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 GP

[達人專欄] 《核煉:閃燄使者》第三十二章 奇計

作者:時零│2016-11-18 09:50:36│贊助:2│人氣:135
    劉亞傑的恆星開始醞釀,隔著防護罩的任文安雖然注視著,但他的表情完全不怕。

    我的判斷應該不會有錯才對,冥宙心想。但是他這麼有恃無恐……

    最後,恆星終於噴發出紫色的火焰,襲向任文安。冥宙不敢眨眼,生怕漏看了一點細節。

    星炎燒向防護罩,然而,並沒有燒進去,而是在接觸到防護罩以後便消失了。火焰的樣子不像是被擋住,反而類似被熄滅一般。

    劉亞傑皺起眉頭,露出不甘心的表情,冥宙卻感到有些困惑。「翼火,用聲波試試看。」她對跟劉亞傑一樣把手掌對準任文安的翼火說。

    翼火的表情非常平靜。「我剛剛已經用過了。」他搖搖頭說:「你們看不出來,但我感覺得到,超音波碰到防護罩後就消散了。」

    冥宙感到胃部一陣緊縮。這是怎麼回事?她暗忖,防護罩是由空氣組成的,難道真的有什麼玄機?

    「我想,唯一的可能只有一個。」翼火又說:「他能夠控制防護罩的狀態,有可能……他調整了這個防護罩的氣壓,在每片屏障中創造出一層真空。聲音無法在真空中傳送,而且那層真空也因為沒有空氣,使亞傑的火焰熄滅。」翼火搖搖頭,露出勉強的苦笑。「真是個好傢伙啊,真是……」話一說完,他白眼一翻,向前倒下。

    ─────

    「翼火!」劉亞傑大叫,迅速蹲下來將他翻過身。翼火從很早之前頭部就在流血了,但還是苦撐到現在,劉亞傑伸手探他的鼻息,還沒有死,但因為失血過多肯定會昏迷一陣子。

    熾日看著翼火,又望向四周。「白金,來這裡!」他朝空中的白金大叫,後者飛了下來,他在右腳著地時眉頭皺了一下。

    「把翼火背起來,你沒問題吧?」熾日剛說完,白金便俯身將翼火抬起,扛到自己肩上。劉亞傑驚訝地發現白金在背著他時居然還能飛起來,他緩緩飛走,繼續衝向別的帶原者。

    現在我們的人手只剩六人了,劉亞傑心想。忽然間,他被一股突如其來的力量推開,劉亞傑雙腳站不住,直接撞在任文安的防護罩上,頓時感覺脊椎彷彿快斷了。

    他在遭遇這股力量的過程中匆匆一瞥,發現擁有隔空移物異能的女帶原者正望向自己,之前她都是移動物體攻擊劉亞傑,這次直接移動他本人。

    熾日發現了是她搞的鬼,於是他朝女帶原者釋出引雷電流,雷電抓住了她的手腕,於是那個女子推來好幾塊磚頭砸向熾日,被熾日用引雷擋住。同一時間一隻殭屍獵犬從遠處衝過來,直直奔向冥宙。原本被打暈的屍體控制者似乎醒來了,他也讓其他的殭屍攻擊其他人。

    劉亞傑因為撞擊而倒地,他掙扎著爬起來,不止是因為撞到背脊的疼痛,還有自心底油然而生的絕望感。他望向眾人,翼火跟奎木不行了,背著奎木的熾日也顯露出疲態,其他人也是,即使沒停下手上的戰鬥。他們已經殺了好幾個敵人,但對手的數量還是比較多。

    也許現在的拼命根本就沒有意義,劉亞傑心想,到時候就有四十幾個敵人來了,橫豎都是死,而且我們不可能逃出去,也不可能擊敗任文安……

    他朝僅僅一牆之隔的任文安望了過去,可是任文安完全沒注意他,任文安現在的表情像是在等待,劉亞傑知道他在等什麼。想到這裡,他不禁氣餒地垂下頭。

    然後他看到了任文安的腳,他穩穩地站在地面上的腳。

    頓時間,劉亞傑張大了眼睛。他猛地站起來,然後轉過身,朝冥宙的方向跑過去。

    說不定,這會是唯一死裡逃生的機會。

    ─────

    冥宙召喚出捕蠅草,巨大的食蟲植物張開巨嘴咬向殭屍獵犬,但是獵犬不但跳開,還用牠的利爪抓破捕蠅草的皮。

    最後,捕蠅草還是抓住殭屍犬了,不過就在這時,冥宙的耳邊傳來一陣嚎叫聲。第二隻殭屍犬已經從她後面撲了過來。冥宙心中一慌,這麼短的時間內召喚不出其他植物,於是她打算向左跳躍閃過。

    一顆飄浮在空中的球出現,是劉亞傑的行星。行星以高速的旋轉軌跡射向殭屍犬,將牠打飛到遠處。

    「冥宙!」劉亞傑出現了,他從任文安的方向跑了過來,而且氣喘連連。「聽……聽……聽我說……」

    「發生什麼事了?」冥宙問。

    「我有一個主意……」劉亞傑又喘了幾口氣,終於開始說起他的主意。

    等他講完以後,冥宙驚訝得半晌說不出話來,她朝任文安的防護罩看了幾眼。「你是說這裡……」

    劉亞傑猛點頭。「我不確定,但還是有可能,何況這是唯一的方法。通往外面的路已經被堵死了,我需要妳掩護我。」

    「好。」冥宙馬上答應。「到時我會用植物幫你定位,先到遠一點的地方吧。」

    兩人看準一旁和水辰打鬥的金屬操控者,一同跑向那裡。劉亞傑雖然剛才就已經夠喘了,但現在的奔跑還是不落人後,冥宙在他後面邊跑注視他的背影。

    神之語果然是真的,這一仗的關鍵就是他,冥宙心想。

    ─────

    到達水辰的戰局後,劉亞傑手中的恆星也醞釀好了。這次的恆星有籃球那麼大,劉亞傑可以感覺到它危險的熱力。

    水辰的背心上充滿血跡,劉亞傑希望都是帶原者的。「翼火也不行了,對不對?」她看到劉亞傑和冥宙後問。

    他們沒有回答。「請讓開。」劉亞傑說,並將恆星舉向帶原者,那個人戒慎地看著紫色的巨大恆星,身旁浮動的金屬尖銳處全指向劉亞傑。

    「快走吧,水辰。」冥宙說完拉住水辰的手。「聽他的。」

    劉亞傑讓恆星向下飄,非常接近地面。他注入念力,恆星因為蓄勢待發而微微抖動。

    劉亞傑爆出超新星,同時向後跳開。霎時間恆星以極大的力量爆開,劉亞傑也不禁被迎面而來的滾滾熱力逼得閉上眼。

    待得爆炸停止,劉亞傑才張開眼睛。那個帶原者也識相地避開了,所以超新星並沒有傷害到他。可是劉亞傑的目的已經達成了。

    地面被轟出了一個洞,而且大小足夠讓他跳進去。他往前一看,發現洞通向的事黑漆漆的地下室時,差點喜極而泣。

    「要笑等會再笑。」聽到冥宙的提醒,劉亞傑才發現自己嘴角泛起的笑意,臉不禁微微一紅,不過冥宙看起來好像也很欣慰。她把種子丟在地上,一條粗大的藤蔓長了出來,並且從洞口通向地下室。這時金屬帶原者的鐵鍊飛了過來,水辰一個箭步上前將鐵鍊斬斷,並直奔帶原者使他不得不用金屬防禦。

    待得藤蔓延伸了一段時間後,冥宙才把手從地面移開。「跩著這根藤蔓下去吧。」她說。

    劉亞傑抓住藤蔓,然後像爬欄杆一樣抓著它緩緩地往下降,等到腳碰到地面後才放開。

    這個地下室一片漆黑,於是劉亞傑點燃恆星照亮周圍,紫色的光一下子照亮附近。這裡除了兩台車以外沒有其他東西,非常寬敞,跟樓上的工廠一樣大。

    劉亞傑跑向左方,他記得任文安就是在那個方向,也就是工廠的中間位置,他一邊跑一邊看著天花板,然後他發現了。

    一根帶有鬚狀支根的白色植物根部從天花板鑽出,劉亞傑不知道這是什麼植物,但他知道這是冥宙的傑作,更何況在樓上種植的植物根部可以鑽破地面,那根植物在冥宙的催動下繼續變長,然後向左邊彎曲。

    這就是任文安的位置,劉亞傑心想。他馬上跑到那附近,對準支根所指的方向,他把手長舉高朝向那裡,然後屏氣凝神。

    這也許是我人生中最強的恆星,劉亞傑心道。這次的恆星直徑有足足一公尺,停到這個程度後便沒有在膨脹了,但是劉亞傑沒有停止朝它輸送異能的力量,他用兩隻手朝它釋放能量,現在這顆恆星被他強制定在這個大小,繼續灌輸的力量被壓縮在裡面,這顆恆星的威力會遠遠超越它的大小。

    劉亞傑的額頭布滿了斗大的汗珠,一陣深沉的痛苦從他的腦袋迸出。他感覺到能量被壓縮的恆星在振動,彷彿隨時都會衝出來。

    如果失敗了,就不可能有第二次機會,劉亞傑知道。

    最後,他將手垂下,然後退後幾步,這顆恆星又振了一下。

    超新星!

    隨著劉亞傑的意志力,恆星中躁動不已的能量終於爆衝而出,化為強力無比的熱度與衝擊,向四面八方爆炸。劉亞傑被這股力量逼得站不住腳,他向後一仰倒在地上,同時感覺到爆炸造成的火熱使他宛如進入烤箱,這力量彷彿要將他蒸發……

    等到爆炸結束,劉亞結迅速爬了起來。地下室大部分的地板都被燒成焦炭色,恆星所在位置垂直地面的地方被炸出了一個凹洞,就和上面的天花板──也就是工廠的地板──相同。劉亞傑甚至發現自己的衣服也出現一些焦痕。

    劉亞傑衝向恆星原本所在的位置,因為從炸裂的天花板直直落下的他。

    「是你!」在任文安和劉亞傑四目相交的那一剎那,他還在半空中。任文安露出了五雷轟頂的驚詫表情,然後「砰」的一聲重重摔在地上,他悶哼一聲。

    劉亞傑用最快的速度衝向他。任文安沒有被炸死!劉亞傑不知道這是禍是福,但他知道必須立刻抓住他,否則他將會再度開啟防護罩保護自己。

    在距離倒地的任文安只有數步之遙時,劉亞傑猛力跳上前,朝任文安撲過去。

    然後抓住了他的腳。

    「放手!」任文安厲聲說道:「馬上放開我!」說完他舉起另一隻腳踢劉亞傑的頭,但在踹下去後又發出一聲慘叫。

    是因為剛剛那一摔,劉亞傑想到。任文安可能在墜落後斷了幾根骨頭,至少劉亞傑如此希望,他鬆開抓著任文安的手,然後跳上前,朝他的臉揍了一拳。

    「啪!」劉亞傑聽到鼻梁斷裂的聲音,任文安的鼻血噴了出來。劉亞傑發現他的手背相當紅腫,是燒傷的痕跡。

    也許他也有地方燒傷了,也許沒有。劉亞傑不確定,但他知道現在的當務之急就是把他打昏,這樣才能解除上面那些防護罩。他抓住任文安的衣領,用力把他拉起來,打算以他的後腦杓撞向地板。

    這時,一個東西從他的領口飛了出來,掉在旁邊的地上。

    「不!」任文安大叫,這時上面的工廠傳來一陣驚呼聲。

    任文安用盡全力脫離劉亞傑的掌控,撲向那個東西,過程中他的身體因為劇痛而竄了一下,但他還是忍著強烈的痛楚爬向那個東西。這時劉亞傑也發現任文安的背部完全燒傷了,牛仔褲的背面出現黑色的焦痕,上衣更是整個燒壞,露出充滿恐怖燒傷的背後。

    劉亞傑跳過去,抓住了那個東西。「不準碰!」任文安說,他的雙眼浮現了恐懼與絕望。

    這是一個鑽石,劉亞傑發現。晶鑽的大小跟草莓差不多,皎潔透明的鑽石散發著晶瑩剔透的光彩,中間穿出一個孔洞,一條棉線穿過孔洞將它串起來。這本來是一條鑽石項鍊,但是棉線是斷開的,兩邊的斷裂處都有超新星留下的燒焦痕跡。

    不管這是什麼東西,任文安這麼重視它一定有原因。想到這裡,劉亞傑把鑽石放進口袋。看著這一幕的任文安臉色慘白,他低下頭,因為絕望而說不出話來。

    這時,劉亞傑聽到上面的洞口出現聲音。他轉過頭,發現熾日從上面的工廠跳了下來。他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劉亞傑和趴在地上的任文安。

    劉亞傑望向失意的任文安,他並沒有昏過去,但看起來比死人還頹廢。「上面的防護罩解除了嗎?」劉亞傑問。

    「在那股地震發生,任文安掉入地板炸裂造成的洞後又過了一陣子,那些防護罩就全部消失了,一片也不剩。」熾日說:「白洞帶原者死了,在他失去保護屏障後,我用引雷拉斷了他的頭。」

    劉亞傑眨眨眼,有些不敢相信。防護罩都消失了,白洞帶原者也死了,也就是說……「我們……我們得救了,對不對?」

    熾日想了一下,最後點點頭。「我想,你可以跟我們解釋一下,這裡究竟發生了什麼事。」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8664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喜歡★r9805chen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後一篇:[達人專欄] 《核煉:閃...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w100386435...
自製app推廣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0:34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