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艾莉絲 12 (教徒) 然後,讓她結束

作者:西河│2016-11-21 22:01:54│贊助:2│人氣:70
  雅薇絲在艾倫頓的露天餐車旁用餐,太陽不大,時間接近九點。桌上的每樣東西都被她淺嚐幾口。從這裡,可以看到整條街的概況。小地方就是寧靜。
 
  「威廉小姐。」賽爾颯爽的聲音出現,像是遇見熟人似的,他拉了張椅子坐。
 
  「抱歉我自己先來了。」她不好意思的說。「我想好好享受鄉村的最後時光。你就快要回去了嗎?我記得你曾說過,你偶爾放假才能回來米爾頓。」
 
  「對啊,是要回去了。我在等人。」賽爾表情如常的說。賽爾有一張方臉,舉止僵硬,坐下時腰桿挺直,老派的裝扮,其實沒有那麼老,頭髮卻夾著大量的白絲,一眼就能明瞭他是那種臨危不亂,能一肩扛起責任的人。「學校方面的工作怎麼樣?」
 
  「很好,」雅薇絲說。「克拉克的事情還在處理。米爾頓夫婦真有些窮追不捨。我們在會客室談了將近四個小時。場面難堪,校方站在中立的立場。那個難處,就像只有我們在孤軍奮戰,校方其實不關心誰的孩子。好在最後我們說服了米爾頓夫婦。」
 
  「很高興事情有了好的結局。」他由衷地說。「對了,妳最近有沒有聽說杜信教會的事?」
 
  「有什麼事嗎?」
 
  「唉我聽人說,莎拉被綁走了,整個教會愁雲慘霧。李察神父最慘,他那迷人的光芒如今全沒了,整天唉聲嘆氣,臉上疲憊又憔悴。實不相瞞,我會在這裡其實和這件事拖不了干係。」
 
  「有人綁走莎拉?」雅薇絲心煩意亂道。「你們試圖聯絡警方了嗎?」
 
  「沒有,李察神父擔心要是讓警方介入此事,莎拉有可能遭遇不測。所以我只好請命,私下調查。而且,就算警察來了又能做什麼呢?我們沒有證據證明莎拉是被綁架,除了那些信。我怕有人用了什麼方法把單純的莎拉拐走了。」
 
  「你的行動非常理智。」
 
  「我的調查沒有結果。正當我一籌莫展時,嫌犯的同夥竟然主動上門,我跟蹤嫌犯可能的同夥,一共有兩個,我無法決定。而一天的毫無動靜也令我產生懷疑,誰都有可能帶我往不對的地方。於是我賭上一把,選擇那個較有可能的,一路從西邊追到東邊,結果老天站在我這。就是這裡。追蹤是這行工作中最煩人的,因為你永遠不知道你的付出是不是對。到了晚上,我預期的那個人出現了,這證明我的推論沒錯,因為我在他們的小屋中發現了莎拉。」
 
  「莎拉在這裡?」
 
  「一點也不錯。」賽爾的餐點送上。「我約了嫌犯在這裡見面,這名嫌犯也應該現身了。」
 
  「嫌犯?在哪?」
 
  「就在這裡。」
 
  「這裡?」雅薇絲聲音透著驚訝。
 
  「我想妳很清楚狀況,威廉小姐。妳知道我在說什麼。」
 
  「我不懂你的意思。難道他在……我後面嗎?」她開開玩笑。
 
  「說來巧合,」賽爾繼續說。「莎拉失蹤後妳就消失人影。之後幾天就再也沒出現了。」
 
  「因為我的工作結束了。我和大家說過了啊。」
 
  「妳是說過。但是我也向艾倫頓大學查證過,他們並沒有一個叫做雅薇絲‧威廉的社工。那麼問題來了,坐在我面前這個人到底是誰?她假冒學校社工潛入教會又是什麼目的?」
 
  雅薇絲的神情並沒有什麼變化。她忽然很有胃口的吃起桌上的東西。「真是不錯的故事。這告訴我們只要披著一張羊皮就能裝成是一隻羊。就算從來沒人見過這隻羊。」
 
  「妳承認了?」
 
  「承認?喔,我只說這個故事很精彩。」
 
  「承認吧,妳就是綁架莎拉的人。」
 
  「你沒有證據。」她把其中一個餐點吃完。謹慎而且優雅。「既然你已經知道了莎拉的位置在哪裡了。賽爾先生,我們是不是應該找警察了?」
 
  他苦笑地搖搖頭。「這麼做不太好,畢竟我沒有證據能夠指認妳是犯人。而且我猜,就算偵訊時莎拉也不會說妳綁架了她。妳跟她在教會時關係很好,她可能是自己跟著妳出去的。」
 
  「既然你什麼都不能,我們還要談下去嗎?」
 
  「當然沒有。」賽爾起身。
 
  「但是我有幾點想要問你,賽爾先生。為何你會推斷我是綁架莎拉的主謀?」
 
  「這屬於商業機密。」
 
  「我不這麼認為。」她說。「你是一個偵探,賽爾先生。某種程度,我們也算是同行。如果你無事在身,只是為了消遣而來,何必編造一個理由呢?我可以肯定,你一定是為了其他事。看在我們相處的這幾天還算愉快的份上,可以告訴我嗎?」
 
  「妳指望我說出實話?」
 
  「你在拖時間,賽爾先生。你從一開始不把算正面衝突,你的牌不夠大,時間也不站在你這,你只能出險招。你認為你的邀約可以拖住綁架案的主謀,然後來個釜底抽薪。走吧,先生,恰巧我也知道你說的那個地方,不如我們一道去那裏看看?」
 
 
 
  那間屋子裡沒有人。衛斯太太憤怒的漲紅了臉。
 
  「這又是怎麼回事?是要逼我叫警察嗎?」當她看到雅薇絲和她的同伴時,仍停止不住連環炮的怒火。「妳可終於來了啊!我的好小姐。又是男人!這些男人在我的屋子旁賊頭賊腦,我就覺得有問題。這兩個人是賊!看他們手上的開鎖工具。好小姐,妳引來了什麼麻煩?本來我一個人住,生活平平靜靜,偶爾小兒子計點錢就是我一天最開心的時候。這幾天可真亂。這一切都是因妳而起的吧?」
 
  「什麼男人?」賽爾急切地問道。
 
  「你又是誰?先生。你和這群人是一夥的?」
 
  「我以我的人格擔保,他們都是善良的公民。」
 
  「你的擔保?你們全都一個樣。騙子,你和他們是一夥的,想奪我財產。我到這個歲數什麼人沒見過?」
 
  「衛斯太太,冷靜點。」
 
  「冷靜?妳是有錢人家的小姐,被偷個東西根本不算什麼。妳可知道貧窮是什麼意思?先生,你知道嗎?你知道賒帳的恐怖嗎?向人低頭借錢的困難,那些輕慢羞辱,這真是太不公平了。」
 
  「我能了解妳的苦衷。」賽爾有禮貌的說。然後,他以一種乖順和屈從交雜的語氣對於這場誤會的事道歉。並述說起綁架的事:有個女孩被綁架了。衛斯太太臉上蒙上沉暗的不安,但她強裝她滿不在乎,用倔強的語氣勉強說道。
 
  「呃,你這人還算有禮貌。好吧,這個(她以種不屑的神情眥了雅薇絲一眼)女孩這幾天要租我這個地方,因為我這裡便宜,我的租屋廣告貼在鎮的公告欄上。她說她是來放鬆的,我缺錢,因此就答應了,只是要求要維持房間的整潔,結果這個女孩每天帶不同的男人到這間屋子,真是不知檢點。」
 
  「嘿,衛斯太太。沒必要人身攻擊!」雅薇絲回擊道。
 
  「我可不怕妳,小姐,我隨時都可以請妳出去。」
 
  四個人進到屋子,沒有值得懷疑的地方,除了某些細節,這些細節說明這裡最近不只一個人住過。沒有人!賽爾首先看到窗戶,很快便跑過去。地上的草被人踏過。在這兩公尺左右的草地前面立著道灰色的牆,一般人翻不過去。
 
  他翻出窗子,那面牆延伸到左邊,盡頭被隔壁的木牆擋住,只有右邊有個出口。他往右去,通到街上,走在上這條街很有可能被發現。他在附近繞了幾圈,確信如此。不,所以不是趁夜離開。他的同事會漏掉從這裡跑走的人嗎?
 
  他問了他的同事,可是他們倆個卻一副根本聽不懂他在講什麼的模樣。「你說後面有出口?可是我在偵查的時候沒有看到啊。」
 
  「怎麼可能沒有?那個路有兩公尺這麼寬,一直延伸出來。」
 
  他的同事不信,於是跟他走到後面,他的同事看了瞠目結舌。「可是……我明明。」
 
  「該死!你怎麼能犯這種錯誤?」
 
  「這條路不應該在這裡的,這裡原本有一輛車……」隨著他一聲驚叫,賽爾的視線來到了不遠處的一輛推車上,推車上推滿了貨物。
 
  「這輛車被他們推開了!」賽爾撫著下巴,磨著牙齒。「因為這輛車,你們才沒發現這裡有一條小巷。」
 
  「有什麼收穫嗎?」雅薇絲也跟著過來。手上多著杯茶。
 
  賽爾忽略掉雅薇絲,對著兩個手下發號施令。「一個去鎮裡打探,一個去車站,務必要把人抓回來。」
 
  他還有多少時間?
 
  回到起居間,賽爾坐著,只能等他們的消息。衛斯太太發出要是她早知道只有兩個人要喝茶,就不用泡這麼多的牢騷。還說這茶葉可不便宜。
 
  兩個人面對面喝起茶,透過開著的窗可以聽到外面的鳥鳴。他們誰都沒有說話,茶水很透明,但在昏暗中卻不這麼回事。直到雅薇絲喝完第一杯的時候,忽然笑了起來。「我聽說茶很利尿。」
 
  「我也聽說了。」
 
  「我可喝不了這麼多。廁所在那兒,你先請。」
 
  賽爾沒有動作,他根本喝不下去。等待對他來說,就好像幾個小時這麼長,他的腳像跳舞一般煩躁的踢著,行同熱鍋上的螞蟻。於是他走出屋外,至少不用再看到那囂張的臉孔。忽然他警覺出這有多麼不智,他們不就是從窗戶逃走的嗎?他趕緊回到屋子,慘了!沒看到人。雅薇絲已經逃走了。他全身發冷,跑到窗邊,地上的草被人踏過。在這五公尺左右的草地前面立著道灰色的牆,一般人翻不過去。這時雅薇絲從廁所裡走了出來。
 
  「你在看風景啊。」
 
  她平靜的聲音嚇到他。「妳還在?」
 
  「不然我還能去哪?」她反問。莫可奈何的嘆口氣,指著桌上的茶。「這東西不喝完可傷腦筋了。你也想點辦法,你那兩個朋友還會回來吧?」
 
  「我想應該快了。」
 
  他們是回來了,卻是低著頭,愧對著臉。他們根據賽爾給的描述去追人,到別的地方的公車要再等半個小時。他們很幸運,等車的地方沒有多少人,莎拉遠遠的就被認出,在她身邊還有一個男人。兩人走過,不由分說的就對制伏這個男人。莎拉叫了出來,或者他們原本以為的莎拉,一問之下根本不是,是鎮上一個年輕女性,而這個男的是她的男朋友。他們萬分艱難的才從這尷尬中脫身。
 
  「喔,你們逮到人了嗎?」雅薇絲湊過來。
 
  賽爾面色蒼白。這種自以為詼諧的話聽來是多麼的嘲諷。「妳!到底把她帶去哪了?」
 
  雅薇絲著實一驚。「什麼?我跟你們一樣困惑。」
 
  「妳綁架了這個人,然後把她帶來這裡。妳以為真的沒人知道?這個小鎮就一丁點大,又不是以觀光聞名,任何風吹草動都會成為當地人茶餘飯後的話題。他們說得很清楚,一男一女,一個長髮一個戴著帽子,男的話多長的俊俏,總是帶頭,有點像女人。另一個有些孩子氣,顯得安靜,是樸素的裝扮。他們還認出照片中的人。妳還有什麼好辯的?」
 
  雅薇絲看了看她自己的胸前。「我不會說自己像男人。」
 
  他實在聽不下她荒唐的解釋,只會讓人更加惱火。他決定擴大搜查,做最後一搏。自然徒勞無功,人早就遠走高飛。
 
  這也不能怪他的同事,如果不仔細觀察,根本不會去注意到那邊有一個小巷弄,要是他們知道有這個可以逃生的路線,也不會落的這副被奚落的模樣。
 
  時間一分一秒流逝,每一刻,都宣告賽爾離失敗越近。絕望的三十分鐘之後,他知道自己已經輸了這場賭注。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22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推理|黑幫|艾莉絲|雅薇絲|水聖|AL221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cubs2016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艾莉絲 11 (教徒) ... 後一篇:艾莉絲 13 (教徒) ...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看更多我要大聲說01-01 08:00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