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1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第十三章】為你拭血

作者:惡顏高│2016-11-18 17:17:32│贊助:25│人氣:273
──荒村瘋顱、玉髮劍光,在歸途與戰鬥之間,仍有數不清的疑惑未解──


    






第十三章】為你拭血
    

  



   
  古澤脈,台灣沫界諸脈之一,大多地段為荒野沼澤,卻也不是清一色同樣景觀。

  在古澤脈中段的邊緣地帶,有一處亂石林立的火山峽谷,此峽谷地形破碎,更暗藏許多威脅,非藝高膽大者不能妄圖穿越。但是,在進入火山峽谷之前有個岔路,可以通往另一段地勢較為緩和的山區,路雖遠繞,勝在安全穩妥──

  所謂安全也只是相對而言。

  以飄蓬體為主的地外靈敵,雖不至於多到滿地亂爬,仍可說是無處不在,越過任何一道坡、繞過任何一棵樹,都可能迎面撞上,真正意義上的安全地帶極其稀有。此乃沫界野外諸脈的共性,地外靈敵出沒難測,鬆懈就代表了殺身之禍。

  除了地外靈敵,宇內眾靈亦非全為善類。群聚為患者如沼伏,獨強者如蛇神方努,眾靈存在於沫界野外各個角落,既與地外靈敵相鬥,也不吝於伸獠牙予人類。

  古澤脈中段的這處山區,同樣有宇內眾靈盤據。

  山中有一處廢棄小村,村屋皆古舊損毀,荒草掩磚,自然是無人居住,只有無數青紫色的詭譎火團在村中飄飛。這些火團小的如籃球,大的近一人高,青紫火光核心有模糊的人類顱骨之影,較大型者更具有胸肋與手臂之骨,骨臂揮振之力足可碎石,主體的怪異火焰不會引起灼燒,反而會讓接觸者凍寒衰竭。

  此類宇內眾靈,名喚「瘋火骨仔」,後三字敘其形貌,重點是第一個「瘋」字,無論何方來者,一旦相遇必定遭擊,相較之下沼伏的性情都算是溫柔和平了。

  今日,荒村外圍的瘋火骨仔開始騷動。

  察覺有人踏足於此,數顆青紫火球發出尖銳狂嘯,朝村外轟然飛去。只見銳光一閃,火中顱骨爆裂,青紫之炎破碎而散,在泥土地上冒出陣陣灰白寒煙。

  一雙平底軟鞋踏破煙幕,素色武衣的清冷少女,髮際玉色光輝流轉,正是瓊蕊。她踏越沙煙而出,長劍應手揮劈,意罡之光化作銳刃,數個瘋火骨仔迴避不及,再添滿地碎炎。

  於此同時,大團青紫火光從村中升起,朝村口處飛來,勢如隕星崩墜。

  「小心!」後方傳來另一道年輕女性的高喊聲。

  聽到提醒之前,瓊蕊已經作出反應。

  她腳下一踏,劍舞朝天,竟是不閃不避,順勢刺出一道半人粗的巨大意罡之光,光尖直貫青紫隕火,炸音響徹廢村,震波掀得磚瓦飛拋,一些靠得太近的小型瘋火骨仔更是直接被震碎,殘火不存。

  雖是隔空遞擊,亦需承受反震。瓊蕊上身後仰,連續踏退數步之後重新穩住重心,嘴角泌出血沫,手上仍舉劍戒備。

  空中火光翻騰,體型巨大的瘋火骨仔重墜於地,隨即重新飄起。其身有兩人之高,盆骨之上的全副人體骨架盡皆齊備,脊椎骨更往盆骨下延伸,如一條骨質短尾,渾身青紫怪焰濃實若膠,令人望之駭然。

  然而,經過方才當空一擊,吃虧更重者卻是巨大瘋火骨仔。左臂骨完全消失,左側胸肋亦見碎紋,此傷顯然激怒了它,它顱骨下巴大開,週身青紫凍炎往口部集中,匯聚為柱狀並噴射而出。

  面對詭火逼襲,瓊蕊再行強硬之舉。劍尖正面刺出,青紫火光分斷兩側,地面化為黑色寒凍之土,少女逆著凍炎之流而進,猶如在青紫激流中行舟的玉光小船。

  僵持只在一瞬,瓊蕊以一往無前之勢猛衝,撞入敵方懷中。

  劍上意罡一斬,巨骨斷毀;再一刺,凍炎碎濺。巨大瘋火骨仔發出最後一聲咯咯怪吼,繼而整個崩散,其一身青紫炎光短瞬縮攏凝結,隨之又反向狂漲,化作一陣劇烈爆炸,骨架盡皆湮滅。

  瓊蕊乘著寒冷的炸裂氣浪,向後旋身飛退,姿態雖有少許不穩,最終仍是安然踏地。她凝視巨骨爆裂之地,確認滅敵無誤,再環顧四週,視野內已經沒有膽敢現身的瘋火骨仔,通行廢村將是一片坦途。

  瘋火骨仔瘋歸瘋,也有個限度,其餘中小型個體已經逃竄無蹤。



  瓊蕊轉身回步,往村口方向走去,髮絲旋擺,玉色光輝點點飄揚。

  村口外,一位少女滿臉擔憂,一位少年瞇著眼滿臉苦惱。



  「妳也衝太快了吧?沒必要這樣啊。」吳卸岱搖著頭。「照我剛剛提議的,只要小心點,完全可以從村子外繞過去。即使不小心被發現了,打退幾隻小的趕快遠離,也不用跟最大的那隻拼到底。」

  「既然時間有限,當然是越快越好,這樣畏縮如何能保護她?」

  面對吳卸岱,玉髮少女不假辭色,連眼神也沒正面對上。

  「好吧好吧,至少妳也打贏了。」吳卸岱無奈地嘆了口氣。「反正過了這邊,後面就沒什麼危險,除非剛好又有外星阿飄出現。」

  「任何敵人,斬了便是。」講這句話時倒是轉頭看向吳卸岱了,大有幾分把你一起斬了也沒差的意味。

  「那個……先等等喔……」夾在中間的高芸擎有意緩頰,她望向玉髮少女,小心翼翼地開口:「瓊……瓊蕊?」

  「是?」瓊蕊點頭回應,並將長劍納回腰旁鞘中。

  「呃,妳受傷了?」高芸擎盯著對方嘴角血痕。

  「小小內傷,不礙事。」瓊蕊此時語氣雖無起伏,眼眉與唇角弧度皆看得出和緩曲線,剔透雙瞳直迎高芸擎。

  「休息一下吧?」

  「不必,請讓我盡快送妳到安全場所。」

  「這樣,那──」高芸擎從外套口袋中取出一條淡藍色手帕。「至少把血擦一擦?」

  「嗯?不用了。」不想弄髒對方手帕,瓊蕊以手背在唇角隨意一抹,並未仔細擦拭,仍可見絲許紅痕。

  「這樣子根本沒擦嘛。」如此嬌美姿容,連同為女孩子的高芸擎自己都感到心裡亂跳,卻這麼粗枝大葉,讓她深覺無法坐視,於是秀眉一豎,主動拿起手帕往對方嘴角擦去。

  「唔……」瓊蕊狀似毫無反應地任對方擦拭,瞳眸卻隱有震顫,可知其心有波攔。

  將瓊蕊手背上的血跡也擦拭一遍後,高芸擎轉回身,發現友人正一臉古怪。

  「阿岱,怎麼了嗎?」

  「我沒記錯的話……」吳卸岱一眉上揚,一眉下壓。「不久前還是她突然抱住妳,妳嚇得站著不敢動。怎麼沒多久就攻受逆轉了?」

  「笨阿岱你在亂講什麼!」頰上浮紅,高芸擎叉著腰說:「還不是因為,不久前有另一個某人也是弄得滿身傷,又不肯讓我幫忙處理,我很難過。所以現在學乖了,總之別問就先擦下去再說囉。」

  「這也能有關聯?」吳卸岱抓了抓後腦。「那時也只是怕走散嘛。」

  「我知道啊,我知道……」看著輕鬆聊談的友人,高芸擎卻覺胸口悶揪。

  真要說起來,早先擊退爬行飄蓬體時看吳卸岱被拋了又摔,遭逢沼伏時也再添傷,才真是把高芸擎給嚇壞了,只是當時她六神無主沒辦法多想。此時再看吳卸岱,他衣服肩上有擦拭額傷的乾血跡,全身衣褲多見破損染沙,更不知衣物之下是否還有藏傷。

  高芸擎幫瓊蕊擦血之舉,本乃自然無心,此時回頭一望友人,她忽覺自己就像冷落了一路護持自己的吳卸岱,不由得心湧內疚酸楚。

  「哎,既然路都打通了,我們就趕快走吧。」吳卸岱打量著廢村環境,遠望前路,並未察覺少女複雜心思。

  「嗯。」高芸擎不再多言,她自知無力,唯一能做的就是盡速前行。

  「我開路,您請小心。」瓊蕊對高芸擎輕聲一語,轉身領路。

  「等等離開村子,別拐進任何一條小路,沿著最明顯的那條路走就沒錯。再走一陣子就能繞到火山峽谷的另一邊出口,到時就離通道不遠了。」吳卸岱說明著行程,等高芸擎也走出幾步才殿後跟上。



  廢村戰鬥過後,殘存的瘋火骨仔們遠遠環伺而不敢妄出。

  三位年輕男女踏越爆痕累累的地面,順利穿越廢棄小村。



  高芸擎擔心瘋火骨仔突襲,左顧右盼,觀察著周圍的斷垣殘壁。

  「這個地方發生過什麼事嗎?以前有人住在這?」

  「也許,人都被那些骨頭給殺掉了。」走在前方的瓊蕊立刻猜測。

  能給出答案的,依然只有走在後方的瞇眼少年。

  「沫界建築物不一定都是人工的,例如野外大脈之一的『亂城脈』,樣子就像把塵界的城市隨便拼在一起,裡面甚至有高樓大廈,但每棟房子每條街道都是『長』出來的,而且會隨著沫脈潮汐而改變。」

  「長出來的?建築?那這裡也……」高芸擎訝呼,她腦中浮現竹筍破土而出的畫面,筍皮上滿滿都是窗戶玻璃。

  「喔,這裡不一樣,這裡確實曾經住過人。」

  「那你還扯到別的地方去。」瓊蕊不滿地一瞪。

  「機會教育嘛。」吳卸岱聳肩一笑。

  「既然以前有住人,真的是被那些骨頭殺光了?」高芸擎問。

  「不是,當年外靈入侵後世界大亂,以前的居民都撤離了,接著才冒出瘋火骨仔。在連『沫界』這名詞都還沒誕生的時代,能住在這裡的全都是猛人,像剛剛最後最大隻的那個瘋火骨仔……嗯,暫時叫它大骨仔兄吧。就算有一整打的大骨仔兄組隊殺過來,大概也會被當時的居民消滅。」

  「唔喔──」雖然還不能具體想像,高芸擎至少知道這很厲害。

  「那麼這些骨頭就是鳩佔鵲巢了。」瓊蕊手按劍柄,瞳中盡是冷冽殺意。「如果最強就那一隻,其他藏起來的都不足為懼,不如我回頭把剩下的都解決掉,讓這裡安寧一點?」

  「這裡比大骨仔兄更強的,也是有喔。」吳卸岱慢悠悠地說。

  「咦?」高芸擎駭然。

  「在哪裡!」瓊蕊引頸張望,腰際劍刃已有一半出鞘,寒芒閃耀。

  「如果繼續把剩下的趕盡殺絕,就會跑出大大骨仔兄,如果把大大骨仔兄也宰掉並且待在這裡不離開,大大大──骨仔兄就會跑出來。喂喂喂等一下,別那樣瞪我,劍也別亂拔!我可沒唬妳。」

  「真的?」即使瓊蕊寒著臉,稍抿之唇仍顯露出對自身無知的懊惱。

  「嗯,對呀,阿岱不會亂騙人的,對吧?幫我們解釋一下吧?」高芸擎慌忙打圓場,她殷切地盯著吳卸岱,生怕他還真是隨口胡謅。

  吳卸岱確實有幾分試探瓊蕊的意思,但他也並非瞎扯。

  「其實這是妳以後就會學到的……好吧,簡單講一下,宇內眾靈有很多分類方法,其中一種分類是分成『個體』跟『場域』兩種大類。這個村子裡的瘋火骨仔,就算消滅乾淨了也會無中生有一直冒出來,另外……小擎,記得先前的沼伏跟方努吧?」

  高芸擎立即點頭,圍襲而來的陰影怪獸,龐大無比的霧中蛇神,斷無輕易忘卻之理。

  「它們就分別是這兩類,從字面意義上我想妳也能猜到了,方努是『個體』型,沼伏是『場域』型。瘋火骨仔也是屬於『場域』,以這座村莊為主的整片土地才是瘋火骨仔本體,當大骨仔兄被幹掉時──」

  吳卸岱轉頭看向瓊蕊。

  「對『場域』來說就是個警訊,再跟妳耗下去不划算,所以其他瘋火骨仔就躲了起來;若妳繼續追殺,大大骨仔兄就會冒出來揍妳;如果大大骨仔兄也被打爆了,『場域』會再判斷妳是不是真打算趕盡殺絕,是的話,『場域』不得不拼上老命,於是場域主靈……也就是大大大──骨仔兄要登場了。」

  「把大大大──骨仔兄也打倒的話……」高芸擎好奇地問。

  「那當然要好好慶祝。一座廢墟擺脫瘋火骨仔的魔掌,無數飽受折磨的磚塊與雜草終於脫離苦海。」吳卸岱先是笑答,隨即斂起表情,肅然說:「但是別想嘗試。場域主靈的強悍程度絕對比一整打的大骨仔兄更可怕,想像一下這代表了什麼……在對付過大骨仔兄之後,即使是妳也多少能明白吧。」

  最後一段話,是向著瓊蕊說的。

  瓊蕊略略皺眉,將頭撇開,雖無言語,劍刃已重新納鞘。

  「而且規定也不允許。」吳卸岱很快又掛起笑臉,兩手一攤說:「除了經過沫管局判斷必須剷除的危險目標之外,不允許將眾靈場域徹底消滅,畢竟它們也會跟地外靈敵互殺。沫界野外勢力的平衡很難捉摸,一旦干涉下去,誰都不敢保證後果。」

  「嗯,那我們還是快走吧。」高芸擎催促道,擔心瓊蕊仍有戰意。

  或許是因為接受了解釋,也或許是為了急於動身的高芸擎,瓊蕊未再多言,只是點了點頭繼續前進,高芸擎隨即跟上。

  而走在最後方的少年,看著最前方那搖曳著的粉玉長髮背影,心有所疑。

  「練到這身功力,卻連場域跟個體的分類都不知道嗎?這有點太唬囉……」極細微的自喃,代表了吳卸岱的滿腹思慮。



  稍早之前,吳卸岱說明了高芸擎的危險狀況,卻發現瓊蕊一知半解。不久前才對高芸擎解釋過的名詞,很多都得再對瓊蕊解釋一次,反而沒多少機會能對瓊蕊提問。

  瓊蕊知道這裡是沫界、卻不知道什麼是洪流風暴;曉得什麼是遺靈印記,卻不清楚地外靈質失控意味著何種危險,非得一一對她說明不可。也就是,她至少具備塵界一般人的常識,卻缺乏化承者該有的詳細沫界知識。

  就像高芸擎一樣,似乎是個只對沫界有片面瞭解的新人,這根本不合理。

  另外,雖然瓊蕊在古澤脈跑了很長的一段路才找到高芸擎,但她全靠那奇妙的感應循向而來,其實並不認得路,因此三人之中仍只有吳卸岱能夠指明方向。

  即使這樣,瓊蕊畢竟有著一身功力,有她開路,行程應該會順利許多──

  卻並非如此。

  在此之前的兩人旅程,雖然仍有遭遇危險,但成功迴避的危險數量更多,除去最初避無可避的爬行飄蓬體之外,只碰上了沼伏襲擊一次。然而,假設最初就有瓊蕊在旁,先前一路走來,可能還要多打上好幾場戰鬥。

  可以說,這個女人根本不懂分辨什麼該打,什麼不該打。

  地炎矮人,以硫磺熱坑為家的石膚矮壯人型之靈,偶爾會遊蕩到緊鄰火山峽谷的山區之中。三人抵達廢棄村莊之前,曾在山路上遇見數個地炎矮人,它們正在圍攻一隻爬行飄蓬體的地外靈敵。

  吳卸岱的看法是,前方戰鬥並未堵塞道路,只要維持戒備快速通過就可以。

  瓊蕊的做法是直接衝上去,劍上意罡在戰鬥區域中炸開,重創了地外靈敵,同時也惹毛了地炎矮人,場面大亂。最後就是瓊蕊一陣衝殺,既消滅了地外靈敵,也殺得地炎矮人潰走奔逃。

  當時,吳卸岱保持著笑容,先是禮貌讚揚其功力高強,再對毫無效率的舉動委婉表達了抗議,希望瓊蕊下次動手之前可以參考一下同行者的意見。由於高芸擎居中勸說,瓊蕊表示同意,之後抵達廢村入口時,她也確實有先停下腳步,聽了吳卸岱的分析──

  然後嫌麻煩,照樣衝出去,緊接著就是與瘋火骨仔的一場大戰。



  「別氣,冷靜,乖喔。」

  那時,高芸擎輕輕搖頭並安撫友人,而吳卸岱只能低下頭以掌壓面。



  這一路上的交談,大部分時候都是吳卸岱自己在對兩名少女做解說,除了再次突顯瓊蕊知識與實力的不合理落差之外,並未帶來多少新資訊。

  目前看來,瓊蕊性格不算惡劣,即使沒給過吳卸岱幾次正眼,倒也真如早先所言,不再對吳卸岱表達敵意。即使行事衝動,提醒幾次之後也願意配合兩人步調。當然,這些是奠基於高芸擎的意願,以及只有吳卸岱認識路的事實之上。

  這個神秘少女,就像是一個性格不壞但太過單純的孩子,只顧著為了她所宣稱的守護對象而努力。

  假設此乃演技,那就是極為高超的演技,扮個怪胎不見得比演正常人簡單。

  而且……

  「這邊很陡,小心。」

  「好的。」高芸擎踏過只有兩三步長度的緩坡。

  「地不太平,小心。」

  「喔?嗯。」高芸擎踢開幾顆小圓石。

  「請您抓穩。」

  「呃,謝謝。」高芸擎握住眼前伸來之手,踏上不到半公尺的地形高低差。

  「那邊有敵人,不用怕,我馬上就……」

  「別別別!那位地炎矮人離這至少有大半個操場遠而且根本不會擋到我們的路啊!我覺得它只是坐在那邊享受蒸汽浴跟悠閒的下午啊!別管它了好嗎?乖喔。」高芸擎急忙按住對方正要拔劍的手。

  拉住差點脫韁的瓊蕊,高芸擎遞給吳卸岱一個汪汪淚眼,吳卸岱還以一個無奈聳肩。

  根本母雞帶小雞……不只於此,在瓊蕊眼中,高芸擎大概是玻璃做的。若知道吳卸岱稍早前曾一把將高芸擎甩倒,甚至拉著高芸擎一起滾下陡坡,可能瓊蕊就要再次拔劍而砍了。



  總之,吳卸岱很難找到機會跟高芸擎講悄悄話,當著瓊蕊的面談論她也不太明智。

  幸好,即使彼此疏離了一年,自幼相識的少年少女之間仍存默契。高芸擎也很明白,要想穩住瓊蕊這個不穩定的強大戰力,只能靠自己。



  與瘋火骨仔交戰過後,眼見瓊蕊因戰鬥而負傷,高芸擎心防已軟化不少。然而,瓊蕊言行畢竟太過無稽,滿口不知道的同時態度又莫名堅定,自然不能完全信任。

  說是不信任,也只是在心中留個底線而已,高芸擎沒那個心思去刻意套話。

  突逢劇變,在荒野中步行半日,她身心疲憊已極,一心只想趕快抵達安全場所。早上還在熟悉的家裡,跟祖母與家中弟妹道別,懷著對新生活的不安而出發,怎料如今事態演變至此──

  想到家,想到祖母,高芸擎腦中隨即閃過一個畫面。

  充斥驚慌喊叫的廟庭,黃昏斜陽,破損攤車前的祖母背影,以及那驚鴻一瞥。

  高芸擎看向走在前方的身影,玉光秀髮無論何時都是無比惹眼。

  「瓊蕊。」

  「是?」

  除了各種問答之外,一路上大多是瓊蕊發現「危險」並通報高芸擎,難得高芸擎主動搭話,瓊蕊當即慢踏幾步以跟高芸擎並肩,短促的應聲之中帶有微微高揚感。

  「問妳一下唷,妳前幾天曾經跟人……應該就是那個魯意天吧?在一間廟附近的小菜市場屋頂上打起來,對吧?」

  「廟?菜市場?可能有吧?我不太確定地點,不過前幾天確實有跟他交戰過。」

  「不確定……這樣啊……」

  也就是,根本沒把底下的狀況放在眼裡。

  高芸擎眸光黯然。

  「妳記得嗎?當時我也在那裡,妳好像看了我一眼?」

  「啊──」瓊蕊眼映光采,微笑道:「是的,這樣啊,那時看到的就是妳。果然我當時的感覺沒錯。真抱歉,那時我感應範圍還有點分散,不能完全確定,而且也怕被魯意天發現,所以沒馬上去找妳,否則就能更早到妳身邊保護妳了。」

  「沒關係的,嗯……這樣啊,所以妳那時也算是在為我而戰了……」

  「是的!即使還未見面,我也絕對會貫徹使命。」瓊蕊挺起胸膛,意態堅決。

  「嗯,謝謝……」

  高芸擎心不在焉,瓊蕊倒是說得起勁。

  「那天是我太不小心,被魯意天盯上,實在沒辦法,剛好當時有其他化承者介入,就趁機離開現場,繼續躲藏。直到今天,感應變得無比清晰,心底也……不知怎麼說……總之就是非常急迫想找到您。雖然仍是受到阻礙……還好,最後終於──」

  「瓊蕊,不好意思,可以再問妳一件事嗎?」

  「好的?」正趨高昂的情緒被打斷,瓊蕊也無不悅,柔聲回應。

  「那一天,妳在廟前看我一眼的那天。那個時候,除了我之外,妳注意到我旁邊有其他的什麼人嗎?」

  高芸擎語調刻意地平穩直緩,讓瓊蕊也察覺到些許不對勁。

  「其他的?我……不知道。」

  「是嗎?果然啊。」

  「請問……」

  即使以那有限的表情變化,仍能看出瓊蕊正擔憂而略顯瑟縮。

  高芸擎一吐長氣,隨後重新展現笑容。雖非真正喜悅之貌,但也不算是勉強的假面具,而是在笑中帶著半分無奈、半分寬容。

  「沒事啦……喔,好吧,也不是沒事。但還不急。」

  「嗯?」

  「之後再說吧。現在還有太多問題要處理,等到以後,我們更瞭解彼此的話,或許要麻煩妳……嗯……應該說,我希望能請妳到我家作客一趟,可以嗎?」

  此時的高芸擎,也不知道自己希望做什麼。至少,她心中所描繪的,並非她壓著瓊蕊腦袋向祖母道歉的畫面,而只是瓊蕊隨她站在家門前而已。

  她直覺認為,不能讓瓊蕊再這樣下去。但所謂的「這樣」具體是如何,又該怎麼處理,高芸擎自己也還無法確切明白。

  因此她才說了,需要更多瞭解。

  至於瓊蕊,面對這突來的邀約──

  「好的,我很期待。」

  嘴角雖未上揚,也藏不住她眼中的真誠喜意。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889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3 篇留言

洛雅.愛的戰士
瓊蕊感覺像是剛出生的小孩...?
芸擎一整個在照顧他的感覺(?

11-18 17:26

惡顏高
我也常常覺得自己是個欠照顧的小孩呢[e18]11-20 23:15
紫月靈
吳卸岱真是破壞氣氛的能手呀,還攻受逆轉[e35]
瓊蕊果然是專司戰鬥的那種,這時候就需要有包容力的芸擎來百合啦>///<

11-18 19:45

惡顏高
百合大法好![e22]11-20 23:15
黃勤(金絲眼鏡)
精神不濟時看到場域還以為要開始講社會學了(抖)...
吳卸岱似乎正在遭受閃光攻擊啊XD

11-18 22:07

惡顏高
怎說也比你家洛文警官遭受的閃光攻擊弱多了 [e21]11-20 23:1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1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後一篇:《塵沫境界的化承者》新增...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laxrc817喜歡看實況的巴友
我的實況台 https://www.youtube.com/channel/UCXgFa35QQUZSmYqGGao9tTw?sub_confirmation=1 蘿樂娜的鍊金工房實況 喜歡的話歡迎訂閱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13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