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三十三章 公寓的審問

作者:時零│2016-11-19 12:28:51│贊助:8│人氣:174
    我正要開口,這時我炸出的洞口探出一張臉。「熾日!」水辰喊道,她的幾束長髮在洞口晃呀晃。「你們現在方便上來嗎?」

    熾日朝水辰點頭示意。「回去再說吧。」他告訴我。忽然間,熾日臉色一變,緊接著衝過我身邊,抓住趴在地上的任文安的脖子,並將他的後腦勺朝地面重重一敲。任文安悶哼一聲,昏了過去。

    「他想自殺對不對?」我問,因為我發現任文安即使昏倒了,仍然用牙齒咬住舌頭。

    「恐怕是。在問出他們的計畫前,任文安絕不能死。」熾日將任文安扛在自己身上。他比奎木高得多,所以熾日背得很勉強,最後我走向他,我們兩個各抓住他的左肩右肩,拖著他走向剛剛汽車開出去的坡道,回到了地面上。

    雖然彰化的敵人參戰的危機解除了,可是我知道那幾個工廠裡殘存的帶原者還沒解決。「熾日。」我說:「任文安已經受擒了,我希望你們可以放過那些帶原者。」話剛講出口,我突然覺得對熾日下達命令的感覺好奇怪,忍不住低下頭。

    不過熾日似乎不以為意。「每個人都累了,再打下去對我們沒好處。」他說:「我們只要逃回去就好,不過如果帶原者們仍然想封殺我們,也只能繼續戰鬥。」

    我張開沒有抓住任文安的右掌,試圖製造恆星。剛剛那一顆超級恆星真的消耗太多力量了,我現在感到充滿身心的疲累,而且只能召喚出一絲星火。

    不過,在我們出現在工廠大門時,情況遠出我們的意料。

    還能戰鬥的帶原者當然繼續和太陽系的人糾纏,可是在他們看到被我們架住且失去意識的任文安時,全部都停止了攻勢。

    「此刻不打,更待何時?」柳土喜出望外,他把灰塵組成兩把刀刃握在手上,然後衝向帶原者。

    冥宙抓住他的肩膀。「等等。」她戒慎地看著敵人們,水辰和白金也是,連我也對他們的反應很好奇。頭目已經落入人手,他們會採取什麼行動?

    那些帶原者用空洞的眼神看著任文安,接著面面相覷,我知道他們在傳遞訊息。

    下一刻,所有帶原者一哄而散,紛紛衝向離自己最近的門。屍體控制者騎著最大隻的殭屍獵犬逃走;金屬帶原者踩著飄浮的金屬團飛離;那個可以隔空移物的女生直接把自己推向大門,不過更多的人是直接拔腿狂奔,每個帶原者都在用對自己最有利的方式逃跑,逃離我們。

    「大師兄,咱們追上去吧!」柳土躍躍欲試地說,他赤裸的胸膛已經被割出一道血痕,不過沒有大礙。

    熾日搖頭。「我們要回去。」他說:「水辰,聯絡地婭他們,說可以回家了。」

    ─────

    半個小時後,我和冥宙、翼火和任文安,在熾日的駕駛的汽車中返回北屯,其他人則搭水辰的車。任文安被熾日五花大綁,冥宙拿當初把我和爸媽迷倒的花的花蕊塞在他嘴裡,告訴我他必須過很長一段時間才會醒來;熾日讓他坐在副駕駛座,一路上時不時地注意他。我們三個則擠在後座,翼火已經沒有在流血了,可是還是沒恢復意識。一路上我都在向熾日述說我想出來的計畫。

    「你是怎麼發現工廠有地下室的?」在我講到我發現任文安沒有將地面鋪上防護罩,而我打算炸開地板時,熾日突然問我。

    「噢,對。我在跳出工廠之後……」我之前望了告訴熾日,其實那台汽車是從地下室開出來的,所以把我在外面的發現又講了一次。

    在我說完之後,熾日過了一陣子才回應。「你的計畫風險非常大,如果恆星爆炸的位置不是他所處的地面,或者任文安在掉到地下室之前馬上用防護罩製造出立足點,就等於功虧一簣了,反而還會加重他的戒心。」他頓了頓又說:「不過,在當時的情況下,這的確是唯一能逮住他的方法,否則我們也許都要遭殃了。

    「劉亞傑,我代表太陽系所有人向你致謝。」他因為要注意路況而沒有看我,但是語氣很真切,雖然跟平常一樣嚴肅。

    「咦?喔……不,沒什麼。」我說。希望他們不會看到我不好意思的樣子。

    之後車上的氣氛沉默了一陣子,我覺得有些尷尬,於是開口說:「那個……你們有沒有想過,任文安好像在剛才的戰鬥中沒有用盡全力?」

    透過後視鏡,我看到熾日挑起眉毛,冥宙也注意聽我說。

    「任文安比我們早來工廠好幾天了,不可能不知道有地下室,我不認為他會這麼粗心,疏忽地面的防備。」我說:「而且如果他只是要把我們困住,那直接將防護罩向棺材一樣把我們全身罩起來不就好了?這樣我們連在工廠內移動都不行。」講到這裡,我在工廠撞到防護罩的背脊又發疼了,我忍不住伸手到背後撫摸。

    熾日似乎要開口,不過冥宙先說話了:「劉亞傑,你是幾歲開發異能的?」

    我一怔,她為什麼問這個?「很……很小的時候就有了。」

    「既然如此,那你應該也練習了非常久。」她說:「你有沒有想過,是製造恆星需要耗費比較多異能腦波,還是維持既有的恆星?」

    我心中一奇,這個問題我從來沒想過。

    「就像一般人在舉起東西時,將物體從地面抬起來,然後一直舉著,抬起物體需要的是肌肉的爆發力,而一直舉著需要持久力,雖然持久力能維持比較久,但我們在抬起東西、也就是使用爆發力時,會感覺比較需要更多力量,異能的原理跟這很像。」冥宙說:「如果我用異能讓好幾十顆種子同時萌芽並成長,會消耗巨量的體力與腦力,但是如果我只讓一株藤蔓成長並操控它,我就算操控它非常久,耗費的腦波也不如同時創造好幾株可聽我命令的植物。」

    我想起昨晚她在召喚出膠糖果樹後馬上昏倒的情形,又回憶自己之前使用異能的經驗,通常會感受到頭痛,都是在召喚恆星後,而不是使用同一顆恆星使用很久後。

    「用異能創造事物,會比維持那個被創造的事物消耗更多能量。」她說:「任文安的戰術很明顯,就是用防護罩把我們關住,然後只要等彰化的同伴來就好,但維持防護罩還是會消耗力量,而在他承受不住前那些彰化的敵人必須來到這裡,所以他需要防護罩保持的越久越好,這場戰鬥對他而言,就是持久力的比拼。

    「當時我們都在和帶原者們交戰,而且都是一邊戰鬥一邊移動,所以他無法輕鬆將我們用防護罩一個個跟外界阻隔,索性直接先大範圍地一整著罩住,更何況當時你已經跳出工廠一次了,任文安當然不希望這種情況再度發生。就像我說的,他製造防護罩絕對比維持它們更浪費腦波,所以他在確定防護罩隔住整間工廠後就沒有再做出任何屏障了。如果我是他的話,也會採取這種最持久的作法。」

    「可是……任文安也應該提防地面吧?我知道不走近看的話,沒有人會發現那個門口是通往地下室的側門,不過……」

    熾日清了清嗓子。「我看過李振凝使用防護罩。」他說:「我們和詹古廷的探員隊,以前曾經捲入過一場危險的糾紛中,那時李振凝用過他的防護罩幾次,都是用來保護住他們四個人。任文安使用防護罩的異能蓋遍了整間工廠,又在裡面弄了一層保護他自己與白洞控制者,他不可能製造出無限的空氣屏障,也許這麼多的量對他來說已經很負擔了,說不定那就是他可以創造的量的極限。

    「冥宙也說過任文安必須運用最持久的方案,所以他才沒有在被攻入機率最低的地面鋪設。通往地下室的鐵門原本是關著的,那時我認為那扇門也是通向一樓的,如果不是你有離開工廠一段時間,沒有人知道工廠有地下室。何況就像我說的,如果你在他掉落的過程中沒有及時抓住他,他有可能再次用防護罩保護自。」

    「……我大致上了解了。」我說,可是剛講完,我就發現熾日的話中不對的地方,他為什麼會提到李振凝?「熾日……」

    他知道我想說什麼。「冥宙跟我說過,她在李振凝的口袋裡找到一把手術刀,不過那是之前的事,你也對我們提到李振凝能力時的反應很納悶。在接觸到任文安的防護罩時,我就隱約猜到了。」這時路上亮起了紅燈,他將車子停住,並轉頭面向我。「你遇到的李振凝,異能跟手術刀有關,對不對?」

    熾日的眼神就算不帶威脅情緒,看起來還是很凌厲。「沒錯。」我說:「那天我遇到的帶原者李振凝,操控手術刀攻擊我,我費了很大的功夫才打敗他的。」我不能讓他們知道言真的事,即便我覺得熾日不會想去找他了。

    綠燈亮了,熾日繼續開車前進。「該問任文安的問題更多了,看來他們那夥人中有人的能力是改變別人的異能。」說到這裡,他忽然按一下手錶然後舉起來。「楊龍,聽到的話回答我。」他說。

    手錶傳來一陣雜音,然後楊龍的聲音出現。「熾日,你們現在在哪?亞傑怎麼樣了?」他問。

    「我們抓住了任文安,而劉亞傑沒事。」熾日說:「我們那裡又如何?」

    「一半以上的房子都毀掉了,我看到的每一面玻璃都不是完整的,大鐵門也被炸爛。有一面牆垮掉,可以看到二樓。庭院有一座花園吧?現在變成了焦土。」他說到這裡,冥宙的表情忽然變得很難看。

    楊龍繼續說:「他們帶一堆槍過來,雖然就算沒有槍也夠嗆了,有幾個帶原者很適合去從事拆除業。核管署會補貼申請住宅補償,不過我不知道他們會不會給罪犯……」

    「不必。」熾日說:「這樣就好。你們那裡的帶原者怎麼樣了?」

    「有幾個逃跑了,被我們弄傷的現在在詹教授的研究大樓,不過在回來的路上,我們沒看過半的帶原者。」

    「是嗎……好吧,這樣就沒事了。」熾日掛掉通話。「冥宙,通知水辰,把車開到崇德十路的公寓。」

    「好。」冥宙馬上拿出手機。

    我沒有說話,只是看著外面的夜色。現在臺中的帶原者組織被我們搞定了,我真不敢相信,只花一個晚上的時間,這些事情就完全結束。

    我閉上眼睛,安心地躺下休息。

    ─────

    我們沒有回到太陽系的豪宅,畢竟楊龍說那裡已經被炸爛了。熾日跟水辰把車停在崇德十路,那裡有一棟很高的公寓。冥宙告訴我說,這裡的十樓有四間公寓,全部都是太陽系租的,用來當作特殊時期的住所。

    「柳土,把灰塵清一清。」在我們到十樓後,熾日進入電梯右轉的房間後下令。

    「知道了。」柳土咕噥著,然後舉起手,客廳與其他房間的灰塵全部飛出來,聚集在他的手邊,包括結成網狀的灰塵絲跟細小的塵屑,最後成團的灰塵在他的指使下進入垃圾桶。可能要花好幾個小時的打掃,有他在一分鐘就搞定。

    熾日把任文安綁在椅子上,同時冥宙打電話給月瑤,讓她把天璇與星海帶回來,過一下子他們三個人就從客廳憑空出現。天璇看到因為腿受傷而坐在沙發上的白金,馬上湊上去關切,而月瑤看到傷勢慘重的奎木與翼火,忍不住驚呼一聲。

    「我記得妳在這裡也有放一些急救品吧。」熾日對她說:「有辦法把他們治好嗎?」

    「能是能,但是用我放在實驗室的藥品成效會更好。」月瑤說:「我知道家已經變成廢墟了,可是還是回去找找,說不定實驗室沒受到波及。」

    「等一下,妳剛來這裡,再回到家那邊又回來……這樣不就要再過一段時間才能使用瞬間轉移了?那要把地婭他們留在那裡?」水辰說。

    月瑤聽到「他們」時忍不住皺起眉頭,但她還沒說話,熾日就先插嘴了:「地婭他們如果在我們戰鬥時沒被襲擊,現在就更不可能,讓他們待在飯店一陣子沒關係,現在救人要緊。月瑤,早去早回,回來盡快處理翼火跟奎木。」

    月瑤在聽他說話時表情一直很怪異,直到熾日提到那兩人時,月瑤才回過神。「……噢,好。」說完她便再度消失不見。星海跑過去看奎木的慘狀,也面露憂色。

    「冥宙,有辦法把他弄醒嗎?」水辰瞅瞅任文安。「我們有很多問題要問這個人呢。」

    冥宙用衛生紙包住手指,然後把任文安嘴裡的花蕊拿出來,再掏出一片葉子塞進去。「麻氣秋棠的迷昏效果很猛,這種植物是唯一可以讓他醒來的,不過我不確定要等多久。」

    正如冥宙所言,任文安真的讓我們等了很久,久到足夠讓月瑤抱著一堆藥品回到這裡,她馬上開始處理翼火的頭,一面滔滔不絕地告訴我們原本的豪宅被毀得多慘,直到任文安張開眼睛為止。

    任文安把葉子給吐出來,然後又乾咳了幾下。他看看四周,發現我們幾個以後,又露出了倦怠的神色,他閉上眼睛,用癱軟的姿態靠在椅背上。

    「『就算要咬舌自盡,他們也不會讓我這麼做』。」天璇說:「任……這個人是這麼想的。」

    熾日點點頭,然後清清嗓子。「你們怎麼認識摩羯座的餘黨的?」

    任文安保持緘默。

    「他心想,是他們自己來投靠他的。」天璇說。就算他不說,只要熾日問問題,天璇還是有辦法知道他怎麼想。

    熾日沉吟一陣子,應該是在想著要先問什麼。「你們的組織還有幾個跟你一樣的幹部?」

    任文安忽然睜開眼,面露兇光地盯著熾日,熾日馬上擺出備戰姿勢。

    「九……九……九個,跟這個人同樣位階的。」天璇結結巴巴地說,她避開任文安的雙眼,水辰從後面抱住她。「別怕。」她柔聲說道。

    「還有其他幹部嗎?」熾日又問。

    任文安又瞪了他一眼,並且咬緊嘴唇。

    「還……還有三個人。」天璇說:「是組織裡最高階的領導中心,組織的領袖也在裡面。可是這個人沒有想到其他比他更下層的人物。」

    「那麼你們是怎麼讓核變人喪失意識的?」熾日問道。

    「用他們的領袖的異能。」天璇回答:「這就是那個人的能力。每一個帶原者,都是被他們的首領用異能控制後的樣子。」

    熾日低著頭想了一下。「那麼你們的首領是誰?」

    任文安忽然低吼一聲,使盡全力想要站起來,但是無法掙脫將他綁在沙發上的粗繩,不過他還是猛力掙扎。「殺了我,熾日。」他說:「殺了我!」

    「怎樣?想討揍是不是?好啊!」柳土朝他吼回去,然後摩拳擦掌的走向他,不過他被熾日給推回去。

    「秦……秦世淵。」天璇過了一陣子才說:「秦世淵,這是他們的組織領袖的名字,沒錯。」

    所有人面面相覷,不過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沒聽過這個名字。水辰低聲唸了幾次「秦世淵」三個字。「熾日、冥宙,你們聽過這個名字嗎?」她問。

    冥宙搖搖頭,熾日說:「我似乎在很多年前聽別人講過,但是我想不起來是誰。不過一定不是犯罪圈的,是的話我肯定會記得。」他開始苦思關於這個名字的記憶。

    「他也許是這幾年才展頭露角的罪犯。」冥宙說。這時我忽然感覺到手機的細微振動,不過其他人沒有發現,而我的注意力都在熾日和任文安的談判上,所以也沒有多理。

    「好吧,之後我再查這個人的資訊。任文安,你們的目地是什麼?還有你們的組織的名字。」熾日又問。

    任文安沒有反抗的動作了,他又回到癱軟的姿態,而且不理我們。

    天璇正在讀取他的想法,但是沒有說話。一開始,天璇看他的表情有些緊張,可是後來睜大了她的藍眼睛,然後又垂下眼神,嘴巴一會張開一會抿住,彷彿有話要說又不想講。她的表情看起來……很困惑。

    「天璇,怎麼了?」冥宙握住她的手問。

    「小女孩不想講,就由我來講吧。」任文安說道,他這一開口頗出我的意料,其他人也是。

    「把我褲子左邊口袋的東西拿出來。」他說:「我的衣服後面都被燒壞了,不知道它們有沒有。」

    柳土湊上前,打開他褲子大腿處的口袋拉鍊,從裡面掏出了……照片,那裡面幾張疊起來的照片。「這什麼鬼?」柳土疑惑地說。

    我們幾個走過去看。那些照片都是任文安的,其中一張中的他牽著一隻大狗,在類似公園的地方散步;第二張中的任文安在幫狗洗澡;還有一張是他幫貓咪添加飼料的照片,每一張都是任文安照顧動物的照片,除了最後一張以外。最後一張照片是他跟一群人的合照,他們合照的背景是一座動物收容所前面,而且所有人都穿著志工的衣服。

    照片中的他比現在年輕一點,而且大部分的表情都在微笑,是那種真心喜悅的笑容,跟剛才狂怒掙扎的神態南轅北轍。

    任文安低下頭看了一下那些照片,接著擠出一絲勉強地笑。「藥頭,你這是什麼意思?」柳土問他。

    「沒什麼,我只是想看一看而已。」他說完,柳土一副不可置信地樣子。「你叫我藥頭對吧?我不是第一次被人這樣叫了,不過朝陽收容所的人要是知道南美毒梟女王的獨子、在犯罪界打滾的核變人,就是那個會幫流浪狗洗澡、做志工活動的年輕人時,不知道會怎麼想。」

    沒有人聽得懂任文安的話,不過他自顧自地說下去:「那張我替牠洗澡的狗,是被原本的主人拋棄的,他來到收容所,說要棄養。每次遇到這樣的人,其他志工都會很憤慨。

    那隻貓的處境更慘,我們發現牠時,牠正被繩子吊在樹上,這麼做的是個還在讀國中的小鬼,收容所還有更多受虐動物,有些你們不會想看的。」雖然我完全聽不懂他想表達什麼,但我想起了昨天被主人打的大狗,不免心有餘悸。

    任文安繼續說:「我聽說過你們的經歷,太陽系的。你們從小就在犯罪圈打滾,各種壞人和骯髒事都看過,不過我也不差。為了吸毒傾家蕩產的、用毒品控制別人的、因為我的地位以及異能而討好我的,這麼多年來我看透了很多事情。」

    「天璇,妳還是告訴我們他在想什麼吧。」柳土指著任文安說。「我看他是被打敗所以神智不清了,才會像這樣胡言亂語。」不過天璇還是沒有說話。

    「當了志工後,我本來以為不會在看到那種骯髒事,不過我錯了。那些棄養或虐待動物的人比比皆是,在接觸那麼多不堪的事情後,我早就覺得人類沒有比動物高貴到哪去,有些爛人連禽獸都不如。

    「人就是這樣,遇到比自己弱小的生物,各種狼心狗肺的事都做得出來;面對比自己高等的生物,就逢迎拍馬地討好,或是把我們當作怪物而恐懼,甚至是排擠。」

    其他人仍然靜靜地觀察他,不過我開口了:「我們是什麼意思?」

    爺爺說過,許多犯罪者的動機不是單純的為了利益或權力,而是違背世俗的扭曲想法,我已經可以確定任文安就是這種人,爺爺還說遇到這種犯人,警察都會盡可能地了解他們的想法,這種罪犯的心態,許多都是值得研究的社會及心理議題。

    「我們就是我們。你們、我、還有所有核變人。」任文安說:「人類憑藉著智慧,處於生物鏈的最高頂點,可是核變人沒有任何一點輸給凡人,體能跟頭腦都是,而且還擁有異能。自從二十年前的第一個異能者問世以後,普通的人類就不再是最高等的生物了。

    「去年我偶然打聽到他。」任文安講到這裡,原本死寂無神的雙眼中,忽然綻放出火焰。「秦世淵是一個聰明人,他當時就在策畫帶原者,還有組織的計畫。我不知道當時的我是怎麼回事,但是和他談過以後,許多我思考已久的疑問都得到了答案,他很了解我,也跟我一樣對凡人的劣根性有感觸。我在猜到他的計畫後,跟他說我願意加入組織。

    「我們沒有名字,不過在最近,有些人開始叫我們『萬物之靈』。」

    其他人看起來都很不自在。「那個秦世淵的計畫,就是你們整個組織的目的,對不對?」水辰問。

    這時,剛剛一直不敢說話的天璇開口了:「他們控制核變人的目的,就是組建一支異能者軍隊,然後……」

    「殺死全世界所有的凡人。」任文安幫她接完最後一句。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9685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s22172517獸人朋友們
喜歡獸人題材的朋友們~~歡迎來小屋逛逛喔">W<"看更多我要大聲說4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