋友也不會,聽聞這件事的民眾不知道內情,審問過程也沒有對外公開,所以沒有人知道小亞曾經殺過人,更何況那是三年前的事情。」

    孩子的媽開口了。「後來,亞傑沒有讀完那個學期,我們就先讓他轉學了,聽說跟他很要好的那個女孩也是。」她的眼中出現淚光。「當時我們應該多關心他才對……」孩子的爸握住她的手,無奈地低下頭。劉建弘記得那時他們剛到臺中做生意,工作繁忙學校又遠,所以讓小亞到學校住宿,只有周末才會看到他,而小亞也從來沒提過他在學校遇到的那些事。

    「在昨天半夜我孫子有打電話給我,告訴我他殺了那個金屬能力者。」劉建弘說:「小亞說過,他不會後悔,可是我知道這兩天連續奪走兩個人的生命,對他的心理一定是場煎熬,不止是這麼做帶來的罪惡感,還有想起那件事情的慘痛回憶。小亞的異能非常危險,所以他總是在打鬥中盡可能地小心控制,因為他對殺人的厭惡比普通人還強烈,要不是為了保護那個女孩,我甚至懷疑他不會這麼做。

    「我孫子很有正義感,這我知道,可是有時候正義的行為需要透過不乾淨的手段,但無論過程如何,能夠阻止更大禍害的就是好事。」劉建弘咬咬嘴唇。「我認為他加入核管署後,能夠深切地明白這個道理。」

    「爸!」孩子的媽驚呼:「所以……你希望亞傑成為探員嗎?」

    「我說過會讓他自己抉擇,但是他現在不在了,我總可以說說自己的想法吧?」

    「可是……」她搖搖頭。「難道你都不擔心亞傑遇到什麼危險,他還那麼小……」

    「亞傑是異能者,他有屬於自己的人生路。」劉建弘溫言道:「所以我才會讓他自己選擇,如果小亞能夠成為優秀的探員,保護更多人,那他一定也會覺得光榮的。」他咧嘴一笑。「還有,小亞可是我的孫子,有我的血脈的男人一定是超強的啦。」

    孩子的爸點點頭。「我剛剛想了很多,也許爸說得對。」他露出微笑。「亞傑跟我們不一樣,擁有異能可能註定他的人生必定不平凡。」

    孩子的媽思索良久,最後艱難地道:「我……」

    話剛說完,詹教授的口袋傳來一陣鈴聲,詹教授打開手機。「是亞傑打過來的。」

    ─────

    「上個禮拜核管署的新法令出來了。」課煩一邊開車一邊對劉亞傑說道:「考量到老百姓被帶原者攻擊的機會越來越多,核管署允許一般異能者在遭遇帶原者時能夠用異能保護自己,就算對該帶原者造成傷害也是。雖然這條法令被很多帶原者的親友反彈,但這是目前最妥當的方法,免得增加更多無辜的受害者。

    「楊龍有告訴上層人員你的情況,你殺了兩個帶原者,可是還是在新法令的保障範圍,所以你不會有罪的。而且我們也告訴他們,你的雙親被太陽系扣押,你是在他們的威脅下才會殺害帶原者;太陽系就有可能因為殲滅這麼多人而被判了,還要加上一條綁架罪。」

    劉亞傑沒有多說什麼。雖然熾日他們沒有真的威脅,可是沒有他們自己也不會殺死那兩人,而且太陽系一伙應該不在乎多這幾項罪刑。

    劉亞傑看著窗外的景色,詹教授的提議浮上心頭。

    他想著自己聽任文安說話時的情緒,他說要殺死全世界的凡人,不知道為什麼,在他講出這異想天開的話時,劉亞傑竟然感覺到一抹恐懼。任文安的眼神相當堅定,也伴隨著瘋狂與熱切,劉亞傑無法想像那個叫秦世淵的人,是怎麼使任文安產生這樣的想法的。

    任文安對組織的忠心很明顯,其他幹部恐怕也差不多,再加上他們在臺灣吸取勢力的力量,不管萬物之靈消滅凡人的目的為何,還有這個目標有多不切實際,詹教授說得都是對的,萬物之靈必定是史上最危險的勢力。劉亞傑也記得昨晚在打敗任文安後,如釋重負的感覺。如果自己真的可以幫上忙……

    這樣想太自私了,劉亞傑又想到這點。爸媽即將離開臺灣,絕對不會有危險,不過他也不願意讓他們擔心,李振凝就是在探員的任務裡被感染的,連經驗老道的探員都會出事,何況是自己?

    「你忘了嗎?劉亞傑。」一個小小的聲音從劉亞傑心中出現。「萬物之靈叫那個女孩殺死你們耶,如果這是真的,那你早就被他們盯上了,就算不當探員還是有危險呀。」

    當劉亞傑忙著猶豫不決時,車子開到了一排住宅區前,課煩停下車。「從左邊數第三棟就是她家。」課煩說:「據我所知,馬太太是那個金屬核變人的母親。我有告訴她新律法的事,她也很平靜地接受你不會有罪的事實。

    「馬太太要跟你單獨見面,等等我會在外面等你。」課煩輕撫自己的鬍渣。「小心一點,劉亞傑。雖然她是初代核變人,不過還是有可能突然喪心病狂,拿菜刀砍你之類的,遇到危險一定要逃跑或反擊。」

    「我知道。」劉亞傑答道。其實他並不確定真的遇到這情況,自己會採取什麼做法,也許給她砍一刀很公平,一個母親的兒子慘遭恐怖組織感染後還被殺死,內心會有多痛苦?

    劉亞傑按下門鈴。不久後,門開了。

    金屬帶原者的母親大約五十多歲,有一種溫和的氣質,但是臉色相當憔悴。

    她用周圍有些皺紋的眼睛看著劉亞傑,說道:「你就是那個人?」她的嗓音又輕又細。

    劉亞傑艱難地點點頭。他能說什麼?「對不起」嗎?面對無可彌補的過錯,致歉的說詞顯得很可笑。

    「請進。」她說,劉亞傑走進門中,在門關上前課煩對他使使眼色,彷彿在說:「小心點。」

    婦人領著他到客廳,那裡有張附設兩只椅子的木桌,桌上是茶壺和杯子。

    「請坐。」婦人先讓劉亞傑坐下後,自己坐在對面,劉亞傑發現杯子裡有熱騰騰的茶。過程中那個婦人的表情都很平淡,沒有課煩說的危險感覺,只是眉宇間透露著……哀傷。

    婦人啜了一口茶。「我兒子是一個罪犯。」她說。

    劉亞傑抬起頭望著她,他沒想到這位母親會說這話。

    「他倚靠自己的異能,收攏普通人的流氓,當一個小犯罪集團的首領,違法的事做過,也害過很多人。我曾經勸告過他很多次,但我兒子總是不聽。

    「你叫做劉亞傑吧?」婦人繼續說:「我會想找你,並不是因為要責罵你,我早就預料到小犬如果不改邪歸正,一定會被人殺死的,我並不會怨恨奪走他性命的人。」

    「可是……」劉亞傑說:「阿姨,那你找我是……」他原本準備好接受劈頭痛罵的,但如果這位母親不恨他,那是為了什麼?

    「我聽說那個控制我兒子的犯罪,在臺中的集團被消滅了,而你也有幫忙。聽到這個消息時,我開始猜想,也許這個殺了我兒子的少年是個好人,而我也感覺你是。」婦人說道:「我的兒子被奪走意識後,就成為會危害其他核變人的危險,而他在之前就是一個壞人。我不希望殺了他的人會因為這件事耿耿於懷……更何況,這不是你的錯……」說到這裡,這位婦人眨眨眼,斗大的淚珠在她眼眶打轉。

    看到這幕,劉亞傑感到心如刀絞,一時之間他簡直想自殺。這時婦人舉起手。

    「真是不好意思。」她的嗓音已經有哭腔。「我很早以前就不當他是兒子了,但是想到他真的過世,我還是……」她說到這裡,眼淚已經流了下來,她伸出衣袖擦掉淚珠。

    劉亞傑想著要不要站起來,彷彿自己不配坐她家的椅子。「……我不該這麼軟弱的,這樣只會讓你更難堪吧。」婦人說:「雖然我是這個樣子,但請你絕對不要放在心上,答應我。更何況,我兒子的死……不是你的錯……是他們的。」

    他們?劉亞傑馬上就懂了。「您是說那個組織嗎?」

    婦人點點頭。「我說過完全不會怨恨你,不論你相不相信,這都是真心話。因為真正的兇手是誰,我明白……」她的聲音細小得宛若呢喃,最後用手遮住臉,開始啜泣。「我明白……」

    ─────

    幾分鐘後,婦人的情緒終於緩和,她帶著劉亞傑到大門,劉亞傑和她道別後關上門。一個新的想法在他心中燃起。

    課煩在他的車外面等待,一看到劉亞傑馬上衝過去。「怎麼樣?」他問:「沒發生什麼事吧?」

    劉亞傑搖搖頭。「可以回去了。」

    他們回到車上,駛往研究大樓,在半路中劉亞傑拿出手機與詹教授的名片,輸入名片上的手機號碼,撥號。

    「亞傑,什麼事?」教授問。

    劉亞傑握緊拳頭,就算爸媽不願意,他也一定要這麼做。這是我能盡力的方式,他心想。

    「教授,關於你的提議,我想我決定好了。」他說:「我接受。」

                                                                                                 〈第一部,完〉

─────
    呼,第一部終於寫完了,這篇小說從高二到現在,陪了我整整兩年的時間,也是我真正完成的第一篇長篇小說。不過,這只是整個核煉系列的第一部,感謝每一位看到最後的讀者,也希望你們能陪伴接下來的第二部,謝謝大家!!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2776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高捷少女...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joy55559all
南無阿彌陀佛(ゝ∀・)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