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三十四章 瞞天過海

作者:時零│2016-11-20 13:56:56│贊助:2│人氣:174
    這場沉默超過了一分鐘。從任文安替天璇接完話,到翼火出聲為止。

    在這寂靜的時光中,天璇悄悄地讀取附近幾個人的想法。有的人對任文安的話感到不解與疑惑;有的人覺得相當驚訝;也有人的情緒看似平靜,但隱隱透露無法言喻的恐懼,包括天璇自己。

    冥宙握著她的手,這讓天璇能夠鼓起勇氣看著任文安,他在說出那句話時,心中的想法相當堅定且無懼;而且在看到照片時,任文安的心中浮現了一絲欣慰,天璇也知道他所說的話都是真的。

    「唔……」天璇聽到背後傳來翼火的悶哼聲,她和幾個人轉頭望向翼火。

    「你先好好躺著,可以嗎?」月瑤告訴他。翼火的頭頂被繃帶纏得很扎實,還有一些綠色的藥膏從繃帶間透出來,翼火爬下沙發,搖搖晃晃地站起來,一手扶著沙發,一手按住頭頂。

    他環顧四周,發現這裡是公寓,而且看到被綁住的任文安時相當驚訝。「看來我錯過了不少事。」他小聲地說,天璇複製了月瑤的思想,得知翼火流了很多血,所以現在仍然昏昏沉沉的。

    「翼火,你一定要先休息。」月瑤加強語氣說道:「發生的事情等你有精神了再說也不遲。」

    「……好吧。」翼火氣若游絲地說,可是剛說完,他就雙腿癱軟地倒在地上。月瑤努力將翼火拉起,離他最近的劉亞傑也跑過去幫忙,最後兩人扶著翼火的胸口與腰,合力將他給抬了起來。

    「謝了,亞傑。」儘管眼神渙散而且虛弱不堪,翼火還是露出微笑,並輕輕拍了一下劉亞傑的背,突然間,劉亞傑眼睛瞪得奇大無比,並且咬緊牙關,低呼聲從他的齒縫間迸出。

    他的背在戰鬥時撞到了,天璇複製他的思想時發現,而冥宙似乎也想起了這件事,她走向劉亞傑。「你的背……很嚴重嗎?」她問。

    劉亞傑沒有說話。

    月瑤打開急救箱,拿出一塊貼布。「我恐怕要處理完奎木的傷勢才能看你的,不過你可以先貼著這個,能舒緩疼痛。」

    「謝謝。」劉亞傑說,正準備伸手去拿貼布,不過月瑤沒給他。「把上衣脫下來,我幫你貼就好。」

    劉亞傑一驚,然後臉微微一紅。他下意識地拉住衣服下緣,並難為情地瞄了瞄周圍的人,天璇發現水辰正在忍笑。

    月瑤也猜到了他的想法。「哦……我懂了,那到別的房間去貼好了,我會把門關起來。」

    劉亞傑還是很不好意思。「我……我自己貼就好,我知道痛的部位在哪,沒關係。」

    「好吧。」月瑤把貼布遞給他,劉亞傑拿著它走進其中一間房間,並把門鎖上,而月瑤也趕緊開始照顧奎木。

    熾日繼續盤問任文安。「你的異能是什麼?」

    任文安哼了一聲。「原來你沒察覺,真意外。」

    「大師兄,他的異能不就是製造防護罩嗎?跟核管署那個小子一樣。」柳土插嘴道,可是正在讀取任文安想法的天璇知道熾日在問什麼。

    「這個人的異能,就是控制手術刀。」天璇說:「我是說,這是他原本的異能。」

    在場的大部分人陷入鼓譟之中。

    「在組織……在萬物之靈裡,有一個幹部──不是最頂尖的那三人──的異能,有辦法讓核變人之間的異能交換。」天璇說:「他讓任文安和那位核管署探員的能力對調了。」

    「為什麼?」水辰問:「放棄熟悉的能力換成新的,有什麼好處?」

    「因為……」天璇繼續讀取任文安的內心。「他覺得,變成帶原者的李振凝,靠防護罩的異能沒辦法制伏其他核變人,所以才把自己的異能給他;而且這個人認為,如果據點遭受攻擊……像今天這樣,防護罩的異能比手術刀更加有用,才有互相調換的想法。咦?等一下……」她更加深入地探索任文安的意識。「這個人……他沒辦法再使出防護罩的能力了。」

    水辰表情一凜。「那他現在可以使用原本的手術刀異能嗎?」

    「不行。這個人現在……沒辦法使用任何異能。因為……」天璇閉上眼睛,專心地複製任文安的想法,她看到了一段記憶,是幾個小時前發生的。「現在只有劉亞傑才可以使用防護罩的異能。」

    其他人面面相覷,而且都有滿肚子的問題要問。「什麼跟什麼,我快被妳搞糊塗了?」柳土說:「妳說有個混蛋可以把人的異能對調,而且他也在那間工廠,並且在打架時把劉亞傑和任文安的異能交換了,是不是?」

    「不是。」天璇想著該怎麼講,那個人的異能跟任文安的記憶中發生的事都太複雜。「對不起,我說錯了。那個核變人的能力,是可以把別人的異能變成實體化的東西,只要擁有那個東西的人,就可以使用那個東西代表的能力。

    「在這個人的記憶裡,那個可以讓他使用防護罩異能的東西,被劉亞傑搶走了。所以現在必須問他。」

    冥宙走往劉亞傑鎖門的房間,叩叩叩地敲了幾下門。「劉亞傑,你好了嗎?我們有事情要問你。」

    沒有反應。

    冥宙又敲了幾下。「劉亞傑,你好了沒有?」

    柳土哼了一聲。「這傢伙也太害羞了吧。」

    雖然隔著一道門,不過那個房間的距離在天璇的異能範圍內,於是她開始複製劉亞傑的思想。霎時間,天璇感到驚訝不已。

    「冥宙……」她說:「劉亞傑不在裡面。」

    「什麼?」水辰震驚地問,她看著門,又看看天璇。

    「我感應不到裡面有人。」天璇說:「就算是睡覺的人,我也可以感受到他們潛意識的想法,可是房間裡什麼人都沒有。」

    熾日快速地走向那扇門,連鑰匙都沒有拿,就直接朝鎖孔注入一道引雷。他用紅色的雷電拉扯門內部的機簧,就把門鎖解開了。

    熾日打開門,同時天璇讀取他的想法,也印證了自己說的是對的。那個房間的燈還開著,劉亞傑的貼布在桌子上,但房間內空無一人。

    既然任文安現在沒有異能,那把他留在那裡也沒關係,每個可以自己行動的人都這樣想,於是他們紛紛往房間走過去,在發現劉亞傑真的消失不見後,各種驚奇的想法從大家心中湧現。

    「窗戶是開著的。」星海說:「也許他跳出去了?」

    「我想他跳出去的機率很低。」冥宙說:「劉亞傑的異能沒辦法飛行,而且這裡是十樓。」

    這時,天璇想到了一個可能,她和月瑤與星海相互對望,他們兩個的想法都跟自己一樣。

    「各位。」月瑤說:「我想,我可能知道劉亞傑被誰帶走了。」

    「想辦法到沒有別人的地方,到了就通知我。」楊龍打完這條訊息後,傳送到亞傑的手機。

    「如果他一直沒回我們怎麼辦?」阿凝問。

    「那我們就闖進去擄人囉。」楊龍說,河馬瞪著他,不甚贊同地搖著頭。

    他們四個將車停在路邊,然後跑到這棟公寓外面。楊龍看著上方的高樓,腦中已經在盤算等等闖入十樓的計畫了。他不知道亞傑是在哪一間公寓,但是他認為太陽系不會讓他有獨處的空間,更何況亞傑一直沒有上線。

    過了一段時間後,楊龍正打算下令前往十樓時,亞傑總算已讀了。

    「什麼事?」他傳來訊息。

    「你現在在哪裡?旁邊只有你一個人嗎?」

    「對。我在其中一間單獨的房間裡,而且鎖門了。」

    「那個房間有沒有窗戶?」

    「有。」

    楊龍鬆了一口氣。「你有開燈嗎?」

    「開了。」

    楊龍抬頭望向上方,有很多樓層的窗戶都有透出光,但楊龍根本看不出來哪一層是十樓。

    「河馬,到十樓找亞傑,然後把他帶下來。」楊龍下令。

    「了解。」河馬說,他蹲在地面上,然後用蛙跳的姿態竄起。他在雙腿積蓄了不少能量,這一跳將力量推了出去,讓他一躍躍到了三樓的高度。

    河馬在空中又做出一次跳躍的動作,這次他又到達了四樓的位置。河馬可以利用異能將肌肉的力量加強並延伸出去,除了可以隔空打擊對手,也可以用這股踢出來的力量作為推進力使自己移動。他在空中一邊跳高一邊移動,邊繞邊找亞傑所在的房間窗戶。

    「亞傑,現在馬上到窗戶旁邊,看到河馬就對他招手。」楊龍又傳訊息給他。

    「什麼?」

    「聽好了,他有辦法讓自己在空中移動,他會找到你,然後把你帶下來。我們現在在這棟公寓外面,而且有很重要的東西要讓你看。」

    亞傑過了一下下才回話:「冥宙他們知道嗎?」

    「我是瞞著他們的。這件事真的至關重要,如果你不看會後悔的,相信我。」

    「好。」他最後回道。

    三分鐘後,邊凌空跳躍邊降落的河馬到達地面了,亞傑就背在他背後,而且看起來有些受驚。楊龍忽然覺得有點抱歉,從十樓的落下來,而且唯一的支撐物就是一個光頭壯漢,的確是件挺恐怖的事。

    「這就是你的異能嗎?」亞傑從河馬背後跳下來。「謝謝。」

    「沒什麼。」河馬拍了一下他的背,亞傑卻忍不住痛得叫出聲,而且表情彷彿在說:「怎麼每個人都這樣?」

    「哇,抱歉。」河馬搔搔頭,不好意思地說。

    「沒事。」亞傑按住自己的背。「楊龍,你怎麼知道我們在這裡?」

    楊龍微笑著,拿出背包裡的平板電腦,上面是這附近的電子地圖,上面有標注一個紅點,就在這間崇德十路的公寓的位置。「我們給熾日的手錶,其實也是一個追蹤器,所以我知道你們會在哪裡。」

    「是嗎?好吧。」亞傑說:「你說的是什麼事情?」

    楊龍露出了神秘的微笑,他指向他們開來的休旅車。「打開後車門看看,亞傑。」

    亞傑跑過去打開車門,看到裡面的人時忍不住大聲叫出來。「爸!媽!」

    「亞傑!」劉太太喊道,並且抱住了亞傑,他爸爸也爬了過來,拍拍兒子的肩膀。「我們都怕你死在那裡,太好了……」劉太太抱了很久才放開。

    亞傑轉過頭,表情看起來很欣慰,但也帶著不少疑惑。「為什麼……爸媽會在你們這裡?」

    「你以為我會那麼簡單的答應當太陽系的工具人嗎?」楊龍說:「我們先到車上,之後再跟你解釋,我怕太陽系等一下發現了會想追殺我們。」

    他們幾個爬回車上,河馬先上了駕駛座的位子,課煩則在副駕駛座,楊龍跟阿凝擠到後面的座位,中間那排則留給亞傑與他父母,他們駛離崇德十路,往教授的研究大樓而去。

    「在你這幾天的人質生涯中,我們一直都在留意你跟劉先生劉太太的狀況。」楊龍說。

    「我知道啊。」亞傑說道。

    「什麼?噢,不對,我不是講打電話給你的事,而是說我會派課煩跟阿凝躲在他們家附近關注你們。」

    「有幾次差點被他們抓包,超驚險的。」課煩補充一句。

    劉亞傑恍然大悟。「所以……前天晚上我在看星星時,是你們發出聲音的?」

    課煩抓抓頭髮。「冥宙那個丫頭的眼睛也太毒了,還好她沒有出來找我。」

    「總之,白天時課煩注意到熾日要帶你父母跟其他人到旅館裡,就馬上通知我們跟蹤他們,找到那間旅館。在確定熾日離開旅館後,我們便進去問服務人員他訂的房間是哪一間,起初他們拒絕回答,但我講出探員身分後他們就很配合了。

    「接著到了晚上,我們還是有遵守諾言,去對付幾個帶原者,之後我跟課煩先開車到旅館,再把劉先生跟劉太太給接了出來。」

    「你們到那間旅館,地婭他們就直接把我爸媽交給你們嗎?」

    「噢,我騙了他們。」楊龍說:「雖然我知道他們不會傷害你爸媽,但我也猜到他們不會這麼輕易放人。所以我騙他們說是熾日要他們把你父母交給我們。

    「你那愚蠢至極的方法居然能瞞過他們,真是太匪夷所思了。」河馬說。

    楊龍繼續說自己的:「昨天結束跟熾日的通話後,我就先錄製了一段假的對話,你聽聽看。」

    他拿出手機,把那段錄音放給劉亞傑聽。「楊龍,你現在在哪裡?」熾日的聲音從裡面傳來,他的口氣很急促,除了他的話以外還有許多爆破聲跟物體碎裂的噪音。

    「還在你家,發生什麼事了?」這次是楊龍的聲音。

    「麻煩的事。這裡有幾個帶槍來助陣的流氓,其中一個在我的威脅下告訴我,任文安派出三個帶原者前往飯店。」

    「什麼飯店?」

    「我把幾個同伴和劉亞傑的父母,以及一個帶原者組織的女人質藏在飯店,他們知道了飯店的地址,正打算過去把那個女幹部搶回來。」

    「什麼?」楊龍的聲音很急促。「而且劉亞傑的父母還在那裡?」

    「沒錯。我們現在被他們纏住了,任文安的異能極其強大,我們很難脫身。如果你有辦法的話,就到那間飯店去,把劉亞傑的雙親帶走。」

    「那你的同伴跟那個人質怎麼辦?」

    「那個人就留在那裡給他們,我的同伴有辦法用瞬間移動到別的地方去,也有辦法保護自己。」

    「好。把飯店的地址告訴我。」楊龍說完後,換熾日開始將對話地址,接著對話便結束了。

    「我先自己把這段對話講好,再把熾日的部分用電腦軟體調成他的聲音。我在給熾日手錶時帶了錄音筆,把熾日的聲音錄下來,我就用那些聲音為藍本調音,變成你聽到的樣子。」楊龍繼續說:「我把這段錄音給天璇他們聽,並告訴那些太陽系的這是我的通話錄音,他們就相信了,於是我就這麼接走劉先生與劉太太。」

    劉亞傑聽得睜目結舌。「你在跟他們這樣瞎掰的時候,天璇沒有讀取你們的思想嗎?如果她一讀取就會立刻穿幫的。」

    「那時候只有我去那個房間,課煩在外面顧車。你以為天璇那個小丫頭在上次的事情後,還有膽子對我進行思想複製嗎?她光是看到我就嚇得躲在另一個女生背後。」楊龍說。

    「搞不好她會怕你是你的樣子太嚇人了。」阿凝微笑著補充。

    「也許吧。」楊龍說。他當時為了增加逼真感,穿了一件被染成血紅色的襯衫過去,更像是受到了帶原者攻擊。

    亞傑聽完,情緒仍然沒從震驚中恢復,過了幾秒才搖搖頭。「真不敢相信,楊龍,這真是太厲害了……」他低下頭。「我不知道該怎麼講……不過……我是說……謝謝你們!」他大聲地說。

    「我早就說過會有驚喜了。」楊龍說,他的心情也好了起來,因為亞傑臉上的笑容,這是在經歷了漫長的重擔後,終於鬆一口氣的欣慰笑顏,雖然太陽系沒有對他們一家人做什麼壞事,不過神田煬知道亞傑這幾天身在犯罪世界之中,一定無時無刻都是繃緊神經的。

    「我們到了,各位。」河馬說,楊龍張開眼睛,教授的研究大樓映入眼簾。

    ─────

    「月瑤。」熾日說:「我沒有打電話給楊龍過,我們在這段時間是用這個通訊的。」他舉起手錶。

    「可是他給我們聽的……」月瑤支支吾吾地說,隨後滿臉通紅。「慘了。」

    月瑤剛剛已經回到旅館,把那個女核變人的石像帶了回來,而地婭自己坐計程車前往公寓。月瑤在回來時順便帶了一罐地婭的石化血,將任文安也變成石雕。他們原本計畫先把劉亞傑的雙親帶到這裡,不過現在沒有必要了。

    我們真不該讓劉亞傑一人獨處的,冥宙心想,同時想起另一件事。「月瑤,妳在剛回來聽熾日下令時,心裡就覺得納悶了,對不對?」

    月瑤不敢直視她的眼睛,這時天璇拉拉冥宙的衣角。「那個時候……月瑤本來要問的,可是看到翼火他們傷得這麼重,才決定先準備救治的。」

    「……對不起。」月瑤低下頭說,天璇跟星海看起來也很內疚。

    熾日的臉色變得柔和一些了。「沒關係。」他說:「換作是我的話,也有可能被他們騙。」

    「現在怎麼辦?」水辰雙手抱胸地問:「我想,應該沒有必要再倚靠男孩了吧?神之語說他會幫助我們打敗帶原者,而他的確辦到了,至少瓦解了臺中的帶原者危機。」

    「不,我認為神之語的第二句並沒有結束。」熾日搖頭道。

    所有人一致望向熾日。

    「之前我會認為劉亞傑就是萬物之靈的剋星,是因為他打敗了李振凝。」熾日說:「『侵入堡壘的閃燄,是喪心病狂之人的災厄使者。』我仍然確定這裡所說的就是劉亞傑,可是堡壘不是李振凝,而是任文安。」

    冥宙了解了熾日的意思。雖然李振凝原本的異能是防護罩,然而他和劉亞傑對戰時用的不是這個能力;而今晚劉亞傑逮住了使用防護罩的任文安。

    「我原本認為這段預言的第一句指的是他打敗李振凝;第二句就是今晚的這一戰,不過現在看來,今晚的戰鬥才是第一句,而第二句的喪心病狂之人,就是整個萬物之靈的帶原者。我對神之語的解讀是錯誤的。」熾日說:「這段神之語的第二句不是今晚,而是將來的事情。」

    沒有人說話,大家都在思考關於預言的事。

    「喂,我覺得不用再把那傢伙帶來了吧。」柳土說:「我們要對付的是摩羯座公司剩下的人,又不是什麼萬物之靈。」

    「誰說的?」冥宙平靜地反駁:「我們抓走他們兩個幹部,那個叫秦世淵的人不可能坐視不管。何況他們原本就想把我們納入他們的麾下,現在說不定想殺我們。」

    「沒錯,而且摩羯座公司和他們掛勾,就算萬物之靈不會對付我們,我們也會跟他們碰頭的。」熾日說。

    「那麼,我們還要把劉亞傑帶來嗎?」水辰問:「這次連他父母也被核管署保護,要讓他再當一次我們的幫手,恐怕會很困難。」

    這時,星海忽然張大了眼睛。「各位!」他說:「有新的神之語顯現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9078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lothh11531CC
CC看更多我要大聲說6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