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作內容

12 GP

[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的化承者》 【間章之三】墨骨有應

作者:惡顏高│2016-11-15 16:49:47│贊助:24│人氣:228
──另一邊,洪流迷霧中、石碑山丘上,兩道身影會面一談──


    






【間章之三】墨骨有應
    

  



   
  塵界與沫界之間,雪花雜訊般的奇詭迷霧,終年不散的「沫外洪流」。洪流至深至濃之處乃是危險而不可捉摸,生人莫近;但在洪流較淺較淡之地,則仍有許多由化承者開闢建立的人工地帶,例如聯通兩界的「塵門沫徑」,例如新生化承者必到的「承印殿」,又例如──
  
  一座滿佈翠綠草皮的矮崗,崗上林立深色石碑,碑上刻滿不存於世之名。
  
  溯思園。
  
  溯追逝往、思懷故舊,入此園者,大多帶著惆悵感懷之心……
  
  「大多」是如此。
  
  偶爾,就像現在,也會有人以較為高調之態前來。
  
  略顯昏暗的雜訊天色下,一道身影緩步踏入此園。其人未至,前方草葉已經自行伏倒,更隨其步履挪抬而遠遠就碎裂寸斷;地面沙礫先是震盪彈跳、後又陷地而壓,有若一個無形巨輪龐然輾來,空氣中隱有隆響。
  
  一人行,如山臨。
  
  挺拔健碩,氣宇軒昂;一襲西裝長外套雖是布質,筆挺無暇得猶勝堅甲;髮鬢上幾道白紋更添穩重;濃眉之下的一雙眼睛似是漫觀風景,實則包含銳利眸光,直向丘頂。
  
  杜遠霆,沫界武力集團暨治安組織「鑒武崗」的領導者。在下午近傍晚的此刻,正當屬下們為了早先的事件而忙成一團時,身負「崗魁」之銜的他卻未坐鎮於現場,而是隻身出現在溯思園入口。
  
  姿態自然,神色平靜,周身無形意罡卻表達出一股強橫──
  
  相對地,引來更強橫的對應。
  
  沉重壓力自山丘頂端降下,石碑群之間忽有寒光一閃,由點化線,瞬即破空劃來。
  
  杜遠霆眉梢略動,腳下步伐未有變化,也無其餘動作,兀自繼續上山。那由山頂劃下的光芒直向杜遠霆,卻在數步距離之外瞬間碎散,同時傳出短促的金屬互擦之音,如有刀劍無形交擊於空。
  
  無形有質之劍,這只是開始。
  
  第一道銳劍之光甫消散,第二道劍光隨而接至,同樣是半途碎散。不同的是,這第二道銳光抵達杜遠霆身前近處,差點就要觸及其身。
  
  所以,更強烈的第三劍到來之時,杜遠霆有了動作。他手掌伸而微屈,呈現介於立掌與拈指之間的自然態勢,隨而斜向振臂,掌端散溢淡淡意罡弧光,光弧之刀直劈襲來的無形劍鋒,刀勝而劍碎。
  
  未及稍停,杜遠霆腳步仍穩、反手再揮,第四劍也被他劈散,刀勢之威卻似乎被抵銷了些,空氣中的震爆之音也比上一擊更大聲了點。
  
  第五、第六道劍光抵達,掌刀直剖橫劈以對,衝擊氣流掀砂揚草,杜遠霆面容則有微妙變化,乍看仍是平靜,眉宇線條已顯嚴肅之蹙。再到第七劍,那雙步伐終於無法悠然,大步一踏,前俯身勢帶著大動作揮臂,刀意再勝劍光一籌。
  
  「唔。」
  
  第八劍,同樣被掌刀之光擊碎,杜遠霆卻也喉傳悶哼,向後退小踏一步。這時,第九道劍光甫聚即消,並未自丘頂石碑之間擊出,整座山丘的沉重氣壓頓時為之一輕,
  
  過招,非相殺,點到為止互自知。
  
  微不可見地搖頭,幾似錯覺的短暫苦笑,隨之,杜遠霆很快就重現自然神色,垂臂收掌重回穩步姿態。於此同時,山丘頂部傳下一道話聲。
  
  「以你實力、地位,早不必做這種嘗試。」丘頂之聲音粗啞混濁,聲乾調硬,好似數日未曾飲水之人,卻毫無虛弱之感,更有雷鳴般的渾厚迴響。
  
  「『欲問劍巔、墨骨有應』,久未拜訪,總想再挑戰傳說。」杜遠霆負手身後,仰首微笑,朗聲而語:「不出意外,有應之劍高聳依舊,以我現今修為仍是無力一闖第十關。倒是感謝老師賞臉,願意回應晚輩我幼稚的挑釁。」
  
  「一個儀式性的所謂試煉,你未出刀、我非真力,不過意思而已……」短暫停頓,粗啞乾硬之中帶上了幾分柔軟。「我也是,有一段時間沒玩這十關遊戲了啊。」
  
  話音未落,一陣風吹捲而過。幾許草葉揚飛之間,劍柄長穗飄盪,黑笠白披的墨色骷髏悄然現身,就像他一直站在杜遠霆身前不遠處似地。
  
  「學藝不精,讓您見笑了。」杜遠霆低頭致意。「好久不見,有應公老師。」
  
  「你要自稱學藝不精,豈不是把大多數人貶到趴地板去了。」黑色骷髏──有應公,骨臂一揮,灰白披風如雲翻捲,黑斗笠下的顱骨眼窟紅芒閃滅。「有何來意,說吧。身居要職的你,沒節沒慶的忽然走這一趟,總不會只是心血來潮。」
  
  「是的,想必您也已猜得一二。」杜遠霆抬起頭,斂容平視對方。「今天上午,在承印殿內庭發生一樁案件,令我鑒武崗顏面有失。一位尚未承印的年輕女孩子,受到不知原因的暴力襲擊,之後更意外產生了洪流風暴,包括那位女孩子在內總共有三個人捲入洪流。此事處處充滿疑點,還可能藏有更複雜的隱情,我正是為此而奔走。」
  
  「承印殿,洪流風暴……」有應公沉聲回應。「是地外靈質失控引起的?我在這也感覺到了,那股地外靈質的強度非同小可。嗯,你繼續說。」
  
  「涉入此事者,目前所知有四人,調查之後,每一個都令人困惑。首先是那未承印的女孩子,記錄上,她的預估靈需指數該是最低,實際差距卻是如此巨大,就算當初替她檢查的意療師搞錯了什麼,這也不是手滑少寫一兩個零就能解釋的問題。」
  
  「是不太正常。」有應公說。「但聽來無涉於我,你來此的理由該在另外三人?」
  
  「那個女孩子是否跟任何事情有關聯,或真只是單純的錯報,尚需調查。至於另外三人,在此想請教一下,您對於最近在塵界鬧過事的玉髮少女,有所聽聞嗎?」
  
  「玉髮少女?有在新聞上看過,我是不認識,但──」有應公顱內紅光一閃。「從新聞上我也看到了,跟她在塵界動手的是魯意天那小子。這樣看來,他也跟這件事有關,你就是為此而找來我這?」
  
  「有一部分是的。」杜遠霆點頭說:「包括我在內,當今台灣有點名頭的化承者,許多人都或多或少受過您的提點之恩,有幸得蒙直授者卻是鮮少,魯意天正是這少數之一。不瞞您說,他正是襲擊該名少女的凶手,也造成一位沫管局職員受傷,這比塵界鬧事更為重大,我們已經對其展開追緝。」
  
  「該怎麼處置,就怎麼處置吧。」有應公低哼一聲。「你也不是不知道,我未立宗派、不認師徒,授業傳招但憑緣分,你們大家叫我一聲『老師』我也是禮貌一受而已。魯意天既行有不端,自受譴報,毋須顧忌於我。」
  
  杜遠霆沉默數秒,凝重開口。
  
  「另外,據我調查,他可能『悖地』了。」
  
  有應公靜靜而立,片刻後仰顱望天。
  
  「孽障啊。」
  
  
  
  悖者,背離;地者,地球。
  
  悖地者,即為叛離地球、投己身於地外靈敵之人,是為全體生靈共敵。
  
  並非身不由己受地外靈質侵蝕,而是主動施行禁忌,以本該被壓制的地外靈質做為主要力量,求取更直接、更強大的威力。
  
  實際上,悖地者並非真想投奔地外靈敵,畢竟地外靈敵沒有招降這回事,若自身化做地外靈敵也是與死無異。悖地者所為,往往都是行走於鋼索上,在失控的邊緣來回擺盪,但這已經是將自身化為炸彈之舉,就算不怕自己炸掉,其他人不能坐視炸彈在旁邊爆炸。
  
  悖地者也有分程度深淺,輕者尚可挽救,重者只有一殺。
  
  
  
  「魯意天,是當年破獲『忌聖會』台灣支部時救出的孩童之一。」杜遠霆緩緩說:「以人工快速量產強大化承者,瘋狂的人體改造計畫。魯意天在改造完成之前被救出,之後在您身邊修練了一段時間。」
  
  「是啊,或許是因為他的改造半途中止,也或許是那計畫本身就充滿漏洞,那小子的根骨資質僅有中下。因緣巧合,當初我傳授了一點門道,讓他至少有機會達到普通高手之階,要再往上則非大機緣不可成。」
  
  「也許他仍在尋找屬於自己的機緣……」杜遠霆搖頭。「卻是找到了歧路上。」
  
  「從一個瘋狂中解脫出來,卻自己跳入另一個瘋狂,何等愚蠢。」
  
  「混跡沫界,總是無奈,某方面來說也不難想像。」杜遠霆沉重而語:「地外靈質之源,銀河系近核心處的那個靈體星球,它一方面張網於全銀河,自身又隨時貼近於銀河中心的黑洞,徘徊於被黑洞吸入的極限邊緣,就像繞火而飛的蛾一樣,這種特質也同樣存在於我們化承者身上。對我們而言,窺探自身地外靈質,就像將自身放投於深邃宇宙,恐懼的同時也有種朦朧快感,一但深陷於其中,恐怕跟漂流在太空一樣永遠尋不得岸了。」
  
  「外靈之星……」有應公若有所思。「我不敢妄言能體會你們人類化承者的感受,倒是可以稍微理解那外靈之星。據說那外靈之星乃是行星靈體,已經是現今認知的最強大生靈,它卻還試圖讓自己比肩於恆星,甚至是在此之上的什麼事物,為此侵吞全銀河生靈之命,更不惜冒險從黑洞中探求某種秘密……而這一切也只發生在我們這『小小』銀河系內,天曉得無數星系中還有沒有什麼其他怪物。」
  
  「力量之上還有力量,強大之外更有強大,沒有盡頭。」杜遠霆眼神短暫放空,隨而面色一正,肅然說:「無論如何,我們還是得踏實而活,悖地絕不可為。」
  
  「這是自然。」有應公也將思緒拉回。「若魯意天當真悖地,甚且程度太深,我可以出手將他斬除。雖然我平常不方便離開,只要先做準備,短期間是也無妨。」
  
  「感謝您,不過應該不需要。」杜遠霆一笑。「要勞煩您出馬,得先過我這關。在此之前,首先還有『銀劃』在,他也正在處理這起事件,我相信他的能力。」
  
  「喔,銀劃,白唯鑌。」指骨輕靠黑顱下巴,有應公眼窟紅光轉亮。「年輕奇才,記得他是趁現在暑假期間在你那邊『打工』吧?因為他的關係,『義』校已經連兩年在沫界五校聯賽中獨領風騷,也許等明年他畢業了才有輪換之日。」
  
  「銀劃的能力,我也深有信賴,而身為長官的我當然也是支持他……」杜遠霆淺聲一呵。「但身為『禮』校校友,我倒是覺得未必要多等一年,有一位學弟足可爭雄。」
  
  「當真?那我就慢慢期待了。」有應公話語稍停,又說:「也不只是禮義兩校的爭鋒,另外三校或許會給我們帶來驚喜。」
  
  「據我所知,另外三校雖有人才,暫無足以跟銀劃抗衡者。除非有人藏得很深,或是新生中有驚才絕豔之輩,也可能……」杜遠霆沉吟一會,看向有應公,說:「對了,關於承印殿那起事件,我還沒提到第四個關係人。」
  
  「講吧。」
  
  「未及承印的那位女孩子,是由她一位早先成為化承者的朋友陪同而來,那是一位同樣年紀的年輕男性。剛才所說捲入洪流風暴的三個人,分別是女孩子本人、玉髮少女、第三個就是那位年輕人。」
  
  有應公未接話,靜靜聽著,黑色斗笠微微一動。
  
  「從一般資料上看,那位年輕人似乎沒什麼值得在意之處,平凡無奇,但再細細一查,卻是頗為有趣。他是『信』校的學生,但去年有很長一段時間不在台灣,不久前才剛回來,而且是從一個很不簡單的地方回來。另外,承印殿事發前不久,他來過溯思園,雖然說人人皆可來此,來此也不等於能見到您……」
  
  「吳卸岱是吧。」有應公索性自己接口:「沒錯,我認識他,上午也在這裡跟他見過面。你也不用亂猜,他不是我的徒弟學生之類,跟對你一樣,頂多只是提點一些要訣的程度。」
  
  「老師您真是快人快語。然後……純屬個人好奇,能知道您鎮守於此之人不多,他的來歷到底是?」
  
  杜遠霆笑著詢問,接著聽到的回答卻讓他略顯訝容。
  
  「哪有什麼來歷可言,如果說他為什麼會認識我……」指骨再挲骨頭下巴,有應公斗笠一偏,歪著骷髏腦袋說:「算是朋友吧?所謂的忘年之交。」
  
  
  
  
    
【待續】





引用網址:https://home.gamer.com.tw/TrackBack.php?sn=3386101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保留一切權利

相關創作

同標籤作品搜尋:塵沫境界的化承者|輕小說|奇幻|玄幻

留言共 4 篇留言

小羊,喪失一半ed
等等!吳卸岱是諧音梗嗎?

11-15 16:58

惡顏高
這是個很微妙的問題……
取名時是從其他方面出發,後來發現有諧音哽,也有意藉此玩哽,但完全沒找到能用上的機會 [e20]11-15 17:07
洛雅.愛的戰士
忘年之交呀,男主跟有應公的緣份微妙
這裡揭開了一點點的因緣呢@@
再來就剩下女生那邊了

11-15 17:26

惡顏高
也說不定有應公是唬的,其實是人骨情未了的基情之交![e17]11-17 16:29
大漠蒼鼠
我說在場的各位,不必多說,來!敞開胸懷、相愛相殺!

11-15 20:58

惡顏高
食瓜去吧你!(灑瓜子11-17 16:29
黃勤(金絲眼鏡)
有應公是前幾章吳卸岱遇到的骨頭臉嗎?有點忘了XD

11-15 21:31

惡顏高
不,其實是限定隱藏版的第三隻抹醬者(欸11-17 16:30
我要留言提醒:您尚未登入,請先登入再留言

12喜歡★eyg9319 可決定是否刪除您的留言,請勿發表違反站規文字。

前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後一篇:[達人專欄] 《塵沫境界...

追蹤私訊

作品資料夾

CapyzZ閒逛的你
更新一篇關於生命意志的故事《核爆末世:石心堅強》,歡歡迎前來鑑賞╰(*´︶`*)╯看更多我要大聲說昨天14:41


face基於日前微軟官方表示 Internet Explorer 不再支援新的網路標準,可能無法使用新的應用程式來呈現網站內容,在瀏覽器支援度及網站安全性的雙重考量下,為了讓巴友們有更好的使用體驗,巴哈姆特即將於 2019年9月2日 停止支援 Internet Explorer 瀏覽器的頁面呈現和功能。
屆時建議您使用下述瀏覽器來瀏覽巴哈姆特:
。Google Chrome(推薦)
。Mozilla Firefox
。Microsoft Edge(Windows10以上的作業系統版本才可使用)

face我們了解您不想看到廣告的心情⋯ 若您願意支持巴哈姆特永續經營,請將 gamer.com.tw 加入廣告阻擋工具的白名單中,謝謝 !【教學】