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想藍-第八章 波瀾萬丈的間歇曲④

作者:橘みかん│2016-11-17 05:30:31│贊助:24│人氣:195
  這篇各種意義上的中二,可以接受者請進(掩面


  當沈冀悠及道格拉斯順利逃過艾爾文手下士兵搜捕,顏承夜還在原地奮力抵抗,無奈他只是一個異世界的普通學生,就算再怎麼年輕氣盛,也無法從那些訓練有素的士兵手中掙脫。

  「可惡!」

  看著他只差一點咒罵自己祖宗八代,艾爾文只能嘆了口氣,試圖解釋。

  「小……承夜,你聽我說,這些都是誤會啊!」

  「有什麼好說的!你這個背叛者!」

  就在這時,不遠的後方出現了馬蹄聲,幾匹馬逐漸接近,克里斯夫多與吉魯克帶著柳丹晴及拉詩蒂一同前來。吉魯克小心翼翼地把同座的拉詩蒂扶了下來,相對之下,克里斯夫多則對還坐在馬背上不敢自己下來而怒罵的柳丹晴置之不理。

  克里斯夫多左顧右盼,卻發現現場並沒有柳丹晴及拉詩蒂所形容的那個人,只有一個黑髮且眼神兇惡的青少年被士兵抓住,壓跪在地、動彈不得。

  「怎麼了?人呢?」克里斯夫多對著艾爾文挑眉問道,就算有可能改變髮色、瞳色,那長相和氣質卻和他所知道的賽比恩斯完全不同。

  「抱歉,讓他給跑了,不過承夜……他的朋友應該會知道去向。」

  艾爾文上前如此說道,一邊指著顏承夜,但顏承夜卻更在意他身後的兩個女孩子。

  「柳丹晴!拉詩蒂!」

  顏承夜不可思議地看著吉魯克──那名紅髮中年男人把柳丹晴也牽扶下馬,他記得沈冀悠在新月堡壘時有提過,找尋自己的半途中柳丹晴便被人襲擊,一個不知從哪裡出現的男人將她安全送走了。

  那個時候, 顏承夜發出無關緊要似的聲音,他還記得當沈冀悠問:「你不相信?」時,自己笑嘻嘻地回答:「信啊!你說的,我怎麼會不信!」

  但是現在,顏承夜卻是把克里斯夫多當成了那個「把柳丹晴安全救走的男人」。

  雖然好不容易下了馬,柳丹晴還是記得跟吉魯克說一聲:「謝謝。」但是當她準備上前對克里斯夫多破口大罵時,卻又看到顏承夜像電視劇中的角色被人按壓在地的樣子,指著他幸災樂禍地笑了出來。

  「哈哈!真是難看。」

  「什、什麼!」

  原本就已經夠火大了,再加上柳丹晴無故出現笑話他,顏承夜更是一肚子火。平常就很愛吵嘴的兩人,差一點又開始要互罵,幸好克里斯夫多伸手阻止,先問重點:「殿下呢?你們準備藏身何處?」

  光是這一句話,就讓顏承夜稍微理解了些事情,他冷笑著。

  「哼!原來如此,難怪冀悠都不願表明身份,就是你們城裡的人跟堡壘的人都把他視為眼中釘!」

  「什麼眼中釘,不知道頭尾就不要亂講啦!」

  柳丹晴在後面也聽不下去,自行上前蹲在顏承夜前面。

  但是顏承夜卻一臉暴怒地罵她:「我不跟叛徒講話!」

  「叛你的頭啦!叛!」

  柳丹晴邊說話還一邊很順手地從他頭上巴下去,連兩旁按壓他的士兵都嚇了一跳,無奈顏承夜現在被綁著,連撫摸痛處都沒辦法,只能在痛處稍緩之後大罵:「──好痛啊!暴力女!妳不要以為我被抓住了就拿妳沒辦法!腦細胞都死幾十萬個了!」

  「反正你考試都靠作弊,有沒有腦細胞都沒差啦!」

  「什麼!」

  唇槍舌戰才要再開,克里斯夫多不耐煩地在後面咳了一聲,即使是柳丹晴也倍感壓力。

  「差點忘了正事。」

  柳丹晴站了起來,但居高臨下的眼神依然令顏承夜感到不爽。

  「他們只是要把沈冀悠,也就是這個國家的正統繼承人賽比恩斯找回來,並沒有要對他不利啊!」

  顏承夜難得地陷入思考中,他回想著,自己在出森林後,與柳丹晴一起等待下去探路的沈冀悠,那時曾與她略說「這裡」的情形。

  然後又像被電到一樣激動起來,道:「妳、妳跟他們說的喔!大嘴巴,我應該想到你們女生都是三姑六婆!」

  「屁啦!你那個時候只有說這個國家叫『薩艾斯嘉』,又沒有說他原本叫『賽比恩斯』!」一陣發怒之後,柳丹晴又察覺到其他人訝於她的說話態度,清了清喉嚨繼續說道:「還有,他那時不是叫你保管他的劍鞘嗎?我看他們城裡畫的徽章、圖騰就跟劍鞘上的一模一樣啊!」

  聽到柳丹晴這麼說,顏承夜愣了一愣,問道:「……真的嗎?」

  「騙你幹嘛?」被問者嘟起了嘴巴,不高興地皺起眉毛。

  顏承夜環視著眼前的人們,沒有人反駁柳丹晴所說的,但是這些人原本就是一伙的,會同意這個說法也是理所當然。他這麼想,然後看向站在克里斯夫多身後兩步、一臉戰戰兢兢的拉詩蒂。

  「那、那你們為什麼要抓走拉詩蒂,還要對莉莉下毒手?」

  「莉莉?瑪莉姊的妹妹嗎?她怎麼啦?」

  柳丹晴記得在吃餅乾時,瑪莉提絲及拉詩蒂確實有提到這個名字。

  一提起莉娜塔,拉詩蒂顫抖著身子,像在說著夢話一般呢喃著,「莉莉她……非常、非常受大家的愛護。可是……都是我,要不是我那麼『說』的話……」她難過地低下頭,雙手緊握,看起來相當自責。

  在出發之前,拉詩蒂已經從艾爾文口中得到莉娜塔的死訊,要說與莉娜塔的交情,她可是比顏承夜還要深,畢竟從進到堡壘開始,莉娜塔是她第一個朋友。

  「……為什麼,拉詩蒂妳會跟他們一起來?妳不是被『他』抓走了嗎?」

  盯了一眼艾爾文,顏承夜已經連他的全名都不願意叫,除此之外,因為這股憤怒及各種無法理解的現況,他連柳丹晴為什麼會說出「瑪莉姊」這三個字都沒時間思考。

  而且拉詩蒂的樣子,看起來不像被強迫至此。只有柳丹晴在一旁氣急敗壞地碎碎念:「所以說是誤會了嘛!當初沈冀悠那個笨蛋直接回城裡的話,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

  「沒有人會對你的朋友不利,因為這八年來,我們就一直等待著他回來的一天。」

  吉魯克看顏承夜心情已經平復不少,便上前去為他解開繩子。

  「我……」這個時候,艾爾文才再度開口,「之所以會到堡壘去,除了掌握那裡的消息之外,也是希望能夠減輕人民與王城之間的衝突,那個時候讓堡壘的勢力再擴大下去,恐怕就算殿下回來,也來不及了啊……」

  只是沈冀悠出現之後,艾爾文為了帶回拉詩蒂,而使雙方衝突因而加深,或許是他始料未及的。

  「曼士貝已經把邊境封鎖,也許預言者的事,或殿下不在城裡的傳聞已經傳到他們國內。」

  克里斯夫多亦補充,說完還帶著些許憤怒的眼神看向柳丹晴。

  「而且還因為『某人』的愚昧,把歐洛巴特的使者給放走了。」

  對此,柳丹晴只能看向遠方、默默不語。

  「大家都是為了薩艾斯嘉的和平而努力,小夜,請相信我們。」

  最後在拉詩蒂的請求下,顏承夜才選擇相信他們,況且光靠他自己也不知能不能追得上沈冀悠。

  「……好,我們打算要從玻奇港出境,到附近的國家整頓好再回來反擊。」

  「玻奇港,目前這個時期只有兩班船。」

  克里斯夫多思考著,艾爾文立刻從旁提醒:「是啊!一艘是往夏拉的吉洛港,另一艘是往凱貝特的廬謝港。」

  「凱貝特是同盟國,但是距離太遠。夏拉……是中立國家,從不拒各國船隻。」克里斯夫多如此說。

  「他們打算就近的話,應該就只能去夏拉的吉洛港了吧!」吉魯克也說。

  眾人一邊討論,也不忘移動往港口,吉魯克抬頭看了暗紅色的天空──雖然柳丹晴不知道他們是怎樣確認時間的,他說道:「去吉洛的船我記得幾乎都是傍晚才到,算算應該還有半天的時間。」

  「就算如此,還是盡快找到人為好……」克里斯夫多這麼說,才想跨上馬匹,又突然眉頭一皺,往後方看去。

  空中明明沒有東西,地上卻有一團影子往柳丹晴她們的方向快速移動,到達一個定點後,那影子像團黑霧似地噴發,逐漸化為帶有黑色羽翼的人形,擋在路中間。

  那是一個身形如霧、飄忽不定的男人。

  「我的主人,我終於找到妳了。」

  男人這麼說著,當眾人正感到莫名其妙,他才一伸手,柳丹晴面前又出現一個黑洞,如同當初出現在克里斯夫多房裡的那股波動,柳丹晴被黑洞吸了進去,但就像瞬間移動一樣,只是被傳送到那人身邊。

  在這麼近的距離一看,才發現這個男人身後的翅膀不過是一片黑霧,那形狀就跟柳丹晴之前在夢裡看過的一樣。

  「你是……我影子裡的那對翅膀嗎?」

  不知為何,柳丹晴就是這麼覺得。

  那人像是有些驚訝似的愣了一下,然後點點頭。

  「雖然自從上次被你丟到城裡就覺得事有蹊蹺……算了,哪一天你再把所有的事情告訴我吧!然後現在最重要的是……」

  柳丹晴連話都還沒說完,那男人便接著說:「是嗎?那麼,我將把所有屬於您的一切,歸還予您。」

  在後方的克里夫多等人還來不及做反應,那對像霧一般的翅膀突然伸展開來,那男人除了翅膀之外,身體越來越透明,將他和她包裹住。

  一下黑一下白的光讓在場的其他人眼睛感到不舒服,「啪」地一聲,光線停止了,男人不見了,只剩下柳丹晴還站在那兒。她的身後多了一對那散發著黑霧的翅膀,綁在白髮上的髮帶似乎被什麼力量拉扯而斷裂,白髮披散,隨風飄揚。

  看到柳丹晴這個樣子,拉詩蒂吃驚地捂住嘴巴,其他人基本也是差不多情況。

  那個只有外表還保留柳丹晴樣子的女人緩緩睜開雙眼,她轉過身,看了看眼前呆若木雞的人類,要不是為了安撫受到驚嚇而騷動不已的兩匹馬,維因父子或許也會像其它士兵一樣不知所措。

  顏承夜勉強站直了身子,還不忘保護瘦弱的拉詩蒂,只是他也因眼前這個狀況吃驚到說不出話,原本被艾爾文抱在手上的小白貓,也像受到驚嚇似地跳到顏承夜腳邊,想要鑽進他的懷裡躲藏。

  只有克里斯夫多往前站出,伸手劃出一道魔法屏障,但這個「柳丹晴」卻也讓他冷汗直流。

  「她」笑了,微微揚起嘴角,用不是柳丹晴會說的語氣笑道:「做得好,迪索那斯,人差不多都到齊了啊……」她喃喃說著這句話,然後突然把視線投向拉詩蒂,像有什麼力量竄過克里斯夫多造出的屏障,直接侵襲拉詩蒂,她雖然還能發著抖緊抓顏承夜的手臂,卻是腳一軟跪坐在地上。

  「拉詩蒂!……妳、妳怎麼了?」顏承夜緊張地這麼問,也充滿疑問地不斷轉頭看向自己的「同學」。

  「──妳搞什麼啊?玩角色扮演嗎?」顏承夜對著她如此罵道。

  而那個女人──那個前一刻還是柳丹晴的女人,只是用看向傻瓜的眼神輕笑著,這讓顏承夜更加怒火中燒。

  「笑、笑屁啊!不要鬧了!我們還要趕去找冀悠耶!」

  聽到他這麼說,「她」才像想起什麼似的敲了下手,說道:「對耶!你不快點去不行!可是……我還想去到處看看……」說到一半,她又一臉無趣的樣子,不過數秒,她再看向拉詩蒂,道:「算了!沒關係!妳就先代替我好好工作吧!我去到處遛遛,回見──」

  說完,她轉個身,就像道煙一樣消失在空氣中。


  「怎、怎麼回事?柳丹晴呢?」

  顏承夜的疑問正是眾人的疑問,他與其他衛兵們一樣,四處張望、不得其解。只有克里斯夫多像要確認放在胸口的那本舊筆記一樣,才想伸手進衣袋,一旁的拉詩蒂卻突然一臉驚慌地開口問道:「──誰?……小悠?小悠嗎?你在哪裡?」

  這個舉動讓眾人兩兩相望,雖然四處找尋,仍沒有看到沈冀悠──賽比恩斯的身影。

  顏承夜看她這樣,心裡感到害怕,小心地問著:「什麼啊?拉詩蒂,冀悠……沒在這啊?妳是……」他的話還沒問完,拉詩蒂又一臉難過地自語自語道:「小悠……發生什麼事?為什麼……哭得這麼傷心?」

  等到拉詩蒂想詢問眾人,她才發現不協調感:顏承夜等眼前這些人,雖然一臉緊張、張口說話,她卻連一個字都聽不到,除此之外,她的耳邊傳來雨聲,這四周卻是一滴雨都沒有。

  逐漸地,那些虛幻地聲音變小聲,現場的聲音才重回她的耳中。

  「拉──詩──蒂──有聽到嗎?拉──詩──蒂──」

  顏承夜像個瘋子一樣抓著她的肩膀用力搖晃,還一邊用盡全力大喊,被這恐怖的音量襲擊,拉詩蒂嚇得摀起耳朵,有些發昏地回答:「聽……聽到了……」

  等到她冷靜下來,吉魯克才問:「剛才是怎麼了?是『預言』嗎?」

  「可是……以前在堡壘沒發生過這種事,除非……」艾爾文這麼說,拉詩蒂也了解,他想說的是「除非從前他們沒對我信任過,才會不讓我知道」。

  拉詩蒂搖搖頭,說道:「不……這種事是第一次發生。」

  「比起那些,」克里斯夫多說:「剛才是怎麼了?妳好像聽到我們聽不到的聲音,是有關殿下的?」

  拉詩蒂點點頭,述說著:「剛才,我聽到小悠……賽比恩斯殿下和人在打鬥的聲音,現場下著雨,接著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我只聽到他在哭。」

  「啊?妳在做白日夢吧?冀悠從小可是堅強到不像普通小鬼,就連我也只看他哭過一次!」顏承夜這麼說。

  「不過拉詩蒂,妳剛才說『聽到打鬥的聲音』,這不是挺不妙的嗎?」不只克里斯夫多聽了拉詩蒂所言皺起眉頭,艾爾文也趕緊如此說道,接著問:「老爸、克里斯,我們還是快點過去吧?」

  「是啊!說不定是海港那邊在下雨?……嗯?看天色不像啊!」

  吉魯克及眾人懷著疑問,邊盡速往玻奇港移動。

  キャッ(/д\*))((*/Д\)キャッ

  這一篇不但慢了,而且好中二啊

  然後壞消息是(有好消息嗎?)下週依然會順延,因為小鬼們又要回來。

  這節跟前面接續的東西比較多,來個劇情連結:
  • 關於顏承夜跟柳丹晴講解「布魯辛克」及沈冀悠將劍鞘交給他保管可以參考2-5
  • 關於拉詩蒂「預言者」的能力,在這裡做個簡單的說明:
    ①拉詩蒂在7-5夢到的過去,初遇白髮女人時被賜予「言靈」,就算不願意,說出口
     的事都會成真。所以夢裡的「她」才會叫拉詩蒂今後要謹言慎語。
    ②在6-6後半段,拉詩蒂為了接顏承夜的話,隨口問了「我們之中,有一個人會死掉
     嗎?」,因此意外「預言(言靈)」了莉娜塔的死。
    ③拉詩蒂在7-1想起自己說的話很可能導致朋友的死亡,因此叫莉娜塔去警告沈冀悠
     及顏承夜。
    ④拉詩蒂說出來的「話都很重要」,所以她的台詞有分心裡想的和嘴裡說的,仔細看的
     話就會發現,例如在外傳-3的時候,她小聲地說「誰來救我」;在7-1的時候,
     只是心裡想「小悠來救我」,所以後者沒有實現。
    ⑤在這一節裡,變回白髮女人的柳丹晴又給拉詩蒂施加新的力量,中二一點來說就是覺
     醒成真正的「預言者」,周圍的聲音會突然消失,聽到重要事件的聲音,但是她無法
     判斷發生時間。
  就是這樣,別擔心,後面還有更中二的!!!(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766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想藍

留言共 10 篇留言

吳旻( °∀°)
字數爆炸 (?

11-17 09:10

橘みかん
?還好啊……這節沒有……
還是你是指爆字數是好消息?XD11-17 09:53
齊格菲奇恩・高雄尼克
橘みかん安安早晨好。[e35][e34]

寫的很好,辛苦了,我已經搶到2重頭香(一箭雙雕)了(GP+留言)。[e35][e34]

11-17 09:53

橘みかん
[e34]11-17 16:36
吳旻( °∀°)
是好休息

11-17 12:27

橘みかん
尼錯了!小鬼回來根本沒得休息!!!11-17 16:37
吳旻( °∀°)
呃 也是...

11-17 17:26

小刀
確實有中二感覺,與你之前的風格差很多,是你的本性嗎?

11-17 20:10

橘みかん
不要這樣,這是我最中二時期的發想(掩面
之前的都是這一、兩年寫的,尤其加了很多正經的劇情補充wwww11-17 20:12
珀伽索斯(Ama)
其實我覺得還好,
而柳丹晴變成像是被某個亡靈附身的那一段,
突然會讓我想到哈利波特突然說出預言的西碧‧崔老妮呢![e34]

03-20 20:52

橘みかん
就是個中二不解釋XD03-20 23:02
大漠蒼鼠
拉詩蒂COSPLAY柳丹晴,小三扮正妻(X

04-23 09:04

橘みかん
這是哪來的腦洞XD04-23 12:13
吳旻( °∀°)
小……承夜

有種好微妙的感覺WWW

04-23 12:03

橘みかん
因為本來想叫小夜,怕又被拒絕就這麼叫。04-23 12:12
吳旻( °∀°)
叫小夜不行 那麼叫小夜夜啊!(不

04-23 12:14

橘みかん
會那麼叫的,只有那個枯木了吧……(¬д¬。)04-23 12:23
吳旻( °∀°)
哈哈XDDD

04-23 12:36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wishwing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うたわれるもの二人の白皇... 後一篇:下午網路突然斷線……...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ar26620972《沉莫-南方金雪》
「十年了,同樣的景色,身邊還是同樣的人。這是一種幸福。」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23:55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