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三十五章 詹教授的邀請

作者:時零│2016-11-21 10:40:44│贊助:8│人氣:155
    河馬把車停好,接著我拉開車門跳下去,並扶著媽媽的手下車。我們一家跟著楊龍他們,走進研究大樓。

    詹教授已經在裡面迎接我們了,我們剛進門,就看到他站在走廊上等著。

    「想必兩位就是亞傑的父母吧?」他和我爸媽握手。「我是核管署的成員,很抱歉這段時間讓你們受難了。」

    「哪裡,我們沒有遇到什麼危險的事。」爸爸一邊握手一邊行禮。「我聽小犬提過您,能見到鼎鼎大名的詹教授,是我們的榮幸。」

    詹教授說道:「我知道劉先生一家的住所的事情,今晚能否請你們委身,暫時在本研究所歇息?這裡有整理好的居住房間,衣物與盥洗用品也準備好了。」

    媽媽受寵若驚。「真是太感謝了,教授。今晚我們家就在這裡叨擾了,希望您多多包涵。」

    這時,楊龍清了清嗓子。「教授,亞傑的背部好像在打鬥中受了傷,能不能幫他看一下?」他問。

    「咦?啊,當然。」教授說:「光毅,請你幫我帶劉先生與劉太太到住處。亞傑,跟我一起到醫護室吧。」

    「是。」河馬應道,直到現在我才記住河馬的本名。

    我和詹教授以及其他探員一起到一個堆滿醫療器具與藥品的地方,我掀起上衣,詹教受輕輕按壓我的背。「有多痛?」

    「很痛。」我說,這種回答真蠢。

    詹教授把我的袖子捲起來,並在手臂抹上消毒酒精。「亞節,能不能跟我們說說工廠發生的事?」

    說到這個,我不禁臉色一沉。「教授,各位。今晚……」我咬著嘴唇,沒想到講出來會這麼需要心理準備。「……今晚又有一個人被我殺了。」

    教授的動作停住,在一旁走來走去的楊龍低下頭瞪著地板。

    我開始說起工廠中發生的事當中比較重要的,包括任文安與我們這一方大體上的戰略,還有我發現從地板公破他的過程,當然,殺死那個藤蔓帶原者的那一段也沒少掉。

    我講完之後,詹教授也剛好在我的手臂上打完一針,然後他拿出藥膏與熱敷貼片,對我的背部塗塗抹抹。「亞傑,發生這麼多事,我想你心中一定也不好過。」他把熱敷貼片貼好。「今晚好好休息,睡一覺,別再多想什麼,好嗎?」

    我點頭著,忽然間,想起一件事。「那個……在抓到任文安以後,我從他身上發現了這個東西。」

    我拿出那枚透明的鑽石,然後望向那個叫阿凝的人。「這個,我想你應該知道。」

    在剛遇到他時,我的心中多少對他有些警惕,因為這個人曾和我交戰過,不過恢復正常的李振凝,是一個看起來很和善的年輕人。「這個就是任文安使用的晶鑽嗎?」他說完,從衣服裡掏出一個東西。「那麼,這個應該就是他的了。」

    他拿出來的也是一顆鑽石,跟我手上拿著的大小相同,只不過他拿的泛出銀色的光彩。

    我把鑽石交給李振凝,在他拿到的那一刻,全身像觸電似地抖了一下,我拿著鑽石的手也能感覺到那股振動。

    李振凝把手放開,過了一陣子再度張開手,牢牢的的抓住鑽石。我看到他的指縫間射出來的白色光線,李振凝因為鑽石放出的能量而睜大眼睛。

    最後,晶鑽的光線不見了。李振凝張開手掌,我們發現那枚鑽石無影無蹤。

    「我感覺……有東西回到了我身上。」李振凝按住頭,然後看著前方,不久後,一片空氣防護罩出現在他看著的範圍,李振凝也露出了微笑。

    「這應該是這種鑽石被原本的主人碰到才有的反應。」楊龍推測道:「你碰到了它,它所蘊含的異能力量也會回到你身上。」

    「這下可好,阿凝有兩個異能了。」課煩說:「可以用原本的防護罩,還會玩刀子,媽媽咪啊。」

    我懂了。這就是他和任文安異能之謎的答案。那個鑽石就是有形體的異能,而且要碰到才能使用能力。熾日說任文安掉下來後過了片刻,所有防護罩才消失的,那就是鑽石脫離任文安身上後。

    我試著將思緒釐清。萬物之靈的人,有辦法把異能變成形象化的鑽石,並藉此讓核變人可以用到他人的能力。

    「不過,阿凝擁有任文安的異能,對我們來說也是好事啊。」詹教授說:「那個組織的人現在失去一個幹部,一定不會坐視不管,我們遲早要和他們對抗的。」

    「教授,對不起。那個組織是失去兩個幹部。」我稍微糾正了他。「在我家被炸毀的那一天,冥宙就先逮住了一個女核變人,也是帶原者組織的。」

    詹教授和楊龍他們彼此交換了一下眼神,我有預感有什麼事是我不知道的。「亞傑,那個女核變人不是帶原者組織的幹部。」楊龍告訴我。

    「是嗎?」我一怔。「意思是說,她只是一個組織的小卒,地位沒像任文安那麼高嗎?」

    「如果我們沒猜錯的話,她在組織裡的地位可能連小卒都不如。」詹教授說:「那個女核變人,是核管署的探員。」

    現在就算言真被評選為十大傑出青年,然後參加奧林匹亞物理競賽並得獎,我也不會覺得驚訝了。教授講出這句話的時刻,我感覺到整個世界彷彿天旋地轉,我望著教授,不知道該說什麼。

    「在去飯店接你爸媽時,我就有看到那個女生的石像。雖然我和她不認識,但我知道她是誰。」楊龍回答:「那個女生叫黃思琪,是另一位核管署的博士旗下小隊的成員。我在確定是她後就告訴了詹教授,請教授幫我詢問她的事。」

    「那名叫黃思琪的探員,今年三月開始在我那位同事的計畫下,順利混進帶原者組織中,成為他們的手下,其實她是我同事安排的臥底,為了蒐集關於組織的資訊。」詹教授解釋:「我在接到楊龍的電話後,馬上去問她的小隊的負責人,才知道這件事的。黃探員在炸毀你家後用電話和那位博士聯絡,告訴他說,帶原者組織命令她炸毀一戶普通人家。我同事曾和黃思琪說過,不管組織對她下達什麼指示,都一定要遵從,所以她才這麼做的。」

    我說不出話來,只是茫然地盯著地板。這實在太誇張了!為什麼萬物之靈會想要我的命?這時,我想起了第一次跟那個叫黃思琪的女性見面的那一天,她朝我丟炸彈時,眼中泛著淚光……

    「唉,亞傑,我們核管署真的是把你們一家害慘了,我代那個女孩的行為向你道歉。」教授真的對著我低頭,神情變得十分複雜。

    這下換我覺得抱歉了,我趕緊站起來。「別這樣,教授……你們幫了我們很多了。」我慌忙地說:「我不會介意她的行為(其實我很介意),畢竟是萬物之靈叫她做的……」

    「萬物之靈?」課煩好奇地問:「萬物之靈是什麼東西?」

    「噢,對。萬物之靈就是帶原者組織的名字。」我開始講述綁架任文安後,從他那裡知道的所有消息,包括萬物之靈的計畫,還有主要幹部的人數。

    「……任文安還說,萬物之靈的首腦人物有三個,他們的領袖就是其中之一,叫做秦世淵……」

    詹教授忽然很快的站起來!

    「教授?」我說。

    他身體還搖晃了幾下,藏在鏡片後的雙眼充滿了無限的震驚。教授抬起顫抖不已的雙手,抓住我的肩膀。

    「亞……亞傑……孩子……」他結結巴巴地說:「你……你是不是聽錯了?……那個叫任文安的人講的名字,真的叫作秦世淵嗎?」

    「不是他親口講的。」我說,這樣的教授真的很嚇人。「是熾日問他問題後,天璇從他心中讀取到的。」

    「那……她還有沒有讀取到別的想法,關於你說的秦世淵的?」

    「我……嗯,後來任文安自己講了一些事,其中他提到秦世淵去年就在計畫萬物之靈。」我說:「噢,還有,他說秦世淵對凡人的劣根性很有感觸。」

    教授放開我,跌坐回椅子上。「不可能,不可能……怎麼會……」他把臉埋在雙手中,不斷喃喃自語,連楊龍他們看到教授這個樣子,也覺得很奇怪。

    「教授?」楊龍過去輕拍他的肩膀。「您還好嗎?」

    教授站起身。「孩子們,帶亞傑到他的寢室去吧,然後今天的任務就結束了。」

    「教授……」阿凝關切地說。

    「聽我說的。」教授加重語氣:「亞傑,今晚好好休息,別想其他事情。」

    話一說完,詹教授就自顧自地離開醫護室,用完全不像老人家的快速腳步走了,留下一頭霧水的我們。

    ─────

    當我一走進我的寢室,就聽到手機的鈴聲。我打開一看,發現竟然是冥宙打來的。

    我為了該不該接電話,猶豫了一下子。也許太陽系因為我和爸媽被騙走感到惱怒,想打電話過來向我撂狠話或罵人,不過我又想到冥宙不是這種人。

    我還是接聽了電話。「是我。」

    「劉亞傑。」冥宙的聲音很平靜,幸好。「告訴你父母,我們不會再找你們麻煩了,不用擔心。」

    我心中一奇。「可是……」我想了一下該說什麼,太陽系認為我會幫他們對抗帶原者才挾持爸媽的,而我也確實做到了。「你們不需要我了吧?」

    「不對。」冥宙說:「這是新的神諭說的,星海告訴我們,那則預言暗示著將來我們還會碰面,為了對抗萬物之靈與摩羯座公司,但是不是現在,至少打倒任文安後,這段日子會平靜一會。

    「我和其他人討論過了,或許以後我們會再度合作,或許不會,但如果這是未來的事,而且註定會發生,那就沒有必要再逮住你們了。」

    「是熾日要妳告訴我的嗎?」我說,突然間我感到有些警惕,會不會這是一個陷阱,藉由這麼說好讓我們放下戒心,然後再把爸媽拐走?

    冥宙過了一下才回話。「不是。」冥宙說:「我只是……想告訴你們,希望你和你雙親不要擔心。」

    血液火速衝上我的臉頰,幸好這裡只有我,沒人看到我面紅耳赤的樣子。「劉亞傑?」她問,因為我陷入沉默之中。

    「……沒什麼。」我說:「謝謝。」

    我掛掉電話,然後趴在床上,把頭埋進被單裡。我感覺胸口熱得不得了,耳根也開始發燙。

    冥宙說的話,一直迴盪在我的腦海。我心中有一個聲音告訴我,她可能在說謊,但如果是真的,如果她只是出於好心而告訴我們……。我想起凌晨在屋頂跟她的談話,還有這幾天一同經歷的事。

    「我只是……想告訴你們,希望你和你雙親不要擔心。」

    她說這句話時的嗓音跟平常一樣,高貴又柔和,就像今天凌晨在屋頂跟我道歉時,而我相信她當時說的話是真心的。

    想到這裡,我覺得我是相信冥宙所說的,爸媽的安危不必再擔心,這個想法讓我真正的鬆了口氣,同時也因為冥宙會主動打給我好讓我放心,覺得有些不可思議……也有點開心。

    最後,我還是照教授所說的,躺到床上睡覺。雖然經歷了這麼多事,心情跟混在一起的顏料一樣複雜,但終於從好幾天的壓力中解脫的我,還是很快就睡著了。

    ─────

    隔天早上剛起來,我發現這間寢室的門縫有一張字條。

    給亞傑:教授說,希望你到他的辦公室一趟,早餐我放在門口。楊龍留

    我稍微盥洗一下後打開門,便看到裝在塑膠袋裡的飯糰與米漿。我快速地吃完後,便走到教授的辦公室門口。而且昨天還隱隱作痛的背脊完全不痛了。

    還沒走進去,我就聽到裡面傳來的激烈交談聲,是爸爸媽媽在跟教授談話,而且爸媽的聲音比較大。

    抱著一探究竟的心情,我打開了辦公室那扇貼滿核管署探員英勇事蹟的門,打開後看到的卻看到還有一位我想不到的人。

    「早啊,小亞。」爺爺戴著墨鏡,理所當然的跟我打招呼。

    ─────

    「昨天晚上,我通知你爺爺我們在這裡的事。」爸爸告訴我:「結果他今天五點半就來了。」

    爸跟媽的表情都很僵硬,詹教授也是,他和爸媽一起坐在茶几旁的沙發,腿上放著一個框著照片的相框;爺爺坐在他們對面,看起來反而是最放鬆的。

    「詹教授,跟我孫子說吧。」爺爺開口:「不管怎麼樣,該決定的還是他。」

    「爸……」爸媽同時開口,但爺爺舉手示意他們不要說話。

    「……好吧。」教授看著我。「亞傑,我有一個提議,希望你能認真考慮。」

    「請說。」我講道。

    教授輕輕嗓子,然後正色說道:「我希望你能夠成為核管署的探員。」

    爸媽同時低下頭,原來剛才他們討論的就是這件事。

    剛聽完教授所說的,我一開始有點不知所措,過了幾秒才出現反應。「教授,您的意思是……」

    「神田給我看過你昨天跟他傳的訊息,就是你對帶原者組織的看法。」詹教授說:「請原諒我這種自私的說法,可是你的想法很不錯,如果當上探員,一定會很出色,對核管署也是一股助力。」

    教授看了一眼相框中的照片,神情變得十分哀傷。「我認識秦世淵。」他說:「像你們這樣的年輕人或許不清楚他,畢竟已經過很久了,可是在那個年代,沒有一個核變人不知道他。」

    從爸媽和爺爺的表情看來,他們也知道這個人,我忍不住走向教授,看清楚那張照片,赫然發現那就是我第一次來這裡時在牆上看到的,年輕的教授與一個白頭髮的小男孩合影。

    「二十年前,有一個孩子被帶到核管署,那些送他前來的警察告訴我,那個核變人孩子擁有特異功能,可以控制住經他觸摸的生物。接下來的一個月,我的工作就是對他進行各種研究,找出那個孩子擁有超能力的原因,在漫長的實驗與探索後,我們經由那個孩子發現,全世界所有次代及以後的核變人,都擁有各自的特異功能。」詹教授說:「那是核四事件過了十年的事了,我相信這十年間,一定也有其他核變人開發出了異能,但是不自覺或者隱瞞起來,那個孩子是第一個公諸於世的異能者,他的名字就叫作秦世淵。

    「亞傑,你昨天告訴我,世淵與他的萬物之靈,目的就是殺光世上的普通人,老實說我一開始聽到你提到他的名字,還有他的計畫時,我是完全不相信的,但是現在,連我都不得不懷疑任文安說的都是真的了。世淵是世界上最早被公布的異能者,而且得知自己的力量時他還只是小孩子,我相信這樣的衝擊一定會對他的心理與價值觀產生影響──也許這跟他的犯罪計畫有密切的關係。

    「如果萬物之靈的目的跟普通的犯罪組織一樣,只是為了獲取利益或是權力,我還比較不會擔心,但如果他們的目的真的如任文安所言,那我想所謂的萬物之靈,恐怕不是什麼犯罪組織或幫派,更應該算是恐怖分子,或者是邪教。

    「這類罪犯因為有著對理想的執念,遠比單純為了利益的組織更危險,而且從他們在台灣吸取異能者勢力的效率看來,這個萬物之靈,很有可能是臺灣──甚至是全世界──有史以來最大的危害。只要萬物之靈一天還在,核管署就絕不能有所懈怠,我已經可以料想到,接下來我們和他們正面對抗,只是時間的問題罷了。

    「現在的核管署,比以往更需要異能者探員的力量,而且是擁有正義感、有勇氣對抗這樣的犯罪組織的探員,這也是我希望你能加入我們的原因。」

    聽完教授的話,我遲疑著且沉默不語,萬般思緒在我腦中翻騰。

    「教授。」爸爸開口了:「請容我插嘴,我知道我兒子的個性,也知道他的超能力多驚人,但是他只是十六歲的孩子,您的要求是看中小犬的資質與性格,這點我十分榮幸,然而我們也知道探員的任務必須經常和危險打轉,我與內人都不希望小犬這麼年輕,就陷入那些事件之中。」爸爸說完,媽媽也點點頭。看來他們剛才就是在跟教授討論這個問題。

    「劉先生,我知道我的提議有多麼自我中心。」教授說:「雖然身為核管署的長官,我有義務對抗核變人犯罪並增加核管署的實力,才會希望亞傑這樣的新血可以加入,提升我們的力量;但也同樣因為我是核管署中的人,有義務保護民眾的安全,而令郎到答應之前,都只是一位普通高中生,有權力過著安全且屬於自己的人生,在這方面我也不希望亞傑答應我的請求。所以我才會告訴亞傑,讓他自行決定,當然如果三位都堅決反對,那即便亞傑沒有拒絕,我也不會真的這麼做的。」

    說到這裡,爸媽看向爺爺。「爸,你怎麼想?」

    「在這裡,爺爺跟孫子的意見一樣。」爺爺說:「如果小亞答應,我就舉雙手贊成;如果他拒絕,那我也不允許。」

    爺爺從腳邊的公事包裡掏出一個資料夾,再從當中拿起幾張紙。「小亞,我後天就要前往英國了,前天我接到通知,還得到那裡進行新的工作。」

    他把紙放到茶几上。「在回來之前,我就聽說臺灣發生了這些有的沒的鳥事,所以我決定把你還有你爸爸媽媽一起帶到英國住一陣子。只要到了國外,你們就不可能遇到這些見鬼的危險。這些就是我訂機票的票據。

    「當然,如果你答應詹教授的建議,那當然就只能留在臺灣,我也會去退票。我不會給你意見,你打算怎麼樣,必須問自己的內心。」

    在場的每個人都望著我,等待我的答案。

    這時,我身後忽然傳來敲門聲。「請進。」教授說。

    開門的是課煩,他的淺紫色頭髮略顯凌亂,一副還沒睡飽的樣子。「有什麼事?」教授問他。

    課煩說道:「昨天楊龍到核管署的網站搜尋,目前接收到的核變人被變成帶原者的案件,很快就找到了兩起,異能分別是將身體金屬化與藤蔓化,也就是劉亞傑……解決掉的那兩位,通報者都是兩人的家屬。

    「我們私下聯絡了那兩位核變人的親戚,告訴他們那兩人的死訊,藤蔓人的親戚知道後沒有說什麼,只是希望我們盡力解決帶原者的事情,而那個金屬人的親人……」課煩說:「她說,她想要見你一面,劉亞傑。」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1779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2 篇留言

野生宅宅
不會是恩敏吧

11-21 22:35

時零
她是普通人喔~~11-22 06:36
野生宅宅
不是,我是說那個金屬人的親人

11-22 08:00

時零
這個嘛......熱騰騰的最終回已經出來了,可以去看看哦[e35] https://home.gamer.com.tw/creationDetail.php?sn=339277611-22 11:07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rometotal123縱火犯
我大涼宮、大輕音、大紫羅蘭永世長存,你是消滅不掉的!看更多我要大聲說5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