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6 GP

第四章126A『森林漆黑之王,基爾提拉烏的襲擊!』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21 23:14:34│贊助:448│人氣:10154


────彷彿女人的悲鳴連鎖般,鋼鐵與鋼鐵交錯蹦擦出火花。
「嘎────!!」
「啊哈哈哈哈!好棒!好棒!好棒!!」
舞動著身軀,上下左右毫無軌跡可循,刀刀瞄準要害的斬擊。究竟是怎樣的身體能力才能發動如此奇技,看似隨性的斬擊,每一擊都可能造成致命傷的威力和正確性迫使加菲爾的身體遭受剜割。
『く』字形斷刀的刀尖撕裂著風,遠超音速,以字面意義上的神速揮舞著斬擊。
加菲爾將雙手上裝備的盾滑到斬擊的軌道上,比起直接挨刀子,維持這種格擋流的防禦方式比較好。
毫不減弱攻勢,只是將揮刀的軌道交錯開,施展著奇妙技巧的女人,身體在空中大幅扭動。抓住空隙,加菲爾也以滯空狀態下女人的身軀為目標飛起一腳。
加菲爾的肢體堪比能輕易粉碎石壁的炮彈。如果不減弱攻勢直接進行攻擊的話,以人類柔弱的肉體來防禦很容易就被貫穿,甚至會發揮出破壞內臟的威力。
事實上,對於加菲爾全力一擊的打擊,有幾次都確實感覺到將女人的肉體甚至骨頭粉碎掉的必殺觸感可以得出充分的結果。
然而,
「那個,剛才就見過了喲」
「少開玩笑了!!」
就在踢擊即將命中的那一刻,女人將暴露的側腹與身體交錯開偏離的攻擊軌道。踢空的腿掠過女人的背脊,被漆黑的羽織披風纏住。僅僅是一瞬間,女人和加菲爾都出現了足以致命的停滯。
「呼────」
短促的吐了口氣,將手轉回背後的女人用布料將加菲爾被纏住的腳裹的更緊,另一隻手則半旋轉的從後方向上揮刀。
加菲爾先將留在地面的左腳躍起,從鞋子裡猛得脫出後,朝被纏住的右腳正下方就是一腳。
正下方彈起的刀腹受到加菲爾左腿的猛烈衝擊。鋼鐵壓扁的聲音和手腕震碎的聲音發生連鎖,女人發出淫靡的悲鳴聲,刀刃從手中脫落,低下身子。腳被纏住倒在地上的加菲爾也無法追擊,利用踢腿的衝擊和扎進地面的雙手向後方迴旋,拉開距離後解開了右腳的束縛。
「手腕和刀都給妳廢了,哦啦!」
「沒關係呦,替換用的刀有很多,左手也馬上就可以恢復,至於披風………………和你打起來只會成為負擔。」
「少逞強了!」
「是不是在逞強,就用你的腸子來確認看看好了。」
加菲爾用奪來的披風擦去汗水後扔向走廊的一邊。艾爾莎看都沒看被扔掉的披風,一邊用右手輕輕揉動已經扭曲掉的左手,一邊朝身後控制著的巨大黑影喊話。
「梅莉,別悶聲裝看客了,請把備用的刀給我。」
「真是的,艾爾莎太任性了。我可不是來做搬行李和給刀片這類差事的。岩豬醬就一直沒加入過戰鬥嘛!」
被喊話的黑影────騎在巨大的魔獸背上的少女,對於艾爾莎號召一邊不滿地鼓起臉,一邊把什麼東西扔了過去。那是艾爾莎收納刀片的架子。從上面取下兩把刀的艾爾莎一邊單手確認雙刀的手感,一邊仰視著少女。
「帶著這種大塊頭的魔獸不是會讓自己的可愛度掉價嗎。不過除掉礙事者後和那孩子一起跳起舞來,就連我都會感到開心來著。」
「與其沉迷於那種事,如果重要的目標被逃跑了的話不就沒意義了嗎。而且如果被媽媽發現了,肯定會被一頓臭罵的啦。到時候艾爾莎很討厭什麼的,我也會好好向媽媽告狀的」
「如果我會怕告密的話就不會搶功勞或者偷吃東西了吧。好孩子由梅莉和其他孩子來扮演就好了。我的話,被當做麻煩的孩子處理也沒關係哦」
一邊說著,艾爾莎將手持的刀刃拋向空中,用單手雙刀耍起了雜技。因為刀身很寬大,再加上是高速旋轉著,稍一手滑恐怕就會掉落。明明是這樣,但艾爾莎卻很有把握的用左右手接住了刀刃。
「讓你久等真不好意思,左手也能持刀的話應該就沒什麼問題了。」
「別在意。拖延了時間也正是本大爺所期盼的,再說插入姐妹間的談話這種不風雅的事是不會做的啦。家族會談是很重要的吧。」
「啊啦。為什麼會覺得我和這孩子是姐妹呢?」
「妳們都稱呼同一個人為媽媽吧。髮色、瞳色就連面貌也基本一樣。哪怕不是血親,也能被稱作是家人吧。」
聽著加菲爾單方面的論述,有一瞬間艾爾莎睜大了眼睛面露茫然。之後她用手摀住嘴,愉悅得笑噴出來。
「啊?」
「噗………啊,沒什麼,抱歉啊,因為聽到了意想不到的言論,不知不覺就變得奇怪了……………是呢,你真是個非常棒的好孩子呢」
「別把本大爺當小鬼,本大爺可是頂天立地的爺們兒!」
「是嗎?我倒覺得大人和小男孩沒差就是了。」
舒緩臉頰,艾爾莎如此回應著不愉快的加菲爾。
對於這番話感到納悶而皺起眉頭的加菲爾的樣子,卻讓艾爾莎更開心的笑出聲來。
「艾爾莎,艾爾莎。這個臉長得很可怕的人,說不定是個很可愛的人誒?」
「是呢,梅莉,我現在也開始這麼認為了。把腸子掏出來後還想讓他活下去,這種人可能很久都難見到一個哦」
「別囉哩吧唆地說些任性的話。妳們這些傢伙,整整齊齊地吃本大爺一拳然後躺下吧」
來回轉動著手腕的加菲爾如此斷言。
雖然艾爾莎和少女────梅莉談話中的真意加菲爾不太懂,但無須懷疑這是在蔑視加菲爾,既然理解了這點,加菲爾就沒必要說什麼仁慈的話了。
對方要是不哭著謝罪乞求饒恕的話,就全數擊潰直到不能動彈,給予其必要的懲戒────這就是加菲爾的任務。
「差不多該上了。雖然已經給大將他們爭取了足夠的逃脫時間。本大爺也不得不盡可能的爭取戰績,而不是達成目的就退場。在把妳們揍到體無完膚之前,就讓本大爺來告訴妳們。本大爺就是『聖域』內外最強的盾!」
大喊著的同時,加菲爾將雙手的盾撞擊合併。尖銳的聲音在走廊裡響起,月光下的道路上,加菲爾向敵對的二人擺出氣勢。
「────噗噗!艾爾莎聽見沒?他說什麼最強之盾誒!最強之盾………噗哈哈!果然是個可愛的傢伙呢!」
然而,聽到這種開場白梅莉竟然笑了起來,也因為艾爾莎也加深了笑容的樣子,先前感受到的壓迫的氛圍消失了。
「有什麼好笑的啊,啊?」
「啊啊,真奇怪呢。如果感到奇怪就會笑呢。雖然自認為很強很強的你也很奇怪,但果然還是逃跑組的小哥他們更勝一籌。」
「大將他們?奇怪?」
「嗯,是啊,因為不就是那樣的嗎?我的寵物已經包圍了宅邸的四周,就算能從宅邸逃出來也只有一個可去之處。本來那裡應該是艾爾莎的管轄區,但因為艾爾莎在工作上太任性了,所以我已經安排好替代者了。」
「────」
對於梅莉指責的視線,艾爾莎沒有一絲畏懼甚至不去理睬。
她充滿殺意的瞳孔緊盯著加菲爾,監視著他的一舉一動,甚至不給他絲毫餘裕,此外沒有一點多餘的動作。
梅莉在視線銳利的加菲爾面前敲了敲自己一直乘坐的魔獸的背。
「其實除了這頭岩豬醬以外,我今天還另外帶了一匹來哦。那孩子我已經吩咐它去堵住道路了。所以,你拖延時間的戰術不如說起到了反作用哦。」
「…………」
「如果你解決掉艾爾莎和我之後能追上大哥哥他們,或許就能幫助他們了。但那是不可能的不是嗎?所以說,如果看看沒有注意到那一點還拚命爭取時間的你,不就會覺得大家都很奇怪嗎」
再也忍不住而笑出聲,梅莉單純地嘲笑著加菲爾他們的滑稽。
對於那份幼稚的而已,加菲爾深深地歎了口氣。
確實,有幾個對他們來說是不確定條件發生了重合這是事實。正如梅莉所言,事情正處於超出預料的情況沒錯。
但是,
「哈,無聊」
「……誒?」
「不清楚狀況的是你們才對吧。還有一隻怪物?被壓著頭的是本大爺我們這邊?那種狀況,本大爺和大將絕對會突破的!」
品味著梅莉臉上笑容消散的暗爽,加菲爾朝前邁出一步。對此作出反應的艾爾莎,勉強的傾斜了身姿。
「那可是把本大爺打趴了的大將。────你們養的那些礙事雜魚,肯定能笑著用鼻子就給吹飛啦!」

※ ※ ※ ※ ※ ※ ※ ※ ※ ※ ※ ※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真的不行!這到底是要怎樣啊……」
氣喘吁吁的昴一邊發著牢騷一邊癱坐在地上。
羅茲瓦爾宅邸二樓與三樓交界處的樓梯平台上,昴一行人────昴、奧托、法蘭黛莉卡以及佩特拉和雷姆,壓低著氣息保持不動。從全員坐倒在地的姿態可以明顯看出疲勞感,身上遍佈著不淺的傷口。尤其是
「法蘭黛莉卡,還好嗎?」
「……嗯,沒什麼大礙。真是抱歉,讓昴大人看到這副不中用的模樣」
「別說這種話。要說自卑應該是我和奧托兩個大男人吧。不好意思啊,我們這麼弱」
「就,就只有這一次……對菜月先生的話沒有反駁的餘地呢……」
奧托悔恨地歎了口氣,昴也將口中的血塊吐了出來。
無視了身體訴說痛苦而作響的嘎吱聲,將背上的雷姆重新抱起來調整好姿勢────從法蘭黛莉卡那接過雷姆後,背負雷姆就成了昴現在的任務。
奧托牽著佩特拉的手,昴背著雷姆,然後作為唯一戰力的法蘭黛莉卡在最前線開路,這就是現在五人組所採取的最佳方案。
與加菲爾分別後就遭到了鬣狗魔獸的襲擊。好不容易靠奧托的魔礦石與法蘭黛莉卡的奮戰才將鬣狗魔獸擊退,之後還是難逃其他被佈置在宅邸中的魔獸的魔掌。
連接本棟與分棟的道路上潛伏著大量蝙蝠樣的黑翼鼠。
在宅邸中徘徊,抓住空隙就會發動襲擊的鬣狗形斑王犬。
昴一行人逃到會客室後立刻張起網,捕捉鬆懈瞬間的袋鼠。
還有比昴的手臂都大的雙頭蛇也讓他們陷入了苦戰。
用煙熏跑黑翼鼠;法蘭黛莉卡用鉤爪打倒斑王犬;奧托屁股上咬著一隻袋鼠向後撤退的同時,拚死進行交涉牽制住雙頭蛇的行動,昴趁機使出鎖技束縛住雙頭蛇,法蘭黛莉卡手起刀落斬掉兩個蛇頭────鏖戰之後到達了現在的樓梯口。
「這還真是……和加菲爾分散開還真是失敗啊……」
「請別說洩氣話。就和我們期待他一定沒問題一樣,現在的話加菲爾一定會大吼說如果是我們肯定沒有問題啊,就讓我們回應這份期待吧。」
「你這死板的個性,真的不適合當商人呢……」
看來整個隊伍裡體力最充沛的是奧托,對於他的話昴苦笑著回應道,然後重新鼓起幹勁站起身來。
背上背負的雷姆的身體,實在是輕的可悲。雖然聽說過沉睡中的人會很重,但失去了意識的雷姆卻並非如此。
溫度也好體重也好,幾乎感覺不到,存在感非常稀薄,只有微弱的心跳聲和呼吸證明著她還活著。
昴特地再次調整好背負雷姆的姿勢,明明弄掉了卻沒注意到這種失誤是不可能發生的,但還是很擔心。
「法蘭黛莉卡姐姐大人……」
「沒問題的喔,佩特拉。不用擔心……馬上就要到目標的房間了」
面對一臉擔心看著自己的佩特拉,法蘭黛莉卡展露出堅毅的微笑。
但是法蘭黛莉卡的狀態並沒有所說的那麼樂觀。在與斑王犬的戰鬥中一條手臂受到扭傷,還在流血的左臂也抬不起來,這對行動造成了很大的不便。已經不能作為萬全的戰鬥力出場了,必須趕快找到能夠進行緊急治療和安靜休養的地方。
「但是,離目的地還是差點距離呢」
看著樓梯上方────宅邸的最頂層,昴這樣嘀咕道。
昴他們所選目標是羅茲瓦爾的辦公室。且不說那的確是能夠通向外界的一條逃生通道,同時也是至今為止的循環裡招致艾爾莎入侵的險路。
雖然最初制定外逃方案時直接消除了這個選項────但在與法蘭黛莉卡交談過後,昴改變了思路。
那是與加菲爾分別,擊退斑王犬後的事情了。



「在老爺的辦公室有一條直通外界的密道。如果能夠使用的話,就能從那裡逃到宅邸外面的林中小屋了」
「真是可惜呢,法蘭黛莉卡。話雖如此,但沒那麼簡單。那條密道已經被中斷了。不是別人,那個黑衣女就是從密道進來的」
「────」
對噤聲的法蘭黛莉卡,昴說出了這般絕望的事實。
在過去的輪迴裡,昴只要想去確認密道就會在那遭遇艾爾莎。每次那個傢伙都會從那裡入侵這件是先放一邊,至少弄清楚了這樣一個事實。
「剛才和艾爾莎一起的還有一個女孩子……從她們的話來看,應該還有其他的同夥。那個被稱作『媽媽』的傢伙,到底是不是她們的母親先不說……如果還有後援軍的話,那條通道肯定也……」
也會被堵住,這麼想是很自然的。
宅邸附近都被魔獸包圍著,而且外逃的通道也被敵人把守著。這走投無路的局面,讓昴的思緒陷入白熱化。
窮途末路的狀態。
這種無路可逃的情況,想去借助碧翠絲的力量是不可能的,如果昴能成功說服碧翠絲,就不需要像現在這麼煩惱了。要是有她的『機遇門』,想從這裡逃出去簡直輕而易舉。
「……真是太隨便了,我啊」
明知碧翠絲的煩惱及其理由卻還想依賴她的力量。
這種情況下,以為碧翠絲能拿出自己的力量破除誓言的桎梏,這種認知正是昴沒能正視貝蒂的最好證據。
被她討厭,被趕出來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菜月先生」
「昴」
看著正胡思亂想的昴的臉思考著什麼,然後────右邊的奧托拍在昴的肩上,左邊的佩特拉牽起了昴的手。兩人用各自的方法將昴的意識拉回現實,卻因發現做了同樣的事情而皺起眉頭。
看到這兩人的樣子,昴就像被拯救一樣吐了口氣
「昴大人,雖然這是我個人的意見,還是覺得應該選擇密道」
然後,法蘭黛莉卡對昴提出自己的主張。
對抬起頭的昴,法蘭黛莉卡一邊豎起一根手指一邊說道
「正如昴大人所說,現在情況非常不樂觀。宅邸周圍被兇猛的魔獸包圍,唯一的逃脫路線被敵方把控。如果按常理來說,就這樣被慢慢殺光的情況也是難以避免……」
「是呢。我也是這麼想的,至少要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找出魔獸的包圍網變弱的時機」
「說起來,昴大人以前和來襲的黑衣女見過面嗎?」
被低聲的提問覆蓋了之前的發言,昴的呼吸凝結了。
沒弄懂提問的意圖,昴只是「啊啊」地點頭。
「之前,在王都也以愛蜜莉雅為目標行動過。那個時候,正好在場的劍聖平息了事件。這次也是期待那個萬人迷能夠亂入的好時機啊」
「是………是這樣啊,上次是當代劍聖大人幫忙解的圍啊。不管怎麼樣都好。我想知道的不是上次擊退那個女人的方法,而是她的性格。」
「性格?」
對於法蘭黛莉卡的問話,不得要領的昴搖了搖頭
「就算妳說什麼性格,也就是妳見過的怪癖啊。喜歡把別人的肚子剖開之後,在裡面翻來翻去,通稱『獵腸者』。論危險程度,在世間也是屈指可數」
「然後,為了能很愉悅地和加菲交鋒,親自守崗的話會受到限制的吧……是這樣嗎?」
「雖然並沒有非常接近,但就是那種角色設定啦……妳的話是從哪裡看出來的?」
「很簡單哦,昴大人。────這次的襲擊,目標改變了」
法蘭黛莉卡有力地斷言。
對此昴則是吃驚的瞪圓了眼睛。
「現在,宅邸被魔獸包圍了。恐怕是由和那個女人一起的女孩子在操控……應該是被稱作『魔獸使』來著吧。她們的原定計劃才是縮小魔獸包圍圈之後入侵宅邸,襲擊內部的我們。這麼想比較正確。」
「為什麼這麼想?」
「────襲擊的時間,『魔獸使』和『獵腸者』出場的時機不對勁啊」
對這麼確信著自己的判斷的法蘭黛莉卡的話,昴皺了皺眉陷入沉思。但是很快,就在法蘭黛莉卡正準備說什麼的時候,昴領悟到了,拍了下手說道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可惡,為什麼沒注意到。確實,如果是那樣就符合妳說的了!如果從那個變態的性格著手,就肯定可以得出結論了!」
「什,什麼意思?我不太懂對話的有什麼關聯性啊」
被興奮和懊惱充滿的昴激動地踢了下地板。關於對話內容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的奧托露出不安的神色,昴朝這樣的奧托點了點頭。
「簡單來說,奧托。本來在魔獸的襲擊中,這棟建築裡的人們會被逼入困境,然後被追殺的我們肯定難以逃脫。這樣的話就會想到從密道裡逃出去────這是很自然的流程,沒錯吧?」
「現在不也正按這個流程發展嗎?但是好像有說過密道被敵兵把手所以不能使用了吧?」
「沒錯。如果是按正常的襲擊流程來,被逼至絕境的我們就會想使用密道逃到安全的地方去,這就正好中了在那裡等著我們的艾爾莎的計。那就是那些傢伙之前的計劃。……但是,現在那個套路被打亂了。現在的密道那裡沒有艾爾莎」

「────」

這是為什麼?
如果思考一下艾爾莎這個人的性質就能明白。
「艾爾莎那傢伙,是個討厭戰利品減少且獨斷專行的貨色。於是她和魔獸使的襲擊事件出現了偏差。再加上她可能把路提前堵好之後就會離開原定崗位。────所以現在密道那裡誰都沒有!」
「本來,計劃是讓那個黑衣女在那進行伏擊的。所以發生了計劃外的情況會重新派人守在那埋伏我們的可能性很低。當然,隨時間遷移他們也可能會察覺到狀況有變動,再派人去密道的可能心就會有所提高」
「那麼趁著誰也不在的期間,就不得不快點從那裡逃出去了呢!」
接過昴和法蘭黛莉卡的結論,佩特拉蹦躂起來繼續回答著。粗暴地摸著佩特拉鮮艷茶色的頭髮笑著說道「滿分」。
「從現有的情報量來考慮,這種可能性是最高的。不管怎樣,總比強突外面魔獸包圍圈更有希望。再不濟,也能確認辦公室裡的情況……就這麼辦吧,要想全員安全脫身就只有這樣了!」



────重拾了幹勁之後,全員現在正朝著辦公室前進
大家肉體上、精神上都已疲憊不堪。即使如此,勝利在即所帶來的希望給予了繼續驅動滿身瘡痍的身體的活力。
然而,這最後一把希望的火焰────
「……喂喂,騙人的吧」
朝最上層掙扎前進,在樓梯拐角處窺探道路的昴不僅低語。
同樣從上方探出頭的奧托以及從下方探出頭的佩特拉在看到和昴所見相同的情景之後生出相同感慨一樣,驚得說不出話來。
「怎麼樣,看到什麼了嗎?老爺的辦公室……」
獨自坐在樓梯間的法蘭黛莉卡,詢問著作為斥候的三人探路的成果。然而她從三人的反應就能判斷出情況的惡劣。
聽到不安的問話聲後,昴他們回過頭,躡手躡腳地返回。
「有一頭非常不得了的傢伙守在房間前啊」
────那對昴來說,就是如同所謂『奇美拉』一般的怪物。
獅子般貓科猛獸的頭,軀體有著如同馬或羊的柔軟輪廓。長長的尾巴像蠕動的蛇一樣來回扭動,那個身體連魔獸使乘坐的魔獸卡巴都會相形見絀,屋子裡寬廣的通道都會被塞滿,大的誇張的程度。從神話中飛出來的特異存在────戰鬥力可想而知。
「那是……魔獸『基爾提拉烏』。棲息在瘴氣濃郁的森林深處,猛獸之王一樣的傢伙……竟然,在這種村莊裡……那也不是能帶得進房子裡來的魔獸吧……」
「會不會只是虛有其表,實際上弱得不行?說不定是溫順到給點鰹魚乾吃就能滿足的類型……」
「雖然我不知道什麼是鰹魚乾,但你想試著靠上前去餵食嗎?大概一切會在身體被咬掉一半後結束吧」
聽了奧托的話,昴的腦海中浮現出基爾提拉烏頭部的尺寸。
原來如此。用那種血盆大口的話,昴這樣的兩口就能吃掉的樣子。
「呀,但是獸化之後的加菲爾好像更大來著。好,把那傢伙抓來和他比一比唄。我們這邊更大的話那傢伙應該就會哭喪著退場了」
「如果把加菲爾叫回來的話,下次就會被那個黑色姐姐切片哦。這不好笑啊,菜月先生。……有想到什麼主意嗎?」
說著俏皮話的奧托向昴投以期待的光,簡直就像期待著昴能夠在相互打趣的期間能想出什麼的期待臉。完全被給予了毫無道理的期待,昴回過頭看向法蘭黛莉卡和佩特拉
「昴」
「昴大人」
從女性陣營那邊也被滿懷期待的目光所注視著
「────喂喂,幹嘛這麼期待我啊」
一邊深呼一口氣,昴因為被寄予莫名奇妙的巨大期盼而打了個寒顫。然後重新背好背上的雷姆,閉上雙眼冥想。
現在的狀況,所擁有的戰力。
法蘭黛莉卡負傷,奧托的魔力幾乎見底,佩特拉和昴根本不用談什麼戰鬥力。這裡是本棟第三層,應該也沒辦法從這裡召喚加菲爾,想借助碧翠絲的力量根本就是妄想。
這樣的話,就只剩使出擁有的一切進行抵抗的昴了。
每個人的能力,自己所擁有的技能,材料,對手的狀況,條件,全部思考一遍又一遍之後────昴吐了口氣
「既然沒有武力和魔力這種東西的話……就差不多是時候,拼上我無敵的現代知識了吧!」

※ ※ ※ ※ ※ ※ ※ ※ ※ ※ ※ ※

最初,吸引到魔獸基爾提拉烏注意的是很微弱的聲音。
「────」
聽到持續傳來的輕快敲擊地面的聲音,基爾提拉烏揚起了鼻子。
森林的寂靜之王────根據地方的不同也被這樣稱呼的基爾提拉烏,不同於其他的魔獸,不喜歡發出沒用的咆哮或者別的什麼響聲。
不符合那巨大的身軀,在荒地裡來回飛奔,悄無聲息地靠近獵物然後瞄準其要害一擊獵殺。這種奇襲,暗殺式的狩獵方法就是它的得意技。
所以儘管是出於『主人』的命令,執行像這樣駐守原地進行伏擊的狩獵對基爾提拉烏來說,是一種愚蠢的行徑。
當然,即便如此基爾提拉烏也不會對『主人』的命令產生違抗的想法,因為『角』被折斷導致基爾提拉烏無法從咒縛中逃脫。
「────」
轉動著鼻子,一邊搜索著聲音傳來的方向一邊反覆回想著『主人』的指示────蹲守在這扇門前,狩獵靠近這裡的敵人
那是接連不斷,毫無防備的腳步聲。和『主人』一樣,發出聲音雙足直立行走的人很多,雖然其中也有不會發出聲音的強者,但都和這個聲音的主人不同。
無防備、無作為、無思考、無遠見────毫無優雅可言的腳步聲。
就基爾提拉烏而言,頂多算是當作餌食被咬碎的可憎弱者罷了。
「────」
基爾提拉烏不發出一絲聲響從門前滑步移動。
腳步聲是從西邊的樓梯傳來的,那也是從剛才開始就數次聽見像爭吵一樣的聲音來源。
基爾提拉烏知道『主人』除了自己還帶了大量魔獸過來,很多不比自己的體型和力量差多少的魔獸正包圍著宅邸,『主人』將把守住這扇門的任務交給自己後,就騎著一頭笨重的大魔獸去其他地方狩獵了。
雖然對選擇那種只有個頭很魁梧的魔獸去狩獵而將自己留在這裡的判斷抱有很多不服氣的部分。但至少,在這裡會出現強敵的話,把自己帶到這裡來的理由和面子也算有了保障。
因此,不管敵人到達自己的管理區域之前會被怎樣的魔獸襲擊,擅自離崗主動出擊的蠢事基爾提拉烏是不會做的。
連自己面前都到不了的雜魚沒有戰鬥的價值。
被比自己弱的魔獸宰掉的貨色更沒有狩獵的價值。
但如果是在跨過其他魔獸妨礙到達此處的獵物,在感知到其存在後就會異常的亢奮。
────而那樣期待的結果,就是這個嗎。
連腳步聲都不懂如何隱藏,散發一股弱者氣息的脆弱傢伙。用爪,用牙齒,只要輕輕碰一下可能就會散架的劣等存在。
「────」
憤怒,無盡的憤怒。屈辱感般燃燒的情感昇華著,不把獵物用牙咬碎,血肉一片不留的吞到肚子裡絕不罷手。
追蹤著腳步聲,基爾提拉烏在月光下連影子都沒留下地高速移動著。巨大的身體滑動般無聲地運動的姿態,如果映入眼中肯定會是噩夢的存在。漆黑的暗殺者向悠閒的腳步聲處靠近,在到達轉角處之後就立馬停下腳步,將獵物從頭到腳撕成兩半。
「────!」
呼吸平穩,基爾提拉烏伸直了脖子,朝獵物的背後飛去────但是
「────?」
追過去,明明在利爪的攻擊範圍內,卻不見獵物的蹤跡。
在揮下手臂的地方看丟,基爾提拉烏因為違和感而停下腳來,抖了抖鼻尖環視著四周,搜尋著愚蠢,脆弱的獵物的身影。
「────!」
接著,有鞋聲傳進基爾提拉烏的耳中。俯首判斷聲音的方向,看來應該是從樓梯下方傳來的。那是走下有落差的樓梯,像樓下逃跑的獵物的腳步聲。
大概是注意到了自己的存在,而稍微加速迴避掉了正面接觸,但基爾提拉烏明白過來的話絕不會放過獵物。
抬起頭,看了眼背後那扇被『主人』叮囑一定要守好的門。
雖然演變成離開了駐守範圍,獵物也和『主人』所指定的不見得一樣。但只要取下他的頭顱,就等同於是在完成『主人』的命令。
這樣判斷著,基爾提拉烏再次追捕著落荒而逃的獵物。
原本,在進入攻擊範圍內還背對自己時間點,就等於已經沒有反抗自己的手段了。這對於在山野裡奔走,作為森林之王統治時期的基爾提拉烏,把狩獵並打倒落跑的獵物當做娛樂是家常便飯。
對於基爾提拉烏,有著拉攏價值的獵物,都是有著強大實力的存在。背對自己,反抗獠牙被拔掉的獵物,要讓自己的爪牙無法忘記其血肉的觸感────當然也得讓他們清楚地記得。
走下樓梯,追溯腳步聲。
踢了腳樓梯間的牆壁,使巨軀舞蹈般向樓下飛去。二樓,甚至追到了一樓,基爾提拉烏來到最底層。
遠處,從遠離建築物的地方傳來鬥爭的動靜。
『主人』的氣味,那頭可惡的笨重魔獸的惡臭,血與鐵的味道,以及強者的香味。
「────」
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也想到那邊加入戰鬥的列席。在『主人』面前揮舞尖爪和利齒,撕裂強者的肉身沉浸於血海之中,品味那份勝利的滋味。
但是現在還有別的任務,所以不被允許這樣做。
────得快點抓住獵物,如果追到了或許就能允許加入戰鬥了。
「────」
漸漸地,牙齒產生了疼痛的實感,這使得基爾提拉烏身體一震。
腳步聲再次響起,緊追上去,聽到了大門關閉的聲音,夜色之下難以分辨的道路對面,看到了一扇好像剛剛關閉的大門。
後腳靜靜地站在門前,基爾提拉烏用長長的尾巴小心地將門推開。
像這樣闖入了雙足生物的住處,露出獠牙的行為也不是第一次了。理解了被稱作『門』的東西的構造,基爾提拉烏扭動著巨大的身體潛入了屋內。這個時間獵物已經做好被收割的覺悟了吧,但是屋內並沒有看到獵物的身影,基爾提拉烏又一次撲了個空。
但這份沮喪並未持續多久。
「────」
環視一圈,基爾提拉烏的視線向房間的角落────衣櫃看去。
獵物的羽織布料從衣櫃裡露了出來,夾在兩扇櫃門的縫隙間。大概是著急躲進去後被夾住了,連這一點都沒注意到,自以為躲過了追蹤,基爾提拉烏為獵物的膚淺感到滑稽。
壓低腳步聲,基爾提拉烏朝衣櫃慢慢靠近。
豎起尾巴,翹起前端之後沒有一絲猶豫。
「────!」
放出的尾巴就像槍尖一樣輕易地貫穿了櫃門,捅出了一個圓洞────之後一個又一個硬幣大小的洞出現在衣櫃上,躲藏其中的可憐獵物的身體也被一起穿刺。
在製造了二十個以上的破洞之後,基爾提拉烏的尾巴停住了攻擊,然後伸出前腳,為了欣賞大概已經斷氣的獵物的可悲姿態,將衣櫃門拉開。滿目瘡痍的門很輕易地就打開了,而裡面的獵物────
「────嚕!?」
在確認了獵物的屍體之後,基爾提拉烏的鼻腔因為貫穿性衝擊而緊收。
刺激的臭味刺激嗅覺而生痛,產生能發出苦鳴般的感覺。再收回視線看向敞開門的衣櫃內側,放置在那的透明瓶子破裂掉,流出一灘無色液體,散發著刺激性臭味。然後,衣櫃裡並沒有獵物的身影。
露出來的布料,單純只是裡面的服裝的一部分而已。
「────!」
鞋聲又一次從房間外的道路穿響起,基爾提拉烏回頭看去。
雖然鼻子已經也失靈了,但耳朵和眼睛暫且沒事。看見在走廊裡跑動的影子,基爾提拉烏一邊感受嗅覺被封印的屈辱感,一邊追向影子的所在。
一生中從來沒有過這種吃癟的經驗。
對於至今都一直壓制著所有敵人的基爾提拉烏,從未在堂堂正正的正面衝突中碰過壁,也沒有在逃跑後輕易咬牙切齒的經歷,更沒見過悲情地選擇不乾脆地苟活的傢伙。
必須,殺死。捕獲,咀嚼,粉碎後吐到地上,然後踐踏!
「────」
已經忘記要消除腳步聲,基爾提拉烏用那巨大的身軀跳進腳步聲躲進的房門內。
輕輕地吹飛兩扇敞開的門扉,基爾提拉烏進入了比至今為止見過的都更寬廣的房間。房間的正中心放置著一張巨大的桌子,房間的邊緣存在著暖爐。桌子上燃著的燭台與白色十字架並排,妖艷的映照著只以月光為光源的房間。
「────」
火的存在,是基爾提拉烏最厭惡的。
白天浮在空中的火球是無法消除的,但像這樣就在身前的火焰,厭惡感更加強烈。不管怎麼說,基爾提拉烏就是因為居住的森林發生了大火,才失去了棲息地。正是那個時候,因為『角』被折斷後才跟隨了『主人』,所以對基爾提拉烏來說,火會勾起基爾提拉烏得到解放與屈辱兩種相矛盾的回憶。
「────」
腳步聲消失了。不過基爾提拉烏並沒漏聽另一種響動。
寬廣的房間內,除了進來的門之外,對面的牆上還有一扇門。從那扇後面應該沒多大空間的門裡,感受到了某種動靜。
基爾提拉烏抽動著鼻子,但嗅覺似乎還沒恢復。
獵物的膽怯,嚇漏尿的臭味都無法感知到,保持這種狀態的話在撕裂獵物時,就連血腥味道應該也無法品嚐到了,真是可惜。
那種感覺估計在完成獵殺後才能稍微恢復一點。
現在不管怎樣,要想拭去胸中這份灼燒的屈辱感,就只有讓使自己吃癟的獵物發出臨終的悲鳴,才是唯一的救贖之法。
「────」
基爾提拉烏邁出巨大的身軀,逕直向走到那個房間前。
伸出尖銳的尾巴把門再次吹飛,踹開變得和剛才那個衣櫃開滿洞的門後,基爾提拉烏吸了一口氣,直線飛撲進房間裡。
「────嗷!!」
撲進房間,發出了咆哮。
因咆哮聲的威赫而縮成一團的弱者,要用自己的爪牙來收割其血肉。
來回揮動尾巴,在房間裡大肆破壞,從被撕裂的櫃子上的袋子和箱子裡噴出了煙霧。前腳重重地砸碎了地面,撕裂了鋪滿地面的布,從那裡同樣噴出了白色的煙霧────不對,是足以覆蓋視界噴霧,正不斷噴出。
「────!?」
視野中白茫茫一片,吸了一口氣之後基爾提拉烏感到呼吸器官遭到侵入而咳嗽不止。巨量的粉塵在空氣中不斷飛舞。
被奪去了視力,因為咆哮所伴隨的呼吸造成呼吸能力也被掠奪。
「上鉤了!」
有誰,聽到了誰的聲音。
是從進到這扇門裡的那個房間前傳來的。
「接招!科學的精髓────粉塵爆炸吧!!」
喊出聲音後,把什麼東西扔進了這白茫茫一片的屋子裡。
明亮搖晃著的,是前面那間屋子桌子上並排放置的燭台中的一支。燭台碰撞到牆壁後,搖曳的火焰落地的一瞬間,變得更大了。
「────」
「誒,誒誒……?」
但是,僅此而已。
燭台落地之後,並沒有出現什麼更不得了的狀況。聲音的主人,流露出因事與願違而感到訝異的聲音,可以判斷出是站在房間外面。
「────!」
基爾提拉烏本能地察覺到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怎麼說呢,似乎是出現了對方期待以下的事態。然後,因為不如意的情況,就會受到基爾提拉烏的迫害。
理解到這一點,基爾提拉烏翻過身來,選擇立刻從小房間裡脫離出來。
跑到大房間裡後,只要到達能夠伸展巨大身軀的四肢、尾巴、以及其他的部分的地方不管獵物在策劃者什麼都不成問題。只要用壓倒性的力量將其制服,就能輕鬆取勝────此外的任何措施都是不必要的。
「誒誒,所以我不是說了嗎,別做這種不明所以的事情啊!」
「一般來說這樣做明明更快才對啊!」
決定飛奔出來瞬間,基爾提拉烏聽到了兩隻獵物的聲音
低一聲高一聲的。在注意到是兩隻性別有差異的獵物的聲音的瞬間,基爾提拉烏察覺到身後的櫃子有了動靜。
從入口處延伸過來的繩子綁在櫃子一腳,被從外面毫不猶豫地牽引的櫃子傾倒壓向基爾提拉烏的背。但櫃子充其量只有塞下基爾提拉烏一個屁股的大小
因為最多只是會撞到的程度,所以並不會對基爾提拉烏造成多大傷害。
氣定神閒地接下了那份衝擊後,用爪子把紐帶切斷,這次一定要衝到房間外面去。
「────?」
櫃子被打開了,裡面溢出的液體浩蕩地傾倒在自己的半身上。
和水不同,有著黏糊糊的觸感,有點黃黃的。基爾提拉烏因自己自滿黑色體毛被這種東西打濕而感到不快。但是那種不悅感很快就消失了。
「────!?」
「奧托·思文的私藏商品,剛剛花現金買來的商務用油────請慢慢享用!」
是從屋外傳來獵物的聲音。
但此時,基爾提拉烏再也沒有餘裕去在意那弱小獵物的聲音了。
────浸滿全身的油引燃了燭台的火,不祥的火焰燒灼著全身。
「────!!」
敗下陣來,到最後,被森林之王的寶座所束縛的獸王,就這樣連自己是被什麼所擊敗的都不知道,被身體燒焦的屈辱感和同樣顏色的火焰吞噬。




基爾提拉烏,出局。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240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21 篇留言

roccosu
感謝版大勤勉的更新~

11-21 23:16

KlausLo
終於等到了

11-21 23:29

亞空
這章的重點其實是幫魔獸們反駁了很多人以為他們很笨的錯覺啊!

還有486其實比普通人還聰明啊~

11-21 23:41

YuLiu
勤勉啊

11-21 23:51

簡單說
奇美拉完全一個不知所以就掰了

11-22 00:11

roccosu
現代知識在異世界真有用~果然到哪都會有著物理跟化學的 ww大讚粉塵爆破這點子

11-22 00:22

我吶兒強
一個智商壓制..

11-22 00:30

嵐亭緣
勤勉啊~燒毀!

11-22 01:00

伊莉雅我老婆(花)
竟然是魔獸視角www

11-22 02:24


"每一擊都可能造成致命傷的威力和正確性'破'使加菲爾的身體遭受剜割。"...是'迫'嗎?
"踢空的腿'略'過女人的背脊"...用'掠'會不會比較好?
"別'羅裡吧嗦'地說些任性的話。"...是'囉哩吧唆'嗎?還是加菲在裝萌?
"對'反'要是不哭著謝罪乞求饒恕的話"...是'方'嗎?
"法蘭黛莉卡用鉤爪打'到'斑王犬"...是'倒'嗎?
"奧托屁股上咬'這'一隻袋鼠向後撤退的同時,"...是'著'嗎?(奧托體力真好)
"對於他的話昴苦笑'這'回應道"...是'著'嗎?
"不符合那'幅'巨大的身軀"...用'副'會不會比較好?('幅'通常是用來表示畫的單位?)
"將把'手'這扇門的任務交給自己後"...是'守'嗎?
"選擇那種只有個頭很'塊'的魔獸去狩獵"...換成'魁梧'會不會比較好?
"'是'巨軀舞蹈般向樓下飛去"...是'使'嗎?
"產'聲'能發出苦鳴般的感覺"...是'生'嗎?
"不管獵物'才'策劃者什麼都不成問題。"...是'在'嗎?

真的粉塵爆炸的話...昴他們也會被波及吧...而且房間的門被打破了,就不是密閉空間了...
連'閃燃'都沒發生,'塵爆'的情況就更不容易產生了...

看到'生存的智慧'(魔獸)與'應用的智慧'(人類)的對決,人類勝利...

感謝版大的勤勉,版大請保重身體

11-22 04:05

roccosu
閃燃現象一般發生在一個起了火的密閉空間,因為現場積聚大量可燃物質,當密封燃燒下,火場會在一至兩秒間因為場內所有可燃物體被高溫點燃自動燃燒而全場起火,與塵爆不太相同,閃燃是要高溫燃燒了一段時間才發生,塵爆是在正常溫度下因粉塵濃度高+火源瞬間發生

11-22 06:54

Mickcy
魔獸領便當WWW

11-22 09:19

MilieMie
幫魔獸QQ

11-22 11:45

小觸尼
還以為用視角特寫的魔獸有機會成為昴的寵物ww

11-22 13:25

Safe
上面R大超專業~!
所以結論是486準備的粉塵濃度不夠高,所以沒有塵爆成功

11-22 17:13

天命愛好者
如果地點換成八仙的話就不只是粉塵爆炸那麼簡單了

11-23 00:47

夜色咖啡
最近是不定時更新嗎?

11-23 01:32

KlausLo
應該是年尾 大家都要忙考試?

11-23 19:51


版大在調整入手的新圖吧...人物介紹那邊的暴食魔女有圖了

感謝版大的勤勉,請保重身體

11-23 22:14

elle10368
樓上 大概懂你們想說的 燃燒是種劇烈氧化反應 需要可燃物達到燃點才會發生燃燒 閃燃大概是某些可燃物幾乎同時達到燃點一起燃燒 就算有某部分先燒起來因為其他部分也因為之前同時受熱所以臨近燃點剩下不足的部分也因為周圍燒起來發出的光和熱跟著達到燃點 所以感覺就像是同時一瞬間全燒起來一樣 塵爆大概也是類似的連鎖反應 因為比起相同介質的一整個可燃物 粉塵的接觸面積大非常多 所以更容易達到燃點 透過熱傳導輻射之類的讓附近粉塵也跟著達到燃點 幾乎同時燃燒的劇烈連鎖反應 就變成俗稱的爆炸了吧 所以才需要密閉空間之類的條件 提高粉塵密度 達到驚人的效果

11-24 19:09

泰瑞
「散發出來的光和熱跟著達到燃點」?「因為粉塵接觸面積大非常多所以更容易達到『燃點』」?
樓上您要不要去網路上查點資料或讀點書再來?
如某樓r大所說閃燃是可燃物被高溫點燃自動燃燒而全場起火,但絕對不是像你說的被周圍點燃,而是封閉火場原本就高溫(燃點或燃點以上)但因氧氣不足而燃燒不起來,若有人忽然開門導致助燃物的注入才讓燃燒三要素齊聚進而點燃可燃物。
再幫您補充一點,增加反應面積並不會降低燃點,而是會加快反應速率,關於這點國高中的化學教材都有寫,您可以回家翻翻看

12-07 09:5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6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5A『羅茲瓦爾... 後一篇:第四章127A『羅茲瓦爾...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oiuyp2000米那桑
小屋新圖圖來瞧瞧豪嗎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2:08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