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59 GP

第四章127B『說什麼已經夠了』

作者:淋しくて│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2016-11-15 23:52:03│贊助:250│人氣:10102


在房間裡,除了白皙的女性所沉睡的棺木以外什麼都沒有。
「那麼,這個人所沉睡著的這個……就是終止結界的裝置,嗎?」
對於巡視了室內一周後得到的結論,愛蜜莉雅擺出困惑的表情把頭歪向一邊。
並沒有一目瞭然的機關的把手,又或者只要破壞就好了的魔礦石之類的。只知道女性所沉睡的透明的魔礦石吸收著魔力並散發出淡淡的光輝。
至少,知道了發動著的只有這個棺木這件事。
「到底是誰呢……難道說,會是艾姬多娜的母親嗎」
腦海裡浮現出了針對愛蜜莉雅表現出不快之情的魔女的臉龐。
與棺木內沉睡著的女性相同,擁有一頭白髮以及穿著黑色服飾的她也是個擁有非常工整的美貌的人這點,對於愛蜜莉雅而言仍然記憶猶新。
在記憶中裡的魔女那樣的容貌,與沉睡著的女性的容貌有著很多的相似之處。
閉著的雙眼,又或是從鼻樑到嘴唇的外觀。
如果說艾姬多娜看起來像是十幾歲接近二十歲,那麼與之相對棺木中的女性大概就是二十五歲左右。比起母親,更像是姐姐也說不定。
「名字……並沒有刻上。不過,這裡明明是艾姬多娜的墓所的說」
往棺木裡面看的話,沉睡著的女性並不是艾姬多娜。
是墓所名不副實嗎,如果不是這樣的話────。
「這個人是艾姬多娜,而夢中所遇見的那個人不是艾姬多娜?」
那還真是一個離奇的結論,愛蜜莉雅自己說著然後搖了搖頭。
姑且不論艾姬多娜本人的說辭,要是那樣的話塞赫麥特會不小心說了什麼也不奇怪。更何況,到了現在才把那位少女定義為艾姬多娜以外的某人,對於愛蜜莉雅而言也是非常困難的。
「明明是艾姬多娜的墓室,卻是不同的人沉睡著……這樣的結論沒問題吧」
那麼,不把名字改一改的話可不行的吧。
明明是有著『艾姬多娜在這裡沉睡著』這樣寫著的墓碑,卻沉睡著不對的人的話會產生各種各樣的問題的。也會變得不得不準備不一樣的供品。
愛蜜莉雅在得到了很多荒謬的答案的同時,在不碰觸棺木的狀態下調查著那副棺木。
輕輕地追尋著魔力流動的軌跡,看來整副棺木像是吸收著來自墓室以及墓室所連接著的大地的微量魔力,並將那魔力作為原動力發動著某種術式的樣子。
真的是吸收著非常微量的魔力,但是居然能夠讓非常大規模的形式的結界運用之類的得以成立,那收集的範圍也太過廣泛了。
墓室以及墓室所連接著的大地,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恐怕,結界所封鎖起來的範圍裡的整個森林都在提供著維持墓室的機能所需的魔力。當然,是對於各個提供源頭不產生影響的程度的微量。
「好厲害……太過厲害了,以至於完全不知道在做什麼……」
那是吸收著魔力的流動,以維持魔法機能的術式。
雖然只是一點點的術式的話愛蜜莉雅也能夠寫得出來,但是讓覆蓋整個『聖域』的結界發動起來的術式的複雜程度遠遠的超越了愛蜜莉雅的理解。
要是一度將機能給停止下來的話,並不覺得能夠再次讓它啟動。
雖然並沒有再次啟動的必要性。
「有了。大概,只要把這裡的流動給切斷,那麼供給就會中止了」
追尋著魔力流動的軌跡,找到了以棺木作為核心的結界的啟動點。
在棺木的中心裡沉睡著的女性的腹部的上方的十指相扣的雙手────正好在那裡是魔力流動的中心點。只要愛蜜莉雅在那裡用魔力進行干涉,攪亂了術式的話這個墓室的機能就能完全停止了。
「────」
僅僅一瞬之間,猶豫了。
把墓室的機能給停止下來這件事也就是說,恐怕,開始『試煉』的機能也會受損吧。變成那樣的話,也就是說會失去前往夢之城的手段。

────向艾姬多娜的傳話,茶會的事情也會不了了之了吧。

魔女們,至少塞赫麥特像是知道愛蜜莉雅的母親的事情。
面對塞赫麥特的強大的畏懼的同時,模摸糊糊的,也有著像是令人懷念的親近感的東西。有著想要確認那究竟意味著什麼的心情。
沒有了夢之城的話,將之確認的手段也會遙不可及吧。把那個給────。
「────真是的,我還真是不乾脆」
一邊嘟囔著一邊把魔力傳到指尖,從觸碰著棺木的部分開始攪亂那微弱的流動。
維持著『聖域』的機能並形成結界的力量的流動發生了變化。那是在術式的根源部分的進行的干涉,由細小的變化變成了巨大的變化。
光的粒子在不久之後便像是溶化般消散而去,來自魔礦石棺木的術式的跡象也隨之消失。光像是突然間脫逸一樣在一剎那之間閃爍了一下後,目所能及的僅僅是殘留下來的純粹的魔礦石,以及閉封其中的女性。
「……結束了,吧」
並沒有發生任何眼睛所能看到的變化,愛蜜莉雅戰戰兢兢地四處張望著。直到剛剛為止佈滿著整個墓室的魔力的流動消失,變成只是單純的石造的巨大建築物。
輕微地歎了一口氣,愛蜜莉雅就這樣倚靠著棺木。
恐怕這樣以後,也不會有因為沒資格而被拒絕進入墓室的人了吧。把瞭解事態的羅茲瓦爾又或是琉茲帶來,確認一下在這個棺木中沉睡著的人物究竟是誰或許比較好。
「結束了……嗯,結束了……」
因為沒有實感,愛蜜莉雅像是為了確認事實那樣反反覆覆地說著,像是為了找到實感那樣做著這樣的事情。
想起了在挑戰墓室之前,向羅茲瓦爾發出的妄言。
羅茲瓦爾對愛蜜莉雅說過了。『按照自己的意願得出結果就行了』這樣。
雖然並沒有推測當時的羅茲瓦爾的心情,恐怕他並沒有期盼著愛蜜莉雅突破『試煉』這件事。明明是他拉攏了自己,並推薦為王選的候選人之一,這還真是無法理解的思考模式。
「老師……什麼的,這樣說過了呢」
同時間回想起來的那是,被羅茲瓦爾稱為『老師』的人物。
即便是對於作為魔法使,大概是持有頂級的力量的羅茲瓦爾而言也是理所當然的師傅一般的存在。他的師傅,也就是被稱之為『老師』的某人,和羅茲瓦爾一起開始了『聖域』的事情。
「難道說……妳是,那個人嗎?」
愛蜜莉雅一邊碰觸著棺木,無意識地這樣想著。
只是,如果是那對於羅茲瓦爾而言大概是無可替代的老師的那位人物的話,難道不是和這白皙的女性非常相稱嗎────這樣想著。
「────不和大家交談的話可不行」
搖了搖頭,為了不產生留戀的感覺,愛蜜莉雅把目光從棺木移開。
訴說這個棺木的女性這樣的事情也好,現在全部都得延後推遲。從昴所說的來看,只知道明天的晚上以後────也就是說,後天的早晨之前不從『聖域』逃離的話會有非常嚴重的事情發生。
要是『聖域』裡發生了明顯的變化的話,希望愛蜜莉雅可以全力逃跑。
雖然想說有著整整一天的餘裕,但是並不知道會發生什麼樣的不測的事態。
快步地從小房間裡離開,進入通道向著墓室之外前進。要是保持著目送愛蜜莉雅那樣的狀態的話,琉茲以及『聖域』的居民們應該是在等著愛蜜莉雅才對的。
發出大聲的腳步聲跑過了通道,愛蜜莉雅穿越黑暗的墓室到了廣闊的地方。
然後,
「────誒?」
在猛烈的暴風雪吹襲著的『聖域』前,吐出了白色的吐息。

※ ※ ※ ※ ※ ※ ※ ※ ※ ※ ※ ※ ※

雪景覆蓋了眼前的世界。
猛烈吹襲著的風更接近於暴力,碰到身體的雪花毫不留情地奪走了體溫。吐著白色的氣息,眨著紫色的眼睛,愛蜜莉雅在驚愕之中繃緊了喉嚨。
────發生了,什麼事情!?
「────莉雅大人!」
淒厲的風聲咆哮著,突然間被奪走體溫的耳朵感到疼痛。
身穿單薄的愛蜜莉雅一邊感受著像是被極度寒冷的風切割般的錯覺,向著從暴風雪的對面傳來聲音的方向踏步走去。
積雪已經囤積到了愛蜜莉雅膝蓋以下的部位,變得動不動就像是會被積雪給絆倒的樣子。拼盡全力地推開積雪拔腿前進,在暴風雪的白色帷幕的另一頭看到了聚集在一起的複數的身影。
是『聖域』的居民們吧。那樣的話,他們甚至不在建築物裡避難而是等待著愛蜜莉雅────。
「大家!在這樣的大雪之中,為什麼在外面……誒?」
想像著集中起來並忍受著寒冷的光景的愛蜜莉雅說到一半停頓了。
因為看見了明明不應該出現在這裡的人影────以琉茲為首,聚集起來的『聖域』的居民有四十人左右。即便只是這樣也是非常可觀的數量了。
「愛蜜莉雅大人!『試煉』結束了嗎!?」
剪了平頭的青年發出那樣的聲音。
愛蜜莉雅認識這個人。要說為什麼的話,那是因為在來到『聖域』之前交談過的關係────即使他無法對愛蜜莉雅產生認知,愛蜜莉雅還是認識他的。
阿拉姆村裡的,青年團的年輕人。
看著明明應該在奧托的指引下搭上龍車,並在數小時之前離開『聖域』的他的身姿,愛蜜莉雅睜大了雙眼。然而使愛蜜莉雅吃驚的,並不只是他而已。
以剪了平頭的年輕人為首,可以看見零零散散的阿拉姆村的居民們的臉。帶著龍車,『聖域』的居民與避難民眾混合著在龍車裡頭又或者是遮蔽處藏身,忍耐著風雪。
「為,為什麼大家會在這裡……?不是應該在,避難著才對嗎?」
「是的,避難過了。遵循昴大人還有奧托先生的指示。『讓地龍記住了路線,命令其不顧一切地逃跑吧』這樣」
「那麼究竟是為什麼!這裡會變得危險的,大家也聽說過了不是嗎?」
「聽說過了。而且,也被說了」
聽著愛蜜莉雅的話,年輕人一度咬了咬牙,然後抬起了頭指向森林的另一頭。
「在森林的外面待命,要是有了來自『聖域』的信號的話,為了回收居民們而回返,這樣」
「誒……?」
「留下來的拉姆大人,又或者其他的人。總之,指示是,要是看見了打向天空的魔法的話,就回到『聖域』,並利用龍車回收居民們然後離開」
「被誰告知了那樣的指示!?」
「被奧托先生,那樣說了」
聽著奧托的名字,愛蜜莉雅的腦海裡浮現出了那柔弱的商人的臉龐。
但是,即使看他那副樣子,他也是昴的朋友。每每看到他們友好進行對話的身姿,也就是說他是和昴親近的,對等的人物吧────愛蜜莉雅改變了對他的評價。
這次的『聖域』的,以加菲爾計劃為開端的很多事件裡,奧托作為昴的參謀進行了各種各樣的策劃這一點是毋庸置疑的。
那麼,這個指示也是有著重大意義的嗎。
「但,但是這是無謀的啊。因為,這樣的暴風雪在猛烈地吹襲著……在這種狀況下,明明應該能夠判斷不能這樣亂來的!」
「…………」
「怎麼了?」
聽了愛蜜莉雅的發言,年輕人露出尷尬的表情別了開目光。愛蜜莉雅並沒有錯過那樣的反應,並詢問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
被愛蜜莉雅紫色的瞳孔注視著,年輕人一邊摸著額頭一邊吐出白色的氣息。
「奧托先生的說法是,在發出信號前雪降下來的話,那將會是真正危險的時刻。要是雪降下來了的話,那就是說時間到了……被要求了得立刻從森林離開」
「連會降雪這件事情也……呃嗯,那是沒錯的。那麼,那麼到底是為什麼!?」
「────因為雪,降下來了」
聽著愛蜜莉雅那像是哭泣般的聲音,年輕人豎直了背毫不躊躇地回答道。
面對那麼堅定而有力的眼神,反而是愛蜜莉雅變得無言以對。
他們本來就聽說過了要是降雪了的話是危險的。
然後,實際上在看到『聖域』降雪了後,已經知道了危險的時間限制已經到達了界限這件事情。在此之上做出的判斷是,來到了這裡。
為了雪降下來而曝露於危險之中的『聖域』的住民面前,趕來了這裡。
「覺得昴大人,又或是愛蜜莉雅大人的話就會這樣做」
「────」
年輕人苦笑著,回答了愛蜜莉雅脫口而出的疑問。
在背後保護著龍車的避難民,原來如此,是阿拉姆村的青年團的人們嗎。目的是為了把『聖域』裡的居民帶走吧。除去必要以外的人員,並讓他們去前去避難。不過,被除外的人們就不得不徒步進行避難了。
正是因為這樣,他們才會在這裡的吧。
「愛蜜莉雅大人,要是『試煉』已經結束了的話……就能夠出去外面了嗎?」
「誒,嗯……應該是這樣的。但是,在這樣的暴風雪以及積雪裡……」
睨視著自己的腳邊,年輕人不甘心地咂了咂嘴。
正如他的反應所示的一樣。即便是一點點的路程也是難以行走的積雪。理所當然的,龍車的車輪也是動不了,除了把龍車放置在這裡以外不作他想。
至少,要是有能夠讓大多數人取得溫暖,得以御寒的場所的話────。
「無法移動到大教堂的話……進去墓室吧。那裡的話,在魔力的作用下不僅溫暖,而且也不用擔心建築物因為積雪的重量而崩壞哦」
「可以,進到裡面嗎?」
「墓室裡的危險的裝置已經停止了,所以已經沒關係了。比起那個,能夠把大家都帶到墓室去嗎?也希望能夠把地龍們從客車解放開來並讓它們進到裡面去」
六頭地龍遵循了青年團的意念一路回到了這裡。現在也是托了地龍所連接著的客車的福,數十人得以獲救。
才不可能會做出將之捨棄之類的選擇。
聽了愛蜜莉雅的發言,年輕人說著『請務必』並點了點頭。
總之,對於有關風雪的處理暫時這樣就行了。問題是降雪後,有『某種什麼』的危險將會來訪的這件事。
「真是的,早知道會是這樣的事情的話就應該好好的詢問一下的!」
對於在面臨『試煉』之前,沒有能夠與昴好好說話的時間這件事情感到不甘心。恐怕,這是昴為了不想讓即將挑戰『試煉』的愛蜜莉雅添上不必要的不安因素而導致的結果吧。
雖然對於那樣的體貼坦率地感到高興,但是要是因此而不能及時處理的話就不像話了。
和昴一樣像是知道有關降雪這件事的人物────愛蜜莉雅的腦海裡浮現出了三名候補人。羅茲瓦爾,拉姆,然後是,
「愛蜜莉雅大人,很好,妳回來了」
「琉茲小姐!」
從其中一台龍車裡出來站到積雪上,被愛蜜莉雅伸出手來的是有著一頭淡紅色的長髮的少女────琉茲。厚度到了愛蜜莉雅膝蓋之下的積雪,甚至達到了矮小的她的大腿之處。面對相當厭煩地撥開積雪的她,愛蜜莉雅也拚命地踏著積雪向她走去,
「『試煉』好好的結束了哦!大家在這裡等著我嗎!?」
「在這個『聖域』裡的居民,還有為了迎接我們而回返的人類全員。只是……」
「只是?」
「拉姆大小姐以及羅茲小子並沒有來到這裡。在降雪開始之前,他們兩人就一起離開了這個地方」
愛蜜莉雅環視了一圈,看了看龍車周圍的人們。
不論是看習慣了的奇特裝扮的高個子,還是值得信賴的粉色頭髮的少女都找不著。
「要是不去找一找的話……琉茲小姐!琉茲小姐知道嗎?要是『聖域』就這樣一直下著雪的話,將會發生什麼事情」
「────」
以琉茲那繃起了臉頰,並垂下雙眼的反應來看,愛蜜莉雅憑直覺感悟到了。
琉茲知道事態的發展。那份危險,究竟是什麼東西。
「請告訴我,琉茲小姐。我們不防止它可不行」
「但是,時間上有著偏差。從昴小子的話,又或是羅茲小子的計劃來看,降雪明明應該是在明天的夜晚才對的,現在像這樣下著大雪,應該是有著什麼差錯……」
「不論是有什麼差錯也好,雪都已經降下來了!那樣的話!要是不做降雪了之後必須要做的事的話!琉茲小姐!」
愛蜜莉雅把手按到纖細的肩膀上,試著說服欲說還休的琉茲。
接著,琉茲那最初猶豫不決的表情改變了,表情變得啞然的她目不轉睛地凝視回愛蜜莉雅。
「怎,怎麼了,琉茲小姐」
「……愛蜜莉雅大人。進去過『聖域』的森林深處裡的建築物了嗎?」
「森林的深處……?唔嗯,沒有進入過哦」
對於這完全沒有與之有關的記憶的問題,愛蜜莉雅想著究竟是什麼呢陷入了思考。琉茲針對其的回答是『怎麼可能會是那樣……』這樣說著的眨眼之間,看見了愛蜜莉雅背後的墓室。
「難道說,墓室裡有著……什麼特別的東西嗎。那個,比方說……巨大的魔礦石之類的東西」
「────有哦。非────常巨大的,魔礦石。雖然也是想著在這之後向琉茲小姐或是羅茲瓦爾取得確認就是了」
東張西望地四下看了看,考慮到為了不讓在後面開始準備地龍的移動的大家聽見,愛蜜莉雅把嘴巴靠去琉茲的耳朵旁。
「其實,魔礦石之中有一個女人。我並不知道那究竟是誰」
「────!」
聽到了那個情報後琉茲表情大變。
琉茲以那年幼的容貌,後退並凝視著愛蜜莉雅。然後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那麼……」像是理解了什麼一樣點了點頭。
「瞭解了,您去過了。愛蜜莉雅大人,不論想要聽什麼都請隨意。老身有著將之回答的義務。有著必須遵從下達的命令的義務」
「命令什麼的,那樣的……」
「聽著。愛蜜莉雅大人在墓室裡所觸碰的那是,能夠使『琉茲』順從於被選上的人的魔礦石。現在,資格從加小子那裡轉移到了愛蜜莉雅大人身上了。老身……不,老身們會順從於愛蜜莉雅大人。不論什麼,請下達命令」
與那份莊嚴相應,琉茲在那掩埋到了大腿的積雪上壓低了姿勢。那是下跪的動作,面對琉茲連頭都要埋下去的氣勢,愛蜜莉雅慌張了起來。
然後立刻挽著了她的肩膀。
「知知!知道了啦!站在能夠拜託琉茲小姐的立場的呢。那麼就拜託了。請告訴我,降下大雪的『聖域』將會發生什麼」
「……根據昴小子的說辭,降下大雪的『聖域』裡,魔獸『大兔』將會出現。好像是……被能夠降下大雪那般程度的天候變化的術式魔法的魔力所吸引而來」
「天候變化的術式魔法……這個天氣,是有誰把大雪給降下的嗎!?」
面對吃驚的反問的愛蜜莉雅,琉茲默然地點了點頭。
那是操縱天候那樣的程度的大規模的魔法。要是帕克使出全力的話,這種程度的事情也是輕而易舉就能辦到的吧。如果是從這一層面來說,帕克將會是最大的嫌疑犯,但是從琉茲的態度以及前後發生的事件來看,愛蜜莉雅很快的便找出了犯人。
「……是羅茲瓦爾?」
「恐怕是的。我認為拉姆大小姐也是為了阻止這件事情而去的。只是,即便如此雪還是降下來了也就是說,發生了什麼,又或者……」
「別說了。不想要做那樣的想像。總之不得不去尋找這兩人。琉茲小姐,我就這樣去村子裡找尋他們兩人哦。要是妳有什麼線索的話……」
「那倒不必,愛蜜莉雅大人」
琉茲非常自信滿滿的把愛蜜莉雅的發言給打斷了。
要說她的態度像是有著什麼想法那樣,愛蜜莉雅微微地吞了一口氣。
然後,
「在『聖域』裡的話,老身們琉茲的眼睛可是非常犀利的。────羅茲小子們的事情也,很快就能找到並作出指引」
對,這可是見證過的,可靠的保證啊。

※ ※ ※ ※ ※ ※ ※ ※ ※ ※ ※ ※ ※

看著沒有意識的拉姆,就好像睡著了一樣。
「……拉姆?」
抱起失去了力量而倒下的少女,羅茲瓦爾一邊發出聲音搖晃著她的身體。但是,拉姆並沒有對於那份呼喚給予回應。
那是,平常的話,不論是拋下別的什麼也會把羅茲瓦爾的話語擺到最優先位置的拉姆。
那也是當然的。
拉姆現在正處於瀕死的深淵之中。一切的一切,都是源自於羅茲瓦爾自己的行徑。
福音書被燒燬,被憤怒給沖昏了頭。眼前被染得一片鮮紅,變得什麼也不知道,僅僅只是無法原諒做了那樣的事情的拉姆,
「────」
把具現出來的火焰塊給打了出去,毫無防備的拉姆被衝擊給吹飛了。
那是過度使用不完全的鬼的力量,再加上數小時前也承受了同等的負擔的身體。拉姆的身體早已經到達了可以持續行動的極限了。
還在那之上被火焰彈毫不留情地打中了。
她的性命已經是如風中殘燭了。
「……拉姆」
想不起在接近著倒趴下的她,觸碰她的身體之前究竟在想著什麼。就這樣抱著那小小的身體,凝視著她那年幼的睡顏的現在也是,什麼也想不了。
原本,為何,到底是為什麼,拉姆會過來與自己對峙呢。
對於羅茲瓦爾而言,拉姆曾經是非常便於利用的棋子。
在自己所造成的一系列的原委中相遇,所締結的契約,對雙方而言也是維持著非常容易理解的關係────這樣的羈絆。
只有拉姆表明了真心,只有拉姆訴說了目的。明明相信著會把在達成了那個目的之後的自己的身體交給作為共犯者的她作為回報的。
明明應該是那樣的,拉姆居然在半途之中背叛了羅茲瓦爾。
確實她所說的是正確的,沿著契約內容去思考的話,她向無法按照劇本走下去的羅茲瓦爾舉起反叛的旗幟,那也是妥當的復仇。
因此,關於那件事情的話,並不打算責備拉姆。非要說的話,希望至少能夠把復仇給稍微推遲到見證了這個世界的結果後才進行。
然後也有著和昴打賭的問題。加菲爾意外的思想天真,而愛蜜莉雅則像是一副完全理解了的口氣回到了『試煉』之中,但,反正這些都是弱者的妄言。
明明就不應該違逆已經定下了的未來。即使改變了追尋的道路,終究還是會抵達既定的終點,既定的未來。要是偏離了指向正確終點的道路的話,等待著的也就是常命的終結了。
然而,抵抗著這件事情笑了起來。然後,對於知道了這一點的他們的行為而感到恐怖的,自己的這份弱小,也被嘲笑了。
為什麼要去改變呢。無法理解。
在最大限度的堅定了全部的思念的那時候起,就不應該淡化變弱從而得以持續下去。要是有著深愛著某人這件事情的話,要是有著深愛著那個對方並熱烈地憧憬著對方的這樣的時間的話,那份熱情,那份光輝,就應該是永久不變的。
思念的矢量即便不是指愛戀也好,憎惡也罷,什麼都好,都會是一樣的。
漫長的,持續祈願的思念就應該像這樣不斷昇華。經過時間打磨的思念將會是非常堅定的,不會輸給任何人。不變成這樣可不行。
加菲爾對於外界的憎恨被粉碎了。
愛蜜莉雅討厭著的過去的那份悲傷被接納了。
然後是拉姆那明明應該是對於羅茲瓦爾的無窮無盡的憎惡的復仇之心,
『拉姆,愛著羅茲瓦爾大人』
「────!!」
直到現在也還在耳朵的深處灼燒著的,詛咒般的愛的告白。
那是如今懷抱之中那閉上雙目的少女所編織出的,明明不應該說得出口的話語。
在契約把內心與靈魂給束縛著的期間那倒可以理解────把燃起的復仇之心轉換為對於羅茲瓦爾的順從之意,讓憎恨就這樣成就了愛慕之情。
正因如此,不論是為了達成目的而讓她幫手這件事情,還是在目的完成之後的處理也是,羅茲瓦爾比起任何人都要信任著拉姆並能夠將重任托付於她。
因為羅茲瓦爾相信著這些全部都是,由想要抹殺羅茲瓦爾的復仇之心,那份憎恨扭曲而成的愛情。
因為羅茲瓦爾相信著那從最初相遇開始,以凝聚著那樣的程度的殺意的目光看著羅茲瓦爾的少女的那份憎惡。
────即便如此,拉姆背叛了自己的復仇之心,謳歌了愛情。
「到底是為什麼啊,拉姆……我,不知道啊……」
細微的呼吸聲漸遠,羅茲瓦爾感到了拉姆生命的終結。
心臟的跳動變得很快,邊想著這樣下去可不行邊呼喊著。右眼很疼。非常,非常的疼痛。不要啊。不要主張妳的存在。自己,將會變得不再是自己。
究竟該怎麼做。該做什麼才好。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不得不做什麼,完全不知道不得不去做的是究竟什麼。想不了。思考不了。
看了看四周。哪裡都沒有所追求著的東西。標示著未來的,教導羅茲瓦爾正確道路的福音書被火焰燃燒,消失了。誰也,沒有指引羅茲瓦爾。現在,究竟不得不選擇的是什麼。誰也沒有教他。
那麼就,已經,沒有辦法了。
「────哀歎瀾風攬雲霧,遍地光輝回歸於空。化降雨為有形之寂靜,覆萬物以遺世之純白────」
詠唱。
像是哼唧般的歌曲一般的詠唱,賦予了把羅茲瓦爾·L·梅札斯包圍起來的那份力量方向性。囤積起來的莫大的魔力量干涉了不斷精煉著的術式,開始了森林的夜裡瀰漫的烏雲。
吹起徹骨的寒風,那連身體的內部都要凍結起來的程度的寒氣吹襲著整個『聖域』。
雪雲覆蓋了封閉起來的森林全境,白色的雪的結晶紛紛向著大地飛舞墜落。
────這是超大規模術式魔法『ARTEMILLION』的力量。
「────唔,咕」
結束了詠唱,把長時間提煉著的魔法的力量給解放出來。
從體內一股腦兒地抽走了大量的魔力,即便是那以超規格的個人魔力儲藏量為豪的羅茲瓦爾也稍微感到了頭暈目眩。
本來,這種程度的大規模魔法需要耗上數月累積魔力,在實踐的時候也更應該限制作用範圍。僅僅用了兩天的準備時間,並對通常範圍的數倍以上的範圍進行干涉的羅茲瓦爾是異常的。
然後,完成了那份偉業的魔法使,吐出了長長的一口氣後,迷茫了。
「和福音書的記載一樣,把雪給降下來了……之後,該做什麼才好?」
在這個時間點上,羅茲瓦爾忘了自己比起福音書的記述還要早上一天把雪給降下來這個事實。不,打賭的事情甚至早就已經不在他的腦海之中了。
對於羅茲瓦爾而言,恐怕已經不把過程放在心上了。重要的事情是,把『聖域』給包圍起來的現象所影響的最後的部分。雪降了下來,解開了結界。
變成了那樣的話,變成了那樣的話────究竟會怎樣呢。
「拉姆……啊啊,就是這樣。拉姆」
已經變得聽不見其呼吸聲的拉姆。
羅茲瓦爾一邊俯視著她的臉孔,一邊溫柔地用手掌撫摸著她的額頭。因鬼化的影響,血從那曾經有著角的白色傷疤裡流了出來。把那血給拭去,羅茲瓦爾像是做著平時對拉姆做的事情一樣,注入綜合全部屬性的無色的魔力。
那是為了不讓拉姆的身體輸給原本的鬼的血,一直不斷持續著的儀式。
並不是有著什麼樣的想法。
只是羅茲瓦爾無意識的理解了為了延續拉姆的性命,只能在拉姆自身擁有的鬼的生命力這點賭上一把。想要救她,這樣的想法是毫無疑問的。
拉姆要是不活下來的話是不行的。為了達成羅茲瓦爾自己的目的也好,為了達成目的之後的事情也好。
「老師……老師……我……我!究竟該怎麼做才好啊!老師……老師……!請教教我……請再次……引領我前行……」
羅茲瓦爾的內心混亂至極,已經完全不知道如此哭訴著的自己的內心了。
在維繫著拉姆的性命的另一方面,對於拉姆背叛的憤怒依然仍未消失。一邊理解了遺失了道標這件事,一邊卻尋求著曾經見過的光芒。
大雪紛飛,毫無留情的在羅茲瓦爾以及拉姆的身上覆蓋了一層白色的妝。
一切的一切都被白色覆蓋著,漸漸的消失。
抱持著變成這樣也好的心情,就這樣抱持著什麼也不知道,什麼也沒有萌生出來的心情。


※ ※ ※ ※ ※ ※ ※ ※ ※ ※ ※ ※ ※

就這樣被引導著把積雪給撥開,愛蜜莉雅邊吐著白色的氣息邊跑著。
「修瑪!再來,修瑪!」
吶喊著,持續詠唱著冰魔法。
這是為了避免雙腳埋進堆積著的積雪而造成時間耗損的應對方式。積雪碰到了冰的魔法後凝固起來,立刻作為立足點並在那之上奔跑著。
雖然這是根據個人的能力可能會滑落,反而會變得危險而狼狽的對應方式,但,
「呀!嗒!嘿喲!」
自己也是使用冰魔法的魔法使的同時,在艾力歐爾大森林成長的她,對於冰凍的立足點之類的事情早已是習慣了。把『聖域』裡結冰的立足點當成自己的主場那樣奔跑著,追逐著向前方引領著的矮小的身影跑去。
「這個方向,真的沒有問題嗎?」
愛蜜莉雅對著旁邊並排著的嚮導邊短促地喘著氣邊發出了詢問。視線低矮的少女把僅僅是把視線瞄了過來,點了點頭以無言的架勢回應愛蜜莉雅的詢問。
雖然是能夠溝通的,但基本上無法進行對話。那是在這之前從琉茲────作為代表的琉茲那裡所聽說到的一樣的表現。
在墓室前的廣場裡,對愛蜜莉雅唐突地展現了敬意的琉茲。
她對愛蜜莉雅說了,自己是以曾經存在過的琉茲·梅爾的靈魂為基礎而生成的存在,也說明了在『聖域』裡有著複數同等立場的存在這件事情。在『聖域』裡的各處作為『眼睛』而行動的琉茲找到了在村落的中心裡的羅茲瓦爾他們,並給愛蜜莉雅帶路。
在這個世界裡,雖然是非常稀有的,但是被稱之為複製魔法的魔法是存在的。
雖然並沒有聽說過那魔法作用在生物身上這樣的事情,要是那是禁術的等級的話也就有著那樣的可能性也說不定。愛蜜莉雅一邊忍耐著那想要詢問各種事情的心情,一邊為了尋找羅茲瓦爾和拉姆的身影而依賴著琉茲的複製體,一起穿越『聖域』四處奔波。
「不快一點的話……大兔,就要來了……!」
魔獸『大兔』。
即便是與人情世態脫節的愛蜜莉雅也是理所當然的知道那個存在的名字。
與白鯨,黑蛇齊名的三大魔獸之一,與另外兩隻相同,大兔也是被流傳為災害一般的存在。
一隻一隻來看的話力量薄弱,是脆弱而嬌小的兔子的魔獸。但是,大兔是以個體為單位集合成一群的群體生物。並不是一隻一隻,而是全部集中起來變成一匹大兔這樣的災害。
以不見底的食慾以及壓倒性的數量,把擋路的東西啃食殆盡,尚且完全無法滿足並相互吞噬著遊蕩整個世界,確實是災害。
恐怖的是,那能夠無限增殖的謎一般的生態。大兔平時的話數量會減少,在沒有食物的時候會一邊相互吞噬一邊忍耐著飢餓,但是,要是一度發現了刺激食慾的獵物的話,那之後就無法阻止了。一邊無限增殖著,直到把獵物給消滅殆盡為止不斷咀嚼著,在如星火般燎原之後才會再次減少數量漸行漸遠。就是這樣的生物。
對於那超規格的魔獸,愛蜜莉雅下定決心除了正面對抗以外不作他想。
要是大兔襲擊了『聖域』的話,能夠用來逃跑的時間就已經被剝奪了。畢竟堆積著的積雪也是逃跑的阻礙,愛蜜莉雅他們已經沒有別的選擇了。
把非戰鬥人員藏到墓室裡面去,並在入口前展開防衛線。
並沒有除此之外的對抗魔獸的方法了。愛蜜莉雅,以及羅茲瓦爾。如果可能的話連拉姆也出擊。『聖域』裡所有的戰力必須要集結起來。
因此────,
「────」
折斷的樹木的枝幹,承受戰鬥餘波的建築物。凹陷的地面上,有著不自然的囤積方式的積雪。────然後是,在樹蔭之下貼近的男女。
發現了失去力量沉睡著的拉姆,以及呆然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發出了叫喊聲。
「────羅茲瓦爾!拉姆!!」
愛蜜莉雅把無言的琉茲拋在一旁,在結冰的積雪上滑走。自在地操控著腳步,在冰的碎片散落的同時,那像是雪的妖精一般移動著的愛蜜莉雅,抓住了一半的身子埋在積雪裡動也不動的羅茲瓦爾的肩膀。
「聽到嗎!?羅茲瓦爾,我說羅茲瓦爾!現在,不得了啦!不幫助大家的話可不行!才不是可以讓你冰凍起來的場合!」
「────」
因為被搖晃著,羅茲瓦爾頭頂累積的積雪墜了下來。因而得以見到那被遮隱起來的表情,愛蜜莉雅發出了微弱的哽咽聲。
因為以意志萎靡的目光看著拉姆的羅茲瓦爾的表情,也太過憔悴了。
「羅茲瓦爾……?」
「…………」
羅茲瓦爾什麼也沒說。像是沒有注意到愛蜜莉雅的樣子。
對於他那毫無反應的樣子感到害怕,愛蜜莉雅不是向著他,而是向著他的懷裡看去。在那裡有著粉色頭髮的少女沉睡著,
────掉落在她的臉頰上的雪花,完全沒有要溶解的跡象。
「────!拉姆?拉姆!」
呼喚著羅茲瓦爾懷中的拉姆,愛蜜莉雅試著把她喚醒。
但是,完全沒有來自閉著雙目的拉姆像是反應的跡象。當然不用說她會做出回應,連像是可以覺醒,又或是抖動眼瞼這種程度的反應都沒有。觸碰著的臉頰也,嘴唇也,極度異常的冰冷。就好像────。
「不應該,是那樣的……!」
否定了負面的思考,愛蜜莉雅咬了咬牙把手伸入拉姆的衣服之中。她的手在胸口附近撫摸著的時候,感受到了微微幽幽的心跳聲。
那像是隨時會消失不見的,微弱的心跳聲。
「────還活著!沒關係!還趕得上,羅茲瓦爾!」
發現了希望的愛蜜莉雅叫喊著,轉頭看向了羅茲瓦爾。但是,羅茲瓦爾就只是這樣把手掌放在拉姆的額頭上,並露出呆然的表情而已。
只是,愛蜜莉雅察覺了。
從羅茲瓦爾那碰觸著拉姆的手掌,注入著龐大的魔力量。而這正是,維繫著拉姆性命的救命稻草。
「救助了,拉姆呢……」
「────」
「────!」
在感悟到了這件事實的同時,愛蜜莉雅也發現到了令人遺憾的事實。
拉姆正處於昏迷不醒,生命垂危的狀態裡,而羅茲瓦爾為了進行治療,進行著細膩治療的手腕就不得不保持著那樣的姿勢。支援之類的,是不可能的了。
也就是說,愛蜜莉雅不得不一個人對抗來襲的大兔。
「…………」
────做得到嗎?這樣的疑問閃過了愛蜜莉雅的腦海之中。
那可是在四百年間,從『嫉妒魔女』的時代開始持續生存著的,那屈指可數的三大魔獸之一的怪物。
至今為止,都已經有不少人和愛蜜莉雅一樣抱著堅定著覺悟挑戰過了吧。愛蜜莉雅究竟能不能單獨對抗那些人們所消滅不了而來的魔獸呢。
帕克並不存在,愛蜜莉雅得以一人之力去對抗。
「從現在開始也……」
選擇逃跑嗎。但是那樣做的話,被追上了的話怎麼辦。
不論是避難的場所,又或是可以藏身的場所都沒有的狀態下遭遇的話,愛蜜莉雅可無法做到從魔獸那裡守護居民們。像是墓室這樣的場所裡進行防衛是最有可能的了。
雖然沒有羅茲瓦爾和拉姆的戰力非常遺憾,但是可不能放棄抵抗。
「羅茲瓦爾。總之,帶著拉姆一起過來。墓室裡,和『聖域』的大家一起……呃,大家會在那裡避難。我一定會,把那裡守護好給你看的。羅茲瓦爾也請不要放棄對拉姆的治療……」
「已經,不行了」
對上了視線,羅茲瓦爾嘶啞的呢喃打斷了訴說著覺悟以及堅定的方針的愛蜜莉雅的發言。
抱持著空虛的雙瞳,羅茲瓦爾凝視著拉姆的臉龐,
「不行了啊。已經,一切的一切……完全不知道接下來的未來。也不知道自己。……這個世界,已經結束了」
「還在說那樣的事……!書本算什麼啊!只是說不定是個稍微有點偉大的人所寫的書的內容,到底能夠把我們所做的事情怎麼樣啊!」
對於說著放棄的羅茲瓦爾,愛蜜莉雅忍無可忍地抬高了聲音。
究竟是怎麼了呢。愛蜜莉雅所認識的羅茲瓦爾並不是這樣的人。
平常擺出一副游刃有餘的樣子,輕易地做出大膽的決斷,以像是知道所有事情一樣的態度竊笑著。那不才是羅茲瓦爾嗎。
這擺出像是被逼得走投無路,迷失了方向的孩子一樣的表情,放棄一切的弱小的男人是誰啊。
「羅茲瓦爾。現在的我並不知道你究竟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受了什麼樣的傷害。雖然希望你可以告訴我,但是已經沒有去瞭解的閒暇了。……所以,想要製作出那樣的閒暇時間。為了可以那麼做,希望你能夠合作」
「────」
不知道羅茲瓦爾的事情。這樣下去,肯定會一直保持什麼都不知道的狀態。
但是,試著去交談,並把心情闡明,這樣做的話就會知道了。要是不這樣做的話也就不會知道了。要是不花上一些時間的話,也是有無法傳達的東西的。
不製作出那為了拉近彼此的心靈的時間可不行。
「所以,拜託了。站起來,羅茲瓦爾。現在在這裡,不論是你還是我都不會終結。也絕對不會讓拉姆終結。一起,到大家的身邊……」
「已經……」
傾訴著的愛蜜莉雅。即便如此,羅茲瓦爾仍然不與愛蜜莉雅對上視線。
仍然俯視著拉姆,動了動他那塗上了口紅的嘴唇,說著。
「已經,夠了……」
那是嘶啞的,像是隨時都會消失一樣的聲音。
事實上,那聲音被狂吹的寒風帶走,幾乎不成聲音。
那是僅僅是在嘴巴內嘟囔著的,就算只有羅茲瓦爾本人都說不定不能夠聽見的奇怪的聲音。
但是,那微弱的,放棄一般的聲音,確確實實傳達到了。
因此,愛蜜莉雅,
「────不要說出這麼任性的話啊!!」
抓起羅茲瓦爾的胸襟,愛蜜莉雅發出震撼的憤怒的聲音。
面對這舉動,羅茲瓦爾搖了搖頭發出了苦悶的哽咽。看著那個表情,愛蜜莉雅像是咬住不放一樣繼續放話。
「已經夠了!?已經夠了什麼的,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已經夠了什麼的,才沒有這樣的事情!已經夠了什麼的,這樣的事情一件都沒有!不要擅自放棄啊!不要擅自認為一切都已經結束了啊!不論是我,還是拉姆,又或是羅茲瓦爾,不論是誰,已經夠了什麼的,才不可能會有這樣的事情不是嗎!?」
「────」
「我已經結束掉『試煉』了!看著都會恐懼的過去!說不定會可以擁有的幸福的現在!不知何時會降臨的悲傷的未來!全部都看過了!即便如此,也現在的這個道路上前進……對,決定了,好不容易可以前進的啊!」
咆哮著。
至今為止,對於愛蜜莉雅打從有記憶以來也是從來沒有過的,憤怒的情感湧了出來。
就是這樣。啊啊,就是這樣。多麼弱小的聲音,多麼不堪的思想,多麼愛撒嬌的劣根性啊。明明是以那樣的生存之道生活著,卻要以現在這樣的放棄的方式來結束掉嗎。
面對怒吼著的愛蜜莉雅,羅茲瓦爾繃緊了臉頰,別開了視線。比起擔心拉姆的身體這件事,更像是只是想從不向看到的東西那裡轉移意識逃開的模樣。
愛蜜莉雅抓住下巴,由自己這方看過去。
「在和別人說話的時候,要好好看著對方的臉說話!」
「────」
「對方拼了命想著的是什麼,要是不看著對方眼睛的話就不知道了不是嗎。究竟為什麼自己會想要那麼做,要是不看著對方的眼睛的話就傳達不了了不是嗎。好好的,看著我的眼睛,聽著我的聲音,然後,站起來,跟過來」
羅茲瓦爾那左右顏色不同的眼睛像是察覺了什麼一樣,眨了眨。
微微地顫抖著嘴唇。但是,並沒有形成聲音。
「────」
「我絕對不會讓任何人說,已經夠了什麼的。只要還活著,『已經夠了』什麼的,沒有這樣的事情哦。所以────我在這裡,讓任何人死去之類的事情,絕對不會發生!」
愛蜜莉雅站了起來,並轉向身後。
愛蜜莉雅連呼喚也不用,十人以上的琉茲的複製體就這樣聚集起來。全員在那裡莊嚴地跪著,等待著僅僅一人的命令。
吸了一口氣,愛蜜莉雅發出了白色的命令。
「帶著羅茲瓦爾還有拉姆,回到墓室裡去。我,絕對會守護大家給你看的」
威風堂堂的,愛蜜莉雅一邊理解了那偶然間到手的資格,一邊引領著順從的琉茲們,在雪的『聖域』裡跑了起來。
琉茲們集團式的支撐著羅茲瓦爾和拉姆兩人,一邊輪替製作出道路,一邊跟隨著愛蜜莉雅。
────愛蜜莉雅奔走的足跡裡已經完全沒有一絲一毫迷茫的跡象了。

※ ※ ※ ※ ※ ※ ※ ※ ※ ※ ※ ※ ※

然後,故事將會────
「不用那麼勉強也沒關係喲,愛蜜莉雅碳」
在決定了要守護全部,並把思念聯繫起來的少女面前,非常珍重著少女的少年回來了,
「接下來就交給我吧,退下去休息也沒有問題哦。────畢竟有我這個初戰補正呢」
「抱歉。我有點聽不懂你在說什麼」
做著和往常一樣的互動,少女微笑著,但得堅強地支撐著那像是隨時會崩落的身體,並把視線看去迎上前來的白色的影子。
走出來的身影有兩個,那是手牽著手的身影。
聽得見的聲音也有兩個。
那聲音聽起來有些亢奮,少女也像是在等待著那聲音重疊起來的時刻一樣,總覺得心臟的跳動變快了。
「真是的,這下不管變成什麼樣我都管不著了哦」」
「啊啊,那就想辦法解決吧。────就我,和你!!」
然後,故事將會再一次疊合為一,願望也一樣重疊到了一起,並向著故事結局發展而去。
狂風暴雪的『聖域』裡,與魔獸對抗的騎士以及公主。
一個人什麼也做不成的騎士,把魔法使帶在身旁,為了取得勝利。
────『聖域』最後的決戰,開始了。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6618
Some rights reserved. 姓名標示-非商業性 2.5 台灣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Re:從零開始的異世界生活

留言共 16 篇留言

初聞
頭香!

11-15 23:53

Safe
樓上真的好可怕...我還以為我終於可以搶到頭香了QQ
感謝版主大大的勤勉

11-15 23:54

浮生
真羅莉控精靈使登場(超大誤) 感謝翻譯

11-16 00:11

混沌只肆個姊控OAO
習慣看到一大片空格就反白 結果有驚喜啊

11-16 00:16

淋しくて
涉及A線劇情,防雷用的11-16 00:18
roccosu
反白處果然有驚喜的~感謝勤勉的版大,期待 A線的486的嘴砲把某精靈帶去聖域,看來有魔法表演看了 www

11-16 00:23

亞空
最後覺得不用刻意隱藏呢

那段再接回去看A線別有一番風味啊~

感覺作者也刻意有調整好內容量

11-16 00:24

小弘
yo~

11-16 00:40

嵐亭緣
感謝樓主的勤奮不懈~要換回A線了真期待

11-16 00:41

Guek
看到反白就知道案情不單純
終於終於終於輪到A了嗚嗚
碧翠絲等的我好苦啊

11-16 00:59


"在實踐的時候也更應該限'製'作用範圍"...是'制'嗎?
"羅茲瓦爾就只是這樣'吧'手掌放在拉姆的額頭上,並露出呆然的表情而已。"...是'把'嗎?
"畢竟有'初'戰補正呢"...是'出'嗎?還是指某人從房間出來後的'初戰'?

...還好拉姆還活著...

感謝版大的勤勉

(反白的部份是劇透嗎?還是等A線看完再來看?)

11-16 01:09

淋しくて
初陣補正があるからね11-16 07:13
戀空翔太
勤勉阿 感謝大大

11-16 01:23

簡單說
喔喔,再來就可以知道宅邸發生什麼事了嗎

11-16 02:17

呱呱
謝謝大大們勤勉的翻譯

11-16 07:01

KlausLo
感覺因為A,B線, 翻譯有調整

11-16 14:04

聖了
完全不懂AB線的討論,是連載到這裡還沒出現嗎?
會用AB線而不是輪迴,意思是會有同時成立並互相干涉又重合的效果或能力出現?

11-17 01:44

淋しくて
視角不同而已11-17 01:50
kirito
這種AB線好讚啊

01-22 10:13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59喜歡★Samishikute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第四章126B『下次一定... 後一篇:第四章122A『咆哮的再...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iamhero9樂提
妳真是美到讓人射出來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09:37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