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65 GP

第四章123A『獵腸者VS聖域之盾』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17 23:18:06│贊助:1,195│人氣:9944


「明白了嗎?宅邸裡需要救助的對象一共四人。全員都是女孩子。」
在疾馳的龍車上,昴豎起四根手指說明道。
四周景色的殘影和修整不善的道路從眼前飛閃而過。儘管保持著如此的高速,龍車車體卻沒有絲毫的晃動,而坐在龍車中的乘客也完全體會不到乘風而行的感覺。無論體驗了多少次都覺得這很不可思議,一邊在頭腦中的某處進行著如此的胡思亂想,昴對著擺出一副認真表情看著他豎起的手指的兩人點了點頭。
「其中一人就是法蘭黛莉卡。如大家所知,正是加菲爾的姐姐。在宅邸遭襲的情況下,目前的宅邸成員中也就只能期待法蘭黛莉卡去拖延些許時間了。」
「老姐嗎……說實話,已經有十年沒有見過她了啊。」
一邊露出了頗顯尷尬的表情,加菲爾一邊撓了撓自己那短短的金髮。
畢竟之前的加菲爾一直都待在『聖域』中,並且偏執頑固地不尋求任何改變。想必讓他與做出為了前往外面的世界而捨棄『聖域』這一決定的法蘭黛莉卡碰面是一件非常困難的事情吧。
「真的有十年沒見過面了嗎?從邊境伯還有拉姆小姐的談話中看,法蘭黛莉卡小姐貌似多次在宅邸與『聖域』之間進行過往來吧。」
「老姐她那邊也是有著各種尷尬吧。她從來沒有跟著羅茲瓦爾那個混蛋回過『聖域』……不過書信的話倒是寄來過好幾封的樣子。」
「寄來過好幾封的樣子,這是什麼意思?」
「本大爺一封都沒看過,全都丟給老太婆了。」
加菲爾像是鬧彆扭一樣目光游移。而他這種對待姐姐的尷尬態度,完全就是小孩子的表現。這回姐弟兩人想必會有一個相當令人感動的重逢吧。
聽完加菲爾說辭的昴長歎了一口氣,而像是有著類似感慨的最後一位同行者奧托則是握緊韁繩,
「然後呢,救助對象之二就是佩特拉小姐吧。」
「沒錯。羅茲瓦爾宅邸中備受期待的新人女僕,稍微有些早熟但很懂事的佩特拉就是第二人。那孩子完全就是一個普通的村娘,如果被襲擊者盯上了那100%會被殺啊。」
事實上,在至今為止昴所經歷過的羅茲瓦爾宅邸襲擊中,佩特拉的死亡率正是100%。
當然,其他三人的死亡率也同樣很高,然而鑒於她沒有任何戰鬥力,佩特拉往往都是最先遇害的。
如果想要保護好佩特拉,那就有必要迅速找到進而確保她的人身安全。
「另外還有一個人,就是雷姆。拉姆的妹妹。雖然你們大概都不記得她的存在了。」
「就算是現在本大爺還是有些半信半疑啊,大將。儘管你也說過,她是長得和拉姆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妹妹。但和拉姆打了那麼多年交道的本大爺居然會忘記什麼的,真的會有這種事情嗎?」
「這也正是就連身為姐姐的拉姆都會將自己的半身忘卻的『詛咒』的威力啊。至於說到關於此事的解決方法,恐怕又會把話題扯遠……總而言之,雷姆的安危並非當務之急。畢竟宅邸的襲擊者────艾爾莎並沒有將雷姆列入襲擊目標。估計是在艾爾莎接受委託時,委託人就已經忘卻了雷姆的存在。」
「話雖如此,如果襲擊者發現了沉睡在房間裡的雷姆小姐,想必也不會放著不管吧?」
「……的確沒錯。」
畢竟襲擊者是那個艾爾莎。
就算雷姆不在委託目標之內,如果被發現,艾爾莎也肯定會出於自身的惡趣味隨意出手吧。而事實上,儘管昴並未親眼目睹,但在之前的輪迴中,雷姆被殺害的情況也是存在的。
現在只能祈禱,無法自主活動的雷姆不會出現在艾爾莎隨手打開的房間裡了。
「不管怎麼說,寄希望於對手可算不上什麼好主意。」
「既依賴著你們的力量,也會寄希望於對手。這正是菜月·昴流的兵法,其名即為『逆風林火山』!」
「好,好帥氣……!」
握緊雙拳的加菲爾雙眼發亮道。
明明只是隨口說出的發言卻被他如此期待,昴的心中也是罕見地萌生出些許罪惡感。還是以後另尋時間,讓加菲爾體驗一番真正的風林火山吧。
一邊在心中如此決定,昴一邊說著「不過……」,然後皺起眉頭看向加菲爾。
「雖然從剛才開始看著就覺得挺可怕的,你現在這種狀態真的會有效果嗎?」
「現在的情況非常緊急需要爭分奪秒不是嗎?要是有選擇的話,本大爺也想選一個更好的方法啊。」
聽到昴那微妙而又曖昧模糊的發言,露出一副不滿表情的加菲爾如是回答道。
雖然加菲爾的抗議的確合情合理,但昴的發言也是無可厚非。畢竟現在的加菲爾就是處於,從外面抓住龍車的車體,越過車窗與昴和奧托進行交談的狀態。
就那樣抓緊窗框,加菲爾一邊在高速迴旋的車輪邊將腳放下與地面摩擦,一邊像是被龍車拉著一樣前進著。
對於過去曾經利用車輪將深惡痛絕的敵人拖死的昴而言,看到這副只要加菲爾一個手滑就會再現當時場景的畫面,實在是無法冷靜下來。
「要是現在出了什麼意外讓你變得破破爛爛的話,不僅會讓我的PTSD(創傷後心理壓力緊張症候群)會發作,還會讓我失去應對宅邸困境的手段啊。」
「什麼嘛,大將。你還真是杞人憂天啊。你就放心好了,本大爺不會有問題的。看著,就算是這種狀態,本大爺還能這樣哦!霍勒霍勒霍勒!」
「快住手!!會死的啊!!在你之前,我就會先死啊!!」
以抓住的窗框作為施力點,加菲爾僅憑腕力就開始咕嚕咕嚕地迴旋起來。這是只有在『避風的加護』作用範圍內,憑借加菲爾那遠超常人的臂力才能成就的雜技。而實際上,被加菲爾握住的車窗也在他那非凡的握力摧殘下扭曲變形吱吱作響,昴覺得自己的眼前已經能夠浮現出作為龍車主人的奧托發現這一慘狀之後悲歎消沉的樣子了。
總而言之,
「『地靈的加護』必須腳踏實地才能起效。在現在這種必須讓加菲爾以完全或是接近完全的狀態到達宅邸的情況下,也只能把這種行為當作是必要措施去接受了啊。」
「這種道理我也明白。但是你有沒有意識到,在外人眼中,這完全就是一副為了震落想從車外爬上龍車的傢伙而全速飛馳的場面啊。而且實際上,這就是一副把十四歲的男孩子丟到車外,然後由龍車拖著在地面上疾馳的畫面。」
「無論是他人看法還是事實說明,這種說法聽上去都很糟糕不是嗎!?」
對於駕馭著龍車的奧托而言,應該還是希望盡量避免讓外人產生那樣的誤解吧。雖然說拉著龍車的兩頭地龍,帕特拉修和弗魯夫都裝作一副不知道車伕心情的樣子全力疾走著。
加菲爾這種雜耍一般的趕路方式其實也是有原因的。
儘管大部分的傷勢都在『聖域』中經由愛蜜莉雅的魔法治好了,然而他體內失去的魔力還有血液之類的並沒有恢復多少。
從『聖域』到宅邸的路程大約需要半天時間。即使在一路順風的情況下任由帕特拉修和弗魯夫飛馳,昴等人能夠藉著趕路的時間恢復多少體力,這也是未知數。
正在利用『地靈的加護』從大地中凝聚力量的加菲爾依舊是昴一行三人中的王牌,這點是不會改變的。至於昴和奧托兩人能夠做的,充其量就是為了讓加菲爾能夠全力戰鬥所需要的準備工作而已。
「然後呢,剛才的話還沒說完啊,大將。」
「蛤?」
「就是你剛才說的話啊。需要救助的成員一共是四人,你可只說了三個。最後一人的名字本大爺還不知道啊。到底是哪位人物啊?」
抬高身體的加菲爾將視線投向龍車內。他向奧托投去了與向昴做出詢問類似的疑惑目光,然而奧托也只是搖了搖頭聳了聳肩。
「不巧的是,我也沒與那個最後一人見過面啊。來到宅邸也才一周左右的時間……在此期間,我就連與那位人物擦肩而過的機會都沒有遇到過。」
「被素不相識的某人討厭到就連見上一面都不願意什麼的,你真的沒關係嗎,老兄。」
「我一直相信著,大概並不是因為那樣的理由導致我見不到那位人物的啊!」
看到加菲爾那像是在看可憐之人的眼神,奧托拚命反駁道。
一邊旁觀著兩人有些吵鬧的互動,打了一拳坐席的昴歎了口氣。
「最後的一個人物……是碧翠絲,不過她的話,恐怕只有我本人去才能帶她出來。」
「────」
聽到這番話語,奧托和加菲爾兩人都沉默下來看向昴。
從昴說話的語音語調中兩人能夠感受到他的嚴肅認真,但兩人都不約而同地選擇不去詢問理由只是相信著昴的判斷。實在是令人安心的夥伴啊。
「就由我去把碧翠絲帶出來。一定會帶出來的。不這樣做是不行的。」
無法假借他人之手,必須由昴親自去完成。
即便碧翠絲在表面上表現得多麼不情願。
「既然大將都這麼說了,那麼就這麼辦吧。」
「如果可以的話,也需要讓附近阿拉姆村的人們進行避難呢。就算是從避免造成混亂的意義考慮,這件事就由我去完成吧。」
知曉了昴的覺悟,奧托與加菲爾兩人也各自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昴去做好非他不可的事情。而他們則去完成屬於他們的使命。
真是的,還真是,值得信賴的夥伴啊。
「多謝了啊,你們這兩個笨蛋!」
「真是不會坦率道謝啊,你這個笨蛋!」

※ ※ ※ ※ ※ ※ ※ ※ ※ ※ ※

戰鬥在轉瞬間就昇華到了會把這座奢華的宅邸破壞得亂七八糟的劇烈程度。
「────噢噢噢噢噢!!」
「喝啊啊啊!!」
鳴響伴隨著鋼鐵與鋼鐵的交擊不絕於耳,火花伴隨著尖銳聲音的鳴動四散飛濺,再加上被彈開的斬擊和激鬥產生的震動,這一切都在破壞著沐浴於月光之下的羅茲瓦爾宅邸的日常。
窗戶的玻璃伴隨著清脆的聲響紛紛碎裂,毛絨的地毯在能夠擊碎地板的衝擊下破碎紛飛,掛在牆壁的裝飾畫在咆哮聲落下的同時化為齏粉。
「真棒,你真是太棒了啊。」
「被拉姆以外的人這麼說,本大爺也完全不會高興啊!!」
揮出緊握著銀盾的右手,加菲爾經過錯身閃避的女人身邊,一頭扎進牆壁之中。為了追上順勢俯身沿著牆壁滑開的女人,加菲爾藉著自己揮出右臂的力道轉身,然後出人意料地將左手砸向女人的身影。
「真是遺憾。」
「還沒完啊!」
在逃開攻擊的女人舉起刀刃之前,揮出左拳的加菲爾就率先整頓好身形,然後再度揮出了從牆壁中拔出的右拳。女人則中斷了揮下刀刃的動作,利用架住加菲爾揮拳的反作用力飛身後退────而隨之降臨的加菲爾的攻擊,瞬間將女人方纔的立足之地砸得粉碎。
「啦啊啊啊────!」
左手擊出重拳。
右手揮出重掌。
左腿向著身後狠踢。
右腿向著正前方猛踹。
扭動左半邊身子踢出迴旋踢。
在不斷旋轉身子的同時一次又一次發起攻擊,加菲爾毫不懈怠地追擊著不斷後退的女人。而最終,光是避開加菲爾的連擊就已經竭盡全力的女人察覺到自己已經被追趕到了走廊的終點而抬起了頭。
「讓本大爺把妳打爛!」
上前一步的加菲爾同時揮出了雙拳。
揮出的雙拳裹挾著破風之音,昏暗的走廊中,反射著銀色月光的,緊握著雙盾的雙拳不斷逼近著看似走投無路的女人。
如果被那宛如野獸一般強力的雙拳直擊,肉體凡胎無疑會變成一灘肉糜。面對如此險境,女人將後背緊貼牆壁,微微彎下膝蓋的同時用右腳蹬了一下牆壁。
之後女人似是瞄準了不斷逼近自己的雙拳之間的空隙,將彎刀的尖端向前突刺而出。而刺出的彎刀也的確在一陣金鐵的鋒鳴聲中嵌入了雙盾之間的縫隙。然而,
「別以為這種小把戲行得通啊────!」
女人的目的恐怕就是將彎刀刺入雙盾的縫隙之間,然後順勢用刀刃刺穿保持著突進姿勢的加菲爾的身體吧。然而,在加菲爾的臂力之前,女人那纖細的手臂能夠揮出的力道實在是不夠看。
彎刀的尖端就那樣被筆直地夾入雙盾之間,而無法突破防禦的彎刀則是在暴力的衝擊下彎曲折斷了。
而在那彎刀折斷的剎那────,
「那麼,小把戲之中再加上一重小手段又會如何呢?」
將踏在牆壁的腳作為支點,女人的身體直接在半空進行了一次後空翻。
接下來的一瞬間,為了進行後空翻而抬起的女人的左腳猛地踢向被雙盾夾住的彎刀刀柄,略微撬開了雙盾之間的縫隙。
瞄準著那道被撬開的縫隙,
「然後,這才是後招。」
「────!?」
緊握在反轉身體的女人左手中的,並非是那把撬開雙盾間隙的彎刀,而是一把不知從何處拿出的全新的彎刀。第三把有著詭異形狀彎刀的出現,不禁讓加菲爾懷疑她究竟在身上藏了多少把彎刀。
纖薄的彎刀輕而易舉地穿過雙盾與刀刃的縫隙之間。
悄然無聲卻又有著致命威脅的彎刀逐漸逼近被瞄準的加菲爾的頭顱。即便加菲爾瞬間獸化,被擊中頭顱也會對他造成極為嚴重的致命傷害。
但是,面對如此危情的加菲爾用出了更為凶險的手段。
「真棒啊!」
「────就算被妳誇獎,本大爺也不會開心!!」
加菲爾在陶醉地喃喃自語的女人面前探出頭去。
尖銳的犬齒如字面意思地將女人左手中刺出的彎刀牢牢咬住。略微被劃開的嘴角處滲出的鮮血氣息,混雜著彎刀特有的鐵銹味直衝加菲爾的鼻腔。
「好臭!!」
下顎用力咬合,加菲爾在一瞬間就將嘴中銜著的彎刀咬碎了。
吐出被咬碎的彎刀殘骸,加菲爾從正下方向正倒轉身軀的女人踢出了腳尖。面對會毫不留情擊碎頭蓋的踢擊,女人也在剎那間毫不猶豫地將左手奉上。
伴隨著將潮濕的布塊砸在牆壁的聲音,赤紅的鮮血在走廊中四散飛濺。用袖口略微擦拭濺到臉上的血漬,從鼻腔中深深吐了一口氣的加菲爾轉身回頭。
在與加菲爾相距數米的走廊上出現的,正是那個從走投無路的絕境中逃脫的女人的身影。只是她的左臂從手腕至肩膀處處都折斷彎曲得不成模樣。
「僅僅犧牲了一條胳膊就逃出生天,真有妳的啊。啊啊,嘴巴好疼!」
「……呼呼,多謝誇獎。啊啊……好痛,好痛啊。這就是活著的實感啊。」
「蛤?妳這混蛋不僅喜歡砍人,還喜歡被砍嗎?本大爺可無法理解啊。雖然說本大爺從一開始就沒有和妳互相理解的打算。」
注視著左臂涔涔滲血卻依舊陶然微笑的女人,加菲爾在萌生的生理上的厭惡感驅使下合上了手中的雙盾。然後,在與襲擊者的交戰中居於上風的加菲爾注意到了女人後方的人影,
「呦,老姐。妳還在那邊呆呆觀戰嗎?不過不好意思啊,正如妳所見,妳也只能看到本大爺帥氣的一面啊。所以妳就快點去做妳該做的事情好了。」
「……呃,嗯,的確是這樣沒錯吶。」
聽到加菲爾的搭話,吞吐回應著的法蘭黛莉卡總算是點了點頭。
準確地說,現在的法蘭黛莉卡並非在默默觀戰,而是處於一種不能隨便插手的狀況。方才加菲爾與女人進行的那場戰鬥正是如此之激烈。
至少,如果法蘭黛莉卡也加入了剛才的戰端,恐怕早在最初的數回合對戰中就被擊敗了吧。加菲爾與女人的戰鬥水平就是如此卓越。
一邊盯著女人的背影,法蘭黛莉卡一邊用擔心的目光瞥了一眼作為自己目標的房間────那正是雷姆所沉眠的房間。儘管僅僅相隔數米,但法蘭黛莉卡的腦中卻完全無法想像,離那個房間明明更近的自己會在那個女人之前到達房間的景象。
只要能夠到達那個房間,自己就能背著雷姆經由房間內的窗戶逃出宅邸。
「不用這麼戒備我哦,這位小姐。」
「……誒?」
「我現在完全被妳的弟弟迷得神魂顛倒吶。妳在那個房間有什麼事情,想要做什麼,這些都不關我的事情了啊。畢竟,我對那些已經完全沒興趣了。」
「────!」
完全沒有轉身或是回頭,背對著法蘭黛莉卡的女人出言保障了法蘭黛莉卡行動的安全性。
女人的話語應該並非是謊言。畢竟她也不像是會這樣去算計對手的女人,更何況她也沒有這麼做的必要性。最為重要的是,她剛才的那番話語中包含的真意已經完全傳遞給了在場的另外兩人。
現在的女人的意識正全心全意地傾注於加菲爾身上。
至於法蘭黛莉卡,早就不在她的考慮範圍之內了。
儘管如此,從女人那站立的身姿中,散發出簡直像是縈繞整座宅邸的詭異氣息。那是會讓人覺得最初相遇時她身上散發的不詳氣息簡直如同兒戲一般的,濃厚而又殘暴的殺意。
「老姐!」
「────相信著你哦!」
聽到加菲爾那簡短的話語,法蘭黛莉卡也同樣用一句話傳達了對他的信賴。
之後,法蘭黛莉卡就在這個充斥著殺意的空間中,一邊承受著像是在游泳一般的壓迫感,一邊掙扎著邁出腳步,最終到達了作為目標的房間────,
「────」
最後一次凝視了加菲爾一眼,法蘭黛莉卡快速溜進房間之中。
確認了姐姐安全進入房間,加菲爾深深地歎了一口氣。
「妳還有放過老姐的從容……這麼說也不太正確吧。」
「你看我像是,明明你這樣上等的對手近在眼前,還能夠保持從容的輕浮女人嗎?我現在的心中,就只有你啊。────啊啊,真是受不了!」
女人的臉上浮現出,誘人的魅力與充滿血腥味的鬼氣並存的,艷麗而淒絕的笑容。
沐浴著那堪稱熱情的灼熱視線,加菲爾張腳俯身壓低重心,擺出了一個穩定的架勢。
「說真的,妳這番話只能讓本大爺毛骨悚然啊。還是讓本大爺把妳咬爛,大卸八塊吧!」
「那麼我也向你約定,我會將你的腸子沒有絲毫損傷地拉扯出來哦。」
讓左臂就那樣耷拉下垂,女人用尚且完好的右手迴旋把玩著彎刀。
然後,女人像是要讓胸口觸及地板一般前傾俯身。
「我是『獵腸者』,艾爾莎·葛蘭西爾特。」
「……超最強之盾,加菲爾·汀澤爾。」
在互相報上名號之後的那一瞬間,女人就率先行動起來。
女人────艾爾莎臉上掛著的微笑就像溶解於陰影中一樣消失不見,與此同時,她就像完全沒有受到負傷的影響一般神速疾馳著。在踏擊地板的聲音剛剛響起的瞬間,她的身軀就伴隨著不斷響起的蹬踏牆壁之聲上下左右連續躍動。
蹬踏地板,踢擊牆面,猛踹天花板,艾爾莎的身影在重複不斷的躍動中逼近著加菲爾。難以鎖定目標的速度,還有加菲爾至今都未曾應對過的攻擊方式。眼前這個以噩夢一般的舉動不斷逼近自己的存在,只能說是既非人類亦非野獸。
而且,最值得驚歎的便是,現在艾爾莎的速度明顯比受傷之前更快。
「真是有趣啊────!!」
目光緊緊跟隨著那道跳躍的身影,露著尖牙放聲大笑的加菲爾採取了行動。
既然對手以眼花繚亂的舉動發起進攻,那麼加菲爾的反擊方式也與之相似。面對不斷跳躍的對手,四肢著地的加菲爾後腿猛然發力。
在宅邸筆直的走廊之中,化作人形炮彈的加菲爾猛然突進。
將雙盾置於正前方,加菲爾在如猛虎下山一般突進力的帶動下向前衝去,由突進產生的衝擊波將沿途的窗戶玻璃和牆壁碎片一併吹飛。
「嘎啊啊啊!!」
並沒有顧及自己的突進造成的結果,怒吼一聲的加菲爾將手臂砸進地板進行強行制動。勉強停下的他隨即轉身,再次擺出了野獸一般的姿勢,發力的後腳將地板蹬踏得龜裂破碎。
爆發的聲響搖晃著整座宅邸,被捲入亂戰的絨毯支離破碎地在走廊中飛舞。就連疾馳著的加菲爾身上都落下了幾塊紅色的碎布────下一個瞬間,
「────嘖!!」
「啊哈哈哈哈!!」
以天花板作為立足點驟然俯衝下落的艾爾莎的刀刃,與在走廊中徑直突進的加菲爾的銀盾相互碰撞。而在衝擊的那一刻,似乎能夠貫穿鼓膜的尖銳巨聲響徹了灑滿月光的走廊。
被撞開的艾爾莎肆意狂笑著向側面高速迴旋卸力。而因為艾爾莎斬擊的威力偏移了方向的加菲爾則一頭撞上了旁邊的牆壁,順著被撞碎的石質牆壁滾進了客房。
「哈啊!」
白色煙塵瀰漫而起,摔倒在地的加菲爾旋即抓起身旁的床腳。肌肉隆起的手臂猛然發力,加菲爾輕鬆舉起近重100公斤的床榻,然後向著自己方才撞碎的牆壁破洞扔了出去。伴隨著一聲巨響,床榻被斷成兩半,而在一分為二的床榻對側,黑色裝扮的女人扔出了銀色的刀刃。
利用左手的銀盾擊飛扔出的刀刃,加菲爾將右手的銀盾砸向逼近自己的艾爾莎的顏面。然而,揮出的銀盾僅僅掠過了俯身迴避的艾爾莎那來不及避開的三股辮而已。在被擊散的黑髮撩過鼻尖的瞬間,加菲爾就在讓他後背發冷的直覺驅使下,不管不顧地向前方跳起。勉強避開來自胯下的斬擊,一邊忍受著劃出弧形軌跡切開自己後背的刀刃帶來的痛苦,加菲爾一邊經過房門,再次將戰場轉移到走廊之中。
完全沒有給予加菲爾喘息的閒暇,艾爾莎迅速從房間內追了出來。瞄準著她那纖細的腰肢,加菲爾猛地一踢。然而並沒有直接命中的感覺。女人用一種異常的動作扭動身體,讓踢擊僅僅拂過腹部的表面,通過這種改變衝擊軌道的方式避開了加菲爾的直擊。而保持詭異姿勢的艾爾莎旋即向著因為將腿踢出而停止行動的加菲爾刺出了裹挾著破風之聲的彎刀尖端。
與之前用倉促擺出的架勢放出的斬擊不同,如果加菲爾依舊準備用尖牙咬住刀刃,那麼他的頭顱必然會被兼具速度與威力的斬擊劈成兩半。加菲爾在一瞬間做出了決斷,他先用右手的銀盾切入刀刃的軌跡以減慢其突刺的速度,然後順勢舉起左手的銀盾架住了刺向自己的刀刃。
刀刃與銀盾的碾軋聲吱嘎作響。紅黃兩色的火星四散飛濺。因為驚歎而睜大黑色雙眸的女人空門大開。而沒有放過對手疏忽的加菲爾怒吼著猛踩地板,然後藉著反作用力豎起獠牙向著艾爾莎的側腰咬去,想要如同她那響亮的外號一般,把她的內臟全部搗出來。
「────嘖!」
中斷了亮出獠牙的一擊,保持前衝勢頭的加菲爾迅速低頭,這個舉動或許只能說是本能驅使了。
閃避稍遲的加菲爾的左耳被砍飛,而他本人則在濺起的血霧中打著滾進行迴避。腳踩著牆壁,加菲爾向著天花板跳去用以避開追擊而至的斬擊。閃避,閃避,全力閃避。
將手臂砸進天花板,加菲爾使樓上的一部分崩落並讓艾爾莎的追擊產生了間隙,而他則趁此機會得以暫時脫離追擊。四肢著地落在絨毯上的加菲爾用手掌按壓在消失的左耳上半段以壓迫止血。
劇烈喘息著的加菲爾咬牙切齒地忍受著烈焰焚身一般的疼痛。隨後,他看著切開瀰漫著的煙塵緩步走出的艾爾莎,嘴角上揚道。
「妳這混蛋……本大爺明明已經廢掉了妳的左腕才對啊。」
「的確是呢。剛才可是很痛哦。不過,人身體上的負傷終歸是會恢復的呢。」
「要是本大爺說出了孤陋寡聞的話那就不好意思了啊,不過本大爺可從來沒聽說過,被完全廢掉的人類胳膊能在兩分鐘之內就恢復完好啊。」
倒不如說,擁有如此能力的艾爾莎完全超越了生物的範疇。
就算是擁有『地靈的加護』的加菲爾,想要再次使用破碎的手臂也需要數小時的休息時間。而且還需要他選擇在充盈著魔力的土地上,好好修養才行。
在戰鬥中,更別說是在這麼短的時間內,這種情況下還能將傷勢恢復的身體什麼的,實在是不可思議。
儘管在事前,昴也提醒過他艾爾莎是『殺不死』的存在,但實際交手之後,加菲爾越發肯定了自己在昴做出提醒時想到的推測。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一切都說得通了啊。妳這混蛋,並不是人類吧。雖然不知道是不是生來如此,但至少,現在的妳並不是單純的人類吧。」
「和外表不一樣,意外地會動腦筋吶。」
「要本大爺說多少遍,就算被拉姆以外的人誇獎了本大爺也不會有半點開心啊。而且妳的那種擁有異常恢復速度的體質,本大爺也是有點頭緒的。」
手指指向艾爾莎,加菲爾開始訴說自己的推論。
加菲爾看似粗魯野蠻,但實際上他出人意料地是一個喜歡讀書的人。對於一直在沒有能夠在實力上互相抗衡的對手存在的『聖域』中過著無聊生活的加菲爾而言,讀書正是一種重要的消磨時間的方法。
話雖如此,加菲爾所喜歡的都是冒險小說或是神話,傳說一類的雜書,很遺憾,他並沒有興趣去積累儲備一些真正意義上的知識。
「在本大爺讀過的書本裡頭,記載著茫茫多不知是否真實存在的怪物還有英雄。而在那些記載中,也出現過和妳這傢伙擁有相同體質的存在。」
「……就算是我,被拿去和童話書中出現的妄想產物相提並論也會感覺很困擾呢。」
「才不是童話書啊,那可是淨是文字的書。……雖然書裡也時不時會出現幾幅圖畫就是了,啊啊,這種事情隨它去。而且那個存在並不能說是妄想的產物啊。」
艾爾莎一臉輕鬆地準備洗耳恭聽加菲爾的高見。
至少她會等待加菲爾把話說完,從這點上看,她還真是一個與戰鬥中展現的殘酷印象毫不相符的女人。
然而,她的表情隨即發生了改變。
「畢竟,那種存在可全都是些,被過去存在過的魔女大人變成那種體質的傢伙啊。」
「────」
傾聽加菲爾說明的艾爾莎漸漸停下了晃動刀刃尖端的動作。
艾爾莎的黑瞳似是不經意地打量著加菲爾。而加菲爾則像是在吸引那道目光一般將手指指向艾爾莎,
「────妳的那副身體,是被稱作『吸血鬼』一類的傢伙所特有的吧!」
「雖然並不會真的要吸血就是了。」
聽完加菲爾的斷言,呼吸略顯凌亂的艾爾莎的身軀從地板上迅速躍起。
伸出已經完全恢復的雙手,揮舞著雙刀的艾爾莎再次向加菲爾逼近。舉起雙盾擋住了斜斬而來的攻擊,在格擋的同時直直地踢出右腳────而艾爾莎也在相同的軌道上緊跟著踢出一腳,兩人在相互碰撞的踢擊的影響下同時後退。
「真不爽啊!左手已經完全恢復正常了啊!」
「你那邊不也一樣在拖延時間的時候治好了耳朵嗎?這算是扯平了。」
原來已經露餡了,加菲爾在心中吐了吐舌頭。
趁著長篇大論之際,加菲爾一直在用壓住傷口的左手施放治癒魔法,而現在他的左耳已經治療完畢。至於左耳缺損的部分就期待著日後慢慢長出,即便如此,如果他的負傷程度與剛才的艾爾莎相同,那麼治癒魔法也就最多起到應急處理的作用。
「既然妳沒有否認,那麼吸血鬼的推測算是正中靶心?」
「周圍的人如何稱呼那也是他們的自由。我既不會去吸血,也能夠進食普通的食物。就算在光天化日之下現身最多也就會引起衛兵們的騷動,我覺得我與普通人也沒有多大的不同哦。」
「那麼,難道不是因為妳是吸血鬼,所以才會腸子啊~腸子啊~一直說個不停?」
「那算是我個人的性癖。我只是喜歡看到色澤鮮亮的腸子,觸摸尚且溫軟的內臟而已。」
「這種說法讓人感覺更加恐怖啊。」
當著加菲爾的面,艾爾莎脫去了會妨礙活動的漆黑斗篷。
看到這一舉動,並由此判斷艾爾莎的幹勁提升的加菲爾咬牙作響,然後將手中的雙盾合起,
「世界真是廣闊啊……本大爺這邊有些麻煩,你那邊也要加油哦,大將。」
這麼說著,緊盯著再次突進的艾爾莎,加菲爾也咆哮著揮出了手中的雙盾。

※ ※ ※ ※ ※ ※ ※ ※ ※ ※ ※

────打開房門,撲鼻而入的便是從房間中散發的大量紙張的味道。
那股令人產生窒息之感的氣息,是在訴說漫長歲月裡,大量書卷滯留於此所產生的歲月的厚重嗎?還是說因為此處被稱作『時間停滯的房間』,所以與時光的流逝並無關係?
「關於之前的那件事情,我也剛好在『聖域』裡進行過各種各樣的思考了。終於得出一個要給妳的答覆,就讓妳聽聽看吧。」
「────為什麼?」
未經主人的允許,昴就那樣大大咧咧地走進了書庫之中。
書庫中的環境氛圍還是一如既往地兼具靜謐與壓抑。別說是讓陽光照射進來的窗口,甚至連用來換氣的小窗都沒有。長居於此,毫無疑問會變得心情壓抑沒有幹勁。
而像是在迎接昴而抬起頭的少女的面容上顯露的疲態,也變相證明了這點。
「為什麼,你能夠再次找到這個房間?貝蒂可不記得有叫過你啊。」
「真不好意思,就算沒有被呼喚也會現身,我就是這種類型的男人啊。中學的時候,我曾經在一次沒有被邀請的友人的生日會上露過面,那時那種微妙而尷尬的氣氛我可是銘記於心至今難忘啊。」
就算是對於不懂得看氣氛的昴而言,那也是一次會令他引以為戒的經歷。
雖然說,因為在做出『那麼,今天就這樣算了吧!』這種聲明之後,昴玩得比誰都要鬧之後才離開,從此以後他就再也沒有被邀請參加過誰的生日會了。
「因為那件事情實在太傷感,再說下去我的心臟感覺都要爆炸了,所以這個話題到此為止。」
「根本沒有什麼到此為止,從剛才開始不一直都是你在自說自話嗎。還真是一個隨便的傢伙啊。」
「啊啊,我就是一個隨便的傢伙。所以,不論妳多麼討厭也好,我都會來到這裡。」
昴能夠清楚地理解,面前的這位少女吞了一口氣的事實。
就像是要讓自己映於少女的眼眸之中,昴禮貌地低下頭來,
「我會把妳帶出這裡的,碧翠絲。────這次,我一定會親手帶著妳走到陽光下一起玩耍,直到妳的裙子沾滿泥土變得漆黑一片。」
聽到昴這番斷言的少女────碧翠絲,一如往常地保持著坐在梯凳上的姿勢抱緊自己嬌小的身體。
之後,手中緊緊抱住黑色裝訂書本的她,用顫抖的雙眸凝視著站在自己面前的昴。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8364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4 篇留言

殘響の風
終於get頭香了~
感謝勤勉的版大

11-17 23:19

Safe
那兩個打著打著會不會就把房子給拆了??

11-18 00:43

J908
阿~斯蝶激...就算是吸血鬼我也可以(/ω\)

11-18 00:54

Timeer
一樓腳臭

11-18 01:00

紫桐
感謝版大

11-18 01:00

崩羊OuO
久違地碧翠絲啊~

11-18 01:03

夜色咖啡

11-18 01:14

混沌只肆個姊控OAO
至少她會等待加菲爾把話說完,從這點上看,她還真是一個與戰鬥中展現的殘酷印象毫不相符的女人。
然而,她的表情隨機發生了改變。

是隨即吧

11-18 01:17

嵐亭緣
終於要攻略碧翠子了~

11-18 01:36

NG的凱
加菲爾也要把獵腸者攻略了啊

11-18 08:54

Mickcy
都在玩後宮play

11-18 10:33

KlausLo
為什麼小說,動畫什麼的 全都是後宮...

11-18 19:04


"「然後呢,救助對'像'之二就是佩特拉小姐吧。」"...是'象'嗎?
"緊握在反轉身體的女人左手中的,並非是'拿'把撬開雙盾間隙的彎刀,"...是'那'嗎?

看起來加菲大概是硬撐到碧翠絲被昴帶出房間,由碧翠絲對付艾爾莎

話說碧翠絲是怎麼被昴帶出場呢(大誤?)

感謝版大的勤勉

(怠惰啊...怠惰啊...今天實在是太怠惰了*_*)

11-18 19:14

漫步在火坑
加菲貓和吸血子2個名號都好中二...

04-25 22: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65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2A『咆哮的再... 後一篇:第四章124A『給我聽好...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ts52176(ˊ0ω0)
小屋塗鴉更新吶,空閒的旅人不妨進來坐坐(0ˋω0)!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2:29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