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4 GP

【RPG公會】【故事】雅典神話相關,怒海中的潛游者

作者:水月冰華│2016-11-16 15:03:33│贊助:8│人氣:115
 

--------------------------------------------------------------
 
《雅典神話相關,怒海中的潛游者》

隱藏在一望無際的港埠城區一角,遠遠可以眺望港邊繁忙景象的位置,停駐了一輛名為『艾蒙羅特酒屋』的篷車小店。

以移動式的四輪有頂馬車為基底,在車緣展開屋簷似的、老舊塗油帆布的遮篷,篷下專售溢滿綿密泡沫、口味樸實溫醇的啤酒,以及足以讓人裹腹的美味炸物。

在港地的水手、船家之間,這是一家廣受好評的『走喔!我們一起去灌一杯吧!』的小店,採取的是不繳稅、無定點,在必要時,還會忽然急急忙忙地拔店,衝起來跑給港區查緝人員來追的違法私營路線,但價格實在便宜…使這一間乍看並不起眼的小店,一旦傳出開門在某處營業的消息,便不乏絡繹上門花錢的客人。

對小店老闆艾德蒙‧克里羅特來說,除了賣酒賺錢、油炸下酒小菜的看家本領以外,他自己最引以為傲的絕活,便是在一鍋沸騰熱油滋滋作響的渾濁油氣之中,在酒客們兩、三輪黑麥啤酒豪飲落入肚腸之前,他便能提起一支有點油膩、粗糙如刷子一般的豬鬃毛畫筆,往鍋旁夾在厚厚木板之上的紙張,隨興地塗抹上風格粗獷的蛋彩畫。

往往不超過一盤鮮魚炸熟起鍋的短暫片刻,他已能大致打底、描繪出紙面上活靈活現的神韻。

至於造訪他篷車小店的眾多酒鬼們呢,當然就是他畫裡常見的主題了…

在最近,相約到他簡陋的鋪子前,喝酒交談至幾近酩酊大醉,醉了便以老闆十足陌生的語言,彼此笑鬧吼斥,甚至不知節制地飲酒過量,直接撲到港邊嘔吐的某類異國客人,明顯地增加了不少。

顯然有著頗為引人注目、實在令人無法恭維的酒品,卻也從未演變至動手動腳的幹架行為,再加上本地出身的海員、碼頭工人的素質其實也高不到哪裡去,因此這種如同口角一般的大聲喧嘩吵鬧,倒也沒讓老闆感覺真的很困擾。

事實上,他有點著迷於這些來自異海國度的客人們。

艾德蒙相當欣賞他們留影於自己的畫紙上,那種如同古老的戰爭英雄一般,雖然難以言傳,卻總能令人遙遙神往的豪邁。

呃,不過…當然了,像那種古代的傳奇英雄,是很少特別被描繪成這種一臉醉茫茫的樣子啦!

既然,也算是在港區討生活的一員,近日廣泛口耳相傳的『那個傳聞』,艾德蒙自然也是多次地聽到客人提過。

消息是從阿斯嘉特官方用港那裡流傳出來的,關於所謂『世界樹船團』到訪這座城市的傳聞──

來自『諸神恩賜的國度』─梵亞斯聯合大教國之中的雅典城,據說有著總合全阿斯嘉特的城民,都難以企及的強烈信仰眾神之心,畢生都為了榮耀神靈而活的異國旅者們,是為了什麼樣子的理由,費心渡海而來到遙遠的這裡呢?

各式各樣的謠言都有一點。

但不只有艾德蒙一個人才希望,最後的理由,不要又是一場慘烈的侵略戰爭…

混跡在眾多裝扮奇異的異族訪客之中,有一對紅髮、紅膚的年輕男女,特別能引起老闆艾德蒙的注意。

那是兩位身形十分瘦長,周身肌理如同打磨盈潤的石材一般,面容姣好、相似、完美,彷彿彼此有著濃厚血統連繫的一對男女。

總是跟隨在某些深夜前來的異國人群背後,但又不落座於人群聚集的吵鬧範圍之中,而會隔著一小段明顯存在的距離,獨自飲酒與吃食的一對男女,那一身獨有(卻難以具體形容)的氣質,讓見識過形形色色人物的小店老闆,也忍不住感覺有些莫名的詭異。

他直覺地認為,這兩位或許不會是正常人…?

在許多描繪這一對男女酒客的速寫過程中,艾德蒙或多或少地留意到,這兩個奇怪的人,偶爾會在非常沉默的飲酒之際,表現出一些令他頗感不安與不適的舉止。

比方說,他們會快速地一抖手臂,從袖口隱藏的暗袋中,源源不絕地掏拿著,取出如子夜般漆黑的螺貝。

藉由篷車布簷之前垂懸的數盞風燈,所投射出閃動不定的微火照明底下,艾德蒙懷疑自己親眼見到了,從那些通體漆黑的螺紋貝殼之中,活生生伸展出泛有黏質光澤的形體。

那形體疑似具有迷你人形一般的兩手、軀幹、靈活轉動的頭顱與下肢,在艾德蒙不經意瞥見的幾縷注視之下,這些黑色的螺貝,最終都會遭到男子或女子半闔的紅色掌心捲起,然後握輾而碎,混著桌前擺放的酒水或炸食等等,一同送入他們殷紅的嘴唇裡,微微咀嚼而嚥入了喉中。

除此之外,還有在顯然平靜無風的少數、稀有的夜晚,籠罩在靜止於半空的火光底下,他與她灑在昏暗地表之上的影子,彷彿能夠緩緩而恣意地扭轉、延長,並且詭異地輕微顫抖著的影子…

艾德蒙並非一生都居住在阿斯嘉特港口區域的土地上。事實上,以他人生前半段歷程的走向而言,他已在遼闊遠洋海面的行船上,度過與港口小販大為不同的一半人生。

而這一對外表奇特的男女客人,似乎在艾德蒙有點年紀的腦袋裡,勾起了某種屬於年輕的、大海時代的回憶。

但,究竟是什麼呢?

艾德蒙感覺自己早就想不起來了。

艾德蒙今年正好過了六十五歲。在年滿四十就已嫌老的海船上,他足足幹到五十餘歲的『高齡』才退休。長達四十多年的海上生涯之中,他遭遇過五次嚴重的觸礁,一次頗為險惡的沉船,無數次海盜攻擊的劫難,而始終倖存了下來,最後才落腳在繁華的阿斯嘉特城港口之內,這裡就像是他的家。

有關種種大海時期的回憶,離他已經變得很遠了…

而這兩名形貌都很詭譎的客人,是為什麼會特別令他想起那些爬桅杆、接繩頭、拋帆尾、揮汗扯動鐵錨和纜索的海上生活回憶呢?

他有點想和這兩位客人們攀談,卻又隱約感到一股…無法輕易與之開口對談的恐懼。

絕對能算是『恐懼』吧?

就在一天晚上,掛出了『本店即將打烊』的木牌以後,客人們相繼離去,在輕巧折疊式的桌椅座位之間,兩眼視力仍很不錯的艾德蒙,湊巧瞄見一小枚掉落在椅腳旁邊的地面上,某個外表閃閃發亮的物體。

他有點遲疑地伸手過去,撿起那掉落的物體一看,發覺正是一枚…嗯,約有他拇指大小的黑色螺貝,而此處正是『那兩名客人』今晚落座的席位。

將撿拾起來的黑色螺貝,翻轉於手指之間,艾德蒙不由自主地凝視著,覆有薄片狀蓋板的螺旋開口之處,似乎想以眼神看透這黑殼,徹底搞懂它隱匿其中的神秘,並且在心裡猶豫著,是否應該動手剝除那也許連接著螺肉的角質蓋板…

一切都發生在很短的時間內。

越是留意貝殼上細小的螺紋,艾德蒙越能清楚地感覺到,那上面不只閃爍著黑沉、油滑的色彩。

若是更加仔細去注視的話,從殼上旋繞的緊密螺紋之中,泛漫到眼角閃現的各種港埠夜景之上,是許多五顏六色、如水面擴展的漣漪般,往外暈染開來的色彩。

說不清楚…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隻身佇立於一片灘頭海景之前的艾德蒙‧克里羅特這個人,發覺自己早已脫離夜晚的阿斯嘉特港口旁邊,取而代之,是兩腳踩踏著鬆軟沙質土地的觸感,這沙土還帶有南國溫暖射下的陽光。

他迎著耀眼的艷陽,將視線投往天海明亮交會的地平線上,那裡綴滿白色湧動的浪濤,還有點點漁帆,他滿臉都是盛夏暖熱地帶吹來的海潮微風,是那種水分飽滿、而又帶著明顯鹽滷氣息的微風,一如他還很年輕的時候,乘船造訪過的許多夏季炎熱的國度。

這──是幻覺嗎?

但這『幻覺』之中的景物,也未免有點太過真實了…

艾德蒙低下頭,看向腳邊柔軟微黃的沙地,忍不住蹲了下來,漫不經心地,兩手將微濕的沙土撥攏,然後往同一個方向集中,開始做起迷你的沙土城堡之類,小孩子喜愛拿來玩耍的遊戲。

艾德蒙漸漸想起了…這裡,就是他出生與童年成長之地的海灘。

座落於貧困島嶼之上的漁村外圍,是村裡孩童們幫忙修補圍網、撿拾蝦蟹貽貝,時常也一起嬉鬧在一塊的好地方。

在許多晴朗無雲的夜晚中,圍著漂流木點起的各色火焰,他們喜歡簇擁著愛講故事的老漁人,聽他一遍遍地講述,發生在遙遠異地的老故事、輾轉流過許多船頭及舺板之上的神奇傳聞,或者宛如偉大史詩劇情的遠古英雄神話。

在那些夜晚燃亮的火光中,有一個故事是這樣講的:

傳說、傳說,在暴風雨肆虐的怒海之地,有彼此纏繞、盤捲在一起的巨大蛇神,會在雷電閃破天際之時降臨,落入風雨狂烈的深海中,潛游在浪濤翻滾互擊的海面下,吞食著隨浪湧動、而自海床攪起的許多黑色螺貝。

在那些通體漆黑、千百年也不會消蝕的螺紋硬殼底下,承載著無數葬生於海下的異地遊子,是他們漂泊而沒有歸處的靈魂,就這麼棲息在日光也難以達到的海床上,仰望暗沉無際的冰冷之海,領略著千百年孤寂的沉眠。

據說,由某位令人尊敬的海上旅者之神,所派遣而來的使者,正是這兩條潛泳在風雨怒海之中的巨蛇。

祂們吞吃著海底下迷途的靈魂,溫暖地留置於巨大的蛇腹中,並將其送回各人心中所屬之地,使之魂歸故土,以此換取亡者親屬們的崇敬,因而得以宴饗無比豐盛的祭禮。

回想至此,艾德蒙愣愣地止住手裡把玩沙土的動作,他似有所悟地抬頭,瞇眼看向了頭頂,那看似一碧如洗的晴空中,陽光閃耀著千萬縷令人目眩的金色虹彩──

艾德蒙有點明白了,屬於他自己的時刻…或許也已經到來了。

『神啊、神啊,尊敬的蛇神們啊!請讓我可以留下來…』

在心裡,艾德蒙喃喃呼喚似地禱告。

『──感謝您無比的慈悲,但這裡…這裡是伴我度過餘生的阿斯嘉特,這裡已經是我的家園、我的所屬之地,請讓我能留在此處安息吧。』

延續了數小時的深夜…結束後,港邊迎來破曉時刻的晨曦。

在港口安靜的一隅,有一輛改裝成人力推動的小篷車,車前營業用的桌椅已收去大半,車上仍有逐漸冷卻中的殘油,留置在大型的鍋釜裡,像是保存著溫暖香氣的回憶般,讓晨光在液面上閃出跳躍的油彩。

靜靜地,倚坐在某處桌椅之前的老人家,是人稱『艾蒙老爹』的小吃攤子老闆,他維持著一手托額、一手拿著油膩硬毛畫筆的坐姿,動也不動地,逝世於清早海港之側的晨曦中。

值得慶幸的是,他臉上絲毫不見痛苦留存的神情,而只有一抹頗為安詳的微笑。

在他微笑而逝的面孔正前方,與空杯、空盤一起胡亂擺放的桌子上,有兩張草草塗抹完成的畫紙。

其中的一張,是描繪了艷陽之下的尋常海島風景圖畫;但另一張…則顯露出非常奇異,且如神話場景一般的風格,是描繪著兩條彼此盤捲、纏繞,飛翔於廣闊星雨之夜的臨海港口城市上方,逐舞般灑落淡淡紅色形影的巨蛇們。

觀者皆難以明瞭這樣的一幅圖畫,不懂它所欲傳達的主題,但覺色彩與構圖相當詭妙而已…

幾天後,由許多熟客合資湊成的葬禮,已舉行完成,將本名是『艾德蒙‧克里羅特』的小店老闆,安葬在城南的墓園中。

雖然簡單,但因為送行的人數頗多,因而顯出意料之外的隆重。

距離城外墓園,頗有一段路程的阿斯嘉特官方港口,被某些人暱稱為『港口大神殿』的雅典城大使館,有著各色大理石精心鑿磨、堆砌而成,宏偉的柱狀建築外觀。

根據曾經造訪使館內部之人的談論,在接近使館正門附近的飾牆上,細膩雕鑿著古代奧林匹亞的英雄與神話。

在其中,據說有著『諸神使者』、『旅行之神』、『黃泉指路之神』等等頭銜的奧林匹亞十二位主要神祇之一,通常被譯為『荷米斯』、『赫密士』、『赫耳墨斯』等名字的神像,似乎被描繪成一位俊美神祇的外形,手持帶翼的雙蛇權杖。

在街頭巷尾、不甚可靠的午後閒聊之中,那神祇權杖上盤繞的兩條纏蛇,有時會在最最深沉的夜晚裡,整個消失不見,而在黎明的時刻回歸…

所以說,來自遙遠的梵亞斯聯合大教國,目前設立於阿斯嘉特官方港口之內的雅典城大使館,除了促成兩地在政治、文化、商業等等層面的交流以外,是否也帶來了一些額外的什麼呢?

既然不是天頂上全知的神靈,恐怕…也沒有人知道確切的答案吧。

( End )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696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留言共 0 篇留言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4喜歡★ditchle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RPG公會】【故事】學... 後一篇:【RPG公會】【城內:商...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mirk0409大家們!
目前有在接Q版頭像委託! 一張300$NTD, 歡迎參考&來委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2小時前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